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狂赘婿全文阅读-苏问天小说名作者迷魂记丶

  • 时间:
  • 我!最狂赘婿迷魂记丶
  • 来源:ZW

我!最狂赘婿全文阅读-苏问天小说名作者迷魂记丶

《我!最狂赘婿苏问天》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我!最狂赘婿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我!最狂赘婿7.百倍偿还!

"什么!"

夏雨猛然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连莫教授都解不开的难题,苏问天居然能解?

这举动吓了所有人一跳。

夏雨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冲莫教授低头致歉。

"谁能解开?"莫教授不关心夏雨的态度,更关心谁能解开难题。

"莫教授,他应该是在胡说八道!"夏雨细想一下,摇头道。

"无妨!让他进来,如果是假的,再把他轰出去就是了!"莫教授说道。

夏雨也觉得对,死马当活马医,让秘书把苏问天叫进会议室。

"你真能解?"

夏雨目光灼灼的盯着苏问天。

他点了点头道:"能解,不过,不是我解,是我的一个朋友,他在化学方面的能力很不错!"

他口中的朋友,就是他自己!

他是那一方世界的三大丹圣之一,丹药之术早已登峰造极!

虽不知夏雨的难题是什么,但他有着绝对的信心!

苏问天之所以不明说是他能够解开,是因为他现在实力还很弱,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个道理他在清楚不过了。

再一个就是夏雨之前的态度,让他心寒!

他只想帮夏雨解开难题,兑现百倍偿还的承诺。

夏雨还在鉴别着苏问天的话,莫教授却主动开口道:"不知小友的朋友叫什么?这个难题我思前想后三个月都无法解决,很想知道到底是何方神圣能解开这个难题!"

"不好意思,不方便说!"苏问天摇头道。

莫教授也只能叹口气,如果能亲眼看到有人解开这个难题,那真是人生一大幸事啊!

"那他需要多久?时间太长的话,我可等不起!"夏雨将信将疑道。

苏问天不想跟夏雨过多纠缠,说道:"我把资料给他,最多一个下午!"

听闻这话,莫教授惊愕的看着苏问天,他在苏州乃至华夏都排得上号的化学教授,三个月都解不开的难题,别人最多只需要一个下午?

夏雨心中一阵嗤之以鼻,莫教授这种化学顶尖教授都解不开的难题,别人只要一个下午?

顿时,心中更加肯定苏问天只是打肿脸充胖子,想要撑住他那上门女婿可怜的自尊!

不过,一下午的时间她还是等得起,她想要看着苏问天谎言被戳破的那一刻!

"好!不过那些资料都是机密,你只能用里面的电脑发给他,解开之前,你不能离开公司!"夏雨冷声道。

苏问天没拒绝。

随后,所有人离开了。

两个世界的材料称呼不同,苏问天拿到资料后,用一个小时的时间去辨别难题中的材料。

分辨完之后,仅仅用了三分钟就解开难题。

还剩下好几个小时的时间,他不想太轰动,便待在实验室里。

外面的人不知里面的情况,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分钟都坐不住。

对于夏雨来说,心中还是抱有一丝丝希望他能够成功的,'卿本佳人'这个系列的化妆品一旦研发成功,她的公司将会一飞冲天,打破现如今化妆品界的格局。

对于莫教授来说,他更关心的是这个难题是如何被解开的。

在化学里面浸淫一生的人,碰到解不开的化学难题,有人可以解开时,他这心里就像是猫爪子挠似的。

莫教授的头发都快被他揪掉完的时候,实验室的门总算是开了,夏雨和研发人员速度都没有他快!

看到苏问天手里拿着一张纸,激动的问道:"小友怎么样,你朋友解开了吗?"

那神情比夏雨还要紧张!

"进展得……顺利吗?"夏雨紧张道。

公司的研发人员没有说话,表情异常严肃的看着苏问天。

他点了点头,把写着答案的纸递了过去,被莫教授抢先接过去摊开。

研发人员看着上面的方程式面露难色,眼里充满了疑惑,谁都没看懂,这算什么解开的难题?

莫教授也摸着下巴,眼神凝重的看着纸张!

