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别跑邪魅总裁缠不休》(洛云遥秦厉)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本

  • 时间:
  • 娇妻别跑邪魅总裁缠不休佩玖
  • 来源:ysg

《娇妻别跑邪魅总裁缠不休》(洛云遥秦厉)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本

《娇妻别跑邪魅总裁缠不休洛云遥秦厉》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娇妻别跑邪魅总裁缠不休免费试读章节

送到洛云遥楼下,秦厉忍不住又抱着她狠狠亲了一番,最后把头埋在洛云遥的脖颈处,深吸着她身上的气息。

“你怎么还是高中生啊。”话里满满的哀怨,和平时的高冷范完全不同,洛云遥忍俊不禁,摸摸秦厉的头。

“好了,再继续就要出事了,回去吧。”秦厉松开洛云遥坐回座位,恢复了正常,“明天早上我来接你,送你去学校。”

洛云遥开车门的动作静止了,眼珠乱转,斟酌一番开口:“这个就……不、用了吧……”

秦厉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没有说话。车里安静的氛围,却让洛云遥更煎熬。

“算了。”洛云遥泄气地坐回座位,眉头微皱,“也没必要瞒,你肯定都知道了。”

秦厉捏捏洛云遥的脸:“终于舍得跟我讲了?”

洛云遥老老实实交代,这几天她都没有去上课,请了长病假。早上和云隐一起出门后就又转回家里继续睡觉,下午到时间了再去秦厉那训练,这也是她拒绝秦厉来接她的原因之一,她怕被发现。

学校的留言愈演愈烈,连堕胎都传出来了,外加上庄凛拉她离开的事,她已然成了一个脚踏两条船的坏女人。以她以前的性格是不会在意的,根本不存在的事情何必在意?但是本身她自己对秦厉就有那么一点非分之想,她就心虚了,心一虚,那就彻底直不起腰了。再加上庄凛那小子向她告白的事……洛云遥更不敢去学校了。

除了逃避,她真的想不出来该怎么办。

秦厉看洛云遥哭丧着脸,双颊鼓鼓的像个小包子,忍不住又捏捏她的脸,宠溺地说道:“为什么不早点跟我讲?明明是两个人的事情。”

洛云遥翻白眼:明明今天开始才是两个人的事情!还没在一起呢让她怎么说啊?

“好啦,别哭丧着脸了。明天准时下来,我接你去学校。”秦厉说道。

洛云遥皱着眉头目光盈盈地看他,星眸传递着一句话 :可不可以不要去~

秦厉揉揉她的头,语气笃定地说 : “乖,我都安排好了,相信我。”

说相信你就相信你?那我还是洛云遥吗?!洛云遥在心里腹诽。

然而第二天——

洛云遥抬头看着“y市第十三中”几个烫金大字,在心里问自己怎么就真的来了?

美色误人啊!

磨磨蹭蹭来到教室,果然,原本哄闹的教室在她一进去之后就诡异地安静了下来,大家面面相觑,似乎不理解她怎么还敢来学校。坐在窗户座位旁的夏紫薰反常地没有上前找她麻烦,只是遥遥望她一眼,摩挲着包着白色纱布的手腕,眼里情绪不明。

洛云遥顶着各种目光走到自己座位旁,还好庄凛正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根本就不知道她的到来,洛云遥小心翼翼地坐下,生怕吵醒了身边这座瘟神!

秦厉所说的“安排”终于在下午的时候现出了真章。当洛云遥在吵吵闹闹的人群中,在印着“高考动员大会”的红色横幅下,在遥远的临时舞台上,看到了西装革履,面色冷峻的秦厉时,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不,不会是她想的那样吧?

只见地中海校长半弯着腰,毕恭毕敬地将秦厉请到话筒下,用手帕抹抹额头上的汗颤颤巍巍地开口 : “今天,我们有幸请到了,咳,泛野集团创始人秦厉,秦先生,来为大家做本次动员大会的结束致辞,大家掌声,掌声欢迎!”

