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府交流群)在线阅读完整版《地府交流群》

  • 时间:
  • 地府交流群看门狗
  • 来源:zsy

(地府交流群)在线阅读完整版《地府交流群》

《地府交流群张凡》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张凡小说地府交流群推荐章节

地府交流群第14章 钱得重的秘密

张凡上了出租车,跟师傅说了一句:外滩同仁堂。

说完就顾自己玩手机了。

主要还是看地府聊天群!

张凡时刻期盼有人发红包,白捡的便宜啊,万一不小心再捡个灵官的法宝啥的,那就发了。

不过,现在群里没有发红包的趋势,群里在聊炼丹药的事。

主讲的是药老,大家都搬了板凳跟瓜子在旁听着。

很多药材张凡之前听都没听过,可他现在记忆力惊人,基本上提到一次,张凡就能把药名跟药性记得差不多。

张凡好奇点开了药老的资料。

之前也见药老冒泡抢红包,只是没关注。

地卷八品灵官,竟然是八品,官阶比群里觉多大数群里的灵官都要高出一品。

再看他的个性签名:药老就是矫情。

噗!

这个药老也真能自黑啊,竟然写这么一个个性签名。

小碟:药老,药老,那改良后的聚灵丹方效果怎么样?

药老:效果不如原来的一半,但消耗的资源不到原来的十分之一,而且成功率非常高,十炉有九炉能成,非常适合新手入门,你们谁想学炼丹的都可以试试。

老狗会唱歌:赞(大拇哥)

大梦一场:赞(大拇哥)

奈何桥:赞(大拇哥)

夜游会补刀:赞(大拇哥)

……

群里的牲口纷纷点赞。

求丹方。

看到有人求丹方,张凡心中也是一动,虽然不知道这简化版的聚灵丹有什么用,但灵官出品必属精品,就算比不上太上老君的仙丹,那凡夫俗子吃了也是大大有利的,延年益寿,强身健体,百病不生什么的,也是受用不尽的。

心里祈求着,发,快发丹方。

虽然咱药老的个性签名是,药老就是矫情,其本人还是挺爽快的。

药老:诸位同仁,请记好。

山参三兩,天门冬素三兩,女贞子一兩,黑朝露草一株,枸杞一两……一连串二十几种药材,其中有比较眼熟的山叁,枸杞,也有比较生疏的天门冬素,还有一些根本没听过的什么黑朝露草。

按配方比例逐次投入药炉,焖烧约五分钟,投入新药材,继续焖烧约五分钟。

其中药老特别强调,注意火候,如此循环,直至药液成糊,色泽为黑,透明。

简单透彻,通熟易懂,确实非常适合新手入门。

没多久,出租车就到了同仁堂,下车后,张凡去到附近一处商场,买了一些补品,去看望病人,还是要带点礼物的。

到了同仁堂才知道钱得重那天被人打了之后就在家修养了。

当时,他伤的可不轻,老命都差点丢了,是该好好修养。

刚才在群里看到简化版的聚灵丹方,张凡就想试试,既然现在已经在药房了,就顺便把药材买了,可他又担心会被钱得重发现,故意增加了一些品种,药量也改了,弄的是是而非。

一问价钱,把张凡吓了一跳,一张丹方一炉的量竟然要五万多。

而且,黑朝露草,金水果,液灵芝,这三昧还没有。

张凡最后还是放弃了。

问了店员钱得重家的地址,就出了同仁堂。

秦慕雪跟了他一路,见他买了补品又进了药店,结果又拦了辆出租车,心想,这下子总要回家了吧,跟他来个偶遇,再提出去他家坐坐的要求……太顺理成章了。

钱得重的家在郊区。

坐了一个多小时的出租车才找到了钱得重的家,是一间老旧的院子,青瓦木窗,占地倒是蛮大的,后面还有一个极大的院子,里面种了很多中药,简直就是一个药园子。

张凡本来对中药无感,但自从药老发了简化版的聚灵丹方后,就想着能炼几颗丹药吃吃,也就多看了药园子几眼,不过,他终究只知其名具体长什么他还是不知道。

张凡站在门口往里面喊了一声:“钱大夫……”

屋里人应了一声:“哎,来了!”

只见钱得重走了出来,他脸上的淤青都已经退了,看起来气色倒还正常,记得当他被打的鼻青脸肿的,正常的年轻人都不会好这么快,未来的灵官果然不一样。

张凡笑着说:“钱大夫,你家可真不好找。”

钱得重吃惊的说:“张凡……”

张凡说:“钱大夫还记得我的名字。”

钱得重说:“怎么能连自己的救命恩人的名字都不记得,快,快屋里请……”看到张凡还带了补品过来,略显的有点过意不去。

钱得重家里装饰的古色古香,虽然简陋,但屋子连着院子,倒是有一点苏州园林的感觉。

两人坐定后。

张凡说:“我这一趟过来,一是想看望钱大夫,另外,我想问问钱大夫,你给我吃的到底是什么宝贝啊?”

