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你还在等我最新章节_听说你还在等我叶慕溪荆南风全文免费阅读

  • 时间:
  • 听说你还在等我流萤
  • 来源:gz

听说你还在等我最新章节_听说你还在等我叶慕溪荆南风全文免费阅读

《听说你还在等我叶慕溪荆南风》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叶慕溪荆南风小说听说你还在等我推荐章节

听说你还在等我第4章 她有自残倾向

“额头上的伤没什么大问题,但是……她情况不太好,有自残倾向。”

江辰给打了镇定剂的叶慕溪盖上被子,对站在床边的荆南风说道。

荆南风冷笑:“她能有什么自残倾向,只怕又是装来骗我的。”

“南风,我说真的,就算你要和她离婚,也没必要把人往绝路上逼。”

江辰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想起那人昏迷在床上,脸色白得像纸,心底叹了口气。

荆南风这个好友的性格他是知道的,爱与恨极为分明,自从他被迫娶了叶慕溪后,就没从他嘴里听到过她一句好话。

可人躺在床上,额头上破了那么大一个血洞不假,他真怕有一天,这两个人都会走向毁灭……

这时,叶若云走进来,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担心:“南风,辰哥,姐姐怎么样,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啊?”

江辰每天面对那么多病患家属,真担心还是假担心一眼就看了出来,此时面色有些古怪。

这位在南风口中柔弱善良的叶家二小姐,貌似不是什么善茬。

从叶慕溪实实在在把自己撞了个头破血流,她却完好无损的进出荆家大门就可以看出,不是善茬。

但当局者迷,作为朋友,江辰不便说太多。

没理会叶若云的惺惺作态,他最后看了一眼床上苍白消瘦的身影,离开了荆家。

荆南风拍拍叶若云的手臂,让她先出去。

叶若云体贴地说她去给姐姐熬粥,转身的瞬间却向病床方向投出了怨恨的目光。

叶慕溪,你最好就像现在这样,永远不要醒过来吧!

房间门被关上,一瞬间室内安静下来,荆南风关掉刺目的灯光,在黑暗中静静看着叶慕溪沉睡的面容。

什么时候,他们之间走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呢?

他艰难地回忆了一下,发现脑海里充斥着的全是三年来无数次争吵与谩骂。

以前那个见了他眼眸亮若星辰的叶慕溪,变成了如今歇斯底里、精神极度敏感的女人。

如果,如果当年叶慕溪没有为了接近他盗取公司机密,是不是今天又是另一番结局?

叶慕溪缓缓睁眼,目光落到与她脸颊仅有一厘米间距的手上。

荆南风霍然收回鬼使神差的手,朦胧的光线正好掩住他有些无措的视线。

叶慕溪却没看向他,而是定定地盯着天花板,脸上的神情似悲怆似哀伤。

“叶慕溪,以后再让我发现你自残,这个床你就别想下来了。”似乎为了掩饰自己刚才的心虚,荆南风恶狠狠地说道。

“呵……”

叶慕溪轻笑,眼珠以一种及其缓慢的动作转向床边的男人,月光披在他肩上,将他整个人分成两半,一半如霜雪一半似深海。

曾经这个男人是她全部的念想与希望,直到醒来的那一刻她才发现,自己有多可笑。

守着一块永远也捂不热的石头,最终只会把自己也拖向深渊。

“荆南风,离婚书拿来给我签字吧。”她平静地吐出这句话,仿佛压在心底多年的石头被掀开,叶慕溪长长的呼出口气。

“你说什么?”荆南风猛然盯住她,眸中充满了怀疑。

以死相逼也不愿离婚的叶慕溪,竟然主动要求在离婚书上签字?

难道是撞了一下把脑袋给撞傻坏了?

“我说,我要跟你离婚。”叶慕溪闭上眼,一字一句地说道。

下一秒荆南风就欺身上前,目光灼灼的盯着她:“告诉我理由?”

他的心剧烈跳动着,曾经他无比希望这一刻的到来,等叶慕溪真的松口了,他却没有意料中的惊喜,甚至夹杂着一丝愤怒。

“离婚不是你提出来的么?”