夏雨也看不懂,以为苏问天糊弄她,自嘲的冷哼一声:"呵……我真是个白痴,居然相信你这种人认识的朋友能解开!"

苏问天淡漠的看了她一眼……

"啊!"

突然,莫教授浑身一震,惊呼出声。

吓得众人一哆嗦,魂都差点丢了!

"我懂了!原来是这样!"

"没错!对了,全部对了!"

"为什么这一点我没有想过?还从来没有人试过这样去解!天才啊!化学界的天才啊!"

莫教授激动得脸色通红,口中喋喋不休,没有了之前古板的形象!

此时,夏雨也明白过来,困扰公司半年之久,寻遍无数化学泰斗的难题,是真的被解开了!

惊愕的看向苏问天,却见他一脸淡定的站在那里。

"难题已经帮你解决了,我还有事先走了!"苏问天说着就要走。

夏雨拦下了他的去路,诚心诚意的感谢道:"谢谢!如果不是你,我的公司就完了,我为之前无礼的话道歉,对不起!有什么需要你说,我一定尽全力满足你的要求!还有,我想邀请你和你的朋友到我公司,给你们公司的股份!"

"不用,我朋友只是顺手帮忙,我之前找你借钱的时候说过,一定会百倍还你!这个方程式已经绰绰有余!"苏问天淡然道。

夏雨愣了,她当时认为苏问天不过是死鸭子嘴硬而已,那五千块也权当帮忙退房子的好处费了。

但现在他真的做到了!

而且,还拯救了夏雨和她的公司!

苏问天头也不回的走了,只是摆了摆手。

看着他慢慢走出去的背影,夏雨感觉像是他从自己的生命里走了出去……

莫教授把纸扔给研发人员,让他们照着生产就行了,追上苏问天,激动道:"小友慢走,告诉我,他的名字!"

"你知道吗?他创造了整个化学界的两项行业技术,这是化学界的空白!他住什么地方?我必须要找到他!"

见他激动成这样,公司里的人都怀疑自己眼花了!

莫教授可是他们花费了好长时间游说都没能说通,最后,看在题目难解的情况下,这才勉强答应帮忙的。

平时,更是刻板得要命,从未如此失礼!

苏问天淡笑道:"抱歉,他只喜欢研究,性格有些孤僻!"

莫教授就像是突然看到心爱的玩具,却被人抢走一样,整个人萎靡了下来,神情落寞,充满了失望!

见苏问天要走,他还是不死心,眼睛滴溜一转,随后,强塞了张名片过去。

"小友,这是我的联系方式,我那里有很多化学界的难题,如果他肯指点一二那最好不过了!"

看着莫教授充满希冀的眼神,苏问天也不好再拒绝,收下了名片。

到中药店里面,三千块差不多花完,还剩点钱,他也懒得回家吃饭,在外面随意吃了点。

没想到,王梦之却打了电话过来。

"你眼里还有没有这个家?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当这里是旅馆啊?整天无所事事的还不回家吃饭,让人等你这个废物是什么意思?"

"以后,童家不会再有你的饭!"

王梦之怒气冲冲的挂断电话,苏问天还依稀听到童瑶为了自己跟她争吵了几句。

"这年头,即便自己曾是举手覆灭星辰的苏弑天,没钱没能力的情况下,还是会被人看不起!王梦之如此,夏雨也是如此!"

苏问天摇着头,心中一阵自嘲,对于挣钱这事也更加上心了。

他大可以不在乎钱这些,但钱能买来可以修炼的材料,这才是他最关心的事情。

走出油腻的快餐店,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微风凉凉。

周行长和小林都打电话过来,问苏问天在什么地方,要亲自接他去治病。

苏问天报了位置,便待在原地。

反正,无论是王老的病,还是周行长那位老先生的病,他都有着绝对自信可以解决。

到时候,先帮周行长那边,毕竟是先答应的那边,然后再治王老也不迟,他虽然时日无多,但这点时间还是等得起的!

此时,苏问天接到了一个意外的电话。

"呵呵……苏问天!"