钱得重笑着说:“你吃了!”

张凡说:“吃了!”

钱得重问:“没出什么事吧?”毕竟不是正儿八经的‘觉醒丹’,还是有很大的副作用,比如,性格扭曲……

张凡说:“吃了钱大夫给的药丸,我感觉脑袋一下子打开了似的。”

钱得重说:“那就好,那就好。

你稍等,我去摘几片茶叶,给你泡茶喝……”

说着就要往药园子里去,张凡慌忙站起来说:“不用,钱大夫不用客气,不过,你这药园子可真大,钱大人能不能带我逛逛。”

钱得重高兴的说:“好啊。

”很少有年轻人喜欢田园中药的。

两人向药园子走去,一边走,钱得重还一边给张凡讲解路过的各种药材,钱得重说者无心,张凡则是听者有意。

几乎钱得重提到的每一种药材,张凡都用心的记了下来。

一个说的兴起,一个听的认真。

不知不觉天暗了下来。

钱得重膝下无子,孤身一人,难得张凡来看望他,主要是愿意听他说中药,有这么一个忠实的听众,不说个尽兴谁愿意放他走。

但可苦了马路边的秦慕雪了。

虽说入了秋了,但郊区蚊子却不少,秦慕雪白里透嫩的肌肤最招蚊子,啪啪,啪啪啪,打蚊子呢,嘴里则骂着:“这混蛋,怎么进去这么久不出来,干什么缺德事呢?”

药园子里点了灯,钱得重正在兴头上。

“我这里的药材,外面都是没有的,这一株叫黑朝露草……”

“等等,这叫什么?”

地上长着一株漆黑的小草,除了黑,看起来也是平平无奇。

“黑朝露草,你别看它普通,白天光泽暗淡,但到了晚上你拿灯光照它,会鲜亮无比,好像外面蒙这一层甘露……”

张凡白天在同仁堂的时候,那里的人说是没这味药,没想到钱得重的药园子里就种了。

“好漂亮……钱大夫,你可以把它送给我吗?”

张凡也找不出什么借口索要这株黑朝露草只能夸它漂亮。

钱得重的表情有点小尴尬,这株黑朝露草,他养了有三十多年了,用到时都用剪刀剪下一小片叶子,小心的不得了,张凡一开口就要一整株,不过,也不怪张凡,他毕竟不知道这株药材的珍贵程度跟稀少程度。

“哈哈,黑朝露草可不好养活,你要把他移走,肯定会枯死,你要是喜欢剪下一两片叶子给你做标本倒还行。”

张凡心里虽然有些失望,但聊胜于无。

这一点小插曲,丝毫没有影响钱得重的兴致,还硬留了张凡在他家里过夜,张凡也很乐意跟这位未来的灵官打好关系。

不过,钱得重对张凡千叮万嘱说:“晚上,你睡在这里,一定要记住,过了十二点之后,就不能出屋了,切记,切记!”

张凡虽说听了奇怪,但还是点头同意。

地府交流群第15章 鬼医

叫司机把自己接回家,秦慕雪气的直跺脚,混蛋张凡,居然彻夜不回家,害得本小姐在马路边喂蚊子,这笔账给你添上。

推门走进大厅,父母亲正坐在沙发上,好像在等她。

母亲陈丽媛迎了上来:“小雪,你可算回来。”

接秦慕雪回来的司机在陈丽媛的耳边耳语了几句,陈丽媛的脸色阴晴不定起来,说:“你怎么跑到郊区去了,还在人家门口蹲点……”

坐在沙发上的秦正良看似不动声色,实则竖着耳朵。

这丫头今天突然跑去子公司当一个基层员工,经过他调查,这事跟子公司一个叫张凡程序员有关。

不仅不让人开除这个张凡,还以普通员工的身份跑去子公司上班,这打的什么主意啊。

霸道女总裁爱上小员工!

还跑到郊区堵在人家家门口……这,这的确很霸道,可你堂堂秦家大小姐去堵在男生的家门口,要被人知道什么难听的话传不出来。

秦慕雪说:“妈,你说的也太难听了吧,蹲点……”

陈丽媛说:“那你告诉妈妈,那人是谁?男的女的?”

秦慕雪说:“妈,你别瞎猜,就普通同事。”

陈丽媛说:“同事?”这个女儿有着出众的智慧跟家世,这让她很骄傲,但却偏偏被一副牙齿坏了容貌让她又很自卑,这种又孤傲又自卑的性格造就她孤僻的性情,从小一个朋友都没有。

怎么会突然冒出一个同事来,还是一个男的。

秦慕雪说:“嗯啊,同事!”

