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情难离前夫请止步)(夏梦曼靳修哲)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 时间:
  • 婚情难离:前夫,请止步香水玫瑰
  • 来源:WXB

(婚情难离前夫请止步)(夏梦曼靳修哲)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婚情难离:前夫,请止步夏梦曼靳修哲》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婚情难离:前夫,请止步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婚情难离:前夫,请止步第6章 你好好配合我,让我怀上孕

这个话简直好笑!

夏梦曼平静而嘲讽的看着他,微白的红唇开启回答:“靳修哲,你什么时候给过我脸了?”

他刚刚不就在给她脸么?

他留在她床边,守了她好几个小时!

“夏梦曼,你别给我装傻!”他阴沉着脸色,眼底是遮挡不住的怒意。

夏梦曼头疼得越发厉害,她现在的这个状况,本来是不应该吵架的。

可是现在这种情况,她的脾气已经全被这个男人给激出来了。她救了他一命,不图他什么特别的感谢,但他难道就连一个稍微好一点的脸色都不肯给她吗?

现在她可是才刚刚从昏迷之中醒来,头顶上还留着一个窟窿洞呢!

“好,那我不给你装傻。”她也是被气急了,说话完全不考量后果和分寸,只是脱口说道,“我刚刚救了你一命,现在我要你还我这个人情。等我病好之后,你好好配合我,让我怀上孕,生下儿子来!”

这样,安安的医疗费就有了。

随着她的话,靳修哲的面色,彻底的变成了森然的冷色。

原来是他高看了这个女人,原来她刚刚救拼死救他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个。

她就这么想生个儿子出来,然后好用来挟制他,挟制他们靳家吗?

“行。”他用力的点着头,站直了身体,眸色冰冷的居高临下看着夏梦曼,“我满足你!等你病好,我保证让你如愿!”

他扔下这么一句带着狠意和恨意的话,转过身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开,同时还重重的摔上病房门,发泄怒火一般。

夏梦曼听着那震耳的关门声,用力的闭上了眼睛。

忍了许久的泪水,还是从她紧闭的眼角,慢慢滑了下来。

天色渐明,这慌乱而沉重的一夜,终于过去了。

怒气冲冲回到家里的靳修哲,始终无法平静心里那股说不清的焦躁。

女人那受伤的脸,总是要闪现在他的脑海里。

他翻来覆去,不仅酝酿不出半点睡意,反而心里越发的烦乱沉闷。

一闭上眼睛,眼前就是那个女人的满头是血的模样……

他烦躁的一个翻身坐起,盯着地板发了一会呆,还是拿出了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出去。

几分钟后,管家开着一辆车从别墅里出去了。

夏梦曼的脑震荡要住院休息几天,她不想让安安知道自己车祸的事情担心,只好又拜托苏雨柔,说自己要出差几天,让她帮忙照顾几天安安。

挂了电话,夏梦曼按了按总是眩晕疼痛的脑袋,疲惫的闭上了眼睛。

她本打算休息一阵,可刚躺下,病房的门就被敲开了。

来的人,是靳修哲的管家。

夏梦曼强撑起身体,迷茫道:“你来有什么事么?”

管家态度恭敬,回道:“少爷叫我来接您回家休养,您一个人在医院,没人照料,生活起居都不方便。”

夏梦曼一愣,不敢置信:“他让我去他家?”

前几天,他不是才恶狠狠地吩咐过了,只要她敢踏进靳家一步,就要将她直接丢出去吗?

现在怎么又叫她回去?难道就算她现在受伤住院了,他也还不打算放过自己?

夏梦曼嘲讽的轻轻一笑,开口道:“谢谢你和他的好意,不过不用了。”

她,拒绝回去。

管家也愣住,他完全没有预想过,夏梦曼竟然会拒绝。

他一直以为,能住进靳家,是夏梦曼求之不得的事情。毕竟五年前,她为了能嫁给少爷,连那种办法都用了。

夏梦曼拒绝完了,又躺了回去,礼貌送客:“我现在身体不舒服,不能送你出去了,很抱歉。”

管家在原地怔了一会,离开病房的时候都还有些懵。

他反应了一会,这才给少爷打电话回去禀告。

“少爷,夏小姐她……不愿意回来住。”管家话一说完,顿时感觉到一股森冷的寒气,穿过电话透了出来,他头皮一麻,清楚少爷这肯定是生气了。

靳修哲阴沉着脸,修长的指头几乎捏爆了手机,一字一字狠狠用力的说道:“她不来也得来!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一个小时之后,我要在家里看见她!”

