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专宠三爷的小娇妻)(江清柠沈烽霖)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 时间:
  • 豪门专宠:三爷的小娇妻坑爷不坑爹
  • 来源:WXB

(豪门专宠三爷的小娇妻)(江清柠沈烽霖)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豪门专宠:三爷的小娇妻江清柠沈烽霖》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豪门专宠:三爷的小娇妻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豪门专宠:三爷的小娇妻第6章 她喝醉了

相比较于这边的酒气熏天,另一间包房倒从容平静了不少。

陈家大公子陈进瑄漫不经心的倒上一杯酒,随后推到另一侧。

沈烽霖靠着沙发一页一页的翻阅着对方带来的文件,一张面瘫的脸着实让人捕捉不到他此时此刻是满意还是不满意。

陈进瑄打破安静道:“合同有什么问题吗?”

“的确是比上一次更有了诚意。”沈烽霖单手执杯喝上一口,“可惜,我不会同意。”

陈进瑄也不急,笑道:“我早就料到了,幸好我今天只是想喝酒,而非谈公事。”

沈烽霖将合同放在桌上,翘起一腿,整个人都懒散的靠在沙发上,却莫名的给人一种矜贵而不可攀的气势。

陈进瑄晃了晃酒杯,“这一次打算在国内待多长时间?”

“一周左右。”沈烽霖听着外面的音乐声,是他最喜欢的柴可夫斯基第一钢琴协奏曲,恍若高山流水波澜壮阔,又如乡村田野与世无争,矛盾的节奏点,就像是商场,面上风平浪静,内里波云诡谲。

“噔。”钢琴声戛然而止。

沈烽霖情不自禁般皱了皱眉,手中的酒杯同时受到心境的变化而微微晃了晃。

陈进瑄好奇的推开了包间门,“好像是什么人吵起来了。”

沈烽霖向来是不喜欢掺和这种热闹,独自坐在包间里,只是不甚在意的往着一楼大厅看了一眼。

舞台中心的钢琴前一名女子喝的醉意醺醺。

演奏钢琴的女士被突如其来跑出来的女人吓了一跳,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对方已经蛮不讲理的关上了琴谱。

江清柠喝的迷迷糊糊,连站都站不稳,依旧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她道:“我来酒吧是狂欢的,是放肆的,不是来听你弹钢琴的,乐队,乐队,我要嗨起来,跟我一点音乐,让我燥起来。”

徐萌萌抱住喝的酩酊大醉的丫头,哭笑不得的解释着:“她喝醉了,你们不用理她,继续继续。”

江清柠推开了身后的人,踉跄几步,甩了甩晕晕的脑袋,打了酒嗝,继续道:“我要听DJ,我要跳舞,我要飞高高。”

“清柠别闹了,所有人都看着咱们呢,我们下去,我们下去再说。”

江清柠撒娇的摇了摇头,撅着嘴巴,“人家就是想要飞高高吗。”

“好,回家我让你飞高高。”

江清柠绕着钢琴转上两圈,“来啊,你来追我啊,你如果追到我,我就让你飞高高。”

徐萌萌单手捂住头,这娘们儿喝醉了怎么都是一个德行?

江清柠突然停了下来。

徐萌萌逮到机会就拉着她的手背往台下拽。

江清柠却是抬头望着二楼,酒吧灯光有些暗,她却一眼就看见了二楼处俯瞰着她的那个男人。

男人的五官很好看,像小说里描述的翩翩公子那般,不言不语间却像是倾尽了千言万语,句句都是我爱你。

徐萌萌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灯光碰巧照耀在了男人的身上,他面无表情,神色淡然,眸色沉沉,不怒自威,典型的成功人士标配。

江清柠笑了笑,“萌萌你看见了那个男人没有?他好像一直在看我,还色米米的。”

“……”徐萌萌哭笑不得的想要捂住这个死丫头的嘴:人家哪里是色米米的,明明就是用看一个白痴无语的表情。

江清柠从台上跳了下来,朝着楼梯跑去。

徐萌萌忙不迭的追上前。

江清柠已经先一步跑到了男人面前,一脸娇羞的踮了踮自己没有穿鞋子的脚,她笑:“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徐萌萌气喘吁吁的捂住丫头的嘴,解释道:“不好意思,她喝醉了,她真的喝醉了。”

沈烽霖没有说话,视线落在喝的满脸通红的女孩子身上。

徐萌萌莫名的感受到一股无形的压力盘旋在自己的头顶上,以至于她都不敢直视这个男人。

江清柠吐了一口酒气,“我怎么想不起来了?”

