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表最强奶爸全文阅读-林峰慕云晴小说名作者乃哼

  • 时间:
  • 地表最强奶爸乃哼
  • 来源:ZW

地表最强奶爸全文阅读-林峰慕云晴小说名作者乃哼

《地表最强奶爸林峰慕云晴》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地表最强奶爸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地表最强奶爸第7章约法三章

小丫头的小脸一扬,很是笃定地说道:"婷婷知道你在的!"

林峰微微一笑,他堂堂帝君血脉,终究不是那些凡俗血脉能比的!

小丫头见林峰不说话,眨巴着眼睛,认认真真的道:"你是爸爸吗?"

林峰表情微微一滞,尤其听到'爸爸'两个字,他的心满满的都是暖意。

林峰还没有来得及回答,慕云晴和秋水已经跑到了近前。

秋水停在那尸首边,蹲下身子,借着灯光看去,当她看清楚地上这具尸体的真面目后,都忍不住惊呼出声来。

如今的地球已经不适合修炼,武修更是极为稀有,而且大都隐世埋名,只有极少一部分混迹在世俗之间。

秋水便是这少数人之中。

而她对这部分人也知之甚详,其中那名叫陈悦的女警勉强算一个,眼前倒在地上的杀手更是小有名气的人物。

此人凭借一身修为,在杀手界混得风生水起无人可挡,是令人闻风丧胆的私人,可眼下却被人一招毙命,死不瞑目。

秋水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与秋水不同,慕云晴更关心的是慕卓婷,她气呼呼的来到小丫头的身边,刚想问话,却听小丫头脆声声道:"你是爸爸吗?"

慕云晴的动作僵住,如遭雷殛,她没有想到,血脉的力量竟然如此强大,仅仅只是一次见面,就能让小丫头认定林峰便是自己的爸爸。

林峰轻抚了一下小丫头的头发,脸上露出一抹笑容来,当他想要点头的时候,忽然就感觉到两道冷冰冰的目光盯着自己。

林峰有些无奈的苦笑了一下。

慕云晴不由分说,一把拉住慕卓婷的手臂,把她拉到自己身后,依旧用那冰冷的目光盯住林峰,仿佛护着幼崽的母狮子,浑身炸毛。

秋水压制下心中的恐惧,把注意力从那具尸体转移到林峰这边。

她眼中所见,分明是一家三口的组合,只是这三人每一个都表情怪异。

林峰已经站起身,并未对慕云晴多说什么,而是向着那尸体走过去,在经过慕卓婷身边的时候,在她头上轻轻地抚弄一下,轻声道:"听妈妈的话,不要乱跑,别让她为你担心。"

慕云晴紧紧地咬着嘴唇,身体微微发抖。

秋水默不作声地看着平素冷艳内心从不外露的慕云晴这般反常举动,心中直觉告诉她:这男人,便是那个辜负了慕云晴的负心汉!

"你先带她们回去,这里我处理。"与秋水擦肩而过的时候,林峰淡然说道。

这声音听在秋水耳中,又让她的身体一颤。

慕云晴看了林峰一眼,随后抱着小丫头回到了别墅,这次,她没有再让小丫头自己在儿童房里呆着,而是直接抱回自己房间。

好不容易才把小丫头哄睡着,慕云晴才一脸疲惫的来到秋水身旁,压低声音道:"刚刚死的那个,是什么人?"

此时,虽然早已不见林峰的身影,可秋水的心却一直提着,听到慕云晴的话,皱着眉道:"那是个杀手。"

"杀手?"慕云晴眼中掠过一抹震惊。

平时她也会遇到危险,但那些找自己麻烦的大都是些上不得台面的货色,虽不乏手段狠辣的家伙,但杀手还是第一次出现!

