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劫难逃:总裁爱坑妻》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井曦)

  • 时间:
  • 婚劫难逃:总裁爱坑妻芒果
  • 来源:zzy

《婚劫难逃:总裁爱坑妻》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井曦)

《婚劫难逃:总裁爱坑妻井曦》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婚劫难逃:总裁爱坑妻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婚劫难逃:总裁爱坑妻第11章 脑子有病

井曦有些无语,她到底是做错了什么。

她可什么话都没说。

商景深时不时的用眼睛剜她,真的让她很无语。

“哈哈哈,井曦你这次可帮我省了很多钱,这一顿饭要花五百多万,现在一分钱都不用掏了。”秦如音超级满意井曦这个朋友。

井曦:“……”果然,有钱人的世界,她不懂。

“照这么说,我下次是不是还可以带井曦来蹭饭?”秦如音脸上带着坏笑看着野原大师。

野原大师道:“当然可以。”

井曦只觉得身后的冷刀子更冰了,房间里虽然开着恒温的空调,可井曦却觉得自己身处冰天雪地,还是给商景深当靶子的那种。

井曦有些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哪里得罪了商景深。

她明明什么话都没有说。

他干嘛一副吃了她的表情。

井曦实在有些受不了了,她对着众人说,“我去趟洗手间,你们慢慢聊。”

井曦淡定的走出去,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是被商景深的眼神吓走的。

在她走过,商景深也走了出去。

野原大师杵着吧台上,眼睛朝外瞟话却是对着秦如音说:“什么情况?”

秦如音看着离开的两个身影,眼神闪过一丝落寞,又很快的消失掉,“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甘心?”野原大师问。

“嗯,放手了,自然甘心。”秦如音的声音有些落寞,她现在也有了喜欢的人,虽然没有商景深那么优秀,但是那个男人也很爱她。

走出去的井曦并没有去洗手间,而是走到了庭院中站在假山旁边。

假山的底下养了很多荷花,有些开罢的荷花已经变成了莲蓬。

井曦食指和拇指对着莲蓬轻轻一弹,莲蓬晃动,搅乱了一池清水。

井曦惊喜的发现,水里竟然有锦鲤。

她侧着眸子,红色、白色、花色、黑色的锦鲤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真的好多鱼。

粉色的樱花飘在清池里,各色的锦鲤在水里游来游去,井曦朝水中的鱼儿伸出了手。

“啊!”她惊呼一声。

随即,被男人推到假山中间的夹角。

棱角不平的假山,膈的让她皱眉。

井曦有些不高兴的看着商景深,“你要干嘛?”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商景深问她。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井曦对着商景深的眸子,目光很是坦诚。

“这才刚进来就勾搭了野原新竹,井曦你很有本事!”商景深攥着她的衣领。

井曦皱眉,“商景深你想什么呢?”她根本就没和野原新竹说什么,又何来的勾搭一说。

“井曦,你很棒!”商景深夸赞她。

“我知道我很棒,不用你说。”井曦指了指他的手,“能不能松开,你这样让我很不舒服。”

商景深松开了她的胳膊,“你最好知道你已经结婚这件事。”

井曦:“……”若不是因为井修还在老宅。

井曦一定骂他。

这丫的,脑子绝对有病。

太双标了,他自己带着妹子吃饭聊天就可以。

她就必须要乖乖的,不能和男人有任何逾越的举动。

刚刚明明是秦如音和野原新竹在聊天,他不去说秦如音来说她。

井曦觉得商景深该看心理医生了。

明显是想对秦如音发脾气,结果舍不得发她身上了。

“井曦。”秦如音在里面叫道。

井曦对着里面喊道:“来了。”

“你给我等着!”商景深朝外面走去。

井曦朝商景深的背影翻了个白眼,而商景深已经开车离开。

“咦,景深没和你进来吗?”秦如音疑惑的问。

井曦摇头,“没,他说他有事先走了。”

“哦,那我们也回去,你下午还要上班呢。”秦如音拿着包走向井曦。

井曦看了看时间,也差不多回公司了,要不然她又该迟到了。

“我们可能要打车回去。”井曦道。

“没事,我送你们回去。”野原大师道。

“那就谢谢您了。”秦如音没有半点客气。

“不客气,能送两位大美女回去,是我的福气。”野原大师笑着说。

秦如音笑着,“我当然不会客气”井曦只要也跟着一起离开

秦如音被送到秦家,井曦被送到公司。

站在高楼上的男人,将楼下发生的一切尽收眼底。

他对着身边的秘书道:“我让你做的事情安排好了吗?”