“我们今天刚见过面。”沈烽霖不疾不徐的开了口。

江清柠脑袋瓜好像短路了,她自责的敲了敲头,最后懒得再想了,朝着男人露出一个别有企图的微笑,她道:“你为什么要看着我,你是不是想要跟人家嘿嘿嘿。”

徐萌萌瞪直了眼睛,硬生生的被这个死丫头给惊出了一身汗,她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

沈烽霖本是处变不惊的脸也微不可察般变了变,看向旁边默不吭声的男人,道:“这位小姐可能需要醒醒酒。”

陈进瑄觉得有点奇怪,却又说不出哪里奇怪。

徐萌萌以为这个丫头终于安分了下来,奈何她还是太年轻了。

江清柠腾空一跳蹦到了沈烽霖面前,然后花痴般的用两手合成了一个心型形状,并且很小心翼翼的捧到了男人面前,笑的花枝招展道:“给你我的心。”

徐萌萌张大嘴巴扣住她的手,“清柠咱们别闹了。”

江清柠手一晃,她一惊,“我的心掉了。”

徐萌萌始料未及她会有这般反应,嘴里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就见她撒泼般的坐在地上哭着闹着。

“我没有小心心的。”

“宝贝儿,你的心还在。”徐萌萌握住她的手,“看还在呢。”

江清柠打了一个嗝,“真的还在?”

“在呢,在呢。”

江清柠又一次望向不说话的男人,再次小心翼翼的递了过去,“给你我的心。”

“扑哧。”陈进瑄没有忍住笑了出来。

江清柠满眼渴望。

徐萌萌一个头两个大,打死她也不敢跟对方说麻烦你收一下。

沈烽霖伸出手轻轻的碰了碰江清柠的手,也只是一刹那,随后便看向旁边努力憋住不笑的男人,“给她醒酒。”

徐萌萌有些避讳这两个陌生男人的接触,酒吧这种地方鱼龙混杂,谁也看不出谁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陈进瑄掩嘴轻咳一声,“我姓陈,我是这间酒吧的老板,你不必担心。”

徐萌萌听说过这间酒吧的老板姓陈,更是豪门子弟闲着没事时随便开的一间娱乐会所。

“这边请。”陈进瑄带路往走廊一头率先走去。

徐萌萌拖不住江清柠,两人走的摇摇晃晃,好几次都差点被绊倒。

沈烽霖斜睨了一眼身后亦步亦趋的两道身影,江清柠不是一个老实孩子,醉酒之后更是原形毕露,像极了无法无天的熊孩子,就差上房揭瓦了。

豪门专宠:三爷的小娇妻第7章 他对你做了什么事

“哎呀。”徐萌萌右脚踩到左脚,完美的趴在了地上。

江清柠脸朝地,荣幸的在地毯上啃了一嘴的灰。

“我来吧。”沈烽霖自始至终都瘫着那张不近人情的脸,虽说尽量的放低着语气,却依旧难掩锋芒。

徐萌萌眼睁睁的看着自家小白兔一样又软又萌的江清柠被对方给提了起来,像老鹰叼小鸡崽那般提了起来。

江清柠闻到了一股很好闻的香水味,不是特别浓烈,也让人不容忽视,她拱着鼻子朝着男人身上嗅了嗅,笑的更开怀了,“你身上真香。”

