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小娘子》(安错错杨大丰)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本

  • 时间:
  • 农门小娘子安琪静儿
  • 来源:ysg

《农门小娘子》(安错错杨大丰)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本

《农门小娘子安错错杨大丰》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农门小娘子免费试读章节

俩人齐齐走进杨家的屋子里。

桌子上的饭菜丝毫没动,白氏与老杨头还有杨小丫都只坐在一旁,并未动筷。

这点倒是让安错错有些许的惊讶,“娘,你们怎么不吃?”

杨小丫见状,便赶忙上前说道:“嫂子你可算回来了,我们就等着你和哥回来后开饭呢!”

她的肚子早就已经饿的咕咕直叫唤了,可白氏就是要等俩人回来后才肯开饭。

老杨头和善的笑了两声,“回来就好,赶紧吃饭吧。”他指了指凳子,招呼着俩人赶快坐下。

看着桌上还热乎的饭菜,安错错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啪嗒一声从眼中落到了桌面上。

这桌子本就是廉价的木头做成的,用的久了,中间也都裂开了缝,掉落在上面的泪水马上就从缝隙中滑了下去。

“嫂子?你怎么哭了!”杨小丫一惊,话音才刚刚传出,就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这下好了,三人都不吃饭了,改看她了。

白氏搁下筷子,故作不快的敲了下她的脑袋,“你这个小妮子别总是一惊一乍的,不知道你娘我有心病么。”

闻言,杨小丫委屈的低着头,兀自嘀咕着,“娘啥时候有心病了……”

杨大丰夹了块鸡后腿,放进安错错碗中,附上一笑,“这几天你辛苦了,多吃点肉也好补充点身子。”

也不知道怎么的,杨大丰又鬼使神差的接着说了句,“每天起床后我看你的脸色都不太好,千万别累坏了身子。”

话语一出,除了尚不懂事的杨小丫之外,其余三人皆顿下了手中的动作。

尤其是安错错,她脸上的红霞估计比任何一天傍晚的都要红。

这个杨大丰说什么不好,怎么偏偏说起这种惹人误会的话来了。

老杨头最快反应过来,当下附和着笑了两声,“你和小丫都太瘦了,是该好好补补。”

安错错知道老杨头这是不想让她尴尬,才出面缓和。

可那白氏就没这样想了,只听到她脱口来了一句,“趁着年轻的时候多努力努力也好,早点给我们杨家添个大胖孙子。”

“噗!”这下安错错是真的没忍住,一口将嘴里的稀粥喷了出来。

“哎我说你这个儿媳妇怎么回事?平时喜欢顶撞我也就罢了,怎么现在我说一句话你都要憋笑成这个样子?”白氏的脸上写满了不高兴,就连老杨头也都只能无奈的叹气。

“娘我不是那个意思。”安错错只觉得心好累。

她明明都很努力的在迎合这个家了,怎么这白氏就是不肯让她好过。

“你们看看,我让她早点给杨家添个孙子说错了么?一副好像我怎么欺负了你的样子。”白氏说完,也搁下筷子,不悦的目光转而瞥向门外。

“说够了吧。”杨大丰忽然冷着声音说道。

他转头看向白氏,“娘,我与安娘何时要孩子是我们的事,这一点你就不用操心了。”

“你说什么?”白氏满脸的不可置信,她一向听话孝顺的儿子竟然会为了一个刚过门不久的媳妇而对她摆脸色看。

“行,行!我不管!你们就当我死了吧!”

蹭的一声,白氏立马站起来,头也不回的朝着东边的厢房屋子走去。

“完了,娘这下是真的生气了。”杨小丫担心的望着自家娘亲离去的背影,转头又不免责怪起杨大丰来,“哥,你明明知道娘都是为了你好,这……唉。”

经过这一闹,大家也都没有了吃饭的心思,随便吃了些填填肚子就各自回屋了去。

“大丰…我看我们还是去给娘道个歉吧?”回到屋子后的安错错仍旧觉得浑身不舒坦,她也不想看到白氏因为这种小事与杨大丰闹矛盾。

谁知,杨大丰竟像是没有听见一般,坐在桌子旁擦拭着箭矢锐利的箭头。

过了许久,才听到他淡淡的道:“我娘这个人性格就是这样,不用去搭理,过两日自然就好了。”

安错错眼中露出微微的诧异,她怎么觉得杨大丰似乎变了一些?

