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名小说局中权势,逆天司机免费阅读&(姬可莫小鱼)

  • 时间:
  • 国色天香钓人的鱼
  • 来源:QR

同名小说局中权势,逆天司机免费阅读&(姬可莫小鱼)

《国色天香姬可莫小鱼》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国色天香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国色天香006:博物馆之夜

“可是,我真的很害怕,万一他把我扣起来怎么办?”莫小鱼其实是想说自己被杀了怎么办,但是到了嘴边成了被扣起来怎么办。

“他要的是东西,不是人,更不是你,所以你不用担心”。姬可馨看了看莫小鱼,说道。

“能不能不去?”莫小鱼就是不想去,想起郎坚白那个老东西阴郁的眼神,自己心里就是一个激灵。

“你不去?可以,那你先去拘留所待着呢,莫小鱼,你要知道,目前只有我能把你从那起交通事故中拉出来,我说到做到吧,你在那里呆了几分钟,不是好好的出来了吗?再说了,你是个男人吗?”

“是”。

“那就去,拿着,这是清单,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姬可馨说道。

“那行,我去”。莫小鱼愣了一会,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似得,说道,接过来姬可馨交给他的清单,看了一遍,然后又还给了姬可馨。

“怎么,你又变卦了?”

“没有,你说了,带着不安全,我都记下来了”。莫小鱼说道。

“你都记下来了?”姬可馨不信,这可是上百件的东西,而且这些画作的名称都是很拗口的,这小子能记下来?

但是,她还别不信,当面让莫小鱼说一下,莫小鱼从头背了几件画作的名称,然后跳跃着,第几幅画作是什么,全都是一字不差,看得姬可馨都是目瞪口呆。

“那个,老板,我怎么去?我的车被交警给拖走了”。

“嗯,你可以开我的车去,钥匙都在客厅门口的抽屉里,想开哪辆开哪辆”。姬可馨大方的说道。

“真的,那太好了”。莫小鱼高兴的说道,虽然二十岁,但是骨子里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姬可馨让其开那么好的车,去见郎坚白的危险等级立刻就降低了。

“莫小鱼,你真的是个黑车司机?上过学没?”

“上过啊,怎么了?不过没毕业,是肄业,挂科太多,被开除了”。莫小鱼无奈的说道。

“那你怎么开始开黑车的?”姬可馨一听莫小鱼不是没文化的小混混,还上过大学,眼前一亮,有了和莫小鱼聊聊的想法。

于是,莫小鱼拿了钥匙,姬可馨叫住他,在客厅里坐下,通过这通聊天,姬可馨才算是彻底知道了莫小鱼的底细。

莫小鱼,龙海科技大学大三学生,挂科太多,补考不及格,被学校劝退,但是没敢告诉家里,只好拿着家里给的学费买了一辆面包车,仗着在龙海混了这两年,对龙海各个街道很熟悉,开始了他的黑车生涯,遇到姬可馨时,他已经开了半年黑车了,虽然收入不是很好,但是还能养活自己。

“龙海科技大学?我倒是认识一个里面的领导,你要是想回去,说不定我可以帮你问一下”。姬可馨这个狐狸精深知一味的威胁不是办法,最好还是利益诱惑,像莫小鱼这么一个被开除的学生,如果能回到学校,肯定是他的梦想,再说了,这小子还瞒着家里呢。

“真的?”果然,莫小鱼听到姬可馨这么说,一阵狂喜,自己要是能回去上学可就太好了,无论怎么说,自己也总算是能给家里一个交代。

“当然,莫小鱼,我姬可馨说到做到,我们认识这两天时间了,你见我食言过吗?”姬可馨笑眯眯的问道,那眼神,绝对是一个狐狸精变得。

莫小鱼挑选的是姬可馨的奔驰轿跑,那感觉,简直是看惯了农村大妈,冷不丁换了一个城市里的摩登女郎,那感觉简直是醉了。

看着莫小鱼消失的身影,姬可馨在楼上的窗户后面,得意的笑了,有时候利用一个人,不需要有太多的代价,但是一定是要给对方最需要的,最好是对方无法拒绝的,这是真理。

莫小鱼开着轿跑七拐八拐,并没有直接去见郎坚白,因为此时还没接到姬可馨的电话,见面的地点是郎坚白约定的,但是这一次姬可馨无所谓,因为去的不是她。

莫小鱼本想去自己大学门口逛一逛,但是还没等到校门口,就接到了姬可馨的电话,约定的见面地点是郎坚白的单位,唐州市博物馆,莫小鱼知道那里,所以调转车头直接去了唐州市博物馆。

后面一辆车已经被绕晕了,莫小鱼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盯上了,但是他走的不是最近的路,但是一般是不堵车的路,这么好的车,堵在路上不是浪费吗?

