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寂夏》(殷仲辰欧阳寂夏)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本

《寂夏》(殷仲辰欧阳寂夏)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本

2019-09-13 18:35:24作者:殷仲辰

小说主人公是殷仲辰欧阳寂夏的小说叫做《寂夏》,是作者殷仲辰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异能类小说,文中的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如愿以偿考进理想的大学,却遭遇另一半单飞。叛逆地沉沦下去,终于在那个五月逃跑。意外相遇,差一点被骗走,半月后她却成功拐来男朋友……殷仲辰:“他是谁?”成浩:“夏,回到我身边吧,我回来了……”殷仲辰:“欧阳寂夏,听着他的表白高兴吧,等了三年终于等到头了,我这个替补是不是要一脚揣开了!你说过,我们要做陌生人。好,我答应你……”欧阳寂夏:“为什么要跟我在一起?反正不是

《寂夏》(殷仲辰欧阳寂夏)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本

寂夏免费试读章节

一晚上,寂夏一边写作业一边等电话。到十一点多,也没见殷仲辰的动静。

都说谈恋爱的人特殷勤,殷仲辰怎么就是个例外呢……总要打个电话,说一声晚安吧……连个象征性的表示都没有……

后天还是来了,殷仲辰说要看欧阳寂夏的。

就在网络普天盖地地宣传“在5月21日13时14分对心爱的人说‘我爱你’,两个人会一生一世在一起”时,寂夏方才弄明白殷仲辰口里的后天竟然是5月21日。身为学生,她只对星期几有概念,只知道再过几天就是周末,可以回家,可以见“夜猫”,哪里记得几月几日……

网上说的跟神似的,还一生一世在一起,真假啊?!欧阳寂夏看这动态,大有将5月21日加入法定情人节的趋势。1月14日,5月21日,再加上传统的七月七日,没有比谈恋爱还幸福的了,光节日就有三个……这殷仲辰也信这个?也打算玩浪漫?

浪漫也没这样的吧……

殷仲辰这两天不舒服,死扛烂扛着在海湾码头盯货。早上寂夏打电话过来时他刚回家,整个人头痛难耐,饭也没吃就上了床。寂夏问今天还要不要见面,他想也没想地回绝了,没多说就挂断电话。

“还说喜欢,喜欢个大头啊……什么态度这是。”欧阳寂夏一边瞅着该死的破手机,一边鄙视他,嘴里的米饭被恨恨地嚼烂,“殷仲辰你敢耍我……我欧阳寂夏怎么这么笨呢!”

“就不该答应,我这不是找气受嘛!”寂夏嘟哝着,顺手气势汹汹地把手机推一边去,“不等你,我才不等你!”内心却又有小小的不甘心……

感动过后,生气过后,她还是恢复清醒,她需要的是平静安宁的生活,还要学习,早点摆脱这个笼子……殷仲辰,说不定只是一时兴起,等玩够了,就结束了。说不定,现在就有些腻了……还未开始,就已结束,多么潇洒的恋爱,不拖泥带水……

很晚了,殷仲辰睡了一觉又通知她去艺佳。

算了……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吧……这爱情,是自己跑来的,结局她说的不算,若是有情她不逃,若是无情她也不强留,一切随缘……

空气闷热,黏糊糊地那种闷。中午时,寂夏正在换鞋,哗哗下起了大雨。

“怎么办?我还去吗?”望着倾盆的雨柱,欧阳寂夏首鼠两端,见殷仲辰却是天公不作美。

“随便你……”殷仲辰病着跑到艺佳,等了半天,欧阳寂夏竟然问还去嘛!这丫头想死吗?

“哦,那你等我一会儿。”老大都生气了,要是再不去,寂夏不知道小命会不会不保。

冲了一个澡,看着雨也小了。寂夏沿着中文大道一路步行向东,怎么感觉越走越奇怪……

她两边看看,啥都没有,一回头,不禁打了个寒战。怎么办?!刚才在她身边停了一下的摩托,现在竟然悄悄跟着她。

前车驾驶的男子冲欧阳寂夏抛了一个色眼。

唉呀妈呀,寂夏大惊失色。那男人不像是善茬,胳膊上都纹着什么东西……遇见liumang了,这可怎么办??!!