“啪啪啪啪啪啪”“啊啊啊!!”如雷的掌声夹杂着少男少女们的怒吼尖叫,无一不在显示着秦厉的超高人气。秦厉是谁?三年前横空出世,在y市大展拳脚的商业奇才。他行事雷厉风行,胆大心细,仅仅三年时间就在y市打下一片天,改变了y市杜氏只手遮天的垄断格局,变成现在杜秦二家鼎足而立的局面。因为他的商业上的传奇经历,男生们奉他为神。

女生们为什么也这么兴奋?当然是因为颜了!众所周知泛野老大秦厉颜值超高,异色瞳孔引人注目,只要给他看一眼就会不自觉沦陷。一米八七的身高加分满满,还有添一分嫌胖减一分嫌瘦的好身材,虽然有腿疾但一点不影响他的气魄,反而为他的经历增添了几分神秘。最关键的是这个24岁的钻石王老五(洛云遥也不敢置信自己竟然现在才知道他的年龄。)私生活干干净净,没有一点绯闻,待人接物更是出了名的温和有礼,这样的男人简直就是梦幻男神啊!当然除了和洛云遥传的谣言。梦幻破灭的女生们当然不待见绯闻女主角洛云遥了!

洛云遥看着周围陷入狂乱的少男少女们,觉得自己简直是其中的一股清流。她还真不知道秦厉那么受欢迎呢……

这么出色的人,是属于自己的一个人的,真是让人又幸福又困扰。

秦厉在人群中搜索,终于锁定了站在中后排的洛云遥,正开心呢,见她四周都空着没有人,又觉得心疼。

秦厉扬扬手,示意大家安静,学生们果然听话地不再说话,听得比任何一次听演讲都认真。

“大家好,我是秦厉。”秦厉开口,声音温润。

“啊啊啊!!!”学生们回报以狂乱。

秦厉的演讲很有技巧,他先是不轻不重开了几个玩笑,把气氛哄热后才开始讲自己的创业故事。说到自己最困难的时候,一天只有三块钱,方便面都买不起,还不敢找家里人要钱时,秦厉笑了,洛云遥却皱了眉头;在说起自己的成就的时候,秦厉云淡风轻,洛云遥却为他骄傲。

她真高兴,他们能在一起。

演讲结束后,到了提问环节,大家蠢蠢欲动,却没人真的敢问问题,这时一个平日比较大胆的女孩子大声喊道:“请问秦总你有女朋友吗?!”

众人哗然。各色的眼光在洛云遥身上打量,洛云遥再次成为众矢之的。

虽然是这么个问法,但大家都明白这句话暗藏着什么。

洛云遥看着台上的秦厉,心跳开始加快。

“这个问题问到点子上了。”秦厉微微一笑,众人屏息凝神。

“我有女朋友。而且,她就在这所学校里。”

大家沸腾了!这所谓的女朋友到底是自诩的夏紫薰,还是照片主人公洛云遥?学生哄闹,校长擦汗。

早知道就不该答应秦厉这个要求!动员大会弄成这样,他这个校长也是别想当了!

秦厉清清嗓子,大家再次安静下来。

“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在巷子里,明明害怕得不行,却强撑着去与坏人搏斗,我就想,这个女孩真让人心疼。”

扑通、扑通、扑通。洛云遥心跳加速。

“从那以后,我就开始关注你,你是一个很矛盾的人,有时候成熟得像个大人,有时候又天真得像个小孩子。”

扑通、扑通、扑通。洛云遥心快跳出来了。

“在你义无反顾站在我面前时,我就想,我沦陷了。”秦厉微微一笑,眼里盛着醉人的温柔,“洛云遥,遇见你,我好幸运。”

“啊啊啊啊!!”这下场面彻底失控了。

秦厉从台上走下来,一步一步走向洛云遥,人群自动为他们分开一条路。秦厉只是笑着,却好像同时让人感受到星辰太阳,一黑一褐的瞳孔里闪烁着的是浓浓的爱意。虽然拄着拐杖,秦厉的步伐还是依旧那么沉稳,给人一种安心的力量。

洛云遥站在原地,看着秦厉一步一步向她走来,眼睛不由得一热,感动的泪水就开始流淌。

在秦厉快要接近她时,洛云遥再也忍不住,向秦厉狂奔而去——

你为我斩断了荆棘,除去了杂草,那么剩下的路,就由我来走。

“扑通!”两人紧紧抱在一起,在一众或羡慕或祝福的眼光下抱在一起,洛云遥灵魂深处开始战栗,那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充实。洛云遥抱着秦厉又哭又笑,带着浓重鼻音的嗓音颤颤巍巍,终于将那句迟到的告白说了出口 :

