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风不及你温柔》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夏宛宛)

  • 时间:
  • 夏风不及你温柔伊在羽
  • 来源:zzy

《夏风不及你温柔》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夏宛宛)

《夏风不及你温柔夏宛宛》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夏风不及你温柔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夏风不及你温柔第十一章 我的衣服脏了,借你的穿穿

他们都是你的骨肉,玉书,你忍心吗?”钟老爷子质问,“承宣和御阳你何曾一碗水端平过?”

“那爸呢?”钟玉书盯着他的眼睛,反问,“您又何尝不是向着御阳?”

“啊!”

还未等老爷子回答,一声尖叫从钟父的房间里传过来。

俩人急忙赶过去,推开门,是钟母瘫坐在地手指着床头的情景。

“发生什么事了?”

钟老爷子说完,俩人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去。

见状,俩人毛孔顿时竖起。

“这是谁送来的?”钟父脸色大变。

一旁站着的管家惊魂未定的摇头,“没……没写姓名,也没有地址。”

“一定是弟弟,一定是他!”钟承宣眼里是恐慌,“除了他没人有这个胆子来二楼的。”

“混账东西!”老爷子扬手一拐杖落在他背上,“你弟弟那么懂事,怎么可能在寿宴上这么不懂事送这些见不得人的礼物,我不许你污蔑他!”

“爷爷,都这个份上了您还替他说话!”钟承宣攥紧拳头,恨恨的说。

“好了,都消停点!”钟玉书绷紧脸,看向佣人,“礼物是谁清点的?”

所有人齐刷刷的看向管家。

“清点的时候没见有匿名包裹啊。”管家都快哭了,出这么大的事工作一定会没的。

“爸,玉书,这是有人要害我啊。”钟母抱着老爷子的双腿嚎啕大哭,“你们可一定要为我主持公道。”

钟玉书扶起妻子,紧紧护在怀里。

“爸,这件事一定要查到底,不能这么算了。”钟承宣咬定是钟御阳做的,不肯放过这次机会。

“老爷,先生,夫人,都是我不好,是我的失职。”管家扑通一声跪下,哭出声。

“承宣,将这些东西拿去处理掉。”钟老爷子累了,沉口气说:“你们想闹就继续闹吧,我乏了。”

老爷子一走,钟承宣就命人将这些东西搬上车,驾车前往环岛。

……

钟御阳回来环岛的时候已经接近下午一点了。

夏宛宛买了一大包吃的和衣服。

她想着这男人喜怒无常,万一哪天犯神经自己不至于饿肚子。

车子刚行驶进院里,他们便看见钟承宣连人带礼物站在大门口。

夏宛宛抱着东西的手颤抖起来,尤其是当她看见花圈的那一刻。

钟御阳命司机将车停到他面前,随后开门下去,“书晗,你们先回去。”

“是!”

他站过去,车子开走。

钟承宣一见他脸色就难看的要死。

“老大,我们拦不住大少爷……”保镖队长见状连忙跑过来道歉。

“大哥抬着这东西到我这环岛是何意?”钟御阳装傻,眸里是恨,是气。

“你少给我装蒜。”钟承宣一脚踹开花圈,花瓣洒了满地。

“这是你送给我妈的礼物吧?我倒要问问你是什么意思,今天是她的生日,生日啊!”

他几乎是吼出来的,眼里的寒光都能杀死人。

“是我送的又怎样。”钟御阳冷笑声,索性承认了。

“真是你?我就知道。”钟承宣两手紧紧握拳,背面青筋暴起,“我这就去告诉爷爷,说你意图加害我妈。”

“你去告啊!”钟御阳又是一声笑,笑声叫人直打颤。

他缓缓迈步上前,“大哥昨晚做了什么不用我提醒吧?若是被爷爷知道你猜他会倾向于哪件事?”

