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都市天运玄医》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杨凡)

《都市天运玄医》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杨凡)

2019-09-17 14:26:59作者:杨凡

《都市天运玄医》是杨凡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杨凡,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穷小子杨凡因祸得福,脑海中多出一部神奇手机,命运由此改变,医术风水无所不能,种植养殖样样精通,脚踩恶霸,拳打奸商,俘获美人心,从此纵横都市。

《都市天运玄医》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杨凡)

都市天运玄医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都市天运玄医第0011章 初露锋芒

“十分钟后,替他起出。”

杨凡不屑反驳,撂下话走人。

“瘸子,你怎么出这么多汗?一定扎错了地方。”

孙半仙轻咦一声,麻溜的从杨瘸子身上起出银针,别说十分钟,一分钟都不到。

“现在感觉咋样了?”

杨瘸子仔细感受下,喃喃道:“轻松,舒坦,好像没那么热了。”

嗯?

孙半仙先是在他脑门摸了下,旋即跑回屋里取来体温计,强行塞到杨瘸子腋下。

三十六度五!

几分钟后,看着体温计上的读数,孙半仙半信半疑,扎了几针降两度多,认为是体温计坏了,连续换了几个,结果一模一样。

这下,孙半仙惊得不知说什么。

杨瘸子被孙半仙的举动搞得心里发慌,不知是好是坏。

“那个,还要挂针吗?”

“啊?”

孙半仙回过神,神色有些复杂,“烧暂时退了,得开点药巩固下。”

“好小子,有能耐啊,不烧了吃药干吗?”

杨瘸子大手一挥,拄着拐棍一瘸一拐走了。

那小子咋会针灸?孙半仙摸索了几十年都没成就,挠着脑门,迈着小短腿,疑惑不解进了屋。

功德值十点,刚进到家里,杨凡发现功德值又涨了五点,立即意识到治好了杨瘸子。

“小凡,回来了。”

祁英美正坐在院里缝衣服,看到儿子,脸上浮现慈祥笑容。

那不是自己的破体恤衫吗?杨凡快步来到母亲身边,放下袋子,抢过衣服。

“娘,你才好些,不能做针线活,以后凡是破衣服统统扔掉,咱都换新的。”

祁英美愣了愣神,“咱现在手上急,等庄稼收成了,娘给你买新衣。”

杨凡讪讪一笑,拉着母亲进了屋,在祁英美不解目光下,拿出一捆捆红票。

“哪,哪来的?”

祁英美吓得坐到床上。

“娘,你不用担心,前几天我在山上采到一株百年肉灵芝,整整买了十五万……。”

经过儿子解释,祁英美摸着红票就跟做梦似的。

自言自语道:“儿子出息了,先把帐还上,剩下的给你留着娶XF。”

杨凡冲母亲竖起大拇指,这些钱是得先还帐。

在祁英美惊诧下,杨凡又打开袋口。

“我又在山上采了些黑灵芝,还能卖些钱。”

祁英美摸着儿子的头,欣慰的流下泪,儿子不仅长大,已能挣钱养家。

突地,好像想起什么,神色大变。

“以后不许进山,当年你爹去打猎再也没回来。”

想起往事,祁英美面现痛苦之色。

因封山多年,浮云山至今仍保留着原始状态,加上野兽横行,野猪,狼啊之类经常出没,当年随杨凡他父亲杨建明一同进山打猎的俩人,死不见尸活不见人,祁英美自是不愿让儿子步其后尘。

杨凡笑着安慰,嘴上答应不去,心里却想着积攒功德值,早些学会兽语,只要能够与飞禽走兽交流,横着进山都不怕。

“婶子在家吗?”

院里有人喊道。

“是桂花嫂。”

听出桂花声音,杨凡急忙迎了出去。

“SZ来了。”

桂花嫂提着竹篮子,快步走来。

“听说你娘好了,我来看看她。”

说着将半篮子鸡蛋递到杨凡手里。

“他SZ,来就来了,还拿啥东西。”

祁英美将桂花迎进屋里。

“婶子,你能认出我来,看来真是好了。”

桂花嫂热情的握住祁英美的手,上下打量。

“是呀,不知小凡从哪学来的针灸,给我治好了。”

祁英美脸上流露出自豪之色,说话时候不忘瞥了眼儿子。

“刚听杨瘸子说,小凡治好了他的感冒,三十九度多,只是扎了几针,都降正常,听说孙半仙当时都震懵了!”