“我喜欢你。”

秦厉,我喜欢你。

第一次见到你就喜欢上你了。你救了我,将一只脚已经踏入深渊的我拉回了人间,你站在巷口,神情微冷,却在我心里投射了一束光。

我不管别人怎么说你,怎么评价你,我都不顾。我只相信我看到的,我感受到的你,我只相信我喜欢的你。

“秦厉,秦厉秦厉秦厉秦厉!”洛云遥泪流满面,嘴角却一直上扬。

“我在。”秦厉摸摸她的头,语气淡然而笃定。

人群中间的两人,忘情地拥抱在一起,从彼此身上汲取力量,外界的恶意揣测在他们面前全都不攻自破。

但大家都没有看到,人群外围,手腕包着白色纱布的女生气得扭曲的面孔,眼里的怨毒让人胆寒,一点都不像是十多岁的女孩子能有的眼神;还有站在树后面的男生,眼神冷漠,汹涌的波涛暗藏在他看似平静的眼眸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蓄势待发。

 

第十五章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洛云遥想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发生在学校的。想着自己在众人面前的表白,洛云遥不敢相信那真的是自己会做出来的事。

啊啊啊好害羞!洛云遥把头重新扎进被子里一阵乱拱。

洛云隐看着自家姐姐的疯狂举动,怀疑她是不是压力太大疯了。

洛云遥象征性地轻咳一声,拨拨头发往厕所冲去,在看到镜子后又想起在船上时和秦厉并肩刷牙的情景,忍不住又扬起一个甜蜜的笑容。

“好事将近?”洛云隐清清冷冷的声音突然响起,洛云遥缩缩脖子,掩饰地说:“什、什么好事啊。”

“我不知道,你知道啊。”洛云隐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表情,洗了把脸就离开了,留下洛云遥暗暗消化她的话。

不是她不想告诉她啊,是洛云遥实在不知道怎么开口!

离开了将近十天的廖子轩终于在一个雨夜风尘仆仆地匆匆归来。他拎着行李箱,顶着一头乱毛,衣服也乱糟糟,还有不少灰尘和痕迹。

洛云遥嘲笑道:“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去非洲出差了!”

“练你的去!”廖子轩朝洛云遥翻个白眼,面对秦厉后又换上严肃的神情。秦厉给洛云遥一个眼神示意她继续训练,然后和廖子轩一起去了书房。

“怎么样?”

一进书房,秦厉就开口询问,廖子轩将行李打开,拿出一个文件夹,掏出里面的文件摊开在秦厉面前:

“我走访了所有有可能的地方,终于在这里,打听到了那个名字。”廖子轩点点文件中的地名,语气有几分沉重,“这里,是美国最乱的地方。”

秦厉的眼睛亮了又灭,感情起伏不定。

“不过也不一定,云遥不也是第九街出来的吗,我看她就挺好的。”

秦厉听到这句话就笑了,看着廖子轩说道:“我记得以前你是很排斥她的。”

“你不也说是以前嘛。”廖子轩嘿嘿一笑。

秦厉将双手搭在桌子上,修长的手指相互交叉,抵着自己的下巴,眼角微微上挑 :

“我们确定关系了。”

廖子轩一愣,神情没有几分祝福的欣喜,反而有着不该有的担忧。

“阿厉,你确定你……”

“你只需要祝福我们就够了。”秦厉冷声打断他,然后又语气柔和地说,“回去休息吧,这几天辛苦你了。”

廖子轩深呼吸,沉默地点头,拎着行李往外走。

“对了,云遥该学枪了。那边,要开始行动了。”

秦厉的声音在后面响起。

廖子轩没有回头,背对着秦厉,微不可闻地点了点头。

洛云遥很兴奋,因为今天下午,她就可以摸到枪了。

其实作为一个女孩子,不喜欢打扮就算了,还能说她简单自然,但喜欢舞刀弄枪,就有点不正常了。不过那也没事,反正她这样都已经找到男朋友了,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在那次秦厉公开表白后,学校的同学们对洛云遥的态度发生了180度的大转变,幸好洛云遥够淡定,或恶意或谄媚,她都能做到宠辱不惊。