“所以大哥最好息怒,以你现在的本事还威胁不到我。”说完,钟御阳大手一挥,“送大少爷出去,另外将这收拾了,以后长只眼睛。”

“大少爷,得罪了。”队长哨音吹下,三俩个保镖速速过来。

钟承宣看着人高马大的保镖,窝着一肚子火驾车离开。

回来别墅,钟御阳脱掉外衣看向佣人,“少奶奶最近在做什么?”

佣人摇头,“少奶奶偶尔看看书,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这女人搞什么名堂?

“继续盯着。”

吩咐完,他迈步上楼。

经过新房门口的时候,她看见坐在书桌前看书的女孩。

阳光照到她脸上,画面是那么美。

钟御阳的气息太强大,夏宛宛感受到了。

她缓缓合上书本,坐着没动,等待钟御阳进来。

可谁料,钟御阳在门口看了一会儿后直接走掉了。

夏宛宛索性将门关上,抱着书本躺在床上看。

看了阵,她从枕头下摸出手机。

开机后,她忽略掉未接来电,打开通讯录找到父亲的电话拨出去。

没几秒电话就通了。

“喂。”夏成仁语气疲惫。

“期限快到了,股份呢?你什么时候拿给我?”夏宛宛直奔主题,不拐弯抹角。

“宛宛,东西在你阿姨手上,爸也没辙啊。”夏成仁看眼妻子,捂着嘴巴小声说。

“难道你想让老爷子发现吗?钟御阳只给我三天时间,马上就到了。”

“想要股份,没门!”安舒珊听到夏宛宛的声音,夺过丈夫手里的电话大吼。

紧接着,夏宛宛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争吵声。

安舒珊因为这事在和夏成仁闹。

夏宛宛刚想回应的时候,电话被挂断了。

再拨回去,父亲的电话成了忙碌状态。

她知道,这是安舒珊干的。

夏宛宛绝望的扔掉手机,紧闭双眼。

事到如今,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

……

钟家老宅。

停下车,钟承宣黑着一张脸走进别墅。

“大少爷回来了。”管家连忙上前为他拿外套,“先生带着夫人出去了,大少爷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没胃口。”

换了鞋,他迈步上楼,径直往房间走去。

推开门,他看见夏妙依身着一件白色衬衫躺在床上。

“你还没走?”

男人粗重的嗓音从身后响起,夏妙依立即坐起来,带着魅惑的眼神看向他,娇里娇气地说:“你还没回来送人家呢,这儿这么大,我迷路了怎么办呀。”

钟承宣上前步靠近她,抬手捏住她的下巴,目光一路往下。

“这衣服?”

“我的衣服脏了,借你的穿穿。”夏妙依见他有些生气,声音连忙嗲了几分,小手搭上他的肩膀搂住脖子,“对不起嘛。”

夏风不及你温柔第十二章 我会乖乖的

钟承宣凝视着她的脸,有些出神。

“承宣,我父母走了吗?”

“走了,你收拾下自己的东西将衣服换下来,我差人送你回去。”

“我想和你多待会儿。”夏妙依不肯走。

“妙依,你让我再考虑考虑。”钟承宣推开她。

“承宣,你真的忍心不要我了吗?我是真的爱你,离开这段时间你知道我是怎么过来的吗?”夏妙依可怜巴巴的望着他,声音小小的,“求你了,好不好?”

她的眼眶堆满泪水,钟承宣最终心软了。

他抬起手,伸到她的后脑勺轻轻抚摸,“我答应你,不离开。”

“你放心,我会乖乖的。”夏妙依举双手做保证。

“你妹妹怎么办?”钟承宣突然问。

“什……什么意思?”夏妙依眼眸闪过一丝惊慌,“你答应过我不会说出来的。”

“就算我不说出来,其他人也会有查到的时候。”钟承宣抚着她的头微笑,“这件事交给我处理,嗯?”

