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的皇后是魔教》(叶楚)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本

  • 时间:
  • 朕的皇后是魔教郭小闲
  • 来源:ysg

《朕的皇后是魔教》(叶楚)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本

《朕的皇后是魔教叶楚》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朕的皇后是魔教免费试读章节

秦飞楼正坐在岸边打坐修整,忽然看见整个湖面又开始搅动起来,立刻抓紧手中的逐日剑站起。

先才巨蟒搅出来的动静就已经够骇人了,没想到眼下的动静竟比刚才更盛。

湖水被翻起百尺高的浪花,层层堆叠着朝着岸边涌来,秦飞楼飞身跃起站到树上,看着这面积极大的湖泊就像是被打翻的瓷碗,恨不能将所有的湖水都倾倒而出。

而原本只能在湖面上走动的凶尸们被湖水的浪花卷起重重拍打在岸上,瞬间就失去了支撑力,各个萎靡倒地,骨架四散,再不见先才那般凶煞悍勇的模样。

秦飞楼看着这突然发生的状况,虽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他隐约感觉,这突然之间发生的变化定和叶楚有关。

下一秒,就看那条巨蟒再次从湖水中钻了出来,高高的仰着蛇头,发出凄厉痛楚的咝叫,还不等秦飞楼看清巨蟒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便听见空气中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爆炸声。

跟着,蟒身四裂,肉块横飞,原本碧莹莹的湖面瞬间就被血水染成了暗红色。

而在这片暗红色的湖水中,叶楚踏浪而来,一手拿着滋滋冒银光的短剑,一手抱着一个白色的肉团,瞧那样子虽然狼狈,但好在并无大伤。

秦飞楼赶紧迎上去,在叶楚踏上岸的那一刻担心的问:“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条巨蟒怎么就爆炸了?”

见秦飞楼狼狈的模样,叶楚就知道在她被巨蟒吞了后,他应该试图去救她,可惜被凶尸群拦了下来。

眼下二人共同经历九死一生,再次看见彼此安好,真真宛若隔世;一直徘徊在二人之间的剑拔弩张淡去了不少,反倒是平添了几分劫后余生的相濡以沫。

“你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其实连我自己都说不明白,你要想问就问它吧。”说着,叶楚就将怀中的小家伙丢向秦飞楼。

看着秦飞楼手忙脚乱的接住奶软奶软的小家伙,叶楚忍俊不禁暗自偷笑,看来做任何事都是需要比较的,想当初她在碰见这小家伙的时候,被这小家伙的古怪吓的心惊胆战,眼下看见秦飞楼这家伙也一副手足无措的模样,心里总算是平衡了。

秦飞楼看着怀中的小白团,在小家伙抬起头的刹那霍然睁大了眼睛,“这、这东西怎么会在你手里?”

听到秦飞楼的疑问,叶楚立刻就察觉到端倪:“怎么?你认得这邪灵?”

“邪灵?你是说它吗?”秦飞楼指着怀中的小家伙,脸上的表情着实古怪:“叶楚,你到底是真没见识还是真蠢,难道你不知道这小家伙并非普通的兽类,它就是传说中的雪麒麟,是我真耀国的镇国神兽。”

“什么?镇国神兽?你说的是这奶团子吗?”叶楚吃惊的看着秦飞楼怀中的小家伙。

小家伙似乎听懂他们是在议论它,立刻就摆出一副憨态可掬的模样,眨巴着大大的眼睛,蠕动着粉嫩的唇瓣,撒娇般的冲着叶楚不停地‘啾啾啾’。

秦飞楼也不敢相信自己会在有生之年碰到传说中的雪麒麟,当下不敢轻怠,忙坐在地上将小家伙揽在怀中,同时伸出手去摸它的背脊位置。

也不知他在小家伙的身上怎么动弹了一下,小家伙突然发出一声不舒服的啾啾声,跟着便看见一对肉粉色的小翅膀从小家伙的背上长了出来,那翅膀上虽说暂时没有羽毛覆盖,但是却闪烁着耀目的金光。