夏紫薰也不再作妖,连续几天都没有出现,听说是转校了,不过这些都不是洛云遥关注的,她关注的是——

看着身旁从早上睡到晚上,再也没有和她说过一句话的庄凛,洛云遥叹了口气。

唯一的一个朋友就这样失去了。

不过她能怎么样呢?已经拒绝了别人,总不能还要求别人继续做朋友吧。

令人期盼的时刻终于到来,洛云遥坐在圆桌旁,听秦厉介绍枪支的种类。

“我国对于枪支的管理很严格,所以不到万不得已都不能使用枪,目标太大。我给你配的枪是口红手枪。”秦厉拿出一个状似口红的小东西,放在洛云遥面前。

“这就是口红手枪。这种4.5毫米口径单发手枪在冷战中北克格勃的女特工使用,容易用手提袋偷偷携带,名曰‘死亡之吻’。最早是在西德国境盘查时被发现。博加特在谈到这支4.5毫米口径的单发手枪时说:‘它堪称经典。’‘口红手枪’大概是20世纪60年代中期从克格勃特工手中缴获的。虽然目前尚不清楚这个危险的‘死亡之吻’是否使用过,但氰化物手枪确实曾在那个时代用于暗杀活动。这些秘密武器是冷战时期苏美情报机构采取的‘积极措施’的幸存例证。”

洛云遥试探着拿起那管口红,实在不敢相信这个女性用品是个这么危险的东西。

秦厉将口红手枪拿来自己手里,一边把玩着一边对洛云遥说:“这是我找专人为你量身打造的,它小巧精致,隐蔽性强,最关键的是,它适合你。”秦厉把口红枪在洛云遥脸侧与她嫣红的唇进行对比。“都是这么,冷艳性感……”说着秦厉的唇就要凑过来……

“啪!”洛云遥将秦厉的脸轻轻拍开,嘴上说着“这是在训练”,脸上的红潮却出卖了她的真实想法。

真是,怎么什么时候都可以发情!

洛云遥开始学习这只专门为她打造的手枪,学手枪她进步很快,但学习方面就逊色不少,甚至可以说她的学业已经没救了。洛云遥并不十分在乎,人生又不只是高考这一条路,而且现在已经是四月下旬,她就算想努力也来不及了。

与她相反的是洛云隐,她的成绩一向都很好,是学校的重点培养对象,甚至有望在高三的时候去美国的一所大学当一年交换生,在那所学校读完高三后就可以直接留在美国读大学了。

洛云遥表示非常欣慰,又有点不舍。洛云隐还是那样淡淡的,没有表现出想去或是不想去,淡定的做着一个学生该做的事。

这天洛云隐正在教室里学习,虽然还没到高三,但这所重点高中还是把学生压得很死,学生不准带任何电子设备,所以寄宿生们了解外界的唯一途径就是学校发的报纸。

“诶洛云隐,这不是你姐吗?”洛云隐的同桌指着报纸的一角对洛云隐说道。

“姐姐”这个字眼把洛云隐从题海里拔了出来,洛云隐往报纸一看,几个大字赫然在目:

“禁欲男神秦厉宣布女友?竟是清纯女高中生。”下面配着一张照片,秦厉和一个女生抱在一起,女生的脸很模糊,但还是能认出来就是她的姐姐洛云遥。

想起那天电话里的男人的声音,还有洛云遥这段时间的反常表现,洛云隐眸色一深,心头闪过一个想法。

抿抿嘴,洛云隐不感兴趣地把头埋回题海,声音清清冷冷:“这不是我姐。”