沈烽霖是很嫌弃借酒装疯的人,但在女人靠近他时,他下意识的搂住了她的腰,任她像个小挂件那般挂在了自己身上。

指尖的触感很软,好似家里小毛毛爱吃的果冻。

那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软的像没有了骨头,特别的舒服。

“呕。”江清柠憋不住了,张开嘴毫不掩饰的吐了出来。

沈烽霖面色一沉,整个走廊上的温度仿佛都低了好几度。

徐萌萌瞪直了眼睛,整个身体因为紧张而绷得紧紧的。

温热的呕吐物顺着沈烽霖的领子一路淌下,染上了他的心口,滑到了他的腹部,最后从皮带扣上一滴一滴的落在了地毯上。

空气里漂浮着一股浓浓的酸水味。

江清柠吐完之后肚子舒服了不少,心安理得的靠着男人的肩膀睡了过去。

徐萌萌被吓得动都不敢动一下,她甚至都不敢去打量此时此刻那个男人的脸色,怕是黑的都快滴墨了。

陈进瑄刚刚安排好了醒酒汤,一出门就见到了这惊心动魄的一幕。

他活了三十年,当真是没有见过谁这么有胆量敢面朝着沈烽霖吐的这么轰轰烈烈。

沈烽霖是沈家二代的老幺,是沈老爷子四十好几才生出来的宝贝儿子,又因天资聪颖,长相妖冶,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哪怕把天捅了个窟窿,老爷子也会笑着夸奖那是我儿子有本事!

在京城,在C国,在Y洲呼风唤雨的沈烽霖,竟然也有哑口无言的时候。

陈进瑄突然间很想要留恋住这一幕,冒着被凌迟处死的危机偷拍下了这张照片。

“咔嚓”一声,闪光灯非常耀眼的散开。

三人当场傻眼。

陈进瑄哭笑不得的把手机藏在身后,他咋一时大意忘了关闪光灯!

沈烽霖没有说话,只是用着自己冰刀子一样锋利的眼珠子一瞬不瞬的望着对方,眼底眉梢都写明了两个字:删了!

……

时间一分一秒弹指即逝。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威斯酒吧音乐声震耳欲聋。

江清柠捂了捂自己疼痛不已的脑袋,迷迷糊糊的从床上坐起身。

房间很安静,灯光也有点暗,她一时之间还有点懵。

这里是什么地方?

“醒了?”低沉的男人声音从不远处响起,话音落下的瞬间,屋内灯光瞬间大亮。

江清柠感觉光线有些刺眼,反射性的闭上眼睛,等待能够适应这样的光线之后才慢慢的睁开了双眼。

沈烽霖翘着一条腿坐在椅子上,单手支在脑袋一侧,整个人从内到外都散发着一种慵懒的气质。

江清柠的视力很好,但现在她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被沈天浩这个倒霉玩意儿刺激的瞎了眼,以至于她把一个陌生人认成了鼎鼎大名的沈三爷。

哈哈哈,肯定是的。

江清柠用力的拧了拧大腿,疼痛提醒着她眼前的人是真实的。

“在你的右手边有一杯蜂蜜水,喝了会好受一点。”

江清柠双手捧着杯子,愣是想不起她为什么会和沈三爷待在同一个房间里。

“还记得你喝醉之后发生的事吗?”沈烽霖问。

江清柠心里一咯噔,眉头不可抑制的皱紧成川,她很努力的回忆着之前发生了什么事,但在这一刻她的脑袋仿佛被人点了清空键。

沈烽霖站起身,朝着她一步一步走来。

江清柠倍感压力,身体不受控制的往后挪。

“你朋友还在等你,既然醒了,你可以离开了。”沈烽霖将一个简易纸袋子放在床边。

江清柠不明就里,打开了一下纸袋,瞬间一股酸味扑面而来,她被熏得紧闭上了双眼。

她实在搞不懂沈三爷为什么要给她一袋子臭衣服。

“麻烦江小姐替我洗干净了。”沈烽霖道。

江清柠如雷轰顶,她错愕道:“为什么?”

沈烽霖不回答。

江清柠想破了脑袋也想不明白他这是为什么,难道这是一种新型的搭讪方法?

