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愿与你到白头最新章节_唯愿与你到白头林蕊全文免费阅读

  • 时间:
  • 唯愿与你到白头黎黎
  • 来源:gz

唯愿与你到白头最新章节_唯愿与你到白头林蕊全文免费阅读

《唯愿与你到白头林蕊》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林蕊小说唯愿与你到白头推荐章节

唯愿与你到白头第4章 我只求你救救孩子

“可是方司恒,你知道吗?再深重的爱也会被冷漠冻结,也会被残忍割碎,我已经一而再再而三的退让了,我劝自己,你不爱我没有关系,只要我爱你就可以了,你喜欢苏溪也好,喜欢其他的女孩也好,只要是你喜欢的就够了。

方司恒,我真的已经沦落到不在意我自己过的怎么样了?

但小月儿是我十月怀胎、冒着生命危险生下来的,你怀疑我,甚至还怀疑月儿不是你的孩子,我真的很心痛,你可以不在意我的解释,但我林蕊仍有我自己的操守!你可以不相信,但是你不能那么残忍去对待一个只有几岁大的孩子。

这不是你所谓的嫌恶我,这是一个人之所以称之人的基本道德。

稚子无辜啊!

你要我死,可以没有关系,我是孩子的母亲,只要能救我的孩子,拿命换又如何?我生她的时候大出血,这条命本就是阎王爷格外恩赐我才保住的。

可是方司恒啊,你一定要记住,我死之后,去救孩子。

你一定要记住,这世上曾有一个女人,她叫林蕊,从对你痴心到对你死心,她花了整整十年,一整个青春的时间,如果不是因为爱,谁愿意在这场孤独的婚姻里耗到死?

你一定要记住,这一辈子,我林蕊虽从没后悔过爱上你,但如果人生能重来一次,我一定不愿与你重逢,若是人还有下辈子,我也绝对不会再爱上你。”

“往后余生,你没有我,我祝你是真的能过的心安理得,幸福美满吧!”

最后一个字还没有落音,林蕊已经毫不犹豫的跳进了旁边的水池。

刚下水的时候,她还是本能的挣扎了一下的,但是很快,她就放弃了挣扎,放任自己的身体沉入到水底里。

她的发丝飘起来,白色的羽绒服充满了水之后,像沉重的秤砣一样将她拖到水底。

她瞪大了眼睛,窒息的感觉压迫着胸腔,将氧气一点一点的挤出来,耳鸣,头晕……她像一条不会呼吸了的鱼,走进最终的死亡……

“恒,她……她这就是在演戏,我们不要搭理她了,我们去房间里,将没做完的事情做完?”苏溪见林蕊真的跳下水池了,心里顿时狂喜不已。

这个阻碍她成为方家少奶奶的贱货,最好就这么溺死了。

所以,她迫不及待的想要将方司恒带走,让林蕊死的透透的。

方司恒却望着水里面的林蕊,脸色极其的难看。

一分钟过去了,两分钟过去了……

她都没有一点动静,连挣扎都没有。

方司恒忽然一把推开了苏溪,跳了下去。

林蕊觉得自己即将死亡的时候,被一只有力的手臂抓住了,用力的拖出了水面。

“咳,咳咳。”她睁开眼睛,发现是方司恒救了她,猛地咳嗽了一阵后坚持问:“你现在是不是可以跟我去救……救小月儿了?”

“你做梦!”方司恒抬起巴掌就甩在了林蕊的脸上:“你以为我拉你上来,就是要放过你了?我告诉你,我只是嫌恶你脏了我的水池子。”

“可是你说过只要我跳下去,你就会救孩子的。”林蕊一把抓住了方司恒:“不能说话不算话。”

唯愿与你到白头第5章 脱……

“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救你的孩子了?”方司恒冷笑着说:“我只是说过你跳下去,我就会考虑,现在我考虑清楚了,我决定——不救你和宫宇的野种!”

“方司恒,你不能骗我!”林蕊顿时就急了:“而且,我说了很多次了,小月儿是我和你的孩子,不是宫宇的!我只求你救救她,至少你去医院做一个配型,我求求你。”

“我真的只有你一个男人,我也没有设计过你,新婚那夜,你喝多了才将我给……真的不是我勾、引你,而是你硬拉着我去了你的房间。”

“如果你坚持不相信我,那你说,你是不是不满意我被溺死,这种死法?你说,你要我怎么死?只要你说,我一定按照你说的去做。我只求你救救孩子!”

