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苏允全文免费阅读二五八小说全文

  • 时间:
  • 至尊二五八
  • 来源:TW

至尊苏允全文免费阅读二五八小说全文

《至尊苏允》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苏允小说至尊推荐章节

至尊第11章 性感的柳媛

马不停蹄地赶回来,苏允肚子咕噜咕噜地叫,他到现在还没有吃晚饭,肚子饿得不行。

老婆,我回来了,有什么事吗?

回到家里,他看到柳媛抱腿坐在沙发上,正一边吃着水果,一边在津津有味地看综艺,偶尔被逗得发笑。

她刚洗过澡,身上穿着一件宽松的T恤,下面则是一条热辣短裤,露出了一双雪白的大长腿,没有一丝瑕疵,又白又嫩,白里透红的,令人看了就垂涎三尺。

这是一双能玩十年的腿。

即便是和柳媛同居了五年,每天朝夕相对,苏允还是会被她惊艳到,没别的,柳媛实在太漂亮了,身材火辣,堪称美女。

柳媛看到苏允回来,马上把脸上的笑容收了起来,换上了冷艳的样子,说道:你不是在唐天豪家么,怎么舍得回来了?

这还不是你让我回来的么苏允小声嘟囔着。

你说什么?柳媛皱着眉头。

没什么。苏允摇摇头,走过来说道:老婆,你这么着急找我回来,是有什么事?

从他这个角度,刚好能顺着柳媛的领口,看到里面一些春光,令他心猿意马。

柳媛说道:厕所里的灯坏了,你去换一下。

苏允脸上一僵,老婆,你这么着急叫我回来,就这件事?

嗯。柳媛理所当然地点头,快去换,等会我还要上洗手间。

靠,苏允有种想打人的冲动!他还以为家里出了什么急事呢,害他这么着急地赶回来,花了几十块车费就不说了,还把那八百万给弄丢了!那可是整整八百万啊,都够在华夏全款一套不错的别墅了!

看着正在羡慕明星有很多化妆品的柳媛,苏允真想大声告诉柳媛,就因为你这个电话,八百万就泡汤了,足够你买两辈子的化妆品了!

可是话到了嘴边,他还是憋回去了,因为他知道柳媛是不可能相信的,反而对他更加厌恶。

唉,算了吧,反正离封印解除,已经剩下没多少时间了。

到时候自己就能摆脱现在的困境,一飞冲天了。到时候自己第一时间证明给柳媛看,自己比薛俊峰优秀了无数倍!

换好了灯泡,苏允顺便洗了个澡,冲去今天的疲惫,再到厨房,顺便弄了点东西吃,填饱了肚子,出来发现柳媛已经回房间了,他收拾了柳媛留下的果皮,也回房去了。

刚进来房间,就看到柳媛坐在梳妆台前,撩起了衣服,在往身上涂润肤乳,苏允一眼就看到了她光洁如雪的后背,以及在镜子里的傲人丰满,虽然被文胸裹着,但也十分地壮阔,令他心跳猛地加快。

柳媛这个身材,真的是太棒了,以前他封印没有解开,身体很虚弱,还没有那么强烈的感觉。

但是这两天,临近期限,他身上的封印松开了不少,恢复了不少男人的雄风,立刻就有感觉了,重重地吞了两下口水!

苏允!你想死啊,进来之前不会敲门吗!柳媛脸上闪过一丝羞涩,恶狠狠地说道,衣服也放了下来,挡住了她傲人的身材。

苏允强忍住欲望,走过来说道:对不起。

柳媛白了他一眼,说道:转过身去,不许偷看,我叫你了才可以转身!

哦。

苏允乖乖地转过身去,柳媛等了一会儿,确定苏允是不敢转过来偷看,她才放心继续掀起衣服擦润肤乳。

他们虽然是结婚五年了,但是也没有坦诚相对过,典型的有名无实。

然而柳媛却不知道,在苏允对面,有个反射的镜面,刚好能看到她美妙的胴体。

美,真是太美了,苏允看得有些痴迷,心里涌起一股强烈的冲动。

老婆。

嗯。

我们结婚快五年了吧。

你想说什么?

前几天,妈又催我了,让我和你生一个孩子给他带。

柳媛的动作停顿住,脸上闪过一些厌恶,所以呢?

今天,好像是你的排卵

住嘴!柳媛猛地把枕头扔在苏允后背上,想都不要想!今晚你打地铺,不许上床。

啊?苏允急忙回过头来,发现柳媛已经上了床,钻进被子里了,把他的被子也踢到床下,老婆,我错了,让我睡床上吧。

这床有两米二宽,平时苏允也是睡床上的,虽然是分开了枕头和被子,中间也隔了差不多一米,但好歹也是同床。可是现在,柳媛直接不让他上床了。

恶心的东西,你再说就去睡客房!柳媛冷冷地盯着他。

好吧苏允只好乖乖从命,在地上打地铺。他很后悔,早知道柳媛会这么生气,他就不嘴贱了。

一夜无话。

苏允在地上辗转了一个多小时,才迷迷糊糊地睡着。

第二天苏允一大早就醒来了,柳媛还在睡觉,盖着被子,都能看到她的凹凸有致。把苏允看得一阵热血沸腾,真想扑上去行使丈夫的权力。

不过苏允还是忍住了,他要是扑上去,柳媛肯定会杀了他。

唉,全天下也就自己这个老公做的最窝囊了吧,结婚五年都没有碰过老婆。

去洗了个冷水澡,把身上的火降下来,苏允开始给全家人做早餐。

柳媛结婚后,还是和家人住在一起,原因是苏允没有钱买房,所以柳媛的爸妈,也是很瞧不起苏允的,把苏允当成了佣人使唤。

尤其是柳媛的妹妹柳嫣,更是处处和他作对,前段时间还在柳媛面前说了他不少坏话,害他被柳媛狠狠训了一顿。

今天柳媛休假,不用去医院上班,吃过早餐后,她对苏允说:等下你跟我出去一趟。

去哪?苏允好奇地问道。

给你买身新衣服。柳媛看着苏允破旧的衣服,皱眉道:你也是的,都这么大的人了,还是那么不修边幅,穿得这么寒酸,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就不觉得丢人吗?

