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我还爱你最新章节_可惜我还爱你苏怜安陆若擎全文免费阅读

  • 时间:
  • 可惜我还爱你阿木 
  • 来源:gz

可惜我还爱你最新章节_可惜我还爱你苏怜安陆若擎全文免费阅读

《可惜我还爱你苏怜安陆若擎》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苏怜安陆若擎小说可惜我还爱你推荐章节

可惜我还爱你第4章 慢性毒药

对于这些话,苏怜安丝毫不理,只关心检查结果。

“医生,我的孩子没事吧?”

她在陆家忍耐了那么久,完全是为了保全孩子,如果宝宝有事,她还有什么盼头?

医生有些犹豫,拿了份化验单递给她说:“结果显示,你的血液里有种毒性成分,并且已经蔓延到羊水里了,孩子很可能保不住,我们这边是建议您打胎的。”

“打胎”二字犹如一个晴天霹雳,让她的心瞬间坠入深渊。

苏怜安精神恍惚地喃喃自语,“毒性成分?怎么可能!我身体一向没什么问题啊!”

但不容她怀疑,检查单上白纸黑字地写着残忍的结果。

她浑身颤抖,紧紧捉住医生的袖口,声嘶力竭,“求求您,帮帮我好不好?我绝对不能失去这个孩子。”

事已至此,宝宝是她唯一活下去的动力,一旦出事,她真不知道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苏小姐,您先稳定下情绪。”医生温声细语,“至于打胎,是需要家属签字同意的,你……”

“医生。”顾乔乔打断道,“我就是她的家属,先让我们商量一下好么?”

闻言,医生识趣离开。

无神望着医生离开的背影,苏怜安突然觉得好笑,视线转向轮椅上的女人,面无表情地反问道:“是你干的对不对?”

“哈哈哈……”得意的笑声充斥病房,刺耳异常。

苏怜安冷冷看着眼前那张已然扭曲的脸蛋,恨意如藤蔓紧紧缠绕心脏。

她早就知道这女人不简单,但万万没想到,竟会对她腹中的孩子下毒手,毕竟只有孩子出生,他们才能顺利结婚。

“看来你不算太笨嘛。”顾乔乔故作优雅地拨弄着头发,随即动作一顿,唇角翘起一个相当诡异的弧度,“但也是够蠢的。”

下一秒,她双脚踩地,迎着苏怜安恨意十足的眼神,就这么轻轻松松地站了起来。

“你没残!”

苏怜安惊呼出声,没想到近一年来她都是装的,就这么骗过了所有人!

震惊过后,她很快冷静下来,深吸一口气问:“你究竟想要什么?”

话音刚落,几张轻飘飘的纸掉在了她眼前,上面赫然印着刺目的五个字——

离婚协议书!

“离婚,立刻签字离婚。”

顾乔乔咬牙,要不是苏怜安强占着陆夫人的位置不让,她早和若擎结婚了!

“我要是不签呢?”苏怜安抬头,对上顾乔乔阴狠十足的眼神,不让自己流露出一丝软弱。

“不签?那不好意思,没有解药,你肚子里的野种可就保不住了,”

野种?

苏怜安的怒气已然达到了峰值,如果眼神能化作利刃,顾乔乔早就死了千百次。

若有机会,她一定会让他们加倍偿还!

利落地写下名字,苏怜安直接将离婚协议书摔在顾乔乔脸上,冷声道:“解药拿来。”

谁料顾乔乔呵呵一笑,得意地将协议书塞进包里后说:“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狗屁解药,你这肚子里的野种活不了几天,我可以帮你个忙,让她早死早超生啊。”

说完,直接用力按上了苏怜安的小腹。

漫无边际的剧痛袭来。

“不要……”

苏怜安奋力挣扎,可失血过多的她怎么能抵得过正常人的压制?

很快,她下面的血再次涌出。

神志不清之际,她听到顾乔乔大声喊道:“医生,她同意打胎了。”

可惜我还爱你第5章 宝宝对不起

“医生,她同意打胎了。”

这话犹如魔咒在苏怜安脑中不断回荡,一次又一次刺激着她脆弱的神经。

不,无论付出什么代价,她绝对要保住这个孩子!

