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相爱不曾恨晚》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叶舒萌池南川)

《相爱不曾恨晚》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叶舒萌池南川)

2019-09-27 15:44:23作者:叶舒萌

《相爱不曾恨晚》是叶舒萌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叶舒萌池南川,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深爱多年的男人被白莲花闺蜜抢走,叶舒萌在他们婚宴当晚借酒行凶,非礼了新娘大哥。隔天。她给了他两百块补偿费,要求两不相欠,却遭到拒绝。开什么国际玩笑?池南川,堂堂池氏总裁,岂能容忍被当成牛郎随便摸随便亲?明天上午九点,民政局,领结婚证。一场以拆婚为目的的婚姻,她要新郎,他要新娘,婚后的日子鸡飞狗跳

《相爱不曾恨晚》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叶舒萌池南川)

相爱不曾恨晚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相爱不曾恨晚第11章 我丈夫叫池南川

池南川忽然有些胸闷,降下一些车窗,街头的余热滚滚涌入,和车内的冷气综合。

一张传单突然塞了进来,吓易东一跳。

“您好,请关注我们的app……”

池南川?叶舒萌的笑容僵在嘴角,怎么又是他?早上他明明不是这辆车。

四目相对,叶舒萌只是觉得吃惊。被薄汗湿濡的秀气小脸上略有一丝尴尬,但没有任何一点自卑感。

任何靠自己努力获取回报的工作都应该被尊重,不管是总裁还是街边一个兼职发传单的学生。

池南川脸上的异色只维持一秒,在叶舒萌回过神之前,他已经关上了车窗,宣传单被扔了出来,正好砸在叶舒萌脸上,轿车扬长而去。

“这人真可恶,开豪车了不起,怎么乱扔传单,还往人家脸上扔。”夏小满握着拳头,愤愤不平。“所以说,这开什么车还真不代表一个人的素质。”

叶舒萌把往传单从脸上摘下来,望着绝尘而去的轿车,一种讽刺感油然而生。他池南川就那么高高在上,把人踩在脚底?

“你不是想见池南川吗?刚才那个就是。”她笑得有点冷。

夏小满吃惊地张大嘴,“啊?”

忙到七点,叶舒萌才勉强凑够五十个人扫码,拿到薪水后,拖着一身疲惫回到唐家。

一家人正在用餐,缺了唐慕言。

前两年唐益沈为了磨练唐慕言,先让他在其他公司从基层做起,这个月才让正式他接手唐氏,所以这段时间他很忙,结婚第二天就开始上班。

唐益沈招呼她吃饭。

叶舒萌晒了一天,头昏眼花,没什么胃口,闷闷地扒着饭。

“怎么垂头丧气的,不舒服吗?”池明曦装模作样地问。

叶舒萌现在一听她的声音就反感。她问自己,就连单纯的夏小满都能看穿她的本性,自己怎么就瞎了眼,被她池明曦的妖法蒙了心?

“萌萌,你这几天状态不好,不会生病了吧?去医院看看?你要是不想去,就在家休息,我让医生来家里。”

唐益沈的这份关心引来了桌上另外三个女人的嫉妒。

池明曦心理极度不平衡。

两年来,她除了在唐慕言身上下功夫,也没忽视唐益沈,换着法子撒娇卖乖讨这个未来GG欢心,但唐益沈对她的态度始终不温不火。原想着婚后能更亲近一些,但似乎差不多。

最可恶的是,他对叶舒萌的疼爱甚至超过唐俏这个亲生女儿。

叶舒萌,她凭什么?就因为她是个可怜的小孤女?

可她根本不是孤儿,她明明有自己的家和亲人,还一直赖在唐家。

“我没事。叔叔,我有件事要宣布。”叶舒萌放下筷子,一字一顿道:“我结婚了,今天刚领证。”

一句话,语惊四座,众人都愣住。

“你怀孕了?”