苏允早已习惯了她的毒舌,倒也没有太放心上,不过结婚了五年,柳媛都没有给他买过衣服,现在却给他买衣服,让苏允还挺惊讶的。

老婆,你怎么想到要给我买衣服?我在家里还有衣服穿呢。

柳媛白了他一眼,说道:过两天是我外公七十大寿,我们要回去一趟,到时候你还穿着这身寒酸的衣服,怎么见人?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虐待你呢。

苏允微微皱眉,说实话,他不太愿意参加外公的大寿,因为相比起柳家,外公那边的人更加势利。记得去年过去外公家,他可是被羞辱得差点没忍住发飙。

外公的七十大寿我就不过去了吧。苏允为难道。

柳媛摇头道:那不行,这次外公的七十大寿做得很隆重,连在国外留学的舅舅都回来了,你作为我柳家的女婿,哪有不过去的道理。我说苏允,你要是真的有自尊心,就好好努力工作吧,别再这样窝囊地活着了,面子是自己挣的,不是别人给的。算了,我跟你说那么多干什么,反正你也听不进去。

在她心目中,苏允就是一个不思进取的废物,只会吃她软饭,懒得再浪费口舌。

至尊第12章 她在说谎

说起来苏允和柳媛结婚五年了,他们一起出去的次数也屈指可数,更不要说给苏允买衣服了。

到了一家名牌的男装店,柳媛挑了一身西装,扔在苏允面前,“试试看合不合适。”

苏允拿起牌子一看价格,这一套下来得要五千多,把他吓了一跳,有点受宠若惊地说道:“不用买那么贵的吧,千把块的就可以了。”

“让你试就试,废话那么多干什么。”柳媛表情不耐烦。

苏允了解柳媛的性格,也不再多说了,拿起衣服去试衣间,不一会儿,他穿好出来,立刻就引起了店里不少人的惊艳,柳媛看到也是一阵愣神。换上了西装的苏允气质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气宇轩昂,颇有男人魅力。本身苏允身材就好,一米八三的个头,穿衣显瘦,相貌也是那种阳刚的类型,之前他一直穿着很陈旧的衣服看不出来,现在就显示出来了,和模特差不多。

“怎么样?还行吗?”苏允有些忐忑地问道。

他这一开口,气质立刻就没了,柳媛也回过神来,心里莫名有些失落,摇了摇头,心里暗笑,柳媛啊柳媛,苏允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吗,还真的被他迷住了不成,这家伙就算穿得再帅,也改变不了骨子里是废物的事实。

“白瞎了这么一套西装,穿在你身上也是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柳媛的嘴巴还是一如既往地损,“行了,就这套吧。”

一阵悦耳的铃声响起,柳媛的电话响了起来,苏允下意识地看过去,刚好看到了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备注的名字:他。

柳媛接到这个电话,脸上闪过了一些不自然,很快就消失掉,“我去接个电话,你在这里等一下。服务员,帮我把这身衣服打包好。”

有古怪!

苏允和柳媛夫妻五年,对她已经很了解,刚才她的这个反应,分明就有事情瞒着他。

“谁啊?”他故意轻松地问道。

“一个朋友。”

“男的女的?”苏允再次追问。

“是男……”柳媛说到这里,猛地止住,皱起了眉头,很不耐烦地说道:“男的女的又怎么样,我接个电话还需要和你打报告吗?”

她这声音说得有点大声,让周围的人都听到了,纷纷望了过来。

柳媛说完这话,就不再搭理苏允,直接出去接电话了,走得很快,不一会儿就不见了,剩下苏允还在店里,被好些八卦的人指点议论。

“这个男的有点可怜啊,刚才那个美女是他老婆吧?”

“看样子,他老婆好像是和情夫通电话去了吧。”

“话说这男的怎么无动于衷啊,该不会是吃软饭的吧?”

“我看像,你想想他老婆对他那么凶,他也不敢放一个屁,还真是应了那句话,可怜之人自有可恨之处啊。”

“那可不是,自己都不敢吱声,也难怪他老婆到外面偷人呗,不过他老婆很漂亮啊……”

听着这些人的议论,苏允心里很难受,他做赘婿可以不在意其他人对他的嘲讽,鄙视,但他还是很在意柳媛的。

他放下衣服,走了出去,迎头就遇到了进来的柳媛,脸上挂着愉悦的笑容,显然刚才那通电话令她很开心,然而她看到苏允,笑容马上消失,瞬间结冰,“我不是让你在店里等我吗,你跟过来做什么?”

“我这不是担心你,你对我那么凶干什么。”苏允强忍住愤怒,脸上做出自然的样子,“对了,刚才打电话给你的人是谁,那么神秘,我认识的吗?”

苏允紧紧地盯着柳媛,果然就看到柳媛眼神里闪过一些不自然,“是科室的同事小红。”

她在说谎!

明明备注的名字是他,单人旁的。

柳媛为什么要说谎,难道真的像那些人议论的那样吗?

苏允心里压了一块大石,难受到喘不过气来。

“对了,小红约我出去吃饭,我就不载你回家了,你自己打车回家吧。”柳媛随意地说着,到前台付了账,就开车走了,苏允连挽留的余地都没有。

看着柳媛离开的方向,苏允心里被猫抓了一样,拦下路边的出租车,跟踪上去,他很想看看柳媛去见的人到底是谁!

是不是像那些人说的,背着他去偷人了。

“师傅,跟上前面那辆车。”

“兄弟,这事不好干啊……”

两百块塞在司机大腿上,司机眼前一亮,笑了出来,“兄弟你放心,在华县就没有老哥追不上的车。”

苏允没有理会司机的吹牛,他全部精力都放在柳媛车上。

大概开了二十分钟,柳媛停在一家餐厅门前,苏允也下车,很快,他就看到了柳媛要见的人是谁了。

在他视线里,出现了一个帅气的男人。

这个男人和他差不多的年纪,全身名牌,气质不凡,一看就知道是成功人士,还是很有才华的那种。

而且他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帅,比娱乐圈那些小鲜肉都帅多了,一贯冷艳的柳媛在他面前变成了一个含蓄的女子,脸上洋溢着开心,隔着几十米远,苏允都能感受得到柳媛的愉悦。

苏允和她结婚那么久,她都没有对自己流露过这种笑容!

