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娇妻太难宠》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顾欢北冥墨)

  • 时间:
  • 萌宝娇妻太难宠琉璃盏
  • 来源:zzy

《萌宝娇妻太难宠》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顾欢北冥墨)

《萌宝娇妻太难宠顾欢北冥墨》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萌宝娇妻太难宠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萌宝娇妻太难宠第11章 她坏了事

李鼎盛急忙从车里钻出来。

一脸怒意!

“顾欢!你就连伺候个男人都伺候不好吗?亏我还在这里等你!以为能等到好消息!你个溅货到底是做了什么好事惹怒北冥总?他一个电话就让人取消了我们鼎盛公司的竞夺权!”

她怔了稍许。

没想过北冥墨的动作竟然会快到这种地步。

而她也从未见过李鼎盛如此暴躁的一面。

恰恰,就是他这一番怒吼,让她彻底明白了今晚的来龙去脉。

蓦然,一股凉意直窜脚底!

她咬着牙,清澈的眸子瞪视着李鼎盛,拳头握得死紧!

原来——

所谓的应酬,不过是让她去充当一次高级妓*女!

“李鼎盛,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倒是恶人先告状来了!”

李鼎盛自知理亏,眼睛飘过心虚。

但仍不能阻挡他的怒火。

“算账?顾欢,我千方百计,打通多少关卡,才有这个机会,让你去伺候多少女人恨都恨不来的男人,你倒好,不仅坏了我的大事,连累了公司所有的人,竟然还好意思找我算账?”

李鼎盛指着她的鼻子就是一顿臭骂。

“要不是看你有几分姿色,还算乖巧,又长得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清高样子,我犯的着用你吗?难不成你真以为我看中了你的工作能力?”

顾欢气得扬起手就想抽李鼎盛一个耳光!

却被他抬手一拦,给截在了空中。

并且反过来,拧住她的手腕,活似要拧碎了那般!

“怎么,想打我?顾欢,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

李鼎盛发狠地将她的手一甩。

顾欢的身子跟着踉跄跌倒在地。

膝盖瞬间就擦破了皮。

溢出鲜红的血渍。

当丑陋的真相被揭开来,

原来痛的不仅仅是身体,还有灵魂。

“顾欢!别以为坏了我的事,就可以什么都不用负责!你爸还在坐牢是吧?改明儿我就让几个牢里的兄弟慰问慰问你爸!呵,不知道你妈那身子受不受得了刺激呢?”

李鼎盛突来的阴笑,刺得顾欢心尖儿一颤。

她哑着嗓子,“你、你要干什么,你别乱来!”

“怎么?怕了?”

李鼎盛笑得极为放肆,“查顾家那点儿事根本难不倒我!顾欢,你听着,除非你能让北冥总改变主意,否则,我决不会放过你!我会让顾家跟着你一起陪葬!”

说完,他狠狠朝地上啐了一口。

转身钻回车里,驱车嚣张离去。

留下跌坐路边颤颤发抖的顾欢。

独自在冰凉如水的黑夜里,默默垂泪……

***

次日一早。

还在睡梦中的顾欢,被一双温暖的手给摇醒了。

“欢欢,欢欢?”

顾欢迷迷糊糊地睁开眸子,母亲那张慈祥的脸庞映入眼帘。

空冷的心里瞬间涌入一道暖流。

“妈,早。”

她嗓子有些沙哑。

昨夜回家的时候,家里一老一小早就睡着了。

洗完澡,简单清理了一下膝盖的伤口。

不敢进屋吵醒他们,她窝在沙发上就睡着了。

于芬一脸沉重。

“早上监狱那边来电话了,说你爸他……”

于芬话还未说完,眼眶就开始泛泪。

顾欢心头一惊。

赶忙坐起身子。

“妈,怎么了?您别哭,慢慢说。”

于芬点点头,看了一眼还在房内睡得没有动静的小娃儿。

“嗯,妈不哭,省得吓着洋洋。”

赶忙抹了一把眼眶,继续道,“他们说你爸早晨去厕所的时候,摔了,头破血流,不像是意外……”

顾欢脸色一白!