丢下这么一句狠话,他怒气未消的反手一把将手机狠狠砸在墙壁上。

那个不识相的女人!

他都退让给她机会让她回靳家养伤了,可她竟然敢拒绝!

真当他靳修哲的面子是随便给的吗?

这次他赏了她脸,那她就算是哭着,也必须把这个面子给他接着!

靳修哲越想越是不能消气,一抬脚还狠狠踢飞了旁边的椅子。

最后,男人低低的爆了一句粗口,还是抓起了一旁的外套,气势凛冽的走了出去。

他要去亲自把那个不知好歹的女人给揪回来!

另一边,被挂了电话的管家陷入了为难。

他回头看了一眼病房里纤瘦苍白的小女人,让他对一个病号动粗,这种事情,他是万万干不出来的。

叹了一口气,管家只好硬着脸皮,又敲门进去,苦口婆心的劝道。

“夏小姐,少爷对您不肯回去的事情很生气,您还是跟我走吧,免得少爷一会亲自找上来。”

夏梦曼闭着的眼睛缓缓张开,明澈漆黑的眸子平静的看着屋子里的某一点,顿了一会,又缓缓合上。

“你放心,他那么厌恶我,不会再来找我的。”她在心底,如此的坚信着。

管家真的是无奈了,这两边的主子都不好伺候。

又在病房里各种死缠着请求和劝说,可任凭他磨破了嘴皮子,夏梦曼就是倔强的不肯动身。

“夏小姐,您何必这样呢,要是少爷真的来了,那您可就……”他话还没有说话,病房的门,就粗暴的被人一脚踹开了。

说曹操,曹操到了。

那道修长挺拔的身体,出现在了门口。

靳修哲带着浑身的寒气和暴戾,一步一步的朝着夏梦曼走了进来。

屋子里的温度,霎时间宛如冰冻了一般,让人情不自禁的胆寒三分。

夏梦曼不由的绷紧了身体,手指收拢,抓紧了被子。

“夏梦曼,你可真是个不相识的女人!”他几步走到了病床前,居高临下的用冷冰冰的目光逼视着床上的纤细的女人,“我现在最后给你机会,起来,跟我回去!”

男人的态度,强势的毫无道理。

夏梦曼指头用力的收紧,攥紧被角,反骨一瞬间被激起。

她一点也不想就那么如了这个男人的愿。

“靳修哲,我说过了,我不去你家!”

婚情难离:前夫,请止步第7章 受伤了不会小心一点吗

话一落下,靳修哲的视线瞬间就冷了,像是冰刃一样,恨不得刺穿她。

“你再说一遍!”他几乎是恶狠狠的开口,一幅要是她敢再说就要撕碎他的狠戾模样。

偏偏夏梦曼还就是杠上了,倔强的瞪着她,硬是没有要服软的意思。

两人之间的气氛,可谓是剑拔弩张。

“少爷!”管家担心出事,急忙开口缓和气氛,“先别急着接夏小姐回去,她刚醒,还没有用早饭,要不先休息一阵,吃了早餐再说?”

靳修哲依旧眉头紧皱,用力的盯着夏梦曼,并没有缓和身上的凌厉的气势。

管家赶紧上前去,挡在两个人中间,询问夏梦曼:“夏小姐,您早上喝粥可以吗?”

夏梦曼咬唇,还是妥协的撇开了目光,算是结束了两个人对峙,她低低的嗯了一声,应了管家的话。

管家点点头,连忙来回安排。

紧张的气氛,终究还是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靳修哲冷着一张脸,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没有说话,可身上那股无法忽视的强悍威压却依旧无形的压迫着屋子里的气氛。

管家伺候着夏梦曼用早餐,压低了声音最后劝道:“夏小姐,你也知道我们少爷的脾气的,他现在要你回去,也是担心你,已经是退步了,您就也退让一点,跟我们回去吧……”

夏梦曼垂头看着粥,冷静下来之后,她其实也想通了。

她没有必要和靳修哲作对--

正好她要怀孕,免不了的要跟靳修哲负距离接触,现在跟他回去,也是合情合理了。

只是刚刚那个气氛和情形之下,要她毫无尊严的在他的强势面前妥协,她也真的做不到。

放下粥完,夏梦曼想开之后,平静的淡淡道:“好,麻烦你帮我办出院吧。”

管家一喜,连忙应了。

夏梦曼掀开被子,自己从病床上下来,她脑震荡还没好,动作一做得太大,就脑袋眩晕,眼前发黑,身体一软,忙伸手扶住了床沿稳住身体。

靳修哲注意到她的动作,起身几步走过来,不算温柔的扶住了她的手腕,寒声说道:“你蠢吗?受伤了不会小心一点吗?”