几秒的沉默后,唐俏第一个尖叫,既是惊讶,又是幸灾乐祸。

叶舒萌一个冷眼过去,“我没怀孕。”

“少骗人了,肯定是被人搞大了肚子,不然怎么会这么突然?”唐俏急切希望如此。反正叶舒萌怎么惨她怎么高兴,巴不得她越惨越好。

十二年来,叶舒萌一直死皮赖脸地缠着她哥,现在突然嫁人,太蹊跷了。十有八九是酒后乱性被野男人搞大肚子,未免难堪,只能赶紧把自己贱价嫁出去。又或者她一直脚踏两条船,在外面和野男人鬼混。反正她贱人一个,什么可能性都有。

“我怀没怀孕,你会比我清楚?”叶舒萌反问。“没怀就是没怀,黑的不能说成白的。”

陈玉兰本来就打心底瞧不起叶舒萌的出身,现在闹出这事儿,肯定要借题发挥,端着一副清高傲慢的贵妇人姿态指责道。

“婚姻大事这么草率,你可真是随便。我早就说了,画虎画皮难画骨,画人画面难画心。后天环境再好,也改变不了从娘胎里带出来的本性。益沈,你可得好好重新审视你宝贝干女儿的人品了。”

“接盘侠是哪个?十有八九也是从一个乌烟瘴气的家庭里出来的吧。不像我们唐家,大门大户,对婚姻慎之又慎,精挑细选,百里挑一才挑出池明曦这样的好EX。”

池明曦也从震惊中缓过来了,她还不清楚内情,猜想应该是叶舒萌知道斗不过她,知难而退了吧。反正她一结婚,唐慕言肯定不会再要她,这对自己是一件好事。

微微一笑,“妈,您别这么说,也许萌萌和那个人真心相爱,现在流行闪婚。”

“什么真心相爱?我看就是随便,双方父母都没见过面也敢领证,太乱来了。我看啊,要么是男方父母死得早没人教,要么家里没钱没文化,一家乌合之众,都没教养。”

叶舒萌也不做声,任陈玉兰去骂。她说的越难听,待会儿脸打得越疼。等陈玉兰讽刺完了,她才扬了扬嘴角,抛出一句。“我丈夫叫池南川。”

“我管他叫什么……”

“我哥?”池明曦一声高亢的尖叫吓到了所有人。

“没错,就是他。”叶舒萌看着池明曦那张惨白的蠢脸,着实觉得解气,痛快极了。

她池明曦也有像小丑一样的时候?

叶舒萌忽然觉得,就冲池明曦这副惊讶的表情,这婚结得也值了。

不是世上每一件事都有对错之分,所以当下的感觉最重要。逞一时之快有何不可?反正不管发生了什么,明天太阳照常升起,船到桥头自然直,总归有解决的办法。至少她现在狠狠出了一口气,非常痛快。

“你开什么玩笑?别胡说八道!”唐俏拍桌而起,愤怒地瞪大两只眼珠,仿佛要把叶舒萌生吞活剥了。“池大哥怎么可能看上你这种女人?”

从前天婚宴上一睹池南川的风采,唐俏被深深迷住了,下定决心非他不嫁。所以她这两天一直卖力讨好池明曦,跟在她屁股后头SZ长SZ短的叫可亲昵。但她还没想到怎么接近对方,叶舒萌就说他们结婚了,她如遭五雷轰顶,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池南川是她看中的,她不允许他娶别人,尤其不能娶叶舒萌这个贱人!

陈玉兰是最后一个从震惊中缓过来的,也跟着叫起来。“不可能!我不相信!”

三个女人,一个比一个激动,嘴脸都妖魔化了,叶舒萌冷笑欣赏她们的各种丑态。懒得解释什么,直接拿出结婚证。

相爱不曾恨晚第12章 你先离,我随后

三人拿着结婚证看了半天,脸色由青转黑,由黑转红,比调色盘还精彩。

叶舒萌就想问陈玉兰,刚刚一口一句随便,一口一句父母早死,这脸打得疼不疼。

“不可能……你们……你们不能结婚……”池明曦脸白得像鬼,全身比筛糠抖得还厉害。池南川是她唯一的哥哥,她最亲的人,所以三人中她受的打击最大。

“谁我们不能结婚?”叶舒萌反问。

“池南川的身份,怎么可能看上你?”陈玉兰无法接受。愤怒的脸,一点也不见刚才贵妇的清高傲慢。

“想知道?改天我带他回来,你亲自问问他就是了。”

叶舒萌一对三,与她们唇枪舌战一番,唐俏吵不过气不过,要发疯了。“贱人,叫你胡说,我要撕了你的嘴。”说着就要扑上去和她打架。

“够了!都别吵!”唐益沈用力一拍桌子,他的神色也很复杂,但转头和叶舒萌说话时,还是稍微缓和了脸色。“究竟是怎么回事?慕言他知道吗?”