这可苦了后面的警察,本来车不行也就算了,连车技也不行,开始时,莫小鱼没有目的地,他们还能勉强跟上,但是到了后来接到姬可馨的电话,直奔博物馆而去,经过几个路口,就把后面的警察甩掉了。

此时,已经是华灯初上了,博物馆前空荡荡的,一辆车都没有,莫小鱼停好车,看着大门紧闭的博物馆,郎坚白怎么会约到这里来见面?

莫小鱼很疑惑,但是疑惑归疑惑,自己只是个传话的人而已,他现在满脑子想的是什么时候能回到大学里去,其他的在他的脑子里都淡化了,包括对郎坚白的恐惧。

“小伙子,下班了,要参观明天再来吧”。看门的保安说道。

“哦,大叔,我不是来参观的,我是来找你们领导的,郎坚白是在这里吧,他叫我来的”。莫小鱼说道。

“馆长?”保安疑惑的问道,但是转脸一看楼上,确实有一间办公室开着灯呢,于是拿起电话打了过去,没一会,保安点点头说了几句是是是。

“好了,进去吧,看着亮灯的那个房间了吗,那就是馆长办公室,不要乱跑,去吧”。保安客气的将馆长的客人送了进去。

虽然夜幕下的博物馆金碧辉煌,灯光很明亮,但是整个建筑物显得肃穆异常,莫小鱼以前从来不到博物馆来,认为这里的东西都那么多年了,有些还是从坟地里挖出来的,不吉利,晦气,所以从未到博物馆来过。

进了正门,这里还有一道保安检查,这次倒是没打电话,因为他们已经得到了郎坚白的命令,放莫小鱼进去,其中一个人还带着莫小鱼到了二楼郎坚白的办公室。

 

国色天香007:古怪的老头

这是莫小鱼第一次面对面的见到郎坚白,咖啡厅那一次只能说是远远的一瞥,郎坚白看到是莫小鱼时,也是一愣,但是没说什么,等到保安关上门出去后,他才问道:“姬可馨呢,她在哪儿?”

“不知道,她只是说让我来这里见你,其他的我不清楚”。莫小鱼说道。

他明白话多必失,再说了,这个老家伙企图对姬可馨不利,自己是知道的,自己要是泄露了姬可馨的行踪,他再派人去算计姬可馨怎么办,那自己回学校的事岂不是要泡汤了。

“她还真是信任你,你和她什么关系?”郎坚白轻蔑的看向莫小鱼,问道。

“什么意思?”莫小鱼怎么会不知道这个老家伙到底什么意思,看那样子是吃醋了。

“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从什么时候开始跟着她的?是在她离开我之前,还是之后?”郎坚白到了这个时候还计较这个,莫小鱼真是感到这一对老夫少妻很好笑,当然了,他们没结婚,只能是姘头。

“那个,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我们不谈这个,还是谈正事吧”。莫小鱼不想在这件事过多的谈论,万一把这个老家伙激怒了,这可是在人家的地盘上,自己被宰了都没人知道,再把自己做成木乃伊,想想都觉得渗得慌。

郎坚白不再说话,拿起一大串的钥匙,对莫小鱼说道:“走吧,这里不是谈话的地方,去我的工作室谈,那里方便”。说完,那阴郁的眼神又看向了莫小鱼,看得莫小鱼一阵心悸。

“我觉得这里就挺好啊,在这里谈就是了”。莫小鱼不想跟着他走,这里才是二楼,好歹离楼下的保安还近点,虽然知道那些保安很可能是郎坚白的人,但是保安嘛,给人的感觉,还是有点安全感的。

郎坚白又看了莫小鱼一眼,没说话,但是却开门出去了,莫小鱼无奈,只能是跟着过去,果然,郎坚白带着他到了二楼的电梯口,进了电梯,莫小鱼感觉很不好,总感觉郎坚白这个人很邪门似得。

电梯一路向下,一直到了地下三层,虽然这一路都是灯火通明,但是莫小鱼的心里始终都揪着,渐渐揪成了一个疙瘩。

长长的走廊,一直到了中间的位置,郎坚白拿着钥匙打开了其中的一个房间,打开灯一看,上百平米的工作室,几十米长的画案,以及挂在墙壁上的画幅,让人瞬间进入到了一个文化的世界。

“坐吧,这里安全,不用担心会被窃听,这里是我的地盘,没人知道这里,连我们单位的人也以为这里是仓库”。莫小鱼此时心情正在紧张的时刻,听到郎坚白说没人知道这里,就连他单位的人都不知道这里,原本有点放松的心情陡然又紧张起来。

万一自己哪点不合适,这老家伙把他在这里炖了都没人知道,而且一点味道都跑不出去。

“我老板让我给你带来一份清单,你记一下,记完我就走”。莫小鱼咽了口唾沫,说道。

“清单呢?”郎坚白一愣,问道。

莫小鱼指了指自己的脑子,然后开始口述,郎坚白开始记录,十分钟后,莫小鱼口述完毕,郎坚白停下了笔,看向莫小鱼,问道:“你确定你没记错?”