如果叶楚先前还在怀疑秦飞楼的话,那么在看见这对翅膀的那一刻,所有的怀疑都烟消云散。

看来这小东西还真是一只百年难遇的雪麒麟。

秦飞楼向来善于隐藏自己的情绪,但是眼下却无法控制自己,欢喜尽显于色,道:“千年了,整整一千多年了,没想到自圣灵族封印神殿之后,我真耀国还能再次得到麒麟神兽的庇护,真是老天垂怜、天佑我朝。”

叶楚看着秦飞楼激动的模样,终于对他的身份产生了怀疑:“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认识雪麒麟这种神兽?你别告诉我你是见多识广,关于神兽的记载,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知道的。”

秦飞楼眼睛晶亮的看着叶楚,嘴畔挂着笑:“看来我是瞒不住你了,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是谁,我姓秦。”

叶楚眼神一厉,道:“秦?这是国姓,你是帝都的皇族之人。”

“不错,我就是当今圣上天耀帝的七皇子,叫秦飞楼;叶姑娘,我并非有意隐瞒你,只因我的身份过于特殊,且我来晋城的行踪也是需要保密的,所以除了身边亲近之人,其他人并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

“那你来晋城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你为何要接近叶家?为什么要随我进往生林?”

秦飞楼眼睛一眯,道:“因为往生林中有我必须要得到的东西。”

叶楚上下打量着秦飞楼,揣摩着他的心思。

以他的身份几乎是可以到呼风唤雨的地步,想要什么东西信手便可拈来;可是他如今却冒着生命危险闯进这片很有可能有来无回的林子,可见这林中定是有东西对他有着极大的诱惑。

叶家看守往生林已经数百年,百年来有无数高手不顾生死进林中一探究竟,难道仅仅只是因为这林子够邪,才吸引人吗?

叶楚有一个感觉,那就是那些高手进林中的目的跟秦飞楼闯这片林子的目的应该是一样的。

到底是什么东西,能让这些身份尊贵、武学天赋惊人的天纵之才们敢冒性命也要得到?

叶楚飞速转着脑子,将这些年来的所看所学都迅速的筛选了一遍,忽然脸色一变,让她想到了一个最大的可能。

“是圣灵石,你们全部都是冲着圣灵石而来。”

秦飞楼看向叶楚的眼神里充满了赞赏:“真不愧是叶家这一辈最出色的子弟,这么快就让你猜到我的目的。”

叶楚脸一黑,“我已经跟叶家脱离关系,现在算不上是叶家人。”

秦飞楼一笑,“好,你说什么便是什么,叶姑娘,如今你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目的,还请姑娘能够帮忙,替我隐瞒不要告知他人。”

叶楚双臂一环胸,不屑道:“我对乱嚼舌头的事不感兴趣,只是……”

她斜眼看了秦飞楼一眼:“圣灵石只存在于传说中,你为了一个传说中的东西连自己的性命都不顾,你不觉得自己这么做有些莽撞吗?”

秦飞楼看向怀中的雪麒麟,指着它道:“雪麒麟也只存在于传说中,可是眼下我们不是见到了活的吗?所以有的时候传说也是事实的演变,何况,我并非鲁莽之人,如果没有事实根据,我也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叶楚侧目,“你的意思是叶家看守的往生林里真有圣灵石?”

“如果我的判断没错的话十之八九。”

秦飞楼看着怀中眨巴着眼睛静静听他们说话的小家伙,点了下它粉嫩湿润的鼻尖,继续道:“据晋城地方志记载,三百年前曾有圣灵族族人降临晋城,在城中停留数日才离开,待他离开后,叶家突然崛起,奉命世代看守往生林;换句话来说,叶家还有往生林是圣灵族留在世间最后的遗产,叶家族人很有可能是圣灵族人接触的最后一波人,想要窥探圣灵族的秘密和得到圣灵石,最快的办法就是先从叶家下手。”

“只是几百年了,叶家早就不复当年的鼎盛,数百年来叶家的一砖一瓦恐怕都被慕名而来的人摸了个遍,可是却无一人能从叶家得到圣灵石的线索;想来想去,也就只剩下这人鬼皆惧的往生林最有可能藏匿圣灵石。”

叶楚听着秦飞楼的分析,道:“所以,你就将自己的命赌到这片林子里,也学着那些人跟着我闯了进来。”

秦飞楼点头,“不错,这一进来我才真正见识到什么叫做‘人惧鬼怕’,这片林子实在是太诡异,毒雾、毒虫、还有这些邪灵凶尸,如果不是我们命大,恐怕这个时候早就死几百次了。”

