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世太子妃》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乔九昭)

  • 时间:
  • 谋世太子妃乔九昭
  • 来源:zzy

《谋世太子妃》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乔九昭)

《谋世太子妃乔九昭》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谋世太子妃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谋世太子妃第一十一章 无情对待

“九昭,你可安好?”

温衡钰一进来就直奔乔九昭,温润的容颜尽是担忧,连斜眼都没有给乔曼云一个。

若不是乔九昭彻底看清这个男人,倒还真的差点被他骗了。

她看了眼满脸不可置信的乔曼云,忽而笑道:“多谢王爷的关心,九昭无甚大碍,就是可怜曼云,竟被那登徒子毁了清白。”

温衡钰脸色微变。

他自然是得到了消息,他喜爱清白的女子,之前对姿色尚佳的乔曼云宠爱有加,但是现在这女人让那么多男人看了身子,他头顶的颜色指不定多鲜艳。

知道他和乔曼云关系的人,都在暗自等着看笑话,思及此,温衡钰脸色更加难看。

但对上乔九昭一脸的坦然,温衡钰忽然静下心来。

乔曼云这种女人到底难等大雅之堂,舍弃也就舍弃了,现在必要的任务是先将乔九昭哄好,让她尽快同意和自己完婚。

温衡钰一笑:“本王对乔小姐的遭遇也很同情,但事已至此,还是想着如何找一个夫婿为好。”

“我和姨娘也是这样想的。”

乔曼云惊愕的爬上前拽着他的衣摆,哑声道:“王爷,那是有人算计曼云,求王爷为我做主啊!”

她心头发苦,她的身子早就给了温衡钰,这样如何假给别人。

温衡钰不悦的拂去她的手,暗恼这女人空有一副好相貌居然是个没脑子的货色,现在无论谁接手乔曼云的事,都会无故惹得一身腥。

“来人,把曼云扶去休息。”

乔九昭嘲弄的看了片刻,吩咐身边的人。

两个身强力壮的丫鬟上前架起不断尖叫的乔曼云,几乎是拖着往里屋走。

“王爷,王爷,您救救曼云啊,曼云想留在您身边!”

这般姿态,即便是柳姨娘也听出了不对,她有些不满的看向温衡钰,但到底碍着身份,只是疲乏的先行离开。

“九昭,你回府吧。”待屋子安静下来之后,温衡钰拉着她的手深情款款的道,“把你留在外边太危险了,我想亲自保护你。”

乔九昭不动声色的抽出自己的手,巧笑道:“王爷以为在发生这种种事情以后,我们还能回到从前吗?不可能!你走吧!”

等父兄回来,她自然有办法尽早毁掉这门婚事,彻底和他脱离关系。

温衡钰阴着脸来,又阴着脸离开。

他算是看出来了,自从乔九昭抓到他和乔曼云有染之后,就对他很不满,这样心胸狭窄的女人,以后如何能成为一国之母。

要不是……

温衡钰眼眸之中闪过一丝痛恨,快步离开。

乔九昭还没有多欣赏到温衡钰憋屈的身影,就有小厮过来通报太子殿下在会客厅,她赶紧整理了衣裙,行了过去。

一进门就看见长身挺立的男人站在窗边,眼眸深沉的望着外面的院子,她上前行礼,“殿下可是有事?”

“我回去想了很久,还是不知九昭是如何知晓那天采-花贼会来?”

温决琛眼眸直直的盯着她,却不会给她压迫感,反而有一种自己被人全身心注视着的感觉。

她心湖微漾,半真半假的道:“那日我路过小院,正巧听到洛王和人商量把采-花贼叫到将军府来。只是他一开始的目的是以琉璃灯为信,想让那贼子轻薄我,我索性将计就计,一来捉了那贼人,二来,也是为了出口恶气。”

她从不是软弱之人,对方伤她一尺,她便让对方尝到百般痛楚!

