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独步医妃》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纪云开)

《独步医妃》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纪云开)

2019-09-27 15:34:44作者:承九

《独步医妃》是承九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纪云开,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是当朝帝师的女儿,生父不喜,生母早逝,与当今圣上有婚约,却被圣上以貌丑失德,无国母风姿为由拒娶。他是手握重权、世袭罔替的异姓王,名震天下、风姿无双,引无数贵女竟折腰一纸婚约,她身败名裂;一场战争,他身残名毁;一道口喻,她嫁他为妻。新婚夜,传说中命在旦夕、瘫痪在床的男人,将她压在身下,刀尖抵在她的脖子上,本王的妻子,本王宁可杀了她,也不会让人带走。正好,本王妃的男人,本王妃宁可阉了他,也不会让他碰别的女人。有

《独步医妃》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纪云开)

独步医妃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独步医妃第11章 狠毒,哭着喊着求嫁

纪云开被皇上宣进宫的事并不是什么秘密,燕北王府的人很快就收到消息,甚至他们还知道了旁人不知晓的消息。

“王爷,纪小姐的凤佩不见了!”依旧是管事进来,依旧看不到萧九安其人,只能隔着床幔说话。

“嗯。”声音透着床幔传来,尾音压得很重、拖得很长,明显是心里不满。

管事的额头不受控制的冒出冷汗:“王爷,属下尚未查到为谁所窃,但能肯定不是皇上的人,皇上今天宣纪小姐进宫,想必是为了凤佩的事。”

“本王要的不是解释。”萧九安的声音并不大,但也不见一丝病弱,别说外人,就是管事听到他的声音,也不知他的身体如何。

“王爷,偷走凤佩的人肯定是为了凤卫,等皇上确定了皇后人选,也许就能查出来了。”只有皇后才能凭凤佩调动凤卫,拿到凤佩的人肯定会想方设法扶自己的女儿坐上后位。

“天真。”萧九安不屑的吐出两个字,又道:“全力寻找凤佩的下落。”

拿到凤佩的人,绝不仅仅是为了坐上后位、调动凤卫保护自己,凤佩绝对还有别的用处,只是他不知道罢了!

萧九安不知凤佩的用处,皇上却是知道一二,所以他才一直没有娶纪云开,也不肯立后。

见纪云开拿死威胁他,年轻的帝王怒不可遏:“纪云开,把凤佩交出来,别逼朕将你凌迟处死。”

他是皇帝,从来都是他威胁别人,从来没有人敢威胁他。

“我只能把凤佩交给下任皇后,请皇上见谅。”纪云开一脸坚决,没有丝毫商量余地,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她是多固执、多坚定,可天知道她只是把凤佩弄丢了,委实拿不出来。

“纪云开,朕有的是办法让你生不如死!”皇上气得青筋凸起,脸色黑沉如墨。

自他登基后,就再也没有人敢忤逆他,纪云开是第一个。

纪云开道:“还有两天,就是我与燕北王大婚的日子,皇上这个时候杀我,不值得!”她这个准燕北王妃要是被皇上弄死,燕北王碍于面子也会要求皇上给个说法。

皇上杀了她不仅无法向燕北王府交待,也无法向天下人交待,毕竟她不久前才救过皇上的命。

杀她,很不划算!

“你要怎样,才肯把凤佩交出来!”皇帝虽然怒极,却不是没有理智的人,诚如纪云开所言,现在杀她不值得。

纪云开道:“待皇上大婚那日,我必将凤佩奉上,毕竟凤佩留在我手上一点用处也没有。”她不是皇后,无权调动凤卫,凤卫也不会听的。

凤卫的职责是保护皇后与其嫡子,他们历来都是这么做的,再多的一点也不会做。

“你能活到那一天吗?”皇上毫不客气道。

“哪怕我活不到那一天,也会有人给皇上送来。”纪云开好似一点也不介意,为了打消皇上让人搜身的念头,纪云开继续道:“皇上,凤佩现在不在我手上。”这事必须得说清楚,不然她永无宁日。

