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爱成瘾老公轻点咬)(朝湘颜陆战爵)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 时间:
  • 惹爱成瘾:老公,轻点咬夜子颜雪
  • 来源:WXB

(惹爱成瘾老公轻点咬)(朝湘颜陆战爵)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惹爱成瘾:老公,轻点咬朝湘颜陆战爵》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惹爱成瘾:老公,轻点咬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惹爱成瘾:老公,轻点咬第6章:不是很能耐吗怎么怂了

相框!还有一个相框。

  她疯狂的翻开一包包黑色的垃圾袋,最底下找到玻璃已碎的相框,照片完好无损。

  妈妈和她最后的照片,还好,保留了下来。

  一个人淋着雨坐在垃圾堆里,抱着破碎的相框,眼泪水止。

  天空,劈着闪电,打着巨雷。

  而她,如同垃圾一样被徐家所抛弃。

  寒意渗入骨髓。

  坐了好一会,她慢慢的恢复知觉,站起来,拖着湿漉漉的身体一步步的往后门走。

  每一步,走的万般艰难,

  当走出徐家后门,头重脚轻,一阵炫目,双腿发软摔到后门水坑里。 

  在泥坑里挣扎,想爬起来,却周身无力。

  她抱着相框,紧唇干脆躺在泥水坑里。

  不在挣扎。

  忽然,大雨停了,头顶有光被遮盖。

  抬头,一把黑色雨伞,遮盖头顶上方的天空。

  伞的另一边,是一张愠怒的俊颜,幽深的凤目愤怒盯着她。

  怎么会是他?

  陆战爵看见她脸上清晰的五指印,握伞的手筋凸起。

  湘颜苦笑!

  自己最狼狈,最难过,最无家可归时,却遇见了最不想看见的人。

  呵,连老天爷都在欺负她?

  想坐起,视线越来越模糊,眼睛发黑,笃地,整个人晕倒过去,又栽倒进水坑里。

  陆战爵满面愤怒的看她,再一次晕倒。

  “给我起来,徐湘颜,装晕一次就够了,同样的手段一再而三的使用,你当真以为我好骗?”

  躺在水坑里的湘颜,一动不动。

  “够了,给我起来,你不知道本少的时间多宝贵?”

  “起来,我警告你,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我数到三,再不起来,你就死定了。”

  “一,二,三……还不起来,还跟我装死?”

  陆战爵一脚踹过去,脚风凌厉,落在她身上时,却跟挠痒痒般。

  脚挪了挪她,丝毫没有反应。

  他大怒道:“还再给我装,起来!”

  还是没反应。

  承德下车打伞跑过来:“战少,有点不对劲啊,好像真晕过去了。”

  他蹲下,准备摸一摸湘颜的额头,手还没碰到湘颜,被陆战爵一脚踢开。

  “伞拿着,碰一下她,给我滚蛋。”

  承德接过陆战爵的伞,恭敬的立到一边。

  陆战爵一碰到湘颜的额头,很烫手,不顾她周身泥水,把她从水坑里抱起来。

  “上车,去医院。”

  “是。”

  承德帮陆战爵打伞,一边打开车门。

  陆战爵抱湘颜立在一旁,看她苍白的脸色,像惩罚她一般,狠狠吻了她沾着泥水的唇。

  看见清晰的手指印,目光撇向徐家别墅,目露阴光,杀气乍现。

  徐家三楼落地窗,徐璐一直站的窗帘注视后门口。

  当陆战爵抱起她,吻上她的唇。

  闪电下,徐璐扭曲变形的嘴脸,狰狞的可怕。

  那个男人原本是属于她的,徐湘颜,为什么偏偏抢的是他。

  放在玻璃上的手瞬间握成拳,指甲几乎将手心抠出血来。

  原本打听到他今夜会出席盛世晚宴。

  风尖浪口,她顶着巨大压力,顶着所有人的冷讽嘲笑。

  盛装打扮准备出席,就是为了挽回他。

  却,没想到,他会出现在这里。

  为了这个小贱人,冒着大雨,亲自跑来接她。

  她不甘心,不甘心啊!

  ……

  车上,陆战爵将外套脱下来,裹在她身上,想将她手里破旧的相框拿下来,上面还残留玻璃渣。

  抢了两次,她手心攥的太紧,没抢下来。

  细致端倪,是一张她幼时和母亲合影。

  小时候长得很可爱的,圆圆的脸,尖尖的下巴,大眼睛笑的月牙弯弯的。

  陆战爵凤眸不满的瞪她:“长大跟换个人似得,跟我倔什么?”