叶慕溪面无表情地反问:“现在我松口了,你不该欢天喜地的捧着离婚书来求我签字吗?”

想得美!

听到这话荆南风那丝愤怒的火苗瞬间暴涨成火焰吞噬了他,他气急反笑,指节分明的手掌缓缓抚过叶慕溪雪白的脖子,带起身下人一阵战栗。

“你造了那么多孽现在就想一笔勾销?没那么容易!”

伴随一声裂帛声,叶慕溪上身的衣服猛地被撕开!

男人没做任何前.戏,深深地挺.入她身体。

叶慕溪的尖叫被火热的唇舌堵住,肆意在她口腔游走,舔过她每一个角落,汲取着她口中的甘露。

“叶慕溪,要离婚先把欠下的债还完吧。”

男人在她耳边邪恶地说。

叶慕溪仿佛已经感觉不到身体的疼痛,她大睁着无神的眼眸,两行清泪缓缓落下。

听说你还在等我第5章 被看管

一夜荒唐。

第二天一早,荆南风调来了两个保姆,对他们吩咐道:“给我看住她,除了这个房子,哪里也不许去。”

两名身强力壮的保姆点头应是,其中一个年纪略小的保姆指着躺在床上再次昏迷过去的女人问道:“可是我看太太的伤很严重,需不需要叫医生过来换药?”

荆南风看了叶慕溪一眼,雪白的纱布又浸出了鲜血,他皱了皱眉,冷淡地说:“会有医生定时过来换药。”

他迈开长腿,大步往外走去,在门口的时候顿了一顿,头也不回地说:“别叫她太太。”

两个保姆面面相觑,彼此在眼神中交换了想法。

荆南风和叶若云搬了出去。

叶慕溪变得越来越消瘦,每天躺在空荡荡的房间,从早到晚一动不动,如果不是还有微弱的呼吸,几乎让人以为她已经死了。

两个保姆大约是看出了荆南风的态度,照顾她的起居也不上心,想起来了送点饭,没想起来能让她一直饿着。

江辰第二次来荆家换药的时候,叶慕溪已经整整两天没进食。

“好点了吗?”

再次睁眼,叶慕溪发现房间的窗帘被拉开,许久不见的明亮阳光洒进来,让人有种飞蛾扑火的冲动。

她抬起手,想试一试阳光的温度。

下一瞬却被一双指骨分明的手按住了。

“手上还吊着葡萄糖,不要乱动。”江辰冲她一笑,继续配制换药所需的物品。

叶慕溪眼眸一眨不眨的跟着他的身影转动,因为瘦,所以显得眼睛特别大,像一只苍白精致的瓷娃娃。

江辰将她扶起来半靠着枕头,右手轻柔地解开包裹在头上的纱布。

“那两个玩忽职守的保姆我跟荆南风说了,以后她们不会再过来了,你……”

叶慕溪轻笑一声,终于在半个月后再次开口:“那又怎样呢,荆南风恨不得我死了,底下的人来多少个都是一样的。”

江辰给她包扎的手指停下来,清俊的脸上闪过一抹不忍的神色。

曾经他和荆南风一样以为叶慕溪是个心机深沉、行为毒辣的女人,接触下来却一点点推翻了之前的想法。

再不择手段的人,也不会为了别人把自己搞得遍体鳞伤。

荆南风对她没有半点怜惜,现在更是天天把叶若云带在身边,她在荆家的处境只会更艰难。

“要不,你搬出去住吧,我那里正好有个空置的房子,可以借你住一段时间。”他给叶慕溪提了一个建议。

叶慕溪眼眸亮了亮,随即又失望地暗淡下去:“谢谢你,不过荆南风现在不允许我出门,可能不能领你的情了。”

江辰听到这话瞬间有些生气,他“蹭”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边往外走边说:“哪有这种事,都什么年代了还限制人身自由?我去找他说去。”

叶慕溪却拉住他的手腕,苦笑着摇了摇头。

“没用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的性格,认定的东西没人劝得动。”

