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重生之家有贵妻》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沈茜)

《重生之家有贵妻》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沈茜)

2019-09-29 10:54:21作者:沈茜

《重生之家有贵妻》是沈茜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沈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沈茜出生时,有一僧一道门口断命。僧曰:此女命硬,克尽亲友,亲痛仇快,一生不顺,至死凄凉;道曰:此女命贵,顺风顺水,人上之人,最能旺夫,一品诰命。僧抚掌而笑:和尚悟了。原来是你对了,我错了。道摇头苦笑:道士也悟了。原来我没对,你也没错。一僧一道携手而去,飘然若仙。

《重生之家有贵妻》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沈茜)

重生之家有贵妻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重生之家有贵妻第一十一章 半夜抄书

“累死了累死了,真是要了我的命了。”

晚饭时,公婆和小姑从地里回来。还未进门,便听到小姑的大呼小叫。

“以后再也不去了,看把我这张白嫩嫩的脸晒成啥了?”

韩英举着一块铜镜,瞅着自己的脸,捶胸顿足道。

韩老汉啥也没说,洗完手进屋吃饭。

王氏看着女儿装腔作势地喊累,便有些嗔怪道:“你今儿坐在田边休息的时候比下地还多,哪里就累着了?都是我和你爹惯得你,以后少不得叫婆家挑剔。”

韩英听母亲这样说,便翻了个白眼道:“我曰后嫁的必定是有钱有势的人家,有丫头伺候的,才不用下地呢。”

吃过晚饭,韩英麻溜地钻进东屋休息去了。

韩老汉照旧斜倚在廊檐下一把藤椅上,一边抽着旱烟,一边跟韩奇有一搭没一搭唠嗑。

沈茜在灶屋手脚麻利地洗着碗。

婆婆在旁边收拾农具。

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沈茜还是决定,把相公给她买银簪子的事儿主动禀告婆婆。

“娘,昨晚,相公送给我一枚银簪子。”

“什么?二郎给你买了个银簪子?”王氏一愣,定定瞅着EX。

“嗯,我嫌贵不要……他说以后考取功名了,还要给娘和我买金的……”

沈茜说着,便好像做错了什么事儿似的,脸颊一红。

王氏初一听二郎给XF买了个银簪子,心里有些不乐意,费钱买那劳什子做什么呢,读书都没钱呢。

但她一看到EX那副不安的样子,又一想她连一件首饰都没有,也着实有些可怜,心下便安然了。

她和颜悦色道:“既已买了,就安心拿着吧。你去拿来我也瞧瞧。”

沈茜听婆婆这么说,也是放下心来,连忙去西屋将那簪子拿来,双手递给婆婆。

王氏将那簪子拿在手里,细细端详着。

那是一枚做工非常精致的银质梅花簪子。色泽温润沉敛,花头玲珑精巧。细细摩挲,手感竟是非常细腻。拿在手里,竟有一丝沉甸甸的感觉。

“真是好簪子,二郎的眼光不错嘛。”王氏不由赞叹道。

她将那簪子递给EX,颇有些自豪地看着EX,道:“二郎也会疼人,手头那么紧,还惦记着给你买件首饰。你嫁给我家二郎啊,真是你的福气。”

沈茜接过簪子,脸蛋红扑扑的,垂眼笑道:“我自幼命苦,能嫁给相公这样通情达理知冷知热的人,总算是苦尽甘来。”

王氏手下依然忙着收拾农具,嘴皮子却爽利地说:“二郎XF,你虽命苦,却也旺夫啊。你看自打你进门没多久,二郎的病就好了,现在咱们只盼着他考中秀才了。”

俩人正絮絮叨叨聊得投机,韩英一步跨了进来,手里端着自己的茶碗,要倒水喝。

她一瞥眼,见沈茜手里拿着个梅花簪,立时双眸放光,惊叫起来:“梅花簪!”