桂花嫂看向杨凡,眼神有些复杂,“SZ最近有些头疼,吃了半月药不见好转,你能不能……。”

“我可以试试。”

在小湾村,除了母亲外,就数桂花嫂对他好,听说她头疼,毫不犹豫应下,何况急于挣功德值,另外,他要扬名立万,压过孙半仙名声,还让瞧不起自己。

“要不去我家吧?”

“婶子,借你家小凡用一会。”

桂花把篮子里鸡蛋留下,带着杨凡走了。

祁英美更加纳闷了,在她疯这一年里,发生了什么?儿子怎会治病了?紧皱的眉头渐渐舒展开,随之绽放出久违的笑容。

“小凡,说吧要SZ怎么配合你。”

回到家里,桂花嫂先是给杨凡泡了杯茉莉花茶。

“坐椅子上就行。”

杨凡取出银针,酒精棉球。

“哎。”

桂花嫂依言坐到椅子上,满怀期待的望着杨凡手里针,虽说头疼不是病,但折磨起来要人命,这是桂花嫂亲身体会。

搜索着《五行针法》里治疗头疼的针法走穴,经酒精消毒后,神情萧然的下针。

头疼的种类繁多,分原发性和继发性,常见的:如偏头痛,紧张型头痛,还有颅内病变也可以引起,像脑血管疾病,颅内感染,颅脑外伤,内环境紊乱及滥用精神活性药物等,但对于中医而言,不仅能够去除疼痛症状,还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目前,杨凡尽管学会了《五行针法》,尚没吃透,对诊断病情仍一窍不通,但对普通疼痛拥有精湛的针术。

不急不躁的施完针,莫约留针十分钟起出。

“SZ,现在还疼不?”

桂花没急着睁眼,沉心感受一阵后,惊声道:“你的扎针技术真好,一点儿不疼了,那个死半仙,坑了我好几百块,没一点用。”

“对了,你跟谁学的?”

杨凡早已想好说词,就怕别人问起来。

“从地摊上淘了一本书,跟书上学的。”

“哦,那书你可得放好,宝贝呀。”

见桂花嫂相信,杨凡点头。

“SZ,以后只要身体不舒服,尽管找我。”

桂花嫂听后,白皙的脸颊不禁爬上一抹红晕。

杨凡哪见过桂花嫂这般娇羞如花模样,尤其居高临下瞥见那波澜壮观,急忙背过身去。

桂花嫂毕竟是过来人,毫不隐讳道:“SZ不怕你笑话,我已经好几月没来那个啦,县妇幼保健院也去过,硬是查不出毛病,你能帮我吗?”

杨凡眨了眨眼,一脸懵逼。

“那个指是什么?”

都市天运玄医第0012章 杨凡被带走

“你真不懂假不懂?还是拿SZ寻开心?月事都不知道谁信呢?”

啊——不是头疼吗?咋又扯到月事上,这可是敏性话题,从桂花嫂嘴里出来,却是那么云淡风轻。

“让我想想哈。”

杨凡盯着那张略带羞涩的脸,看得桂花嫂挺不好意思的。

很快搜出治病隐疾的针法,开口说道:“我倒有法子治疗,只是下针地方不太方便……。”

桂花嫂顿了下,直接把门关上,并且上了保险栓。

“嗬,有什么不方便的。”

她拉着杨凡进入里屋,不等吩咐主动躺到床上。

咳。

杨凡轻咳一声,“依服往下拉一点。”

桂花嫂哦了声,依言而行。

嘶。

看着成熟身材,竟是那样的美,她是乡下村妇吗?