  前面,承德道:“战少,到医院了。”

  “打电话通知院长了没有?”

  “通知了,院方安排副院长和主任正待命,院长在来的路上,三层被清空,专给徐小姐使用。”

  “下车。”

  ……

  湘颜头很疼,身体热的跟放蒸笼上一样。

  身边还有人跟她说话,说的什么,她没听清楚。只知那个人很生气,不停的骂她,还用脚踹她。

  好几次抢她的相框。

  她抱在怀里,死也不撒手。

  身上渐沁凉,出了几身汗,也没那么难受了。

  幽幽转醒,睁开眼,看见白色墙壁,朦胧的台灯,还有在滴水的吊瓶。

  她在医院里,想晕倒前的那一幕……

  她在陆战爵面前晕倒的?

  是他把她送来医院的?

  一想到陆战爵那魔鬼般的面孔,阴森森的邪笑。

  她打了一个寒颤!

  难怪觉得有人踹她,陆战爵那样恶略卑鄙的人,踹她完全有可能。

  再想到那一亿美元,湘颜怎么都躺不下了。

  坐直,拔开吊水针头,按住伤口。

  环视一圈,房间并没有监控,也没有看护。

  窗外,大雨已停止。

  走到窗户前,下面没有什么人,也没保安巡逻,高度不过三层左右。

  病房外每一层都装了空调,间隔并不太远。

  她拿不出拿一亿,也不能被陆战爵抓到,否者,一定会签署什么婚姻合约,或者让她生孩子。

  跟陆战爵那样的魔鬼生孩子……

  不,她打死都不要。

  为今之计,只有逃!

  打开推拉窗,跳上窗户。

  从窗户爬下来,利索的跳下挂式空调上。

  从空调箱跳到另一个空调上,反复几次,落下二层。

  再落到一层站稳,离地面已经很近了,距离两米左右,不用依托空调,直接跳下去都可以。

  当她转过身,准备起跳时。

  看见……

  下面,穿着黑色衬衫的陆战爵,双手插裤袋,迈着修长的腿从走过来,站在湘颜准备落地的地方。

  他薄唇眯着浅笑,凤目笑的阴恻恻,看上面渐渐变脸色的徐湘颜。

  四目相对,火光电石。

  陆战爵唇角笑意更深。

  “跳啊,你倒是跳啊,不是很能耐吗?怎么怂了?”

  湘颜瞪了他一眼,怒视他身后一群黑衣保镖。

  每个保镖手里都拴着半米高的大狼狗。

  大浪狗规矩的坐着,没有叫吼,眼睛发绿盯着她,犹如在盯着一块巨大的肥肉,还有几只流着哈喇子。

  它们在等待!

  只要他一声令下,它们会全部扑上来,将她啃的骨头都不剩。

  她,怎么敢跳!

  湘颜近退两难时……

  陆战爵残忍的一声令下:“放狗……”

  

惹爱成瘾:老公,轻点咬第7章:他要做什么靠这么近

十几个保镖同时松开绳子,大狼狗嚎叫着冲过来,往湘颜下面奔。

  以狼狗的跳跃距离,完全能跳到这台子,咬下她的裤头,将她拖下去。

  她吓出汗,迅速站起来,一蹦而起,爬上上面空调架。

  空调架上翻上二层,利索的在翻上三层,翻进病房的窗户内。

  速度,比之前快了一倍不止。

  下面,狼狗在狂吼,陆战爵就站在狼狗群中,阴森森的看着她。

  湘颜咒骂一声!嘭,关上窗户,拉紧窗帘。

  这男人,居然真敢放狼狗!

  保镖把狼狗拉回。

  承德站在陆战爵身后,问:“战少,您放狗吓,不怕徐小姐真掉下来?”

  陆战爵一摆手,十几条狼狗,安安静静的站在保镖身边,不在乱叫。

  陆战爵盯着三楼的窗户,“哼,不放狗吓她,以为自己是超人?superman?满世界的窗户都能爬!真掉下来还有我接着,摔死她不成?”