听着秦飞楼的感慨,叶楚一笑:“可惜呀,这林子我们快走了大半都没碰见你口中所说的什么圣灵石,看来你的判断,这次要出错了。”

秦飞楼拧了下眉,俊朗疏阔的眉眼间蒙上了一层阴郁。

这时,原本乖觉的蹲在秦飞楼怀中的雪麒麟忽然发出一声啾声,跟着就四肢着地,朝着湖边走去。

小家伙一边走着,一边回头看向他们二人,不时的冲着他们发出啾啾的声响,似在催促。

秦飞楼看向叶楚,问:“它在说什么?”

叶楚挠了下头,道:“好像是要我们跟上来的意思。”

秦飞楼顿了一下,“那就跟上去看看。”

叶楚点了下头就过去,只见那小家伙气势从容的来到湖边,面对飘满湖面的凶尸残骸和血红的湖水,竟有点超脱世俗的味道。

跟着,如在巨蟒腹中一般,伸出一只肉乎乎的前爪轻轻触碰在湖面上,刹那间银色的火焰冲天而起,眨眼间就将这片湖泊覆盖。

血红色的湖水在烈火的炙烤下迅速蒸腾,无数怨灵在纯净的火焰中发出凄惨的哀嚎;小家伙再接再厉,咬着雪白的兽齿竖着眉峰用力放火。

终于,当湖水干涸,怨灵消散,一块巴掌大闪烁着银辉的东西在火焰的指引下从干涸龟裂的地底慢慢飞掠到叶楚面前。

 

第十五章

叶楚不解的看着不断在她面前游荡的雪白通透的东西,不知为何,她竟然从这东西上闻到了熟悉干净的味道。

这种味道让她无比心安,她伸出手想要去触摸,可却又有些胆怯,好像她只要摸了,有些东西就要发生改变。

看出叶楚的迟疑,将火收回来的雪麒麟来到叶楚的腿边,轻轻地用脖子蹭她的小腿,发出啾啾的声音,像是在鼓励她。

叶楚看看面前这古怪的东西,又低头瞅了瞅不断卖萌讨好的雪麒麟,犹豫着不知该怎么办。

这时,一直沉默的秦飞楼终于回过神,陡然拔高的声音中带着连他都知道的颤抖,惊喜道:“是圣灵石,这就是圣灵石;真没想到这圣灵石居然就在这片湖底,如果不是雪麒麟将湖水炼化,恐怕我们这辈子都找不到这圣灵族的圣物。”

这就是圣灵石?

叶楚看着面前不断闪烁着银辉的石牌,终于将手慢慢的伸出手。

而那石牌则像温驯的兽宠,通身上下裹着温暖的光芒落到了叶楚的掌心。

秦飞楼激动非常,快步走上来就要一看究竟,可是还不待他接近叶楚,守在叶楚身边的雪麒麟忽然警惕的瞪着秦飞楼,口中不断地发出警告的呜呜声,像是不愿意让他在这个时候靠上来。

秦飞楼既然知道雪麒麟自然也清楚这种神兽的战斗力,虽说眼前的这只雪麒麟还是幼崽状态,但是它刚才放火烧湖的场面他可是亲眼目睹,他可不愿意被它一把火烧成灰烬。

于是,只能求助般的看向叶楚:“叶姑娘,它怎么……”

叶楚也注意到雪麒麟忽然对秦飞楼产生的敌意,干脆将这小东西抱起来,看它在自己怀中温驯依赖的模样,道:“我明白了,原来这百年间发生的事情竟是这般简单。”

“据我所知,这传说中的雪麒麟本是属于圣灵族的兽宠,百年才能孕育出一只,且只诞生在极北之地的北耀星宫也就是你口中的神殿之中;但自千年前圣灵族归隐,神殿被封印,雪麒麟这种神兽就失去了传承,千百年来真耀国已再无出现一只雪麒麟;至于为何叶家看守的往生林中会有这么一只,想必是跟三百年前圣灵族族人忽然临世有关。雪麒麟属于圣灵族,也只有圣灵族的人才有资格将它带出来,藏匿在这往生林中。”

“只是,这幼崽在这三百年来都没有被孵化,它一直跟圣灵石待在一起,就算是被巨蟒吞入腹中它跟圣灵石之间也是有感应的;所以,在我们谈起圣灵石的时候,小家伙明白我们在找它,就带着我们将圣灵石给召唤出来。”

“至于为何它将圣灵石给我而不给你,原因很简单,只因我是它在被孵化出来后见的第一个人,它应该是将我当成了自己的亲人,对我产生了依赖安全的感觉。”

听到叶楚这番解释虽然秦飞楼心头的疑惑被解开,但是他此次进来就是为了这圣灵石,可眼下这只雪麒麟不允许他靠近圣灵石,这可该如何是好?