桂花嫂二十五六岁,原本就是美人,如今更是成熟丰腴,不知村里多少男人惦记着她呢,杨凡正值血气方刚的年纪,不可能做到熟视无睹。

“还碍事吗?”

她娇滴滴的问了声。

“行,行了。”

杨凡深吸一口气,尽量控制自己不去胡思乱想,提针开始施针。

别看桂花嫂表现无所谓,其实内心挺紧张,毕竟面对年轻小伙,即便尼姑也做不到泰然处之。

杨凡心无旁骛的施针,尽量不去乱看,也没一丝杂念,直到结束,他的衣衫都湿透了。

“SZ,你的身材真好。”

“是,是吗?”

桂花嫂背过脸去,她不好意思看杨凡。

“对了,你跟巧玉怎样了?”

为避免尴尬,桂花转移话题。

“分了。”

提起孙巧玉,杨凡莫名的伤感。

“哼,肯定是孙半仙捣的鬼,真不是东西。”

“赶明儿,给你介绍个比巧玉还漂亮的,像你这样的好小伙,打着灯笼去哪找。”

桂花嫂听后,为杨凡打抱不平。

两人聊了一会,留针时间也到了,起出银针,桂花嫂不慌不忙的穿好衣服,尽量表现出镇定模样。

“先连续扎三天看看效果。”

杨凡说罢,目光从桂花嫂身前扫了眼,起身告辞。

“SZ明天在家等着你。”

杨凡的狼狈落入桂花嫂眸子里,有几分得意,没想到自己还是那般诱人。

回到家,杨凡赶紧喝了杯凉水,可桂花嫂那魅惑身段,依然在眼前晃荡挥之不去。

翌日。

杨凡还在梦中时,被一阵警笛惊醒,接着是嘈杂的争吵声。

他穿上衣服来到院里,见孙福民一家情绪失控的跟母亲吵闹,旁边站着两名警员。

孙福民眼尖,用手指着杨凡对身边的警员道:“同志,就是他打伤我儿子,快把他抓起来。”

高个警员几步来到杨凡面前,掏出一副手铐。

“我是乡派出所的,你昨天打伤的人正在县医院抢救,随我去派出所接受调查。”

说完,就要给杨凡上手铐,祁英美一溜烟跑过去挡在儿子面前。

“你不能抓人,小凡没伤人,我能做证。”

高个警员面色一沉,喝道:“不要阻挠执法,不然连你一块带走。”

“娘,别担心,没事儿。”

杨凡把母亲拉到身后,终于明白怎么回事,敢情孙山飞玩这手,打不过人装伤,当时现场没有证人,也没监控,有口难辩,去派出所又如何?

“没调查事实真相之前,我又不是犯人,手铐就没必要戴吧?”

杨凡在母亲耳边叮嘱几句,径直出院走向警车。

“你们凭啥抓人?小凡犯了什么事?”

路过的铁锤大爷,质疑起那俩警员。

“他打伤人,回派出所接受调查。”

另一个警员应道。

“他打伤了谁?”

铁锤大爷又问。

“就是乡里养殖专家,你们村的村民孙山飞。”

“没弄错吧?山飞人高马大,比驴还壮实,小凡怎可能伤到他?再者,山飞是啥样人,村里谁不知道,只有他欺负别人的份,谁敢找他晦气。”

铁锤大爷自顾说着,没留意到孙富民一家杀人目光。

“铁锤叔,山飞没得罪过你吧?你这样诋毁他,叫我怎么说你好呢?”

孙富民板着脸,若不看铁锤大爷上了岁数,又是长辈,早就翻脸了。

其老伴也是怒目圆睁,嘴里嘟嘟囔囔的似乎在骂人。

“铁锤大爷,我没事,你就别管了。”

杨凡钻进警车,见村民越聚越多,那俩警员不敢逗留,载着杨凡和孙福民飞奔而去。

“小凡,小凡……。”

见儿子被带走,祁英美无助的瘫到地上。

平元乡派出所。

调解室里,高个警员即王警官,轻轻拍了下桌子。

“说吧,你们是私聊还是走法律程序?”

