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你一世婚情》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池晚音)

  • 时间:
  • 囚你一世婚情池晚音
  • 来源:zzy

《囚你一世婚情》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池晚音)

《囚你一世婚情池晚音》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囚你一世婚情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囚你一世婚情第11章 中途就没有断过男人

池跃弦这个混蛋,连死人的钱都不放过!

池晚音问管理员父亲的骨灰盒去向。

管理员将骨灰盒交到了池晚音的手上,他说:“你再是晚一步,这骨灰盒恐怕就扔了,因为卖家明确说不要了,我们也不好帮忙存放的。”

池晚音连忙感谢。

准备离开的时候,注意到装修墓地的人员正在立新的墓碑。

其上写着“爱犬之墓”。

爱犬?

所以这块墓的新主人是条狗?

“狗也能葬在这里?”

“是啊,毕竟是花了钱的,谁管里面葬着什么东西,你说现在这世道,有钱人家的狗都比我们这种穷苦命的人金贵。”

这块墓地是父亲身前看好的,依山傍水,大有“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恬淡闲适。

他逝世时,唯有池晚音在床前陪伴,曾嘱咐她一定要葬在这块地里,因为这块土地上,有他的寄托。

这块地算是父亲的遗愿。

她抿了抿唇,向管理员打探墓地出售的价格。

管理员告诉她:“好像是一百万吧。”

“怎么这么贵?”当初池晚音买下这块地的时候才不过几万块,就算物价飞涨,也不至于达到一百万的地步。

“因为是我买的。”

管理员张了张嘴,话音未出,反而是另一个方向传来了一道清亮的女声。

池晚音转身,正好看到了穿着一身香奈儿的柯央央。

如果在这块地是柯央央买的,那也就怪不得能卖出一百万了。

在安葬她父亲的墓地里葬一条狗,这是故意在折辱她。

“我看路上有条饿死的流浪狗,我见他可怜,就买了一块墓地安葬它。”

柯央央扭着腰,不见隆起的腹部,还是窈窕有型,她挑眉轻佻道:“怎么,对这块地有兴趣吗?”

池晚音面无表情:“这块地安葬我父亲你不可能不知道,你也应该知道我没有钱再去将这块地买下来。”

柯央央噗嗤一笑,“你哥哥卖墓地的时候,我还纳闷呢,怎么连祖坟都不要了,现在听你说没钱,我才真信了,你们池家是彻底完了。”

“嗯,是彻底完了。”

池晚音的表现很冷静,冷静的让柯央央觉得没趣。

她原本还想看到池晚音因此暴跳的样子,所以故意让工作人员告知给池晚音祖坟被撅的事儿。

“但我还是想要这块地,说吧,你想怎么样?”

柯央央盈盈一笑,回答道:“既然如此,我也不绕圈子了,放弃珠珠的抚养权,离婚吧。”

“离婚可以,但珠珠的抚养权不行。”

“我可以给你钱,给你补偿,或者帮你领养一个聪明漂亮的孩子。”

“我不要钱,只要珠珠……”

说罢,池晚音将手机里的照片打开递给了柯央央。

柯央央看着池晚音手机里的照片,脸上的颜色从黑变红,又从红变黑。

“这些照片,是在你之前的女人发给我的,除了照片,还有视屏语音,我和颜冀南结婚七年,你是第二十三个想替代颜太太位置的女人。”

“怎么、怎么可能……”

“柯央央,颜冀南早就将我伤透了,颜太太的位置我并不稀罕,你想要尽管拿去,但我也只有那句,我可以什么都不要,只要珠珠。”

“但是偏偏颜冀南他……”

他如果没有珠珠的抚养权,就不会离婚。

柯央央咬牙,真该死,颜冀南为什么要一个傻子的抚养权。

“关于珠珠的抚养权,我们没什么好谈的,至于这块地,我可以用稍微高于市场价的价格买下。”

“稍微高一点?是多少?”