“不会错的,她给我看的就是这份清单”。莫小鱼说道。

郎坚白放下笔,看着莫小鱼,诡异的笑起来,笑的莫小鱼心里直发毛,但是过了一会,郎坚白终于是恢复了正常。

“你这个老板真是打得好算盘,我当了十年的博物馆馆长,就在这间屋子里画了十年的画,十年啊,没日没夜,你看我是不是很白,呵呵,都是在这里憋着不出去憋的,临摹了那么多的画作,她只给我这一百幅,而且都是一些二三流的画家作品,她的算盘真是打的精啊”。郎坚白苦笑着说道。

莫小鱼不知道该怎么接这个话茬,他很想说,这些就不少了,多少是多啊,再说了,你一大把年纪了,把人家玩了十年,给点补偿也是应该的,没有全吞就不错了。

但是万一这话说出来激怒了郎坚白,自己可就完蛋了,任务完成了,总该放我走了吧,莫小鱼心想,但是没想到事情没那么简单,郎坚白居然绝口不提放他走的事,还拿了一瓶茅台酒。

“来,年轻人,我们喝一杯”。

“这个,我不会喝酒,再说了,没这个必要了吧”。莫小鱼不想喝酒,喝酒误事,最主要的是自己待会还得开车回去。

“不不,非常有这个必要,无论你是什么时候跟着姬可馨的,我们总算是有缘吧,你是我的继任者,姬可馨那个婊子眼光不错,你小子符合她的喜好”。郎坚白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啊,我靠,这叫什么话,怎么听着这么不入耳呢,好像是自己捡了一只破鞋似得,但问题是自己确实是没有捡拾姬可馨这只鞋啊。

莫小鱼无奈,只能是接过郎坚白递过来的酒杯一口喝下,看来自己不喝他是不会让自己走的,但是一口入肚,辣的他差点吐出来。

而且又见郎坚白继续使用那个杯子自己喝起来,恶心的莫小鱼再也喝不下去了。

“来,再来一杯”。郎坚白倒满酒递向莫小鱼道。

莫小鱼摆摆手,示意不喝,但是郎坚白非得让莫小鱼喝,此时莫小鱼看到郎坚白背后的玻璃博古架上放着一套古色古香的酒具,一把酒壶,四只酒杯,莫小鱼走过去,开开玻璃门,看向郎坚白,示意自己想用一只酒杯。

“随便用,你小子还挺有眼光,那套酒具我轻易不舍得用”。郎坚白得意的说道。

莫小鱼赶紧拿出一个来去倒酒,还别说,开始时他以为这是瓷的,但是入手后才感觉出来,这只酒杯居然是青铜的,可是酒到了杯子里后,温润了很多,再喝下去时,居然没有了刚刚的辛辣,给人的感觉就是用这样的酒杯喝酒才是享受。

 

国色天香008:地下室

莫小鱼之所以拿这个酒杯喝酒,就是不想和郎坚白这个老头子用一个酒杯,但是没想到莫小鱼一口酒喝下去后,郎坚白说道:“这只酒杯虽然喝下去时舒服,但是很容易上头,我也不时常用”。

莫小鱼感觉到一阵反胃,差点吐出来,但是没办法,喝进去就是喝进去了,两杯酒还没到吐的地步。

郎坚白看到莫小鱼肯陪自己喝酒了,又倒了一杯,走到画案前,抬手拿起一支笔,在一幅还未完成的画卷前,好像是要画画,果然,他抬头看了一眼挂在前面墙上的画,低头就要下笔了。

莫小鱼想,反正一时半会也走不了,不如就陪这个老头聊聊,自己对郎坚白并不了解,但是看上去此时的郎坚白并不是那么凶了。

“十年前,我那时候四十多岁,正是人生的巅峰时期,在一次酒会上遇到了姬可馨,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她迷住了,我后来离了婚,但是姬可馨也没有嫁给我,我们就这么过了十年,博物馆里的画差不多都被我掏空了,但是那些赝品现在都还挂在墙上供人瞻仰,你说是不是很滑稽?”郎坚白光顾着说话,但是手里的笔始终没有画下去。

“这东西是不是特别难画?”莫小鱼没理会郎坚白,倒是看着画案上的画,又看了看墙上的话。

“的确是,没灵感时,手里没把握时,根本不敢下笔,一个地方有了瑕疵,必须全部重来,这是我的原则,就像是眼前这一幅,是齐白石的枫叶寒蝉,我始终都把握不好蝉的翅膀,薄如蝉翼的感觉始终都画不出来,很苦恼”。郎坚白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一个陌生的年轻人说这些事,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将手里的笔放下了。