要是之前按照那个憨厚老实的人来看,估计这会早就跑到白氏的屋子里,讨她欢喜,然后求她原谅了。

将擦好的箭矢放进箭筒里,杨大丰的语气想对比之前去看冷淡了许多,言辞之中都是在朝着她靠拢。

“你放心,在没有你同意的情况下我是不会碰你丝毫的。”杨大丰忽然冒出的一句话,倒是让安错错愣了好一会。

她嫁到杨家确实也有段时间了,可期间内杨大丰都没碰她一下,就连一些亲密的动作也都完全没做过,很是考虑她的感受。

可这么多天以来,安错错感到的也只不过是感动罢了。

对于真正的一份感情来说,她是十分负责人的,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也不能勉强自己装出一副喜欢的样子。

“谢谢你。”她坐在床边,半垂着脑袋,声音轻悄,每一个字却都清楚的落入了杨大丰耳中。

他要的或许不只是一句谢谢而已……

不过也无妨,来日方长,他相信她总会有全心全意接受他的那一天。

铺好地上的被褥,杨大丰二话也没说,躺上去便睡了过去。

漆黑的夜裹住安错错的视线,但她还是能清楚的看到那个背对着她而睡的男人。

他的后背很宽,无形中给人一种安全感,让人忍不住想要信任。

“大丰,或许有一天我会接受你。”这句话说完,眼皮子就禁不住打颤,沉沉的合上了去。

次日醒来,安错错只感到肩膀酸的很,要是有时间的话,她真想进入空间好好休息一下。

“嫂子,你醒了?”杨小丫把刚煮好的粥放在桌子上,兴冲冲的对着安错错打招呼。

这杨家上下,她也就只能和这个嫂子谈上几句心里话,自然是要拉好关系的。

“今个怎么把粥送到屋子里来了?”安错错不禁有些好奇,之前不都是她出去吃的么?

杨小丫脸上的笑顿了顿,似乎有着什么难以开口的话。

“哎呀,我就是想偷个懒,所以才趁大家伙都在干活的时候过来给你送粥。”她向来不会说谎,每次只要一说谎,脸就会通红。

聪明如安错错,她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其中的原因。

昨天白氏才那么生气,又舍不得责怪她那个宝贝儿子,自然是把她当做了罪魁祸首。

实际上,她才冤枉呐!

明明一心只想搞好婆媳关系,既来之则安之,她都已经打算做在这里落地生根了,可上天似乎就是不让她打如意小算盘。

“娘可是还在生气?”吹了吹烫人的稀粥,安错错假装漫不经心的试探着问道。

杨小丫一听,连忙摆手笑道:“没有的事,嫂子你就别操心了。”

“小丫,难道没有人告诉你,你说谎的时候脸特别的红?”安错错说着,还不忘在脸颊旁边比划了下。

“这…”杨小丫知道自家嫂子聪明,也知道这事迟早都会被发现,就算她隐瞒一时也没用。

将稀粥推到旁边,安错错大方的看着她,“说吧,娘都下了什么命令,我可以扛得住。”

不管是冷战也好还是体罚她也好,只要不气到要嚷嚷着把她赶回安家就行,最起码这个家还能待,那个安家她可是实实在在没有办法过下去。

杨小丫犹豫了许久,最后一咬牙,“娘说她暂时不想看见你,让你最好别出现在她面前。”

“什么?”这老杨家总共就这么点大的地方,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白氏倘若真的不想看见她,估计很难。

