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总裁的珍宠)(祁晓瑜穆少煌)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总裁的珍宠)(祁晓瑜穆少煌)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2019-10-01 00:35:12作者:笙歌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总裁的珍宠》的小说,是作者笙歌写的总裁豪门小说,本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总裁的珍宠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五年前她是他的整个世界,后来没有了她,他的世界再也没有了色彩,从此,他选择只活在黑暗里。她选择将他忘记,不愿每个梦里都在想他,可却在那个酒后的雨夜被他拉上车……睡完之后,他问:“想起我是谁没?”“没有,我真不认识你。”她泪眼汪汪。“那就再想想。”他第N次欺身而上。他疼她宠她护她,也折磨她,是她的男神也是她的恶魔,不惜一切代价将她囚在身边!“祁晓瑜,你再离开我,我就

(总裁的珍宠)(祁晓瑜穆少煌)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总裁的珍宠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总裁的珍宠第六章 穆少煌居然被女人打了

谁那么大胆子,居然敢伤这个男人!  

“不关你们的事,上车。”

男人低头点燃一根香烟,轻轻吐出一口烟圈后,脱下染血的西装往阿武手里一丢,露出洁白的衬衫在夜色里显的更加挺拔。

有人快速恭敬的为他打开车门,他迈开脚步,上车后优雅的交叠双腿,坐的笔直。

这一刻的他,又恢复了英俊、矜贵、冷傲、优雅!

阿武坐在驾驶座位,正要开车的时候,男人突然叫住了他。

“等等。”

“穆先生。”

“先不急。”

“是。”

三辆劳斯莱斯静静的停在黑暗里,阿武知道他喜欢黑暗,没有开灯。

一位提着医药箱的私家医生急冲冲的跑进不远的别墅,不久之后被人带到男人身前。

“她没事吧。”男人弹飞了手里的香烟,低声问道。

“穆先生,我已经检查过了,太太没有大碍,只是身体有些虚,额头也已经上了药,最晚明早就会醒,我还开了两幅滋补身体的中药给桂姨,过两天太太服了药气色一定比原来更好。”

医生小心翼翼的回答。

“你能保证?”男人坐在车里,声音突然冷了几分。

“能……能保证。”医生急忙低着头,更恭敬了。

“你回去吧。”男人将俊脸转了过去,黑色的车窗玻璃缓缓的升起来。

“谢谢穆先生,这是我分内的事。”医生让开道路,三辆劳斯莱斯快速驶出独家别墅庄园。

帝之华五星级酒店,顶层一间总统套房内。

“你的鼻子是她打的?”

慵懒的男声传进男人的耳朵,他左手里拿着一只高脚杯,优雅的摇晃杯中的红酒,右手插在裤兜,面朝落地窗俯视整个东阳市的万家灯火,对身后另外一位男人的话语不理不睬。

“我不明白什么样的女人,能让穆少煌甘愿化身为自己的弟弟穆棱渊,还要以自己弟弟的名义和她结婚。”

另外一位男人一身酒红色西装,身材消瘦,慵懒的半躺在沙发上,对背对他的穆少煌继续调唆。

“最重要的是,穆少煌新婚之夜还被一个女人给打了,而且她还能活的好好的,哎!我看这个世界啊,简直是疯了。”他摇头一叹,轻抿一口手里的红酒,目光怎样都掩盖不住一副幸灾乐祸。

“景逸泽,我说过多少次了,我的鼻子不是她打的,是不小心碰上去。”

穆少煌回头,冷冷的盯着景逸泽。

“原来还是她打的,只不过不是故意打的。”

景逸泽继续调唆,毫不在意穆少煌的冰冷目光,放下酒杯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向门外走去。

穆少煌又把脸转了过去,只当没有听见,深邃的目光望向窗外,谁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那个女人一觉睡了四五个小时,你一定也等了四五个小时,我看你不是报复她,是报复你自己吧。”景逸泽边走边说。

他的这句话,终于是一副认真的口气。

“你去哪里?”穆少煌眸心终有出现波动。

“你让我查五年前她是为什么离开你,我查了,现在就把资料拿给你。”

穆少煌站在落地窗前,紧紧蹙着眉头看着手里的资料,半响把资料往地上一扔。

“就是这些?”

“我已经尽力了,谁让你那时候还不是现在的穆少煌,五年前的事情被人有意的抹掉了,我能有什么办法!”景逸泽摊了摊双手。

穆少煌一阵沉默。

“走吧,去吃饭,其实不用去查了,所有的证据已经表明,我看那女人就是水性杨花的女人……”景逸泽又道。

“闭嘴!”穆少煌突然把身体转向景逸泽,眼底有愤怒,但更多的却是痛苦。

现在的他,也只有在这个兄弟身前会露出痛苦的样子吧!