摇头,叶舒萌回答。“这是我一个人的决定,没有和任何人商量。”她幻想过他的反应,又害怕真的看到他的反应,她最害怕的是一句“恭喜”,那足以击碎她的心。

“你自己的婚姻,决定权在你手上,但我还是希望你能提前跟我说一声,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闹得不可开交。”知道她做事一向有分寸,有商量,所以唐益沈现在才这么吃惊,一时间难以接受。

“对不起。”

唐益沈不清楚状况,不方便说什么,也需要些时间来消化。“先上去休息吧。”

“站住,你别走……我要打死你这个贱忍……”

“俏俏,坐下!”

“爸,她抢我男人,她该死……妈,你别拉我,我要撕烂她的狐狸精脸,看她怎么勾引池大哥。”

叶舒萌无视唐俏的叫骂,上楼了。刚进房间,倒了一杯水还没来得及喝,池明曦就火急火燎地追了进来,眼里闪烁着难以克制的愤怒。

她大声质问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突然和我哥结婚?你们只见过一面,怎么会……”

懒懒抬了抬眼皮,叶舒萌冷淡地望着池明曦明明气急败坏还要拼命忍耐的脸,心里暗自发笑。“缘分来了,挡也挡不住。结了就结了,哪有那么多为什么?不像某些人,处心积虑谋划两年,可真沉得住气。”

池明曦听出了她话间的讽刺,像被扎了一针,差点就破口大骂。她捏了捏拳头,指甲深深嵌入肉里,肉缝都红紫了。“你误会我了,我说了,是慕言先和我表白的。我因为顾忌你还犹豫了很久,直到他冬令营遇险,我才知道自己有多爱他。”

她还有脸提冬令营的事?实在震撼叶舒萌的三观,人可以不要脸,但不能不要脸到这个地步。这种绿茶婊就是欠收拾,不狠狠虐她,老天都不答应。

“所以你和我哥结婚只是为了报复我吗?可这真的是误会,我们之间怎么样闹都行,别把我哥牵扯进来。”池明曦急得声音都带着哭腔。她很气愤,但更多的是恐惧,害怕池南川被抢走。

从小到大,池南川一直把她捧在手心,她肆无忌惮地享受着他的疼爱。在她心里,他的地位无人可及,唐慕言也只是和他并列而已。她知道哪怕自己结婚了,池南川也是全世界对她最好的男人,她可以一辈子独占他的宠爱。

她要永远占据他心里独一无二的位置,任何女人都不能和她抢,叶舒萌更不行,绝对不行!

叶舒萌冷眼看她。她也知道害怕?她也知道最重要的人被抢走那种恐慌的滋味儿有多痛苦?她一点也同情不起来,只觉得分外解气。

报复一个人最残忍的手段,莫过于以彼之道还治彼身。她池明曦抢走唐慕言时,不也做得很绝?而且她想同时霸占两个男人,太贪心了。一脚踏两船,迟早要翻船的。

她现在这叫替天行道。

叶舒萌越战越勇。“婚都结了,想不牵扯也牵扯了。”

“那你离婚。”池明曦几乎用吼的。

“行啊!你先离,我随后。”

“你……你诅咒我?”

“呵呵,误会了。你不是说咱们是好闺蜜吗?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有婚一起离呗。”叶舒萌笑着。“你若着急,明天我们可以一起去民政局领离婚证。”

池明曦被彻底激怒了,再也控制不了情绪,扬声骂道:“你无耻!”