“嫂子你先别着急,娘她也只是暂时闹个脾气,等过几天就好了。”看起来比安错错还要着急的杨小丫赶忙说道。

安错错听了后只得认真的思考了会,曲起的指尖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破旧的桌面,小巧玲珑的心思不停的在盘算着什么。

“嫂子?”杨小丫见她想事情想的入神,以为她是难过了,便忍不住说道,“其实娘本来也没那么生气,就是哥他不知道怎么了,对娘的态度太过冷淡,不小心惹到娘生气了。”

她一想到早上的时候,自家哥哥对娘都说了些什么话就跟着一块生气。

单单是见她的表情,安错错就已经猜出个大概来了。

她轻叹口气,“我知道了,我会尽量不惹娘生气的。”

在屋子里又待了会,一碗稀饭便见了底。

太阳刚刚出来,还不算是很毒辣,宁远村第一批下地干活的村民们就已经各自回家了。

这个时候的村子才是一天之中最有生气的时刻。

不论是早起去赶集的人,还是下地干活回来的人,几乎都回了家,等着吃早饭。

宁远村一派祥和,却唯独老杨不一样。

一大早的白氏就跟杨大丰吵了几句嘴,后者更是直接和老杨头上山打猎了去,家中只剩下一个不怎么讨喜的儿媳妇,心中的云彩自然是畅快不起来。

整个早上,安错错都在小心翼翼的干着活串着肉串,生怕一个不小心又惹到白氏。

肉串串好后,杨大丰也正好从山上回来,没打到兔子,倒是打了好几只野鸡。

他将手中的野鸡丢在院子里,换了身衣裳便跟着安错错去了铺子。

 

第十五章

由于账目都交给了小柔去管,这铺子每日的开张自然也就落到了她的身上。

宁远村距离宁清镇有些脚程的距离,就算他们现在有牛车,可那也只是为了拉肉串这些重东西的,实际上的速度并没有变快多少。

每次走到集市上的时候,无一例外,安错错的额头都是湿的。

六月的天虽算不得有多浮躁,却也足够让人汗流浃背了。

而且,今年的夏天似乎来的特别早。

八方烧烤铺位于南街,属于地段还算热闹的一个位置,而且安错错已经考察过周围的铺子了,等到再过一段时间那个新建的酒楼造好之后,他们这间铺子的地价瞬间就会长上去。

“掌柜的,您来啦?”小柔边算着账边对着从门口走进来的俩人招呼着。

她现在已经对账目越来越得心应手了,相信再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完全的掌握住算账的要领了。

“呦,安掌柜杨掌柜的午好。”来往的客人热络的与俩人打着招呼,就好像熟识了许久一般。

“今天我可是特意为你准备了许多猪腰子,到时候记得多点些。”安错错笑着回应。

这里的客人几乎每天都来,而且连带着亲朋好友越来越多,眼瞅着她这铺子都要爆满了。

她一路来到后厨,准备帮衬着些,刚卷起袖子,就见杨大丰走了过来。

“这种事我来就好,你且去前面休息着吧。”杨大丰说着,也不管对方什么反应,便熟练的动手烤了起来。

旁边的烧烤师傅憨厚的笑着,“你们这两口子感情真是太好了,你瞧这大丰多疼自家媳妇,舍不得让她靠近油烟味。”

“师傅真是说笑了。”安错错微微一笑,并不想去继续这个话题。

毕竟昨天老杨家的人还因为这个问题闹得有点不愉快。

烧烤的师傅都是聪敏人,见她回应有些冷淡,自然也就知道不该继续下去,索性便专心的烤着肉串。

“不好咯,不好咯!”

王掌柜的,也就是这间铺子原本的掌柜,慌忙着从前面跑过来,气都喘不上,断断续续的道:“大事不好咯!霍氏酒楼的霍百川过来找麻烦咯!”

