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烟雨深最新章节_海上烟雨深萧亚全文免费阅读

  • 时间:
  • 海上烟雨深令狐小妖
  • 来源:gz

海上烟雨深最新章节_海上烟雨深萧亚全文免费阅读

《海上烟雨深萧亚》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萧亚小说海上烟雨深推荐章节

海上烟雨深第4章 被毒蛇盯上

嘴里却猛地被塞进来一个冷冷的东西!

——是萧亚秋一直捏在手里的那把枪。

勃朗宁,有市无价的好东西,却让她连死都不能。

“既然不肯说,那就先不要说了,但是想死?做梦!”

他拿了一把刀子,在她的身上留下一道道的血痕!还在某些特殊的位置刻上他的名字。

白蝶不知道这场屈辱的折磨持续了多久,结束的时候,她的心已经碎成而来无数块……  

“不过一个人尽可夫的贱人,还敢和我硬气?”萧亚秋无情的起身,将枪从白蝶的嘴里拿出来,面无表情的说:“换你们上,给我往死里弄她!”

“不……不要……”白蝶的声音再次变的惊恐起来。

“不想被我这些弟兄上?”萧亚秋将耳朵贴近白蝶的嘴巴:“那看来你对我还是有一点情意的,我也不要你多说,你就告诉我你们组织的据点怎么样?”

“如果你不说,我保证可不止我的这兄弟们想要尝一尝你的滋味。”

“萧、亚、秋,你……不、得、好、死!”白蝶的无比虚弱,却又无比清晰的吐出这几个字。

说完之后,她猛地抬头,想要去撕咬萧亚秋的耳朵。

却被萧亚秋及时的躲开了。

“去十三街德昌药材铺。”他说了一个地名,就好像是她刚刚告诉她的。

“这个女人没什么用了,杀了吧!”

他抬起手,在白蝶无比震惊的视线中,叩响了扳机。

“砰!”的一声巨响。

子弹却打中了白蝶的手臂,疼的她钻心。

一个穿着军服的女人阻止了这颗飞往白蝶心脏的子弹。

“亚秋君,既然是你的旧情、人,又说出情报了,杀了多可惜啊。我可是从来没见过亚秋君如此的失态,这个女人亚秋君若是喜欢,就留着玩吧!”

说着,这女人还解开了自己身上的军装外衣,走上前,将衣裳披在了白蝶的身上,她的手在白蝶的脸上摸了摸,笑着说:“这么嫩滑的肌肤,这么好看的一个美人,难怪连亚秋君都忍不住了呢。”

这笑意却无比的冰冷,就像是被一条毒蛇给盯上的感觉。

“来人啊,将白蝶小姐带下去,好好的梳洗一番,送到萧公馆去。”

“我想亚秋君该是还没有尽兴的,等亚秋君从德昌药材铺回去之后,再好好的享受。”

“云子小姐,”萧亚秋回过头,视线在云子身上来回的打转:“如果行动顺利,我倒是更愿意和云子小姐共度良宵。”

云子走上前,一双手搂住了萧亚秋的脖子:“好啊,只要,你不怕被我父亲一枪给毙了。”

“那还是不了,”萧亚秋推开了云子:“我这个身上的毛病很多,爱钱,爱势力,爱美人,只要紧的,是性命。”

云子的嘴角一勾,眼里带着一丝丝的轻蔑意味,冷冷的说:“出发!”

临走之前,萧亚秋看了白蝶一眼,正对上白蝶无比愤怒、仇恨却又不知所措的眼睛,他冷笑一声:“贱人,等着!”

海上烟雨深第5章 你是他唯一的特殊

白蝶却并没有被送到萧公馆,她被带到了阴暗血腥的地牢里。

沾着辣椒水的鞭子狠狠的打在她的身上,烧红的洛铁无情的将她的皮肉烤焦,尖锐的铁钉生生的敲打进她的十根手指,她的手指甲一片一片的被拔掉……

给了她一件遮羞的衣裳的云子并没有跟着萧亚秋一起去德昌药材铺,而是出现在她的面前,盯着那些人折磨她。

她这才知道真正的人间地狱是怎样的。

她不知道德昌药材铺是什么地方,但当她亲眼瞧见云子在她的面前杀了好几个人,其中还有一个不足十岁的孩子之后,她咬死了自己只知道德昌药材铺这一个地方,她咬死了她和上线是单线联系的,从来没有见过面,她编造她的上线代号百灵鸟,而她的下线在帮助她进入这座城市的时候已经死了,尸体都烂在江里了。

——她想活下来,活着向萧亚秋报仇,活着向云子报仇。

再屈辱再痛苦也要活下去,要将这些畜生不如的侵略者从自己的家国赶出去!