看出秦飞楼眼底的有苦难言,叶楚望着手中的圣灵石,问:“我问你一个问题,你为什么一定要得到圣灵石?”

“叶姑娘是担心我会拿着圣灵族的圣物去做坏事吗?”

叶楚一耸肩,并不隐藏自己的怀疑:“连我这个从未出过晋城的乡巴佬都知道这圣灵石可是个了不得的东西,若是运用得当,改朝换代都有可能,你又是皇子的身份,我怀疑你应该不过分吧。”

秦飞楼就是欣赏叶楚的这份坦然,“叶姑娘真是快人快语,但,你尽管可以放心,我秦飞楼要是敢利用这圣灵石做出伤天害理之事,就要我不得好死,死后万劫不复、堕入幽冥地狱。”

“呦!对自己下这么毒的毒誓呀,你就不怕这些誓言真的会找上你?”

秦飞楼潇洒的一扬长袖,道:“我做事向来只求无愧于心,行得正站得直我怕什么毒誓?!”

看着一身磊落气质的秦飞楼,叶楚犹豫的看着手中的圣灵石,最后,终于做出决定,将手伸了出去。

面对叶楚突然的动作,秦飞楼也愣了一瞬。

原本在她怀中舒服的眯着眼睛的雪麒麟立刻竖起耳朵,碧绿的眼睛里似带着质疑,不解的仰着头看着她。

叶楚真觉得自己似乎跟这小东西十分有缘,用下巴蹭了蹭它软乎乎的头顶,道:“我知道这圣灵石十分珍贵,你想将它送给我,但是我拿着它又有什么用?我既没有野心也没有大志,只想带着母亲离开叶家这个魔窟,如果身怀宝物,反而容易招人惦记,还不如将它送给真正需要它的人。”

雪麒麟听懂了叶楚的话,但是小家伙却倔强异常,挥舞着两个小肉爪啾啾的急叫着,像是十分不同意叶楚将圣灵石送出。

但叶楚也是打定了主意,不允许小家伙反驳:“圣灵石对我来说真的只是身外之物,我拿着这东西只会是累赘,如果你真的舍不得我将它送人,那好吧,你就不要再跟在我身边了,反正你也是我捡的,我并不算是你的亲人。”

原本还叫嚣着不同意的雪麒麟听到叶楚连它都不要的话,碧莹莹的大眼睛里立刻又包起两包泪,那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像是下一刻就能大颗大颗的滴下来,看上去可怜极了。

原本挥舞有力的小肉爪也耷拉下来,紧紧地勾着叶楚的衣服,双爪合十,做出求她的动作,发出低低呜呜的声音。

看着这小东西露出这般可怜的模样,叶楚的心早就软了,只是她要抓着这个机会好好地给小家伙立规矩;雪麒麟是神兽,杀伤力极强,必须要有人能管住它,才能让它不任性胡来,免得将来铸成大错。

眼下,她就要让小家伙意识到,想要跟在她身边就必须听话,哪怕是它不愿意去做的,也要学着臣服,这样才算是彻底将它管束住。

秦飞楼看着这一人一兽之间的对话颇为新颖,虽说他感恩叶楚将圣灵石送给他,但是看着雪麒麟露出那般可怜的样子,他也忍不住心疼,难得主动开口求情道:“叶姑娘,雪麒麟是最忠心不二的神兽,它如此粘你,想必是已经将你视为主人;据书册记载,被主人抛弃的雪麒麟是活不下去的,你要是将它丢了不要它,它恐怕真会伤心难过而死;要我说它还小,慢慢教就行。”

‘啾’!