顾乔乔用力按压小腹的动作还在延续,苏怜安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下子坐了起来,并成功将其扑到。

她疯了似的拉扯对方的头发,双目赤红,“只要我活一天,你就别想打我孩子的主意。”

接着,好几捋头发从顾乔乔头上掉落,连着鲜红的头皮,看起来触目惊心。

此刻,顾乔乔早没了一开始的精致,变得狼狈不堪,大声尖叫道:“苏怜安你疯了!啊——”

下一秒,顾乔乔的脖子被锋利的牙齿咬得血肉模糊,剧痛和恐惧蔓延全身,无论她怎么挣扎,苏怜安都不松口。

二十多年来,这是她最勇敢的一次,只要能保住孩子,就算上刀山下火海,她也毫无怨言。

闻声赶来的医护人员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他们万万没想到失血过多的苏怜安还能有这么多力气,将顾乔乔折磨的鬼哭狼嚎。

即便场面血腥,这些医护人员也没有一个上前拉架,静静等着医警的到来。

看见医生,苏怜安心中燃起劫后余生的喜悦,稍稍松开了满是血腥味的嘴巴。

“医生,求你……”

话没说完,她突然被一股大力摔倒一边,小腹又传来无比剧烈的疼痛,差点让体力不支的她晕死过去。

“乔乔,你没事吧?”

去而复返的陆若擎小心翼翼扶起狼狈不堪的顾乔乔,面色极度关心。

“若擎。”顾乔乔一下子扑进他的怀抱,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我好怕啊,呜呜呜……”

“别怕,有我在。”

直到此刻,陆若擎仿佛才注意到了浑身是血的苏怜安,眸中闪过一丝犹疑,“苏怜安你果然还是死性不改,都到这种地步都不肯放过乔乔么!”

没等苏怜安说话,顾乔乔又带着哭腔畏畏缩缩道:“我、我不要你的孩子了,求求你放过我,不要杀我好么?”

陆若擎狠狠拧眉,“乔乔,别求她,她还没那个资格。”

“呵……”

全无力气的苏怜安静静看着眼前的一男一女,露出极度嘲讽的冷笑。

果然,爱即正义,不爱的人活该被污蔑、被丢弃!

见她没有丝毫悔改的意思,陆若擎不由气急攻心,一边将顾乔乔扶回轮椅上,一边吩咐医生,“立刻给她安排打胎手术!”

什么?打胎?

苏怜安彻底僵住,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她万万没想到,这个名义上是她老公的男人竟会绝情到这个地步,为了这个顾乔乔,连亲生骨肉都能舍弃!

“求求你不要,他身上流着你的血啊,你怎么忍心?”

苏怜安捂紧小腹看向眼前的男人,试图放下一切尊严去挽回。

然而回应她的是一抹绝情的背影。

陆若擎走了,带走了顾乔乔。

苏怜安呆望着沾满血迹的地面,难以相信刚才所发生的一切。

一名护士来到她跟前,苦口婆心道:“苏小姐,走吧,再迟就会有感染的危险。”

闻言,她麻木地抚上小腹,仿佛还能感受到宝宝的心跳。

瞬间她理智全失,用力甩开护士的手挣扎道:“不,我不打!”

可毕竟她的力量过于薄弱,没几分钟便被束缚在平车上推往手术室。

时隔几小时,她再次看到了那冰冷的器械,是要取走宝宝性命的利刃。

麻药的作用下,她没法说话,更动不了,似乎只能无力而又绝望地接受命运的到来。

苏怜安缓缓闭上眼。

那一刻,眼角滑下冰冷的泪。

对不起,宝宝,妈妈真的尽力了。

可惜我还爱你第6章 奄奄一息

那一滴泪仿佛浸入了医生的心脏,迅速燃起浓烈的同情。

思虑之后她最终说:“要不这样,我现在帮你做个全身检查,根据结果再定夺这个孩子的去留,怎么样?”

闻言苏怜安眼中重新恢复光彩,费力地动了动唇瓣,用口型说了句“谢谢”。

她闭上眼,心脏猛烈跳动。

太好了,至少还有希望。

几分钟后,医生拿着检查结果看了一会儿,拧眉和同事对视一眼后,走过来说:“苏小姐,结果显示你体内的毒素已经蔓延全身了,打胎风险实在太高,所以我们经过商量,建议你改为剖腹产把孩子生下来。”

一番话让苏怜安喜极而泣,不断用眼神表达着谢意。

医生忍不住提醒道:“但手术过程的风险不可预估,很有可能发生大出血的情况,你真的考虑清楚了么?”

苏怜安没有露出一丝怯意,费力地点了下头,眼中全是属于母亲的坚强。

若是这样,她愿意和宝宝同生共死!

麻醉量加大,苏怜安陷入沉沉的昏迷。

当她睁开千斤重的眼皮时,医生带着口罩走过来,声音犹如天籁,“手术很成功,孩子顺利取出。”

苏怜安整个人愣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孩子,她的孩子出生了!