听到陆仁杰的声音,苏问天眉头皱了起来,他不是被抓进去了么?才一天就出来了?

"你怎么知道我电话?"苏问天道。

"苏州这个地界,还没有我办不到的事情!"陆仁杰阴笑道:"我在苏荷迪高厅等你,如果你不来的话,出什么意外我可说不准!"

说罢,陆仁杰狞笑着挂断了电话。

苏问天冷哼一声:"既然你那么想死,那我就成全你……"

 

 

我!最狂赘婿8.谁都救不了你,我说的!

苏荷!

自开业以来,就以豪华装修、顶尖音箱设备、顶级DJ,一举成为苏州南区的顶级夜场。

无数年轻男女在里面醉生梦死!

虽是夜场,此时才八点多,但门口已经停了十多辆豪车。

男女说说笑笑的走了进去,唯独一道身影显得有些异类。

别人来这里都是放松,寻开心的,他却冷着一张脸!

门口四个带着耳机的黑衣壮汉,看到他,冷声道:"陆爷在里面,我带你进去!"

那身影跟在四人身后,刚掀开黑布,震耳欲聋的声浪差点将人掀翻!

昏暗的灯光闪得人眼花缭乱,空气之中弥漫着各种烟酒味,还有优劣混合的香水味。

越过场中不断扭动身躯的年轻人,上了二楼VIP卡座。

这里比楼下更豪华,可以是卡座,关上门也可以是单独的包房,供一些有身份地位的年轻人专用。

包房里站满了穿着黑衣服的人,一个个身上纹龙画虎,凶神恶煞!

陆仁杰独坐包房中间,一脚随意搭在酒桌上,怀中搂着两个身材性感火爆的女人,五官精美,堪比三线明星。

包房红绿交替的灯光闪在他脸上,看到那身影进了包房,咧嘴笑了起来。

"我还以为你要让我等很久呢!"

那身影脸上看不出喜怒哀乐,无视了那些黑衣人,径直走到他身旁,坐了下去,淡然道:"我不习惯等人,也不会让人等!"

"还不快去陪人!一点眼力都没有!"

陆仁杰哈哈笑着,拍了一下两个美人的翘臀。

俩美女穿着性感的黑色皮衣皮裙,娇笑着扑进了那身影怀中,他却不为所动。

"说出你的目的!"

见他坐怀不乱,陆仁杰更加欣赏了,打了个响指,身后的小弟恭敬的递上一根雪茄。

"抽一根,这是古巴王室专供雪茄,市场上存货不多,已经炒到了一千美金一根!"

陆仁杰说着,俩美女便殷勤的上火,却被那身影拒绝了。

"我不抽烟!"

听闻这话,陆仁杰摸了一下自己的光头,眼神也冷了下来。

站在他身后,胸口有个老虎纹身的人,也就是当时在学校门口威胁苏问天的人,是陆仁杰最为得力的左膀右臂!

绰号下山虎!

从十六岁就跟着陆仁杰混,长得虎背熊腰,为人凶狠,打架更是凶残至极,曾喝醉了跟几个当过兵的打架,把对方硬生生打残,他都没有事,道上的人只要听到'下山虎'三个字,无不为之颤抖!

把陆仁杰当成了干爹一样,只要他一句话,下山虎可以毫不犹豫的去死,也容不得任何人侮辱和看不起他干爹。

下山虎怒道:"苏问天你什么意思?陆爷好心好意的想要拉拢你,让你来跟着陆爷混,你他妈的不给陆爷脸?"

呵……

苏问天一听这话就忍不住笑了,让他堂堂天帝苏弑天跟着别人混?当小弟?

这话他都已经忘记有多少年没有听过了!

每一个说过这种话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啪!"

苏问天毫无征兆的一记响亮耳光抽在了下山虎脸上,下山虎在空中转了几个圈才落地,脸立马肿了起来,牙齿掉了几颗,人也晕了过去!

"我跟他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插嘴?"苏问天语气淡漠,言语却霸气十足。

"老虎!"陆仁杰惊呼出声。

他从未见过下山虎吃这么大的亏,对于苏问天的身手也有了一个更加直观的概念!