雪麒麟感激的冲着秦飞楼发出叫声。

叶楚瞅着这灵性逼人的小东西,用食指轻轻地戳了下它的脑门:“现在知道感谢人家了?刚才是谁小气吧啦的抱着一块破石头不肯给人的?”

破石头?

秦飞楼抽动着嘴角抖了抖,连带着雪麒麟都跟着颤了颤,用一副不识金镶玉的表情齐齐看向叶楚。

叶楚并不觉得自己此话有什么不对,对她来说圣灵石没有用自然跟一块破石头没什么区别。

就这样,经过一番挣扎,雪麒麟最终终于亲爪将圣灵石送给了秦飞楼。

看着秦飞楼拿着圣灵石露出开怀的笑容,雪麒麟做一副伤心欲绝样儿,将脑袋枕在叶楚的胸口,不住地发出悲伤地呜呜声。

看这小东西好似真的伤大了心,叶楚也是心疼,就不断地给它顺毛,揉着它软乎乎的耳朵,主动道:“小家伙,既然以后你要跟在我身边,我总不能老是雪麒麟、雪麒麟的叫你吧,要是暴露出你的真实身份,那全天下的人岂不是都要冲到我面前抢你?你看你,长的多像一只白色的狮子,要不我叫你小狮子如何?”

面对自己的新名字,小家伙似乎十分不满。

刚丢了最重要的圣灵石,现在连等级都从神兽沦落成了猫科动物,一时间,悲从心来;小家伙居然闹起脾气,一下就从叶楚的怀里蹦出来跳进秦飞楼的怀中,将脑袋扎进秦飞楼的衣服里,露出圆滚滚的屁股对着叶楚。

叶楚看着真的伤心不已的小家伙,真不知该怎么哄它,抓耳挠腮,好半天都想不出一个解决的办法。

秦飞楼看着化身成娇气小奶包的雪麒麟也颇无奈,瞅了眼真没办法的叶楚,再次挺身而出,道:“要不叫麒麟宝宝怎么样?这小家伙还是个幼崽,叫宝宝最合适。”

小家伙软塌塌的耳朵在听到‘宝宝’二字时顿时就来了精神,连脑袋都从衣服里伸出来,眨巴着像是被水洗过的大眼睛,发出欢快的啾啾声。

听到这啾声,秦飞楼好奇的问叶楚:“它又在说什么?”

叶楚涨红了一张脸,赶紧将这丢人的小东西从秦飞楼的怀里揪出来,捂着它乱叫的嘴巴讪笑着:“没说什么,它只是想要表达自己很喜欢这个名字。”

真的这么简单吗?

秦飞楼怀疑的看着脸红尴尬的叶楚,总是觉得麒麟宝宝要说的话不是这个意思。

数年后

当麒麟宝宝从幼崽期迈向少年期,每每对着秦飞楼发出欢快的啾啾声时,叶楚都是一脸涨红,恨铁不成钢的教育它:“都跟你说过几万遍了,不准叫那家伙爹爹,你怎么总是听不进去?老子英明一世,怎么就养了你这么一只蠢儿子。”

当然,这都是后话。

 

第十六章

因麒麟宝宝放火将整片湖水和聚灵大阵都炼化了,所以接下来的一路倒是平坦顺遂许多。

随着一天一夜的约定期限的到来,叶楚和秦飞楼总算是走到了往生林的边缘地带。

不出意外,她们又遇到了毒虫群。

看着那一只只挥舞着黑色大钳子的毒虫,秦飞楼似又回忆起那段痛苦的回忆,整个人的表情都有些僵。

叶楚自然不好意思再将秦飞楼丢出去当诱饵,看着那蓄势待发,将要飞快蠕动过来的毒虫,手持银电就站了出来。

看到叶楚的动作,一直蹲在叶楚肩膀上的麒麟宝宝顿时睁大了眼睛,小家伙甩了甩尾巴后就从肩膀上跳下来,回头冲着叶楚啾啾叫了两声。

叶楚明白小家伙的意思,但还是有些担心:“你虽然厉害,但你现在毕竟还是在幼年,不要过于劳累比较好。”