可云子的手段越来越残忍,这牢房里的刑具那么多,每一样都让人生不如死,最后,云子还拿了针管过来,将提纯过的烟、土打进了她的体内……

她仍没有吐出别的东西来,这让云子觉得无比的失望。

“看来,你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了呢?”云子说:“不过我倒是很好奇,像你这种随便就能背叛了自己信仰的人,据说,还贪慕虚荣?亚秋君怎么就偏偏喜欢你呢?”

“我可是清楚的,他喜欢美人,也不过就是玩玩,倒是对你动了真的……而且疯狂的很,想来,你就算背叛了他,对他也是特殊的。”

“我倒是很欣赏亚秋君这样的男人,有手段,有魄力,帮我们抓住了无数的反抗分子,又那么痴情,可惜这份痴情落到你身上,我实在是替亚秋君不值。”

“你说,是不是因为亚秋君以前知道你还好好的活着,所以才一直惦记着你?那不如,我现在就毁了你?”

“对了,我记得你之前是怕被除了亚秋君之外的别的男人……”话说了一半,云子指向鞭打白蝶的那几个敌寇:“你瞧,我这几个手下伺候了你这么久,也累了,不如,你也伺候伺候他们?”

话音落,云子就下了命令:“你们几个,上!”

她就不信了,这个叫白蝶的女人果真只知道那么少的情报!

当男人恶心的手摸上自己的脸,白蝶闭上了眼,心一直往下沉,仿佛要沉到深不见底的地狱里去,痛苦她都能忍受,可是屈辱……她能忍下去吗?

可就在这个时候,“砰”的一声枪响,压在白蝶身上的男人被一颗飞来的子弹击中了太阳穴,子弹从他脑袋的另一边飞过去,他的身体“扑通”一声摔在了地上。

萧亚秋穿着那一身黑色皮风衣,上面还沾满了血,手里举着枪,那子弹显然是从他的枪里打出来的。

“萧亚秋,你敢公然杀我的人?”云子怒了,脸色极其的难看。

“你试图动我的人,”萧亚秋走下台阶,一步一步的过来,最后站在了白蝶的面前:“云子,我默认你可以带她来地牢,默认你可以审讯她,可没默认你可以弄脏我的东西。”

海上烟雨深第6章 人心易变,无论好坏

“你……”云子恼羞成怒:“你这是在公然的反抗我吗?”

“你可以这么认为,”萧亚秋说:“云子,你的父亲是我的老师,他一直都知道,我心里就这么一个女人,她背叛了我,我恨不得她死,但是,除了自然死亡和我,没人有资格让她死,或是,生不如死。”

“可她要杀了你,她是你的仇人,”云子冷冷的说:“还是……你是个卧底?”

卧底两个字让白蝶的心里重新燃起了希望。

是啊,她爱的男人曾经那么好,怎么可能忽然就变了呢?

萧亚秋,一定是卧底,他还是爱她的,所以为了保护她,面临暴露?

——她下意识的就相信了这一点,忙开口恶狠狠的骂起了萧亚秋:“你这条敌寇的狗,你来做什么?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吗?我告诉你吧,我从来就没有喜欢过你,如果你不杀了我,我早晚送你下地狱!”

