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锦瑟如歌》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司马醉儿)

《锦瑟如歌》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司马醉儿)

2019-09-27 13:45:07作者:四只耳朵

《锦瑟如歌》是四只耳朵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司马醉儿,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朝灭门,家破人亡,凶手竟是青梅竹马的爱人。她忍辱负重,身侍仇人,只为有朝一日报得血海深仇。刀山火海尸骨成山,蓦然回首间,刻骨之仇已然入骨相思。

《锦瑟如歌》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司马醉儿)

锦瑟如歌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锦瑟如歌第一十一章 拒结珠胎,秋娘怒问罪

“司马醉儿,你少给我耍花样!”狄秋娘怒喝一声,纤掌一扬,一把掐住了司马醉儿的咽喉。

司马醉儿那里抵得住这样的力道,一个踉跄,便被狄秋娘摁在了床架上,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馆主不让瑟瑟煎药,莫不是想让瑟瑟给这浔阳别馆添丁加口?”司马醉儿胀红着脸,憋着口气勉强道。

声音极轻,宛若游丝,却震得狄秋娘手脚一软。

是啊,自那日之后,萧成欢要了司马醉儿数回,却没有一回吩咐底下的人给司马醉儿送避子汤!

便是她自己,也光顾着气恼萧成欢被司马醉儿勾了魂,竟把这事给忘了,没曾想,倒是司马醉儿自己惦记上这事了。

狄秋娘的手略略一松,放开了司马醉儿。“你何处弄来的药?”

但凡浔阳别馆的娼女伶伎,皆有浔阳别馆特备的坐馆大夫看诊问药。

司马醉儿乍一被松开,便觉得满口满鼻被突然灌入的气息挤得心肺都要炸裂开来。呛得胸口一阵阵发疼。

司马醉儿捂着脖子,吭吭地咳道:“自然是让笑儿买的!难不成馆主以为瑟瑟能出得去?”

“你——”狄秋娘被司马醉儿堵得说不出话来,怒喝一声,道:“笑儿!”

笑儿跌跌撞撞地飞奔进来,福了福身,道:“馆主有何吩咐?”

狄秋娘狠狠地瞪了笑儿一药,一指药炉,道:“是你帮瑟瑟姑娘买的药?”

笑儿打了个哆嗦,应道:“正是!”

“你好大的胆子,谁让你擅作主张——”眼见着狄秋娘便要发作笑儿。

笑儿连忙扑通一声跪下,大呼冤枉,道:“馆主明鉴,若无馆主与公子之令,笑儿万不敢擅作主张,瑟瑟姑娘买药之事,笑儿确实已禀过公子与馆主您,是得了公子的首肯,笑儿这才去替瑟瑟姑娘买的这药,还望馆主明察!”

狄秋娘愤怒不堪的脸色顿时僵了一僵。

她实在是气极了,竟是将这一茬给忘了!一口气被堵在喉间,咽不下去,吐不出来。

“馆,馆主?”笑儿吓得瑟瑟发抖。

“给我好生伺候着!”狄秋娘咬牙切齿道:“若瑟瑟姑娘有个好歹,本馆主定不饶你!”

言罢,甩袖夺门而去。

待得狄秋娘没去了人影,笑儿提在嗓子眼的那一口气才泄了下来,后背心一阵发凉,再一摸,竟然已是湿透了。

司马醉儿暗暗松了口气,俯身去扶笑儿,道:“委屈你了!”

笑儿垂首,漠然道:“不敢!”

司马醉儿叹道:“你先下去歇息吧,有事我叫你!”

花房了侧,便有一间茶水室,专供丫鬟们小憩以及暂放茶水的。

笑儿经了狄秋娘这一吓,后怕不已,此时只觉得浑身乏软,当下也不硬撑,便退了下去。

门栓虽被狄秋娘一掌震断,便外面的锁却是好的。笑儿一出花房,便让一旁的小丫鬟将门重新上锁,如此这般地吩咐了一遭,这才下去歇了。

花房内,司马醉儿直到听到房门上锁之声,这才真正的松了口气。

总算是将这一关应付过去了。

适才狄秋娘问是何药之时,直把她吓得腿软,生怕狄秋娘要拿了药,唤了坐馆的大夫前来辩药,那么此事定然就要穿帮!

