您现在的位置: > 《鬼眼阴婚爱妃血好甜》(宋茗微允祀)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本

《鬼眼阴婚爱妃血好甜》(宋茗微允祀)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本

2019-09-13 17:50:04作者:飞云冉冉

小说主人公是宋茗微允祀的小说叫做《鬼眼阴婚爱妃血好甜》,是作者飞云冉冉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异能类小说,文中的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那个晚上我看到了我的未婚夫吃人。我逃跑拒婚,险象环生。为了活命,我缠上了佛门高僧。我以为拜了他为师,我便安然无恙,却没想到他的弟弟也缠上我。我一碰上他,便会不由自主地贴上他。他一边舔舐我的脖子,一边道:“娘子,你的血好甜。”

《鬼眼阴婚爱妃血好甜》(宋茗微允祀)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本

鬼眼阴婚爱妃血好甜免费试读章节

听得这话,宋茗微的心陡然一颤,只觉得浑身冰凉,仿佛被人用冰块狠狠地塞入心脏。

她冷笑了声,“在你眼里,我就这样低贱无耻?是啊,你之前不就是认为我gouyin师父,现在又来gouyin你,这是不是正中你 下怀?”

她声音冰冷,神情冷漠,那桃花面容本不该是这般样子。

允祀皱起了眉头,“我说的是你的身体,可还觉得冷?”

宋茗微微微一愣,这才察觉出异常来。

屋里的动静太大,小四和东珠这会儿是直接冲进门来。

小四见允祀吐了血,心一沉,再看允祀脸上红彤彤的掌印。

对着宋茗微就大声道:“我主子来之前被女鬼缠身,好不容易才脱了险,听说你有问题立刻就过来了。你不知道我主子每一次吸收阴气是断不能打扰的吗?你给我主子一巴掌是不是想要了他的命?”

吸收阴气?

怪道怎么整个身子温暖舒适,通身上下竟没有察觉到半点被鬼怪缠身的痛楚。

她看着允祀,又是愧疚又是着急。

“那怎么办?他会不会……”

“死不了。”

允祀缓缓地闭上了眼睛,阿四却怒气冲冲地对着发呆的东珠道:“别挡道。”

紧接着就将允祀打横抱走。

宋茗微愕然地看着这一幕,好半晌在东珠诧异的话语中,呛了一口。

“阿四的力气这么大啊,难怪玄亲王出门都带着他,原来是有大用啊。”

宋茗微扶额,想来这样的大用,允祀应该不太想用到吧。

外头的凄厉喊声越来越弱,宋茗微挣扎着起来看看。

见师父用权杖往胸口一打,宋茗微骇了一跳。

“师父!”

只见允稷吐出了一口鲜血在一个金黄的符纸之上,那符纸犹如被加持了,通身发出金光,朝盛怀安而去。

盛怀安被那符纸打中,烈火灼烧的痛让他整个人扭曲了起来。

那鬼脸一会儿变成在俊美人脸,一会儿又掉出了白色眼球,血肉掉落,他凄厉地喊叫着,仿佛经历了这世上最为痛哭之事。

宋茗微立刻走到允稷身边,拿起帕子就要给允稷擦上嘴角的血迹。

允稷压下她的手,看了她一眼,见她眉眼的青黑之色已消散,眼神微微一暗。

“师父,这恶鬼是不是就要没了?”

允稷方要点头。

“不好。”他拉着宋茗微往后一退,符纸突然爆裂开来。

强大的气息波动令阁老府都要震一震。

“跑了。”允稷放下权杖,眼波看了宋茗微一眼。

“回去好好休息,你这几日着了道,往后要更加小心,府上的人都快醒了。为师这就走了。”

夜色之下,花香袭人,宋茗微抬眼就看到了允稷脸上的疲倦之色。

师父是怎么知道她有事的?

东珠怕是只告诉玄亲王一人。

上次她被诬陷那次师父来了,这次师父也来了。

是不是师父一直关注着她?

宋茗微心口一软,还微微有一丝甜意。

“师父,我们能不能告发他?”盛怀安竟没有伏法,师父在朝野颇有名望,如果师父说出盛怀安的身份,或许……

允稷摇头。

“不能。”

“为什么不能?”

允稷没有回答,他只是深深地看了眼宋茗微。

“这个拿着,遇到鬼怪就丢出去。”

宋茗微接过来一看,那是一叠符纸。

与别的符纸不同,上面都有些红色血迹。

“师父,你刚刚为什么要打伤自己?”