脑海闪过昨晚李鼎盛说的那些狠话。

背脊不禁升起一股凉意。

“妈,您别担心。等下午有时间我去看看爸。”

“不用了,你要上班,还是我去吧。”

于芬眼角含泪,“也不知道你爸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好端端的怎么会这样呢?”

“妈,我不放心,您身子经不起折腾。”

顾欢胆颤心惊,她不能让母亲去。

“欢欢,让我去吧,不亲眼看到你爸,我不会安心的……”

这时,一道稚嫩的童音从卧房门口飘来——

“姥姥早安,妈妈早安——”

小家伙软嫩的小身子一咕咚,就扑进了顾欢的怀里。

撒着娇儿,睡眼惺忪,“妈妈,我要跟姥姥一起去看姥爷。”

洋洋长到五岁,至今还没见过姥爷一面。

“不行!”

顾欢想都没想就拒绝了儿子。

洋洋白嫩俊俏的小脸蛋儿,立马皱得像个小包子,马上转向于芬撒娇。

睁着天真无辜的大眼睛儿,可怜兮兮道:

“姥姥,姥爷是不是流血了?流血会死掉的。您舍得不让姥爷看洋洋最后一眼吗?洋洋这么乖,又这么帅,姥爷看不见洋洋会不瞑目的……”

顾欢忍不住翻个白眼,伸手捏住小家伙的耳朵。

将他毛毛虫似的赖在于芬身上的小身子给揪了过来。

“死小孩,怎么说话的?”

萌宝娇妻太难宠第12章 人心的监狱

她低斥孩子一声,洋洋咧嘴一笑,不知死活地吐了吐小舌头。

顾欢看了一眼于芬为难的表情。

从沙发上爬起来。

顺手将臭小子扔进于芬怀里。

一边往洗漱室走,一边说道,“妈,还是我去吧。您在家看着洋洋。”

于芬看了一眼怀里的小赖皮,叹息一声。

“也好。有什么情况记得打电话回来。”

***

A市城南监狱。

高高的城墙上空。

一片乌云,几许冷风刮过。

似是有下雨的迹象。

狱警带着顾欢走过一条长长的走道。

穿过几扇厚重的铁门。

终于来到一间安静的小房子里。

“你坐下来。人一会就带到了。”狱警指着桌子对面的椅子。

顾欢点了点头,坐下。

心,莫名地沉重起来。

指尖竟然有些许颤抖。

嘎~吱。

铁门打开,另一名狱警走进来。

身旁扶着一个缓慢苍老的身影。

“顾胜添,你女儿顾欢来看你。坐下。”

顾欢扬眸。

当看到那白发下,缠绕着一层层纱布,苍老的脸上,颧骨、嘴角淤青,手上、腿上都有不少地方被包扎的老人时。

她眼眶发涩。

五年不见,没想到父亲竟然老了这么多。

“爸……”

在狱警的搀扶下,顾胜添在顾欢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他的表情因为疼痛而有些扭曲。

瞥了顾欢一眼,阴郁苍老的眼睛里闪过一丝不悦。

“扫把星!”

那混浊的嗓音里,一开口便是浓烈的斥责!

顾欢心尖一颤。

深深凝望了一眼父亲。

他还是没变,看着她的时候,依然是鄙夷与怨恨。

她不吭声。

“一回来就克我!看看我这满身的伤!”顾胜添抖着手指,指了指自己脸上未干的血渍,“我问那些人为什么打我,知道他们说什么吗?他们说,问问你的好女儿顾欢!”

顾欢脸色蓦然一白。

“你究竟干了什么好事又连累我,啊?”顾胜添看她的脸色,大为光火!

见她不吭声,他更恼了,“五年前要不是你,我会坐牢?你个不孝女,一天到晚连累我!顾欢,我这辈子最恨的,就是不该让你妈生下你!”