温决琛没觉得何处不对,只是心头更加恼怒温衡钰这般的不知轻重,居然敢向郡主动手,他宽慰乔九昭:“你要注意自身安危。”

乔九昭盯着他看了半响,忽然噗嗤笑了一下。

这太子当真是好人,无论前世,还是今世,他都是关心自己的。她给温决琛写那封信的时候,也从未想过他会不来。

乔九昭心头一暖,提醒道:“温衡钰今日提出要我回王府,他是迫不及待想要乔家的兵权了。他野心极大,接下来怕是要对殿下动手,您更要小心才是。”

乔家的兵权,温决琛从不在意,他在意的只有一件事,即便这事他毫无权利过问。

他沉默半响才小心的问道:“你……同意了吗?”

心中也伴着绞痛。

乔九昭漫不经心的笑道:“怎么可能?”

她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将温衡钰凌迟囚禁之后慢慢折磨,让他也尝尝自己前世的痛苦。

但温衡钰毕竟是王爷,虽无温决琛得盛宠,却是皇亲国戚,胆敢刺杀贵族,轻则杀身,重则可是要株连九族。

她就算是不顾着自己,也要顾好将军府。

温决琛脸色缓和了些,思虑片刻,道:“洛王既然已经起了心思,自然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你一人,有些不妥,不如,我送与你一个丫鬟可好?”

见他神色虽然深沉,直视她的目光中,却是掩饰不住的期冀,乔曼云顿了下,点头道:“殿下的人,定然有些本事,那九昭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温决琛早在来之前,就带上了,丫鬟是他手下训练许久的人,用起来也是得心应手,至少于保护乔曼云之事上,不会出错。

只见温决琛轻轻拍了下手,便有一个女子伏低了身子缓缓走了进来,穿了身浅紫色宫装,虽然是个丫鬟,瞧着倒是比一些官家女子更贵气。

“奴婢九儿,见过小姐。”说完,很是恭敬地福了个身,礼数挑不出来半分错处。

她啧啧两声,挑眉直视温决琛,笑:“看来,东宫的丫鬟,都要比我这儿的好。”

温决琛眼眸微暗,纵然再好又如何,她也不愿来东宫。

丫鬟唤九儿,九儿九儿,不过取女子之名一‘字’而已。

这种情绪转瞬即逝,他又从宽大的袖中拿出几件精美的小玩意儿,三四棱的,金色雕花的圆状物等等,一下就吸引了乔九昭。

其中一把匕首,被她接了过去,有散落在胸前的头发,触之即断。

她眼神一亮,道:“吹毛断发,殿下好物果然多。”

谋世太子妃第一十二章 龟缩不出

自打上次出了那事儿后,乔曼云越发恨极乔九昭,她消沉了大半个月后,心思一动,便开始卖弄才女人设,今日里还特意以乔家的名头,宴请四位京城有名的千金。

丫鬟来说的,正好是这事。

乔九昭支着下颐,把玩着手上一把小巧的匕首,桌上摆着几件儿精致的小暗器,显得有些漫不经心,半晌,她突兀地笑出了一声,回应:“我是乔家女儿,当然要去。”

她还得给那女人送上一份大礼呢!

走之前,乔九昭将那暗器收入囊中,想起那位殿下将这丫鬟九儿和暗器送与她时,温柔如流水般的目光,又忍不住一笑,真是可爱呢。

挑选服装的时候,她的手在几套玄色男装上滑过,最后停留在一套水蓝色镶水钻留仙裙上,食指轻点两下,道:“就这件吧。”

她常日里尚穿一身黑色劲装,颇为英气,却少有女儿的娇态,今日赴会,当压乔曼云一头。

九儿恭敬地接过那服装,行云流水般,给她宽衣装扮,化妆时一双纤纤素手几笔带过,却留得一张无双的精致妆容,她不喜过多坠饰,只用了支上等的羊脂白玉簪。

乔九昭心下赞叹:“九儿着实手巧,殿下将你送与我,倒是他亏了。”

且不说貌美者,便是个常人,在她手下,尚且能脱胎换骨,着实有鬼斧神工之巧手。

九儿将妆奁放置台上,退了两步,温顺而恭敬地低下头,双手交叠,十足十地规矩,细声:“是小姐生的貌美,九儿不过沾了光。”

乔九昭又笑了声,伸手在她身上一点,笑道:“在我面前,不必那般拘谨,既然是殿下将你送与我了,便是我的人了,将军府里,随意就好。”

温决琛送与她的人,她再是多心之人,也不会有过多猜疑。

毕竟,那可是一个,对她好到牺牲了性命,置皇权于不顾之人啊!