她朝着萧亚秋吐口水,心里却扯开一丝丝的喜悦。

又觉得自己能在死之前,再见他一面,已经没有什么遗憾了。

“我是不是卧底,我自己知道,你也可以随便查。”萧亚秋说:“但是我的人,我现在要带走了。”

他再次开了枪,打在绑着白蝶的铁链上,当白蝶软软的摔下来的时候,他及时的抱住了她。然后带着她,大步的离开。

“萧亚秋,我会查你的,如果让我查出来什么,我不会放过你的。”云子在后面愤恨不已的喊着。

萧亚秋却加快了脚步,抱着白蝶离开。

她的眼泪又滚了出来,往他的怀里缩,她拼了命的忽略他身上的血腥味儿,觉得他的怀抱是温暖而安全。

这天晚上,萧公馆。

萧亚秋亲自给白蝶洗了澡,又拿了医药箱过来,帮白蝶上药,动作极其的温柔。

“你……你果真是……卧底吗?”白蝶小心翼翼的问。

“你觉得呢?”萧亚秋反问一句:“你觉得我是你的萧亚,还是敌寇的走狗萧亚秋?”

“我……”白蝶说不上来,但是她宁愿相信前者:“我希望你是一个好人。”

“那你就当我是好人吧。”萧亚秋说,声音没什么温度,却又补上一句:“我代号风筝。”

白蝶的脸上瞬间满是惊喜:“你就是风筝?那个潜伏多年,提供无数重大情报的风筝?”

她激动的抱住了萧亚秋:“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还是我的萧亚,你不会变的。”

“是的,”他终于肯定的回答:“我是风筝,如今,我这只风筝线可就捏在你手里了。”

“萧亚,我好想你。”白蝶在萧亚秋的怀里哭了好一阵,才有些颤抖的问:“可你……你之前为什么要那么对我?”

“我恨你,”萧亚秋说:“我一直都以为你是真的背叛了我,但直到我那样对你,才知道是我误会了你,可那个时候,如果不让你流些血,就会引起敌寇的怀疑,尤其是云子一开始就站在帷幕后面听着,她是个疑心很重的女人,如果不做的真实一些,逃不过她的眼睛。”

“蝶儿,你受苦了。”他望着她,满脸的温柔,一如过去那般:“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的情况了吗?这三年,你都是怎么过来的?你怎么加入杀手组织,成了杀手?谁带你加入的杀手组织的?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你们的落脚点在哪里?安全吗?需要我帮忙吗?”

海上烟雨深第7章 他骗了她,再一次

“你……你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问题?”白蝶心里微微惊了一下,又起了防备之心。

萧亚秋幽幽的叹息了一声,说:“我是太着急了。”

“蝶儿,其实,在认识你之前,我就是和你现在一样的人了,接受了半年的训练后,被派来这里,没有上下线,就只有一个代号,风筝,我的任务是长期潜伏,等待组织的召唤,可是在通过敌人的封锁线的时候,遇到了麻烦,所以才被敌寇一路追杀,幸好被你救了。

和你在一起的那段日子,是我最快乐的日子,快乐到我差点忘记了自己的任务,后来你和我分手,我才来到了这里,这一等,就是三年。我成了一只断线的风筝,我太想回家了。

现在好了,你来了,我能通过你找到组织了,我真是太高兴了,蝶儿,我们以后可以一起并肩作战了!”

白蝶听到这话,心里的怀疑顿时就烟消云散了,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萧亚秋。

谁知道她刚说完,门外就响起了三声响亮的击掌声。

门打开,云子全副武装的站在门外,满脸欣赏的夸赞萧亚秋:“亚秋君不愧是高手,对付女人很有自己的一套!”

“都听到了?”萧亚秋说:“那你还不赶紧去抓人,别再打扰我快活。”

白蝶的脸霎时间变得惨白如纸,颤抖着手指指向萧亚秋:“你……你又骗我!”

“蝶儿,我怎么会骗你呢?你对我如此的深情厚意,把什么都告诉了我,我是要开始爱你才对!”萧亚秋说着,猛地将白蝶压在了自己的身下:“我倒是真的没有想到,三年了,你倒是果真为我守身如玉了,不过,在夜玫瑰,我还没有要够,你的滋味太美好了,我们再来……”

“啪!”的一声,白蝶狠狠一巴掌甩在了萧亚秋的脸上。

她全身都在颤抖,她恨自己怎么会这么蠢。

萧亚秋根本就不是什么卧底,“风筝”这个代号也是假的,从一开始,他就和云子联合起来做局,就是为了骗她说出组织的一切,就是为了骗她背叛自己的同、胞。

她早不是三年前的那个萧亚,或者他从一开始就不是萧亚,他是敌寇的走狗,他是心狠手辣的萧亚秋!