在外人面前,他是不可一世的穆少煌,是商界叱咤风云的天之骄子,是阴狠冷血的恶魔。

他知道景逸泽说的都是事实,所有的证据都表明当年车祸之后,祁晓瑜得知他可能成为植物人,迫不及待的解除婚约跟了另外一位男人。

但是这些话还是刺痛了他的心。

景逸泽愣了愣,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脸上露出阳光明媚的好看笑容:“别生气,兄弟是手足,女人如衣服,你看看我,万花丛中过片叶不留身,再看看你,走吧,吃饭去,为了等你都大半夜了,午饭还没吃呢。”

“我不去。”穆少煌走到酒柜前,又倒了一杯酒,想了想,干脆连酒瓶一起拿着走到沙发上,低头喝着酒。

“真没劲,你早晚死在那女人腿下。”景逸泽瘪了瘪嘴,悠哉的迈着轻松的舞步走出门外……

祁晓瑜感觉到额头阵阵闷痛,她睁开眼看着装饰奢华的宽大房间,除了她空无一人。

黑色的窗帘已经拉开,明媚的阳光照进屋里,让她没有了昨晚的恐慌。

想起昨晚那个可怕男人对她做的那些事情,他不仅无耻还毫无人性,不行,她不能留在这里,她不要被他折磨致死。

掀开被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被人换了一身睡衣,跳下床,她却没有找到她的衣服。

光着一双晶莹的小脚她开始往门外溜。

这时候她才发现这座房子有多大,三四百平米的欧式楼中楼,虽然她不懂,但还是看出每处的装修都价值不菲。

“太太,您醒来了就吃早餐吧,这边请。”

祁晓瑜刚下到一楼,一位带着围裙的中年女人出现在她身后,正热情的打着招呼。

糟,被发现了!

祁晓瑜回头看着中年女人,被发现后自己居然有种做贼的感觉,不过这女人貌似很和善的样子。

“这位阿姨,我叫祁晓瑜,不是你家太太,穆先生认错人,我就不打扰了。”

说完她就想走。

“太太,您可以叫我桂姨。”桂姨礼貌的说。

“您是走不出这座庄园别墅的,这里四面的围墙都有高压电网,庄园每个角落都装满了监控,保镖十米一站岗,唯一的出口大门还有六个保镖日夜监守,太太,您放心,这些人会二十四小时保护您!”

桂姨还是笑的很和善,眼里的余光悄悄打量祁晓瑜,脸上不经意间流露一种别样的意味。

祁晓瑜心里瞬间就凉了,按照桂姨说的,这里比监狱的监管还严格,她这小胳膊小腿怎么才能逃出去啊!

逃不出去就是死,不管了,走一步看一步吧,只要有机会她立马就会逃走。

跟着桂姨走到餐桌前,桂姨掀开保温的餐盘盖子,祁晓瑜看请餐盘里的早餐,当场就愣在那里。

这一刻,她的鼻子有些发酸。

总裁的珍宠第七章你以为我还会再相信你?

早餐很丰盛,摆满了祁晓瑜身前的桌面,豆皮香脆花卷,八宝水波蛋,韭菜盒子等等起码五六种,每样的量都很足,最靠近祁晓瑜的是一小锅燕窝粥和一个芒果荔枝水果拼盘。

这些早餐每一样,都是她最爱吃的,也是很久都没吃过了。

祁晓瑜记得从七岁的时候妈妈不在了,她每个早餐都是胡乱塞饱肚子,有时候自己都记不得曾经妈妈给她做过的早餐的味道了。

鼻子很酸很酸。

“太太,您不喜欢?”桂姨见祁晓瑜不动,疑惑的问了句。

祁晓瑜低着头,拿起筷子轻轻夹起一块豆皮花卷,慢慢放进嘴里咬下一小口,嘴里浓浓的香味,她却拼命忍住眼泪。

妈妈不在了,祁晓瑜你不能哭,哭了你就输了。

桂姨不知道这些早餐勾起了祁晓瑜的伤心回忆,她只知道这些早餐是少爷让做的,看见祁晓瑜吃了,她也就放心了。

“太太喜欢吗?这是少爷特意吩咐让做的。”桂姨又弯腰轻声细语问。

祁晓瑜吃到嘴里的花卷差点喷出来,她一直沉浸在对妈妈的思念中,这时才奇怪为什么这满桌子早餐都是她最爱吃的,那个男人是怎么知道的?