顾欢睁大眼眸。

心死,大概就是这种感觉。

她凭什么会认为,时隔五年,即使所有的事都事过境迁,父亲就会放下对她的怨怼?

她又凭什么认为,父亲坐了五年的牢狱,便不会再执着从前?

可,最终,这一切都只是她一厢情愿而已。

原来,监狱并不可怕。

可怕的,是人心的监狱。

她眸底有些凄凉,冷笑一声。

“你自己触犯了法律,却因为我不愿去做别人的情*妇,就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我头上?那你为什么不让顾安琪去?她是你女儿,难道我就不是么?”

顾安琪三个字,让顾胜添眼里闪过一丝心虚。

“混账!你有什么资格跟安琪比?安琪舍不得让我受一点苦,你呢?你就只会害我!”

顾欢蓦然笑起,眼里划过一丝怆然。

深吸一口凉气。

态度冷淡下来,“是么?那看来今天这一趟,我终究是来错了。”

“你的确来错了!我根本就不想见你!叫你妈来,马上去叫你妈来!我要问问她,究竟教出个什么女儿来,非得害死我才甘心!”

顾胜添看她一副冷淡的样子,若不是狱警警告他,他真恨不得一巴子刮过去!

“你别去骚扰妈妈!”

提到母亲,顾欢神情紧绷起来,“妈妈的身子才恢复不久,受不了刺激!”

顾胜添冷笑,“你知道就好。我就快出狱了,我可不想因为你,死在狱中都没人知道!顾欢,如果你真孝顺你妈,就别连累我!”

这些冷酷的话语,即便她从小就听过无数次。

但至今,仍然会像刀子一样,一刀一刀刮过她的心底。

顾欢认真看了一眼顾胜添,握紧的拳头,指甲几乎嵌入掌心。

“你别骚扰妈妈!这件事情我会搞定!”然后,站起身来,“你好好养伤,改天我再来看你。”

说完,她挺直背脊。

越过狱警,不再看顾胜添一眼。

疾步走了出去……

直到走出监狱的大门,身后黑暗厚重的铁门砰的一声关上。

她方才挺直的腰杆,倏然松垮下来。

苍白的脸,无力地靠在围墙上。

多少年了?

这样被父亲辱骂的日子,究竟熬了多少个年头了?

若非母亲对父亲一生执着。

若非自己身体里流着顾家的血。

她恐怕早就支撑不下去了。

眼泪一滴一滴顺着眼角滑落……

她的心底,就像身后这监狱一样。

四周也筑起了一道高高的城墙。

那是心的牢狱。

而她,就住在这里面,无期徒刑……

萌宝娇妻太难宠第13章 大混战

夕阳西下。

北冥家大宅。

一辆限量版的顶级银白色跑车,缓缓驶进北冥家大门。

佣人们一看车子,纷纷跑上前列队迎接。

“二少爷回来了!”

北冥墨笔挺的身躯从车里迈出来。

一副黑超墨镜架在高挺的鼻梁上。

棱角分明的脸部轮廓,是一如往昔的冰冷。

一袭简单又不失优雅的外套,随意敞开在胸前。

隐隐露出性*感的胸肌。

让无数小女佣看得眼冒红心。

他将车钥匙交给佣人。

刚迈开长腿——

迎面便扑过来一只又肥又壮的肉体。

无比亲昵地扒在他的腿上,使劲儿摇着尾巴。

“咕噜咕噜”的从鼻子里发出声音来。

敞开大大的嘴巴,露出淡紫色的大舌头,吧嗒吧嗒兴奋地喘着。

北冥墨的视线往下一看。

眉心拂过一丝拧痕。

严重的洁癖使得他每次一看这个皱皱巴巴的蠢东西,都有一种想一脚踹死它的冲动!

“谁放这个蠢东西出来的,还不给我弄走它!”