这一瞬间,苏允心脏一只大手揪住了,难受到他浑身冰冷,呼吸不过来。

入赘到柳家五年,他受过无数的白眼,冷嘲热讽,鄙视,谩骂,他都没有像现在那么难受!

如果不是一直保持着理智,身上的封印还没有解开,他现在就不顾一切地冲过去了,狠狠地揍那个男人一顿了!

他长长地深呼吸一口气,然后躲到一边,偷偷地观察。

他心里存了一个希望,或许,事情不像自己想的那样,柳媛没有做对不起他的事情,就单纯只是见一个许久不见的好友,仅此而已。

虽然他知道,这个可能性不大……

躲在角落里,他像一个幽灵,一个装饰物,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可是渐渐地,他内心越发地冰冷,柳媛和这个男人聊得太好了,脸上的笑容就没有停止过,作为男人,他很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媛媛,这段时间没见,你更加漂亮了。”

“是吗?涛哥你该不会在哄我开心吧。”

“真的啊,我哄你干什么,媛媛,你是我见过所有女人里,最漂亮,最有气质的一个。”男人的目光紧紧地盯着柳媛,丝毫不掩饰他对柳媛的炽热。

柳媛被他看得脸上有些发热,“涛哥,你不要这样看着我,我已经结婚了。”

男人闻言表情闪过一些阴霾,马上又恢复深邃的样子,“媛媛,其实我一直在等着你,离开他,和我在一起吧,我会让你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我发誓!”

他竖起三指,信誓旦旦。

柳媛抬头看着他,叹了一声说道:“涛哥,你再给我一点时间吧……”

“还要什么时间,我已经等了两年了,我不想再等了!”涛哥神情激动,说着就要伸手去握住柳媛。

就在这时,一只酒瓶出现,猛地砸在他前面的桌子上,差一点就砸中了他的手,一道身影出现在这里,“你手最好给我放干净点!”

至尊第13章 你看我敢不敢!

这个人是苏允,他及时出现,阻止了涛哥。

他的出现很突然,把柳媛吓了一跳,苏允,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敢跟踪我!?

苏允没有回答,拉起她的手,跟我回家。

柳媛用力地甩开他,放开我!苏允,你好大的胆子,谁给你的胆子跟踪我!

苏允脸上表情不变,继续抓住她的手,加重语气重复道:跟我回家。

男人这时候站了出来,一巴掌把苏允的手拍开,喂,你是聋子吗,媛媛让你放开没听到?

同时他皱了皱眉头,刚才那一巴掌,他使了不少力气,按道理苏允应该会痛得大叫才对,可是苏允却一点事都没有,只是在手背留下了一个浅浅的手印,反而是他的手掌火辣辣的痛,这让他大为吃惊。

苏允同样冷淡地瞟了涛哥一眼,如果不是他五年期限还没到,身上封印还没解除,他保证把涛哥揍得妈都不认识!

这就是你说的科室同事小红?苏允把目光望向柳媛,语气带着嘲讽。

柳媛目光闪躲,不敢和苏允对视。

涛哥突然露出明悟的神情,哦,我说是谁呢,看来你就是媛媛家的那位废物了吧,叫什么名字来着,苏允?

苏允闻言心里一痛,废物,柳媛就是这样向别人介绍他的吗?

柳媛没有回答,但是她的表现已经默认。

怎么,不继续解释了吗?苏允很生气。

柳媛抬起头来,还没开口,就被涛哥打断,媛媛,你不用担心,他来了更好,刚好把事情解决了。苏允是吧,我叫蒋龙涛,是媛媛大学学长

然而他还没说完,就被苏允打断了,你给我闭嘴。

涛哥浑身一震,被苏允冰冷的眼神一瞪,他大脑瞬间苍白,莫名地恐惧,气势被生生掐断了,原本要往下说的话也戛然而止。

柳媛刚好低着头,没有看到苏允此时骇人的气场,不然她肯定要怀疑,眼前这个苏允还是不是她的废物丈夫。

我跟你回家。柳媛重新抬起头来,拿起包包,就往门口走。

诶媛媛涛哥企图挽留柳媛,不过柳媛并没有回头。

苏允深呼吸一口气,深深地望了他一样,把他的模样记到骨子里,才转身离去。

上了车,柳媛和苏允都没有说话,气氛十分地僵硬和冰冷。

这样的状态一直维持到回到家,回到房间,才被打破。

他是谁?

苏允先打破沉默,望着柳媛,他们隔着不过几米距离,却好像隔了一个银河。

柳媛没有马上回答,她把外套脱下,挂在衣架上,才开始说:他是谁和你有什么关系。你管好自己,我的事情你少过问。

听到这话,苏允胸膛的怒火燃烧得更加旺盛,他继续忍着,所以你这等于是承认了,他就是你在外面找的人,对吗。

柳媛的动作一顿,我可没有这样说。

柳媛,我这五年来,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你们柳家,对不起你的事情,你至于这样对我吗?!苏允的情绪有些失控,他紧紧地盯着柳媛。

柳媛感觉到了他的情绪变化,皱了皱眉头,说了一句随你怎么想就要开门离开。

苏允一根针顶在胸口,哪里会让她离开,作为男人,他能忍受一起白眼,侮辱,就是忍不了女人的背叛!

他抓住柳媛的手,把她拉回来,你给我说清楚,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可能是他现在的样子过于狰狞,柳媛骤然间被他吓到,不过马上似乎又想起苏允是个废物,再次恢复不耐烦的神态,苏允你够了啊!少给脸不要脸,我做什么事情还需要向你解释吗!