包房里的黑衣人,在这一刻,气势汹汹的将苏问天围了起来,他却淡然的扫视了一圈这些人。

"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跟着我,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我也可以既往不咎!"陆仁杰扭头看着苏问天,眼神凶狠道。

"如果我说不呢?"苏问天也扭头看着陆仁杰,眼神很平淡,平淡得像是陆仁杰在他眼中已经是个死人了。

"呵呵……在苏州,你还是第一个敢拒绝我的人!"陆仁杰摸了一把自己的光头,拿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

随后,阴冷道:"那……你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陆仁杰作为枭雄,一个实力强劲却不能为他所用的人,他绝对不会留下!

后患无穷这四个字,他还是深以为然的!

夹着雪茄的手,淡然指向苏问天,道:"给我废了他!"

苏问天刚要动,陆仁杰狞笑道:"你想清楚再还手!"

随后,他拿出一个平板电脑,上面正在直播。

视频里是一栋房子,周围有十多个穿着黑衣服的人,手里都拿着喷子,眼神凶狠。

只要他一句话,那些人立马冲进房子里!

顿时,苏问天身上爆发出一阵骇人的气势,比久坐苏州地下皇帝的陆仁杰更加恐怖摄人!

陆仁杰也是一阵心有余悸,还好提前准备了一手。

"如果你敢还手,我不保证房子里的人会不会出意外!"

苏问天这一生最恨别人威胁他,尤其是用他的家人威胁他,虽然童家的人不待见他,但至少也是名义上的家人。

他不会坐视不理!

苏问天眼神异常冰冷的看着陆仁杰,打算先废了他的小弟再挟持他,那他准备在童家的手下就不敢轻举妄动了。

此时,苏问天的电话响了,是周行长打来的。

"苏先生,你在哪儿?我已经到你所说的地方了,没有看到你!"周行长道。

"哦,我现在有点事情在苏荷呢,等处理完了再联系你!"苏问天道。

"苏荷?!"周行长惊呼道:"你是不是跟陆仁杰又起冲突了!"

"嗯!"苏问天淡漠回道。

周行长急得一阵头皮发麻,狠狠的捶了一下方向盘之后,说道:"苏先生,这样,麻烦你跟陆仁杰说一声,让他千万千万别乱来,我马上就过来!"

说罢,周行长挂断了电话,猛踩油门朝着苏荷赶去,同时又拨打了一个电话出去……

他一个小小的行长,在陆仁杰面前不过是一只蝼蚁而已,只要陆仁杰开声口,他随时都会从苏州消失,彻底的消失!

但他还是要拼这一次,以命相搏,压在苏问天身上!

赢!

从此顺风顺水!

输!

从此销声匿迹,甚至……小命难保!

苏问天皱了皱眉头,把他的话转述给陆仁杰。

"周行长?"陆仁杰嘟囔了一句,对他并没有印象,但心中已经宣判了周行长的下场。

电话刚挂断,又再一次响了起来,这次是小林打过来的。

"苏先生,没看到您啊!"

小林语气很恭敬,王老那边千叮万嘱一定要客客气气的把苏问天接过去,表情有些严肃的跟他说了几句。

当时,在树林里碰到的时候,夜里是下过小雨的。

而且,苏问天所在的树下,说明他呆了一夜,但身上却滴水未沾,最重要的是,王老能看出他的步伐,绝对不是普通人所能走出来的,异常沉稳且有着独特的规律!

这一切都说明他是一个高手,一个真正的高手!

至少,王老是做不到他那一步的!

苏问天跟小林简单说了一下情况。

"陆仁杰?您说的是不是辉煌娱乐集团的陆仁杰?"小林激动道。

"嗯!"苏问天回应道。

"苏荷是吗?我十分钟到!"小林焦急到:"您告诉陆仁杰让他等着,一定要等着,我马上就到!"

苏问天脸色古怪的看着陆仁杰,周行长和小林都认识他,看样子关系还不错!

见他挂了电话,陆仁杰一口香气扑鼻的烟雾喷向他,得意道:"今天无论是谁,都救不了你,我说的!"