然而没等她狂喜多久,医生又叹了口气说:“只是孩子出了点问题,你先做好心理准备吧。”

说着,护士将孩子抱到她身边。

宝宝已被毒素侵蚀全身,浑身发黑,奄奄一息了。

苏怜安狠狠咬唇,冰冷的指尖轻触上他同样没有温度的脸庞,身体止不住地颤抖。

“宝宝,我的宝宝。”她已然泣不成声,只知道不断呼唤这个和她血肉相连的小生命。

似乎是心灵感应,宝宝紧闭的双眼掀开了一丝缝隙,深深看向苏怜安的方向,再次合上时,留下了一滴晶莹的泪。

苏怜安如坠冰窖,仿佛灵魂全被抽走,只剩下一副空荡荡的躯壳。

整整八个月,她每天都在期待他的降临,这份期待足以让她忽略在陆家的种种苦难。

可现在却没了,一切都没了……

她甚至不知道继续活下去究竟有什么意义。

空气静默一瞬。

紧接着,安静的手术室里回荡着她撕心裂肺地呼唤,“不要,宝宝不要睡,再看看妈妈好不好?宝宝……”

她泪流满面,不停摩挲着他冷冰冰的脸蛋,试图温暖他依然发硬的皮肤。

为什么?为什么上天给了她希望又要残忍夺去呢?再怎么说,孩子都是无辜的呀!

此情此景,医生也忍不住抹了把眼泪,轻声劝道:“苏小姐,节哀。”

苏怜安却听不见任何声音,只麻木的抱着孩子,身体轻轻摇晃,仿佛在哄他入睡。

两个多小时后。

护士小心翼翼地过来说:“苏小姐,宝宝的遗体已经处理完毕,您看您家人什么时候过来领?”

苏怜安恍若未闻,只定定盯着掌心看,那里还残留着宝宝的触感。

护士有些看不下去,默默转身离开。

晚上。

苏怜安极度悲戚的情绪终于缓和了点,一转眼看到床头柜上的催费单。

她勉强打起精神,却发现上面的费用高的让人咋舌,并显示她已经欠费!可她身上一分钱都没有!

陆若擎将她送进VIP病房,却不支持任何费用,相当于让她自身自灭了。

真是好狠的心。

之后护士一次又一次催费,万般无奈之下,苏怜安只得拨通母亲的电话。

“喂?”电波传来熟悉的女声,音调却是异常冷漠,“什么事?”

面对这种漠不关心的态度,苏怜安紧紧捏紧拳头,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无波,“我住院了,需要钱。”

电话那头的声音陡然拔高,“什么?住院?那孩子没事吧?”

可惜我还爱你第7章 再怀一个

“孩子没了。”

天知道苏怜安究竟用了多大的勇气说出这句话,即便极力克制,音线还是抑制不住地颤抖。

立刻,电波传来刘艳尖利的反问声,“什么?你再说一遍!没了?”

苏怜安抿唇不答,捏着手机的骨节逐渐泛白。

长久的沉默激怒了刘艳,骂骂咧咧道:“说话啊,你哑巴啦?”

苏怜安心头更冷,“南总医院12楼,你想来就来。”

撂下这句话,她直接挂断电话。

苏怜安不由苦笑。

真是可悲,竟然连亲身母亲都不在乎她的死活。

但值得庆幸的是,刘艳还是来了。

她心中稍有安慰。

可令人心寒的是,对方一见到她就是劈头盖脸的质问,“你到底怎么回事?孩子是说能打就能打的么?没了这个依仗,陆少怎么可能再帮你爸了?一旦断了资金,你让我们怎么活?”

一番自私至极的话似冷水兜头浇下,浇灭了苏怜安心里的最后一丝妄想。

呵,苏怜安你还在奢望什么呢?你只是他们来钱的工具而已,快醒醒吧!

迎上刘艳咬牙切齿的表情,她冷笑了两声,扬声反问道:“你们死活关我屁事?”

“啪——”

回应她的是一记又响又重的耳光,脸颊立刻高高肿起,火辣辣的疼。

“苏怜安反了你!竟然敢这么对我说话?”刘艳气的大喘气,直接下了死命令,“我不管,你反正必须给我尽快再次怀上陆少的孩子!”

听,这还是正常父母会说的话么?

哀莫大于心死。

当着她的面,苏怜安缓缓解开病号服。

略显昏暗的光线下,横亘在她小腹上的那条刀口显得异常可怖。

见状,刘艳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

苏怜安冷笑出声,突然觉得有些畅快,“这刀口都是新鲜的,医生说三年内不得受孕,怎么怀?”

“你……”刘艳面上浮出失望的表情,狠狠瞪了她一眼,“那你好自为之吧!”

说着就要离开。

走到门口时被一护士拦住,“您好,您是苏怜安家属吧?”

刘艳不耐,“什么事?”

“是这样的,她欠了一笔医疗费用需要立刻结清。”

刘艳立刻变了脸色,急急欲走,“别找我,我没钱。”

护士也不傻,直接挡住她的去路,“如果您拒不结账的话,我们只能通过法律途径了。”

一听到“法律途径”四个字,刘艳直接蔫了,然后回头对苏怜安骂道:“真是个赔钱货!”

