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豪门绝爱乱心》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温婉)

《豪门绝爱乱心》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温婉)

2019-09-27 13:34:27作者:温婉

《豪门绝爱乱心》是温婉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温婉,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留学归来,重逢的第一眼就被他关在房间里。他是身世成谜怀着血海深仇的年轻总裁,用尽手段将她囚困,温婉,这是你欠我的。温润如玉的豪门公子,布下天罗地网,一步步引她入局。重重阴谋下,年少的爱情,终抵不过一次次的猜忌和离间。他为了给她换上一颗健康的心脏,不惜草菅人命,用尽手段设局取人性命。那一天,他带她到离天堂最近的地方,给她玫瑰十里的红妆和七天极致的宠爱,转眼却丢下一纸离婚协议,把她嫁入盛家豪门。一年后她风光归

《豪门绝爱乱心》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温婉)

豪门绝爱乱心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豪门绝爱乱心第11章:温婉,我不会放过你

“我……我不是故意的。”穆郁修的脸就要贴上来,温婉只好往后倾着身子,用两条手臂支撑着,双手按在桌面上,看一眼仙人球后顿时眼睛一亮,理直气壮地说:“它本来就是死的,不然怎么没有根?这是假的,只是个摆设,你被商贩骗了。”

穆郁修伸手狠力拽住温婉的手腕,把她扯到怀里,却看也不看那仙人球一眼,就笃定地说:“有根。”

“没根。”温婉和他争论着,还不忘挣扎。

穆郁修的大手猛地一扣她纤细的腰,两条强壮的手臂紧紧圈住她,“有根。”

温婉还想反驳,却听见什么声响,疑惑地低头一看,就见穆郁修雪白雪白的手指搭在黑色的皮带扣上,“我的东西怎么会没有根?我给你看看。”

温婉:“……”, 她这才明白穆郁修是在开车,脸色顿时又红又烫,她是来找他要文件的,怎么就暧昧起来了?

她推着他,“你放开我,我是来拿回文件的。”

穆郁修不理会她,伸手扯住她一边耳朵上的头发,眯眼看去,果然,她并没有戴他送的钻石耳钉。

袁浅说:“你别费心了,温婉根本不稀罕,她说衣服和首饰,沈度都买给她了。”

讽刺。

就像她留下的那张字条,都是讽刺。

她既然那么喜欢沈度,怎么不把自己的清白之身给沈度?

穆郁修转身坐回沙发上,狭长眼眸瞟她一眼,“既然你想拿回那份文件,总得拿等量价值的东西交换才行。不然我为什么给你?”

他一条手臂搭在沙发背上,西装袖口上的金属扣子被阳光折射出低调而奢靡的光芒,声调平缓低沉,“你也知道文件的重要性,就算我自己不屑用这种手段,只要我随便把文件给了盛氏的某个对手,盛氏的生意会受到重创不说,就连你也要承担法律责任。温婉,你是律师,可以算算泄露商业机密要坐几年牢。”

温婉的脸色由红转白,最终却是一点点冷下来,线条柔软的唇角一沉:“所以呢?听你话里的意思,是想让我用自己交换吗?穆郁修,我为什么会送错文件?难道不是你一早安排了人,故意把我带到这里来的吗?你先是假装被用药,现在又拿文件逼我屈服。这才是你的目的吧?”

从始自终就是一场阴谋,或许早在自己回国的那一刻,穆郁修就已经在布局了,不然为什么她来盛世说明自己是送文件的,那个人就直接把她带到了穆郁修的房间?

穆郁修始终一脸平静,直到温婉说完,他轻声笑了下,蔑视而讽刺的,“很周密的计划,但是你觉得你配吗?你配我花这么大功夫和心思得到你吗?温婉,你自己送错了文件,主动送上门来,我不过是顺水推舟。就像是我需要女人了,你恰好出现了,一切都是顺其自然。”

“温律师,我想要你,只是因为你的滋味比我用过的任何女人都要好,但也没有美妙到让我不择手段的地步。”

温婉的瞳孔一颤,“你……!”

他分明是在羞辱她,可她感到难堪之下,心却像针扎一样刺疼。

她掐着掌心,表情不卑不亢,“既然有比我更好的女人,你也不是非我不可,那你就不要提出这种无耻的要求。你把文件还给我!”