对了,他可是穆棱渊,是让祁经年都惧怕的男人,想知道她喜欢吃什么向祁经年一问便知。

“太太,我从来都没见过少爷对任何人这么好,您可真有福气。”桂姨微笑的夸赞一声。

福气?

他是想把她养肥了方便更好的折磨她吧!

这样都算福气,她宁愿不要,宁愿回到以前的生活。

起码可以好好陪着外婆,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可以大学毕业后找个工作养活外婆。

祁晓瑜再也没有了心情吃早餐,她放下筷子,目光穿透玻璃墙慕看向外面阳光,此刻她就像是一只被困在牢笼里的金丝鸟。

连金丝鸟都不如。

她又一次决定,一定要逃出去,现在顶着穆太太的光环,祁经年应该不敢把外婆怎么样吧!

“桂姨,我能在这里转转吗?”想要逃出去,首先要对这里有所了解才有机会。

“太太,您是这里的女主人,想去哪里都没人敢管您,阿武管家说了,为了您的安全,别墅庄园外面还是不要去的好。”桂姨说出的话意味深长。

祁晓瑜明白了,这就是囚禁,这座巨大的别墅庄园就是她的牢笼。

但是她祁晓瑜从来都不是一个认命的人。

这时候,桂姨让几位女佣拿来几套衣服鞋子让她选,祁晓瑜也没有拒绝,随便选了一套穿在身上,最重要的是有了鞋子她就可以去探路了。

祁晓瑜没有注意到,每套衣服每双鞋子都很合身。

走出别墅,外面几公里大的精美绿化带,花了祁晓瑜一个多小时才勉强转了一圈。

她的脚很累,心里更累,正像桂姨说的那样,这里每个不起眼的角落都隐藏着穿着黑衣服的保镖,祁晓瑜经过的时候他们全部一动不动的,就像没看见。

但是祁晓瑜知道,只要她做出一丁点触碰他们底线的事情,他们还不知道该怎么惩罚她。

这就是那个男人为她设计的吗?也太瞧得起她了,居然派了这么多人监视。

肚子饿的咕咕叫,她昨天一天没有吃饭,今天早餐就吃了几口,走在回别墅的路上,祁晓瑜决定去问问桂姨,早上的早餐还有剩下的没。

这时候,她突然看见一位帅气的不像话,却冰冷的男人笔直的站在路中央,正虎视眈眈的狠狠看着她。

“穆太太,你找到怎么逃走的方法了?”

该死的女人,让他很生气,她这次又想悄悄离开他?

穆少煌浑身冰冷的气息更甚,祁晓瑜对上他的目光,温暖的阳光照在身上可她还是感觉很冷。

这个男人太可怕了,他是魔鬼吗?

他的目光像是要吃人,优雅的迈动脚步向她逼迫而来,澄亮的皮鞋踏在碎石小路上,发出清脆的咚咚声,每一声都敲在祁晓瑜心头。

她忍不住后退,却被穆少煌一把狠狠抓住手腕,像是一柄钢钳。

“你就那么想要逃走?”

“穆先生……你放开,我……没有想要逃走……”她苍白的解释着,一种极致的恐惧蔓延全身。

“呵!死性不改,心机还是那么重,祁晓瑜,你以为我还会再相信你?”

他狠狠将她拽进怀里,抱的很用力,两个人紧紧贴在一起,他的身上散发着很好闻的薄荷味,祁晓瑜却被挤压的要窒息。

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也许是再不脱离他的怀抱就真的会窒息而死,她握起拳头用力捶打他的胸膛。

然而,没有起到一点作用,他强壮的就像一块钢板,纹风不动,却被激怒。

“你以为你是谁,别忘了你只是我的一个泄火工具,你是我花了两个亿从祁经年那里买来的玩物,所以女人,我要惩罚你。”

他漆黑的眸心出现某种火光,一只手抓住她的两只手腕,用力向别墅里拖去。

“混蛋,穆棱渊你就是个混蛋,我到底哪里得罪过你……”

祁晓瑜用力的挣扎,可他还是拖着她走的很轻松的样子,她只能大声咒骂。

穆少煌突然转身松开手,祁晓瑜一个重心不稳,噗通一声跌坐在地上,她也顾不上疼,抬起苍白的小脸惊恐的对上他冰冷的目光。

“穆先生,你到底要怎样才能放过我?”她知道一切都是徒劳的,尽量放轻语气。

“你不止贱,还很麻烦。”他双手插在裤兜,一字一顿:“你有两个选择,去卧室里自己拖光取悦我,或者,就地解决。”

穆少煌居高临下俯视地上的可怜虫,漆黑的眼底没有一点怜悯。

“我要都不选,你会让我死是吗?”