“虚伪比无耻更恶心。”叶舒萌反唇相讥。

“我虚伪?难道你就高尚吗?你明明有亲人,却一直卖惨赖在唐家,不就是为了勾引慕言?他只是可怜你而已,他从来不属于你。我没有抢走他,他是我丈夫,他爱的是我!”

叶舒萌望着她的眼睛,笑了,笑得又冷又美艳。“小公主小仙女沉不住气了?叫这么大声,也不怕被人听见?知道么?你暴跳如雷的嘴脸丑极了,就像个骂街的泼妇。”

池明曦几时受过这种羞辱?怒不可遏,手比嘴快,想都不想就抓起水杯朝叶舒萌脸上泼去。

“哗--”水泼了叶舒萌一脸,顺着她的发丝往下淌。

叶舒萌冷冷一笑,眼神一沉,一扬手一巴掌就狠狠扇在了池明曦脸上。

又快又狠!

“啪--”

池明曦只听见耳旁猛地“嗡--”了一声,几秒后才反应过来,自己被扇了耳光。她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捂着火辣辣的脸。“你、你竟敢打我!”

漂亮的右脸瞬间肿起。

她气红了眼眶。

不甘,羞耻,愤怒,所有情绪一起冲上头顶,池明曦现在别说泼妇骂街了,她直接想像泼妇一样和叶舒萌狠狠打一架,打死她。

叶舒萌抹了把脸上的水,脸上湿淋淋的,却无损她的凌厉。“怎么?骂不过我还想动手?想试试跆拳道黑带的厉害吗?正好我太久没去练了,想找个人练练手。”

叶舒萌刚扬起拳头还没挥过去,池明曦就吓得倒退了一步。她一边脸已经被打肿,可不想被毁容。

“你等着瞧,我一定让我哥和你离婚!”池明曦一跺脚,捂着脸夺门而出。

“嘭--”隔壁房传来重重的摔门声。

叶舒萌的心情变得非常愉快。

相爱不曾恨晚第13章 休想抢走

“宝宝,我回来了。”

唐慕言走进婚房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工作了一整天,浑身每一根骨头都是酸软的,他活络着僵硬的脖子,疲惫地扯着领带。

只有在家里,他才能完全放松下来,不用面对那么多狡猾虚伪的假面具,不用应付各种尔虞我诈。但作为一个男人,他必须在外面奋力拼搏,必须非常强大。

池明曦窝在床头,低着头。

房间内只开了一盏壁灯,头发披散在颊边,她的脸模糊不清。

“不是说了我会很晚,让你先睡吗?”唐慕言温柔一笑,脱下外套,挂在沙发上。走过去想亲池明曦一下,但她偏头躲开了。

“怎么?生气了?”

新婚第二天就去上班,蜜月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挤出时间,唐慕言对池明曦有一份歉疚。她很懂事,很体谅他,更让他心疼。“我答应你,尽快腾出时间好吗?最迟下个月。嗯?”

池明曦还是不回答,躲躲闪闪。

“真生我气了?”唐慕言笑着凑近去哄她,才发现她右脸有些异常。

“怎么肿了?”

“没、没什么,你看错了。”池明曦支支吾吾,忙用头发挡着。

唐慕言捧起她的脸,借着灯光才看清楚原本白皙莹润的脸蛋上此刻有五道鲜红的手指痕,高高肿起,看得他一阵心疼,急忙问。“谁给你耳光了?”

“没有……我不小心撞的……”池明曦嘴上辩解,心里却巴不得唐慕言一追问。她知道他会很晚回来,怕巴掌印消失,忍着疼没有用冰敷,每隔一段时间还掐几把,维持红肿的状态。

“这明明就是巴掌印,怎么可能是撞的?究竟是谁打的?”

池明曦眼泛着泪光,欲言又止模样楚楚可怜,像个受了委屈的洋娃娃。

“告诉我!”