随即嘴一撇,眼一瞪:“你哪儿来这么好看的簪子?竟比我的还好看很多。嘁,可惜戴在你头上算是糟蹋了,我戴还差不多,不如给我算了。”

沈茜听小姑这话,心头自是不悦,但眉眼依然笑着,柔声细语道:“你喜欢,就给你吧。咱们家虽是农户,可相公是将来要做官人的,自然要注意体统规矩,除了孝敬父母外,最该照顾妹妹才对。”

说着将那梅花簪递到小姑面前。

韩英心下一喜,没想到这么轻而易举就得到了啊,忙伸手去接。

孰料,却被母亲一巴掌拍了回去。

王氏原也是偏向女儿的,那簪子戴在女儿头上,的确比EX好看。

只是,突然被EX一席话警醒了过来,便立时沉下脸来,语气低沉而威严地斥责女儿道:

“你个小姑抢嫂嫂的东西,成何体统。按照规矩,二郎除了孝敬父母,最应该照顾妻儿才对。若这簪子给了你,二郎还不被人嘲笑不懂礼?”

说完,她又瞪一眼满脸不高兴的女儿道:“这官宦之家,最最要紧便是知规矩懂礼数。你忘了,前两年,咱们县那个吕县官,宠妻纳妾,徇私舞弊,落得个官位不保,满门抄斩的下场?”

她顿了顿又语重心长道:“你二哥将来是要做官的人,这礼数更不可偏废。你做妹妹的要体谅他才是。”

沈茜暗自欣然,婆婆此番话,正是她想要的效果。

但她面上依然神色淡然,微微颔首,道:“娘,说的正是。怪我考虑不周,这簪子,我还拿着。英子,对不住了。”

她说的那样知书达理,不卑不亢,韩英却恨得牙痒痒,腹诽道:几日不见,这女人怎么变得那么会说话,把疼爱自己的娘哄得团团转。

她暗下决心:等明天二哥走了,跟DS一块儿收拾收拾她,一定要把那簪子抢来。

想毕,也不理会她婆媳二人,哼一声出了灶屋。

一切收拾停当,已经到了亥时。王氏和沈茜各自回屋休息。

沈茜推门进去,见相公还坐在桌前,捧着一本书看,遂笑笑:“相公真是用功,还不睡?”

韩奇见沈茜进来,放下书,将她拉到床上紧挨自己坐下,双目炯炯地看着她,唇角漾起一抹坏笑:“这不是在等娘子你吗?”

“等我干嘛?”沈茜被他看得有些心慌,脸腾地红了一片。

“小别胜新婚,你说……我等你干嘛?”

韩奇微微笑着,伸手过来顺了顺沈茜鬓角的乱发。

沈茜早已羞臊得耳根发烫,娇嗔道:“看你平日斯斯文文的,这会儿把读书人的斯文都丢到脚后跟去了?”

韩奇故意正色道:“娘子,要不今晚咱俩坐着睡觉?”

说着,勾头看着沈茜的反应。

沈茜早已被他挑豆得浑身血液沸腾,骨骼酥軟,翻身上了床,用被子蒙住头,不再理他。

韩奇摇头笑笑,也不再多说,吹了灯。

俩人卿卿我我,好一番翻云覆雨,直到精疲力尽,韩奇沉沉睡去。

沈茜心里惦记着要给相公抄书,自是强撑着爬起来。

她轻轻推推相公,确认他已经睡熟,这才蹑手蹑脚下了床,找出笔墨纸砚,悄悄来到灶屋,点上灯,准备抄书。

沈茜研好墨,铺开宣纸,凝了凝心神,那《应明经举》上面的字字句句竟像是刻在脑子里般,清清楚楚,一字不落地浮现出来。

沈茜稳住手腕,提神敛气,缓缓下笔,从开头一笔一划地默写起来。

开始的时候,手竟有些抖,待写到一半儿,已是熟练了很多。

丑时,沈茜有些犯困,额头上也渗出薄薄一层汗来,但一想到相公看到这本书的惊喜,便顿时精神百倍了。

她揉了揉酸痛的手腕,顾不上喝一口水,继续提笔运气,一路酣畅淋漓抄下去。

第二天早上,韩奇从梦中醒来,发现茜娘不在,看看窗外,天尚蒙蒙亮,便是一惊。

“这么早,茜娘去哪儿了?”