池晚音略微估算了一下,说了数:“十万。”

柯央央尖叫起来:“十万!你怎么不去抢,我可是花了一百万!”

池晚音轻笑:“可是市场价就放在这里,要么你就拿一百万真的去埋条流浪狗在这里,要么你就接受我这十万块,你也能少亏点儿,毕竟,这块地除了我,可能也没人想要。”

柯央央再怎么不爽,也不得不承认池晚音说的是事实。

一百万做什么不好,买了块墓地。

这墓地哪里值一百万。

但就只接受这十万块,她又好不甘心。

转而,柯央央想到了什么,红唇扬了起来:“你说的很对,这一百万对我来说是亏大了,不过我也不准备让你用十万块买回去,这样吧,十万块我也不要了,这块地还是可以给你。”

池晚音眉头皱了皱,等着柯央央下面的额外条件。

“不过……颜氏集团在和友成集团合作,友成集团老总好像和你很熟,你去和他吃顿饭,怎么样?”

友成集团老总,昨天池跃弦提过的那位。

一个对池晚音很有兴趣的丑老头。

柯央央说是吃饭,但池晚音知道这饭局后面肯定还有见不得的什么勾当,她反问一句:“只是吃饭?”

柯央央眯着眼,语气暧昧:“当然不止咯,友成老总挺喜欢你的。”

“呵……”

池晚音一声嘲讽,柯央央脸色一变:“你不想去?”

“我可不像你口味那么好,什么男人都想贴。”

柯央央脸上一红,“颜冀南才不是一般男人。”

“我说的是哪些男人你很清楚,颜冀南不过是其中之一,别告诉我颜冀南是你的第一个男人。”

“你怎么知道,你……你调查我!”

“我老公的小三,我怎么会不去调查。”池晚音冷哼,“你从初中开始到现在,中途就没有断过男人。”

“你……你……”柯央央气的脚步虚浮,如果她的过去池晚音都知道,那么颜冀南是不是也知道了,是不是池晚音告诉颜冀南的?

“你还知道什么?”

“你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呢?”

“我堕过胎的事,颜冀南是不是也知道了?”

池晚音冷笑。

她一慌张,看着面前池晚音冷漠的面容愈发来气,心头的火蹭蹭而涨,末了竟是抬起了手,朝着池晚音的脸庞上甩了过去。

一巴掌,结结实实的落在了池晚音的脸上。

她脸上火辣辣的疼,是五道明显的红痕。

可她偏偏还在笑,笑的清丽,在脸上红痕的衬托下,格外妖娆:“柯央央,我刚才说的那些……都是瞎猜的。”

什么?猜的?

柯央央反应过来,“你……你诓我!”

“是啊!不光如此……我还将方才的一切,都录下来了。”池晚音拿出了手机录音给柯央央看,“我打算等会儿就发给颜冀南。”

囚你一世婚情第12章 你哪次打电话找我不是为了钱?

“别,不要……”柯央央面容扭曲起来,冲向池晚音就要去抢手机。

池晚音将手机藏在身后,不给柯央央抢走的机会,只冷声说:“这块地给我,手机给你。”

柯央央狠狠跺了跺脚,如果录音被发给颜冀南,那她这些日子在颜冀南面前营造的形象要全盘崩掉了。

别无他法的情况下,柯央央只得答应。

“手机现在给我。”

“那不行,如果你反悔怎么办,我又没保障。”

柯央央瞪着池晚音,说:“如果你现在拿着手机发给了冀南怎么办,我岂不是更亏。”

池晚音觉得柯央央的担心也对,于是将手机就放置在一个手包里,道:“手机在这里面,你看着我,我没法操作也就没办法给别人发消息了。”

柯央央这才作罢。

在工作人员的鉴定下,两人当场签订了协议。

柯央央平白亏了一百万!