她叹息一声,可惜前世里,因她而死于非命。

乔曼云办的宴会,是在京城中最大的酒楼举办的,在宴请四大千金之外,同样有许多文人雅士参与,酒楼里边儿的场子极大,直接被包了场。

整个酒楼呈一个环状,中间是一片空地,现已布满琴棋书画各种器物,许多文人墨客,大家千金早已落座,白羽岚四处打量一番,办的倒是还有几分模样。

她走进来,身边跟着九儿,却是让在座男女通通惊艳了一遍。

早闻将军府的闺女尚武,平日里常着男装,打起人来,毫不含糊,京城中尚且无几个男子敢与她比试,惹得男子敬而远之,不想,这乔姑娘换了身女装,顾盼之间,如此倾国。

乔九昭扫视四周的目光突兀地停了下来,有一瞬间的难看,没想到,温衡钰竟然也在此,扫心情。

看着温衡钰看着她好似能融化的笑容,乔九昭心头直犯恶心,毫不犹豫地转身就往温决琛那处走去。

眼前浑身散发出柔和光芒的男子,眼睑下阖,流露出一抹不为人知的笑意。

温衡钰脸色一僵,这女人真是好不识趣!他都这般低下姿态了,这女人竟然还不领情,竟然有意靠近皇兄!莫非这女人是想做太子妃不成!

“九昭。”温决琛挪过去一个位子,嘴角上扬:“今日也是想来拿这第一才女位子的么?”

乔九昭很是自然地坐在了他身边,挑眉道:“如果我是想呢?”

“想拿个名头玩玩儿?殿下是要帮我?”

早闻太子淡漠仁义,虽不争不抢,却是京城少见的诗书礼仪之大才,六艺经传皆通习之,无论才华上,还是政事上,都让人挑不出来一丝错处。

她很想见识见识,她喜武,可这些琴棋书画,也不过是一般般而已,她要作弊的话,公正冷淡的太子也会偏袒么?

温决琛笑了下,轻声:“那我帮你。”

不出意料,乔九昭嘴角微牵,未曾回应,径自斟了一盏酒,一饮而尽。

温衡钰瞧见这一幕,脸色越发深沉难看,整个京城都晓得乔九昭与他有婚约,如今她却公然与他的兄长打情骂俏,此等女人,是想置他于何地!

他捏着的那酒杯,突地发出了声响,裂了开去。

与四千金坐在一起的乔曼云见此,恨极,凭什么那女人就可以让这么多人围着她转!

“今日叨扰各位耽误时间前来赴宴,曼云感激......话不多说,今日比试的第一轮,琴技,就先由柳姑娘开始。”

她朗声后,便回了位子,柳姑娘已然开始弹奏。

一阵琴声悠扬渐起,沁人心脾。

乔曼云视线所及之处,还是不可避免地触及乔九昭同温决琛,越发恨得咬牙切齿,便端了杯酒就要走过去打断这刺眼的一幕。

“姐姐,没想到今日姐姐竟然也会赏脸,妹妹想敬姐姐一杯酒,只是,”她话音一转,看向温决琛,娇声:“这不是太子殿下么,妹妹晓得姐姐与洛王最近有了矛盾,但姐姐怎的竟把洛王置于不顾,来同夫君的兄长同坐,尚且有些不妥吧。”

她话音刚落,乔九昭就眯了眯眼,她现在算是看清楚了,这刚走出了阴影不久的女人,的确是来恶心她的。

话里话外的,不就是在说她不守妇道么?去她的妇道,现在她瞧见这一对渣男贱女,就恶心地不行!