“不在你身上,那在谁手里?”皇上一脸质疑,摆明了不信。

不知道是纪云开做人太失败,还是纪夫人、纪澜做人太成功,纪云开活了十八年,居然没有一个能称得上朋友的人。

纪云开就是想找人保管凤佩,也找不到合适的人。

“皇上不会以为,我天生就会医术吧?”纪云开无比庆幸原主有一个神出鬼没的师父,不然她还真没有办法圆谎。

“你师父?你不是说你师父已经一年多没有露面,你也联系不上他吗?”皇上这次更不信了。

纪云开暗骂原主太老实,什么话都跟皇上说,面上却是没有流露出半分异样,一脸自信的道:“我虽然联系不上我师父,但我能联系我师兄,东西在我师兄手上。皇上大婚时我若活着,我会亲自将凤佩送到皇上手里,我若死了,我师兄自会奉上凤佩。”

“朕要怎么相信你的话?空口白牙,你说什么朕就要信什么吗?”不管纪云开说的是真是假,皇上都有杀人的冲动。

纪云开居然随便把凤佩交给别人,她到底知不知道凤佩的重要性?

“事已至此,皇上如果不信,我也没有办法。”纪云开低下头,一副委屈的样子。

她知道皇上不会因为她可怜就放过她,但姿态还是要做出来的,不然皇上多没有面子。

“你……你信不信,等你跟萧九安成婚后,朕就下旨赐死你?”早知道把纪云开赐给萧九安会这么麻烦,他就不该听了纪澜一句话就下旨了,或者先把凤佩拿到手也好。

“皇上非要我死,我也没有办法,我现在就可以死。”纪云开随手抽出头上的发簪,抵在脖子上:“皇上,我说过我早晚是死,我不怕死!”

纪云开握发簪的手很稳,一副视死如归的决绝样,可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她一点也不想死。

她只是在赌,赌这个年轻的帝王要面子,赌这个年轻的帝王要名声。

“纪云开,你够了!”皇上则是真的被纪云开吓到了,尤其是看到她左手腕不经意间露出来的伤口,更是又气又怒。

纪云开为了救他毁了容貌,又被他退婚,若是再被他逼死,传出去他这个皇帝还要不要做人?

“皇上,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可以先行退下吗?”纪云开知道自己赌赢了,不过仍旧不敢放松。

凤佩的重要性毋庸置疑,她绝不能让人知道自己把凤佩弄丢了,她必须得在皇上立后前找到凤佩,不然到时候她拿什么给皇上?

“滚,滚,滚!朕一看到你就想吐!”皇上看到纪云开脸上的兰花面具,怒火更甚:“来人,把她的面具给朕撕下来!”

他要让所有人都看到纪云开的丑样,让纪云开以后再也不敢出门!

“皇上,我是未来的燕北王妃!”纪云开护住面具,不肯让侍卫动。

她用膝盖想也知道,皇上摘她面具,肯定是想借机羞辱她,好叫她没脸见人。

“燕北王妃又如何?你别忘了,是你哭着喊着,求朕下旨赐婚!”皇上突然笑了,如毒蛇的眸子幽幽发光,盯着纪云开……

独步医妃第12章 愧疚,不愿意认命

是纪云开哭着喊着求皇上赐的婚约,纪云开的丑样一旦传了出去,没有人会怪皇上,大家只会怪纪云开给燕北王府抹黑。

就算燕北王府知道实情也会装糊涂,不会跟皇上撕破脸,因为他是皇帝!

深情不悔,深爱萧九安,这是救命符,也是催命符。

“皇上,你赢了!”纪云开闭上眼睛,任由侍卫上前将她脸上的面具摘掉。

她并不怕世人的厌恶与诋毁,也不怕被人骂,她只怕……顶着一身骂名,又顶着一副丑容,嫁入燕北王府后没有好下场。

毕竟,世人皆爱美人,就算萧九安不会以貌取人,可她为救另一个男人而毁了容貌,是个男人都接受不了。

“哼……跟朕玩心眼,你还太嫩了。”皇上高傲地冷哼,看到纪云开露出来的丑颜,眼中满是嫌弃:“你最好尽快把凤佩交出来,不然……朕有的是办法让你生不如死。”

纪云开看着皇上,没有说话,身为皇上,要她生不如死实在是太容易了。

她费尽心思遮住的丑颜,皇上只要一句话就会暴露在人前。

“看着朕干吗?还不快滚,朕看到你这张脸就想吐。”皇上毫不掩饰对纪云开的厌恶。

如果是原主,怕是会伤心,不过纪云开并不觉得有什么,言语确实能伤人,但她还没有那么脆弱。

纪云开平静地开口道:“皇上,我的面具……您稍后能让人送回去吗?”