“安排好了。”女秘书道。

商景深转动手中玻璃做的咖啡杯,咖啡杯对着侧面照过来的阳光发出彩色的光芒,“下去吧。”

而被安排井曦浑然不知,接下来要面对的事情。

打完卡,井曦坐在办公桌前看着那一堆剧本,无奈的叹了口气。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距离去老宅还有四天,这四天她也演不了什么,只能去跑跑场子赚些零花钱。

那点零花钱还不如晚上去酒吧陪酒赚的多,要是真的和商景深离婚,井曦也就告别了演艺圈。

井曦双手抚摸桌子上的剧本,她真的很喜欢演戏。

商景深的秘书忽然走了出来,她站在井曦的身边,“总裁说让你这几天去找鱼,什么时候把总裁的鱼都买回来,什么时候在出去接工作。”

井曦:“……”

秘书撂下这话,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井曦紧紧的握着双手, 商景深真是把她当成软柿子一直捏,一直捏……

井曦将手机从兜里掏出来,给商景深发了一条短信。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商景深回复的很快。

“你明知道我没钱。”井曦快速的打了几个字发过去。

“商太太的面子很大,这几条鱼应该不在话。”

井曦紧攥着手机,这个商景深真是小肚鸡肠。

井曦放下手机,朝鱼缸的地方走过去,拿着龟食对着小乌龟洒了几粒。

她低喃道:“多吃点,别饿着,饿死了谁给商景深送钟!”

就在这时,井曦的手机铃声响起,她将龟食放在鱼缸上,朝办公桌前走过去。

看到电话号码后,她拧着眉。

“喂,你好。”

“请问是井曦小姐吗?”一个陌生的男音问。

“我是。”井曦走到僻静的地方回他。

“我这里是警局,关于您父亲的案件我们想在问一些事情。”

婚劫难逃:总裁爱坑妻第12章 弄青他的眼睛

井曦失魂落魄的从警局走出来。

她已经忘了警察叔叔说什么了。

她只记得一句话,警察叔叔说:“我们采访过的路人说见过肇事者和您的继母见过面,我们怀疑这是一场谋杀而不是普通的逃逸事件,井小姐如果您有您继母的消息,请在第一时间通知我们。”

晃晃荡荡,井曦一个人漫无目的的朝前面走。

两个裹得很严实看不清脸的男人目送井曦离开。

“老大,你把这件事告诉井曦会不会太残酷了。”男人身边的手下问。

男人摇了摇头,“她迟早该知道。”

“那我们不去见她?”手下再问。

“等病好。”也许那个时候他就有见她的勇气。

“嗯。”手下追着男人的目光,看着那个渐渐消失的身影。

井曦突然跑了出去,一直到下班都没有回公司,甚至到了晚上九点都没有回家。

坐在客厅的商景深反复的看了几次时间。

该不会是他真的玩过了?

商景深拿起衣服刚要走出去,客厅的门就被井曦打开。

看着失魂落魄的井曦,商景深的缓缓坐下,尽显优雅。

井曦直接忽略掉了商景深,上楼,然后趴在床上,一气呵成。

商景深懒散的靠在门口,“前男友来找你了?”

井曦不语,她朝着软软的被子里钻了钻,尽量忽略掉商景深的话。

“井曦,我在跟你说话。”商景深警告她。

井曦哼了一声。

“前男友真的来了?”商景深忽然坐到井曦的身边。

井曦朝一边蹭了蹭,远离商景深。

“是不是他跟你道歉了,求着你原谅他?”商景深躺在井曦身边,单手撑着下巴,一副很八婆的样子。

他这个幸灾乐祸的样子很让人讨厌。

井曦还不是不说话。

“没原谅?”商景深道。

井曦猛得坐起,呆滞的眼神变得凶狠,她将枕头重重的摔在商景深的脸上,“关你屁事!就你事多,哪都有你!”

商景深没有任何准备,就被井曦重重的甩了几下。

他一把拉住井曦的手腕,枕头中的鸭绒在空中飞舞,落在两个人的身上。

暖色的灯光下,商景深将井曦压在床上。

“你疯了!”

看起来很暧昧,可又没那么暧昧。

井曦的双手被商景深死死的压住,她伸出脚对着商景深的下面就是狠狠一踹,然后趁商景深痛叫的时候,坐在商景深身上。

井曦对着商景深的脸就开始打,“叫你欺负我!打死你!打死你!”

离近后,商景深才发现这丫头又喝酒了。

喝酒后的井曦武力值暴涨。

井曦一拳打在了商景深的眼睛上。

“唔。”商景深闷哼一声。

商景深忍住下体和眼睛的痛,将井曦再次压在身上。

“你到底是喝了多少酒?”

井曦没回他,张牙舞爪的像是个护卫领地的母狮子。

“你还知道我是谁吗?”商景深问。

井曦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丝毫不理会商景深。

“井曦!”