不需要向我解释吗?哈哈哈哈!苏允大笑起来,指着墙上挂着的婚纱照,我是你丈夫,你背着我在外面,和别的男人吃饭,亲密!如果不是我及时阻止你们的话,恐怕你们现在已经去酒店了吧!

够了!柳媛满脸寒霜,苏允你见好就收啊!我的耐心是有限的,你一个废物,也敢向我吼,真以为自己是人物了。如果不是我柳家这五年来一直供你吃住,你早就饿死了。我在外面和谁吃饭,关你屁事!

听到这话,苏允是彻底炸了,柳媛,就算我是废物,那我首先也是你老公!你就应该给我守妇道!我在你们柳家这么多年,对你们是言听计从,从来没有忤逆过你们的意思,奴才也不过如此。你如果真的对我变心了,你大可以和我离婚!你婚内出轨,就是不对!你必须要向我道歉,必须和这个男人断了联系!

这已经是苏允最大的让步了。

然而柳媛却没有一点悔改之意,反而叫得更加嚣张:向你道歉?呵呵,苏允你真是搞笑。首先我没有出轨,我只是去吃个饭而已,你爱信不信。其次,就算真的是我出轨了,那又怎么了,你觉得你啊!苏允你干你放肆!

苏允的怒火被彻底点燃,他直接抓住柳媛的手!

柳媛终于有些慌张了,大声地叫喊,苏允你找死啊!快放开我!!

向我道歉,和他断了联系!苏允紧紧地盯着她。

休想!有种你就不要放开我,不然我马上就和他出去!气死你!

你!

苏允被气得全身发抖,死死地盯着柳媛,情绪前所未有地激动,激动到封印住的能量,也在激烈动荡起来。

我数到三,你不向我道歉,和那个男人断了联系,我就不客气了!苏允表情很是疯狂。

你敢?!柳媛终于有些慌了,她结婚五年,还没有被苏允碰过,是真正的有名无份。

你说我敢不敢!

柳媛喘气很急,她很生气,一直在她眼里的废物,竟然敢动手反抗她,简直就是以下犯上,不可饶恕的死罪!

苏允低头看着她,结婚五年,他不是没有幻想过柳媛,好多次,他的差点就失去理智。

柳媛实在太漂亮了,女人中的极品,他作为正常的男人,还每天朝夕相处,不可能没有想法,之所以能坚持五年,全凭他变态的自制力。

可是现在,他已经快控制不了了。

现在他还能勉强保持着一些冷静,只要柳媛向他低头,以后和那个男人断了联系,他会放过柳媛。

可是柳媛也很犟,她似乎吃定了苏允不敢对她怎么样,冷笑说:苏允,不是我瞧不起你,你真的敢吗?我保证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见苏允真的停住了,她趁机推开苏允,坐起来整理衣服,再次露出一个鄙视的笑容,果然是个废物,行了,赶紧起来,恶心死了!苏允,你知道吗?我最瞧不起你的,不是你好吃懒做,而是你的性格,太窝囊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都不知道你这种人活在世上有什么意思。

就在这时,苏允突然眼里闪过一抹赤红,他猛地发力!

是吗?那你就看看,我到底是不是废物!苏允低下头,不再窝囊!

他要用行动证明,他不是不敢。

至尊第14章 行使丈夫的权力!

一直以来,苏允都是一个性格很随和的人,就算他被怎么嘲讽,怎么辱骂,他都能忍受。

但是柳媛的背叛,他是真的忍不了!

柳媛脸色大变,愤怒之余又掩盖不住惊慌,用力地挣扎大骂,苏允你放肆!你这个废物还真敢动手了,好啊,有种你就试试看!

她也是怒了,这个废物竟然敢反抗了,简直是不可饶恕!

结婚五年,她早就把苏允看透了,这就是一个性格懦弱,无能,好吃懒做的废物!无形之中,她已经没有把苏允当丈夫看待了,只不过是她养的一条狗,自己心情不好了,就打骂几句,反正也不会还口。

所以她也不认为,自己和其他男人联系有什么问题。

苏允冷笑一声,他何尝不知道柳媛对他的轻视,本来他是打算继续忍着,反正自己五年期限也到了,到时候他封印打开,会以全新的面貌出现在柳媛面前。可是现在,柳媛的所作所为,已经触碰倒了他的底线,他忍不下去了。

他本不是一个容易冲动的人,可是现在,他是真的怒了。

柳媛是他的妻子,结婚当晚,柳媛以身体不舒服为由,拒绝了他。他体恤柳媛,并没有强求,可因为他的体贴,反而助长了柳媛的气焰。

苏允不是一个下半身思考的男人,他忍了,总有一天,他可以靠自己的魅力征服柳媛。可是现在柳媛的不知悔改,彻底压垮了他最后的理智。

柳媛见情况不对,平日懦弱胆小的丈夫,变成了一头野兽,不顾她的怒火,她终于怕了,真正惊慌起来,苏允!我警告你不要太放肆啊!你快放开我,不然我真的生气了......唔......

苏允不理会,他今天是豁出去了!

五年积累的屈辱,在这一刻爆发!

柳媛被吓到,她拼命地挣扎,可是根本就挣扎不开,她大声地喊叫,可是偏偏家人都走了,家里空荡荡的,没有人能听到她的呼喊。

苏允,你能不能放开我,你弄痛我了。

说着她露出痛苦的表情。

她拼命地挣扎起来,在慌乱之间,抬手就是一个耳光,重重地拍在苏允脸上。

苏允挨了这个耳光,停止了两秒,然后更加粗暴地压下去。

经过一番发泄

苏允愣住了:你和他暗通款曲两年,竟然没有被他碰过

这下你可以放心了吧,我还是冰清玉洁的,没有给你过戴绿帽子!

终于她绷不住,哭了......