“怎么?这个面具对你很重要?”皇上招手示意侍卫将面具送过来。

纪云开强压下伸手去夺的冲动,摇头道:“不重要,但我需要它。”她要说重要,皇上肯定会毁了它。

“啪……”皇上一拿到面具,就将之捏碎:“不重要就好。”

纪云开当即愣住,嘴巴微张,双眼死死的看着皇上手中的面具,泪水盈满眼眶,自责与愧疚快要将她淹没。

原主很在乎这个面具,平时连碰都不舍得碰,她以为自己有能力保住它,可是她太高估自己了。

“皇上,这是我的东西!”纪云开不敢说它重要,只能死死握拳,克制自己的怒意,克制上前抢夺的冲动。

这就是帝王吗?

她连一点抗衡的能力都没有,只能任他摆布。

“这天下都是朕的,还有什么是你的?”皇上不屑道,手一松,破碎的面具掉落在地,冷冷道:“纪云开,在朕眼中,你就和这面具一样,无论你是精致华丽,还是丑陋恶心,只要朕不高兴,一伸手就能把你捏碎。”

“我明白了。”纪云开看着落在地上的碎片,强压下去捡的冲动。

她越是在乎,皇上越是会毁掉,她就是将碎片捡起来,怕也没有办法带出宫。

“明白了,就给朕滚!”皇上的脾气绝对称不上好,前一秒还脸上带笑,下一秒就杀气横生。

“臣女告退!”纪云开死死咬唇,才没有让自己哭出来。

她不能生气,也不能在皇上面前落泪。

她生气只会如皇上的意,她哭了皇上只会高兴。

纪云开强忍着恼怒,强忍着将面具碎片拾起来的冲动,咬牙转身,而在她转身的刹那,眼中的泪终于控制不住地落了下来。

她明明知道那个面具对原主的重要性,可是为了保护自己,她还是把它带了出来。

她明明知道权势的威力,还自大的以为自己能保护它。

对不起,对不起!

她对不起死去的纪云开,她没有保护好她在乎的东西。

“对不起!”纪云开闭着眼睛,努力将眼中的泪眨回去,却克制不住心中的痛恨与酸涩。

皇上让她顶着一张丑颜走出宫,这是要把她逼到绝境,也是断了她唯一的后路。

燕北王府可以尊重一个深情不悔,明知萧九安将死还愿意嫁给他的女子,但绝不会尊重一个丑陋可怖,不可能嫁出去的女人,拿深情骗婚。

哪怕骗婚的那个人不是她,燕北王府也会把这笔账算在她头上。

“我该怎么办?”纪云开走出偏殿,抬头看着蔚蓝的天空、刺眼的太阳,感觉自己前路渺茫。

她不想死,可她好像已经走进了一条死路。

燕北王萧九安死,她死。

燕北王萧九安不死,她一个满身“污点”的女人,也不可能得到他的庇护。

而没有燕北王府的庇护,皇上会放过她吗?

就算皇上肯放过她,一旦皇上立后,而她拿不出凤佩,届时怎么办?

“好冷!”明明温度高得吓人,纪云开却觉得全身发寒。

她刚醒过来没几天,就在全不知情的情况下,抓了一手大烂牌,而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纪云开拢了拢身上的衣服,同时拔乱左侧的头发,以此遮住右脸的黑斑。

她知道,这么做是徒劳,皇上既然能撕碎她的面具,必然另有安排,但她不想放弃,亦不想认命。

是的,不想认命!