“仲辰……我被liumang跟上了。”寂夏战战兢兢地压着声音,“一直在我身后跟着。”

“liumang?”殷仲辰停了手头的机枪,瞪大眼睛盯着屏幕。

“他们骑着摩托车……”

“你在哪儿?”他站起来,一脚踢开桌子,旁边韩广厦愣怔地看着他急步往外走。

“我在中文大道。”

“我马上过去啊。对了,身上有钱吗?你马上拦辆出租车。”

“嗯。”寂夏就近拦下一辆,二话没说,跳上去,“好了,上来了。”

殷仲辰暂时松口气:“我去门口接你。”

“嗯……”寂夏趴在后车窗上察看,心底暗暗松了一口气,“不用了,他们没跟,你再等我会儿。”

“行。你小心一点,有事马上给我电话。”

五分钟出租驶进中虹大道。停在艺佳门口……

“你在里堂还是二楼?啊,我看到了。”寂夏笑笑挂了电话,径直迈进里堂。

“来了。”殷仲辰放下手机,扭过头,扬起嘴角,看着欧阳寂夏走过来,“刚才没事吧?”

韩广厦抬头,看见欧阳寂夏的一刻目瞪口呆:“殷仲辰,你老婆就是她?!”

欧阳寂夏扭头,方才发现旁边那人是韩广厦。他瞪大了双目,满眼不可思议。这傻样,真有意思。

“没想到?”殷仲辰得意洋洋,笑里意味十足,揽过寂夏,让她坐到里面。

“是没想到。”殷仲辰竟然暗地里把她拿下……韩广厦无话地点点头,就差拜师为徒。“你行,真行,你们俩竟然在一块了。”

 

第十五章

“韩广厦小弟弟,你这样子真丑!”寂夏至今记得韩广厦给的那个眼神,很认真也很理解的眼神。

“谁是你弟弟?!我比你大。”

“证据!”寂夏朝韩广厦摊开手,“没有证据,你就比我小!”

“靠!哎呀……”韩广厦真是遇上克星了,“莫名其妙的女人……一见面就认亲戚……”

“你才莫名其妙!你……”

“干嘛呢?这么热闹。”凌涛从外面回来,还没进屋子就听见韩广厦和一个女人大呼小叫,争论不休。

“没事没事。”韩广厦喘口气,朝凌涛投去一记感激的媚眼。

“仲辰。”凌涛挤开韩广厦,往寂夏旁边一坐,直接勾起欧阳寂夏的脖子,“这谁呀,也不介绍一下。”

寂夏错愕地看着他,总觉得好像是哪里见过他,在哪儿呢?

殷仲辰斜睨着他,拧起眉毛:“松手。”

凌涛缮缮罢手,正眼看向欧阳寂夏时一顿失神。学生妹?

“你上次不是见过了,还用得着介绍了……”

“嗯?”寂夏混沌了,他们真的见过?脑子里把陌生的面孔一个一个过滤,想到什么似的,指着凌涛,“你是那个liumang!”

靠!凌涛紧蹙眉头,一肚子恼火。

liumang?韩广厦忍俊不禁,看着凌涛一脸坏笑。

无语……殷仲辰抚额,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

三个男人表情各异,登时无奈了……

“你们……”寂夏来来回回看着他们仨,小心翼翼地开口,“你们怎么了?”

“他,他是liumang?”韩广厦指着凌涛,直接笑喷了,“凌涛,你什么时候非礼她了,殷仲辰的女人也敢碰?!”

“我是liumang?!”凌涛顿感头顶飞过一群乌鸦,黑着一张俊脸,无奈道,“你上了liumang的车。”

“……”殷仲辰不帮腔,抱臂在一边看凌涛笑话。

“车上……”她费劲地想,灵光一闪,拍手道,“啊,你是那天在轿车里的人!”