  承德递上一份信封:“下午事情调查清楚了。”

  陆战爵接下,打开信封是一组照片,徐家宅子拍的。

  “是徐璐打的,徐家把徐小姐赶出来了,她的衣服,床褥,家具全破坏了,东西丢在徐家的垃圾场里,您去接徐小姐时,她正从垃圾场里出来,什么都没拿,就拿了和母亲合影的相框。”

  目光落在一张湘颜坐在垃圾堆里,天空劈着闪电,她淋着大雨,抱着相框流泪的样子。

  很让人心疼。

  陆战爵呼吸有些紧,将照片的给承德。

  “盯好徐家,照片销毁。”

  “是,战少。”

  三楼窗户上亮着灯光,陆战爵眼眸渐渐深了,踱步,往电梯口去。

  ……

  病房里。

  湘颜挂着吊瓶,侧躺在床上,闭着眼,不知是睡着了还是装睡。

  陆战爵进去后,坐下旁边椅子上,双腿交叠,盯着她。

  时间,凌晨两点半。

  湘颜背对他,背后灼人的目光一直没消失,似乎要被他盯出一个窟窿来。

  他还进来干嘛,这个时间不应该是回去休息?

  还真怕她跑了!

  烦,她怎么会沾惹这么一个邪恶的男人。

  一个坐着,一个躺着,这个姿势呆了有三十分钟。

  他在房间,湘颜呼吸都不敢大声,倍感压力,完全睡不了。

  转过身,偷偷看他一眼。

  他坐在椅子上闭眼,像睡着了。

  就算睡着,坐姿端正矜贵,下巴微仰,一副高高在上般欠揍的样子。

  细致端倪,这男人气质卓绝,长相堪称完美。

  剑眉立挺,凤目眼梢微向上翘,鼻若悬胆,薄唇微翘魅狷的幅度,下巴精致。

  万中无一的完美长相。

  难怪让眼光甚高的徐璐倾心,念念不忘。

  就是那脾气性格……

  一想到这个,湘颜转头继续背对着他,暗骂:“人渣……”

  听到那声人渣,陆战爵睁开眼,薄唇勾起冷笑。

  人渣么?

  那么让她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人渣!

  陆战爵站起来,走到床边,手一颗颗解开衬衫扣子。

  湘颜听见响动,回头,看见床头正在脱衣服的陆战爵,吓得坐起来。

  “你,你要干嘛?”

  陆战爵上身黑色衬衫披着。

  房间的灯光很暗,吸顶灯灭了,只剩下台灯。

  幽光映着在他棱角分明的脸上,性感喉结,精致锁骨,肌理分明的身材,倒三角的腹肌。

  皮肤很白,黑色衬衫,黑白两种极致的颜色,散发极致诱惑。

  手正伸向皮带头,咔嚓,皮带头打开。

  湘颜吓得要下床。

  还未行动,他大手一拎,把她抓回床上。

  他修长手指轻拂肩头,将衣领揭开,露出精致的锁骨,紧致的胸肌。

  大拇指划过薄唇,俯身,邪笑向湘颜靠近。

  他靠近,越来越近……

  他要做什么,做什么?

  呜,不要!

  湘颜抓手床单,手心渗出汗,向后退……

  退,继续退,已无路可退……

  平躺在床上。

  他,不会在医院床上,上了她?

  不,绝对不行。

  湘颜伸手抵在身前,身子颤抖,闭眼,一脸视死如归。

  哗啦~

  陆战爵拉过被单,盖在她身上,盖住她抵在身前的双手。

  嘴角嘲弄讥讽着。

  皮带解开,丢到一旁,衣服披着没脱,钻入被中。

  双手环抱她的腰,下巴抵着她的肩头。

  湘颜眼撇着旁边的男人。

  男人已闭眼,落下一团纤长睫毛的阴影。

  他开口,语气不可一世道。

  “我警告你徐湘颜,你给我下了一次药,你这次还妄想上我,不止一亿这么简单了,赔偿本少两亿,知道么?收起你那猥琐龌龊的心思。”

  徐湘颜心中气的,大骂。

  麻辣隔壁的,到底是谁上谁?

  是他死不要脸的钻进她的被子,睡到床上,手还搂着她的腰。

  居然说她……

  猥琐?

  龌龊?