“我有多少女人,那是我自己的事,现在我就只想要你。”穆郁修两条修长劲直的腿叠放在一起,眼角斜飞,冷蔑一笑,“是你自己太蠢,送错了文件,给了我无耻的机会,所以你要么躺下,要么就去坐牢吧!”

“不就是坐牢吗?我又不是没有坐过。穆郁修,你大概不知道吧?七年前我在父亲的葬礼上捅了林惠淑一刀。”温婉身形笔直地站在那里,身后是一扇巨大透亮的落地窗,阳光落在她身后几米远的地方,却怎么也照不到她的正面,就好像这些年她一直都是处在阴影里一样。

她的声音凉凉的,轻飘飘的,“你说我人都杀过了,我还怕什么?”

穆郁修笔挺的脊背几不可觉地僵硬了下,眉眼间却依旧一派的冷漠,似乎她说的是再无关紧要的事一样。

哪怕被拘留的那三个月,她想的最多的就是他,他却还是不曾知道有人那样刻骨地想念他,那样想让他懂得自己的苦痛和无助。

温婉觉得应该是刚刚的沙土飞到了她的眼睛里,让她感到又酸又胀的,不然她怎么还会为他的无动于衷感到难受呢?

“你威胁不了我的。我宁愿去坐牢,也不会任由你摆布。”她一字一字,清晰有力地说:“文件我不要了,随便你怎么做吧。”

穆郁修闻言站起身,几个箭步上前,不由分说地打横抱起温婉,把她放在办公桌上。

他的速度实在太快,而且他那样强壮高大的男人,温婉完全像是货物一样,轻易就被甩到桌子上。

“你做什么?!”她顿时又惊又怕,想从上面下来,却被穆郁修的大手紧扣住腰,上半身动弹不得,她只好伸脚踹他,又被他屈起的膝盖压制住两条腿。

不过短短几秒钟,温婉就没有了挣扎的余地,意识到穆郁修要做什么,她惊叫的声音里顿时带上了恐惧和淡淡的哀求,“穆郁修,你放开我,我不要文件了……”

“温婉,你还是没有听懂我的意思。我的目的不是文件,也不是让你去坐牢,我只是想要你,仅此而已。”

他日思夜想,早想要她了,因此在看到她弯下身露出腰身往下美好的曲线,在看到她吸着手指,因弄死仙人球羞窘得红透了脸的时候,他就无法控制自己。

然而他不经意间所看到的,她每天都会展露在另外一个男人眼前,沈度睡她睡过的床,沈度让她丢掉他送给她的钻石耳钉,沈度搂着她的腰带她走……等等,全是她和沈度。

他想到这里,猛地紧闭起长眸,意乱情迷下低喃,“温婉,我不会放过你的……”

豪门绝爱乱心第12章:不做他的玩偶

餍足后男人的声音不似平日的清冷,慵懒性感却又带着恨意,“温婉,你为什么一定要逃?你就那么不想做我的女人吗?”

温婉的神思还是恍惚的,木然地低下头盯着他圈在她腰上的手,没有感情地问他:“穆郁修,你喜欢我吗?或者说,你曾经有没有那么一点喜欢我?”

“你没有。”温婉不等他回答,便自嘲地说:“你甚至装作从来没有认识过我,是怕我会纠缠你,才彻底和我撇清关系吧?那么你现在只是对我的身体感兴趣,想让我做你的玩偶吗?”

半天没有听到男人回应,温婉甚至感觉到贴在她背上的胸膛慢慢地冰冷下来,于是她的心也跟着冷了。

就在刚刚,他那样不顾一切地要着她,真的让她产生了错觉。

原来男人可以把性和爱分得那么清楚,清楚到在床上时你会觉得他是非你不可的,可激情过后,其实任何人都可以取代你。

“我温婉虽没有钱,长得也一般,但我有最起码的尊严,你们这些有钱人玩得游戏,我玩不起。”温婉的脸色和唇色都泛起不正常的惨白,像是覆上一层冰霜,冷冷地说:“你说得对,是我活该。现在完事了,请你让我离开。”

穆郁修深不可测的眼眸里瞬间聚起惊涛骇浪,深处有难以言喻的痛,更有刻骨的恨。

“你说的对,你也只配做我的玩具。”他低笑出声,胸腔震动着,那声音邪佞而势在必得,“不愿意吗?没关系,我不强迫你,你总会来求我的。”

温婉再次从穆郁修的声音里听出了恨意,整个人止不住颤抖了下。

他恨她,因为恨她,所以他报复她。

但她不明白他的恨到底从哪里来,七年前分明是他放弃了她的感情,她没有怨恨过他,他倒反过来报复她?