可是抬头,早已经没有了允稷的身影。

师父身上是不是有什么秘密?

当夜,累极了的宋茗微与东珠倒头就睡。

然而,夜半之时,那熟悉的忽冷忽热将宋茗微从被窝中吓醒,那诡异的幽蓝之光变成了两条,宋茗微立刻拿出桃木剑,朝那两条蓝色尾巴挥去,透骨的疼,让她狠狠地倒抽了一股气。

这痛,不亚于抽筋拔骨,疼地她恨不得撞墙昏死过去。

她痛得不停喘息,脸上满是冷汗,身子紧紧地蜷缩成一团。

而那尾巴依旧张牙舞爪地晃若青羽。

宋茗微长久地沉默了,她再没有勇气挥剑,她几乎肯定随着这尾巴断裂,她也会跟着魂归地府。

她默默地看着这两条尾巴都隐没下去,才敢再次躺回床上。

宋茗微身子大好便去了慈安居向祖母请安。

老夫人见着了,只点了下头,就与曾氏说起了宋茗雪的事。

“昨日有两户人家上来问了,祖父也不过是四品官,有个孩子还不错,已经是举人出身。但因为出身不高,这家世是差了些。”

曾氏听了就叹了一口气。

“茗雪破了相现在也好些了,用脂粉盖一盖还是能见人的。这两户人家实在是不怎么匹配啊。”

宋茗雪有些坐不住了,她瞪了宋茗微一眼,就要跑出去。

要不是有人要对付宋茗微,自己怎么会成了别人挑剩的果实?

她有心要嫁给世子,可人家世子半点都看不上自己。

宋茗微抿了下唇,愈发恼恨起这不能说的秘密。

堂堂的国公府世子爷竟是一只恶鬼,说出去谁信?

“夫人,乐阳大公主来了。”

宋茗微闻言立刻站了起来,双眸却直直看向前方。

乐阳大公主,她知不知道自己的儿子有问题?

宋茗微想起了国公府上的碎肉丫鬟,心一凛。

镇国公一点消息都不露,铁桶一般,想来乐阳大公主一定是知道的。

门帘子打开,进来一个通身华贵的妇人。

她身着樱紫色暗花金线花开富贵纹样曳地锦袍,梳着堕马髻,头上的坠紫流苏短簪晶莹夺目。

“见过大公主。”老夫人行礼,全府上下跟着屈身。

乐阳大公主笑着道:“老夫人无需多礼,曾姐姐也起来吧。”

乐阳大公主一贯如此,对谁都客客气气,亲亲热热。

宋茗微以前觉得亲切慈爱,现在只觉得遍体生寒。

大公主是从什么时候知道亲生儿子是这样的面孔,她知道之后又如何一直维持这样的平静和潇洒?

大公主眼眸一转,目光略过宋茗微直接落在了宋茗雪身上。

“雪儿怎么了,今日见到了我竟还害羞了起来。”她拉过宋茗雪的手。

宋茗雪有些受宠若惊,这一会儿眼眶就红了。

她以为盛怀安定下宋茗微之后,大公主便不待见她了。

“怎么哭了,好丫头,今日我是特地来找你的。”

宋茗微听着大公主这话,冷不丁地打了一个颤。

她不动声色地低着头,见老夫人几人紧张的神情得到缓解,却警惕了起来。

 

第十五章

按理说,阁老府悔婚,两府是交恶的。

可大公主不计前嫌,态度这般大度自然,就会再次将两个府邸联系在一起。

大公主在谋算什么呢?

“原是我那次误会了世子,世子把两姐妹认错了,后来来到了阁老府才知道心上人是当姐姐的。”

大公主话一落,宋茗雪当即就愣住了。

宋茗微抿紧了唇。

那次盛怀安来府上,可不是这么说的。

曾氏有所怀疑,但是人家大公主都这么说了,看茗雪的样子几乎是喜极而泣,她也不想泼冷水。

宋茗微想到了盛怀安被师父所伤,必定要大补一次。

这次,难道看中了宋茗雪?

宋茗微不敢想,她怕自己想简单了。

声东击西也不是没有的,如果这是一个圈套呢?