“是吗?”方司恒说:“可是我现在忽然不想让你死了。”

“那你想怎么办?”林蕊问。

“脱!”方司恒吐出一个冰冷的字。

又接着说:“我要你脱、光了来取悦我,你当初不就是靠着这一招,爬上我的床,然后逼着我爸妈让我娶你的吗?家族联姻,不过是层好看的外皮,为了遮掩你浪、荡的本性!”

“我爸妈被你骗,我可不会被你骗,我今天就扒、光了你这层遮羞的皮,让所有人都来看看,你有多贱!”

所有人……

林蕊的视线在这大厅里扫了一圈,苏溪恶狠狠的在盯着他,屋子里那些假装做事的佣人也在看着她,有好几个都是男的……

她身体猛地颤抖起来:“方司恒,你一定……一定要这样对我吗?”

“你只配被这样对待!”方司恒不耐烦的催促:“马上脱,否则,我可没有时间陪你耗在这里!”

“那是不是我脱了,你就答应去救孩子?不是考虑,是一定答应?”被耍了一次,她学乖了,一定要个肯定的答案。

“司恒,她就是个肮脏的戏子,有什么好看的,不如我们上楼……”苏溪过来,想要将方司恒拉走。她知道为了那个孩子,林蕊是什么都能舍下的,可如果方司恒去救那个孩子,不就发现她的阴谋了吗?

“你先在一边待着。”方司恒只是将苏溪推开,视线始终盯在林蕊的身上:“好,我答应你,只要你扒、光了自己,让所有人都看清楚你的肮脏和恶心,我就去医院做骨髓配型。”

反正都是不是他的种,他也配型不上,到时候随便拿一份鉴定结果骗骗这个贱人就行了。

不过,她要真敢脱,他马上拍照,将她的照片发布到网上去,他就不信爸妈看了她的luo照,还会不同意他和这个贱人离婚。

林蕊苍白无力的闭上了眼睛,再睁开的时候,已经将眼里的泪水憋了回去,她颤抖着手,开始脱自己身上的衣服。

沉重的羽绒服、鞋子、袜子、裤子、湿淋淋的毛衣、保暖衣……

她咬紧了自己的唇,咬出血来,尊严、骄傲、羞耻都被她一一放弃……

方司恒死死的盯着她,一直都没有松口,眼里的光却越来越冰冷……

唯愿与你到白头第6章 你越痛苦,我越开心

就在林蕊将要脱掉内、衣的时候,手机响了,她干净拿出来一看,是医院的电话,忙接通电话。

“你是方小月的家属吗?方小月的病情恶化了,刚进了急救室,需要家属尽快赶过来签署死亡通知书!”

“不!”林蕊的脸刷的变的惨白:“没有死亡通知书,只是做个手术,却要签个同意书对不对?我的小月儿还那么小,你们不能给她下达死亡通知书的,我……我现在就来医院!”

说完,她猛地捡起地上湿淋淋的羽绒服,随便披上,就光着腿和双脚,转身往外跑去。

那些从羽绒服上落下的水渍一路蔓延出门口,方司恒盯着那水渍愣了好一会儿,忽然跟了上去,任凭苏溪在后面怎么喊都没有答应。

医院。

林蕊拖着一双跑的血淋淋的脚,跌跌撞撞赶到,小月儿已经送到了ICU病房,她只能隔着玻璃看着奄奄一息的月儿。

孩子的那么瘦,一张脸还没有她的巴掌大,一丝血色都没有。

她的泪水滚了满脸,无比的悲痛、自责:“小月儿,是妈妈没有用,没有办法救你,让你受这么大的苦。”

“您是月儿的家属吗?”主治医师问道。

“是,我是月儿的妈妈。”

“您孩子的病情,如果不及时的给他做骨髓移植手术,怕……”医生没有继续的往下说。

“您还是尽快的找她的直系亲属做个配型吧。只有在亲属中配型的几率才是最大的,最好是她的父亲或兄弟姐。”