江辰被她的手拉住,心里突然传来一阵悸动,他深深呼了口气,心想自己要完。

叶慕溪抬头,冲他露出一个苍白的笑容。

“辰哥,谢谢你为我着想,你走吧,我想安静待一会儿。”

那笑容极为浅淡,仿佛连笑带人下一秒都要消失。

江辰知道自己不该多管别人的家务事,他压抑住心口一阵一阵的狂跳,拿起医药箱离开。

就这样吧,这一生也没什么好过的了。

随着大门关上,叶慕溪缓缓拿出枕头下偷藏的安眠片,倒出一大把吞了下去。

江辰越想越不对劲,叶慕溪的反应太平静了,平静得有些不正常。

他思索着,突然打开车门,往荆家大门口飞奔而去。

“若溪!”

大门被推开,砸在墙上发出一声巨响。

江辰直奔卧室,果然看到正梗着脖子把安眠药往喉咙里吞咽的叶慕溪。

“你干什么?”他打翻叶慕溪手上的药瓶,又一拳击在她胃部。

没来得及吞下去的药片吐了出来,江辰顾不得男女之防,翻身骑在她身上,双腿紧紧压制住她的四肢,伸手往她嘴里抠遗漏的药片。

“听话,吐出来。”他捏住她下巴,轻声哄道。

叶慕溪闭紧嘴巴,上身的T恤在挣扎中凌乱的卷起,露出大片白皙肌肤。

忽略地上洒落的安眠药片,两人的姿势暧昧极了。

这时,门口传来“啪啪啪”的鼓掌声,接着一个令人厌恶的声音响起。

“你们居然搞到了一起,真是意外的收获啊。”叶若云不知何时站在门口,得意地晃了晃正在拍照的手机。

“你们说,要是我把照片发给南风哥,他会怎么做?”

听说你还在等我第6章 一口价,两百万

叶慕溪挣扎的身体停住,江辰从她嘴里把最后一点药片抠了出来,扯过床头的纸巾为叶慕溪擦了擦唇角,这才好整以暇地看向站在门口的叶若云。

“怎么,不装白莲花了?”语气满含嘲讽。

叶若云脸色变了变,接着露出一个“真瞒不过你”的笑容。

她晃了晃手机,威胁似的说道:“你是聪明人,咱们做个交易。”

“我和你这样的人没什么交易可做,你大可把照片给南风看,你看他是信你还是信我?”

江辰不再看站在门口的叶若云,他给叶慕溪端了杯水,正一点一点地让她漱口。

叶慕溪兴许是知道自己今天死不成了,变得非常配合。

“平时他或许会信你这个好朋友,可这件事牵扯上了叶慕溪,你觉得他还会有平时那么冷静吗?”

叶若云勾唇一笑, 对荆南风来说,叶慕溪就是他的爆炸催化剂,一点就炸,怎么可能还思考那么多。

江辰脸色变了变,他刚发现自己对叶慕溪的心意,绝对不能让她受到半点伤害。

“你的条件是什么?”他看着叶若云说道,眼中赤裸裸地厌恶。

他现在极度怀疑叶若云才是当年害死叶慕溪父母的真凶,这心计,这嘴脸,荆南风恐怕眼睛瞎了才会认为她柔弱善良。

“给我两百万,立刻把照片删了。”叶若云伸出两根手指。

最近她点背,投资的几个项目负责人都卷钱跑了,她急需钱来还自己欠下的赌债。

“两百万,你怎么不去抢?”江辰咬牙说道,没想到她竟然狮子大张口。

“一口价,爱给不给。”叶若云收起手机就要走人。

“等等。”江辰叫住她,似乎下了决心。

这时,一直保持沉默的叶慕溪突然拉住他的手腕,轻轻摇了摇头。

接着她转头,看向一脸玩味的叶若云:“你尽管去告诉荆南风,最好让他跟我离婚,把我赶出荆家。”

这样她就彻底自由了。

叶若云突然瞪大了眼睛,指着叶慕溪骂道:“你这个贱女人心里又在打什么鬼算盘?”

在她印象中,叶慕溪就算死也不会和荆南风离婚,现在突然松口,指不定在憋什么坏主意!