为什么?温婉刚张口想问,却突然感到一阵天旋地转,穆郁修把她推下去,随即她整个背部撞在地板上。

等到她从那种骨骼碎裂一样的疼痛里缓过神来时,穆郁修已经大步往内室走去,只留给她一个沉默而孤冷的背影。

温婉用力闭了下眼睛,止住快要淌下来的泪水,拿起他刚刚丢过来的衣服一件件穿上。

穆郁修从内室里出来时,温婉已经离开了。

刚刚她在他身下时一只手掌不小心按在了那个仙人球上,手心鲜血淋漓,她的手伤了,他只是去拿药和纱布的时间,她就已经逃得不见踪影。

他不在乎她逃走,因为他总有办法让她主动回到他身边,只是他此刻站在还残留着她气息的空间里,他却感到心脏一阵强过一阵,抽搐一般的痛。

像七年前她逃开他时一样,几乎快痛得让他窒息。

他在那里站了很久,拳头握紧又松开,松开了又紧握,最后他把药和纱布丢进纸篓里,她问他有没有喜欢过她。

喜欢?

可笑,从她离开的那一刻,他就已经不再相信爱了,他对她只有被背弃的恨。

如今他想要的只是她的身体。

仅此而已。

温婉回到家时已近中午,沈度和董唯妆并没有回来。

她到厨房里打破一个碗碟后找到医药箱,把自己掌心上的伤处理了,回卧室洗过澡,照镜子后并没有发现什么明显的痕迹,她才躺回床上。

这一躺下来浑身的神经才完全放松,就感觉自己整个身子像是被重物压过一样酸软,疲倦得连眼睛都睁不开,偏偏怎么也睡不着,脑海里全是刚刚被穆郁修掠夺、她呻吟着的场面。

温婉恨透了这样的自己,越想越难受,越想心越疼。

几分钟后,她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到处翻找自己的包,见包已经被沈度放在沙发上后,她下床跑过去,从里面找出药瓶,倒了几粒药丸放到嘴里,就那样直接咽下去。

过了一会儿她总算平息下来,躺回床上没有多久就睡着了。

一时无梦。

再醒来时,外面传来敲门声,也不知道响了多久,一声比一声高,间或传来沈度焦躁的喊声,“温婉!给我开门!”

温婉每次睡觉醒来总要几分钟才能恢复心神,呆愣地坐在那里很久,才迅速掀开被子下床,疾跑过去开门。

门外的沈度面色苍白得过分,吓了温婉一跳,“怎么了?”

话音未落,她已经被沈度猛地抱住,压抑的喘息声响在她的耳边,他嗓音嘶哑,“阿婉……”

温婉的手抵在沈度的胸膛上,肌肉线条很硬实,绷得紧紧的。

沈度抱住她的一瞬间才突然放松下来,沉重的身躯压着温婉。

温婉只好抽出一只手扶住门框,等他的呼吸慢慢平稳了,她又问:“怎么了沈度?”

沈度微微直起身子,只是两条强健的手臂仍然紧紧箍着温婉,埋首于她的秀发间,他的声音很低沉,“你怎么睡得那么沉?还从里面把门反锁上,我敲了很久你也不应我。我还以为你又……”

“我又怎么了?”温婉挑眉,忍不住笑说:“我又不是什么老弱病残,磕着碰着就起不来了,你还担心我死在……”

沈度的脊背又是一僵,温婉的笑就那样沉在嘴角,随即变成了苦涩。

死?

她怎么忘了。

父亲去世后没有多久,她晕倒在被自己反锁上的房间里长达三个小时,若不是沈度发现后把她送到医院,她就真的那样一睡不醒了。

难怪沈度会吓成这样。

温婉只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膨胀开来一样,一阵迅猛的疼痛过后,却是无比的轻松。

她反抱住沈度,泪水在眼睛里打转,“我昨晚没有睡好,刚刚在补觉。沈度,我没事……真的,我没事……你不用担心。”

沈度觉察到温婉的异常,皱着眉头把温婉从怀里拉出来,看到温婉用纱布缠住的手掌,他面色一变,“这是怎么伤的?”