陈丽媛也不想跟她说这个,转而说:“同事就同事吧,小雪,妈上次给你介绍的王子豪,你这两天联系了吗?感觉怎么样?妈,感觉他人还不错,长的好看,也挺有本事,你要是和他结婚,一定不会委屈你。”

秦慕雪淡淡的说:“一般般吧,我不是很喜欢。”

秦正良坐不住了,插入说:“王子豪不仅人才出众,在王家众多子弟中排名前三,将来前途不可限量,这样的人物你都不满意吗?听说给你发短信,约你打游戏,你总是不愿意理他。”

秦慕雪说:“满意,当然满意,大家族的名门子弟么,标签就是高富帅,妈妈让我相亲了十九回,哪一个不是这样,除了名字不同,还有什么区别吗?”

她的话中带着很大的怨气,秦正良夫妇怎么听不出来。

秦正良说:“小雪,我们是你爸妈,我们就你这么一个宝贝女儿,难道还能害你不成,你别看我们秦氏表面风光,秦宝购物网也马上要在华尔街挂牌上市,估值三百多亿美元,可树大招风,还没上市呢,就已经有黑客攻击了,网站瘫痪了二个小时三十二分钟,爸爸说这些是想让你明白,人只有往上爬,才不会掉下来,所以时刻都要谨记要让自己变的更强。”

秦慕雪憋着气不说话,她打心里不愿意拿婚姻去让自己变的更加强大。

秦正良说:“要懂得选择。”

是的,就是秦正良这种想法,其它三大巨头的子弟们把她当成可居的奇货,隔三差五就有个人跳出来对她张开猛烈的爱情攻势。

可他真的喜欢自己吗?

看上的只是她秦氏大小姐的身份罢了。

陈丽媛说:“小雪,你如今也大了,也是到了物色对象的年龄了,特别是男女问题上,你的一举一动会被更加的放大,所以像男同事尽量不要接触,平时一定要保持距离。”

为什么他们总是这样。

读书要管,事业要管,谈恋爱也要管,就不能给我一点自由吗?

等秦慕雪上了楼,秦正良说:“你说的太直白了,女儿好像不高兴生气了。”

陈丽媛说:“我是怕她吃亏,这种事情吃亏的总是女孩子,何况还是咱家的闺女,也不知道那个叫张凡的怎么哄骗咱闺女呢,一个臭屌丝,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夜里,张凡睡的迷迷糊糊听到屋外有嘈杂的声音传来。

听起来,屋外好像有好多人。

心里觉得很奇怪,半夜三更的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在外面说话,这屋里分明就只有自己跟钱得重两个人啊,张凡想起来出去看看,可想起钱得重睡前对自己的叮嘱,客从主便,他忍着没有起床。

郊区的夜晚特别的安静,显得声音也就特别响亮,外面的声音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时而还有人咳嗽,吵的他几乎睡不着。

这种感觉就像是在医院的诊所。

难道钱大夫在给人看病?

三更半夜应该没人来看病才对,就算有,顶多也就是一个急症病人,可听这声音好像是很多人等着看病。

“没什么大碍,给你开几幅要吃了即可,下一位……”

这是钱得重的声音,听这话还真是在给人看病。

张凡睁开双眼,发现外面有灯光透过门缝照进来,他终究还是忍不住好奇心爬了起来,轻手轻脚走到门边,从门缝望了出去……

外面只点了一根蜡烛在书桌上,烛光昏暗。

钱得重坐在老旧的书桌前,手里拽着一根红线,而红线的另外一头像是有人拉着,可书桌的对面明明没人,只摆着一张空凳子。

而除了钱得重外,客厅也再无一人。

张凡惊恐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那些说话的人呢,怎么一个都看不到……

不会吧?

吓得全身的汗毛都炸了。

“三焦经堵塞,你去那边躺着,我给你扎两针……”

钱得重打开药箱,从里面拿出了一根银针,然后起身走到了就诊床边,对着空空如也的床,凌空扎了几针,好像下面躺着一个人,他在给那人施针一样。

这可怕的一幕冲击着张凡的大脑神经,他慌忙跑回自己的床上,拿被子蒙住了头。

可他走的太急了,钱得重听到了他的脚步声,扭头向着他的房门望来,脸上露出了异样的表情,皱了皱眉头继续治病。

张凡蒙着头,心却吓的嘣嘣直跳,努力的不去想外面的情景,过了好一会,才没那么害怕。

而这时,外面的声音也没了。

咚咚!

传来敲门声,张凡吓了一跳,紧张的问:“谁啊?”他知道有钱得重在自己不会有事,但这份恐惧还是让他全身紧绷着。

钱得重说:“张凡,是我。

”说着他推门走了进来,他的手里拿着蜡烛,把房间照的昏暗,他说:“你刚才是不是都看到了。”

钱得重叮嘱过他,是他自己没忍住好奇心。

好奇害死猫啊!