苏怜安恍若未闻,静静靠在床头,空洞的眼神望向床外,如同一个残破的布娃娃。

没多久,护士面带难色地走过来问她:“您还有其他家属么?”

苏怜安细想了一阵,缓缓摇头。

护士又说:“是这样的,刚才那位阿姨虽然结清了欠款,但因为这是VIP病房,每天费用高昂,所以需要预存一些款项,您看您再打打电话?”

这时候的她又能打给谁呢?

于是,她没有丝毫犹豫道:“给我办出院手续吧。”

“这怎么行?您刚手术完,需要静养的。”

苏怜安笑了笑,却比哭还要难看,“没事,去办吧,麻烦你了。”

很快,她两手空空地出了医院大楼。

路上车来车往,似乎都有前进的方向,只有她漫无目的不知道该往哪去。

更不巧的是,路上突然下起了暴雨,很快将没有遮蔽的她淋了个湿透。

情急之下,她加快步伐,想找个店躲雨,却不小心扯开了腹部的缝线,血水伴着雨水染遍了全身。

此刻,超负荷的身体再也支撑不住,眼睛一黑,直直倒了下去。

可惜我还爱你第8章 喜宣婚讯

“不要!”

苏怜安从极度真实的噩梦中惊醒,大口喘着粗气,额上冷汗涟涟。

等稍微冷静些才发现自己竟处于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中,似乎是栋别墅,其奢华程度一点也不输陆宅。

这是哪?

在她疑惑慌张之际,安静的卧室里响起一阵脚步声。

“你终于醒了。”

她浑身戒备,循着清亮的男声望去——

当看到来人时不由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道:“怎么会是你?”

宋嘉辰,她的大学同学,曾经追求过她一段时间。

当时她一颗心全扑在陆若擎身上,直截了当地拒绝了他,后来这事便不了了之。

却万万没想到,时隔三年,他们竟会在这种尴尬的情况下相遇。

宋嘉辰身姿颀长,气质温润,看到女人那张瘦到脱形的小脸,星眸中快速闪过一抹心疼,面上却没表现出丝毫。

他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参汤径直走过去。

“很惊讶么?”他嘴角挂着让人如沐春风的笑意,轻手轻脚地坐在她床边,用瓷勺舀起参汤送到她唇边,柔声道:“来,趁热喝了。”

苏怜安愣住,眼眶开始不受控制地发热。

她有多久没感受过这种真情实意的关心了?久到她已经忘了该如何回应。

见她不动,顾晋秀气的眉头微微蹙起,耐心询问,“怎么了?没胃口么?”

“不是。”她终于回神,缓缓摇头说,“我自己来吧。”

他没坚持,小心翼翼地将瓷碗递到她手中,“小心,可能有点烫。”

她喝了一口,暖意顺着口腔一直蔓延到心脏。

事实证明,她也许命不该绝。

一碗汤很快见底。

一直在关注她的宋嘉辰连忙接过空碗,然后轻声嘱咐,“早点休息吧,有什么事你直接叫我就行。”

说罢,转身欲走。

“还有。”他走到一半突然顿住,十分认真道,“你也别太担心你爸公司破产的事,我会帮你。”

他将一切安排的明明白白,根本没给她拒绝的机会。

望着男人匆匆离开的背影,苏怜安深感无奈,但同时又有股难以忽略的暖意从心口浮起。

但算起来,她也算亏欠他良多,怎么能心安理得地接受这一切呢?

可如果不这样,放眼整个浦江市,哪里才是她的容身之处呢?

在床边呆坐了半天,她甩了甩昏沉沉的脑袋,重新躺回柔软的被褥里。

入梦之前,她抚上小腹凹凸不平的伤口,默默发誓,“宝宝,你放心,妈妈会替你好好活下去的。”

也许是太过疲累,苏怜安一觉睡到了第二天中午,刚睁眼门就被敲响。

“进来。”

她费力出声,发现嗓子哑的不像话。

门被打开,露出一张清秀俊雅的面庞。

宋嘉辰面上带着让人如沐春风的笑意,捧了营养丰富的午餐过来,说:“醒了,快吃点东西填填肚子吧。”

苏怜安确实饿得不行,便没有拒绝。

怕她觉得不好意思,宋嘉辰只得移开目光,兀自打开电视,姿态随意地调着台,余光瞥着女人精致柔和的侧颜,唇角不自觉地朝上翘起。

就这样,两人维持着这种平淡的相处模式,一晃就是三个月。

这天,天朗气清,苏怜安帮张嫂打扫客厅,细心地擦拭茶几。

正当她要起身时,一张报纸飘到地上,她下意识地弯腰捡起,却被报纸上的内容定住动作。

上面赫然写着:当红小花旦顾乔乔双腿康复,陆氏总裁喜宣婚讯!

可惜我还爱你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可惜我还爱你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可惜我还爱你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