苏允你这个没良心的我只是去和朋友去吃个饭而已,你至于这样对我吗,呜呜柳媛泪流满面,委屈地哭了出来。

苏允沉默了片刻,深深吸了口气。

我承认我这五年是让你丢脸了,让你们柳家丢脸了!在你们所有人眼里,我就是无能的窝囊废,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你们怎么骂我,羞辱我,我都忍了。可既然你这么讨厌我,瞧不起我,你大可以和我离婚,我绝对不会死缠着你不放!我也暗示过你,只要你想离婚,我不会拒绝。可是你呢,婚不离,整天当着我的面,和其他男人暧昧,有你这样做人妻子的吗!

你就这么喜欢羞辱我,让我被人鄙视嘲笑是吧!

五年的朝夕相处,要说没有一点感情,那是不可能的,苏允是个很传统的人,即便柳媛这样对他,他内心还是把柳媛放在心里。可往往越是这样,就被伤得越深!

柳媛怔住了,一动不动地望着喘着粗气的男人,这张她看了五年,却在这一刻变得陌生的丈夫。

突然间,她发现自己好像真的有点过分了

你还好意思怪我,还不是因为你自己窝囊废!

苏允望着她,认真地说:我不是废物。

柳媛眉毛挑了挑,要是在之前,她肯定就表示出不屑了,可是现在,她嘴巴动了动,不敢说出来,怕再次刺激到苏允。现在的苏允,让她有些害怕。

是不是废物,不是靠嘴巴说出来的,而是靠行动去证明的。她的语气委婉了一些。

苏允握了握拳,证明?我当然会去证明,到时候你们都要刮目相看。

苏允,不管你信不信,我虽然看不起你,但是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

看着柳媛的表情,不像是在开玩笑,苏允心里莫名地轻松了不少,也没有那么愤怒了。

而且柳媛没有被那个男人碰过,那么严格意义上,自己还不算被绿这样想着,苏允心里好受了不少。

见苏允沉默,柳媛又不耐烦地瞪着苏允:那么,现在你可以出去了,我不想再见到你这张脸。

她身子躲在被子里,只露出头部,脸上的红潮还没有褪去,看起来反倒是有一股淡淡的娇羞。

苏允出去之后,柳媛却心乱如麻,尤其是想到刚才的事情,她更是羞恼不已,苏允这个废物,居然敢反抗了,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不过刚才这个废物疯狂的样子,竟然有一种莫名的男人味?

柳媛想着刚才被苏允压在身上,苏允身上那股强烈的男人味,心跳莫名地加快了不少,这是一种她从来没有过的感受。

幻觉!肯定是幻觉!这个家伙就是个废物,怎么可能有男人味。柳媛急忙摇头,把这个荒唐的想法甩了出去。

苏允出来之后没多久,柳媛也换好了衣服,从房间里出来。

一会跟爸妈去给外公买贺礼,你别乱说话,别人那些冷嘲热讽,你都给我忍着,我不想因为你丢脸。柳媛提醒道。

苏允笑着点头,一副淡然的样子。

他马上就要解除封印了,届时,他再也不用过这种低声下气的日子了。

赌石街离柳家不远,开车几分钟就到了,今天因为新进一批原石,吸引很多赌石爱好者过来。

苏允两人朝着走过去,现场人山人海,热闹得很,岳父岳母正在前面。

我刚才看上的那块好石,都要付账了,结果被老陈那老王八蛋给横刀夺爱了!关键最气人的是,那块石头切开,居然真的出绿了,而且品质还不错,最低都能卖个十万!

赌石铺的老板不是跟你关系不错嘛?

是关系不错,但是人家老陈的女婿是体制内的领导,面子大得很,一句话就让方老板屁颠屁颠地把好石卖给老陈了,还打了七折呢,千把块的石头,挖出了价值十万的好玉,唉,老陈这一下可是赚大发了。

真是羡慕死老陈,大字不识一个,女儿长得也一般般的,居然嫁了一个好老公,还是体制里的领导。看看我们女儿,长得那不比老陈女儿漂亮一百倍了,却找了一个窝囊废

同样是女婿,这差别可是大了去了。

这时,岳母李秀娣轻推岳父柳世航,低声道:别说了,苏允他们来了呢。

在又怎么样,我说错他了吗?柳世航还故意提高了音量,他入赘过来五年了,做出什么成绩了吗,连工作都没有。我是真后悔,当初就不应该把他招进来,白瞎了我女儿这么好的条件了。

李秀娣又推了柳世航一下,瞪眼道:行了,你少说两句!

这样的话,其实苏允已经听得不少了,但在此之前,柳世航都是在背后埋怨他,像现在这样当着面辱骂,还是头一回。

说心里一点芥蒂都没有那是假的。

这时候,忽然身后传来了一道洪亮的声音,四个人走了过来。

正是横刀夺爱的老陈和他女儿女婿,以及一个穿着唐装的中年人。

柳世航脸色更是难看了不少,老陈,我说你有必要吗,得了大便宜,还跑到我这边来耀武扬威?

哎!老柳你这是什么话,我们是多年的老朋友了,我怎么会在你面前耀武扬威呢!老陈装作不开心的样子。

柳世航皱着眉头道:那你跑过来有什么事。

老陈哈哈大笑,手里显摆着那块夺来的玉石,听说这次老方运了好东西过来,万一真淘到极品翡翠,那可就赚翻了!

这么多高手在,怕是有好东西都被人家淘走了。柳世航经过刚才的事情,信心大减。

哈哈,那就全靠本事和运气了。老陈自信满满。

这时候赌石铺方老板走出来,笑着说道:各位,实话告诉大家,我这批原石里,一定有极品翡翠!就看你们谁有本事,能把这块极品翡翠淘出来了。

卧槽!极品翡翠?是不是真的啊!

吹牛的吧,极品翡翠啊,你以为那么好出吗。

我说老方,你这也吹得太过分了吧。要真的有极品翡翠,你自己早就解了,还会留给我们?

众人纷纷表示不信。

不过一些了解老方的人,却是没有说话,他们都脸色沉重,呼吸急促,眼睛里闪烁着激动。

老方不是一个爱吹牛的人,为人挺老实的,他说这批原石里有极品翡翠,那大概是有的!