了解事件来龙去脉后,王警官征询孙福民和杨凡意见。

“山飞尾巴根断了,头也疼的厉害,俺不缺钱,强烈要求判他刑。”

孙福民黑着脸,看不出心里想法。

杨凡翻了个白眼,一字一句道:“法律是公正的,别想恶意讹人,说我伤了你儿子,拿出证据来,退一步说,就算尾巴根断掉,怎么证明跟我有关。”

“事发时俺弟福田就在当场,别想抵赖。”

“他是你亲弟弟,当然向着你们了。”

二人争吵不休,王警员猛地拍了下桌子。

“杨凡,在去你家之前,已经调查清楚,是你打伤孙山飞,导致尾骨断裂,颅脑闭合性损失,摆在你面前有两种解决方案。““其一,依法办事,该怎么判就怎么判;其次,向孙山飞赔礼道歉,并赔偿一定医药费。”

杨凡没马上回复,他不信摔一下尾巴骨断掉,肯定对他的报复,绕来绕去还不是为了要钱。

“说吧多少钱?”

他倒要看看孙福民如何狮子大张嘴。

“看在你傻娘份上,二十万。”

果不其然,孙福民迫不及待把早已想好的价码叫出来。

“你咋不去抢劫?一毛钱都没有。”

杨凡已不是以前的杨凡,岂会任人宰割。

“把你家房子抵了,加上山脚那块地,俺就不在追究。”

杨凡总算明白,这才是孙山飞父子的阴谋,想把他母子逼走,心肠可够歹毒的。

“做梦的吧?随意诬陷他人,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小心把自己弄进去。”

杨凡非但没被唬住,反而做出警告。

都市天运玄医第0013章 阴谋败露

“狗日的,你吓唬谁?”

孙福民气急败坏,吵吵着要跟杨凡玩命。

王警官上前拉开二人,上面打过招呼,明知孙福民漫天要价,他也没办法,违心的说道:“在没达成协议前,暂时拘留。”

杨凡想了想,好汉不吃眼前亏,办案人员明显偏向对方,谁叫人家有关系呢,脑子飞速运转。

“让我见下伤者。”

“不行,他情绪不稳定,不能让你刺激他。”

孙福民断然拒绝。

王警官冲身边同事使了个眼色,示意将杨凡押往拘留室,而此刻,院里驶来一辆车,打开车门,一个女子走下,向所长办公室行去。

“请问所长在吗?”

付所长正在办公室抽烟,突然来了位漂亮女子,气质不俗,不敢怠慢。

“我是,你是哪位?”

“我的一个朋友被你们抓了,想问问他犯了什么事?”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柳雪茹,她带着礼物去杨凡家,到了地方才知道被乡派出所抓走,了解情况后,直接赶了过来。

“你朋友是谁?”

付所长心里不高兴,芝麻大点小事就来烦他,因为不清楚柳雪茹底细,忍着火没发。

“小湾村的杨凡。”

付所长浓眉一挑,因为这件事乡长亲自打了招呼,眼前这女子也不像一般人。

权衡利弊,道:“他打伤人,带来例行调查。”

“我可以见他吗?”

柳雪茹想法很简单,问下杨凡,如果不是他的责任,会尽力帮他。

“这个……。”

在付所长犹豫间,王警官前来汇报,说是嫌犯已带去拘留室。

“不好意思,在没调查清楚之前,你不能见凶犯。”

柳雪茹往外瞟了一眼,正看见杨凡由两个警员带着过去,急忙追了出去。

“杨凡。”

杨凡回头,看到一张熟悉漂亮的脸蛋。

“你怎么在这?”