"这个人在国际上凶名赫赫,双手沾满血腥,据说在他手上,无论政界高官、巨贾财阀,只要被他盯上,必死无疑。"

秋水想了想,最后还是娓娓道来:"前几日新闻报道的,墨国大毒枭灭门惨案,应该就是他的杰作,他平常都在西方活动,很少来华夏,这一次,没想到会出现在江州。"

秋水的目光落在熟睡的小丫头脸上,无奈地苦笑摇头。

此时,小丫头嘴巴扁扁的,皱着小眉,似乎在梦中很不开心的样子。

慕云晴坐在床边,轻轻安慰着慕卓婷,眉目之间满是担忧,"我想,他不仅仅是冲着婷婷来的。"

秋水点了点头,神色凝重道:"今日的事情,实在太过凶险,若不是有他出手,只怕,便是我也会有大麻烦。"

秋水有种直觉,这个双手沾满鲜血的杀手突然出现在江州,多半是有人盯上了她,想要连她也一并除掉。

慕云晴轻咬着下唇,目光闪烁,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秋水犹豫了一下,道:"慕小姐,恕我直言,如果你想保全婷婷,唯一的办法就是让他来保护婷婷。"

"他真这么厉害?"片刻的沉默,慕云晴呢喃了一声。

"至少在我遇见的人中,他无人能敌。"秋水的声音非常坚定,想到那个男人的身手,他仍然心有余悸。

只是,以她对慕云晴的了解,慕云晴能同意让那个林峰来保护小丫头么?

慕云晴的心中,正进行着激烈的斗争,连职业杀手都出现了,真不知道接下来还会遇到什么危险!看来,给小丫头找个可靠保镖这件事情迫在眉睫。

而保镖的人选似乎除了林峰外再无他人,虽然慕云晴不相信林峰真有这么厉害,可秋水这样讲,她也只能将信将疑了。

秋水把慕云晴脸上的犹豫看在眼中,心底不禁叹了一口气,这两人的事情,自己还是少掺和的好,想来慕云晴会做出正确的决定的。

这一夜无语。

正如慕云晴无法入眠时,林峰也同样没有睡,他就站在这别墅的外面,那看不到的黑暗之中。

堂堂紫薇帝君,历经生死,重回到地球的第一夜,没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度过。

第二日清晨,慕云晴独自从别墅中走了出来,她没有惊动任何人,打开别墅的门,走到了别墅的外面。

看到角落里,靠在墙壁上歇息的林峰,慕云晴停下脚步来,那双美目,看着那熟悉的身影,心中,百种滋味,说不清道不明。

这六年里,这个男人究竟去了什么地方?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何自己从他身上再也感觉不到昔日那种感觉!

林峰睁开眼睛来,两个人隔着街道,目光碰触在一处。

短暂的对视,慕云晴低下头去,拿着钥匙,走到了车前,然后跨入驾驶座,发动汽车,车子缓缓开到了林峰的身边。

"上车。"

林峰淡然一笑,上了副驾驶的位置,关了车门。

随后车子启动,朝着小区外驶去。

林峰偏过头,看着慕云晴的侧脸,时间过去六年,可在她的脸上并未留下多少岁月的痕迹,只是添了几分成熟与冷艳,与当初二十出头的小姑娘相比,更显得美貌动人,韵味十足。

车子一直开到一个类似学校门前的地方,方才停下。

林峰看到这带着围栏的校门前,挂着牌匾,上面有五颜六色可爱字体写着:阳光贵族幼儿园,旁边还画着小动物和花花草草。

"这里是婷婷的幼儿园。"慕云晴的声音响起来。

林峰不动声色地看向幼儿园之中,现在是午睡时间,里面非常安静,只有两名负责保洁的人员,正在清扫操场,此时,他已经猜到,慕云晴想说什么了。

不出林峰所料,慕云晴继续讲道:"我要你做婷婷的保镖,二十四小时保护她的安全。"

做出这个决定,是慕云晴纠结整晚的结果,最终,对小丫头的关心战胜了她对林峰的恨意,她决定让这个自己发誓再也不想见到的男人,重回自己的生活。

能亲眼看着自家的闺女成长,也是他一代星域霸主的归宿吧,千年的厮杀,林峰早累了,该停下来歇歇了。

"你不要高兴得太早!这并不表示,我已经原谅你了!"慕云晴的声音透着一分的冷淡,"我们约法三章,你若接受,才能住进家中。"

林峰并不意外,只是微微颔首,看向慕云晴:"你说。"

林峰这态度,使得慕云晴愣一下,昨天初见面,林峰一直想对自己解释什么,可此刻,又显得如此平静,让她有些捉摸不透。

半晌,慕云晴才说道:"第一,不能对任何人透露你我关系;第二,不能告诉婷婷你与她的关系;第三,我们之间仅为雇主与保镖,你不可做出任何越界行为。"

 

 

地表最强奶爸第8章青山公墓

慕云晴说完之后,偏头看向林峰,她本以为林峰会反对,可出乎她的意料,林峰很干脆的点头,并未太多表情。

见林峰不讲话,慕云晴又继续道:"你的薪酬--"

"只要提供食宿就可以了。"林峰淡淡地说道。

钱对林峰来说就是唾手可得的东西,他自然不放在眼里,何况这次要保护的还是他自己的女儿,他又怎么会要钱?