到底如何,她只能静观其变。

在宋茗微思虑之时,两家竟然欢欢喜喜地订了亲。

宋茗雪喜上眉梢,目光流转对上宋茗微微微蹙着的眉头,不免心生得意。

“茗微,你这些日子参佛,可明白了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宋茗雪粉面含春,那样的春风得意,满面红光,宋茗微不想自讨没趣。

“恭喜大姐姐了。”

“谢谢妹妹了。”宋茗雪拐过回廊,留下宋茗微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东珠气地捶胸顿足。

“小姐,你别理会大小姐,那是捡你不要的东西。雍亲王玄亲王哪个不比世子强……”

宋茗微闻言一怔,不由得想起了师父的那句一辈子都是师徒的话。

她猛的喝了东珠一句。

“往后莫要胡言乱语,师父也好,玄亲王也好,都莫要再提。”

话落,宋茗微的胸口便是莫名地钝痛。

东珠不敢多言,一路跟着宋茗微回了屋。

宋茗微只吃了一两口饭菜,就拿起桃木剑练习了起来。

但她神思不属,双眸迷蒙,莫名地就陷入了幻境之中。

“大姐姐,那世子你不能嫁。”

大红花轿在阁老府外停着,锣鼓喧天作响,赤红的鞭炮炸裂开来。

宾客往来,小童们讨喜地要了喜糖欢欢喜喜地穿梭于院门前后。

宋茗微抓住了宋茗雪的手,脸色煞白。

“宋茗微,你是嫉妒我吧?为什么不让我嫁入镇国公府,你倒是说啊?”

宋茗雪一身红衣妖冶如火,但落在宋茗微的眼中就是丧服裹身,一身鬼气。

众人逼视着宋茗微,老夫人气的猛敲拐杖。

曾氏恨不得用眼神剜了她。

宋茗微顿住了。

半晌,她放开了宋茗雪的手。

翌日,宋茗雪的死讯传来,竟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曾氏痛哭不已,没几日也去了。

宋茗雪的鬼魂却回来缠着宋茗微。

“为什么在我出嫁前你不告诉我,我是你姐姐,你竟看着我去死?”

宋茗微苦笑,她被逼得退无可退。

“如果我当时说了,你会信吗?你们只会把我关禁闭,然后你照样义无反顾。”

宋茗雪凄厉一哭,终究魂飞魄散。

幻境陡然一变,宋茗微扯住宋茗雪的手。

“他是恶鬼,你不能嫁给他。”

宋茗雪甩开她的手,毅然上了花轿。

宋茗微被关了禁闭,一杯毒酒灌入喉咙。

宋茗微看着自己的魂魄离体,被一只恶鬼牢牢地掐在手心。

“姐姐,你终于落入圈套了。”

宋茗微狠狠地打了一个冷颤,从幻境中出来之时,已经汗湿衣襟,魂不附体。

“小姐,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发了这么久的呆,我都叫你好几回了,你都不理我。”

东珠将一张湿帕子递给了宋茗微,宋茗微擦了擦额头,双眸闭了起来。

这两日,宋茗微都称病不出。

阁老府热热闹闹的,曾氏忙地脚不沾地。

管事们也都出入府中,为了将宋茗雪的嫁妆凑足,个个都忙着盘算账本。

宋茗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就绣着她的嫁衣。

东珠看宋茗微这两日神思恍惚,就把听到的消息一一说给宋茗微听。

“我看那国公府也不是很看重大小姐,他们都没送嫁衣来呢。 好歹咱们还收到了那上好的凤冠霞帔。”

宋茗微眼眸微微一闪,继续念起了清心诀。

东珠见宋茗微有些反应又继续说了起来。

“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次的亲事也是定地这样急,婚期就定在后日,好似世子有多等不及似的。”

宋茗微数着佛珠的手指僵硬地顿了下。

终究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她竟是念不下清心诀了。

仿佛这个秘密成为了她的心魔,她到底要如何选择?

宋茗雪是她的亲人,虽是任性孤傲,性子不是很讨喜。

但,宋茗雪并非大奸大恶之人。

宋茗微有些茫然,便起身出门,让东珠去准备马车,她要去找师父问问。

相国寺门前的栀子花正开地香浓,几朵零落在行人肩上,许是檀香相随,竟是让刚踏入门阶之人宁心静气了起来。

金漆的大佛慈眉善目,拈花一笑,宋茗微跪在下方,突然听到了几声窃窃私语。

“看,就是她。”

“真是笑话啊,没想到之前竟是镇国公世子看错了眼,这下,她可够我笑一个月的了。”

“许是人家早看上了雍亲王,才不在乎世子爷呢。”