“中午在厨房打碎了碗,不小心割到手了。”

温婉不知道沈度是本来就好骗,还是他很信任她,反正沈度并没有说什么,拽着她的手腕下楼,把她自己包的纱布拆了,再上好药重新包扎一遍,他才放心。

温婉坐在沙发上,沈度屈膝半跪在她的腿边,她低头看到他那张在灯光下显得十分柔和,却还是很立体深邃的俊容,只觉得心里暖洋洋的。

这边沈度刚收起医药箱,董唯妆便提着从超市买来的食材进了门。

她和沈度打过招呼,转眼看到温婉手上的伤,也是细眉一蹙,心疼又嗔怒地说:“多大的孩子了,怎么还这么粗心大意?以后你若是一个人在家,就去外面吃。”

豪门绝爱乱心第13章:送给她耳钉

温婉尴尬地笑了下。

董唯妆无奈地瞪她一眼,便脱下外套,熟门熟路地走去厨房。

温婉这才注意到已经是晚上了,她竟然睡了这么久。

温婉本来是想去厨房帮忙的,董唯妆不让,她只好回到客厅里看电视,沈度则坐在沙发上,把笔电放在茶几上处理公务。

沈度作为一个在业界知名度很高的律师,每天不仅接手、处理很多案子,还要解答关于法律方面的各种咨询。

当然了,咨询是按小时来收费的,像沈度这种,光是咨询费一个小时都要上千。

温婉担心打扰到沈度工作,便把电视声音减到很小,倒是沈度从屏幕上抬眸看她一眼,皱着眉头问:“你在看哑剧吗?”

温婉???他这意思是让她直接关了电视,还是让她把声音开大,不用顾及他?

温婉也不是很喜欢看电视,索性关了,坐在沈度对面,随手拿过一本董唯妆带回来的杂志翻看。

封面上是个穿着休闲的英俊男人。

温婉正想着这惊为天人的长相该是哪个明星或是模特,看到下面的字才知道这个男人就是盛氏集团的现任总裁盛祁舟。

这是关于他的人生经历的一篇专访。

温婉瞟了几眼,内容无外乎就是他盛祁舟和其他的富二代官二代不一样,他靠得不是自己的家世背景,什么18岁就离家独自生活创业,什么27岁就接管了盛氏,作出了几件大事……如此种种,一番吹捧。

温婉是不相信的。

这就像古代的皇帝或是某个贵族或是公主出生时天降各种吉兆一样,都是后来编造杜撰,用来神化某些大人物的。

只是有一点倒是让温婉挺欣赏的,那就是盛祁舟的感情史挺清白的,据说快30岁了还没有结婚,更没有谈过恋爱,和女人有过什么暧昧关系,他还幽默地自称是处男。

温婉看到这里就“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对面的沈度皱眉看过来,她连忙安静下来。

谁知沈度却叫了她一声,“温婉。”

“嗯?”

沈度的手插进裤袋里,手指在首饰盒上摩挲许久,上面布满细汗,他才面无表情地拿出来递给温婉。

温婉疑惑地打开一看,是一枚钻石耳钉,和袁浅要送给她的那枚所不同的是,这枚上镶嵌的钻石是紫色的。

温婉有些受宠若惊,“送我的?”

沈度放在笔电键盘上的手一颤,面色淡淡地“嗯”了一声,声音里听不出什么情绪,“白天我去袁浅家里并没有找到那枚耳钉,所以重新买来赔给你,只是我觉得紫色更适合你。”

其实找没有找也只有他自己清楚,他不想在温婉身上看到穆郁修送的东西。

沈度没有直接抬头去看温婉,深幽如子夜的眼眸却往她的方向扫了一下,见她一脸的喜悦,他紧抿的唇角弯起一条很细微的弧度。

董唯妆从厨房出来叫两人吃饭。

晚餐很丰盛,五菜两汤,装在精致漂亮的碗碟里,模样美好得让人舍不得吃掉,米饭也是雪白雪白的,一粒一粒的像珍珠。

餐桌不算大,长方形的,白色的大理石桌面,对角处有漂亮的花纹,四张椅子,沈度和董唯妆坐在一起,温婉则一个人坐在两人的对面。

“阿度说你不挑食,好养活,我也就随意做了点,你尝尝合不合你的胃口。”董唯妆一边说着一边给温婉盛了一碗鲜虾丸菠菜汤,再给沈度盛,最后才是她自己。

说是随意,其实去超市前就仔细问过沈度了,金黄色的油炸虾丸上浮动着碧绿的菠菜,光是看着就让人胃口大开,温婉尝了一口,味道更是鲜美可口。

她笑着说:“我自认为我自己的厨艺已经是出神入化了,没想到SZ更是个中高手。”