协议的过程,柯央央脸色十分难看,像是吞了黄莲。

池晚音拿到墓地的协议后,准备卸下手机卡后再交给柯央央,但柯央央还是不让。

“手机给我,卡你自己去补办,否则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卸的内存卡。”

池晚音不想再和柯央央争执,就这么给了柯央央。

反正她向来光明正大,手机里也没什么秘密。

一切手续完毕,池晚音联系工作人员将墓地恢复原状。

工作人员说需要五个小时。

池晚音看了一眼时间,考虑到来回太麻烦,于是选择在休息室等候着。

五个小时后……

工作人员告诉池晚音,墓地整顿好了,可表述时言辞闪烁。

池晚音看着工作人员欲言又止的样子,心头涌上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走至墓地后,她才发现工作人员为何会这样了。

她父亲墓地周遭的一片,都被挖了。

八个墓地,将池家的墓围了个整整齐齐。

而新立的墓碑上,无一不写着“爱犬爱猫爱猪”等字句。

池晚音眉头皱起,抬头之际便看到了不远处扭着水蛇腰的柯央央。

柯央央向她走进,挑衅道:“怎么,对你看到的还满意吗!”

池晚音的太阳穴突突的发疼。

“呵呵呵,赔了一百万进去,我也不介意再花个几百万让你继续恶心!反正冀南有的是钱,他给了我一张一千万限额的卡,我想怎么花就怎么花。”

“明天,我就埋一些死猪野狗进去,我要让你父亲死了也不安生,让你这个做女儿的一辈子愧疚,一辈子良心难安。”

柯央央说这话的时候,张牙舞爪,面容扭曲,哪里还有一丝一毫美态。

池晚音胃里一阵翻滚,想吐,却因为没吃东西什么都吐不出,只留有苦涩感置于喉头。

她捏紧手心,面色冷厉,即便内心焦躁不安,但仍保持着冷静,她道,“我说过,我是不会让出珠珠的抚养权。”

池晚音不知道柯央央简直恨死她这样淡若清风的样子。

那种大家闺秀才端的出来的高贵姿态,柯央央是怎么学都学不来的。

柯央央知道,自己无论怎么穿怎么会打扮,都没有池晚音那种高高在上的矜贵感。

柯央央呲着牙,狠狠地:“我就想让你难受,让你束手无策。”

柯央央看着池晚音像一个木头人般立在原地,眼珠子一转,拿出了池晚音的手机。

池晚音秀眉拧起来,就见柯央央拨出了一个电话,颜冀南的电话。

“这样吧,你将这件事情告诉颜冀南,如果他说我做得不应该,那我就听他还你父亲一个清静,但如果他没有说我不应该,那……这件事情,你就算跪下来求我,也没用了。”

柯央央的话音落,电话正好接通,手机里传来一阵阵的嘟——嘟——

池晚音的指甲掐着手心,莫名冒了汗。

就在池晚音觉得颜冀南不会接的时候,一道低沉的男声传了出来。

“什么事?”

柯央央给池晚音使了一个眼神,让池晚音自己说。

池晚音抿了抿唇,整理了下话语后,道:“颜冀南,我有件事想拜托你。”

“嗯,要多少钱。”

池晚音一惊,耐着性子,回应:“我不要钱。”

“不要钱,呵,你哪次打电话找我不是为了钱?”

颜冀南的一言,让池晚音涨红了脸。

因为池跃弦和赵德欣的原因,她找颜冀南要过钱,并且次数不少。

后来,因为次数太多,被颜家婆婆骂了,至此,她没有再找颜冀南要过,也就没有再给颜冀南打过电话。

但她不找颜冀南要,池跃弦便跳过了池晚音,直接找颜冀南要了。

现下颜冀南不再救济池跃弦,池晚音又恰好来电话,很难不和钱有关系。

“要钱可以,带着珠珠回来,我们面谈。”