张凡说:“我,我……”半天说不出话来。

钱得重说:“吓到你了吧,我告诉你了,过了十二点不要出屋,就是怕吓到你,我有夜游症。”

张凡一听心里明白了,钱得重是想掩瞒事实。

确实,要不是张凡知道他的特殊身份,也一定会信他说的理由,“可我还听到了很多人在说话……”

钱得重闻言变了脸色,吃惊的说:“你都听到了?”

张凡点了点头。

钱得重叹了口气说:“实话跟你说吧,我不仅医人,同样我还是一位鬼医,我家三代都是鬼医,修的是‘阴德卷’,你可能不懂什么是‘阴德卷’,可我并非邪恶之人,反而一心行善积德。”

懂,怎么不懂,太懂了!

在度过恐慌的情绪之后,张凡慢慢恢复了过来,这一趟过来,不就是想要弄清楚钱得重是怎么积累那么多的阴德的,现在也终于知晓了,他是一位鬼医。

张凡说:“我从小也听说过不少鬼怪神仙的事,没想到钱大夫是大能人,钱大夫你收我做个徒弟吧。

地府交流群第16章 竞争对手

提出让钱得重收他当徒弟时,张凡的内心远不像他看起来那么平静,烛光映照的眼瞳闪闪发着光,揭露了他内心极度的渴望。

他太想钱得重收他当弟子了。

赤裸裸。

毫不掩饰。

钱得重问:“你不害怕吗?”

张凡回答的很坚决:“刚才确实害怕,可现在已经不怕了。”

可钱得重还是摇头了:“你胆子倒是挺大了,资质又好,也好学,再加上你服用了‘觉醒丹’,本来是一个极好的弟子,只是可惜,我没时间了,再过些日子就要走了。”

他说的要走,张凡知道是指死亡。

离开这个世界。

但张凡还是得洋装不知的问:“要走,你要去哪儿?”

钱得重说:“离开,去很远的地方,再也不回来了。”

判官是文判,得待在地府。

张凡说:“你可以带我一起走啊。”

钱得重闻言变了脸色,心中疑窦顿生,他当然是知道自己阳寿将尽,最多还能活二十多天,地府灵官早已经将他的积攒的阴德记录在案,并且在一个月前就已经托梦告诉他,在他死后会封为七品灵官,文判。

此事虽然隐秘,但未必不会被人知晓,要知道七品灵官有权封一位灵官鬼差,颇有权势,别看只是一个从九品的鬼差,但那也是堂堂的灵官,名入地卷,所谓万里官途始于脚下,将来晋升仙官序列,也不无可能,故而窥视鬼差之位比比皆是。

他不排除张凡从某处得知自己死后成为七品灵官,故意示好接近。

只是转念一想,钱得重又觉得自己多虑了。

他懂得驱鬼之法,当天送了张凡‘觉醒丹’之后就派小鬼跟着,其目的是担心张凡把‘觉醒丹’当成普通药丸给扔了,另外顺便探查了张凡的底细,知道他确实只是一个普通的都市小白领,二年前计算机系毕业,进了秦氏当程序员,很普通的一个白领,应该无从得知这么机密的事。

可他万万想不到,他认为高度机密的事情,被当成地府聊天群的公告挂在公告栏,众人皆知,每一次张凡点进去,公告都会自动弹出来。

钱得重阴德厚重,余阳寿某某日,死后封为‘七品灵官’。

每次要关公告,张凡都会感到烦。

钱得重则笑了笑:“不能带你去,已经有人了。”

听说有人了,张凡的心里好一阵失落,心想应该就是在同仁堂遇见的老林吧,钱得重看到他脸上极度失望的表情,有些于心不忍的说:“这样吧,如果,你真的感兴趣,我虽没办法教你,但我可以把我钱家历代的人道医书跟鬼道医书送给你。”

有了这些医书,张凡倒是可以自学,只是错过了这一步登天的机会,心里终究还是很失落,可毕竟手里还有地府聊天群,以后还是有机会,钱得重把这么重要的东西留给自己,也算是极大的恩典了,慌忙起身给他行礼:“多谢,钱大夫……”

钱德重走后,张凡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于是又拿出手机来。

聊天群里面也安静了,没人在线,不过,聊天记录则足足有数千条,张凡就点开看起了聊天记录,基本上都是药老在讲解如何炼药。

张凡有心炼制聚灵方丹,耐着性子一句句看的非常仔细,有些杂难处底下还有牲口冒头提问,药老也会一一作答。

聊天记录细细看下来,堪比药老亲身驾临手把手的教张凡炼药一般,对炼药有了一个初步的认识。

次日,是周末……

张凡出屋时,看到钱得重跟一个老人正在院子里谈笑风生,来人正是在同仁堂见过的老林,他跟钱得重的关系果然很亲近啊。

看到张凡出来,钱得重笑着招手说:“张凡,来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老林,林崇洋,你们见过,著名企业家,还下的一手好棋。