极品翡翠啊,那是所有赌石爱好者的信仰好吗,要是真能淘到极品翡翠,那真的能爽好几年的。

柳世航握紧了拳头,嘴里念念有词,老天爷保佑,让我淘到这块极品翡翠吧。

他的声音刚好让旁边的老陈听到了,哈哈大笑起来,老柳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迷信了,还祷告上了。我看凭你的本事,想要淘出这块极品翡翠,难度可是不小啊。老柳啊,我劝你还是不要好高骛远,能淘出个绿就不错了。

柳世航哼了一声说道:老陈,你别得瑟,我赌石的本事再不济也比你强,如果我都淘不出来,那你就更没有希望了!

老陈并不生气,还笑得更加开心了,没错,我赌石的本事是没你专业,不过我旁边这位,是赌石圈鼎鼎大名的左大师,就在去年,他在去年就淘出了三块翡翠,声名大噪。今天有左大师在,极品翡翠我势在必得,至于老柳你,还是洗洗睡吧。

什么?你就是左文堂左大师?!柳世航震惊道。

左大师挺直胸膛,双手背负,一副傲然的样子,不过,正是在下

他在赌石圈不算顶级,但也是有些名气的,可以说是这一片区域里,水平最高的人物。他也是打听到,这一批货里,很可能会出现极品翡翠才赶过来的。

柳世航听到左大师的名头,脸色阴沉下来,像被霜打了茄子,没有了斗志,有左大师在,他淘到那块极品翡翠的可能性近乎为零。

这一瞬间,他没了兴致,都想打道回府了。

这会儿功夫,方老板已经陆续把那批原石摆出来,说道:诸位,这批就是我从云南那边,花了大价钱弄过来的原石,全都是好货,其中更有极品翡翠。接下来就是你们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看谁能把这块极品翡翠淘出来了。

这一片的原石,两千起价,价高者得。

这一片的原石,五千起价,价高者得。

这一片的原石,一万起步,同样价高者得。

所有原石加起来,有好几百个,全部卖出去,也能赚个几百万了。

其中两千起价的原石看起来成色最差,最像普通石头。

然后五千起价的原石看起来相对好一些,比较有机会出绿,至于一万起价的石头,品质看起来就不俗,也是受最多人关注的。

很快,就有人迫不及待地买下原石,开始解析。

方老板说的不错,这次的原石的确是好货,出绿的概率很高,才一会儿,就有不少人出绿了,虽然不是极品翡翠,品质也不是上好,但也足够让他们赚一笔了。

老陈搓搓手,早就按耐不住了,激动地问左文堂:大师,我们要不开始吧?

左文堂点了点头,开始行动起来,他的表情一直保持着高傲,配合他这身唐装,特别有高人风范。

不一会儿的功夫,左文堂选的石头就解出了玉,而且还是品质上好的玛瑙玉!

哈哈哈,大师果然就是大师啊,陈某佩服,佩服!老陈满脸红光,他已经是乐坏了。

这块璞玉,起码要价值二十万以上!

五块原石其中两块开出了璞玉,这个概率已经是很高了。

一时间很多人都围了过来,得知左文堂的身份后,甚至还有人出高价,让他帮忙。

左某此番是受孙先生邀请而来,只为孙先生老丈人选石,恕左某不能答应诸位求情。

孙先生是老陈的女婿,文物局的小领导,喊左文堂过来,一来能讨老丈人欢心,二来他也能大出风头。

果然,众人都露出了失望的表情,同时也向老陈道喜,招了个好女婿,羡煞旁人。

老陈飘飘欲仙,笑得眼睛都睁不开了,同时他还故意得瑟地望了柳世航一眼,眼神之中充满了耀武扬威。

柳世航本来就是一个好面子的人,他被老陈这样一看,气得脸都绿了。

同样都是做人家女婿的,你瞧瞧人家孙川,再瞧瞧你!你可怎么好意思跟过来,废物!废物!

此时,苏允根本就没有把柳世航的话听进去,因为他体内的封印,又松动了一些!

已能发挥百分之三十的实力了。

同时他的感官也变得更加敏锐,视力变得更好了,他一眼扫过去,就把这里的原石,看得个七七八八

突然间,他全身微微一震,瞳孔猛地收缩起来,紧紧地望着一块不起眼的原石。

真的有极品翡翠出世!

而且看这原石纹路,已经有一段的历史,品质必定上佳。

看得这么认真,该不会是你也懂赌石吧?看到苏允发呆,老陈的女婿孙川也在阴阳怪气地笑着。

他早就注意到柳媛了,更被其美貌给狠狠地惊艳到,说实话心里没想法是不可能的。

而苏允这样的废物,是不可能守住柳媛这样的美女,所以只要他加把劲,在柳媛面前好好表现,给苏允戴上绿帽也是早晚的事情。

略懂。苏允大大方方的承认道。

孙川嗤笑道:略懂这是个什么东西,不会是从路边摊买书学的吧?

苏允摇着头,说道:跟别人学过。

老陈拍着柳世航,老柳,我看你这个女婿,好像还挺懂赌石的,没准是被他发现了极品翡翠吧,哈哈哈。

对啊伯父,你女婿看着就像人中龙凤,这么多年没上过班,还能活得那么潇洒,没准就对真赌石很了解呢。

一下子,所有人的目光,都向苏允看了过去。

柳媛脸色一变,赶紧和苏允拉开了距离,生怕自己也跟着一起丢脸。

气氛僵硬了两秒,然后一下子爆发出来,纷纷哈哈大笑。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苏允啊!

这可不是老柳家的宝贝女婿么,听说入赘过去五年,还没有找到工作呢。

哈哈哈,就他还发现了极品翡翠?这是我今年听到最好笑的笑话了。

老柳啊,你这下发财了,你女婿发现极品翡翠了,你还不赶紧问老方买下来啊,等下被人买走了可不好咯。

一阵哄堂大笑中,所有人都在嘲讽着,显然都不信苏允会赌石。

柳世航听着这些话,他对苏允更加厌恶了,这个废物,别的不会,就会给他丢脸!