  呸……

  “关灯睡觉,思想龌龊的女人。”

  狠狠瞪他一眼,伸手关台灯。

  转身背对他。

  旁边躺着一个大男人,怎么都睡不着,却又不敢动。

  因为,他贴的太近了,胸膛肌肤紧贴她的后背。

  他身下僵硬的某物,隔着薄薄的病号服,烧灼的像烙铁般烫人。

  她背后都渗出薄汗。

  她很怕,怕他把持不住,把自己给……

  他陆战爵搂紧怀中的女人,她的脊背很僵硬,全身戒备着,甚至手握成拳头。

  只要自己稍微有什么动作,她肯定一拳头挥过来。

  呵,小野猫,迟早有天会被他驯服的。

  可现在很难受,全身脉络全部汇集到身体某处,肿胀炙热的机会让他坚持不住。

  他抱她贴近,在她耳垂下轻吻。

  她立即缩着脖子,往床畔挪动,拉开与他之间的距离。

  她不动还好,一动更是折磨。

  陆战爵磨牙:“别再动,在动就把你给办了。”

  湘颜僵着身体,不敢在动。

  两人僵持着,湘颜坚持到凌晨五点,天即将亮,困得受不了,沉沉的睡下。

  陆战爵浅眠了一个小时,六点便起床。

  离开前,陆战爵叮嘱承德:“给我看牢了,要是在不见,唯你是问。”

  承德站正:“是,战少,三十个保镖看着,徐小姐插翅难飞。”  

  ……

  下午,湘颜睡醒,承德便迎上来:“徐小姐休息可好,这是位你准备的衣服。”

  湘颜接过衣服,道了一声谢。

  进洗手间,换衣服。

  几分钟后,承德听见一声惨叫,跑到洗手间门口,敲门。

  “徐小姐,请问有事吗?”

  “徐小姐,喂……”

  里面没动静!

  承德着急,一脚把门踹开,还没进去。

  头被重物砸了,哐当一声,倒在地上。

  湘颜放下洗手台,对承德道歉:“对不起,我真拿不出一亿,抱歉了承德。”

  

惹爱成瘾:老公,轻点咬第8章:我被徐家赶出来了

  换好衣服,在医院里顺了护士的白大褂,堂而皇之的走出。

  在医院门口,把衣服塞进垃圾桶。

  只剩下三十多块钱,为今之计怎么办?

  坐上公交,打电话给乔安安。跟安安约好在五里亭见面。

  半个小时后,乔安安开崭新的黄色敞篷跑车到了。

  车停下,安安墨镜一摘,露出精致小巧的脸蛋。

  她神采飞扬的笑说:“哎呀,我说你不是要嫁给京城第一首富陆战爵吗?怎么没精打采的?”

  湘颜皱着眉:“我需要很多钱,你有多少先借一点。”

  “我买了一辆车,喏,你看的就是那辆黄色阿斯顿.马丁,改装过了,时速能达到每公里四百。唉,我说你不是要结婚了吗?为什么会这么缺钱?”

  完,她钱都挥霍光了。

  见湘颜沉默,乔安安一下站起来,惊道:“你不会是被陆战爵给甩了吧?”

  湘懒得解释了。

  “真被甩了?”乔安安当场就骂:“妈蛋,什么玩意,玩过就甩,那你肚子里的孩子呢?”

  “没有孩子!”

  “什么,你没怀孕?那当天订婚宴上?”

  湘颜想了想说:“应该是陆战爵也不想娶徐璐!”

  “不想娶就别订婚啊,把你当什么,那你以后怎么办?”

  “安安啊,我和陆战爵什么都没有,没有孩子,感情,这件事你不要告诉别人。”

  “所以,宴会上什么他说喜欢上了你,你怀孕了都是假话,他借你甩掉徐璐的?哈哈哈……我的天啊,我听到本世纪最好笑的笑话。”

  “淮市第一名媛被甩了,被陆战爵甩了,为了不想娶她,连你怀孕的谎话都说的出来!哈哈^”

  湘颜默默道:“所以,我被徐家赶出来了,现在身无分文。”

  乔安安很爽快,钱包打开。

  可打开里面一看,比湘颜还干净,就二十多块钱。

  湘颜目光落到一排卡上。

  “我的卡没钱了,全部用来改装车了。”

  “你那里来的钱买车?”

  乔安安结巴了,犹豫半天说:“哥……我哥回来了,车子是哥哥送我的。”

  湘颜蹙眉。

  乔亦函,这个名字她多久没听见了。

  太久了,久的几乎快忘记了。

  乔安安把湘颜表情收入眼底:“哥哥前几天才回来,他也知道订婚宴的事了,没想到居然是一个骗局,不过湘颜你放心,我不会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的。”

  湘颜说:“没什么,都过去这么久了。”

  乔亦函知道与否,又有什么关系呢!