“吵死了。”井曦打了一个充满酒气的哈欠,“别吵了,我要睡觉。”

商景深:“……”

井曦很快睡着了,迷迷糊糊中还打着呼噜,看样子很累。

这可惨了商景深。

他在家等了半天,想告诉井曦周六会有晚宴会有开场舞。

还没说上几句话,就被井曦揍了一顿……

商景深从井曦的房间走了出去,下楼煮鸡蛋。

第二天清晨,井曦从房间出来的时候,商景深还拿着鸡蛋在敷眼睛。

看到井曦下楼,商景深轻嗤了一声。

“以后别喝酒了。”商景深提醒她。

“你眼睛怎么了?”井曦疑惑的看着他。

商景深微微转头,“你刚刚说什么?”

轻飘飘的声音让人胆寒,井曦忍不住打了个冷颤,“眼睛没事吧?”她好意询问。

“你说呢?”商景深咬着后槽牙问她。

这丫头是有酒后失忆症吗?

自己做了什么都不知道!

“看起来挺严重的,要不要我帮你买点药?”井曦当然知道自己昨天晚上做了什么,她要是敢说出来商景深能扒了她的皮,事到如今只有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在讨好商景深,没准她还能糊弄过去。

“那我真要谢谢你了。”商景深咬着牙说。

井曦一脸无辜的走到商景深身边,拿着桌子上剥好的鸡蛋,“以你的长相应该没有几个女人能拒绝你,怎么会被人打了眼睛?”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商景深黑着脸。

“哦。”井曦小声的嘟囔。

她小心的给商景深用鸡蛋滚眼睛,“看起来挺严重的,要不我们报警?”

商景深朝她翻了个白眼,这白眼异常的恐怖。

尤其是肿着的那只眼睛,翻滚的眼皮能看到里面还有红红的血丝。

井曦心里暗爽,表面依旧很无辜的说,“要不我送你去医院看看?”

“你能闭嘴吗?”商景深怼她。

井曦将商景深的左手掰开,将鸡蛋塞进商景深的左手中,“商景深你真的很过分,我只是想帮你。”

话落,井曦一脸委屈的跑出去。

商景深将手中的两个鸡蛋摔了出去。

这个井曦!

跑出去的井曦,脚步异常轻快。

脸上也带着甜甜的笑容。

甚至饶有情趣的哼着歌,她也算是报了商景深欺负她的仇。

商景深的眼睛青了没来公司。

没有商景深她在公司里就是一个小透明,端茶递水倒也轻松一些。

接下来连续几天井曦都没有看到商景深,井曦一边打听小妈的下落一边在酒吧赚钱,倒也乐得自在。

直到周五的晚上回家,井曦还是没有看到商景深。

她有些着急了。

连续四天没有看到商景深,她连老宅在哪里都不知道。

又怎么接回井修。

井曦给商景深打了十多个电话,商景深还是没接。

就在井曦想要报警的时候,秦如音撑着喝醉的商景深回来。

井曦焦急的朝他们两个跑过去,“怎么喝酒了?”

秦如音一脸歉意的看着井曦,“井曦对不起,这都是我的原因,他非要和我男朋友拼酒,我拦不住他。”

婚劫难逃:总裁爱坑妻第13章 调戏她

“没事。”井曦摇头,她能理解。

一定是秦如音的男人太好了,他比不过人家。

这么明显,她都不用猜。

“井曦,太感谢你了。”秦如意看着拖着商景深的井曦,“既然这样,我就先不打扰你们,我还有事先走了。”

“嗯,你先忙。”井曦拖着商景深的身体往里走,秦如音目送着他们两个进别墅,目光深远。

商景深的身体很重,也不知道秦如音是怎么扛着他过来的。

井曦刚撑着他走了几个台阶就坚持不住了。

井曦撑不住商景深,她只能扒拉商景深的脸,喊商景深的名字。

“商景深你快起来,我弄不动你。”

也不知商景深用了什么办法,他脸上的淤青不见了,只留下了一个很浅很浅的青色在眼尾。

从井曦的方向看过去,就好像有一颗痣。

青蓝色的痣在他的凤尾上显得异常妖艳。

这个男人真的长了一张比女人还要精致的脸。

离近后才发现,商景深的睫毛也很长。

井曦伸出食指轻轻的碰了碰他的睫毛,又很快的收回手。

听说,长睫毛的人哭的时候,眼泪会搭在睫毛上颤几下才会掉下来,就像晶莹的露珠。

不知道商景深哭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

像商景深这样鸡肠的男人应该没哭过,这么臭的脾气要哭也是他让别人哭。

“你那一脸春意是什么意思?”商景深迷离的神色中闪着一丝清明。

井曦听到他的话整个五官都皱在一起,那样子就好像在说你怕不是个傻子。

商景深响起悦耳的笑声,“被我说中了?”