柳媛表情凝固,没想到又要因为苏允丢脸了,当即拉了拉苏允,告诫他别再乱说话。

孙川注意到柳媛的表情,心下一喜,觉得有必要再继续秀优越感,继续说道:

既然你说你学过赌石,那别光说不练,你倒是找个石头解一解,给众人开开眼啊!

噢,抱歉,我忽然忘记了,你是上门女婿,这么多年没上过班,估计也是没啥什么钱吧。

你看看你,柳小姐跟你这么久了,身上也件没什么像样的首饰,这对一个大美女而言太说不过去了。

不如这样吧孙川走到一旁,指着一块已经解了四分之一玉的石头。

这块是左大师相中的,照这成色,继续解下去,起码价值十万,我现在送给柳小姐了,但是要你亲自来解!孙川得意的说道。

众人面面相觑,诧异之余,朝着苏允投去怜悯、看戏的目光。

老婆被人当众表白送礼,这还能忍的话,那这绿色的帽子,就快能上航天了!

这一回,苏允不生气是不可能的,这简直就是对自己一种极大的侮辱!

柳媛可是有妇之夫,这孙川竟然还敢这么明目张胆的送礼告白,这是得有多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以前苏允确实能隐忍,那是因为封印还没解开,但是现在体内的封印,已经解开百分之三十多!

但凡是个男人,恐怕此刻都忍受不了这种对尊严的践踏!

这一回,无论如何,苏允都要狠狠杀一杀对方的锐气。

这时候,苏允突然上前,走到孙川身边,目光落在那块石头上。

怎么,难不成你真的要亲自动手解么?孙川嗤笑道。

苏允冷笑的说道:这块石头,已经解了四分之一,露出翡翠的一脚,颜色没有特别纯粹,但基本懂点行的人也知道是一块好玉。就这么一块,确实能卖个三万块。按照常理,把剩下的解完,少说都能卖十万以上。

但关键是,这块石头大部分的玉都被解出来,再继续解下去,剩下的只是石头,根本一文不值。

你自己也说了,对一个大美女而言,身上也件没什么像样的首饰,实在说不过去。

而你这块垃圾石头,也配送给我老婆?

苏允掷地有声,指着石头,一时间在众人心中,掀起惊涛骇浪!

至尊第15章 苏允发现了极品翡翠?

一文不值?你别放屁了,这才解了四分之一,怎么可能剩下的全是烂石头?孙川回过神来,立马出声辩解。

而一旁的左文堂,被苏允质疑后,更是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

左文堂怒指苏允,开声呵斥:老夫赌石十多年,也不敢铁口直断,就你这个废物,连赌石是什么都不知道,就敢张口就来,口出狂言?

原本刚才一旁还对玉石有所怀疑的众人,听到这句话也觉得自己刚才是被苏允给忽悠了。

他一个上门女婿,除了做家务,怎么可能还会赌石呢?

小兄弟,你不懂的话,就别乱说了,左大师可是业内有名的。

是啊,装什么哔,你懂个屁啊?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是个什么货色。

他会不会赌石我不知道,但屎应该没少见,毕竟这个入赘的家伙,肯定没少给老婆家通厕所。

一阵哄堂大笑又是传出,刺耳无比。

老陈看了苏允一眼,然后对柳世航说:老柳,你跟自己女婿那么计较干嘛,年轻人不懂事嘛,说不定傻人有傻福,也许真让他说中了呢?哈哈哈。

其他三人也大笑起来,嘲讽之意毫不掩饰。

柳世航狠狠地瞪了苏允一眼,实在是太丢人了,也就差找条缝钻进去了。

柳媛却是目光复杂的看着苏允,觉得这个男人好像真的变了。

没想到这个废物,现在居然变得硬气了,但以他的本事,这样做只会自取其辱。

面对众人的嘲笑,苏允却不以为意,笑了笑:解开不就好了,说那么多干嘛。

孙川看着苏允脸色略微阴沉,只不过,他看着左大师笃定的样子,顿时心里来了底气。

好!那就解解看。

接下来,全部人都专心致志地望着专业人员在慢慢地解

开了开了,果然里面还有玉!

孙川握紧了拳头,看到专业人员又解出了一部分玉,激动起来。

老陈也是笑嘻嘻,拍着脸色难看的柳世航,得意之色溢于言表。

左文堂得意洋洋,摆摆手道:淡定淡定,这才刚开始呢,后面还有很大一块玉呢。

左文堂他笑了,自己纵横赌石界十年,招牌怎么可能被一个一事无成的废物给砸了?

然而马上,他的笑容就僵硬在脸上。

因为专业人员刚解了一点点,玉就没了!

恭喜老板,这是一块品质不错的好玉,起码价值三万!专业人员不知道事情的原委,还笑着恭喜孙川。

这不可能!孙川马上皱起了眉头,沉声道:继续往下解。

专业人员说道:老板,这似乎没有解下去的必要了吧,整块石头的玉都解出来了,继续往下解也都是石头了。

苏允笑了,就你还想给我带绿帽子,今天不狠狠杀杀你的锐气!

废话那么多,我让你解就解。孙川不耐烦道。

解石师傅有些不爽,也没有反驳,只是在冷笑,这种情况他看多了,孙川这个傻子,肯定是被人骗了。

他继续往下解,越解孙川的脸色就越苍白,解到最后,整块石头都解完了,也没有再解出一点玉,全是石头。

怎,怎么会这样?孙川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心中都有些崩溃。

左文堂眉头紧紧皱了起来,这怎么可能,没道理啊!

按照他的预计,最起码也还有四分之一,但却不想居然真的什么都没有了,剩下的真的是只垃圾。

左大师,陷入了沉思

此时的众人,也是面面相觑,没想到左大师的十年招牌,竟然真的砸了。

而且还砸在一个,众人眼中的废物手里,这真的是太戏剧性了。

不过,幸灾乐祸是人的天性,他们此时也都是看笑话,议论纷纷。

孙川如芒在背,觉得那一道道的声音无比刺耳朵,真的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就他这块破石头,还真的是没脸皮送给柳媛这样的大美女。

孙川骑虎难下,一时间没了台阶,紧接着他想到了什么,猛地指着左文堂怒骂:姓左的,你他妈故意坑我!