重生之家有贵妻第一十二章 给XF请假

此时,沈茜抄写了一整夜的书,已是头昏脑涨,口干舌燥,浑身酸困。

她长长打了个哈欠,强打起精神,还有几十个字便大功告成了。

韩奇翻身下床,披了件衣裳,摸出门,发现灶屋竟亮着灯。

他心下奇怪:早饭也不用这么早做吧。

他推开灶屋门,见沈茜趴在木柜上,正在埋头写着什么。

“茜娘,这么早你不睡觉,起来干嘛啊?”

沈茜闻声转过身,看着相公,倩然一笑:“我在帮你抄书啊。”

“啊?抄书?”

韩奇连忙几步奔到跟前。

看到柜面上那一摞写满了字的宣纸,韩奇惊得嘴张成了个大圆。

“茜娘,你竟会识字?”

“我虽自幼家贫,未曾入学,但是我娘却是识文断字的,小时候她教了我好多。”沈茜笑笑回答道。

韩奇将那一叠手稿拿在手里,慢慢翻阅着,发现内容有些熟悉,仔细一想,竟是老师曾经讲过的失传很久的《应明经举》。

他便两眼放光地看着沈茜:

“茜娘,你抄的可是《应明经举》?”

“是啊。”

韩奇更是感到不可思议:

“可是,这《应明经举》已失传很久,茜娘你是从哪里找到这本书的啊?”

“我没有书,只是凭记忆默写下来的。”沈茜淡然一笑。

“啊?”这回韩奇不仅是惊讶,简直惊呆了,半晌,方才回过神来,问道:“这书失传很久了,你是从哪里看过的,又如何能够一下记住全本呢?”

沈茜自是早已编好了说辞,此刻便是不慌不忙,气定神闲道:

“幼年时,一次,母亲带我去拜访过一位做官的长辈。正好在他家看到这本书,随手翻阅后没放心上。昨日,我听你一说书名,发现自己居然都记得呐!所以就想着赶天明你走之前,抄好给你带上……”

韩奇本就天真,平素也知茜娘的为人是断不肯说半句假话的,听她这样一说,岂有不信之理。

“太好了茜娘,有了这本书,就不愁考不中了……没想到你还有过目不忘的本事。”

韩奇自是喜不自胜,但看到茜娘眼窝青黑,面色憔悴,显然是熬了一宿,心中又是一片柔柔軟软的疼惜。

他蹲下身来,握着沈茜的双手,看着她布满血丝的双眼,柔声道:

“茜娘,读书学习是我的事儿,却害你熬夜为我抄书。你本就体弱,若熬坏了身子,我得多心疼。”

沈茜被相公这柔情蜜意的话语,搅得心肺具是一暖,她眯眼一笑,道:“相公莫要再说见外的话,为你,我做什么都不累。”

这时已鸡叫三遍,窗外天色微明,沈茜将抄好的最后一页轻轻放在木柜上,起身就要洗漱去做早饭,韩奇却一把拉住,无论如何让她回屋睡觉。

“相公,大白天我要睡懒觉,还不得被婆婆怪罪。”沈茜犹豫道。

“你只管放心睡,我去跟娘讲。”

韩奇说着,推门走出屋去。

农家人习惯早睡早起 。

尤其夏天,要赶在天气最热前,多干点地里的活儿。

所以韩老汉和王氏,这时也已起床,正在准备洗漱,却听堂屋门敲了两下,传来二郎的声音:“爹,娘,起了吗?”

王氏看了韩老汉一眼,嘀咕道:“二郎这么早就要走吗?”