夏梦曼抿了抿唇,对方语气虽然凶巴巴的,但是她听的出来,他是在担心他。“知道了,你不是说要回靳家吗?那走吧!”

见她妥协了,靳修哲眉头一松,只是脸色依旧臭臭的硬邦邦的道:“算你识相。白浪费了我一堆时间!”

夏梦曼蹙了蹙眉,不想跟他说话了,要不是头疼,她还很想翻给他一个白眼。

“你不能走是不是?”靳修哲看她虚弱的样子,直接弯腰一把将她横抱了起来。

下一刻,身体悬空,夏梦曼下意识的双手抱住了男人的脖子,心里不由自主的溢出一些小确幸。

他还是关心她的,对吧?哪怕,只是因为她救了他,他才关心她,她也感到很满足了--

头趴在他的肩头,随着他出了病房。

靳修哲成功带回了这个女人,怒气缓和,脚步飞快的带着夏梦曼往医院外走。

然而,他是健步如飞,可他怀里的夏梦曼就十分不好受了。

靳修哲每迈一步,她头上的眩晕感就加重了几分,像是被从脑门里连续不断的灌进去了十斤白酒,胃里一阵剧烈的反胃恶心,她拼命咬牙忍着,才没有吐在靳修哲的身上。

终于忍到了她被放进车里,夏梦曼脱力的靠在椅子上,感觉像是死过了一回般的难受。

靳修哲看她闭着眼睛,还以为她只是困了休息,倾身过去给她将安全带系上,随后才发动了汽车。

车一开,移动的速度瞬间带得夏梦曼更加难受,她终于忍不住眩晕和胃部的翻腾,扑到窗外,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这可是在公路上,她探出头去的动作十分危险,靳修哲勒令司机立即刹车停下,一只长臂,急忙将夏梦曼扶了进来。

眉头皱起,他冷声问道:“你晕车?”

夏梦曼脑袋还晕得厉害,刚一开口,却又吐了一次,这一下她失误的直吐到了靳修哲的西服上。

靳修哲的脸,瞬间黑成了锅底。

“对不起。”夏梦曼连忙道歉,忍着不舒服要去扯纸巾来给他清理。

靳修哲抓着她的手腕,将她的手按了回去,凶道:“别特么乱动!给我坐好!”

夏梦曼被凶得有些愣,抬起眸子怔怔的望着他。

她的眼睛太过明澈清亮,靳修哲竟然不跟跟她对视,坐正了身体,一只手小心翼翼的拖着她的腰。

“管家,快点开回去!”靳修哲吩咐完后,看向一旁的夏梦曼,“你……再忍一忍。”最后几个字,他还是放轻了嗓音在说。

夏梦曼白着一张小脸,吃力的点点头。

车子一开动,眩晕感就会剧烈的袭来,夏梦曼眼前一片漆黑,脑袋里晕得像是坐过山车,随着车子的每一次加速和减速,眩晕都会猛然加剧,她胃里翻腾的难受。

靳修哲时刻关注着她,没想到这个女人晕车这么严重,眉头微微一拧,动作生硬的将女人搂进怀里,她的小脸就靠在他的肩膀上。

夏梦曼这才觉得好受了一点,意识混沌着,慢慢迷糊了过去。

靳修哲瞧着她面色雪白的憔悴模样,心口有些发紧,抿了抿唇,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出去:“给我把家庭医生叫过来,全部的医生都叫,十分钟内,我要他们务必抵达!”