“先别问这个,告诉我怎么回事。”

柳雪茹不信杨凡打人,即便打人,那也是对方动手在先。

杨凡苦笑着将事情经过讲述一遍,柳雪茹听后,柳眉轻挑,掏出手机拔出一组号码。

“七爷,杨凡被平元乡派出所抓了,他是冤枉的,请你想想办法。”

柳雪茹才来没多久,跟一些领导自是没交情,但柳世元不一样,结交不少权贵,人脉广路子宽。

“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吃点苦头也好,我这边病号一大堆,可没功夫操闲心。”

柳世元还在为那日之事耿耿于怀,老脸都丢尽了,想想就来气,怎会出手帮杨凡。

“哦,还以为你手眼通天,原来也有帮不上忙的时候,那我给我爷爷打电话。”

“丫头,你说什么呢?哼,就让你瞧瞧老头子我的能量。”

柳世元最怕别人说他没本事,抓起电话给一位德高望重的老爷子打去。

柳雪茹挂掉电话,嘴角微扬,激将法得逞,她已经精准的抓到柳世元的七寸。

“别磨叽了,赶紧带走。”

王警官从所长办公室出来,没有好脸色。

“别急,等上几分钟不迟。”

柳雪茹说道。

“你谁呀?别妨碍公务……。”

只是没等王警官说完,但见他们的所长大人飞奔而来。

“所长。”

以为漏了指示没交待,王警官恭声唤道。

“王警官,你是怎么办事的?随便抓人,有证据吗?”

付所长上来劈头盖脸一通训斥。

王警官错愕,是他让抓的好不好,反倒自己不是。

“我……。”

“我什么我?作为执法部门,凡事要讲究证据,没有充足证据马上放人。”

“对了,立即审问伤者,若有诬陷嫌疑依法查办,时刻谨记,要对得起这身制服。”

训完王警官,付所长马上换上一副笑容,“柳小姐,你和你朋友现在可以走了,当然,你朋友若触犯法律,我们还会抓他。”

“所长……。”

王警官刚开口,被付所长一瞪,硬生生咽了回去。

柳雪茹看向杨凡,杨凡立即说道:“我想见下伤者。”

付所长看出杨凡心思,当即派王警官一同前往。

直到柳雪茹的车驶出院子,付所长抹了把额头冷汗,该案不但惊动县警局一把手,还要求他公正处理,相对于乡长,他可不敢得罪顶头上司。

县人民医院,高级病房里,孙山飞坐在床上正在玩手机,孙福田和儿子坐在一旁。

“爹,你说能把那家伙弄牢里吗?”

山成啃了口苹果问道。

“都鉴定了轻伤,据说最高能判三年有期徒刑,要么给二十万私了,等把房子和田地要过来,他娘俩只能离开小湾村。”

“嗯,再加一条,向我磕头认错。”

孙山飞放下手机,咬牙切齿。

“我得揍他一顿,敢打我,非叫他像狗一样滚出小湾村。”

正在想着如何报复杨凡时,孙山飞收到一条短信,看后神色微变。

“叔,赶紧让护士给我输液,杨凡那小子快到了。”

病房里顿时忙成一团。

半个小时后。

杨凡来到骨科病房,他没急着去看孙山飞,而是来到护士站,看了下病例,做到心中有数,王警官在前面引路,他和柳雪茹紧随其后。

“你来干什么?这里不欢迎你!”

山成暂时躲了起来,病房里只有山飞和孙福田,山飞躺在病床上,身上装了心电监护仪,输液袋里药液一滴一滴流入血管里。

“尾骨不是断了吗?赶紧做手术,千万别错过最佳治疗时间。”

杨凡没搭理孙福田,走到床前,吊瓶里都是营养针,其脸色红润,呼吸不稳,显然在装睡。

“你先拿十万手术费,明天就做。”

孙福田瓮声瓮气道。

杨凡精力集中在孙山飞身上,脑海中的天魔手机竟然快速扫描起来。

“检查完毕,孙山飞,男,生于一九九四,生命体征稳定,尾骨完好……。”

“谢了。”

杨凡道了声谢,手里大号银针神不知鬼不觉刺入孙山飞食指指甲里,后者嗷叫一声坐了起来,当察觉杨凡手里另根银针,吓得跳下床,以致心电监护仪和吊瓶都带到地上。

“哟,不是尾巴根断了?挺麻利啊。”

“啊——我——。”

知道被杨凡耍了,孙山飞恼羞成怒,抡拳便打。

都市天运玄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都市天运玄医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都市天运玄医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