还不待她开口,坐在一边也没几句话的温决琛就直视乔曼云,这眼神,当与瞧她的时候不同,极富攻击性。

“九昭今日饮酒太多,你作为她的妹妹,却在明知时劝酒,是为一不妥,不敬爱亲姐,二则,九昭尚未嫁与洛王,妇道一事,不必置喙,是多嘴,三,柳姑娘尚在弹奏,你却来这边劝酒,不尊重柳姑娘,是失礼。”

他一条一条的列出来,让乔曼云的脸色越发难看,嘴上挂着的假笑都要挂不住了。

乔九昭半倚靠在椅子上,也快憋不住这笑意,没想到,在她面前温柔如斯小公子,开口这般毒辣,连一丝情面也无。

她正幸灾乐祸之际,温衡钰也来了她这边,假笑道:“皇兄也太过严苛了些,或许,这不过是妹妹想与姐姐拉进些感情呢。”

乔九昭忍不住在心底翻了个白眼,就乔曼云,会是想与她拉进感情?只怕是见不惯她在这儿被人捧着么?

谋世太子妃第一十三章 刻意为难

“九昭还在同本王生气吗?”

话毕,温衡钰满面含笑,眼睛里是装出来的宠溺,伸手便想要拉住乔九昭。

“王爷此话严重了,九昭不过是过来凑凑热闹的,见到太子,总不好失了礼数,装作视而不见吧!”

乔九昭不着痕迹的躲过温衡钰的拉扯,身子无意识的朝温决琛靠近。

温衡钰见状脸上的笑意僵住,不自然的将手收回,心中满是怒火,暗恨乔九昭的不识时务,居然公然下他面子,还不知羞耻的靠近他的皇兄,双手不断缩紧,心里越发觉得她与温决琛狼狈为奸,有不能见人的关系。

“自然,自然,不好失了礼数。”

温衡钰只好干笑两声,掩饰自己的尴尬。

“洛王,不如一起就坐吧!”

乔九昭无意识的小动作愉悦了温决琛,太子既然开口,所有人都不好抹了他的面子。

乔曼云见状只得暗自咬唇,灰溜溜的离开。

三人一桌,太子和洛王都正襟危坐,只有乔九昭自在,听着美妙的音律,手随之附和着敲打桌子,不然就是贪吃的捻起一块桌上的糕点。

底下坐着的除了一些世家权贵的小姐,还有不少的世家公子、文人骚客,一曲毕,众人纷纷拍手喝彩,此时柳姑娘站起来,福身致谢。

柳姑娘作为第一个献艺之人,获得如此赞赏,可谓大大的鼓舞了一众蠢蠢欲动女子的心,争先上台。

乔曼云坐在地下,并没有半分急切之色,反而一副得意表情,仍由她们卖弄,她为了这次的宴会可是吃尽苦头,苦练许久,她有足够的信心一上场就吸引到众人的目光,得到这第一才女的名声。

乔曼云等到众人表演差不多的时候,才款步而出,身边的丫鬟捧着她的琴,落座,抚琴,调音,一气呵成,音色清灵,仿佛如同雪山之上风儿呼啸之音,美妙至极。

“是雪霁琴,居然是雪霁琴!”

此时便有惊叹的声音从中发出,有识货之人看出来,乔曼云所用的琴正是有名的雪霁琴,听说是前朝有名的琴师所铸,耗时良久,更难得的是此琴的弦,轻轻拂过便如同能够听到雪山风声般,使得满上白雪失色,故此得名雪霁琴。

乔曼云唇角轻扯,心中满是得意,挑衅的扫了一眼不远处的乔九昭,这琴可是温衡钰废了好大力气才为自己寻来的,也是昭示着温衡钰对她宠爱的证据。

乔九昭才懒得理她,轻嗤的笑了一声,朝着乔曼云张张嘴,没有声音,但是却让乔曼云脸色一变,骤然眸子里就布满了愤怒。

温决琛看着身旁女子的小动作,底首浅笑,眸子里满是宠溺。

一旁的温衡钰坐在对面,脸色一黑在黑,牙都快咬碎了,这对奸夫yin妇居然当着自己的面羞辱自己,实在太过分了!