“霍百川?”直到听到这个名字,安错错才回忆起几天前的事。

她提着裙摆朝着前厅走去,“这个霍百川!又想过来找什么茬儿。”

一次她能忍,两次她也算是退让了步,可凡事都讲究事不过三。

如今倒好,霍百川竟然三番两次的过来找她麻烦,还让不让人好好做生意了。

杨大丰听闻,心知不好,搁下手中烤熟了一半的肉串便跟了上去。

早在上次安错错安然无恙的从霍府上回来后他就应该猜到,霍百川肯定不会放过他们的,没想到这么快就再次找上了门来。

店里的客人几乎全都被撵跑了,只剩下桌子上吃到一半的烤串,以及一副大爷姿态坐在长条凳子上,还拿把折扇装模作样的霍百川。

“霍当家的这是什么意思。”安错错也不管他的身份,张口就质问。

此刻的她真恨不得赶紧把他撵走,就连多看他一眼也都会觉得恶心。

霍百川一看见安错错,那天的羞辱之情就又都冒了上来。

这个女人害得他在府上被丫鬟小厮看尽笑话,甚至全都在背后偷偷议论当做茶余饭后的闲聊话题。

这口恶气,他就是怎么着也得出!

一把合上手中的折扇,霍百川摆出一副厌世脸道:“本少爷没什么特别的意思,就是嘴馋了,想尝一尝这闻名整个宁清镇的烧烤究竟是个什么味道。”

安错错皱眉,霍百川此次来不用问也知道是过来找麻烦的,还说这么多废话。

“把你们这的烤串全都给本少爷包了,要是味道不错,也许我还可以多打赏你们那些银子。”霍百川说完,顺手丢下桌子上的烤串,一副不屑的表情。

“我们家的烤串向来都是先付银子再尝味道,不知霍当家的能否先把银子付了先?”安错错微笑,伸出手掌。

霍百川微眯的眼睛不由得抖了抖,恨不得马上就把她撕成碎片。

上次卷走了他的钱财,甚至还把屋子里值钱的东西全都顺走,最气人的还是在他背后贴的那张纸条,真是令人想想都气的慌。

“本少爷说要先吃就先吃,难道你们听不到么!”这下他是彻底暴走了,心中一丝一毫演下去的兴致都没了。

面对突如其来的一声大吼,安错错还真的被吓了一大跳。

她不由得暗暗翻了个白眼,看来这个霍百川是准备找定她的麻烦了。

自家媳妇这般被人吼,杨大丰自然也不可能就站在旁边听着。

他上前一步,高大的身子瞬间挡住她,眸底散发出丝丝冷意,如同唇间吐出的话一样冷冽,“霍当家的没听到我家娘子说的么,想吃东西就要先付银子。”

闻言,霍百川这才抬起不耐烦到极致的视线,“你算哪根葱?”

接着又装作一副想起来的样子,长哦一声,“我说是谁呢,不就是那个传说中第一天成亲娘子就跳河自尽的傻子相公么!”

众人笑的讽刺,就连一向能忍的安错错都不禁生气了起来。

“嘭!”的一声!随之摔倒在地上的霍百川便吃痛着叫唤,“敢打本少爷?给我把他这铺子咋了!”