说完,电话挂断了。

池晚音连墓地的事情都没有机会说。

柯央央噗嗤一笑。

池晚音一脸难堪。

柯央央为了能够更早上位,特意去查了这两人的通话记录,近半年来只有寥寥几次通话,且时间很短很短。

她知道这两人之间的矛盾很大,但没想到真到了话不投机半句多的状态。

柯央央眉毛上扬,很嘚瑟的用自己的手机给颜冀南去了电话,特意将手机开了免提。

电话接通,柯央央一改方才的泼辣,变得十分温柔。

“冀南,我刚花了五百万买了几块墓地,想给路边看到的流浪狗和流浪猫找个栖息之地,没有经过你同意,你不会骂我的吧。”

“不会。”电话里,传来颜冀南沉沉的声音,听得池晚音捏紧了手心。

紧接着,颜冀南又问道柯央央:“你在哪儿,我去接你。”

柯央央娇气道:“我在郊外墓地呢,你方便过来吗。”

“方便。”

“那你要快点哦,晚上我一个人,又是墓地,有点害怕。”

“好,我很快,别再外面吹风,找个休息室等我。”

“嗯呢,我爱你,冀南。”

说完,电话挂断。

柯央央轻佻的瞥向池晚音,得意的很。

池晚音觉得柯央央很无聊,可偏偏这种无聊还是让她心里堵得慌。

就像有人扼制了她的喉咙,连呼吸都十分困难。

“池晚音,你就别再当第三者了,你也看到了,冀南对我多关心,他现在爱的是我,赶紧离婚吧,对我们都好。”

囚你一世婚情第13章 秦先生,今天谢谢你

池晚音定定的看着柯央央,“如果我说不呢。”

“嗯?”

池晚音抿唇,冷声道:“因为你提醒了我,颜冀南这么有钱,我能嫁进颜家实属高攀,能成为颜太太是我的福分,我怎么能轻易不要呢……”

她看了一眼柯央央,道:“我不准备离婚了,我想好了,我要纠缠颜冀南,为了让她身边的你不好过,我也要霸占着颜太太的位置不放了。”

柯央央脸色一黑。

“池晚音,你别太过分了。”

池晚音挺了挺僵硬的脊背,指着身后被挖掉的墓地,一字一句道:“你为了让我不好过,连我死去的父亲都不放过,就不过分了吗?”

“你……”

柯央央哑口无言。

不远处,黑色的路上,一双漆黑如深壑般的眼眸里正望着这处,内双的眼皮轻微扯动着格外狭长,挺秀的鼻梁下,一张薄唇轻轻抿着。

何岑随着秦知遇的眼神望过去,看到了两个漂亮的女人,其中一个不认识,另一个穿着铅笔裤休闲衬衫的那位,却有印象。

是上次在酒店的那位。

何岑又撇了一眼自家老板,心里摸索着什么,随后给墓地的管理员去了电话。

三分钟,将前后的因果都了解个清清楚楚。

然后告诉给了秦知遇。

秦知遇轻轻一笑,将把玩在手里的雪茄刁在了嘴里。

何岑见状,连忙打燃了火机,送上火。

秦知遇深吸一口,然后下车,走在了那条小路上。

初夏的风,吹得他的烟蒂忽明忽暗,引起了这边池晚音的注意。

不一刻,黑暗之中,一个人影慢慢显现,路灯下,那人渐渐挺拔,面容愈发清晰。

夜间的风一阵阵的,吹得秦知遇短发肆意,更吹得池晚音一惊。

不想,她又和秦知遇又遇上了。

“晚晚。”一声亲昵的称呼,让柯央央转了头。

秦知遇走近,很自然的站在了池晚音的身侧。

他说:“不是让你一个人别在外面吹风,为什么不听话。”

苛责带着宠溺,秦知遇的帅气和温柔看得池晚音眼中刺刺的疼。

这话秦知遇是说过,不过是七年前说过的罢了。

七年前的话,这人居然还记得。

当然,她也一样记得。

柯央央不认得秦知遇,只看柯央央和秦知遇这么靠近,便调侃道:“池晚音,没想到不止友成集团老总对你有兴趣呀。”

秦知遇听则,挑了挑眉。

池晚音向左侧走了一步,拉开了与秦知遇的距离,明显是……避嫌。

秦知遇嘴角微勾,从何岑手中接过了一份文件,递给了池晚音。

“这是那八块墓地的合同,你想要的话,送你,可好?”