说着她便走上前去打开房门,二郎站在屋外,满眼的笑似要溢出来。

“娘,起来了?”

王氏向来疼儿子,想他好不容易回来一趟,还想让他多睡会儿。

“二郎,快进屋,你何不睡会,起这大早?”

韩奇仍然笑着,道:“哦,我是特来跟爹和娘,为茜娘告会儿假,让她今天多睡会儿,不必做早饭,可行不?”

王氏一听,便心里老大不乐意,相公疼XF,理所应该,但也不至于,连早饭都舍不得让做吧。

但她转而一想,儿子为XF儿告假,应该自有他的原因吧,不可能无缘无故的,于是便问道:“却是为何?她身子不舒服?”

“不是身体不舒服。”韩奇忙摇头,说着竟又一笑,“她昨晚竟熬了一宿,为我抄书。”

“抄书?究竟怎么一回事儿?”王氏不免惊讶,急忙追问。

韩老汉听着稀奇,也凑上来听。

“说来茜娘着实厉害,她不但识字,竟还有过目不忘的本领。”

那欣赏和赞叹之情溢于言表。

“啊,她还有此等本事?先前竟没听她提起过。”王氏更是讶异万分。

“是啊,我先前也不知道。这或许正是茜娘的沉稳之处。”

韩奇沉吟道,他似将自己的娘子重新认识了一回。

“就我前天晚上念叨了一句,有一本书对考取功名很有帮助,她便记起来,小时候曾在一位长辈家看过一回,而且竟还记得全本内容。昨晚趁我睡熟了,一个人躲在灶屋,通通默写了出来……”

韩奇说着,竟满心满肺都是感动,眸子也亮闪闪的,装满疼惜和爱怜。

韩老汉和王氏更是既佩服又欢喜,此时方觉得娶来这么个EX妇,真正是自己的造化,也是二郎的福气。

“因此,我说让她去睡觉,不必做早饭,她怕爹娘怪罪,我便特来问问爹和娘。”韩奇说完,看着王氏。

王氏还哪里有不答应的道理,自是欢欢喜喜满口答应:“就让她安心好好休息,不必做早饭,啥时候睡醒了,啥时候起来。”

韩奇听了母亲的话,前去嘱咐茜娘好好休息。

回到灶屋,发现她已经趴在木柜上睡着了,忙将她叫醒来,拉进西屋床上睡下,自己轻轻关上门出去。

韩奇将茜娘抄好的那一沓书稿,一页一页叠整齐,喜滋滋拿到堂屋。

王氏和韩老汉自然是又惊讶又赞叹,点点刷刷絮叨了一回,才去做早饭,收拾院落,喂猪喂鸡等等事物。

沈茜虽说很累,但心里惦记着既要送相公出门,又要去看看弟弟,所以睡了一个多时辰便醒来了。

她挣扎着爬起来,正忙着为相公收拾行李,韩奇轻轻推门进来了。

他一看她醒来,便心疼地道:“茜娘,你怎么起来了?这才睡了一个多时辰。”

“不打紧。相公的行李还没收拾好呢。”沈茜笑笑道,“等打发你走了我再睡也不迟。”

韩奇握住茜娘的手,脉脉看着她,道:“茜娘,我走了,你保重自己的身子,别太累着。”

“嗯。相公也多保重,记得别太熬夜。”

二人柔情蜜意地互相嘱咐了几句,韩奇便背起书篓,去拜别爹娘。

一家人将二郎送出院坝,目送他远去,方才回屋。

沈茜跟着婆婆回到堂屋,有些犹豫道:“娘,我今儿想去大伯家看看我弟弟。他昨日说要送鱼来,不知为何没来,我有些担心……”

重生之家有贵妻第一十三章 弟弟的遭遇

婆婆素来不大喜欢大伯母,沈茜担心她会不让她去。

王氏此时看EX的眼里,已多了些许赞赏的意味。

她面色柔和地看着沈茜,痛快地答应道:“行。”