“你这话说的好,夸我的同时,把自己也夸了。果真当律师最会耍嘴皮功夫。”董唯妆嗔了温婉一眼,意有所指,雪白的面容有些红,尽显小女人的娇美风情,和丰神俊朗的沈度坐在一起,一对璧人一样。

她把一块糖醋排骨放到温婉的碗里,“其实和阿度在一起之前,我也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千金大小姐,连糖和盐都分不清。”

沈度离家早,沈父留给他的遗产毕竟有限,他也不要林惠淑的钱,读大学的学费都是靠打工赚来的,在没有成名之前,日子过得很拮据,很多时候她会拿钱给他。

他那样骄傲的人自然是不会要的,她就从他的吃穿上入手,愣是把自己从一个娇贵的富家千金,变成如今这个既上得了厅堂,又下得了厨房的贤妻良母。

G大人人仰望她董唯妆,实际上哪有人一生下来就各种完美的,就像很多千金大小姐不屑洗手做汤羹,女强人不解风情一样,在她被奉为女神之前,她也是恃宠而骄任性蛮横,为了能匹配上优秀的沈度,她才会努力把自己变得更完美。

董唯妆侧头看了沈度一眼,见他虽是一贯的沉默寡言,表情却是少见的温情,她越加感慨地说:“所幸阿度并没有负我。我们商量好等阿度开了律师事务所,一切都稳定下来了,我们两人就结婚。”

“水到聚成的事。”温婉放下碗筷,诚恳而又欣慰,好像是她自己定下了终身大事一样,满眼笑意地看着两人,“祝福你们。”

沈度闻言握着筷子的手指紧了又紧,眉眼不抬,很久后才发出一个淡淡的单音节,“嗯。”

饭后沈度主动收拾餐桌,去厨房洗碗,温婉和董唯妆坐在客厅里,一边看电视,一边说着话。

期间董唯妆看到温婉耳朵上的钻石耳钉,才猛然想起什么似的,从包里拿出一个新手机递给温婉,“听阿度说你的手机丢了,我就让到国外出差的二少回来时帮我捎带了一个。你看看喜欢不喜欢,若是不喜欢,回头我再找他替换。”

温婉接过来一看还是最新上市的苹果机,愣了一下,先不说其他的,光是董唯妆的这份心意,就让温婉感动得说不出话来。

董唯妆见温婉的眼睛红了一圈,似乎要哭的样子,便坐到她身边,拉住她的手,心疼地说:“阿婉,你的父母去世的早,这几年又是一个人在美国,年纪轻轻的就吃了不少苦。除了阿度和我外,你已经没有可以依靠的亲人了,我们怎么会不对你好?你既然叫我一声SZ,我就要尽到这个责任,别跟我矫情,不然真就显得生疏了。”

“你不要看阿度表面上冷冰冰的,实际上他很体贴细心,只是不爱说出来而已。”董唯妆语重心长地说:“我就是希望你不要因为林惠淑,而对他心存芥蒂,林惠淑做过的那些事,他从来没有参与过。”

温婉自然知道沈度和董唯妆是真心实意对她好,只是这些年过去,她越发沉稳内敛,再不像那时喜欢穆郁修,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一样,她只有用力抱住董唯妆,点着头说:“谢谢。”

董唯妆抚着她的头发,叹了一口气,“傻孩子。”

温婉把玩手机时才想起文件的事,更是想到自己被穆郁修睡了一回却没有拿回文件,她心里顿时一酸一痛,咬着唇问董唯妆:“SZ……那份文件,我……我没有拿回来。二少怪罪你了吗?”

或许当时她也可以要求穆郁修归还文件,毕竟他说了用她的身体交换,然而她宁愿潇洒地说只是游戏,也不想把那场男欢女爱当成一场交易。

她不想在他面前失了尊严。

豪门绝爱乱心全文免费在线阅读,豪门绝爱乱心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豪门绝爱乱心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