而且,她有一百种办法赶叶慕溪走,可敲诈江辰的机会只有一次,竟然被她搅黄了!

叶慕溪惨然一笑:“我心里的算盘哪里比得上你万分之一,去告诉荆南风吧,我要和他离婚。”

叶若云心里却打起鼓来,最近她旁敲侧击地表达过和荆南风结婚的意愿,但荆南风总是模棱两可地回复她,此时把照片发过去,她的心思不就昭然若揭了吗?

毕竟她在他面前扮演的一直是心疼姐姐的好妹妹,怎么会把姐姐偷情的照片到处发呢……

就在这时,门口再次传来开门的声音,荆南风低沉悦耳的嗓音在客厅响起。

“若云,要看她也应该叫我一起来才对,万一她伤了你怎么办?”

话音刚落,卧室里的人全都沉默下来。

不知情的荆南风走到卧室门口,目光从略带躲闪的叶若云扫到欲言又止的江辰身上,最后落在自他进来后再也没有睁眼看过他的叶慕溪身上。

她似乎比上次更瘦了些,面色也憔悴了许多。

那两个保姆竟然玩忽职守,连最基本的三餐都不做,让叶慕溪生生瘦了一大圈!

早知道不该那么轻易地放过她们,荆南风突然冒出这个念头。

下一秒这个念头又被心头烧起的火给扑灭了。

该死!每次见他都这副要死不活的样子,换成谁会喜欢?

“南风哥,你怎么来了?”叶若云迎上去,神情看起来像是在遮掩着什么。

“我本来打算过来看看姐姐就走,没想到江医生也在这里,是我打扰了,我们走吧。”说着把挽着荆南风的手臂往外拉。

荆南风却把目光投向了江辰,却发现他站在距离叶慕溪极近的地方,那女人的手还拉着他的手!

他死死盯着两人接触的地方,下一秒甩开叶若云大步朝他们走去。

“哎南风哥……”

叶若云见势不妙,荆南风只要再走近一点就能发现床边散落的安眠药,那她的这张照片就没用了。

她眼珠一转,假装摔倒在他脚下,手机从手中甩到地上,刚刚拍的那张图瞬间出现在荆南风面前。

照片里江辰骑在叶慕溪身上,手指伸进她的嘴里搅弄,而叶慕溪衣衫凌乱,大半肌肤都暴露在外面,看起来就像在白日宣.淫!

荆南风眼睛都红了!

他指着躺在地上的手机,像恶狼般盯住叶若云。

“告诉我这是什么!”

叶若云双肩狠狠一抖,突然朝荆南风跪了下去。

“南风哥,求你原谅姐姐!”

听说你还在等我第7章 我爱上江辰了

“叶若云,你闭嘴!”江辰大声制止,眼中满是焦急。

没想到叶若云竟然这么狡猾,眼见敲诈不成就先发制人,坐实他和叶慕溪的奸.情。

他倒是没什么,可叶慕溪哪里还能承受住荆南风的怒火。

荆南风原本心里还有一点不相信,闻言猛地盯住了江辰,漆黑眸中涌动的愤怒几乎要化为实质,将房间里的所有人燃烧成灰烬。

叶若云拉着荆南风的袖子,看起来像在解释,其实拼命煽风点火。

“我来找姐姐,刚走到门口就听到房间里有动静,我以为又是那两个保姆在欺负姐姐,于是打开摄像头准备留存物证,但没想到,没想到……”

她故意没说下去,给了面前男人充足的想象空间,只一个劲的求情。

“姐姐她一定是太寂寞了,你原谅她好不好,以后你多陪陪她,我没关系的南风哥……”

“闭嘴,让他说!”荆南风粗暴地甩开哭哭啼啼的叶若云,伸手指向江辰,额角的青筋剧烈跳动着。

“这有什么好说的,我刚刚只是帮她……”江辰心里也升起一团怒火,既因为叶若云哭得让人心烦,也因为这拙劣的圈套。

此时,叶慕溪再次拉住他的手,示意自己来说。

与其在这里纠缠不清,倒不如将计就计。

他闭上嘴巴,担心地看着她缓缓起身,走到叶若云面前,接着扬起手……狠狠甩了她一巴掌。

“啪!”清脆地一响,叶若云被得歪向一边,半边脸迅速红肿。

“这一巴掌,是我作为长姐,最后一次代爸妈教训你。”叶慕溪收回手掌,眉眼冷淡地说道。

下一秒她就被反应过来的荆南风搡开,他扶起叶若云,将她护在身后,射向叶慕溪的眼眸带着震惊与不可置信。

“你竟然有脸……”

“我一个出轨的女人,竟然有脸打她么?”