紧接着,便是一阵混乱。

霍百川带来的随从多,就算是杨大丰有十双手也都根本应付不过来,更别提对方都还是能打的人。

王掌柜与烧烤铺子里的几个师傅上前拦着,五一例外都被顺势打了一顿。

杨大丰既要阻止他们砸店,又要拦着众伙计们不被挨打,甚至还要顾着安错错,双拳难敌四手,渐渐的体力有些不支。

安错错见状,简直不能忍,左右快速的扫了眼有没有能利用的东西,抄起桌上的算盘朝着霍百川就狠狠的甩过去。

“都给我住手!”这些人见打不过,就使阴招,也不知道撒了什么迷住了杨大丰的眼睛,只见他踉跄之余,那些个随从们就一哄着扑了上去。

杨大丰被众人拳打脚踢,安错错只能想办法推开他们,一来二去身上也不免受了许多伤。

可受伤最严重的还是把她护在怀里的杨大丰。

铺子里的桌椅碗筷皆被砸的稀巴烂,安错错也没那么多精力再去管其它,此时在她的心里只有将她护在怀中的杨大丰。

“住手!”一道沉稳却透露出些许冷意的声音忽然响起,随即铺子里便涌进更多的人,其中包括衙门的官兵。

来人正是启出云。

安错错见状,赶忙扶起受伤的杨大丰,掏出袖口的手帕替他压着额前的伤口,以至于让血流的慢些。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启公子,真是冤家路窄啊。”霍百川先是干笑一声,又可能是发觉自身流露出的怯意,随后又装出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启出云淡笑,绕过他走向安错错夫妻二人,连一个眼神也都懒得给他,“霍当家的还是先想想怎么跟衙门解释吧。”

既然不能以暴制暴,那他就用最直接的办法好了。

闻言,霍百川脸上的笑容一僵,却也不减。

即便他去了衙门又如何?终究也只不过是塞把银子了事的问题,对于衙门他又何时怕过。

“霍当家的,请吧。”

说话的是镇上出了名正直的捕快,也正是李金花的相公,平时最讨厌的就是那些个仗势欺人的富家子弟,如今自然是拿不出好脸色来。

“既然如此,那本少爷跟着你走这一趟便是。”临走之前,霍百川还深深的睨了眼神色平淡的启出云。

对于身边这个李捕快他更是打心底里不喜欢。

但凡每次他命人去闹事,李捕快都会出面横插一手,就好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会死一般。

本就不大的铺子里因为挤满了人而显得拥挤,等到众人走后,这才觉得能喘口气来。

门口看热闹的百姓见此,也都相继着离开。

霍百川做出这种举动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百姓们在习以为常的基础上也只能同情一番。

“我送你去医馆。”安错错见血止不住,拉着杨大丰就准备去找大夫。

“不用了,一点血而已,我还扛得住。”去一次医馆不知道得花多少银子,他还能撑得住。

安错错的态度很是坚持,“你必须去。”

作为一位医生,她自然知道受伤了如果不去医治会留有怎样的隐患。

杨大丰的眉头忽然拧到了一起,眼里映着她额前的淤青“我去也可以,不过你也要去看看。”

都这个时候了还在关心她,安错错不由得苦笑一声,“真是拿你没办法。”

她转身看向出面帮忙的启出云,感谢的道:“这次多亏了启公子,日后若是有什么需要,我一定都会帮忙。”

今天要不是启出云及时出面,还不知道这个铺子会被砸成什么样,也不知道杨大丰得受多严重的伤。

启出云摆了摆手,温润一笑,“不必客气,我看你还是先带着杨兄弟去看大夫吧。”

“自然是要的。”她转身扶起杨大丰,对着启出云点了点头后便走了出去。

 

第十六章

自从来到这个地方,安错错还是第一次去医馆。

她虽然在现代的时候学的也是中医,可那一身的本事终究还是被耽搁了,如今见到医馆里的各种草药,心下不免觉得熟悉。

“哎呀,这些人下手也太重了。”大夫啧啧几声,直摇头。

“这位小兄弟也是能忍,若是换了其他人估计早就疼的晕了过去。”

安错错闻言,眼底担忧尽显。

“大夫夸张了,疼不疼我自己还不知道么。”杨大丰平稳的声音确实让人听不出来他有感到多疼。

只不过究竟疼不疼,做大夫的自然是都知道,对于他为什么装作不疼的样子也是看在眼里。

可不就是不想让身边的小娘子担心么。

“好了,你们随我过来抓药吧。”包扎完后,大夫便出声交代道。

安错错刚要跟上去,就听见杨大丰说道:“这些只不过是外伤而已,吃药就不必了。”

大夫听闻,便将视线移到安错错身上,用眼神询问她是否需要。

“不吃药什么时候才能好,你就放宽心吧,这些吃药的银子还是能拿的出来的。”她知道他在为了什么而担心,无非就是银子罢了。

跟在大夫后面拿了方子,安错错便去抓药。

“哎呀,你说这黄岑的供应商怎么就送不过来呢?”抓药柜台前,伙计只得愁苦着一张脸,他不知道因为黄岑断货而被说了多少次。

“这也没办法,现在这个天正值燥热时分,黄岑会断货也是在所难免的。”另一人相比来说却是要看的开许多,只得出声相劝着。

两人的对话落入安错错耳中,她不禁好奇道:“医馆里可是缺黄岑?”