同桌又仔细看了看照片,好像又不是那么像了,自言自语道:“也是,怎么可能嘛,又不是小说。”然后就继续做题去了,没有发现在这以后,洛云隐的习题再也没有翻面。

洛云遥打开家门的时候就觉得有点不对劲。

家里太安静了。

云隐虽然爱学习,但该有的娱乐生活还是有的,每天她回到家里的时候云隐都在看电视,或是玩电脑,但今天却没有一点动静。

心里闪过各种不好的猜想,洛云遥警惕的表情在看到坐在沙发上的云隐才松懈下来。

洛云隐双手抱胸,正在看着无声的电视。

“怎么不开声音?”洛云遥说着就要拿遥控板调音量,被茶几上的报纸吸引了目光。

“照片拍的不错,挺唯美的。”洛云隐嘴角微微上扬,眼里却有点受伤,“但我想问,我这个妹妹,是不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云隐……”洛云遥皱皱眉头,深吸一口气,开口道,“我本来就打算告诉你了。云隐,我和秦厉在一起了。”

“嗯。”洛云隐淡淡点头。洛云遥很惊讶:嗯?就这样?!

“感情的事我不能管,我更想知道你和他除了情侣关系,还有什么关系?”

洛云遥摇头:“这个我不能讲。”

洛云隐眼里闪过一抹受伤:“洛云遥,我是你妹妹!”

“云隐,你只要知道我是安全的,就行了。”

“安全?你确定你安全?!”洛云隐一把撸起洛云遥的袖子,手臂上的伤口还未痊愈,一道狰狞的伤疤刺伤了洛云隐的眼睛。

“我不问,是想让你自己告诉我。”洛云隐轻轻抚摸着那道伤疤,流下心疼的眼泪,哽咽地说道:

“爸爸去世的时候我还小,什么都不懂,是你撑起了这个家,是你一直牺牲自己来给我好的生活。在你为了赚生活费帮别人打架的时候,满身是伤,我除了哭什么都做不了,可是现在,我长大了,你还是把我推开,让我面对你的伤口,除了哭还是什么都做不了。”

“云隐……”洛云遥伸手抚摸洛云隐的脸,被洛云隐偏脸躲开。

“姐姐,爸爸去世后我就没再叫过你姐姐。你知道为什么吗?”洛云隐双目淌泪地望着洛云遥,脸上是满满的坚定,“因为我想让你知道,我长大了,我可以和你并肩面对生活,你不要,你不要再为我牺牲什么了……”说到这洛云隐已是泣不成声了。她一向淡然,从未表现过怎么热烈的情感,但不代表她没有。她只是习惯了隐忍,把自己的感情压缩,一旦爆发,便是不可收拾。

她多么希望,她的姐姐,能不再站在她前面满身伤痕地为她披荆斩棘,而是她们并肩而立,面对生活的风雨。

 

第十六章

洛云遥这么多年来,第一次看到妹妹在自己眼前哭泣。

云隐上次哭是什么时候?好像是……爸爸去世的时候吧。惊慌失措的小脸上,满是眼泪,小小的手抓着洛云遥,嘴里是无助的轻声叫唤。

洛云遥抱住洛云隐,两姐妹抱在一起放声哭泣,仿佛要把这么多年以来生活中的委屈和痛苦哭个干净,她们是彼此的浮木,她们,是彼此的救赎。

最后,洛云遥鼻涕眼泪糊了一脸,轻轻擦拭着洛云隐脸上的眼泪,洛云遥认真说道:

“云隐,不是我故意瞒你,是我真的不能说。我以后一定保证自己不受伤,也请你相信我,好吗?”

洛云隐看着洛云遥脸上的认真和坚定,过了好久好久,才缓缓点头。

洛云隐不再追问她和秦厉的另一层关系,但对于他们现在的情侣关系,洛云隐持不赞成观点。

“他不像是好人。”洛云隐说。

洛云遥皱眉,不明白为什么每个人都不赞成她和他在一起?但她的性格决定了她的行为,她敢爱敢恨,从不去想后果。

所以后来,才会把自己置于那样的位置,才会伤得体无完肤。不过,那都是后话了。

洛云遥枪学的差不多了以后,第二次随行终于启程。

去德国,赴一场国际商贸会议。

去之前,洛云遥到学校请长假,半个月没跟她说话庄凛突然开口了,只说了两句话:

“高考完,我就要去军校了。”

“洛云遥,等着我。”

洛云遥叹气,不知道该怎么劝他放弃。

这次去德国,随行的人还挺多的。不仅跟屁虫廖子轩跟着,还有杜泽西那个play boy,最不能忽略的就是性感的服装店老板小六了。

洛云遥对小六还有点戒心,毕竟当初她和秦厉的暧昧洛云遥可是看在眼里的,但是小六似乎对她很感兴趣,一上飞机就抓着她问东问西。

“你和秦厉真的在一起了?那个禁欲男,他对你不会阳痿吧?”