“那好吧。”夏妙依想,他是老爷子的大孙子总比自己说有用。

“时间不早了,我派人送你,回去什么都不要想好好睡一觉。”

“好。”她不舍的抱住钟承宣,赖了好一会儿才跟保镖从后门离开。  

到了夏家,夏妙依踩着高跟鞋走进别墅。

她看眼坐在客厅的母亲,走过去喊了声,“妈。”

“回来了。”安舒珊放下报纸看向女儿,“昨晚去哪了?”

“在钟大少那住了晚。”

闻言,安舒珊气的够呛,“你疯了?怎么能去钟家!”

夏妙依抬眸看向母亲,眼神平静的很,“妈,你该不会真以为我是喜欢裴枫才从夏宛宛手里夺过来吧?”

“实话告诉你吧,我根本就不喜欢他,裴枫只是我用来气夏宛宛逼她嫁给那个钟二少的手段罢了,我真正喜欢的是钟氏总裁夫人这个位置。”

安舒珊大惊,“你要重新和钟承宣在一起?”

“有何不可?”

“胡闹,你和钟二少可是有结婚证的!”安舒珊微怒。

“江家怎么比的上钟家有钱?”夏妙依黑脸,“妈,你想想,女儿若是成为了总裁夫人那该多么的风光。”

“可是……”安舒珊有些动摇,可她害怕会出事。

“您就把心咽肚子里吧,钟承宣早就被我迷得团团转了。”夏妙依呵呵的笑,打的一手好算盘,“至于结婚证嘛,钟二少再怎么样也不敢忤逆他大哥的吧,民政局离婚不就完事了。”

听着女儿的笑声,安舒珊沉沉的叹口气,“这件事我会和你爸好好说的,至于裴枫你不能得罪他,知道吗?”

“谢谢妈。”夏妙依挨着母亲坐下,搂紧她的脖子凑近右脸亲了口,“就知道您最疼我了。”

安舒珊反扣住她的手淡淡的笑。

……

天渐渐暗下来。

新房里,夏宛宛晕乎的睁开眼睛。

“少奶奶,您醒了。”管家开心的笑,冲身后的保姆说:“快去汇报少爷。”

“我这是怎么了?”夏宛宛只觉得头天旋地转的,还有点痛。

“您晕倒了。”管家说。

“我?”她坐起来,拍了拍自己的头。

她记得和父亲打完电话后就睡着了,晕倒?自己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少爷吩咐我给您送晚餐,我在门外喊了您几声没答应就擅自开了门,进来后就您晕倒在地上了。”管家说着,倒了一杯温水递到她手里,“还是少爷将您抱到床上的呢。”

“钟御阳?”他会这么好心?

管家笑着点头,他刚想说什么的时候钟御阳推门进来了。

“少爷。”管家恭敬的唤道,

“你下去吧。”钟御阳挥挥手。

“是。”管家走出去。

钟御阳望着她的小脸,步步靠近。

“钟御阳,我都晕倒了,我现在是病号,你不能……”她本能的扶着床头柜往后退。

“过来!”

钟御阳冷喝声,坐到她身边伸出手碰上额头。

温热的大手在额头上盖着,夏宛宛消停下来,愣着神看他。

“烧退了。”钟御阳抽回手,“自己病了都没感觉吗?”

夏宛宛摇摇头,她是真的一点都没察觉。

“听管家说是你抱我到床上的。”夏宛宛戳戳手指头,略显羞涩,“谢谢啊。”

钟御阳还是第一次见她这副样子,莫名的,他感觉还挺好。

“这粥怎么不喝?”

余光看见床头柜上的粥,他伸手端起来递到她面前,“喝了它。” 

夏宛宛拒绝的摆手。

“怎么,打算让我喂你?”