司马醉儿轻轻地拨了拨炉火。看着烟雾缭绕的药炉,伸手抚了抚脸。

这张脸,不过那日被萧成欢撕了面具,瞧了真容。同时在场的,还有那浔阳馆主狄秋娘和甄儿!甄儿是自己人,自然无妨,算起来,在这浔阳别馆,也只两人只知道她的真容。

可她委实不愿再被第三人瞧去真容!

所以,她要尽快地再做一张属于曲瑟瑟的脸出来!

而这些药材,便是用来制作易 容 面 具的!

好在当年她虽然学武不精,但对这些旁门左道却是极感兴趣,每日就缠着步飞羽,不是跟他学轻功,就是学易容。

步飞羽最擅长的便是制作“人 皮 面 具”!

所谓的人 皮 面 具,自然不是真的将人的脸皮割下来炮制,而是用草药煎上一定的时辰,去渣之后,再用那药汁去煎化一种特有的胶块。那胶块,若是寻常火烤,自然也是能熔的,但冷却后,却是干干硬硬的,用了这药汁熬制后,即便是冷却,也是软软的富有弹性,仿若真是人皮一般,固而以此胶做成的面具,方被称作人 皮 面 具。届时只需将那胶覆于脸上,调出自己想要的模样来即可。

步飞羽所制的“人 皮 面 具”在武林中堪称一绝!

虽然她制作面具的技术远不如步飞羽,但毕竟与步飞羽相知多年,关于制作面具所需的材料,该记的步骤,她都早已烂熟于胸。

只要将药熬制出来,做出新的面具来,她就仍是这浔阳别馆的曲瑟瑟了!

经狄秋娘这般一闹之后,反倒再没人前来花房了,除却当中只有小丫鬟送了两回饭食过来。 

正好给了司马醉儿熬药的时间。

司马醉儿一心守着药炉,足足三个时辰过去,待得药汁果真浓稠了,这才将药倒了出来。

沥汁去渣,又重新倒入炉中。心中又松乏了几分。

现如今药汁已熬成,只需再添一味舒展胶膜的药化入药汁之中,文火炖上一刻钟,再加胶块放入调匀即可。

司马醉儿嘴角微微扬起,一手捏了那药,另一手顺手捏起手中的胶块。

却不防正欲将药丢进药炉之时,花房的大门哐的一下便被打开了。

司马醉儿一惊,手一抖,那胶块便啪的一声落下,浸没在药汁之中。待司马醉儿想捞取,已是来不及。

司马醉儿暗道一声可惜,极快地将那药也顺手投入了药炉之中。才将将盖上,萧成欢已大步到了跟前。

萧成欢一把擒住她的手腕,沉声道:“这是什么?”

熟悉的触感,再次唤醒了司马醉儿身体的记忆,让她不由自主打了个哆嗦。

萧成欢只道她心虚,越发的怒极,将她用力往胸前一扯,一手捏住她的下巴,寒声道:“本座将将踏进浔阳别馆,便听人说,瑟瑟姑娘不愿意珠胎暗结,自行备了避子汤?司马姑娘可知此事?”

锦瑟如歌第一十二章 谋子害嗣?教主怒发威

司马醉儿没曾想她用来搪塞狄秋娘的借口竟然会传到萧成欢的耳里。更没想到的是萧成欢堂堂一介魔教教主,居然还跑到她跟前来确认一遍。

司马醉儿仰着脸,讥笑道:“备了又如何,没备又如何?”