“洗干净之后我会派人过来取,这是电话号码,到时候麻烦江小姐联系一下我的秘书。”沈烽霖将一张名片放进纸袋子里。

江清柠犹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她喝醉的时候究竟干了什么?

“江小姐可以离开了。”沈烽霖走到酒柜前倒上半杯白开水,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江清柠提着纸袋子偷偷的瞄了眼背对着自己的男人,她疑惑不解的穿上鞋子,刚走了两步,脑子里突然一闪而过一道很诡异的画面。

“萌萌你瞧见那个男人没有?他好像一直在看着我,色米米的。”

“给你我的心,不要不要嘛,给你我的心。”

“来追我啊,追到我,我就让你嘿嘿嘿。”

江清柠的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她打死自己都不敢相信她对着沈三爷做了什么?

“看来是想起了什么?”沈烽霖饶有兴味的望着一步一颠最后生无可恋表情的小家伙。

江清柠双手捂住脸,颜面尽失的跑出了房间。

沈烽霖放下水杯,嘴角微微扬起,很浅很淡不易察觉的一个微笑。

真是个有趣的丫头。

徐萌萌提心吊胆了一整天,见到完好无损走出来的江清柠时,迫不及待的跑了过去。

江清柠一屁股坐在台阶上,用力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徐萌萌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宝贝儿,你还好吗?”

江清柠抬头,一脸委屈,“我怕是活不长了。”

徐萌萌哭笑不得的坐在她身边,“那个男人为难你了?”

江清柠一想起这事就心梗,她紧紧的抓住手里的纸袋子,欲哭无泪。

徐萌萌道:“他是不是对你做了什么丧尽天良的事?”

豪门专宠:三爷的小娇妻第8章 她成年了

江清柠突然间想起了什么,她急忙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还是白天的那条裙子,所以说在她喝醉酒的这段时间,她没有趁机睡了沈三爷啊。

徐萌萌从她的眼里看出了失落,慌乱道:“他不会关着门把你嘿嘿嘿了吧?”

“太可惜了,美色在怀,而且在我毫无知觉的时候,他为什么就没有一点点想法呢?”

徐萌萌一巴掌拍在她的后脑勺上,“你还挺失望的?”

江清柠再次用力的扯住自己的头发,“萌萌,我喝醉的时候是不是做了很多丢人的事?”

“你拉着人家的手死活不撒手,非得让人家陪你天长地久。”

江清柠捂住她的嘴,“别说了,我想起来了。”

徐萌萌啧啧嘴,“我都不敢设想你还能活着走出来。”

“有些人虽然身体还活着,但她的灵魂已经死了。”江清柠仰天长啸,“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对了,那个男人我看着有点眼熟,就是怎么也想不起来他是什么人?你认识吗?”徐萌萌查了一下午的手机,愣是查不到任何信息。

江清柠一想到那男人的名字就觉得脊梁骨发凉。

“他说你们今天才见过面?”徐萌萌又问。

“他叫沈烽霖,还有个响亮的称号,人称沈三爷。”江清柠说的风平浪静,显然已经放弃了垂死挣扎。

徐萌萌一听笑着说:“难怪觉得他气场十米八,不露声色就能弄死我,原来他就是沈天浩命里克星沈三爷啊。哈哈哈,哈哈哈。”

笑着笑着,徐萌萌没有了声音。

两人抱在了一起。

徐萌萌:“你说你挑谁吐不好,偏偏要挑沈三爷吐。”

江清柠:“我当时连自己姓甚名谁都不知道,你为什么不阻止我?”

徐萌萌:“你看见帅哥就跟屎壳郎见到了粪球,十匹马都拽不回来。”

江清柠:“咱们能不能换一个比喻,你把我比喻成屎壳郎没啥问题,但你不能把咱们沈三爷给说成粪球啊。”

陈进瑄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两人身后,见着相拥而泣的两个丫头,嘴角玩味的勾起半分弧度。

江清柠突然神色凝重起来,她问:“我今天干了这么丢脸的事,沈三爷会不会认为我是一个傻子?”