可算想起来了……

“我叫欧阳寂夏。”因为是殷仲辰的朋友,寂夏也没什么畏惧,大大方方地做起自我介绍,“在C大上大一。”

“你是不是在花影喝酒的女孩子?!”没见欧阳寂夏之前,他一直以为殷仲辰的女人肯定又是浓妆艳抹、风情万种,哪会想到她会是那个素面朝天、娃娃脸、小短发的学生妹……

“你见过我?”寂夏又疑惑了。

“你们俩到底认不认识?”韩广厦也满腹狐疑。这俩人怎么神神叨叨的。

寂夏、凌涛同时摇头。

韩广厦半信半疑地打量寂夏,转而看看凌涛,又看看殷仲辰。

殷仲辰浅笑,留给韩广厦一个不咸不淡可供揣测地眼神。

“咦?殷仲辰?”寂夏转身,抱过殷仲辰的胳臂,仰头贴着问,“你那天也在车里?”

“……”不置可否……

“你在车里就认出我了?”

“你又没看见我。”

“好吧……”是她太粗心了……

殷仲辰抽出手臂,环起她,“以后别再这么心不在焉了,你这要是上了贼船,谁都救不了你。”

寂夏瘪瘪嘴:“我已经上了你这条贼船了……”

“寂夏,你真是C大的呀……”是C大的还不认识臧硕?!

“废话,这还有假。要不要我把学生证拿出来给你看看。”

“算了……”韩广厦抓过鼠标,不死心地又问,“臧硕……”

“臧硕?号称千杯不醉的校董事的儿子?”她一顿,爆料似的,神神秘秘地说,“还外号千杯不醉呢,瞎吹。”

韩广厦一听,兴趣来了。臧硕这酒量一般人可比不上,但不外露呀,莫非这小丫头还有一番见解?!“说说看。”

“上次在盛世大酒店小聚,喝了半瓶啤酒就脸红脖子粗,满嘴胡话。中途想去厕所,一溜歪斜地进了女卫生间,硬是被服务员请了出来。”臧硕可是C大的风云人物,有钱有势,他的事迹可以写部史记了。但是呢?名不副实哦,佳话多多,笑点更多。寂夏的嘴角挂着一抹嘲笑。别人不知道真相,都被他蒙得团团转呢。

凌涛看着寂夏流利不打弯地吐出这些话,不知是惊讶还是什么……上次小聚的时候,没见过她啊……

殷仲辰狐疑的凝视她。他们明明不认识呀,她还那么怕他……

“你们很熟?”韩广厦不懂了……上次还怕成那样,这才几天就透露秘密了……

“不认识……”寂夏搂起殷仲辰的臂膀,“听说的。”

韩广厦又半信半疑地点点头,秘密越来越多了……

 

第十六章

殷仲辰吊着嘴角淡淡微笑,托起寂夏的脸,抚摸着她黑红的头发:“你的头发染了?”

“没啊,怎么了?”寂夏茫然,伸手去抓殷仲辰的手。

“这一缕怎么是红的?红得发黄……”她的头发很软,发丝很细,抓着很舒服。

“是不是做头发的时候弄坏了?”她抓着那一缕企图拉到前面看看,“不用染发了……”

“傻样。”殷仲辰咬唇,细细打量她的眉眼,看到她,他的嘴角总是不自觉地上扬。

寂夏有所察觉,拉起脸,装作生气,双手捂着殷仲辰的眼睛:“你看我干嘛!不给你看了。”她就怕殷仲辰越看越觉得她丑。

“过来坐下。”她越挡他越想笑,就像个小孩子,让他忍不住想放进怀里逗弄。

“NO!”寂夏挺身,退后一步,像膏药一样黏着沙发靠背。

殷仲辰无语,腾开位置:“我起来你坐下行不行。”

“……你不玩了?”欧阳寂夏半信半疑地挪过去。

“你替我玩。”

“我不会,我给你聊QQ吧。”她正点开主页板,瞥见上面的分组,“瀚海……你跟那里什么关系??”