慕云晴脸上掠过一抹复杂之色,看向林峰的目光之中,平添了几分惊诧。

这个男人,曾经在自己最需要他的时候,因为钱抛弃了他,如今六年后再见,他又拒绝自己的钱,他究竟有什么目的?

想到这,慕云晴微微皱了皱眉,纵然父亲总是暗下黑手,想要除去秋水和小丫头,可他到底是自己的亲生父亲,难道他真这么狠心……

就在这时,林峰缓缓开口,打断了她的思路,"昨天的两件事情,不是偶然吧?到底是什么人敢对婷婷下手?还有你的那个女保镖,想必,她也是目标吧?"

慕云晴扫了他一眼,脸上再度恢复面无表情的模样,淡淡道:"这些与你无关,你只需要保护好婷婷就可以了。"

尽管慕云晴尽量让自己保持淡漠,不让情绪外露,但她的嘴唇却是微微颤抖,费了好大力气,才压制下心中的涌动。

"婷婷。"林峰念叨了一句,嘴角微微上扬,心里多了几分暖意。

在星域战场,他是杀人如麻、横扫千军的紫薇帝君,但在这里,他只是一个父亲。

此时,林峰心中还有另外一件更重要的事情,他看着慕云晴姣好冷艳的脸庞,缓缓地开口:"你知道我母亲现在在哪里么?"

慕云晴长长的睫毛轻微地抖动了一下,慢慢地扭转头,不去看林峰,轻声道:"她,已经不在了。"

林峰身子一颤,微微仰着头,一语不发。

"你知道的,阿姨有心脏病,当年你莫名消失,她思念成嫉,很快就撒手人寰。"慕云晴幽幽地说道,此刻她脸上没有丝毫冷漠,反倒带着哀伤,声音之中,亦是透着伤感。

不论林峰如何辜负自己,但他的母亲却一直对他视如己出,在她心目之中,早就把她当做自己母亲一般,念及过往,禁不住心中难受。

林峰深吸一口气,心中其实早有预料,毕竟自己和母亲从小相依为命,自己便是母亲生命的全部,当她得知噩耗,年迈病弱的身躯如何能承受得了这样的打击呢?

林峰不出声,慕云晴以为他在哭,余光不由瞥了他一眼,却见他只是默然地坐着,眼中没有一滴眼泪,脸上无丝毫动容。

慕云晴不由得微蹙眉头,欲言又止。

"我母亲葬在哪?"

"青山公墓。"慕云晴低声回着。

良久,车子里,弥漫起令人压抑的安静。

就在气氛沉闷之时,车子再度回到了别墅门口。

站在二楼窗口的秋水,看到车门打开,走下一男一女,两人一起走向大门,她的脸上浮现一抹笑意。

当秋水从楼梯上走进客厅的时候,管家安伯正带着慕卓婷挑选糖果,慕云晴已经与林峰开门进入。

慕卓婷一眼便看到林峰,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也顾不得面前盘子里面糖果,立时就跳起来,向着林峰跑过去,"抱抱!"

安伯目瞪口呆地看着那刚刚进门的陌生男子一脸笑意地把小丫头抱起来,惊诧得嘴巴都合不拢。

他是看着婷婷长大的,这丫头,一向生人勿进,可眼下,她居然主动去要求那个男人抱她!

慕云晴并没有阻止,只看着两人,道:"今后林峰便是婷婷的贴身保镖,他会二十四小时保护婷婷,从今天开始,他便住在这里,便于随时照看婷婷。"

虽然是对着林峰和慕卓婷的方向,但她的明显是对着在场所有人说的。

一听这话,小丫头脸上更是乐开了花,双手抱着林峰的颈子,直接把小脸贴在林峰的脸上:"太好了!叔叔和我们住在一起了!"

但一旁的安伯却惊得发出"啊"的一声,眼睛瞪得老大。

慕卓婷的反应让他不敢相信,慕云晴这话,更令得他震惊。

照顾慕云晴母女这几年,安伯早看惯了随时出现的危险,慕云晴除了秋水,再不信任任何人,怎么会随随便便让一个他从未见过的男人进入家门,还要二十四小时照看她的掌上明珠呢?