徐萌萌委婉的回复着:“毕竟沈三爷是大忙人,也没有时间去理会你这么一个毛丫头。”

“那以后我还有机会接近他吗?”江清柠双手掩面。

“这个世界上还有比沈三爷更厉害的人物,相信我,我们要勇于发掘。”

“我这是眼睁睁的把到嘴的肉给吓跑了吗?”

两人再次相拥而泣。

陈进瑄忍俊不禁的离开了楼道,伸手推开了一间客房的房门。

房间里,音乐声戛然而止。

沈烽霖正坐在椅子上心情甚好的听着古典乐。

“那两个丫头已经离开了。”陈进瑄倒上半杯水,眼珠子忽明忽暗的落在不说话的男人身上。

沈烽霖重新打开音乐。

“不过临走前说了一些话,一些很有趣的话。”

沈烽霖瞥了他一眼,“陈公子什么时候也学会做小人去干偷听墙角的事了?”

陈进瑄尴尬的咳了咳,“我只是碰巧路过,是这两个丫头自以为四下无人就不所顾忌的想说就说。”

“我不管过程,我只管结果,结果就是你做了小人。”

陈进瑄放下水杯,眯了眯眼,“你就不想问问她们说了什么?”

“你多大了?”沈烽霖不答反问。

陈进瑄不明就里他为什么会突然问自己的年龄,如实回答道:“三十了。”

“你在她们眼里就是一个三十好几的老腊肉,她们说什么与你都无关。”

“……”

“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沈烽霖拿起椅子旁的西装外套,从容不迫的披上,修长的指尖扣上一粒粒纽扣,随后戴上腕表,自上而下一如既往的一丝不苟。

陈进瑄心里憋着一口气,不吐不快道:“她们两个色胆包天的丫头可是惦记着咱们威风八面的沈三爷,三爷可知道她们在密谋什么吗?”

沈烽霖本是风平浪静的眸忽然间来了一丝波浪。

陈进瑄笑逐颜开道:“她们计划着怎么睡了你。”

沈烽霖的眼神沉了沉。

陈进瑄莫名的感受到一股阴风迎面而来,他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颤栗,手臂上起了厚厚一层鸡皮疙瘩,好似正被人死亡凝视中。

他好像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也对,凭他对沈烽霖的了解,这个男人闷骚到极致,哪怕全天下的女人都对他有了企图,他都会面无表情的把所有女人给推开,推开,再推开。

他可能是真的不喜欢女人。

“这种话别乱说,她们都还是个孩子,被人误听了会误会。”沈烽霖大步流星般出了房间。

陈进瑄如释重负的小喘一口气,更是若有所思的看着男人离开的背影:

是什么原因让一个三十好几的老腊肉连个女人都没有?

真相只有一个。

他有隐疾!

陈进瑄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腿,想他陈大少威风凛凛,雄霸京城,百花丛中混的如鱼得水,这才是真正的男人。

……

酒吧外,司机早早的等候着。

沈烽霖坐进了车内,压着声音说着:“宁西别墅。”

“三爷,老夫人给您送了一些东西,您现在要看吗?”司机将副驾驶位上的一个文件袋递了过去。

沈烽霖不用看也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全是京城里名门望族的大家闺秀们。

司机见自家老板动都不曾动一下,规规矩矩的把文件袋放回了副驾驶位上。

沈烽霖打开手机,调出页面,双眼一瞬不瞬的望着上面的学生简历。

京大外语系大二学生,二十岁,成绩优秀,擅长古典舞,会钢琴、小提琴,喜欢看动漫,偶尔参加漫展活动。

二十岁,成年了。

沈烽霖不知不觉间勾了勾唇角。

司机本是如同往常看了看老板,这一看吓得双手不受控制的抓紧了方向盘。

他替沈烽霖开了有五年的车了,当真的第一次见老板露出这种似笑非笑的矛盾表情,他好像是在笑,又笑的不像,特别的惊悚。

豪门专宠:三爷的小娇妻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豪门专宠:三爷的小娇妻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豪门专宠:三爷的小娇妻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