“我喝。”她连忙接过碗喝了一大口。

“小心……”钟御阳还未说出“烫”这个字的时候,她就已经吞了下去。

下一秒,夏宛宛手捂着喉咙咳嗽几声。

这哪里是补营养啊,分明是要人命。

看着她难受的模样钟御阳蹙下眉,起身接杯凉水递给她。

一大杯凉水下肚,夏宛宛才觉得嗓子好受些。

“我又不会抢你的,慢慢喝。”

夏宛宛抬头白了他眼,重新端起碗。

“医生在楼下等你多时了,喝完粥让他帮你看看伤口。”

他的语气难得听起来顺耳,夏宛宛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换完药到卧室找我。”

她就知道这男人不会平白无故这么好心。

钟御阳看着她喝完了一大碗粥后起身回屋。

他走后,医生便从楼下过来了。

给她拆药包的时候,伤口还在流血,只有一两处结了疤。

换完药,夏宛宛说了声谢谢往主卧走去。

推开门,屋里的热气闷得她脸上露出汗珠。

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流水声。

他在沐浴?

要不要待会儿再来?

正在她犹豫不决的时候,钟御阳从浴室出来。

一瞬间,男人强大的气息笼罩住了她。

夏宛宛面露尴尬,咬着牙缓缓回头。

他头发湿漉漉的还在滴水,身上也没有擦干净。

最要命的是,他上半身没穿衣服,凹凸有致的腹肌十分抢眼。

不得不说,这男人身材是真真的好,若脸上没有伤,一定是位绝色俊男。

这么看着,她竟不由得勾唇笑了。

见状,钟御阳半拉脸,“看够了吗?”

夏风不及你温柔第十三章 你的心好狠

“我……我才没有看你呢。”夏宛宛咬牙不承认,可脸却已经烫红了,“叫我来有什么事吗?”

“有。”钟御阳走到床头柜前,拉开抽屉从里面取出一份文件袋给她。

“这是什么?”她看了几眼文件,迟迟不敢接过。

“书晗搜集来的资料,里面有按摩手法。”

夏宛宛打开文件看了看,满满的文字书让她头疼。

本就不想学习了,还找资料给她看。

“钟御阳,我学习这些有好处吗?”她眨眨眼。

“好处?”钟御阳呵呵一笑,“你想要什么?”

看着他的笑容,夏宛宛身子慢慢变僵硬,她明白说错话了。

“我义务。”她老实巴交的说。

钟御阳一副这还差不多的表情看她,“明早准时过来找我。”

夏宛宛用力点头,抱紧了文件在怀里。

“那个……”她抿抿唇,略带为难。

“最后宽限两天。”钟御阳说。

“谢谢!”夏宛宛浅笑,“那我就先回房间了,钟御阳,晚安。”

这一声晚安,钟御阳的脑子凌乱了。

长这么大,除了母亲外只有她对自己说过这两个字。

这声音和母亲一样动听。

钟御阳平躺下身子,一双眸望着天花板,水晶吊灯的光刺的他睁不开眼睛。

另一边,夏宛宛钻研配方到深夜。

她一边按照视频上的步骤研磨着药末,一边记着每一味药材的作用和用法。

终于,在天亮之前弄出了小半碗药量,这些足够他一天的了。

第二天清晨。

闹钟响的时候是六点钟。

夏宛宛困的睁不开眼睛,可她还是逼迫自己从床上爬起来去洗漱。

来到楼下,钟御阳已经坐在餐桌吃早餐了。

她坐过去,“钟御阳,早。”

“吃饭吧。”他神色淡淡的,“吃完到书房给我抹药。”

说着,他已经喝掉了最后一口粥,紧接着站起身朝楼上走去。

管家从厨房端来一份早餐放到她面前,“少奶奶,您的气色好了不少,只是不知道待会儿少爷是让您休息还是跟着一块出去。”

“去哪啊?”夏宛宛拿起筷子,小声问。

“昨天是钟夫人的寿宴,今儿个是我们少爷母亲的忌日。”管家长叹口气。

“钟御阳他?”