嚣张!

霸气!

苏问天淡然的看了他一眼,道:"今天无论是谁,都救不了你,我说的!"

太狂了!

还从未有人敢这样跟陆仁杰说话!

他愣了一下,随后猖狂的狞笑着!

但……

下一秒,笑声戛然而止!

仿佛有人掐住了他的喉咙似的!

苏问天的身影消失了,只留下片片残影!

之前挂在他身上的两个美人,噗通摔倒在沙发上,美眸疑惑的看着对方。

"啊!"

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响起!

众人看向声音来源,发现一人已经倒在了地上,右手和右脚的骨头都扎穿了衣物,白森森的骨头,甚是骇人。

包房里的黑衣人,见惯了这种场面,没有任何不适,纷纷将手伸向了腰间,寻找着苏问天的身影。

但两个美人却没怎么见过这种场面,顿时,吓得花容失色,闭上美眸不敢去看,胸口剧烈起伏,心脏狂跳不止!

将包房塞满的黑衣人,谁都无法捕捉到苏问天的身影,更别提对他造成一点伤害了。

只听到惨叫声此起彼伏,随后,一个接一个的同伴倒下,右手和右脚全都被废!

站着的人越来越少!

陆仁杰嘴巴张大,目瞪口呆的看着,夹着雪茄的手情不自禁的抖了一下,烟灰被抖落在地毯上。

"咕咚……"

陆仁杰口干舌燥,咽了口口水,觉得包房里热得难受,解开了衣领……包房里开着空调,温度只有二十二度!

惨叫声终于停止了!

包房里除了沙发上的三人,没有一个人还能站得起来,两个美女吓得蜷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陆仁杰眼神惊恐的看着苏问天,一步一步朝他淡然走来。

光头上全部都是汗水,早已失了心神。

这……

这还是人?

四五十个精挑细选的好手就这么被摆平了?

陆仁杰的手被雪茄烫到,这才回过神来。

好歹也是苏州的地下皇帝,各种场面都见过了,心神很快稳定下来,看着苏问天坐回他身旁,拿起桌上的洋酒,轻轻抿了一口。

"今天无论是谁,都救不了你,我说的!"

 

 

我!最狂赘婿9.你们在质疑我?

"今天无论是谁,都救不了你,我说的!"

此一时,彼一时!

如果在苏问天之前,有人敢这么跟陆仁杰说话,他绝对会笑掉下巴,让那人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

但现在,他才发现,他真的很无助!

无论是谁都救不了他!

至于准备在童家的那些人,也无法救得了他。

更何况,他现在也不敢去惹怒苏问天。

就在苏问天准备结果陆仁杰,一了百了的时候,包房门被人暴力推开。

一个穿着迷彩服的男子,身后跟着一个西装革履的胖子,推门而入。

二人扫了一眼包房里的伤者,明明温度很低,但胖子还是满头大汗,正用手巾擦拭着汗水。

见到迷彩服男子的那一刻,陆仁杰脸色都变了!

那男子眼神凝重,皱着眉头越过伤者,走到苏问天面前道:"苏先生,您没事吧?陆仁杰没有伤到您吧?"

"我没事,小林!"

苏问天摇了摇头。

不过,陆仁杰却满嘴苦涩,自己也想伤他来着,但实力不允许啊,他不伤自己就够好的了。

小林转头怒道:"陆仁杰!"

"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动苏先生!"

顿时,陆仁杰浑身冒冷汗,急忙起身,比小林还要高的身子故意躬了点腰。

"林哥,我这……都是误会啊!"

"呵呵……误会?老爷子的朋友你也敢动!是不是有一天你连我也想动了?"小林冷哼道。

"他……他是老爷子的朋友?"陆仁杰惊愕的看向苏问天。

他的印象里,王老是个不出世的老人,能跟他当朋友的,都与之岁数相当,什么时候有了一个二十出头的朋友?

"怎么?你怀疑我的话?老爷子的专车就在楼下!"小林沉声道。

"不不不!"陆仁杰急忙摆手道。

他知道王老的身份,也知道小林不会撒谎,更清楚王老的专车代表着什么!