”又对着老林说:“张凡小友。”

张凡急忙对老林见礼:“林老爷子……”

林崇洋眯着眼睛,淡淡的应了一声。

钱得重只能封一个鬼差,封给了林崇洋就没张凡的份,反之亦然。

林崇洋是把张凡当成竞争对手了。

毕竟张凡救过钱得重的命。

看到林崇洋这样的态度,张凡的心里反倒有些高兴,这说明什么,说明鬼差的宝座未必百分百就是他林崇洋的,看来钱德重并未向他许诺过。

早餐用过之后,钱得重带着他们进了药园子,“小凡,你不是想学医么,在我小的时候,我父是让我先认药的,你也先认药吧。”

钱得重话音落尽,张凡就感受到林崇洋冰冷的目光。

我叉,看什么看,没看过帅哥!

张凡说:“嗯,钱大夫,这是什么……”

钱得重:“这个是……”

“那这个呢?”

“还那个……”

“那个又是什么……”

在药园子里内走了一圈后,去到了凉亭处。

里面也摆了不少东西,一些摘采下来的药材,还有一整排长桌拼凑成的长案上摆放着五六个药炉子,用的都是黑炭,微火在烧着,还有很浓烈的药味飘来。

在煎药?

张凡突然想起说:“上一次受伤后,钱大夫的伤势还没好吗?”

钱德重笑着摆手:“这不是给我自己吃的中药,这是丹药,你还记得我给你吃的那颗药丸吗?就是这种丹药,不过,相比给你的那一颗可就差了十万八千里了。”

说着,他就走进凉亭内仔细的查看药炉的火势。

都是很微小的火。

张凡昨天研究了一晚上药老的聊天记录,兴趣正浓,当即也跟了进去。

钱德重一边查看一边说:“老林,你看看那炉清心丸怎么样了?”

见钱德重吩咐林崇洋办事,张凡心里怪怪的,要说起来,林崇洋跟他是至交好友,平辈,而且钱德重说林崇洋是著名企业家,就是有钱的老板,是有身份地位的人,不应该差使他,更何况,看药炉是技术活,张凡现在看去火势都是差不多的,根本不懂分辨。

林崇洋倒是应了一声,就去看那炉药了,伸手就要去掀药盖。

张凡记得药老说过,这药盖不能随意掀开,只有特定的时间才能开,不然的话药性会挥发,大大的影响药效,脱口而出:“别开。”

林崇洋怎么会听他的,不让开,我偏开。

钱德重闻声也望了过来,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林崇洋已经把药盖掀开了。

一股浓烈的药味飘了出来,闻着很清新,脑子也清醒了不少。

钱德重有些着急的说:“药膏还没凝固,你怎么就把药盖掀开了,你这一开,药性就会挥发掉,效果会差上很多,甚至于药效全无,这事,我应该跟你说过吧,既然想要学炼药,就一定要用心。”

林崇洋被钱德重训斥,老脸通红,又看到张凡嘴角挂着坏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钱德重也是一时着急,这会也意识到自己的语气有点太重了,而且还有张凡在场,就打了一个马虎眼,揭过这事,转而对张凡说:“你刚才怎么知道不能开药盖的。”

张凡说:“我以前给我妈煎药,那医生就说,药煎好之前,尽量不要掀药盖……”

钱德重含笑说:“没错,没错……”然后又去忙活别的。

张凡的视线被另外一炉药吸引,凑近过去闻了闻,又刮了一点药炉上的药膏下来,色泽通黑透明,摇了摇头说:“不对,应该不是。

”这炉药有点像聚灵丹。

林崇洋走到钱德重的身边,在他耳边轻声说了几句,钱德重变了脸色向张凡望来:“张凡,你说什么,说我丹药炼错了?”

地府交流群第17章 不小心又装逼了!

“啊?”张凡一惊,顿时就明白过来,肯定是林崇洋跟钱德重打小报告了!

要说平时张凡还是挺好说话的,但是这不代表他就是一个软弱可欺的人。

林崇洋对他不友善,心怀敌意,这也就算了,张凡也没想跟他有所交集,也不想跟他一般见识,没想到这个人竟然这么下流龌蹉,公然就胡说八道的打他小报告!

是可忍孰不可忍!

“是林崇洋这么跟你说的?”张凡也不客气了,直呼其名,微微眯起眼睛,横了林崇洋一眼,之后冷笑说:“表面人模人样,背后捅的一手好刀啊,呸!”

“你就说你说没说过这样的话!”林崇洋见张凡当着钱德重的面就敢翻脸,不禁吃了一惊,可是这个时候打死都不能后退,大声说:“就在刚才,装内行,说钱老炼的药不对,不会炼药,你敢不敢承认?”