与安伯不同,秋水似乎早已知道结果,她站在楼梯口,笑容满面。

林峰的到来,无疑减轻了她的负担,有这个男人在,今后,她也就不需要再整日的提心吊胆了。

慕云晴继续说道:"这位是安伯,那一位,是秋水。"

慕云晴简单做了介绍,除了告诉安伯林峰的名字,对于他的来历和其他状况,没有讲述分毫。

安伯心下狐疑,趁着晚饭时候,他悄悄拉着秋水到一旁,问道:"这个叫林峰的男人,是小姐从哪里找来的?"

秋水只一笑,道:"据说是慕小姐的故人,具体怎么样,我也不甚清楚。"

"什么?那小姐怎么放心他住进来,还二十四小时保护小小姐,这万一--"

"安伯,放心吧,林峰是绝对可以信任的,而且,他很有本事,有他在,婷婷不会有任何危险。"

安伯摇了摇头,心里还是有些不放心。

见状,秋水无奈一笑,正想说什么时,突然又感觉有股寒意袭来,她立时下意识地向着餐厅门口看过去。

不出所料,林峰出现在那里,嘴角微挑,面带微笑。

这本是平平常常的表情,还是让秋水噤声,不敢多言。

"明早我有事出去,两个小时就回来,还要麻烦你照看一下婷婷。"林峰仿佛没看到秋水噤若寒蝉的样子,很是随便地说道。

秋水点头,"嗯"一声,都不敢多问林峰去什么地方。

安伯满心狐疑地看看明显有些不自然的秋水,又看看那个已经转身离去男人的背影,心中疑团更胜。

这个男人到底什么来路?不仅小姐、小小姐信任他,连来头巨大的秋水都惧怕他?

心中存了这些念头,安伯一直有意无意的观察着林峰,可林峰却并无什么可疑之处,一直陪着婷婷,婷婷也很腻他,几乎是形影不离的,除了慕云晴和秋水带她洗澡之外,整个晚上都和林峰在一起,睡前还要林峰给她讲故事。

林峰哄她睡了,才回到自己的房间,他就住在小丫头的隔壁,这本是一间保姆房,慕卓婷三岁之前,慕云晴给保姆准备的。

房间不大,只有一张床和一个柜子,但林峰并不在意,这里距离小丫头最近,有什么动静,他能第一时间到小丫头身边。

翌日天未明,林峰就一个人出了门。

秋水站在二楼她房间窗口,看着林峰背影,当林峰走出门的时候,转过头,向着她的方向看了一眼,又让秋水冷汗直流。

这男人简直可以用恐怖来形容,无需多余的动作,只需要一个眼神,就可以让她这位在宗门内出类拔萃的女武修毛骨悚然。

林峰径直去了青山公墓。

此时路上行人很少,他凭着肉身的力量急速狂奔,宛如一道光影,见到的人,都以为自己眼花。

青山公墓的墓园很大,远离城市,在晨雾之中,偶有几声鸟鸣,便再无其他喧嚣,很是静谧。

林峰并未询问慕云晴母亲墓址所在,他进了墓园,便一排一排地寻找,许久之后,才在找到了母亲的墓。

这墓的位置极好,墓碑四周打扫得干干净净,照片更是擦得一尘不染,显然经常有人前来祭拜。

这祭拜的人,不用猜也知道是谁。

在江州,自己和母亲再无其他亲人,除了安葬她的慕云晴,大抵不会有其他人前来了。

林峰跪在地上,额头顶在冰冷的墓碑上,看着黑白照片上笑容慈祥的老妇人,早已看淡生死的紫薇帝君,鼻子微微发酸起来。

"妈,我回来了。"林峰喃喃地说道,"我回来了,可是,您却没有机会再见到我了,而我,也终究没能见您最后一面。"

就在林峰在母亲面前诉衷肠时,耳边突然传来一道嘭的声音,打破了墓园的沉静。

 

 

地表最强奶爸第9章年轻人,你是武修?