别说市里的大人物了,就连王老的孩子都没机会坐他的专车。

平日里,他连见小林的资格都没有,只是偶尔见过几次而已。

现在,连专车都开来了,足以说明苏问天的身份!

陆仁杰这才明白过来,之前自己说的谁都救不了他,简直可笑之极,惶恐道:"问天小兄弟,我不知道你是老爷子的朋友,之前冲撞了你,还望你能原谅!"

听闻这话,周行长含着的背,挺直了起来,他在路上就是打电话给王老的,人刚到苏荷,小林就出现了,他以为都是因为他。

两个战战兢兢的美女,还有躺在地上那些小弟,全都惊愕不已。

盘踞苏州多年的枭雄,居然对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鞠躬致歉,而且,还如此诚惶诚恐。

顿时,看向苏问天的眼神,全都充满了好奇。

苏问天皱了皱眉头,他没想到王老的身份居然能让陆仁杰这种人低头,之前还以为只是个有点实力的老人家而已。

见他没有接受陆仁杰道歉的意思,小林小心问道:"苏先生,您想怎么解决这事?"

苏问天看了小林一眼,好歹也是活过八百多年的人,又岂会看不出小林看似是要惩治陆仁杰,但却暗中保护他。

"既然都是认识的,那就算了!"

陆仁杰这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

"不过……我说过的,今天无论是谁,都救不了你!"

"我这人向来说话算话!"

苏问天那淡然的语气,让陆仁杰顿时慌了神,求助的看向了小林。

小林赶紧道:"苏先生……"

话音未落,陆仁杰的左手就被苏问天卸了!

小林都没看清他是怎么出手的,在看看包房里横七竖八的伤者,这才意识到,来之前王老说过的话,他是一个高手,真正的高手,一定要恭敬对待!

那痛彻心扉的感觉,让陆仁杰脸色涨得通红,却也咬牙不哼出来。

"是个男人!"

"我最恨别人威胁我,今日卸你一手,小惩大诫,三日后找我,我帮你接起来,如果你敢自己接起来,那就别怪我不留面子了!"

听着苏问天淡漠的语气,陆仁杰虽然被卸了一只手,但也知道,如果不是小林,恐怕小命难保。

恭敬的对着苏问天道:"谢谢!"

随后,对着平板电脑怒喝,让埋伏在童家周围那些人赶紧滚回来。

待他们走后,陆仁杰仍心有余悸。

不由对自己之前的手段觉得愚蠢,一个能跟西北王家扯上关系,被王老当做朋友的人,岂是普通人?

王家!

在陆仁杰面前,那就是一座庞然大物,是他这辈子都无法逾越的高山。

他只能紧靠着这座山,不能有二心,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离开苏荷,出来的时候周行长这才说道:"林先生,这位就是我帮老爷子找的医术高手!虽然年轻,但我是亲眼目睹他把一个踩在鬼门关前的人救活的,就连陈墨陈老都自认为做不到!"

之前忙着进去救人,他都没能来得及说一下。

"巧了,我也是来带苏先生去给老爷子看病的!"小林道。

"那赶紧走吧,别耽搁时间!"周行长恭敬道。

随后,他想把苏问天请到自己的车上,苏问天却上了小林的车。

看着被迷彩布蒙起来的车牌,周行长知道自己这一步险棋赌赢了,但也知道自己之前得罪了苏问天,心中想着以后尽量多献献殷勤。

一路上,小林为了尽快赶到,猛踩油门。

最近酒驾查得特别严,交警看到他的车牌蒙着迷彩布,别说拦了,直接扭头看向别的车。

"小林,你不会怪我卸了陆仁杰的手吧?"苏问天道。

"不会!做错事就需要惩罚,只是卸他一只手已经是仁慈了!"小林认真道。

苏问天点了点头便不再开口说话。

他已经猜到了一些王老的身份,但也没什么想法。

小林看看他,也不好开口去说关于王老的事情,只是让他以后遇事,可以打自己电话!

两辆车一路畅通无阻,到了童瑶居住的湖泉小区上方,抚仙小区。

这是整个苏州最有名的一个小区!