那伙计下意识的应了声,抬头见发问的只是一个年级不大的姑娘家,心下不禁一阵失望。

一个姑娘家能懂什么药理,还是赶紧抓好药后再去催一催供应黄岑的药商掌柜的吧。

安错错继续追问道:“那不知道小哥可否告知这黄岑现在的市场价格是多少?”

伙计见她询问的态度倒也还算端正,再加上安错错长得又标志,自是不讨人嫌。

“我们这黄岑按两称,进的价格是每两七钱银子,一斤便是七两银子。”伙计说完,便瞧见安错错满脸兴致的模样。

“这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姑娘还是莫要打扰我干活了。”

安错错赶忙出声阻拦,“等一等。”

“姑娘还有何事?”伙计倒是个有耐心的人,面对安错错的发问倒也不显得烦躁。

她笑了笑,“若是我能挖来黄岑,不知道你们收不收?”

短时间内烧烤铺子应该是开不了了,既然这条财路暂时断了,那她就另寻其它财路,总不会饿死的。

伙计一听,也来了兴致,不过还是补充着道:“这黄岑可不是野树根,到处都能刨到的。”

“这点就请你放心吧,我曾经跟着一位师傅学过点医术,对于药材的认知方面还是有着一定经验的。”

伙计听到有人能挖来黄岑卖给他们,心下自是高兴的无以复加,赶忙叫来了刚才的大夫与之详谈。

杨大丰便坐在椅子上候着,见那原本表情颇为严肃的大夫忽然变得和善了不少,而且满脸的笑容,似乎是很高兴的样子。

不多会,安错错就朝着他走了过来。

“刚才在谈什么?”安错错刚走近,他就忍不住出声问道。

他的这个娘子稀奇古怪的主意本来就多,想到的也都是寻常人家挖破了脑袋也想不到的东西。

“回家再说。”刚一瞧见杨大丰身上的伤,安错错心下的欢喜之情就少了大半。

霍百川今日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对付他们,以后肯定还会想办法去针对他们,还得想个策划才是。

回到老杨家,看见自家儿子被打,听到铺子被砸后的白氏心底那份愤怒当下就冒了出来。

“这个霍百川!我们做点小生意也要被他管,真是欺人太甚!”霍氏酒楼的名号在整个宁清镇都无人不知,这霍百川的为人作风更是无人不晓。

用的一句话去总结就是……臭名昭彰!

老杨头无奈的长叹一声,“先别说那么多了,还是让大丰好好的去休息一下吧。”

安错错扶着杨大丰回了屋子,随后又重新回到院子里,拿起地上的背篓和稿子,就准备朝着东边的山头走去。

现在她可不能浪费时间,这几天赚的银子虽然多,但是粗略的算一下人工费用以及各种材料的费用,总的算下来也就没有多少了。

既然让她发现这黄岑能赚来银子,也算是天无绝人之路。

“嫂子你这是又要去哪?”杨小丫见她又要出去,噔噔两下就从屋子里跑了出来。

她一手遮在头顶,挡着毒辣的太阳,眼睛也都被阳光刺的紧眯着。

老杨头与白氏见状,也都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儿媳,你这盯着个大太阳是要去哪里?”老杨头为人宽厚,自是见不得她晌午正炎热的时候出门。