顿了顿又说:“不过,你能不能先给我说说这抄书的事儿。”

沈茜一听婆婆问起这个,不免又把那番编好的说辞搬了出来。

“听相公说,这本书对考取功名很有帮助,又想着让他今儿走时,就能带上,早日温习,所以只好熬夜抄写了。”

王氏越听越高兴,微笑颔首道:“茜娘真是有心了。没想到你还有此等厉害本事,果真是旺我们二郎来的。”

说完,她起身走到一个柜子前,掀开柜盖,提出一篮子鸡蛋和一小布袋白面来,递给沈茜道:

“你要回你大伯家看弟弟,就把这篮子鸡蛋和这点白面带上,也体面些。”

沈茜一看那篮子里,约莫有十来个鸡蛋,都是平时婆婆攒下来要换钱的。要么也只舍得给二郎吃,如今竟要让她带回大伯家,心里不知有多感激。

她脸微微一红,抬眼看向婆婆,惊讶道:“娘,这个……”

“让你带着你就带着吧,天色也不早了,快去快回。”王氏干脆利落道。

沈茜听婆婆如此干脆,便也不再推让,转身回西屋,利利索索换了一身衣裳,提着篮子出了门,向阴山村大伯家走去。

因为担心弟弟,沈茜走得飞快,不到一个时辰,便来到阴山村。

村西,那棵大榆树下,独门独院的庄院,便是大伯家。

若不是为了弟弟,沈茜这辈子都不想再跨进这个家门。

此刻,她站在门口,心里依然会涌上一阵阵疼痛。不过,惧怕那玩意儿,她是不会再有了。

沈茜刚想抬手拍门,便听到院里传来大伯母凌厉的呵斥:“不行!就不放他出来。小小年纪就知道编谎哄人,长大了还了得?”

又听到大伯那温吞吞憨厚的声音:“小骏他还年纪小……”

“年纪小怎么了?年纪小才要好好管教。”又是一阵尖利的咆哮声。

沈茜从这几句话里已经听出,弟弟保准是遇到事儿了。

她心头一紧,不再犹豫,砰砰砰将门拍得山响。

大伯刺啦刺啦过来开了门,一见是沈茜,便是一惊:“小茜,你怎么来了?”

“大伯,我来看看您和大伯母。”沈茜微微挤出一个笑,道。

“哦,快进来,快进来,一路上累了吧。”大伯忙将她让进门。

一进院门,沈茜便看见大伯母双手叉着腰,站在堂屋门口,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

她原本就生得高,身材又胖,再加上皮肤黑,脸盘大,一双浓眉挑起,一双怒目圆睁,站在那里,活脱脱一个夜叉。

沈茜生前每每见她这般模样,便会不由双腿打颤,连话都说不利索。

如今再见,竟觉得有几分滑稽。

她看着大伯母,缓缓问道:“大伯母为何这般生气?”

大伯母秦氏本就正在气头上,见沈茜突然回来,更是没好脸色。

她鼻子里哼了一声,道:“还不是因为你那好弟弟?”

沈茜不知弟弟到底犯了什么事儿,眉头一皱,问道。

“小骏,他怎么了?”

大伯母将头一扭,气冲冲地鼻孔朝天,不愿跟她费口舌解释。

大伯见状,皱着眉头道:“小骏不知将打的鱼送给了谁,没带回家,所以你伯母很生气。”

原来是为了这件事,沈茜心里松了一口气。

她眉头一展,道:“原来是为了这件事儿,小骏打的鱼送给了我啊。大伯母莫要生气。”

大伯一听,也展开一个憨笑,搓着双手,道。

“奥,我就说嘛,小骏那么懂事,怎么会……”

“懂事个屁!打了鱼没说孝敬孝敬辛辛苦苦养育他的人,先巴巴的去贴外人,这还叫懂事。”

大伯母打断大伯的话,不依不饶地叫嚣道。

大伯皱皱眉,嗫嚅道:“小茜是他姐姐,怎么就成外人了?”