萧成欢被司马醉儿这一问,一时竟没能答上话来,只是周身的戾气却更浓了。

司马醉儿咯咯一笑,道:“那么敢问教主大人,是想让瑟瑟备呢还是不备呢?”这一笑,竟将欢场女子的妖媚学的入木三分。

萧成欢无端火起,大掌一挥,竟直接司马醉儿摔得飞了出去。本来,以司马醉儿的轻功,稍加回旋,倒也到避免摔倒,只是司马醉儿有所图谋,不敢轻易露了底,只任由身子飞了出去,半截身子跌在了床榻之上,半截身子却在榻下,纤腰生生撞在了床沿。

腰际传来的剧痛,让司马醉儿倒吸了口气,额间瞬间布满了细密的冷汗。

司马醉儿不愿被萧成欢嘲笑了去,咬着唇,生生忍住了。

以萧成欢的功力,如何听不到司马醉儿变成粗 重的气息。他一个箭步跨上前,将司马醉儿困在床榻之间,薄唇贴着司马醉儿的耳垂,语气森然,道:“司马醉儿,没有本座的命令,你敢谋害本座的子嗣?谁给你的胆子?”

司马醉儿乍一闻,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半晌才反应过来,觉得自己实实在在是听到了这辈子最最好笑的一个笑话,终于再也忍耐不住,狂笑出声,道:“瑟瑟实在没有想到,教主还有这等嗜好,真不愧是魔教教主,名符其实,哈哈哈——”

笑声太过尖锐凄厉,刺得萧成欢耳膜震痛,心头狂跳。心中的那团无名之火左突右撞,从喉间直窜上来。稍一转首,薄唇一覆,隔着面纱,便堵住了司马醉儿的嘴。碾转吮 吸,都不解恨,最后竟隔着面纱狠狠地咬了一口,直到偿到满嘴的血腥之味,那股郁火方才散了些。

萧成欢缓缓地直起身来,看着星星点点的腥红,慢慢地在白纱上晕染开来,生生愣怔了半晌,缓缓地伸手揭去司马醉儿的面纱。

司马醉儿的身体抑制不住的瑟缩了一下。

萧成欢的手一顿,抬眼与司马醉儿的视线对上,一字一顿道:“你怕我?”

司马醉儿下意识地一偏头,却忘了面纱的一角还捏在萧成欢的手里,这一偏首,面纱应声而落。

没了面纱的遮掩,司马醉儿的脸色苍白,显然是被吓到了。

萧成欢眼底闪过一丝莫名的情绪,竟反应地没有趁机欺辱司马醉儿,只缓缓地站起身来,朝着花桌上的药炉而去。

伴着浓雾药香,药炉内发出汩汩之声。

萧成欢一顿,伸手揭了盖子,拿起一旁的长勺,探入其中,轻轻缓缓地搅动者。

司马醉儿一见,惊得心都快嗓子眼跳了出来。她刷的一下坐起身来,怔怔地看着萧成欢的背影,心扑扑地跳得厉害,却到底不敢上前。

“这就是你备的避子汤?”萧成欢背对着司马醉儿,但是很明显听到了司马醉儿的动静,缓缓地问道。声线中,莫名地没了先前的剑拔弩张。

便是如此,司马醉儿心底的恐惧仍无法消散。暗恨自己不记打,明知不是萧成欢的对手,明明告诉过自己要忍耐,却总管不住自己,平白去冲撞萧成欢,最后吃亏的,还不是自己?

司马醉儿,你莫要忘了,如今,你只是这浔阳别馆中任人宰割的曲瑟瑟,再也不是镇远侯府受尽宠受的司马醉儿。你面对的是恶魔萧成欢,不是你的爹娘,更不是你的飞羽哥哥!

“此等避子汤,本座倒是头一回所见,当真稀奇的紧!”就在司马醉儿心思转念之间,萧成欢又缓缓地开口,语气里带着一丝丝莫名的戏谑,说道:“怎么,司马姑娘不来与本座解说解说这避子汤?”

有那么一刹,司马醉儿觉得自己这制作面具的汤药已被萧成欢识破了。身子越发抖得厉害。

她深深吸了口气,强自镇定,一步一步慢慢地朝萧成欢走去。

看着萧成欢那高大的背影,恨不得此时手中能有把削铁如泥的匕首,正好可趁机要了他的性命,替爹娘报了仇!

“嗯?”萧成欢久不见司马醉儿出声,不由回身,便看到司马醉儿正愣愣地盯着他,双目满是杀气!萧成欢微微一顿,神情又淡漠了几分,再次出声。“司马姑娘!”