卧槽,这添油加醋胡说八道的本领不小啊。

颠倒是非黑白的手段玩挺溜!

咱当时说的是钱老炼的这炉药不会是聚灵丹方,结果到了你这里就变成了钱德重炼的药不对,不会炼药了?

张凡跟钱德重相识才几天,而林崇洋跟他则十几年的交情,张凡自问换做自己是钱德重也会相信林崇洋,不会信他,既然都这样了,还不如承认了。

“对,没错,我是说了,当着钱老的面我也敢认,总比你在别人背后说人坏话,打小报告强,”张凡干脆的说:“我现在也这么说,钱老炼药的方法不对,钱老不会炼药!”

“年轻人,”钱德重死死的盯着张凡的眼睛,他连称呼都变了,沉声说:“有个性是好事,但可千万别不知天高地厚,我四岁就在祖父身旁学医,学药,至今六十余载,不敢说医术药理冠绝天下,但自问也不算是一介庸医,不至于连炼药都不会。”

“钱老的医术就连当今中医院最顶尖的几位都望成莫及,数次过来拜访求教,心悦诚服,你一个毛头小子,药都没认全就敢出言质疑!”林崇洋乘机出言挑起钱德重的火气,“现在的年轻人啊,真心是不知天高地厚,狂傲无德,亏了钱老还诚心教你,简直是瞎了眼。”

听了林崇洋的话,钱德重的脸色变的更加难看,林重洋太清楚钱德重是怎么样一个人了,太知道怎么能把他的火气挑起来了。

林崇洋话音落尽,嘴角扬起一抹冷笑,小瘪三,有多远滚多远才是你的明智的选择!

这时情况闹到了不可开交的地步。

张凡见钱德重跟林崇洋都面色不善的望着他,特别是钱得重的态度,让他意识到形式非常不利,一弄不好,他跟钱德重的关系就会彻底破裂,不仅得不到钱德重的好处,还会得罪这位将来的灵官。

“钱老!”张凡忽然笑了笑说:“我之前也认识一位老人家,他也极喜中医,尤其是炼丹炼药,虽说那时我还小,但我还记得他说过的话……”

“哦?”钱得重不信这个‘世上’能有人炼药比他好的,“你倒是说说看,他说过一些什么话,如果说对了,你刚才所言当然没有任何问题,可你要是胡说八道,对不起,请你立刻走人,这里不欢迎你。”

“可以”张凡点了点头说:“那位老人家说过,炼药首先要有一个好的药炉,我看钱老这里的药炉都只是普通泥烧的炉子,单受热的就存在问题,不利于火力控制,也上不去高温……”

钱德重原本气得涨红的脸闻言瞬间就变了。

“炼丹的药炉一定要密封,而钱老这里都只是盖子盖着,这已经是根本性的错误。

其二则是烧柴,我想你用炭烧而不用煤气应该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但这还不够,每一种丹药,都有相应最佳的柴火,甚至还分夏天的柴,春天的柴,秋天的柴,冬天的柴……”

“再说药,药材好坏自不必说,可我要与你说的是分量。

钱老这里的药材都是随意的放在桌子上,簸箕里,还有那些放在太阳下嗮的药材里有数不清的灰尘,甚至于这个药材用的簸箕下一次装载另外一种药材,如此反复,这簸箕上粘的药材不知多少种,等你倒进药炉里的药材其上也不知道粘了多少种药,你说这炼出来的东西,药效影响大还是不大……”

“还有……也是说你不会炼药重要原因之所在,这几炉应该是你早起开始炼的,这期间,你带着我吃早餐绕药园,都未曾来过一趟,是想用温火把里面的药材熬够时辰凝练成膏药,你自诩多年炼药火候掌握的如火纯青,带我四处游玩而不耽误,实际上却让人笑掉大牙,你以为药性是慢火就能熬出来的吗?不是,绝对不是,药性是反复提炼出来的,你要往里面加药,一次一次的加,一次一次的提炼,这样才能把药性提炼出来……”

钱得重懵了……

老天,他说的窑炉的问题正是我一直想不明白火候始终偏差的关键。

老天,他说的分量的问题是我炼药成功率低下的关键。

老天,他说的提炼才是真正炼药的关键。

哥,你是我亲哥……

我是不是该拜他为师!?

不仅钱得重懵了,连林崇洋都懵逼了,这小子在胡说八道吧,这么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还是头一次见啊,听起来好像还很有道理的样子。

张凡指着他刚才闻的窑炉问:“这炉药炼的是什么?”

钱得重说:“聚灵丹!”

张凡心中一动,居然真的是聚灵丹,冷笑了一下,这也能算是聚灵丹,突然伸手拨了一下药罐子,啪的一声摔在地上摔的粉碎,粘稠的药汁流淌了出来:“这也算是聚灵丹,简直垃圾……”

钱得重的脸上非但没有怒气,反而兴奋的两眼发光。

张凡走到下一个药炉问:“这又是什么?”