车子呼啸,终于抵达了别墅。

靳修哲连忙将她抱了下去,几步冲进卧室里,轻柔的放下,叫来医生仔细检查。

一旁等候已久的医生们见他浑身的怒气,都不敢有丝毫的懈怠,仔细的处理了夏梦曼的外伤,又检查了她的头部。

“病人是脑震荡,需要好好休息,不要做太大的移动和动作,不然会导致病人眩晕和呕吐……”医生仔细的汇报情况。

靳修哲认真听着,眉头自始至终都死死的拧着,心里忽然有些恍然。

难怪这个女人刚刚会吐得那么厉害,原来是因为脑震荡。

他……不应该非要把这个女人弄回来的。

目光落下,看着她额头上的纱布,靳修哲的手指慢慢收紧起来。

后悔和愧疚的念头,就那么悄无声息的冒了出来。

处理完情况的医生都小心的退了出去,屋子里,一时间只剩下了站着发愣的靳修哲和依旧昏睡的夏梦曼。

“少爷?”管家盯着靳修哲西服上被夏梦曼吐脏了的那一块,突然的出声,打破了安静。大少爷平时那样高度洁癖的人,居然可以就这样忍受了一路。

靳修哲醒神,嗯了一声。

管家从门口走进来,小声提醒:“您要不要去洗个澡,这里我照顾着?”

靳修哲这才猛然响起,自己刚刚被这个女人吐了一身。

他皱眉烦躁的扯开了领口,脱下最脏的外套,进浴室之前,又不放心的回过身。

“找家里最机灵的人来,给她清理一下身体。”

那个女人刚刚呕吐的时候,自己身上也沾上了不少东西。

管家恭敬的应了,先收拾了一下被医生弄乱的屋子,随即连忙出去找人。

浴室里,刚按下淋雨开关,正解衬衣扣子的靳修哲脑中什么东西一闪,他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来。

婚情难离:前夫,请止步第8章 这个女人的身材这么有料

给那个女人清理身体,不就是要脱光她的衣服吗?

想到那个女人的身体将要被其他的人看光,靳修哲的心里顿时生出一股说不清的不悦。

不行,那个女人是他的妻子,怎么能被别人看光?就算是家里的女佣,也不行!

他应付的胡乱冲洗了一下身体,穿着宽松的浴袍就大步跨了出去。

外面,被管家叫来的女佣刚放好水盆,正掀开夏梦曼的被子。

“你出去!”靳修哲忽然命令。

女佣一愣,有点没反应过来。

靳修哲不耐烦的加重了嗓音:“我叫你出去!”

“是!”女佣吓得一缩,连忙点头,飞快的退出了房间。

她前脚刚出去,正要就碰见过来了管家。

管家疑惑道:“不是叫你去伺候夏小姐吗?怎么出来了?”

女佣还有些后怕,小声回答:“是少爷要我出去的……”

管家一顿,少爷把女佣赶出来,难不成,是要亲自给夏小姐清理身体吗?

他可是从小养尊处优伺候着长大,现在竟然要为了夏小姐,破例去伺候她了吗?

那少爷对夏小姐……到底是怎么个想法?

如果真的讨厌得要死,又那现在岂不是在意得过头了?

房间里,赶走了其他人,靳修哲却盯着水盆,犯起了难。从小到现在,他可从未干过这种事。

眸光一转,看了看床上那个面色苍白的小女人,晦暗的眸光一动。

他还是弯下了腰,从水盆里拧出了毛巾,从女人小巧的脸蛋开始,一点点的温柔擦拭。

先是脸,然后……解开她的上衣,裤子……

女人曼妙娇嫩的身躯,一点点的显露出来。

他眸色猛然一暗,他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个女人的身材这么有料。

留恋的欣赏了好一会,靳修哲才深吸了一口气,搓洗毛巾,仔细而轻柔的将夏梦曼的身体清洗干净,最后换上崭新的舒适睡衣。

大功告成,靳修哲冷硬了一整天的嘴角,情不自禁的轻轻勾起来。

指头摩挲过女人柔嫩的侧脸,那股压郁在心底的浮躁,终于消失无踪了。

……

夏梦曼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她几乎睡了一整天。

身上很清爽干净,已经是被人清理过了。

她撑着身体坐起来,想下床去倒杯水喝,动作一大,脑中就一阵眩晕,她连忙扶着床停下动作休息。

卧室门刚好也在这个时候被推开,靳修哲高大修长的身形,走了进来。

“你起来干什么?给我回去躺好!”他皱眉,带着怒意的语气十分不客气。

医生才说了她脑震荡不能乱动,这个女人现在一醒了就要下床,还真是一点也不安分。

他几步走过去,按着夏梦曼的肩膀,硬是将她又压回了床上。

夏梦曼力气抵不过他,只好开口说:“我想喝水……”

“我去给你倒!你不准下床!”他凶着说完,回身亲自去给夏梦曼倒了一杯温度刚好的热水,递了过去。

这个突然转变的态度,一时间让夏梦曼没有反应过来。

这个男人,不是对她恨之入骨,连见她一面都觉得恶心的吗?怎么现在还会……亲自给她倒水?