面对叶楚的关心,小家伙满足极了,将一双大大的眼睛弯成了笑眯眯的月牙状,跟着在发出啾啾两声后,突然一跃而起就似炮弹一般扎进了毒虫群中。

刹那间,就看见原本气势汹汹的毒虫们立刻变的躁动不安,或是狼狈逃窜,或是举着大钳子无助的发出咔咔的声响,大有一副大祸临头的意思。

叶楚和秦飞楼还不明白这些毒虫为何有这么大的反应,就看见从最中间的位置忽然窜起一道火光,火焰如暴雨般延绵开,几乎是在一息之间就将无数毒虫团团包裹;在烈火的炙烤下,毒虫只有挣扎喊叫的命运,而伴随着那渗人的咔咔声,闪烁着银光的麒麟宝宝脚踩火轮而来,最后落在叶楚面前,歪着脑袋发出轻轻地啾声。

那娇糯的声音,就像是一个做了好事等着家长表扬的孩子,一下就冲击到心灵最柔软的地方。

叶楚自然不吝啬自己的夸赞,将小家伙抱起来放在肩膀上:“真不愧是传说中的神兽,幼年时期就如此了得,若是成年,岂不是能翻江倒海?”

听出叶楚说这些话是为了夸赞自己,小家伙骄傲极了,坐在叶楚的肩膀上宛若凯旋归来的将军,将一个圆乎乎的脑袋高高的扬起,实在是机灵可爱。

相较于叶楚的夸赞,秦飞楼的脸上虽然带着笑容,可心底却生出担忧。

雪麒麟是真耀国的镇国神兽,这千年以来,只出现了这一只,叶楚因机缘巧合得到它实在是运气,但是能不能继续拥有它,却是难说了。

雪麒麟如此珍贵,将来若是小家伙被有心之人发现,真不知会给叶楚带来福气还是祸端。

火烧了十分难缠的毒虫,叶楚与秦飞楼一鼓作气终于走到了林子的最边缘。

看着头顶金光灿灿的封印,再回想这一天一夜她所经历的凶险,叶楚真有种恍然隔世的错觉。

秦飞楼同样感慨颇多,当初在闯往生林的时候就抱着九死一生的打算,在这林子中,他也曾陷入过绝望,原本以为无法成功走出来,他甚至都做出了死在这里的决心,可谁成想,他竟然能活着走到最后,亲眼见证自己的劫后余生。

“等出去后,叶姑娘准备做什么?”

叶楚看着头顶的封印,眼前浮现出叶家人的嘴脸:“叶家祖训,凡叶家子弟想要离开叶家,必须独闯往生林,若能活着出来,族中任何人不得相拦;曾经我留在叶家苟延残喘,只因那个地方是我的家,可是现在我看清楚了,在父亲走后,我的家就不再属于叶家;与其在那个狼窝里被他们剥削死,还不如带着母亲离开那里,从此天大地大,自有我们母女安身立命之地。”

秦飞楼觉得叶楚的愿望未必这么简单就能实现,“叶姑娘,在下有一些不中听的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你我二人在林中相互帮扶,也算是患难之交,殿下但说无妨。”

“好,既然叶姑娘将在下当成患难之交,那这些话我就更应该说给姑娘听,好让姑娘心里有个防备。”

秦飞楼双手背在身后,看着出口方向,道:“叶家自看守往生林以来,从无活物能够活着从这里面走出去,如今叶姑娘却成为这第一人,你觉得面对活生生从林中走出来的你,叶杨真能做到放你离开吗?”

“殿下的意思是……”

“姑娘冰雪聪慧,应该早就知道叶杨这小老二是个卑鄙无耻之徒,他的承诺你敢相信吗?如果我所料不错,叶姑娘这一次出去恐怕会沦为众矢之的;首先叶家人就会先问你这往生林里到底是个什么样子,你若坦白告诉他们这里的情况,恐怕他们也不会全然相信,还有你肩头上的这只雪麒麟,作为真耀国千年一遇的镇国神兽,你觉得叶杨不会生出贪婪之心吗?叶杨如此看重家族荣耀,只要让他得到雪麒麟,别说是让叶家称霸整个晋城,利用雪麒麟让叶家成为真耀国的第一大家族都是有可能。面对这么大的诱惑,他甘心放你走吗?甘心看着你带着雪麒麟离开吗?”