发出声音的,是林峰母亲墓碑后面一排,隔了大约四、五个位置的一个墓前坐着的一名老者,他手中拿着一个酒瓶,适才落在墓基上面,才会这般动静。

林峰适才到来之时,便见到了这老者,并未在意,此时有了声响,便多看了一眼。

这老者六旬上下,脸色颓败,大清早的却一副醉醺醺的样子,手中白酒瓶只剩下一个瓶底儿,他仍举着往嘴里倒。

虽然神情颓然,满脸怀伤,活脱脱一副酒鬼的模样,可他眉宇间,却有掩饰不住的铮铮之气,穿着的衣服也是非常整洁笔挺,能看出不凡气魄。

这老者穿的是便装,但林峰一眼便能看出,这老者应该是个军人,并且不是普通军人,还有着武修的身份。

就算如此,在林峰心中,他和一个普通老者,也无甚区别。

林峰只是略略看了那老者一眼,便收回目光,他并不在意旁边有别人在,跪在母亲的墓前,规规矩矩地磕了九个响头。

额头抵在冰冷的大理石上,林峰的心中,又是一阵怅然。

半晌,林峰见天光已经渐然明亮起来,心里惦念小丫头,便起身准备离开。

就在林峰起身之时,那名老者同样起身,他眯着双眼看向林峰,林峰也淡然的瞥了他一眼。

二人目光短暂地相交,林峰便丝毫不在意地转身。

但老者的神情却徒然清醒,眯缝的眼睛霍的瞪大,直直地盯住林峰,整个人透出震惊。

就在刚才,二人短暂对视的瞬间,老者分明感觉到一股令人遍体生寒的气息扑面而来。

可自己眼前的分明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年轻人,并无什么特别之处,可他的目光之中,却有着极为复杂的东西,他无法把握亦无法看清,唯一能确定的是,就在两人目光交错的时候,一股无形压力排山倒海一般扑向他,多少年来,他都不曾感受过这种强大力量了。

"年轻人,你是武修?"眼看着林峰要走,老者急忙喊住他。

林峰停下脚步,略微半转身过去,又看了老人一眼。

"不是。"

林峰平淡的说到,然后,便头也不回的离去。

在他身后,只留下那老者依旧站在原地,注视着林峰远去的背影,眉目之间,已经满是凝重的神情。

虽然林峰并不承认,但老者刚才分明感觉到,刚才年轻人的微微一瞥带着一股可怕的杀伐之意,以及一股无人能企及、睥睨瀚海天地的强大气场。

仿佛这人早已看透世间一切,无论任何权势、金钱、地位在他眼中,都是云烟。

可他分明还很年轻,眼中怎会有这般看淡天下的沧桑?

这年轻人绝对不是一个简单人物,他究竟是什么来路?

老者眼中闪过一抹浓郁的好奇之色,原本只是如往常一般来吊唁战友,未料到会有如此意外收获。

他缓步走向林峰之前拜祭的墓碑,入目的是一张慈祥普通的老妇人照片,他记下老妇人的名字,双目微眯,下定决心,要依照这线索,查一查这年轻人的底。

林峰回到别墅之后,里面还是静悄悄的,只有安伯在忙着张罗早餐,其他房间都没有什么动静,似乎其他人都还没有起来。

林峰站在婷婷的房门口,感受到她睡得很安稳,他不自觉地笑一下,然后回到自己房间之中,盘膝坐在床上。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一股热流自丹田流转,渐渐地,蔓延到四肢百骸,林峰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全身脉络通了一道电流般,倏然贯通。

尽管元神受损,所有修行都失去了,但林峰令得这气流运行全身之后,轻轻地吁了一口气,自己的状况,还不算太糟糕,依照目前这肉身和精神之力,若是要重新修行,起点也是极高的,至少能凌驾于所有武修之上。

只是地球灵气近乎枯竭,若想修炼到紫薇帝君的境界,怕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但前方纵有千难万难,修行也必须要开始!否则,自己元神恐怕永远无法修复,自己曾经的力量,亦是无法获得。

曾经站在宇宙之巅,让他再重新做一个普通人,他做不到。

林峰心中思量,自己历经生死回到地球,这只是第一步,今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他可不想像那些武修一般,苦苦修行几十上百年,也不过是蝼蚁般,只是比常人多活几年罢了。

除了修行这件事情,慕云晴也是极为重要的。

林峰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令得慕云晴性情大变,对自己也变得这般疏离,想必慕云晴也不会告诉自己。