司马醉儿一个激灵,缓过神来,立刻垂首,避开萧成欢那仿若洞察如火的眸光。她,果真是不长记性,平白在萧成欢面前露了底。

萧成欢见状,哼哼一声冷笑,将手中的长勺一扔。

司马醉儿不由打了个哆嗦。

萧成欢越发的气恼,连周身的气息都冷了几分。

司马醉儿被他身上所散发出的威压给震慑的连连倒退,她几乎可以预见,自己又要惨遭萧成欢的毒手了。

萧成欢显然也确实没想放过司马醉儿的,正一步一步地朝司马醉儿逼近。眼见着司马醉儿已然无处可躲。

“公子——”

花房之外,传来一声低沉的轻呼。

萧成欢闻声,顿住了脚步。

生平头一次,司马醉儿觉得这一声公子简直就是天籁。

“公子?”花房外,带着试探的轻呼再次响起。

萧成欢一身的阴沉之气,冷声道:“何事?”

声音中,明显带着不悦!

门外的人顿了顿,复又开口,禀道:“馆主有要事与公子相商,还请公子速速移驾!”

萧成欢没有应声,反倒是扫了司马醉儿一眼,冷声道:“今日且放你一马,这笔帐,本座自与你记着!”

威胁罢了,这才出了花房而去。

直到听到花房再次落锁的声音,司马醉儿屏着的那口气,才敢泄了出来。她拍了拍胸口,头一次觉得狄秋娘也没有那么讨厌。

好歹是逃过一劫了!

司马醉儿再顾不得其它,飞扑到药炉跟前。

被萧成欢耽误这半天,也不知这药胶熬成什么样了!

司马醉儿拿着勺子搅了搅,浓稠正宜,竟然没有沾底烧焦,倒是不幸中的大幸!

锦瑟如歌第一十三章 巧制面具,红练舞当空

司马醉儿将室内备着的仅有的一盆子凉水端到花桌上,将药胶倒于罐中,这才置入凉水之中。

春寒料峭,药胶很快的冷却下去,捏在手里,也不过温温的。

司马醉儿大喜过望,将那陶罐取出,端到梳妆台前,从床榻下拖出一个包裹来,正是原先笑儿拿来的那个。

包裹中,还有无数的药材,司马醉儿翻拨着药材,从最底下摸出一物,却是一枚琉璃镜!

与铜镜的昏黄不同,琉璃镜显得更加光亮清晰,镜中人与真人便是一般无二。

司马醉儿将琉璃镜摆在铜镜之前,对着镜子,将那药胶细细地抹于脸上。不过须臾,镜中便出现一张肤色暗黄且皮肤凹凸不平的脸来,乍一眼看上去,极丑无比,哪里在有原先扮作曲瑟瑟时的那般清丽?

任司马醉儿如何揉抚提捏,虽然没有先前那般丑陋,但到底无论如何也生不出一丝美感来。

司马醉儿折腾的半天,琉璃镜中 出现的,不过是张脸色暗黄、皮肤粗糙的面孔,勉强算得上普通罢了!

果然是胶块落的早了,那味药引的药效没能显现出来。

司马醉儿极为失望地将脸上的面具揭了下来,随手正准备扔掉,仔细一想,这好歹也是自己的初作,留着作个纪念也好!

好在她因念及此番制作面具,乃是她离开步飞羽的指点下,头一次孤身操作,就怕做不成,因些那些个药材物件皆让笑儿买的是大份。

本以为自己被萧成欢和狄秋娘识破了身份,断不会如她的心意,说不得笑儿根本出不得浔阳别馆,无法帮她办成些事,索性破罐子破罐,狮子大开口,堵的是一分运气。

没想到,笑儿竟然将此事办成了!

笑儿是浔阳别馆的人,如何办成此事,司马醉儿不想去过问,不过依狄秋娘的反应来看,她却并不知此事,至于萧成欢……

司马醉儿身子一颤,用力一甩脑袋,尽可能的不去想萧成欢对她的种种行径。

唯今之际,她只有设法做出“曲瑟瑟”的这张脸,才能方便在浔阳别馆行事!