莫小鱼仔细的看了看对面墙上的《枫叶寒蝉》那幅画,将手里的酒杯凑到嘴边,一饮而尽,然后将酒杯顿在画案上,在郎坚白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时,伸手拿起郎坚白搁下的画笔径直点在了那一片缺失蝉翼的地方。

郎坚白想阻止时已然是来不及了,顿时屏住了呼吸,要是莫小鱼这下子把自己的画弄坏了,自己非得和他翻脸不可,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让郎坚白顿时呆住了。

因为莫小鱼根本没看笔下的画纸,眼睛盯住的却是对面墙上的画作,然后轻轻点点,好像是蜻蜓点水般的样子,等到郎坚白再看画纸时,那一双蝉翼好像是长在蝉身上似得,浑然天成,毫无矫揉造作的感觉。

再看对面墙上的画,和这一副像是复印下来的一样,分毫不差,只差落款和印章了,这是郎坚白和莫小鱼合作的画,郎坚白看看莫小鱼,又看看画作,激动的点头,他从未见过有人会这么作画,自己也只是琢磨好久,才能慢慢下笔。

“你也是学画画的?师从哪位大师?”郎坚白问道。

“哪个大师也没有,我瞎画的,我看着你画的费劲,替你抹几笔,坏了你就重画呗,怎么,还行吗?”莫小鱼此时酒醒了一半,觉得自己刚刚确实是鲁莽了,自己来这里是干什么的,郎坚白是什么人?自己怎么就一下子忘了呢。

“瞎画的?不可能吧?”郎坚白当然不信,这幅《枫叶寒蝉》自己画了不下十次了,每次都是毁在蝉翼上,但是这一次居然被这小子给画成了。

“真的,我大学时学计算机的,其他的都不会,更不要说画画了,刚刚喝了点酒,有点上头,脑袋一热,就画了”。莫小鱼实话实说道。

郎坚白看着莫小鱼,心想,你撒谎也没关系,既然你和姬可馨在一起,我怎么也得把你的背景都挖清楚了。

郎坚白又激动地看了一会这幅画,然后小心的收了起来,重新回到了画案旁,看着莫小鱼,问道:“你我都是爷们,看你也是条汉子,给我说实话,姬可馨给了你什么好处,我是说除了她本人之外,我虽然和姬可馨有过那么一段时间,但是那都是过去的事了,现在她是你的了”。郎坚白讥讽道。

“郎先生,你们之间的事我不想搀和,我该做的事也做完了,我现在可以走了吧?”莫小鱼问道。

“可以,不过我有个提议,你虽然现在跟着姬可馨,但是将来呢,看年纪,姬可馨比你大不少吧,你真的甘心和她在一起一辈子?你不如和我合作,我就一个老头子了,我不贪心,姬可馨给你的,我加一倍”。郎坚白坚持认为莫小鱼是姬可馨新养的小白脸,而且坚持认为姬可馨一定是给了莫小鱼什么好处了,既然自己找不到那些画作的下落,自己怎么就不能重金收买莫小鱼呢。

莫小鱼哭笑不得,也罢,自己也懒得解释了,只说到要考虑一下,目的是打发了郎坚白,自己好脱身。

“那好,我可等着你的消息了,你小子要是敢耍我,我可不是好骗的”。郎坚白看着莫小鱼,恶狠狠的说道。

莫小鱼心想,奶奶的,自己下次再也不来和他见面了,也就这一锤子买卖了,于是点头说道:“行,我会考虑的”。

郎坚白露出一个奸诈的笑容,然后点点头,总算是将莫小鱼送出了博物馆,等到莫小鱼上了车,关上车门,这才长长松了一口气。

虽然喝了酒,但是此时已经毫无酒气,这让莫小鱼感到很奇怪,开着车提心吊胆的回到了盛世华庭,此时姬可馨在客厅里踱着步,过了这么久,依然是没有莫小鱼的消息,而且电话始终都是出于无法接通状态。

她倒是不担心郎坚白会对莫小鱼怎么样,最担心的是莫小鱼会开着自己的车跑了,那自己可就赔大了。

“你怎么才回来,跑哪去了,打电话也打不通,你看看都几点了?”姬可馨见莫小鱼进来,气不打一处来的问道。

莫小鱼拿起茶几上的水灌了下去,然后喘了口气,这才说道:“别提了,郎坚白那个老东西真不是一般的狡猾,把我弄地下室去了,那个他作画的地下室你去过吗?”

国色天香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国色天香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国色天香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