一旁的佣人这才回过神来。

几个男丁赶忙凑上去,想要把这么个肉团子从二少爷的脚上拔下来。

无奈,这肉团子似是狗皮膏药般,“呜呜”扒着北冥墨修长的腿死也不放。

乱作一团之际,传来一道童稚的声音——

“不许欺负我的贝拉!”

佣人们停下手,回头,微颤,“程程小少爷?”

北冥墨透过墨镜,冷眸扫了一眼前方不远处站立的小男孩。

小男孩身穿一套白色的名牌休闲服,额头上还冒着些许薄汗。

他仰起小小的脑袋,勇敢地直视北冥墨。

白皙俊俏的小脸蛋儿上,仿佛是和北冥墨一个模子雕刻出来那般。

有种无畏无惧的高傲与冷清。

小男孩眉心不悦地拧紧,黑亮的瞳孔扫过正被佣人们大卸八块的小动物。

“我再说一边,放开我的贝拉!”

佣人为难地看了看不高兴的小少爷,又看了看同样冷酷的二少。

这,这到底应该听从哪个少爷的吩咐啊?

北冥墨眸眼一冷。

“要么叫人弄走它,要么我弄死它!”对上小男孩的眼,他语调平静。

哐当~。

是贝拉心碎的声音。

它就像是听懂了人话那般,松开了抓紧北冥墨的爪子。

“噢呜”一声,耷拉着皱巴脑袋。

摇着肥肥的屁屁垂头丧气地回到了小男孩身边。

小男孩轻轻拍了拍贝拉的头。

就像是在安慰贝拉,不必为这种人伤心!

然后,小男孩转身就要带贝拉离开,态度冷漠得完全不将北冥墨放在眼里。

北冥墨看了一眼小男孩与他如出一辙般冷静的背影,眉心蹙得更紧了。

“站住!”

冰冷的两个字,让一旁的佣人听了都直冒冷汗。

小男孩却根本不理睬,继续拉着贝拉前行。

“这是你对一个父亲该有的态度,嗯?北冥、斯、程!”

一字一顿,北冥墨死死盯着这个依旧不肯转过身来的小背影。

程程脚步顿了一下。

背对着北冥墨,终于还是敷衍了一声:

“欢迎XXX爸爸回家。”

北冥墨眸眼挑了挑。

听到儿子妥协的话语,他紧绷的下颚才柔和一点。

“至于为了一只这么个傻了吧唧的沙皮狗,跟我生这么久的气么?”

可惜,他没听清楚程程方才隐去的三个字。

其实是:欢迎死人脸爸爸回家。

一听父亲说贝拉,程程立即转过小身子反驳:

“贝拉一点都不蠢!”

北冥墨看着程程身边耷拉个脸的贝拉,这一娃一狗搭配着看,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那也是丑了吧唧!”

“贝拉才不丑,它天生就长这样,他是第一斗狗!”

程程捍卫贝拉的神情,就像是王子捍卫公主般。

“噢呜”贝拉似是感动得热泪盈眶。

北冥墨冷眸微眯,瞪了那死狗一眼:

“为了这么条狗,你可以一个月都不跟我说话!好!你坚持要它是吧?王管家,把这条狗拉去人道毁灭!”

人道毁灭?

佣人吓得不敢吱声。

额,虽然贝拉是真的丑了点儿、蠢了点儿。

若说程程少爷是个小王子,那贝拉就是小王子身边的一坨屎。

怎么看怎么有碍观瞻。

二少除掉贝拉,也实在是大快人心。

可……

贝拉毕竟是程程小少爷最心爱的宠物啊。

王管家在一旁吓得脸色苍白。

“我看谁敢动贝拉!”程程毫不畏惧地迎上北冥墨的视线。

黝黑湛亮的眸子里竟是与年纪不符合的阴冷。

十足十跟他老爸一个样儿。

北冥墨俊脸越来越暗沉。

“王管家——”

这回,王管家吓尿了。

萌宝娇妻太难宠全文免费在线阅读,萌宝娇妻太难宠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萌宝娇妻太难宠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