钱得重说:“补神丸。”

“垃圾”

啪!

啪!

啪!

……

“看不出来,你竟然真的懂得炼药!”钱得重说:“你再说说,我哪里不对!”这时候钱得重已经彻底不再看轻张凡了,甚至他现在都很期待张凡还能指出他多少错误来。

张凡继续开启大忽悠模式:“你这聚灵丹里面都有那些药材……”

钱得重说:“枸杞子三钱二兩,人参一兩,女儿石三兩,鲜竹叶四兩……是我祖上流传下来的聚灵丹,是难得一见的宝贝,里面蕴含着天地灵气,人服用后,养气固本,精神百倍,普通病痛一颗见效,上一次我被那个中年人打的惨吧,差点一命呜呼,回来炼制一颗后服下,才两天就好的差不多了。”

钱得重报出的丹方,比药老简化过的聚灵丹方还要简单,而且很多的分量也不对。

不过聚灵丹这么强的药效倒是让张凡吃惊不小。

发了发了,哥们要发财了。

钱得重这不像样的丹方炼制的聚灵丹都这么厉害,那要是把药老简化版的聚灵丹那岂不是包治百病的仙丹妙药。

张凡摇了摇头说:“配方比例不对,药材种类也缺了……”

说到这里,张凡的话顿住了。

钱得重正听的兴起,见张凡停下不说了,着急的问:“怎么不说了?”

却见张凡一脸不爽的看着林重洋。

钱得重当即明白过来,也学张凡那样看着林重洋。

老哥们,你招人嫌了知道不?

林重洋的老脸变的非常难看,却厚着脸皮不肯走,还就不信了,你老钱会赶我走?

“老林,你没事就回去吧……”

林重洋:“……”

地府交流群第18章 忽悠点好处

等林崇洋灰溜溜的走后,张凡继续忽悠:“那个老人家也跟我说过一张聚灵丹方,可跟你的好像不一样……”

钱得重瞪大眼睛问:“怎么个不一样发?”

张凡说:“少了,你这药少了,不是少了一样两样,少了好几样呢,而且好些药的分量也都不对,钱老,恕我直言,你这方子可能是残缺的。”

这张丹方是钱得重祖上无意间得到的,确实是一张残破的方子,缺损了一部分,而且还有一些看不太清楚,分量都是多次实验后自己摸索出来的,听张凡这么一说,如同扑街遇见大神,脑袋点的跟小鸡吃米一样,眼巴巴的看着张凡,等他继续说下去。

可那货却停了,钱得重着急的问:“怎么不说了,真正的聚灵丹方应该是怎么样的?”

张凡摇头说:“我答应过那个老人家不能泄漏他的丹方的。”

钱得重恍然醒悟,就像他也把这张丹方当宝的。

可,可明知道张凡手里有完整的丹方,却又拿不到,这把钱得重急的,心里直痒痒,欲言又止,老脸都紫了。

看他着急的样子,张凡也替他着急啊。

我这也就随口一忽悠,你也别太较真啊,有什么好东西好宝贝像上一次‘觉醒丹’那样的拿出来,咱还是可以交换的嘛。

什么东西都要价值最大化……

这样才符合现代人的风格嘛!

张凡心想,我再点拨点拨他,于是说:“我知道钱老不是普通人,又善于此道,那位老人家叮嘱要把丹方交给有缘人的手里……”

明白,收到!

钱得重说:“张凡小友,你替那位老前辈保管了这么久的丹方,也是劳苦功高啊。

我一生积善行德,散尽了家产,也没有什么好东西了,只是略微还懂一些驱鬼的小法术,你若不嫌弃,不如传授给你,当作谢礼。”

驱鬼的小法术!

还有这东西?

学会以后咱也不是普通人了!

爽!

张凡说:“这样啊,那行吧,技多不压身……”

钱德重见张凡同意,大喜过望,于是就立刻要教张凡,实际上他是想要尽快拿到‘真正’的聚灵丹,张凡也是喜闻乐见,仔细听他讲解驱鬼之术。

钱德重说:“修炼之道分一鬼聚灵,二鬼聚灵,三鬼聚灵……九鬼聚灵,境界越高,能力当然就越强了。”

张凡听地府聊天群里的灵官说过,小碟要冲击三鬼聚灵,而且三六九都是有天劫的。

他好奇的问:“钱老,那你到了什么境界啊?”