是她错了,是她活在自己的美梦里,是她竟然选择相信了他。

她好恨!

这一刻,白蝶对“萧亚”的爱彻底的死了,想到那些同事们流血牺牲的场面,她觉得自己马上就要疯了。

她想要杀了萧亚秋,身体里却起来一种莫名难受的感觉,像是有千千万万只蚂蚁在啃噬着她的骨头,她不得不将自己的身体蜷缩起来忍受……

萧亚秋看见她的反应,却残忍的笑了起来:“看来是云子给你打的东西起作用了。”

为了防止白蝶自尽,他拿了绳子过来,将她的手脚绑起来,又往她嘴里塞了东西,才走到旁边的柜子上,拿到针剂:“蝶儿,你需要的好东西我拿过来了,想不想要?”

海上烟雨深第8章 你,我已经玩腻了

白蝶猛地摇头,她绝对不会再屈辱于这个恶魔,她望着他,眼里满是仇恨的火。

“那好啊,我倒是要看看,你能忍多久。”他站在那里,居高临下的盯着她,像是在看一只随时能被她捏死的臭虫。

“蝶儿,你说你怎么就这么傻呢?你怎么就帮反抗组织做事去了呢?你乖乖的跟着我不好吗?我现在有钱,你想要什么稀罕的玩意儿,我全都能给你买回来,我手里还有权力,我能保护好你,你如果不喜欢哪个人了,你跟我说一声,我马上将他扔给云子去折磨。”

“我知道你还喜欢我,别这么倔强了,乖,让我给你把针打了,你以后,都留在我身边,好不好?”

白蝶死死的盯着萧亚秋,如若眼刀子能杀人,她已经将萧亚秋凌迟至死了。

从这一日开始,萧亚秋开始用尽一切他能想到的方式折辱白蝶。

她骂他是走狗,他就将她用绳子绑起来,拖着到处走。

每当她身体里的毒、瘾发作,他就会拿着那种针剂站在她的面前蛊惑她,可她咬紧了牙关,死活都不肯求他。

不求饶,就会被他折磨的更惨……

但也有好处,至少,云子给她打的毒被她戒掉了……

就在白蝶以为自己会死在萧亚秋的折辱中的时候,萧亚秋将她带到了一处屠杀场。

看到那些被绑起来扔在巨大的土坑里、血肉模糊的人,她的眼睛红了。

有些人她认识,有些不认识,但无一不是坚持抗击敌寇,宁死也不屈辱的英雄。

“萧亚秋,你要杀了你,杀了你!”她的嘴里有东西,她不能自杀,连喊出来的话都不那么利落:“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当初救了你。”

如果当时她没有救他,现在这么多人命是不是就可以不死?

“这世上可没有后悔药吃。”萧亚秋冷笑着说:“你这个贱人,我也玩腻了,你既然这么想死,那一次我就成全了你,让你和他们一起去死吧!”

说着,他就揪住了白蝶衣服,将她拖拽了到土坑的边上,然后将她扔了下去。

“今天是我的生日,你们都是我亲手抓回来的,用你们的命来庆祝我过生日,我觉得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他站在上面,笑得没有一点人性:“北边运过来一批特殊的手雷弹,正好,用你们这些顽固分子试一试效果。”

“来人,盖板!”

坑里面,有人将白蝶拉了起来,让她能站着了。

她的眼睛仇恨的盯着萧亚秋的背影,直到头顶的大木板将光都盖住了,只留下最中央的一点缝隙。

“投弹!”  

特制的手雷弹,说是毒弹更为贴切一些,没有多少声音,却冒出红色的烟雾,都被投递了进去。

里面传来的哀嚎声越来越低,直至没有。

萧亚秋自始至终就站在安全距离以外看着,脸上的笑嗜血而阴冷。

“咳咳!”他忽然咳嗽了两声,然后掏出帕子,捂住嘴巴猛地咳嗽了两声,若无其事的将洁白的手帕揣进了自己的裤兜里。

春天到了,只有飞过的一只归燕瞧见那手帕上一晃而过的血红……

海上烟雨深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海上烟雨深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海上烟雨深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