白氏眉头一皱,昨个儿的气她可还没消呢,加上今天又出了这样的事,心中难免有些阴郁。

她张口就道:“这么热的天出门,是想被晒死在外面好让我们连尸体都找不到么。”

“娘…”杨小丫晃了晃白氏的胳膊,发生了这样的事谁都不想,可也不能说出这般伤人的话来。

就连老杨头听了也是没忍住丢给白氏一记白眼。

“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非得咒着你儿媳妇死?”老杨头只觉得胸口处的气都快喘不上来了。

“我说什么了我,我不就让她别死在外面吗!”白氏心情本就糟糕,又听见老杨头冲她大声嚷嚷,心下更是感到不舒坦。

安错错头疼,暗暗揉了揉太阳穴,出声劝道:“爹,娘,我只是出去挖些黄岑。”

见俩人终于平息了下来,她才将医馆的事简单交代了一遍。

“嫂子,你还认识药材?”杨小丫两眼放光,要知道整个宁远村也找不出一位会看病的郎中。

这接触的久了,她才发现自家嫂子可真是无所不能。

白氏听了后也是惊愕的看着她,随后等到缓过神来后又忍不住出声嘲讽,“你一个女娃子能认识几个字就已经是天大的事了,怎么可能还认得药材。”

不是她不信,放眼望去周边几个村子,有谁家的姑娘会读书认字还能识得药材的?

老杨头也有些不太相信,出于心善,又不好把话说的太决绝了,只好委婉着道:“儿媳啊,你会不会是认错了?”

闻言,安错错心中只想发笑,她可不是普通人,这里的人自然不能和她相对比较,毕竟她是从现代穿越过来的。

不过就算她跟他们说自己学过医术估计也没人信,索性便道:“以前给奶抓药的时候曾经跟着医馆里的伙计学过一点,为了挣点饭钱,也只能在那里帮忙分着药材,所以也就懂了一点。”

几人听了后还是有些犹豫,就好像安错错此时说出来的话有多么的难以相信一般。

“行了,这黄岑要在白天的时候挖,儿媳就先走了。”

临走前,她还听到白氏跟在身后碎碎念了一句,不过她也权当没有听见,就当做白氏这是一种变相的关心好了。

早在之前跟着杨大丰一同上山的时候,她就看到有片林子里长了许多黄岑,只不过那时候黄岑还小,不能加以利用,这次她就真的是过去碰碰运气了。

要是运气好了,挖个三四斤黄岑,那也算是解决了杨大丰的医药费,还有一家五口的开销。

头顶上的大太阳无处不在,干巴巴的泥地也都被晒得裂开了一天手指粗细的缝,周边的生物更是不用说,尽管是生长力旺盛的杂草也都蔫蔫的耷拉着脑袋,毫无生气。

攥起袖子擦了擦脑门上的汗,安错错只能感叹道:“没有空调没有风扇也就算了,这大夏天的还要穿上两层衣服,简直是想把人热出新高度!”

她边踩着上山的路边跟着自己对话,“要是以后有机会,我一定要把这些衣服都给改善一下,至少把面料好好的改一改。”

身上的这身粗布麻衣料子不仅不透气,而且又重又难洗,除了料子本身是深色耐脏之外,她还真没看出来有什么好处。

安错错右手挥着镰刀,每到无法下脚的地方时就只能用镰刀去砍断。

周边不少野草都已经长到了腰部位置的高度,种子和不知名因素弄的浑身上下都痒痒的。

“早知道再戴个草帽出门就好了,估计这一天回去后皮肤都会被晒伤了。”安错错不由得开始怀念起现代的生活。

要什么有什么,想要舒舒服服的度过一个炎热夏天简直不是事儿。

好不容易等到她走到林子里后,头顶上毒辣的阳光才被遮住,林间迎面吹过来的一阵风让她感到缓和了不少。

“不行,我还是坐下来休息一会再走。”路程倒是没有多远,安错错只不过是被这大太阳给折磨的不成人样罢了。

农门小娘子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农门小娘子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农门小娘子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