但林峰并不在意,于他而言,这些都是小事,迟早会弄清楚,当务之急,是解决慕云晴眼下的麻烦,或者说,是婷婷的麻烦。

很显然,在慕云晴的背后有个人一直藏在暗处,时刻窥探她一举一动,伺机行动,此人能量极大,林峰虽能察觉他的存在,一时却也不能把他揪出来。

此人不除,小丫头和慕云晴便一直处于危险之中。

想了很久,林峰听到门外有动静,知道大家开始起床了,他便也起身出了门。

小丫头从床上爬起来,就来敲林峰的门,手刚刚举起来的时候,门就打开了。

她仰起头,看着林峰,脸上满是开心的笑容,上前一步就抱着林峰的腿:"叔叔叔叔,我昨晚梦到你了。"

林峰笑着蹲下身,看眼前的小丫头,头发乱蓬蓬的还没有梳理,甚是可爱,他伸手给她拢了拢,笑问:"你梦到叔叔做什么了?"

"我梦到叔叔带我去游乐场玩。"慕卓婷背着手,歪着头,看着林峰,小眼睛里满是期待的目光。

林峰哑然失笑。

这小丫头太狡猾了,明明自己想去游乐场玩儿,居然套路他!难道现在的小孩子,都这么聪明?既然小丫头提出来了,林峰当然不会拒绝,立时点点头:"那今天叔叔就带你去游乐场,让你美梦成真,好不好?"

"真的呀?"小丫头一听,兴奋得蹦了起来,"去游乐场了!我要去游乐场了!"

平日里虽然慕云晴对小丫头非常关心,但因为担心有人伤害她,不愿她在人前抛头露面,所以很少会带她到公共场所去,平素总是幼儿园到家两点一线。

尽管慕卓婷很懂事,没有吵着嚷着要去游乐场,可心中,也是极为期盼的。

慕云晴从楼梯上走下来,恰好听到两人的对话,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不能让慕卓婷到人多地方,免得遇到危险。

就在慕云晴上前一步,想要阻止的时候,秋水在她身后轻轻地咳了一声。

慕云晴扭转头,看到秋水正看着她,两人对视,秋水对她微微点点头。

秋水在她身边近乎六年的时间,两人之间早已有了某种默契,有些话无需说出来,一个眼神就足够。

慕云晴微微蹙眉,眼中仍带着几分犹豫之色。

秋水轻声说道:"其实你是相信他的,昨晚,你睡得很好。"

慕云晴微怔一下。

的确,昨晚她睡得很好,是林峰离开她以来,睡得最踏实安稳的一觉。

在平常,即使秋水一直在自己的身边,慕云晴也处于警惕之中,心中总是记挂着慕卓婷的安危,就算是睡着了,也睡得很轻,有些许声响都会醒来,每晚都要跑去小丫头的房中看几次,确认她没事儿才会放心。

可是昨晚却不一样,她睡得很踏实。

慕云晴自己都觉得奇怪,为何林峰一住进来,她就能睡得这么放心,睡得这么安稳?连个梦都没有做,一觉就到了天亮。

慕卓婷看到慕云晴到来,见她似乎是默许了,在她身边又是蹦又是跳,嘴里不停的嚷着道:"我要穿那件粉色的裙子,还要带那个闪闪的蝴蝶结,妈妈帮我编小辫子!"

见慕卓婷这难得的兴奋样子,慕云晴也不由露出了微笑。

就在这时,她突然感觉有一道灼灼的目光锁定自己,她下意识地抬起头看过去,正对上林峰略带笑意的双眸。

慕云晴猝不及防,笑容微微一滞,心却砰砰乱跳,向旁边偏过头,不去看林峰。

今天恰好是休息日,小丫头不用去幼儿园,吃过早餐,慕云晴喊秋水同她一起去公司加班。

林峰一开始就没有期望慕云晴会和自己同行,对于她提出加班,并无意外。

秋水在临出门的时候,故意落在后面,待慕云晴走出去,才到林峰身边,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钱包,低声说道:"我不知道你究竟什么状况,但是,我觉得你今天会需要这个。"

林峰淡然一笑,其实凭借他的本事,想要弄到钱,是分分钟的事情,凭借他的心性,怎么可能从女人的手里拿钱?

秋水见林峰没有接的意思,有些急了:"你的能力我清楚,不过,今天要带婷婷去玩,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算我借给你的。"

林峰想了想,觉得她说德也颇有道理,于是接了下来。

 

地表最强奶爸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地表最强奶爸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地表最强奶爸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