殷仲辰身手敏捷,一把抢过鼠标把QQ关了,然后扯开嘴,笑嘻嘻道:“没了……”

韩广厦看看寂夏眼里的求知,冲殷仲辰摆手。

殷仲辰转过身,把耳朵靠过去,知道他嘴里没好话。

“她还不知道你在那儿的事吧?”韩广厦笑里带着一丝挑衅,清晰地刺扎殷仲辰的双眼,他冷着脸不说话。

见状,韩广厦笑得更深更得意:“她要是知道了会怎样?”

他们之间的火药味越来越浓重,殷仲辰眸光闪烁,狠狠地盯着他:“你敢告诉她。”

让殷仲辰紧张,才是他的最终目的,果然,他没让人失望。韩广厦婉然一笑:“大哥知道你们的事吗?”

又上当了,韩广厦总是给他下套,可他一紧张就往下跳。殷仲辰生气地垮下脸:“……这不是你该问的。”

看着他们背着自己窃窃私语,欧阳寂夏顿时没了网聊的兴致。她不懂他们之间的神秘,那个午夜的事窜出脑海,油然而生一份警惕。她还是个局外人,像个傻子,害怕被骗仍要强装着坚强。

“夏。”殷仲辰察觉旁边人的心不在焉,瞪一眼韩广厦叫他闭嘴后,又来招呼寂夏。

“嗯?”她不敢抬头看殷仲辰,不敢泄露内心的惶恐不安。

“听歌。”殷仲辰托起寂夏的脸,给她戴上耳机,细腻地将一缕头发别到耳后。

“仲辰,声音怎么调啊?”欧阳寂夏摸索着两个听筒,不知道怎么调小,“有点大。”

“我看看。”殷仲辰深吐一口烟,将燃着半支烟使劲撇向一边,生怕烫着寂夏粉红的小脸,左手拖着她的脸,右手食指指腹划着下面的开关,“这样行不行?”

寂夏仰头看着这个细心的男孩子,眼角弯着一抹满足的笑,双眼明亮,对着他含烟的俊脸:“再小点。好了。”近看殷仲辰,其实,真的挺好看。

殷仲辰摸摸寂夏的腮:“你先听歌。”

寂夏瞪向一边乐载载地看他们亲昵的韩广厦,便扭过头去。

“大哥要是知道你因为她推掉今天的事,是不会放过她的。”他的话像是调笑,又像是好心的提醒。

殷仲辰挑衅地看着韩广厦:“我猜他已经知道了……”

韩广厦狂放不羁地提着嘴角:“你就不怕他……”

殷仲辰的寒眸一闪,耸肩,释放突然生起的紧张:“算了,没事,她不会有事的。”

韩广厦也放松地躺回去,看看欧阳寂夏:“她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他不太相信殷仲辰会藏得这么深,明明是只不吐骨头的恶狼,怎么会扮小白羊扮得那么像!!

“仲辰,仲辰。”寂夏在后面拉他的衣服,“不好听,没找到好听的歌。”

“笨死了……”仲辰推她脑壳,俯下身子要给她找,“想听什么?”

“你坐下玩吧。我不会玩,没意思了。”他们背着自己说话,她真的恐惧极了,握着鼠标的手发紧,扫来扫去,也不知道往哪放。心里备受煎熬,她受够了这种不知该不该存在的恐慌。

“咱们出去?”殷仲辰的手指又滑着欧阳寂夏的脸蛋。

韩广厦灵机一动,兴致勃勃地径自站起来:“咱们唱歌去。”

“去哪?”寂夏也站起来,问殷仲辰。

“金莎吧。就在对面。”回答的是韩广厦,“凌涛,咱们唱歌去。”

“不去行不行?”欧阳寂夏犹如惊弓之鸟,小心翼翼。万一他们是坏蛋,去唱歌不是深入龙潭虎穴是什么?!

“可以。你们先走。”殷仲辰知道她心里有些防备,他低低身子,耐心道,“那你说咱们去哪?”

寂夏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寂夏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寂夏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