井曦:“……”商景深这样的人就适合去做八卦记者,因为他无中生有的本事很强。

“井曦,我警告你别给我带绿帽子,不然我就弄死你。”商景深指着井曦的鼻子。

井曦眼睛横成一条直线,嘴角紧紧的抿在一起,摆出一个我不和傻子说话的样子。

“井曦,你是哑巴吗?”商景深有些恼意。

“你喝醉了。”井曦道。

“我没醉,不信的话你看它。”商景深笑意加深。

井曦:“……”

井曦被商景深臊的脸上羞红,这个男人表面上看着像是性冷淡,一股军人的禁欲风。

但实际上,脑子黄的一笔。

井曦跟他说话,除了被骂就是被他调戏。

这样的商景深很让人讨厌。

井曦圆溜溜的眼珠转动,灵光一闪,声音忽然变的无比的甜腻,“景深,我是如音。”

“如音。”他垂着眼眸,淡淡低喃。

紧接着,他被井曦一脚从楼梯上踹了下去。

商景深在楼梯上轱辘了几圈倒在地上。

井曦赶紧跑过去,以极其夸张的表情捂着嘴巴,“商景深你没事吧?”

商景深凤眸微眯,额头的眉头锁的更紧,他是喝醉了,可他没有失去意识。

只见井曦一个人站在商景深演起了独角戏。

“秦小姐,你怎么这么不小心?”井曦用自己的声音道。

她又忽然跳到另外一边对着刚刚的自己说:“井曦,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拉住他。”

井曦又跳到商景深的对面,对着刚刚说话的自己说:“没事,没事,我相信商景深不会怪你的。”

井曦又跳过去,可怜兮兮的说:“井曦,真的吗?”

井曦再跳:“真的,真的。”

商景深躺在客厅的地板上,看着像傻子一样的井曦,在他的肚子上跳来跳去,一个人扮演起了双簧。

“井曦。”商景深冷冷的喊。

井曦赶紧去扶商景深,“怎么了,是不是秦小姐摔疼你了?”

商景深意味深长的看着她,“你说呢?”

井曦故作无辜,“我不知道,但是我想应该很疼吧。”

商景深扯着嘴角,邪肆阴冷,“没关系,我们是夫妻,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商景深搂起井曦的身子,井曦下意识抓住商景深的衬衫,有些惊恐的看着他,“喂,你要干嘛?”

“夜深人静,你说我能干什么?”商景深打趣她。

“商景深!”井曦扯着他的衬衫。

“我有没有告诉过你,在家的时候要喊老公。”商景深一步一步走向楼。

“我错了,我错了,商景深你赶紧放我下来,我给你道歉。”井曦既然打算了和商景深离婚,就没打算再让他碰她。

他们两个本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勉强的婚姻早晚会离婚。

与其担惊受怕的等着,还不如趁早打算。

“刚才踹我下楼的勇气呢?”商景深问。

井曦:“……”

一个愣神,她就被商景深丢到床上。

“商景深别,我都跟你道歉了,你别来。”井曦往后退,一脸惊恐的看着商景深。

“你是我妻子。”商景深理所应当的看着她。

井曦拿着枕头挡着商景深,“我确实是你妻子,但你不喜欢我,而且我也不喜欢你,我们的婚姻注定是不幸与其这样还不如趁早离婚。”

“离婚。”商景深轻哼了一声,“井曦,你舍得离婚。”

男人的声音拉长,似是在隐欲什么。

“我当然……”井曦仰着脖子看着突然凑近的商景深,“我当然……”

在他强有力的眼神示威下,井曦大脑一片空白,甚至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当然什么?”他问。

好听的声音,酥麻到骨子里。

尤其是那浓烈但不难闻的酒香滑过她的鼻尖,热中带着甜甜的葡萄味。

没有喝酒的井曦被他弄得有些晕晕乎乎,只是一瞬她便红了脸,“当然是舍得。”

“舍得什么?”商景深凑的更近。

贴近的五官,精致到完美的容颜,就连脸上白皙的绒毛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井曦似乎听到了自己的心脏在扑通扑通的跳着。

那种心跳的感觉又羞又涩。

就连余弦都没有这么调戏过她。

“嗯?”商景深看着变得呆滞的女人,“怎么不说话。”

井曦回神,将枕头按在商景深的脸上,想要跑了出去。

还没挪动脚,她就被男人捞进怀里。

“走什么?”商景深捏着她软的像棉花一样的脸蛋,“我有事要告诉你。”

婚劫难逃:总裁爱坑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婚劫难逃:总裁爱坑妻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婚劫难逃:总裁爱坑妻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