然而左文堂却是,猛地怒斥,你什么意思!石头是你自己要买的,现在解不出玉了你赖在我头上来了?你输不起就直说!亏我还一直以为你是个大方的人,没想到也是一个小气鬼!

孙川被说得脸上一阵青一阵白,说不出反驳的话,刚才的确是他自己要买的,左文堂没有强迫他,就算吃了个大亏,于情于理,他也怪不到人家头上。

其实最难受的,不是那几万块,而是在众人面前丢脸丢大发了!

就在这时候,有人还在一边阴阳怪气道:没想到还真让苏允给说中了,这块破石头也就价值三万,剩下的根本不值钱,这张嘴可真是灵啊,这么小概率的事情,都给说中了。

苏允在一旁看着他们狗咬狗,不由觉得好笑。

柳媛诧异之余沉声问苏允,你刚才是怎么知道那块石头,价值三万,剩下的不值钱?

在家庭的耳濡目染下,她对赌石也算略懂,刚才那种情况,一般来说都能继续解到玉,可没有想到,竟然被苏允说中了,这让她十分地好奇。

我蒙的。苏允随口说道。

柳媛脸色立刻就冷了下来,不悦地说道:哼,爱说不说。

我平时无聊在书上学来的。

谁稀罕你哪里学来的。柳媛不悦地说道:别以为学了点皮毛就沾沾自喜,比你厉害的人多的是。记住,不要老是乱说话,毕竟你不可能一直运气那么好。免得又丢人现眼!

我没乱说话。苏允深呼吸一口气,压低声音说:我找到极品翡翠了,还没有人买。

柳媛闻言愣了两秒钟,然后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苏允你觉得自己开这种玩笑很幽默?

苏允皱起了眉头,我没有开玩笑,那真的是一块极品翡翠,我目测价值得两百万以上!

然而柳媛却更加不屑了,行了,说你胖你还真喘上了,如果真的是极品翡翠,还不早就被人家买走了,还轮到你捡漏,你还真以为自己是大师不成?

见苏允还要说话,柳媛直接不耐烦道:闭嘴!

柳媛嘴上这么说,但是因为刚刚苏允的话被验证了,不知道为什么,恍惚的她忽然有点相信

在前面的李秀娣听到了他们两个的话,一愣,她看到苏允表情平静,不像开玩笑的样子,急忙扯了扯柳世航衣服,老柳,苏允说他发现极品翡翠了。

什么?极品翡翠?!

柳世航这时候回过神来,打了个激灵,下意识的大声地叫了出来,而他这一叫,立刻把周围的人都吸引了过来。

老柳,你刚才说什么,你淘到极品翡翠了?

卧槽,真的假的,这里还真的有极品翡翠啊!

哪里哪里啊,我赌石那么久,还没有亲眼看过极品翡翠啊。

就连老陈几人也不管刚刚丢脸的事情了,走了过来,对柳世航问道:老柳,你淘到极品翡翠了?真的假的啊,拿出来看看呗。

老陈说出这话语气酸得不行。

柳世航也是一脸懵逼,我都还没有开始淘原石呢,哪里来的极品翡翠。

那你刚才还说极品翡翠?大家表情都很不爽,认为柳世航在故意逗他们玩。

柳世航回过神来,急忙瞪着李秀娣,生气道:臭婆娘,你刚才说什么极品翡翠,什么情况。

李秀娣指着苏允道:是苏允,他说发现极品翡翠了。

经过刚才的事情,众人目光闪烁,各怀鬼胎,其实他们多少有点相信,苏允可能真的懂赌石!

这可不一定啊,万一苏允真的是发现了极品翡翠呢,万一他就是赌石界的专家呢。孙川走出来,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他刚刚被苏允给当众打脸,现在有绝佳的机会,哪里会放过。

当然了,他也不会认为,苏允真的发现极品翡翠了。

很简单的道理,且不说苏允是个废物,只会混吃等死,吃老婆软饭。

退一万步说,就算苏允走狗屎运,真让他发现极品翡翠了,那也是偷偷地买下来了,哪里还会大摇大摆地说出来?

这分明就是哗众取宠嘛。

实际上,也有不少人也是和孙川一样的想法,认为苏允在哗众取宠。

苏允原本是不想出这个风头的,但孙川这家伙太嚣张了,眼睛还一直往柳媛身上瞄,令他十分不爽,决定好好再打一下孙川的脸。

他没有回应,而是径自走到一堆原石面前,扫了一眼那些原石,其中目光特地在一块看起来光泽比较不错的原石上停留,然后对方老板说,老板,我想买这几块原石,不过我身上没有带钱,可以等我把极品翡翠解出来了,再给你钱吗?

方老板立刻皱起了眉头,他做生意一般都是先付账,再给原石,除非是很熟的顾客,比如柳世航。

他望向柳世航,咨询柳世航的意思,看到柳世航摇头,他为难道,小兄弟,我们这边都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啊,不好意思了。要不,你先回家拿钱了再过来?

苏允满脸不甘,目光一直盯着那几块原石,咬咬牙说道:老板,你宽容下嘛,我保证一定能够开出极品翡翠的!到时候我按两倍原石价格还给你!你看可以不?

方老板有些被说动了,倒不是他大方,而是苏允的表情看起来太不甘心了,让他都开始怀疑,难不成这几块原石,真的能开出极品翡翠来?

其他人也停止了嘲讽,顺着苏允的目光,把那几块原石都记下来,难不成这个废物,真的有赌石的能耐?

这种想法一出来,就不断地发酵,有一些比较急躁的人已经开始行动了,老方,这两块原石我要了!

苏允立刻表现出着急的样子,喂,这是我先看上的啊!

看到苏允的样子,这人更加坚定了,直接掏钱付账,笑话,你凭什么说你先看上的?我还说我先看上的呢,只是没有马上出手而已。

至尊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至尊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至尊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