这就是她纪云开,哪怕抓了一手烂牌,哪怕知道横竖都是死,她也不愿意认命,死也要挣出一条活路。

哪怕明知所有人都想要她死,她也不愿意认命,再难再累,也要活给他们看。

纪云开走出宫殿后,深深地吸了口气,将心中的愤怒、不满通通压下,扬起一抹明媚的笑,大步往前走。

来吧,不管皇上想怎么刁难她,通通都来吧,只要皇上不当场杀了她,她纪云开就不怕!

活着,就有希望;活着,一切皆有可能。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她纪云开不会一直这么惨,她纪云开总有翻身的一天。

等她翻身那日,欠了她的,通通都得还回来!

纪云开深深的吐了口气,扬着明媚灿烂的笑容,大步往外走,不料她刚走出偏殿没几步,就被四个丫鬟拦住。

“你就是纪云开?我们家郡主要见你。”四个丫鬟一脸傲气,看纪云开的眼神透着鄙夷。

“你们家郡主?”纪云开顺着四个丫鬟所指,看到太监抬着一顶小轿站在阴凉处,而那所谓的郡主想必是在轿子里。

“我们家郡主是瑞王府陶安郡主。”丫鬟看到纪云开脸上的黑斑,满满都是嫌恶,甚至身子直往后退,生怕被纪云开碰着一样……

独步医妃第13章 打脸,不得不强硬

陶安郡主,燕北王萧九安的头号爱慕者,她当日得知萧九安命在旦夕时,曾哭着喊着求着要嫁给萧九安,陪萧九安一起死,可是……

刚哭喊两句,就被她的父亲端王给按住了,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不准出门,直到皇上为纪云开和萧九安赐婚,端王才把人放出来。

这不,刚获得自由就来找纪云开麻烦了。

“不见!”知道是个什么麻烦,纪云开想也不想,转身就走。

丫鬟见状,忙上前拦住了纪云开的去路:“我们家郡主要见你是你的荣幸,云开小姐你最好快些过去,我们家郡主脾气不好,让她等久了,她手上的鞭子可不饶人。”

“我去说了不见,让开。”纪云开上前,随手一推,不想四个丫鬟像是纸糊的,咚的一声齐齐摔在地上:“纪云开,你竟敢打我们,郡主不会放过你的。”

像是为了证明她们的话一般,陶安郡主手持鞭子气呼呼地跑了过来,远远的就大声嚷嚷道:“纪云开,你好大的胆子,我的侍女你也敢打!”

纪云开愣了一下,随即冷笑:“打了又如何?陶、安、郡、主!”对方摆明了找茬,她解释有用吗?

“啪!”

陶安郡主气势汹汹而来,距离纪云开还有十步远时,鞭子就甩了过来。

纪云开早有防备,在陶安郡主动手的刹那就先一步退开,倒是她的丫鬟反应不及,被鞭子的尾风扫中,吓得哇哇大叫。

“纪云开,你居然敢躲?”陶安郡主怒喝,又一鞭子甩过来,逼得纪云开连连后退。

“陶安郡主,你够了!”纪云开的眼中闪过一抹厌烦。

她就说了,她最讨厌这种不知天高地厚,被家人宠坏的小女孩。

“让我抽你三鞭子就够了。”陶安郡主收回鞭子,步步逼近,纪云开手无寸铁,只得后退。

“退什么退?有胆子请旨嫁给燕北王,不敢接我一鞭子吗?”一连三鞭都没有抽中,陶安郡主已经很不满。

“陶安郡主,我是未来的燕北王妃,你有考虑过抽我鞭子的后果吗?”纪云知道陶安郡主不会明白“后果”这种东西,但是该提醒的她还是要提醒,不然万一发生点什么,她如何跟端王交待?

“燕北王妃?纪云开,你也不看看你这张脸,就你这个样子也有资格嫁给燕北王?”陶安郡主恶毒地指了指纪云开的脸:“原先只听说你毁了容貌,皇上不得不取消婚事,现在看来,你这哪是毁了容貌,你这是真接变成厉鬼了,丑成这样就不要出来恶心人了!”