平时云山雾罩,不但能俯瞰整个抚仙湖的美景,还有种置身仙境中的感觉。

居住在这里的人,不是非富即贵,而是真正的达官贵人!

就连童瑶都没有那个资产和身份入住这里,她也向往这里!

停好车,小林带着二人走进去。

苏问天一路闭眼感受着幽静的环境,且还蕴含着一定量的灵气,只不过有些散,如果能够在这里建一个聚灵阵,将附近的灵气都聚拢起来,那将事半功倍!

……

一栋别墅内的一楼会客厅。

三位年过半百的老者,脸上愁云惨雾,彼此对视一眼,谁都不好开口。

"行了,直说吧,我还剩多长时间!"

一位老者咳嗽着说道。

他身后站着一位年轻貌美的女子,一头有别于其他女人的短发,五官精致绝美,胸口随时都会把纽扣蹦飞。

尤其是那一双让人艳羡的大长腿,堪比国际超模!

她拍着老者的后背,关心道:"爷爷您没事吧?您别胡说,您一定能够长命百岁的!"

"小瑜,你这傻丫头!"王老宠溺的说道:"爷爷这把老骨头还要等着看你嫁人那一天呢!"

说完又忍不住咳嗽了起来。

王瑜拍着他的背,对三位老者道:"你们三位是中医界的泰斗,我爷爷的身体,还有没有回旋的余地?"

三位老者面露难色。

"陈老,您说说看!"王瑜说道。

她听说王老要请个年轻人看病,当即把陈墨请来,王老的身体经受不住折腾了。

更何况,中医这一块,没个几十年的浸淫,能有什么实力?

陈墨是王老平时的医生,也知道他的身体状况,来之前还特意费尽力气把另外两人一起请来。

这两人都是在中医方面的泰斗,不是苏州本地人,刚好来苏州人民医院交流,所以被陈墨一起请来了。

陈墨摸了摸花白的胡子,道:"王老的身体越来越差了!恐怕……"

后面的话他没说完,还叹了口气。

王瑜听得黛眉紧蹙。

"恕我直言,王老这身体,能够撑到现在,已经是一个奇迹了!"一位老者道。

"没错!他早已经邪气入心,且肺部的筋脉尽断!应该……不会超过一个月了!"另一位老者道。

听闻这话,王老倒没什么,王瑜却接受不了,三位顶尖泰斗都没办法,相当于宣判了她爷爷的死刑,她却无能为力!

"谢谢三位,这是诊金,辛苦你们了!"王瑜递上了三张十万的支票,准备送客。

此时,门开了。

小林带着苏问天走了进来。

"王老,我把苏先生请来了!"

苏问天扫了一眼陈墨三人,又看向王老,自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我这孙女不放心,所以,就把陈老他们请来,帮我看看还有没有办法!"王老解释道。

"嗯,抓紧时间吧!"

苏问天点了点头,随后,拿出一套银针。

"你能医好我爷爷吗?"王瑜狐疑道。

她真的不愿意去相信,一个如此年轻的人,会有高超的医术,能医治好她爷爷,但心里又奢望着,对方有真才实学!

"放心吧,虽然有点麻烦,但没问题!"苏问天回道。

陈墨脚步停了下来,上次亲眼见到苏问天为孙行长施针时就叹为观止,而且,孙行长也确确实实保住了命。

之前,他还想着联系一下苏问天,一起来给王老看看呢。

另外两位老者则不同了,一脸愤怒的瞪着苏问天!

他们作为国内中医的泰斗,已经算得上是三人联手,宣判了王老的死刑。

他一出现就准备治疗,这是赤裸裸的打他们的脸啊,他们怎么能接受!

"且慢!王老,不能轻信这种年轻人的话!"戴着眼镜的老者道。

"没错,王老,您现在的身体可是不能随意再动了!这真要出个什么叉子,可就回天乏力了!"另一位附和道。

苏问天看向两位老者,皮笑肉不笑道:"你们是在质疑我的医术?"

 

我!最狂赘婿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我!最狂赘婿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我!最狂赘婿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