“我只有她一个孩子,可她的父亲……”林蕊绝望的低下了头。

她的父亲,一直都认为她是别人的孩子,是他的耻辱。怎么会来救她呢。

“她没有父亲。”林蕊只能绝望的说。

就算有,也从来都没有存在过……

“没有父亲、没有兄弟姐妹,你的骨髓又无法配型,现在也只有等着,看有没有合适的骨髓了,只能看这个孩子的运气了。”医生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只是,这孩子可能等不了那么久,如果她撑不过去,便是后面奇迹般的找到了配型的骨髓,她的身体也无法撑过骨髓移植的手术。”

“医生!我求求你,你救救她,我就只有这么一个孩子,她就是我的命,我求求你,我给你磕头了。”林蕊跪下来,将头磕的咚咚的响。

她实在想不到别的办法了,只能将医生当作神明,盼着医生真的有滔天的本事,可以留住她的孩子的命!

方司恒过来,就看见林蕊正在卑微的祈求一个男医生,明知道是为了那孩子的病,可他却无比的恼火,冲上去将她一把拉扯起来:“林蕊,你还真是下贱,是不是见了一个男人你就想勾、引?”

他将她的祈求说成了勾、引。

林蕊却像是看到了最后的希望,一把抱住了方司恒:“你是来做配型的是不是?”

没等方司恒回答,她就指着方司恒说:“医生医生,孩子的亲生父亲来了,就是他,你马上带他去做配型,他一定能配型上的。”

唯愿与你到白头第7章 她的心,彻底的死了

方司恒却一把甩开了林蕊,她单薄的身子再次砸在了地上。

“满嘴谎言的贱人!到了现在还敢说我是孩子的父亲,我看你真是死不悔改!”

“我告诉你,我可不是来救你和宫宇的那个野种的,我是来看那个野种是怎么死的,我是来看你的下场有多悲惨的!”

“只有你越痛苦,我才会越开心!”

“滴滴滴!”重症监护室内,小月儿身边的仪器忽然显示异常。

医生回头一看:“不好。”

再一次,小月儿在自己的眼前被送进了急救室,死亡通知书很快下来,护士满脸同情的看着已经害怕的连站都站不稳的林蕊,轻声说:“林女士,之前那份没签,这份您必须得签了,我们医院也没有办法,手术都是有风险的,但是您放心,只要还有一丝一毫的希望,医生都不会放弃病人的,您也……也体谅体谅我们吧。”

她能体谅所有人,可谁体谅一下她?

林蕊颤抖着手拿起笔,回头看了一眼方司恒:“如果小月儿撑不过去,你……你会相信她是你的孩子吗?”

方司恒觉得无比的烦躁,这种烦躁从刚刚就一直伴随他,他没有好好的看过那个孩子,可当孩子进了急救室,他竟然会慌了?

可是望着林蕊,他冷冷的说:“不会!我永远不会相信你这个贱人说的任何话!”

林蕊的心,彻底的死了。

“我会记住你说的话的。”

她咬牙,在死亡通知单上签下自己的名字,一笔一划,写进所有的希望。

最后一笔完成,她像是抽空了所有的力气,再一次,跌倒在地,捂着脸,绝望的大哭起来。

没有任何形象,没有任何掩饰的痛哭……

也不知哭了多久,急救室的门忽然打开了,医生双手鲜血的出来,着急的说:“手术过程中,孩子大量的吐血和流血,因为孩子的血型太特殊,我们医院已经没有备用的血了,林女士,您能不能在五分钟内找到孩子的血型。”

林蕊马上跳起来,死死的抱住了方司恒:“他和孩子一个血型,抽他的,快抽他的。”

“这位先生,请问你愿意救救这个年仅几岁的孩子吗?如果你同意献血,您可以不做检查进手术室为我的病人提供血液。”

正常的流程是要先检测献血者是不是健康的,可小月儿等不了,就算这血有问题,至少也延续孩子的命——医生是这么想的,也以为方司恒会愿意献血。

可方司恒无比残忍的说:“那个孩子跟我没有任何的关系,我凭什么要给她献血?血型一样?那都是这个贱人在胡说!”

他可是稀有的熊猫血!当初他让人做那份亲子鉴定的时候还问了孩子的血型,孩子是A型血!