两三个女子对着宋茗微指手画脚。

宋茗微对他们并不理会,但被人群围着,她便有心想走。

不想被两个女子挡住了路。

宋茗微抬眼看去,两个女子盛装站着,凌厉而高傲地盯着她,看她的目光极为轻蔑。

这两人,恰好是宋茗微为数不多见过的贵女中最为醒目的。

一个是端妃娘娘的外甥女谢学士的孙女谢芷蕙,另一个是端妃娘娘的侄女提督九门步军巡捕五营统领的嫡亲女儿容蓉。

这二人,据闻都是端妃娘娘为玄亲王准备的,玄亲王妃必定是这二人其中之一。

宋茗微想到了玄亲王那人,根本不愿意同他那后院起争执,身子灵活一绕,在二人呆滞的目光中,悠悠走开。

“怎么,有了靠山了就不做那卑躬屈膝之事了?你当真是迷上了雍亲王,没脸没皮到这个地步了吗?”谢芷蕙看着宋茗微走向后院,当即喝道。

宋茗微并不理会。

“我听闻,你那姨娘当初生地倾国倾城,也是个不安分的主。后来被你爹骂地险些自杀,你没有你娘亲的容貌,却有你那姨娘的狐媚本事,到底是青出于蓝。”

谢芷蕙有些不自在地看了眼宋茗微的脸,到底是紫藤的横空出世,京中众多才子都悄悄留下画作。

谢芷蕙有一次在书房见到了那张画像,便被那惊人的美艳容貌瞠地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眼前的少女与画中女子有三四分像,姿容自然是不容置喙。

然而,她还是嘴上不饶人,一句句难听的话脱口而出。

“啪。”

谢芷蕙被宋茗微打地一懵,她愕然于宋茗微的大胆,更是恼怒她的无畏。

 

第十六章

几个小厮奴仆冲了上来,将宋茗微围了起来。

宋茗微冷声一笑,自是将所学的招数用上。

容蓉闪在一边看着,见不少人都在这指指点点,她聪明地退了出去,任由谢芷蕙作威作福。

那谢芷蕙看众人目光都朝她而来,眼中的神色越发怨毒。

她与容蓉针锋相对,斗的你死我活,谁曾想到,前日玄亲王于那湖边醉酒,口中无意念出的名字,让她心惊不已。

这才按耐不住要来看看这个庶女,到底有什么本事竟连玄亲王也给迷了。

几个小厮哪里知道宋茗微一个姑娘家,下手贼黑,专挑骨头软的地方打,几个回合下来,他们一个个都软了腿脚,却见谢芷蕙怒目而视,又都龇牙咧嘴地朝宋茗微而去。

宋茗微到底是女子,学习武功的时间又短,不一会儿就看到一个拳头迎面而来。

宋茗微往后一闪,一股子热气骤然游遍全身,这莫名的熟悉让她浑身一僵,打出去的手一顿,眼看着就要被一个小厮抓住。

突然,眼前出现了一双木屐。

白色的袜子上绣着蓝色的云彩,宋茗微抬眼看到了赤红的袈裟,那些小厮一见到雍亲王,话都不敢多说,撒腿就要跑。

“谢姑娘,在寺庙内打架斗殴,破坏佛门清修,还请给允稷一个说法。”谢芷蕙一见到雍亲王,当即就想脚底抹油溜走,听闻这句话,手一抖,却还是道:“打架斗殴的又不止是我,宋茗微下手可不轻。”

雍亲王平静的目光看向了那些看戏之人,他们纷纷道:“是他们好多人围殴一个姑娘。”

也不知道为何,雍亲王身上一直文正平和,但被他看这么一眼,却没人敢对着干。

谢芷蕙气急,最后道:“我多添一笔香油钱。”

说着,谢芷蕙掏出了两百两银子,有人倒抽了一口气,两百两够寻常人家花半辈子了。

谢芷蕙偷偷觑了雍亲王一眼,见他不为所动,可自己已经拿出了钱,再肉疼,也不能收回去了。

待小和尚一脸笑容地将那钱财拿走之后,雍亲王却道:“还请谢姑娘道歉。”

“道什么歉,她凭什么让我道歉。”

“既如此,明天我请你父亲来寺里下棋,想来你父亲是乐意的。”

谢芷蕙脸色大变,蓦地对宋茗微道:“对不起!”