司马醉儿凝了凝神,重新生炉子煎药。

好在此番再无人进出花房,没受干扰,二回熬出的药胶细腻柔 软易成形,看着琉璃镜中那张曾伴了自己三个月的脸,司马醉儿的心情稍稍舒畅了些。

司马醉儿又将多余的药胶顺手做了另外一张脸,那属于曲瑟瑟的那张细细地敷到了脸上,这才安心地和衣而睡。几个时辰折腾下来,等司马醉儿躺下的时候,其实天都快亮了,好在浔阳别馆这等烟花之地,上午都轻闲的很,没什么营生,直到用了午饭,才会渐渐热闹起来。

司马醉儿经了这一连番的变故,精神高度紧张,又加上做这面具折腾一宿,早已疲惫不堪,这一觉睡得并不踏实,醒醒睡睡的,直到下午才将将醒来。

笑儿闻得室内有了动静,便提了食盒开门进来。

笑儿进来时,司马醉儿已经收拾完毕,因着她应酬王公子之时故意化了那一脸青紫的妆容,叫笑儿瞧见了,今日突然一脸完好,就怕笑儿追问,还要解释一番,真真的麻烦,索性便继续以白纱覆面,只露了一双眼睛在外。

笑儿果然对司马醉儿的这番装扮习以为常,没露半点意外,乖巧地伺候司马醉儿用膳。

用过午膳,司马醉儿借口要消食,再次提出要出去走走。

笑儿如何敢答应,司马醉儿却不愿再忍,只冷冷地笑了一声,道:“你且不妨去问问你家公子,人在他手里,还怕我一介手无缚鸡之力的女流之辈跑了不成?”

“人?”笑儿却并不知道萧成欢拿纪如甄威胁司马醉儿一事,困惑地看着司马醉儿。

司马醉儿摆摆手,道:“你不必多问,只管去便是!”

笑儿拗不过司马醉儿,只好应从。

也不知笑儿是如何去请示的,约莫小半个时辰后方才回来。

萧成欢倒是同意了放她出去,可是看到笑儿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司马醉儿便知那萧成欢定然又提了那等龌龊不堪的条件罢!

“你家公子的条件不必与我细说,免得扫了我的兴致,我应下便是!”司马醉儿却浑不在意,只要答应让她出去,什么条件她都能应下。现如今她都落到了如此地步,还有什么可怕的?大不了一死。

笑儿愣了愣。

司马醉儿漠然道:“便是没这等要求,我又几时能逃脱得了?”

笑儿眼底闪过一丝怜悯。

先前的曲瑟瑟,虽然时常郁郁寡欢,但多数时候浑身都散发着一股坚韧。可现如今……想到先前她得了公子的命令,悄然进花房查看之时,见到瑟瑟姑娘便是在睡梦也是一惊一颤,惊魂不定,睡都睡不踏实,还真不如她们这些丫头日子过的顺心。

“姑娘莫要多思!”笑儿安慰道:“公子对姑娘,到底还是不同的!

”至少自她来浔阳别馆的这些年,除了馆主,还没见哪个姑娘能近得公子的身!说到底,这曲瑟瑟还是不同的!

司马醉儿自是不信。心中冷笑一声,在笑儿的陪伴下,出了花房。

夜幕下的浔阳别馆丝竹之声不绝,呐喊之声不断,两相交织在一起,总有一股别样的靡靡之态。

司马醉儿朝前行去,将将到得前堂的楼梯口,前堂的盛景便尽数收入眼底。

前堂的中央高台上,红练翻飞,一道大红的身影在红练之间穿梭翻跃,铺天盖地的鲜红,瞬时融为了一体,更显得影影绰绰。

虽瞧不真争容颜,可仅凭那如瀑的乌发,极其妖娆身姿,便可臆测一二,定是位容貌上佳的女子。。

那妖娆的身姿,忽地将红练缠住四肢,而后身子一仰,竟在半空中做了一个下腰的动作来。

“好!”底下的喝彩之声叠起。

一朵硕 大的绢花飞旋而上。

红衣女子的拱着的身子突然顺着红练直直坠下,眼见就要坠落在地。速度之快,让一众看客只来得极尖叫!

锦瑟如歌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锦瑟如歌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锦瑟如歌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