拜托我还是个未成年的宝宝好吗?!洛云遥翻白眼。

“真是活久见了嘿,秦厉竟然交女朋友,要不是你我甚至都要怀疑他和廖子轩有一腿了。”

洛云遥还没说话呢,廖子轩连忙举手以示清白:“诶你可别乱说啊,我可是有小甜甜的人。”

“你可拉倒吧,谁不知道你还是个chunan。”杜泽西撇撇嘴,收获廖子轩一记重锤。

洛云遥再次翻白眼:有没有人在意她这个未成年的宝宝啊!

私人飞机在天空中划过一道痕迹,在云层中自由穿行。此刻的大家飞在高空,似乎都卸下了自己平日的防备。杜泽西和廖子轩这对冤家是彻底揭下面具,开启了互怼模式。小六在一旁唯恐天下不乱的煽风点火,生怕这对冤家打架打轻了。

洛云遥看着眼前这热闹的场景,孤独惯了的内心充斥着温暖。轻轻将头靠在秦厉肩头,洛云遥笑笑:

“谢谢你,让我拥有了这一切。”

秦厉摸摸洛云遥的头发,嘴唇紧抿,情绪不明。

飞机在德国慕尼黑的一所私人机场降落,洛云遥一行人下飞机,一个中年男子面带微笑地站在不远处迎接他们。

“秦少爷,欢迎回来。”中年人朝秦厉恭敬地鞠躬。

“邵叔,您还是这么不给面子,又只叫秦厉不叫我们,好歹我们也是您的后辈啊!”廖子轩半开玩笑地抱怨道。

邵叔微微颔首:“秦少爷好不容易回来一趟,老奴这是替老爷夫人高兴呢。一时间得意忘了形,还请廖少爷见谅。”

廖子轩这下不敢开玩笑了,面色惊恐,连连摆手。邵叔可是秦家的老管家,秦厉都要敬他三分,这个“请”哪是他受得起的啊。

廖子轩秒变怂包,大家集体嘲笑。一行人说说笑笑到达下榻的三层别墅,已是晚上九点。

本来安排是洛云遥和秦厉一间房,其他人各一间房,但小六说自己一个人害怕,非要和洛云遥一起睡,于是就变成了秦厉独守空房。

洛云遥在大家看不见的地方偷偷松了口气,终于不要担心晚上怎么过了。

洛云遥洗完澡,只围着一条浴巾从浴室走出来,收获了坐在床上的小六的一声口哨。

“不得不说,秦厉的眼光还是不错的。”

“我忘了拿衣服进去。”洛云遥有点不好意思。

看着洛云遥脸上少女特有的纯情与羞涩,眼睛水水润润,嘴唇嫣红诱人,小六忍不住叹口气:幸好没让她和秦厉一间房,不然这么诱人肯定会被秦厉吃掉,连渣都不会剩!

把洛云遥拉到自己身前,小六开始为洛云遥吹头发,意味深长地说了句:“小遥遥,你以后一定会成为艳惊四座的尤物。”

小遥遥是什么鬼?洛云遥翻翻白眼,自动忽略了小六后面那句话。

仅仅一个夜晚,洛云遥就和小六冰释(根本不存在的)前嫌,两人迅速成为好朋友。

杜泽西看着前一天还不冷不热,今天就黏在一起的两人,摇头感慨:女人啊!你的名字叫无解。

秦厉这次来德国,其实是回归故土。

洛云遥一直觉得秦厉长得像混血儿,没想到他真的混血。听小六说他的母亲是德国人,不过这次她是没机会见到那个传说中的大美人了。

秦厉和他的家族不和。

一行人浩浩荡荡,去到会议,会议冗长而平淡,期间没发生什么事情,不必多说。会议结束后,大家嘻嘻哈哈来到了一所酒吧。

洛云遥在酒吧打过工,那是第九街最鱼龙混杂的地方,所以洛云遥对酒吧没什么好印象,这间酒吧也一样,男男女女群魔乱舞,暧昧灯光闪烁其间,DJ音乐震耳欲聋。

杜泽西和小六从一进酒吧就从善如流地进入了舞池,贴在一起大跳热舞,引得舞池里的人一片口哨。廖子轩也钓到了一个小美女,正打得火热。相比之下,坐在沙发上的秦厉和喝橙汁的洛云遥简直就是股清流。