叶慕溪接过他的话,自嘲地说道。

荆南风惊愕地看着她,出轨的女人,这代表她承认了?

“对,没错。”叶慕溪长长呼出一口气,苍白的脸上露出某种坚定的神色。

“荆南风,你以为你有多大的魅力?这么多年我热脸贴冷屁股也贴够了,要不是你拖着不签字,我早就搬到江辰那里去了。”

字字诛心。

荆南风的心脏不可抑制地一痛,他捏紧了身边的门板,任由上面破碎的倒刺扎进手掌。

叶若云几不可察地往后退了一步,荆南风现在的样子好吓人。

“什么时候开始的?”他咬着牙,尽量让自己平静地问出这句话。

叶慕溪歪头一笑,隐约有几分当年活泼欢乐的影子。

“不记得了,大概是在你某次又摔了我准备的晚餐,去找你的若云妹妹的时候吧。”

“慕溪,你没必要这样,我们之间……”

“辰哥,可以顺着我这一次吗?我想为自己活一次。”叶慕溪及时打断他的话,看向江辰的目光万般柔情。

江辰即将出口的澄清咽回了喉咙,看向她的目光百般复杂。

接着又转身对荆南风耸耸肩。

“所以你快点把离婚协议给我签了,咱们一拍两散各自为家,多好!”

一拍两散。

各自为家。

荆南风咀嚼着这两个词,一股铁锈味从喉咙翻涌而出,他闭了闭眼,强行咽下这口心头血。

“我问你最后一次,你是不是因为寂寞才和他在一起?”

他不死心的问最后一句。

“不是,只是因为我爱上他了。”叶慕溪坦然抬头仰视他,目光无爱无恨。

“你……”荆南风猛地扬起手掌,江辰连忙挡在她面前。

叶慕溪在他身后大喊道:“荆南风,收起你可笑的自信心吧,天下男人比你好的多得是,我凭什么非要爱你一个?”

室内陡然安静,荆南风的手掌停在半空,迟迟没有落下来。

原来,他以为不管怎么羞辱都不会离开的叶慕溪,也会爱上别人。

他以为会永远在原地等他的人,早已挽着别人的手离开……

可那又怎样呢?

离开了他把她捆回来就是!

叶慕溪是他的女人,这一点任何时候都不会有变化。

想到这里他兀自笑了,那笑容在灯光的照耀下令人不寒而栗,叶慕溪抓紧了江辰的衣服,不自觉咽了咽口水。

“你……你要干什么?你快点让我签字走吧,我保证以后再也不出现在你面前。”

话音刚落,她的手腕就被荆南风抓住,他俯身对她耳朵吹了口气,说出的话却让叶慕溪如坠冰窖。

“看来荆太太确实病得不清,必须送往疗养院好好休养,我会找信得过的人好好照顾你的。”

听说你还在等我第8章 不是说血癌骗他的吗?

叶慕溪睁大了眼眸,不可置信地看向荆南风。

“我没病,你不能把我送精神病院,荆南风你还有没有人性……”

荆南风打了个电话,很快就有两个保镖模样的人上门,架住叶慕溪就往外拖。

江辰连忙跟他们撕扯起来。

荆南风冷眼看着这一切,唇角噙着一抹残忍的笑意。

“南风,我是医生,慕溪的病到没到送医院的地步我最清楚,你放开她,有话好好商量。”

“你睡了我的女人还让我好好商量?江辰,这不是个笑话么。”荆南风做了个手势,其中一个保镖摔开江辰,另一个架着叶慕溪走了。

“荆南风,我会恨你一辈子,永远也不会原谅你,永远!”