话落,她直直地盯着宋茗微的脸。

“我娘会原谅你的。”宋茗微微微扬唇。

“你!”谢芷蕙气地脸色铁青,宋茗微却没有理她,转身离去。

她的脸色十分难看,额上虚汗出了一层又一层。

她不敢想象,如若方才她没有停下来,是不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她的那两条尾巴就会一跃而出!

“师父……”

允稷手持佛珠,看着跪在自己眼前一脸茫然的小徒弟。

她是那样地彷徨,仿佛被围困在铁笼子里的幼兽。

他平静的眸子里骤然起了一丝涟漪,右手伸出摊平在她的眼前。

宋茗微愣了下。

师父的手有着薄薄的一层茧,指头纤瘦,骨节分明,那手很大,足足是自己的两倍。

宋茗微知道自己的手放在上面怕是丢脸地娇小。

她几乎是小心翼翼地将手放了上去,温热的气息传入她的指尖。

宋茗微只觉得手指微麻,神情恍惚地跟着允稷朝清心阁走去。

到了清心阁,允稷将手抽出,道:“可是遇到了什么?”

宋茗微看了眼自己孤独的手,点了下头。

“师父,那恶鬼就要娶我大姐姐,我明明知道他的身份,可我不能说。就因此,我好似生了心魔,无心练功了。”

允稷闻言,低头看了眼宋茗微。

对上宋茗微的清丽眸子,他道:“你说了可会有用?”

宋茗微摇头。

“已经注定的结局,你改变不了,便无需困扰。”他这话说得有些幽远,仿佛是说给他自己听似的。

宋茗微低下头来。

“听我弹一曲吧。”允稷话落就落座下来。

古琴在他面前,琴音犹如数个音符跳跃在宋茗微面前。

宋茗微看到眼前的景物陡然一变。

瀑布之上,几只鲤鱼逆流飞跃,两只巨熊一口就咬断了鱼身。

另一些鱼则是逃过了这一次厮杀,在上游继续繁衍生息。

天空突然乌云密布,暴雨砸下,几株枯木的枝叶碎裂掉落,也有几株参天大树越发挺拔苍翠。

大树底下陈枝腐烂,却换得了更多的花草新生。

宋茗微的脑海里忽然闪出了一句话。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天地对谁都不仁慈,何尝不是一种仁慈?

不偏爱,只看个人能不能承受。

就如有些人如那枯枝烂叶,有些人就如那苍天大树。

宋茗微眼眸闪过一丝清明。

说到底,宋茗雪是心甘情愿嫁入国公府的,她不能干预。

这一瞬,她心有所感,之前功法上有所制约的地方竟松动了起来。

宋茗微笑了起来,她眉眼弯弯,心思一动,就道:“师父,我想吃鱼了。”

允稷凉凉地看了她一眼。

“我养了一些在后院的池塘里,你能钓多少就都带回去吧。”

宋茗微扯了下唇角。

师父不应该说,阿弥陀佛,出家人四大皆空吗?

于是乎,东珠兴高采烈地带着一桶子活蹦乱跳的鱼回府了。

宋茗微方一回到阁老府就被请去了慈安居。

宋茗微进去之时,见曾氏脸色不善,老夫人神色莫辨地看了她一眼。

东珠正提着水桶,那水桶里头的鱼一下子就跳出水面。

“去买鱼了?”

老夫人诧异地看了那水桶一眼。

“刚去相国寺一趟,问了师父几个想不通的佛理,师父见我有慧根,就让我在后院小池塘那钓鱼。”

老夫人狠狠抽了下嘴角。

住持知道吗?

这丫头钓鱼回来,不会是为了放生吧?

“我打算一会儿弄点烤鱼来孝顺祖父祖母。”

老夫人呛了一口气,这会儿是真不怀疑这孙女当真是有些痴。

“方才大公主派人送来了一个礼盒,算作是世子认错人的赔偿,后日你大姐姐出阁,别忘了戴上。”

宋茗微警惕地看了那礼盒一眼,不动声色地念着清心诀,接过了礼盒。

曾氏见了她心烦,就让宋茗微下去了。

宋茗微回去后将那礼盒打开。

那是一支翡翠雕花镂金流苏簪。

宋茗微拿起并没有觉得有任何奇怪,只不过柄子细了些罢了。

但为了以防万一,她将师父给的符纸点燃,绕这簪子三圈。

鬼眼阴婚爱妃血好甜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鬼眼阴婚爱妃血好甜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鬼眼阴婚爱妃血好甜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