池晚音和柯央央均一惊。

那八块墓地不是被柯央央买了吗?怎么会再秦知遇这儿?

柯央央不信,将那份合同抢了过来,凑在昏暗的灯光下仔细翻看。

合同上,白纸黑字,确确实实是八块墓地的认购书,不过不同的与柯央央买的二十年产权,秦知遇这份是永久产权。

柯央央瞬间意识到,这份合同并非一般人能拿到的。

她反问向秦知遇:“你是这片墓地的老板?”

秦知遇没有理会柯央央,只对池晚音说:“晚晚,合同被人弄脏了,我等会儿再重新帮你印一份。”

柯央央拿着合同的手还愣在半空中,听明白秦知遇那句“脏了”后,惊叫出了声音。

“你、你、你什么意思,我明明已经买了那些墓地,你凭什么不给我,我钱都付了。”

秦知遇依旧没有理会,连一个眼神都不曾给柯央央。

柯央央感觉到了被无视,心里火气蹭蹭。

秦知遇只解释给池晚音听:“墓地的认购书都需要我签字,否则都算没交易成功,所以没有我同意谁也别想买,晚晚,现在可以接受那八块墓地了吗?”

池晚音撇了一眼脸色乌黑的柯央央,笑着回应秦知遇,道:“不了,你只要不卖给这位,其他我无所谓。”

“晚晚说的,阿遇都知道了。”

一声“阿遇”,听得池晚音心跳都漏了半拍,宛如前几日听到他唤自己“晚晚”时,脸颊微红。

池晚音抬头,看向帅气的秦知遇,那黝黑的眸子里意味不明。

池晚音发现,自己好像从来没有看懂过这个男人。

柯央央喊着不公平。

在场的池晚音、秦知遇以及何岑,没有一个人理会她。

此刻的她,就像是跳脚的小丑,一丝丝的浪花也翻不起来。

池晚音怎么跟着秦知遇来到贵宾室的,不太记得了,只记得离开时柯央央是被人驾着身体赶出去的。

跟着柯央央一同被赶出去的,还有那一袋袋流浪狗流浪猫的尸体。

妖艳的女人被那些死去的猫猫狗狗吓得花容失色。

……

贵宾厅里,红木椅上,秦知遇正气定神闲的品着茶,陶瓷茶杯里一阵阵清香缭绕着。

池晚音端着茶杯,微抿了一口。

何岑在厅外守着,不让闲杂人等打扰。

“晚晚,这是今春的龙井。”

“嗯。”池晚喝茶,完全是因为父亲爱喝,她对茶点并不懂。

可因为她喝茶,秦知遇特意去学了茶,如何蒸煮泡调,很专业。

“我现在喝咖啡更多。”

“嗯,那我该去研究下咖啡了。”

池晚音浅笑,“秦先生随意。”

一声“秦先生”,池晚音有意的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秦知遇也不恼,淡淡的:“我随晚晚的意思。”

池晚音将手中的茶品放置在了茶桌上,微笑着:“秦先生,今天谢谢你,很晚了,我先回去了。”

“那我送晚晚。”

“不用了,我自己开车来的。”

说罢,池晚音走了。

走的迅速,不留一丝犹豫的。

在她心里,秦知遇这个人,早在七年前就死了。

现在她看到的,不过是个鬼魂,见到鬼,还不赶紧走!

不然被勾了心魄,可怎么办!

她已经被伤了一次,总不能再往上撞了。

她低着头,稳着加速的心跳,逃似的走离。

只是脑子里,那一幕幕和秦知遇有关的情景,又一次的重现,真是头疼。

不过才走出墓地,还未到停车场,一个熟悉的女声又来了。

“池晚音,你站住!”

池晚音回头,看到不远处的柯央央,眉头更深。

阴魂不散了吗!

囚你一世婚情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囚你一世婚情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囚你一世婚情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