钱德重一听,当即老脸一红,干咳一声说:“我资质不佳,到现在,依旧还没达到一鬼聚灵。

”可能是觉得面子有些不好看,立刻又说:“主要是我把时间都大多花在治病救人上了,耽误了修行。”

可这也不至于一辈子,毫无进展啊。

张凡意识到了修炼的难度。

钱德重见张凡皱眉,担心他反悔不肯拿‘真正’的聚灵丹方跟他换,慌忙说:“并不是一定要到一鬼聚灵才能施展驱鬼之术,也不是太难……”

说来也是,钱德重不是照样会。

把修炼之法交给张凡之后,张凡也把丹方写了下来交给钱德重,拿到丹方钱得重如获至宝,双手都在微微颤抖,当即就出门去买好的药炉。

而张凡则在他家里练习驱鬼之术。

下午的时候,钱德重从外面回来,跟张凡一起合计按照‘真正’的聚灵丹开始炼制。

张凡也是第一次炼制,兴致也非常高。

据钱德重说,残缺的聚灵丹方跟驱鬼之术是他家先祖一起发现的,药原本就是用来配合修炼所用,他也把自己修炼不成的原因归结于聚灵丹方残缺不全。

按照药老简化版的聚灵丹方,需要几样毕竟稀少的药材。

比如黑朝露草,金水果,液灵芝……

不过,钱德重药园子里倒都有。

他小心翼翼的拿剪刀从黑朝露草上面剪了几片叶子下来,又去摘了金水果,金水果金色有点像樱桃的果子但是很硬,液灵芝是蓝色的远看表面有青水流淌。

第一次炼制张凡也没抱多大希望。

按照药老说的概率十炉能成功九炉,但这是药老,炼药的水平早已经达到如火纯青的地步,换成他跟钱德重这个概率反一下还差不多,十炉能成功一炉就不错了。

有了这个心里准备就正式开始了。

按照药老所说,在第一次药材熬好之后,每隔五分钟就要投入心药材,所以,人得在旁边守着,他跟钱得重就坐在药炉边。

一边等着一遍闲聊。

钱得重的生活非常的枯燥乏味,基本上是兩点一线,不是同仁堂就是家里,除了看医书修炼,也没有其它活动,本来张凡以为他这样只干活不花钱的人应该存下巨款,但钱得重为修阴德散尽家产,钱基本都投给了慈善机构,孜然一身。

真的是赤裸裸的来,赤裸裸的走啊!

一个多小时候……

钱德重打开药炉,里面飘出一股阴寒恶臭,药糊虽然是黑色的,但却很浑浊,并不像药老说的呈现透明之色。

提炼失败!

第一次还没加药就失败了。

钱德重跟张凡再一次核对了药材的重量种类,以及炼制时间,清洗完药炉没有停息就直接进行第二次的炼制,这一次更加小心翼翼了。

但结果……还是炼制失败!

第三次……

第四……

……

一连又失败了几次后,天色也暗了下来。

张凡心里也没了底气,难道药老的丹方存在问题,还是以他跟钱德重的火候控制根本没办法炼制这么厉害的丹药。

钱德重也是皱着眉头,叹了口气说:“天都黑了,我先去做饭,回头再弄吧。”

等他去做饭后,张凡则回了屋跟家里人报备说今天不回去,然后点开地府聊天群查看昨天药老的聊天记录,确实没有毛病,成功率低可能是火候掌握的问题,另外就是药材的质量跟药老所用的存在差距。

吃过晚饭,两人就立马开始炼制。

第八次……

失败!

第九……

失败!

两人的信心在一点一点的丧失,失望写在二人的脸上,气氛变的很压抑,话也变少了,谁都不愿意开口说谎话。

而这会快十二点了,这个时候钱德重也要开夜诊了。

钱德重说:“再试一次吧,再不行,黑朝露草也不够了。”

进行第十二次炼制……

天空的明月不时就会被乌云遮住,郊区户外风很大,吹的衣服猎猎作响,吹的火焰呼呼的晃动,张凡怕火候不稳定,就用身躯把风挡住。

香味……

张凡跟钱得重对视一眼,一扫萎靡之色,在掀开的那瞬间,张凡心中一动,感觉有戏,这一次冒上来的烟是蓝色的透着一股晶莹,再看药炉内的药糊是黑色的,色泽透明非常好看。

呼!终于成了!

张凡跟钱德重两人欣喜不已,激动的抱在一起,成了,不容易啊,忙活了一整天。

快,往里面加药。

按照药老所说,还得加五次药,提炼五次,那样才是真正的聚灵丹。

两人小心翼翼的加了药,控制着时间……

药挥发的很厉害,发现每一次加了药后,里面的药膏反而少了。

提炼的才是精华。

完成了五次提炼之后,掀开药炉,只在药炉的底部有一点黑色呈现透明的药膏,从量上来看,顶多搓成两颗药丸的量。

好的东西总是可遇不可求的!

张凡说:“吃下去不知道有什么神奇的效果……”

钱得重也是双眼发光:“一人一颗……”

“嗯”

“吃下去试试看。

地府交流群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地府交流群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地府交流群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