叶慕溪最后撕心裂肺的哭声在他脑海里反复回荡,荆南风闭了闭眼,试图让自己冷静,不要受那个女人的蛊惑。

叶慕溪被带上一辆黑色的保姆车后缓缓驶离了视线,江辰扒着窗户的手指收紧,突然回身一拳砸在荆南风高挺的鼻梁上。

“你这个王八蛋!”

荆南风被他一拳打出了火气,两人迅速扭打起来,不多时双双挂了彩,各自躺在地上喘气。

良久,江辰默默爬起来,盯着荆南风说了最后一句话。

“你会后悔的,我保证。”

他一字一顿地说,接着头也不回地离开。

“南风哥,你没事吧,江辰下手也太重了。”

这时叶若云适时地上前扶荆南风,看着他脸上的淤青露出一副心疼的样子。

荆南风却仿佛没有听到她的话,拿起外套就往门外走去。

“南风哥!”叶若云喊他,荆南风脚步顿了顿,疲惫地说道:“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好吗?”

说着大步离开了空荡荡的房子。

叶若云看着敞开的大门,脸上担心忧虑心疼等等情绪瞬间收起,浓烈的怨毒再次爬上秀丽的脸庞,令她看起来异常阴森可怖。

没想到荆南风宁愿把那个贱女人绑到精神病院也不愿意离婚,叶慕溪,看来给你的教训还不够。

叶慕溪被彻底看管起来,她的手腕被扣上一根银白色的链子,另一端连接在墙上,最远的距离也就是走到门口。

除了第一天被送进来叶慕溪歇斯底里地大叫“我没疯”“放我出去”之类的话,后来她大部分时间是安静的,安静到让荆南风感到心慌。

今天也是这样。

荆南风过来站了多久,叶慕溪就看了多久的窗外,直到他忍无可忍,一只手钳住她的下巴:“叶慕溪,你装出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到底给谁看。”

叶慕溪随着他的动作往前倾了倾,吐出了这些天他唯一听到的话:“放我出去。”

“放你出去跟江辰双宿双飞吗?想都别想!”荆南风咬牙说道。

就算囚禁她一辈子,叶慕溪也只能死在他怀里。

得到意想中的答案,叶慕溪垂下眼睫,露出一个“那我就跟你没什么好说的了”的表情。

荆南风最恨她这幅样子,好像全世界都委屈了她。

但她做了那么多错事,这些年要不是他帮忙遮掩,叶慕溪恐怕早就进监狱了。

她居然不知悔改,还理直气壮给他戴绿帽子,谁又来心疼他?

荆南风心里泛起一丝苦涩,他松开手指,叶慕溪苍白的皮肤上立即浮出两道鲜红的指印,落在他眼里刺眼得很。

荆南风皱眉用拇指擦了擦,突然见两道鼻血从她鼻子里流出,滴到尖削的下巴上。

“你……”他狐疑地看向叶慕溪,不是说血癌是骗他的吗?

叶慕溪抬起袖子擦了擦,面无表情地说道:“见到你就上火,滚吧。”

上火到流鼻血?

荆南风看着她袖子上那片鲜红的血迹,心口泛上一股不知名的滋味,仿佛某些东西正要离他远去,而他还傻傻不自知。

“你滚啊!”叶慕溪操起身边的花瓶就向他扔去,大声赶他。

荆南风侧身闪开,花瓶落在地上碎成碎片,他有心想发火,眼角余光瞥到鼻血还在不停往下流的叶慕溪罕见地心软了一下,一言不发地走出病房。

明天找医生过来给她做个全面诊断。

关上门的时候他这么想着。

可惜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当天晚上医院就着起了大火,坐在车里的荆南风远远就看见冲天的火光,赶到医院的时候整栋建筑已经烧掉了一半。

灼烈的火苗一个窗口一个窗口地舔舐过去,很快就要烧到叶慕溪的房间。

该死!

她还被链子锁着,只能活生生待在病房里等着被烧死!

听说你还在等我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听说你还在等我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听说你还在等我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