“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不是外人是什么?”

大伯母狠狠瞪了大伯一眼,仿佛恨不得将他也生吞活剥了一般。

沈茜早已习惯了大伯母的这般粗鲁和无理,此时为了弟弟更是耐得性子,将那一篮子鸡蛋,往她面前一送,款款说道:“大伯母,这是一篮子鸡蛋和一袋白面,我特意拿来,给您和大伯补补身子。”

见大伯母瞟了一眼那篮子鸡蛋,竟是一愣,便又和和气气道:

“大伯母,我们姐弟俩自幼没了父母,多亏受大伯和大伯母养育,这里就是我的娘家。

我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可娘家送东西于我,我自然也会加倍还回来,这才是亲戚间走动的道理不是?”

她这一席话说得既温柔又颇具力道,竟让大伯母顿时哑口无言,红了脸。

大伯母又看了看那篮子鸡蛋和白面,暗暗有些惊讶:这一篮子鸡蛋得换多少针头线脑,油盐酱醋等物什。即便是怀孕的妇人也未必能吃上几个吧。没想到这丫头竟被婆家人这般看得起。

不过,她却还是有些不信,看那刚嫁过去的光景,那婆婆竟不是怎么好相与的,这才不过短短数月,怎会转变如此快?

她便眉头一拧,沉了脸,道:“莫不是自个儿偷偷拿了来的吧?”

沈茜无奈地一抿唇,淡然道:“大伯母多虑了,这是婆婆让我带来的。”

一直站在旁边的大伯先头看到那篮子鸡蛋和面,也是有些担忧,侄女莫不是为了讨好娘家,偷偷拿来的。

后面又见她那般笃定地说是婆婆叫送来的,便心下一喜,暗想,这苦命的侄女总算是熬出头了。

沈大牛见XF没完没了地为难侄女,没有半点招呼她进门的意思,便脸色有些难看。

他沉声道:“让小茜先进屋喝口水再说吧。她走了那么远路来给你送东西,你横挑鼻子竖挑眼拦在这里,要怎么?”

那秦氏平日虽泼辣,蛮横,但老实的相公真的发起火来,她也要怯几分,这才把那横眉立目放平了,刮一眼沈大牛,让开门,让沈茜进屋,又倒了一碗水来,递到她面前的桌上。

沈茜坐在椅子上,长舒了一口气。

总算是进门了,她走了那么老远的路,又在日头底下晒了这半日,早有些吃撑不住了。

沈茜端起碗咕咚咕咚喝完了水,这才看向大伯母,柔声道:“大伯母,小骏现在在哪儿,怎么不见他人呢?”

秦氏看了一眼沈大牛,又看了一眼那一篮子鸡蛋,也不说话,扭腰甩胯出得门去,不过一会儿,便领着沈骏走了进来。

沈骏垂着头跟在大伯母身后走进堂屋,还想着不知道大伯母又要怎样折磨他呢,不想一抬头竟看见姐姐,先是一愣,继而眸子忽闪一下,大叫一声:“姐!”便三两步扑了过来。

沈茜端详着弟弟,见他脸上红红紫紫一个巴掌印子,胳膊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心头一疼,眼眶霎时就红了。

她轻轻摘掉粘在他头发上的柴草,拽拽他已经有些短了的衣服,又拍了拍他脊背的土,柔声道:“你在哪里躲着,怎么弄得浑身都是土,还一头的柴草。”

沈骏抬眼,悄悄望了望大伯母,咬了咬嘴唇,没说话。

沈茜见大伯母在,不好说话,便拉了弟弟的手,冷冷道:“走,姐姐给你胳膊上点药。”

说完,对大伯无奈地弯了弯嘴角,拉着弟弟径直来到他住的西屋。

重生之家有贵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重生之家有贵妻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重生之家有贵妻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