眨了眨眼睛,夏梦曼仰头呆呆的望着他,忘记了伸手去接水。

她眼珠子干净明亮,清晰而明澈的倒影着靳修哲的身影。

靳修哲垂眸一对上她的视线,心脏顿时一紧,像是被人捏了一把,跳动得有些失控。

他连忙移开视线,毫不温柔的将杯子硬是往夏梦曼的手里一送,“愣着干什么?傻了么?”

夏梦曼连忙伸手接住水杯,杯身上温热的温度顺着她的掌心,缓缓的烫进了她的心脏,她怔愣了好一会,才慢慢的喝起了水。

等她刚喝完,面前立马就伸了一只修长干净的手过来,夏梦曼疑惑的看了一眼那手,又迷茫的抬起头瞧着靳修哲。

不明白他伸手是什么意思,要什么东西吗?

靳修哲最受不了这个女人这种无辜又迷茫的眼神,她那双眼珠子本来就大,再这么瞧着自己的时候,像是要勾走他的魂。

“杯子给我!”他拧起眉头,故意一幅恶狠狠的模样,用来隐藏起自己心底那份说不出的悸动。

夏梦曼这才明白他的意思,他这是要倒水又帮忙放杯子……靳大总裁何时做过这样的事情。

她只觉受宠若惊,连忙说:“不用了,我自己可以……”

“少废话,给我!”靳修哲好似丧失了耐心,直接从她手里拿过了杯子,重重的往一旁的桌子上一放。

夏梦曼抿了抿唇,小心又疑惑的继续拿大眼睛瞅他。

靳修哲不习惯那眼神,冷硬着面庞侧过身,绷着嗓音冰冷道:“你别以为我这么对你就是不讨厌你了!我只是还你昨天救我的那份人情!等到你伤好,孩子怀上之后,你一样要给我滚蛋!”

夏梦曼的睫毛轻轻一颤,心底的深处,那一份刚刚萌芽出来的隐晦期待和欣喜,瞬间被无情的狠狠的踩碎了。

是了,靳修哲怎么可能会真的对她好,在意她。

她是在做什么梦呢……

夏梦曼慢慢垂下眼睛,一片死灰般的平静,“我知道了,到时候,我一定不会再多纠缠你。”

靳修哲垂在身侧的手指微微一收,这个女人的话,足够识相,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反而觉得不满意。

烦躁了扯开了领口,他冷哼道:“你知道就好。”

夏梦曼垂着头,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

靳修哲瞥了她呆板的模样,薄唇抿紧,眸色里满是凛冽的寒光,他不喜欢这个女人的这种死鱼反应。

好像……一点也不在乎似的。

他很想说点什么,可脑中转过无数念头,又没有一句可以拿来说的话,站了一阵之后,他只干巴巴的丢下一句“真是麻烦”后,快步的摔门离开。

又是震耳的关门声。

夏梦曼听着那决绝无情的离开声音,本来早应该习惯和麻木的心脏,还是涩涩的泛起了几分疼来。

她抬起眸子,看着对面那个刚刚喝过的水杯,苦涩的无声笑起来。

靳修哲出了房间,心底的烦躁反而加剧了,他来回在走廊上踱步了几次,竟然有种不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的迷茫感。

脑子里总是想起那个女人苍白而平静的脸,低低的咒骂了一句,他粗暴的推开了书房的门,坐在办公桌上,盯着桌子愣愣的出神。

桌面上,是那份被他揉得烂皱的离婚协议。

屋子里,一时静谧,直到桌子上的手机忽然震动,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靳修哲回过神,侧眸看向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来电备注--顾依萱。

婚情难离:前夫,请止步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婚情难离:前夫,请止步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婚情难离:前夫,请止步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