想到叶杨贪婪成性的个性,叶楚的脸上立刻露出不满与拒绝:“我是不会将麒麟宝宝交给叶家的,更不会沦为完成叶杨贪欲的棋子;对我来说,叶家若是肯乖乖地放我走,我自然不会多事,可若是他们想要用强,那就别怪我来个鱼死网破。”

“真是个傻子,昨天还说我为了一个赌注不顾性命是笨蛋所为,没想到今天你就犯了一个跟我同样等级的错误。叶姑娘,你的这条性命可是无比珍贵,肩负着你父亲对你的寄托,扛着你母亲对你的依赖,难道你要为了那些禽兽不如的东西们赔上自己的小命吗?”

秦飞楼似笑非笑的看着叶楚,继续道:“那些不仁不义的东西不值得你为了他们牺牲至此,你要这样想,他们越是打压你,你越是要飞的更高,他们越是想让你死,你越要活的比他们任何人都好。其实,解决你眼下的困境也不是没有办法,只是不知道姑娘你愿不愿意去做。”

叶楚看向秦飞楼:“殿下有何妙计?”

秦飞楼讪讪一笑,说:“妙计算不上,但这条计策应该能帮助你。”

说着,秦飞楼就从地上捡起一根树枝,在叶楚面前勾勾画画起来:“如今的晋城三大家族鼎力,有叶家这样古韵深厚的百年世家,也有汪家这样的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快速上升家族,还有一个家族,虽然这个家族比不上这两大家族来的名声响亮,但却是一只下山猛虎,绝对不容忽视。”

叶楚接过这段话,道:“你说的是齐家?!”

“没错,就是齐家。”

秦飞楼道:“晋城的齐家是帝都七大古老家族齐府的分支,在晋城不过扎根十数年,可是仅凭着短短的时间里齐家就能做到跟叶家、汪家一争锋芒的地步,可见这任家主绝对是个高瞻远瞩、有勇有谋的人物;这样的人物,你觉得他叶杨能比得上吗?齐家的野心同样不小,如今之所以只能在三大家族中排个末尾不过是因为缺少机会而已,若姑娘能得齐家相助,想要成功离开叶家应该会顺利些。”

叶楚考虑着秦飞楼的提议:“我在外人的眼中不过是被叶家厌弃的长房嫡子,齐家会花费精力在我这个不受宠的废棋上吗?”

“叶姑娘此言差矣,你现在可不是废棋,你是数百年来唯一一个成功走出往生林的人,只有你知道这往生林里到底是什么样子;如果以后有人想要窥探这里面的秘密,只能来求你。仅仅冲着这一天,齐家就不能再小瞧你。”

秦飞楼用言语鼓励着叶楚:“我听说齐家的现任少主齐修是个很有谋略的笑面虎,就连齐家老家主的有些决定都需要跟他商量,此人今日一定会等在往生林外等消息,见到他你只要稍加暗示,他就能明白你的意思。叶姑娘,不要妄自菲薄,你绝对是叶家孙子辈中最出色的子弟,叶家失去你一定是叶杨最错误的决定;别忘了你说过的话,总有一天你会将叶家踩在脚底下,让那些欺辱过你的人,不敢再冒犯你一分。”

叶楚缓缓攥紧拳头,原本略带游离的眼神在看向出口时渐渐发生着改变。

脆弱、犹疑、不安的情绪尽数被她压在心底的最深处,她知道,只要踏出这片林子,就会有不可避免的血雨腥风等着她。

在那个破落的小院里,母亲需要她保护,父亲需要她正名,四年来的折辱与委屈都需要她向恶人讨还,在这种时候,她不能有一点彷徨,她必须站的比任何人都直,看着那些魑魅魍魉打算怎么谋算她们母女。

“殿下,我有件事想要请殿下帮忙。”

秦飞楼意外的一抬眉角,眼睛里带着笑意:“难得能听你说出要我帮忙的事,你将圣灵石给了我,与我来说是大恩,对你的事只要我能帮上忙,你尽管开口。”

叶楚将肩头上的麒麟宝宝拿下来捧在掌心,送到秦飞楼面前:“还请殿下暂时替我照顾麒麟宝宝,正如殿下所说,雪麒麟太珍贵了,我若是带着它回叶家,叶家的所有人都会盘算它,它还是个幼崽,我不能将它置身在危险之中。”

朕的皇后是魔教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朕的皇后是魔教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朕的皇后是魔教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