“我们少爷的母亲很早就去世了。”管家说着,眼睛泛起泪花,“快吃吧,别让少爷等太久。”

“好。”夏宛宛端起碗,吃完早餐回屋拿药去书房。

推开门,钟御阳已经在沙发上躺着了。

迈步进来,她蹲在沙发前拧开药瓶开始动作。

经过这么多次的锻炼,她的手法娴熟不少,钟御阳并没有觉得不适。

而她也把抹药这件事当成了每天必须完成的任务。

几分钟后,药膏均匀到了他脸上的伤疤上,夏宛宛绷紧脸问,“钟御阳,你的脸有感觉吗?”

“没有。”其实他有些感觉,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抜自己的脸一样,清清凉凉的很舒服。

“奇怪,医书上明明说没有感觉就是健康的啊。”夏宛宛不解的翻着配方注释看。

听她这么说,钟御阳连忙换了句话回答,“你这弄得什么,疼死我了。”

他抬手就要去碰自己的脸,可被夏宛宛拦住了,“先别碰,若是疼的话就是在散毒,钟御阳,你先忍忍。”

她的眼神让钟御阳不忍心拒绝,破天荒的抽回手,老实的躺着。

十分钟后,夏宛宛用海绵将他脸上的药膏清洗干净。

“可以起来了。”

他手扶着沙发缓缓坐起。

夏宛宛边收拾药箱边说:“医书上说要吃清淡的菜,烟酒都得戒掉,你?”

“就按你说的来吧。”钟御阳弯腰穿鞋,“最好这些都由你来准备。”

“别墅有厨师。”

“不愿意?”

“我不太会。”

“学。”钟御阳直起腰,“迟早你是要做的。”

“老大。”

夏宛宛要说话的时候被江书晗的声音打断了,俩人一同看过去。

江书晗冲夏宛宛笑了下,递给钟御阳一部手机。

只见男人扫了一眼号码便拿着电话出去接听了。

钟御阳走去卧室,站在窗前接起电话放到耳边,“姜阿姨。”

“阳阳,你什么时候回来?”姜雪在那头抱着电话哭泣,“念珍又跑出去和别人打架了,我和你叔叔压根管不住啊。”

“姜阿姨,您先别着急。”钟御阳倚靠着墙,“这样,您将电话给念珍,我亲自和她说。”

“好。”姜雪回头,朝站在门口的钟念珍招招手。

钟念珍迈着大步上前,颤抖着手拿起电话,还未出声电话那头就传来了训斥声。

“你是怎么回事?姜阿姨已经够累了你就不能让她省点心吗?”

“哥~”钟念珍绷不住情绪了,眼泪夺眶而出,“您让我回环岛吧,好不好?我想在你身边生活。”

“念珍,听哥的话,先在姜阿姨那好好生活,等过段时间时机成熟了哥会让书晗去接你回来的。”

“那什么时候时机才成熟!今天可是咱妈的忌日,忌日啊!”钟念珍咆哮声,“我想回去陪在妈身边。”

“念珍,在等等。”

“爷爷安排你成婚了对不对?”钟念珍吸吸鼻子,“我知道了,你一定是抱着SZ天天玩乐早就忘了有我这个妹妹,忘了大事了!”

“你还不相信我吗?”钟御阳沉下脸,“姜阿姨对你我有恩,没有她我们俩早就饿死在环岛了,不论如何你都要给我听她的话,这段时间最好不要给我惹任何事,等我消息。”

“哥,你的心好狠。”钟念珍扣死电话,烦躁的扔掉手机抓头发。

听着电话那头没了声音,钟御阳恨恨的一锤打落到墙上。

母亲是他这辈子的心结,而妹妹是他亏欠最多的人。

每每想到从前受的苦,他就想将老宅那母子俩活剥了。

恨只恨,钟承宣是他同父异母的大哥,身上流着钟家的血。

不过今天的忌日,注定不平凡。

在这待了许久,钟御阳才回到书房。

房间里已经不见夏宛宛的身影了。

“先生,宇文少爷来了。”房门从门外敲响,管家小声汇报道。

夏风不及你温柔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夏风不及你温柔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夏风不及你温柔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