他追问半天,她才支支吾吾地回答。“是……是萌萌。”

“萌萌?她怎么可能打你!你们不是最好的闺蜜吗?”唐慕言立刻否定了。女人间的关系比男人复杂,像天气一样变幻多端,时好时坏,可她们一直是好闺蜜,而且萌萌不是那种会随便动手的人。那一巴掌把脸都打肿了,足见多狠。

“她……她突然和我哥结婚,我担心她,跑去劝她,她却嫌我多事……”

“结婚?”唐慕言两眼顿时瞪得斗大,吃惊地打断她。“你说她和谁结婚?”

池明曦受了一惊,她很少见唐慕言这么激动,不,是第一次见他这么激动。他就这么在乎那个女人结不结婚?她忍着醋意回答:“和我哥,池南川。”

“池南川?”

唐慕言眼前掠过一张冷酷的脸。

他一直知道池明曦有个哥哥,但他常年在美国,婚宴上他们是第一次见面。

池南川给他的第一印象是非常强势,一双狭长的眼睛冷冰冰的,冷漠没有人情味,而且对他有一种莫名的敌意。

那种人怎么会突然和萌萌扯上关系?而且还闪婚,这太扯淡了。

答案只有萌萌知道。

唐慕言一秒都等不了。“你先休息,我去去就回。”

“慕言……慕言……”

唐慕言已经头也不回地冲出了房间。

池明曦醋意更浓,一边脸高高肿起,狰狞得跟鬼似的。

他居然就这样头也不回地丢下她跑去找叶舒萌,就那么紧张她?他难道不是她的丈夫吗?可连一个冰袋都没有给她敷,不管她死活。

他和池南川,一个是她丈夫,一个是她最亲的大哥,他们都是她的,叶舒萌一个都休想抢走。

休想!

“啪--”唐慕言连门都没敲,直接冲进了房间,叶舒萌刚洗完澡,裹着一条浴巾出来,被他吓得愣在那。

四目相对,唐慕言怔住。

叶舒萌的头发还湿漉漉的,一缕发丝黏在脸上,少女的肌肤如剥壳的鸡蛋,晶莹剔透,被水汽蒸出一层粉粉的颜色。

秀挺的鼻梁上有一颗小巧的朱砂痣,让那张一向灵动的小脸多了一分我见犹怜的味道。

因为受到惊吓,她的双唇还微微张着,怔怔地望着他。

他深受刺激,眼底透出一丝火热。

有那么几秒,他甚至忘记了自己来找她的原因,就那么瞬也不瞬地望着她的身体。

叶舒萌昨晚一夜未眠,本来就很累,顶着烈日发了一天传单后回来还要同时和三个女人唇枪舌战,感到乏力,脑袋昏昏沉沉的。匆匆洗了澡后只想一头栽进枕头里睡个天昏地暗,没想到唐慕言会突然闯进来。

连门都没敲。

她从惊慌中缓过来,一手抓紧浴巾,一手匆忙拿起浴袍裹上,尴尬得满脸通红。

“你……你怎么……”

唐慕言眼底那一丝欲芒迅速被取代,非但没尴尬地退出去,反而还大步走进来,“你结婚了?”

急切的语气几乎在低吼。

叶舒萌惊愕地望着他,他的情绪失控了,是因为在乎她吗?

心,猛地一跳。那一瞬间,她几乎要误以为他是喜欢她的,是因为不想她嫁给另个一个男人,是因为嫉妒。

“为什么这么突然?”

“你究竟在想什么?”

“你和池南川不是才第一次见面吗?才两天就结婚,你疯了吗?”

唐慕言爆出一连串质问,迫切要她的答案。“回答我!”

“我……”叶舒萌习惯了唐慕言的温柔,一时不适应他这激动的情绪以及一连串的质问,有点心慌,也有点心虚。

她怎么可能“厚颜无耻”地告诉他--我和池南川结婚是为了拆散你的婚姻?

她不停向自己强调池明曦的各种婊,各种心机,其实只是想减少一些负罪感,逼自己硬着头皮继续。对唐慕言,她还是很愧疚的。毕竟他对她这么好,她却想着拆散他的婚姻,甚至不惜把自己的婚姻也赔上去。

噢,她真的很自私,可耻。

内心,她深深鄙视自己。

相爱不曾恨晚全文免费在线阅读,相爱不曾恨晚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相爱不曾恨晚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