“去跳舞?”秦厉把玩着洛云遥的头发。洛云遥摇摇头,她很享受和秦厉单独待在一起的感觉。

就在这时,一个身材高挑,五官精致的女人走了过来,很惊喜地对着秦厉开口就是一句洛云遥听不懂的德语。

洛云遥没好气地翻翻白眼。

这两人竟然聊在一起了?看样子是认识的人,好不容易的二人世界啊……洛云遥这样想着,随手拿起一个杯子一饮而尽。

妈呀!酒!洛云遥震惊地发现“一杯倒”的自己不小心喝了酒,连忙往洗手间跑去,秦厉一边和儿时好友露娜寒暄一边暗地里观察着洛云遥,看到她是往洗手间方向才稍稍放下心来。

可是洛云遥这一去,就是一个多小时,秦厉坐不住了,正想去找她时,被舞台最高处的动静吸引——

“Welcome to Z ba!”主持人用英文大喊一声,掀起了酒吧的**,秦厉感觉主持人旁边站着的人有点像洛云遥。

“今天我们酒吧来了一位客人——中国娃娃!”秦厉握紧拳头,主持人推出来的那个女人不是洛云遥是谁?此时的她明显处于醉酒状态,站在舞台上摇摇欲坠,开头介绍也没有,抓过主持人的话筒就开始唱歌。

一开始,是清唱。

“青春仿佛因我爱你开始,但却令我看破爱这个字,自你患上失忆,便是我扭转命数的事。”

小六跑到音乐台,把坐在电子琴旁的人挤下去,开始为洛云遥伴奏。

“只因当失忆症发作加深,没记住我但却另有更新命运。像狐狸精般,并未允许我步近。”

秦厉没想到洛云遥这么有音乐细胞,一首粤语情歌,被她唱的如痴如醉,小六的伴奏配合得天衣无缝。

“吻下来,豁出去,这吻别似覆水。再来也许要天上团聚。再回头,你不许,如曾经不登对,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虽然听不懂在唱什么,但舞台下的人们都被歌里那种悲怆的情感感染了,纷纷举起双手,随着歌声摇摆自己的双手。大家在歌声里开始回忆,回忆自己身边那个已经失去的人。

“每年这天记得再流……泪……”

最后一句,洛云遥将歌里深切的情感唱到了人心里,昏暗灯光下,洛云遥眼角泪光闪烁。秦厉抖抖嘴唇,竟有几分动容。

在一片掌声与口哨中,小六跳上舞台,一把搂住黯然失神的洛云遥,接受着来自异国人民的赞誉。秦厉紧抿嘴唇,冲上舞台将洛云遥拽了下来。

坐在车里吹着冷风,洛云遥才有几分清醒,刚刚那种灭顶的悲绝还挥之不去,让她有点萎靡不振。

秦厉眼眸深沉,不明意味地看着洛云遥:

“不能喝酒就别喝。”

洛云遥听出了他话里的警告。

“洛云遥,你听着。你是我的,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随随便便站到台上任由那群男人YY你。”

洛云遥还是没有回答。

秦厉侧脸看看洛云遥,眼里闪过一抹疼惜,柔声道:“都过去了。你再也,不会被人抛下了。”

洛云遥一震,没想到秦厉竟然看穿了她。

被抛弃,一直都是她的痛点。无论是出生后被亲生母亲抛弃,还是后母的离开,都让她无比介怀,还有,父亲。

她的,去世的父亲。

秦厉这类似承诺的话,给了洛云遥几分安慰。

两人正吹着晚风,突然一枚小物件破风而来,秦厉大喊一声“趴下”,洛云遥照做后,只听“砰”地一声,车窗被子弹射穿了一个洞。

娇妻别跑邪魅总裁缠不休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娇妻别跑邪魅总裁缠不休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娇妻别跑邪魅总裁缠不休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