“方司恒!你好狠毒的心!就算你认定了那不是你的孩子,难道你就不能看在那是一条小生命的份上救救她吗?”林蕊红着眼睛,悲哀的嘶吼。

“这世上任何人我都会救,但你生下的贱种,我绝对不会去救!”方司恒火了,这个女人为什么一定要他救那个孩子?他根本就救不了那个孩子……

“赵医生,”另一个医生走了出来,脸上一片的悲伤:“不用找Rh阴性阴性血了,孩子……孩子已经停止了呼吸,我们已经……无能为力了。”

唯愿与你到白头第8章 好消息,来的太迟

“什……什么?”林蕊连连后退:“不……这不可能的,我的孩子,她怎么可能就……不可能的,她还那么小,她还没有好好的看看这个世界,她还盼着她长大后乖一些,她的父亲就会接受她,她还有好多好多的愿望都没有实现,她不能死的,她不能……”

“医生,医生你不要放弃她,我求求你们,求求你们再救救她,不是还可以等五分钟吗?我马上跳楼去死,方司恒说了,只要我死了,他就肯救孩子了,撞墙死也可以,对,撞墙比较近!我马上……马上就死,只要方司恒满意,只要方司恒愿意给我的孩子鲜血,只要我的孩子还能活下去。”

话音刚落,她果真用力的朝着旁边的墙撞过去……

医生见状,忙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她,却被他撞到墙上,闷哼一声,差点吐血,可见她用了多大的力气。

“林女士,人死不能复生,还请您……节哀。”医生满脸悲痛的说:“我们也很难过,但我们真的已经尽力了。”

这时,另一个医生说:“其实,只要多一袋全血,或者有人能在三分钟之内献血……”话说了一半,他没有继续说下去。

林蕊却疯癫了似的大哭起来,哭了一阵,又笑起来,笑声无比的悲凉:“只要一袋全血,只要多三分钟,哈哈哈,孩子的父亲骂了我都不止三分钟,不止三分钟啊!”

“方司恒,我恨你,我恨你!”

“小月儿死了,你满意了吗?”

“你终于用你的残忍和无情让我恨毒了你,你满意了吗?”

方家父母在这个时候带着几分骨髓的配型书赶过来,还不知道小月儿已经死亡的他们,满脸的喜色:“林蕊,林蕊你快过来看,有希望了,小月儿的病有希望了!我的孙子能活下去了。”

方父将一张单薄的纸张塞到了林蕊的面前,莫大的喜悦让他暂时忽视掉了一切,包括站在旁边的方司恒。

方母说:“老头子上周故意灌醉了方司恒那个臭小子,抽了他的血去做骨髓配型,结果出来的,他可以救小月儿,我就说嘛,亲生的孩子哪里有不能救的,你不能,我和老头子不行,但总有一个行的,司恒就行的。”

这时,方母才看见了方司恒:“司恒,你怎么来这里了?你是来救我们的金孙儿的是不是?难道,你已经知道你能救小月儿了?”

方司恒已经瞪圆了眼睛,僵在了原地。

这怎么可能?那个孩子怎么可能也是Rh阴性血?他的骨髓怎么可能能和那个孩子配型?

不……还是有可能的,只要……只要小月儿真的是他的孩子,只要,他真的是孩子的亲生父亲。

“哈哈哈,”林蕊笑的更加悲凉:“原来……原来你果然是可以救小月儿的,你果然可以……可是,你不愿意,所以,你眼睁睁的看着她死!方司恒,这世上再没有比你更狠毒的父亲!”

转过头,林蕊生不可恋的望着方家父母:“公公,婆婆,太迟了,这好消息来的太迟了,小月儿已经……已经没了,孩子死了,我与方家的情分彻底断了,我最后只求二位一件事,转告我的父母,我林蕊这辈子对不起他们,下辈子,我做牛做马,还他们的生养之恩。”

说完,她转过身,决绝的冲到旁边的敞开的窗户处,没有一丝犹豫的,从十三楼翻了出去!

【作者有话说】谢谢小公主们的支持哟。看完下一章,只要一分钱哟,嘻嘻嘻~~作者君每天熬夜写文很辛苦的呢,求订阅求打赏,赐作者大大一点饭钱,作者君会更加发奋为大家写好文的呢!么么哒~

唯愿与你到白头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唯愿与你到白头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唯愿与你到白头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