  “湘颜,你彻底放下了?唉,我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对了,我跟你说,晚上有一场比赛。”

  “安安,我很久没碰车了。”

  乔安安挽着湘颜的胳膊,头枕在她肩膀上,哀求着说:“我的成绩都是你跑出来的,淮城十三妹威名远播京城,这几天京城来了几位职业级的,想找我切磋,我改装车子就是为了这次比赛……湘颜,你就帮我跑嘛。”

  湘颜摇头拒绝了。

  “我再也跑不出环绕淮城一圈十三分的成绩。”

  乔安安挽着她的手臂说:“湘颜,这回你一定要帮我。这次比赛,第一名可拿到二十万奖金。”

  湘颜瞬间眼睛亮了,问她:“什么,二十万?”

  “以你的水平,第一名二十万没问题的。怎么样了?你开我的车,奖金全归你。”

  “名气全归你?”

  她并不在乎什么名气,她现在极度缺钱。

  想到她的现状,安安想了想说:“湘颜,这次你可以站出来,说是自己跑的。”

  “算了,我不喜欢出风头,车钥匙呢,我去熟悉一下,还是跑环城路。”

  “嗯,给,车钥匙。”

  ……

  环城路傍晚之后封路,红路灯全关闭。

  湘颜一连跑了三圈,都是十四分,十四分半,没有一次进入十三分,更别提破当年十三分准记录。

  到达终点站,安安走到车前。

  问她:“怎么样,感觉还行吗?”

  湘颜解开安全带,摇头:“不太行,找不到当年的感觉。”

  安安倚在车头,笑着问:“你是不是听说我哥哥回来就分心了。”

  乔亦函回来分心?

  不会,倒是那个恶魔男人……

  她没办法静心开车,欠下这么多债,三番两次逃跑,还打伤他的贴身助理。

  他,杀了自己都有可能!

  ……

  医院楼下,陆战爵一身黑衣,大步流星,俊脸愤愤的边走边骂。

  陈德头上缠纱布,头压很低,底到脖子。

  听着陆战爵从三楼骂到一楼,缩着脖子都不敢吭声。

  “一个女人都看不住,废,我当时怎么说的?”

  承德声音很低:“看不住徐小姐,自己滚蛋。”

  陆战爵咆哮:“那还不快滚……”

  承德抬头,看了陆战爵一眼。

  张口想说什么,嘴唇动了动,看他愤怒的脸色,最终什么都没说。

  从陆战爵身后默默走开,低头,眼像蒙了沙,看不清楚路,腿像灌了铅,每一步都很沉重。

  陆战爵站在出口,见他往反方向走,气的大喊:“让你滚去开车,你往哪里走?今天给你休息了一个上午,你还想给我罢工?”

  承德抬头,错愕道:“战少,你不是要开除我?”

  陆战爵一脸蠢货的表情:“什么时候说过开除你,还不把去车开过来!限你三十秒,不然真给我滚蛋。”

  承德高兴的奔跑:“是,战少!”

  ……

  环城路十字路口。

  医院出来后,淮城市都找遍了,发动了所有私家侦探和保镖,愣是徐湘颜一个影都没找到。

  像凭空消失一般,陆战爵没这么生气过。

  车厢内气温极低,冷的像严冬。

  承德大气不敢出,偷瞄脸色越来越黑的陆战爵。

  从中午晚上,他滴水未进。

  现在,晚上九点半了,还在外面找,不肯回去。

  今天要是找不到,战少不会善罢甘休。

  环城路上,一阵跑车加速的轰鸣声,声音很大,在人迹稀少的环城支路很刺耳。

  承德往身后看一眼,车灯闪耀如长龙,一字排开。

  大致二十辆,速度极快,他们在赛车。

  昨夜下暴雨,下午又下大雨,路况并不好,坑坑洼洼的,积满黄泥水坑。

  第一辆跑车过去时,溅了停在路边陆战爵车子,一车身的黄泥巴水。

  偏偏,开着车窗,驾驶座上的承德被溅了一脸。

  一辆黄色的跑车呼啸而过,陆战爵余光扫视驾车女人的侧颜,他大声怒骂。

  命令承德:“去后座,驾驶室让给本少。”

  

  

惹爱成瘾:老公,轻点咬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惹爱成瘾:老公,轻点咬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惹爱成瘾:老公,轻点咬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