在温衡钰的心里已经咬定了乔九昭已经背叛了自己。

乔曼云见温衡钰从进门到现在目光居然一直在乔九昭的脸上,眸低沉下一片暗影,眼眸紧缩,嘴紧紧的咬住唇角,用痛意来克制自己的愤怒,面上还要装作欢喜。

她看着手里的琴,自己一定要获得第一才女的称号,重新得到温衡钰的宠爱。

白嫩纤细的手指拂过琴弦,发出一串愉悦的音律,从缓慢到欢快,技艺娴熟,令人惊叹。

底下的一众男子都摇头晃尾的附和着,用欣赏的眼神看向乔曼云。

乔曼云本就生的妩媚,一双勾人的桃花眼,含着水光,荡漾情意,只捎这么淡淡的一瞥,便能够轻易勾去人的心神。

乔九昭见状,清透的眸子这么上下一转,嘴角立刻荡漾起坏笑来,她故意放大了声音,“太子,你前段日子捉到的采-花贼,如今宣判了吗?”

温决琛自然知道她是何意,总觉得乔九昭自那次之后像是变了一个人般,没有深究,纵容的看着她,还特意配合的放大嗓音:“贼人似乎还有隐情,如今还未处理,不过自然无法逃脱的。”

乔曼云本来还得意自己的魅力,猛地听到采-花贼,动作一僵,再回头神来,已经错了拍子,一步错步步错,心神一乱,便再也弹不出最初的音律,就连雪霁这把好琴都救不了。

温衡钰本就心中烦躁,如今见乔曼云出错,心中暗骂乔曼云没用,复瞪了一眼乔九昭,她故意提起采-花贼,就是让他难堪,不悦之中心里又给乔九昭记了一笔。

那些世家的小姐们还是十分含蓄的捂唇,心里暗自嘲笑,但是那些公子们却热闹的多,纷纷喝倒彩,哄笑一堂。

乔曼云的脸色越发挂不住,急匆匆弹奏结尾,羞红着脸下了台,眸中泛着泪花,咬唇愤恨的看着嘴角含笑的乔九昭,眸子一转,很快便也想出一条毒计。

乔九昭虽然自幼习武,但是对于琴艺却生疏的很,让她耍起四五斤的大刀来徐徐生风,可是对于弹琴,却头疼,乔曼云深知此点,故意提出让乔九昭上台。

底下的众人也都纷纷起哄,其中多半都是想要看乔九昭出丑的。

乔九昭环顾四周,抿唇不语,眼中泛起寒意,乔曼云知道自己不精于琴艺,故意让自己出丑。

“我……”

还没等到乔九昭推辞的话说出口,一旁的温决琛便抢先一步出声。

“郡主的琴艺自然是最佳的,只不过若是郡主出手,第一才女之位非她莫属,到时候众位小姐岂不是白来一次了。”

乔九昭听言倒吸一口凉气,不由得目瞪口呆,底下也皆是议论纷纷。

温衡钰心中发笑,他深蕴乔九昭的本事,第一才女简直是天方夜谭,而乔曼云也在心里嘲笑,正好,太子将她捧的越高,她就摔的越惨。

“既然太子这样说,我们更应该虚心的向郡主学习,希望郡主不吝赐教,能够让我们欣赏一下天籁之音啊!”

乔曼云轻嘲的看着乔九昭,紧接着将目光转向温决琛,声音略略拔高,还带着柔弱。

乔九昭听言心中冷笑,目光直视乔曼云,但却用极小的只有她和温决琛能够听到的声音埋怨道:“你为什么要害我?”

谋世太子妃全文免费在线阅读,谋世太子妃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谋世太子妃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