纪云开冷冷道:“陶安郡主,我念你年纪尚小,今天的事不与你计较,你若再出言污辱我,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在皇上捏碎她的面具时,她就知道了皇上的用意。

皇上无疑是想让世人看到她纪云开有多丑,让世人相信不是他这个做皇帝的薄情寡义,忘恩负义,而是她纪云开的长相,实在不配母仪天下。

至于把她赐给萧九安的事?有她这个长相在,估计大家都会相信,这场婚事是她自己求的。

像她这种长相,也只有燕北王这个将死之人可能娶她,其他人别说娶了,怕是多看一眼都要吐。

“污辱你?我怎么污辱你了?难不成你长得不丑?你出门前没照镜子吗?也亏得本郡主胆子大,不然看到你这长相,真会吐出来。”陶安郡主步步逼近,直把纪云开逼出偏殿,逼到主道上,仍不肯停下来。

两旁的侍卫与太监像是死人一样,没有一个上前阻止,也没有一个去请皇上或者谁来阻止。

“不客气?纪云开,你想怎么不客气?你敢动我吗?你敢打我吗?”陶安郡主嚣张地扬了扬鞭子:“你不敢!你要动了我,我父王能把你们纪家抄了。小小一个纪家,挂着帝师的名头又如何?我端王府还不放在眼里。”

这就是陶安郡主不将纪云开放在眼里的原因,纪家虽出了一个帝师,可也只是一个三流小世家,在朝廷上有话语权的也就纪帝师一人。

要换作凤祁萧王四大世家的人,陶安郡主才不敢动。

“端王府不将纪家放在眼里,那么燕北王府呢?”天启北方有凤祁萧王四大名门世家,南方有云杨伍胡四大豪族。

燕北王萧九安与天启一流世家的萧家有那么一点瓜葛,不过燕北王府这一支与萧家本家关系不睦,并不来往。

纪云开的母亲与XY,则是来自南方四大豪族之首的云家。

四大家族势力极大,先皇为了制衡世家,特意提出南北联姻之策,纪帝师就是被先皇选出来的联姻人选,纪帝师能得先皇和今上的重用,就和他与南方联姻有关。

纪家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家族,娶的也是南方豪族之女,陶安郡主不将纪云开放在眼里很正常,而纪云开也没有想过借纪家之势压人。

她一直都清楚,她现在以及今后很长一段时间能借的势力,就只有燕北王府。

“燕北王府吗?本郡主今天倒要看看,燕北王府会不会为你出头。”陶安郡主不愧为被宠坏的娇娇女,话刚落下,猛地扑上前来,瞬间拉近两人的距离,陶安郡主毫不犹豫地甩出手中的鞭子:“我今天就要打烂你的脸!”

“啪!”鞭子打破虚空,化作水蛇,打向纪云开的右脸。

纪云开脸色不变,一连后退三步,眼见就要被鞭子击中,纪云开伸手一抓,稳稳的握住鞭尾:“你的心思真歹毒!”

竟然朝她完好的右脸下手,可见这小姑娘的心眼有多坏。

“你,放手!”陶安郡主费尽全力挥出一鞭,不仅没有打到人,还被人抓住,气得直跳脚。

“你是什么东西,也敢叫我放手?”纪云开不顾手心火辣辣的痛,用力一扯鞭子,只见陶安郡主一个不稳,踉跄着往栽倒去……

“啊……救命呀,救命呀!”陶安郡主吓得哇哇大叫,就在她即将摔落的瞬间,纪云开身形一动,反手一个用力,又将她拉了回来。

不等陶安郡主站稳,纪云开便甩掉手上的鞭子,一把掐住陶安郡主的脖子,逼身上前:“郡主,你还要抽烂我的脸吗?”

“你,你,你快放开我!”陶安郡主脖子被卡住,喘不过气来,又惊又惧。

“郡主!”四个丫鬟纷纷大喊,一副想上前又不敢的样子。

“大胆,还不快放开郡主!”一直装死人,装作没看到陶安郡主欺负纪云开的侍卫与太监,第一时间上前,举着长枪对着纪云开,可却不敢蛮力上前,就怕纪云开一个不高兴,直接把陶安郡主掐死……

独步医妃全文免费在线阅读,独步医妃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独步医妃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