祁晓瑜不知道以后会是什么日子,这样的疯子偏偏拥有强大的实力,不知道哪天让他一个不高兴,就极有可能解决了她的小命。

她不甘心死去,还是渴望逃出这个男人的魔掌,尽管她知道希望很渺茫!

“让你死,就便宜了你,我也没得玩了,你可是我花了两个亿买来的,以后你想死都难。”

穆少煌脸色冷酷平静,低沉性感的声音隐藏着恨意,微微蹲下身子将一张俊脸靠近她:“既然你不选,那就让我来选……”

话还没说完,他伸手就去撕扯她的衣领。

“啪!”

祁晓瑜本能的感觉到危险,下意识一巴掌打在他的俊脸上,打完之后她愣在了那里。

穆少煌手上的动作也是一顿,俊脸上明显五个纤细的红指印。

“穆先生……”不知从哪里快速出现十几个保镖,全部凶神恶煞的盯着祁晓瑜。

“谁让你们来的,滚。”穆少煌声音低沉冰冷道,看都没看保镖们一眼。

“我……我不是故意的。”看着十几个五大三粗的保镖灰溜溜的离开,祁晓瑜这才想起她打的的什么人。

这是能随时掌控她生死的男人。

总裁的珍宠第八章 密闭的空间

穆少煌摸了摸发烫的脸颊,昨晚她还撞伤了他的鼻子,这是第二次对他攻击,她还真是涨本事了。

祁晓瑜等待的暴风雨没有来临,反倒见到男人唇角缓缓勾起了笑,这是她第一次见他笑,笑的邪魅,比世间任何事物都要好看。

“很好,祁晓瑜,你让我很高兴,决定让你的惩罚,加倍。”他眯起眼,盯着她苍白的脸,一路往下,忍不住性感的喉结滚动了一下。

祁晓瑜知道他接下来要做什么,“等等……!”

“祁晓瑜,这就求饶了?”

祁晓瑜委屈极了,麻木的点点头:“可不可以……不在这里。”她的声音比蚊子还小。

既然逃不过,她宁愿选择在卧室里,也不要被不知道多少保镖、佣人,看到她被辱的样子。

穆少煌见祁晓瑜苍白水嫩的小脸面如死灰,他脸上的笑容有一瞬间僵住,最后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眼底出现一丝痛苦,最后,又从新化为冷酷。

“我走进卧室之前,我要你跟上来。”他起身优雅的迈开大长腿,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般向别墅走去。

祁晓瑜咬咬牙,只能起身跟上。

黑色的窗帘紧紧拉上,房间里光线突然变得昏暗阴森起来。

“关上门,过来讨好我。”

祁晓瑜走进房门,看见穆少煌的衣服甩了一地,身躯下面盖着薄被,声音正低沉魅惑的对她命令道。

密闭的空间,香燕的画面。

这种事她从来都没做过,就像一只惊慌的小鹿,不知道是恐惧还是羞耻,祁晓瑜怎么也挪不开脚步。

“你聋了。”穆少煌很不高兴,他最讨厌磨磨蹭蹭,她还以为他会向五年前那样对她有耐心?

祁晓瑜强忍着眼泪,她只能选择遵从慢慢的向床靠近。

“上来。”

穆少煌玩味的盯着她,声音带着些许畅快,“记住,是爬,你不照做,我就把你丢出去喂狗。”穆少煌坐起了身子,他倒是要认真的看看,背叛他穆少煌的女人以最羞耻的姿势,爬上他的床是什么样子。

祁晓瑜握紧拳头,她紧紧咬着嘴唇,屈辱的盯着毫无人性的男人。

穆少煌嘴角勾起了笑,她打算不继续忍了吗?

很好,还远远不够!

“我查过,你外婆在祁经年手里,你说……我若是派人通知对祁经年那老家伙,就说他的女儿不听话,你外婆会怎样?”

“穆先生……我错了,我这就……上去……”祁晓瑜嗓子干哑,冲着他的俊脸尖声喊了一声,麻木的解开衣领的纽扣……

外婆比她的命重要,外婆年纪大了,受不了一点折腾,若是受到她的连累有个什么,她死也不能赎罪。

穆少煌看着坦然相对的她,眼底反倒开始复杂,像是有些不忍,又像是愤怒,更像是别的什么。

她的动作就像一个机械,缓慢而保持一个节奏,是心死到麻木了吗?

“不要脸的女人,为了活命什么事你都愿意做,你还有没有一点羞耻心?”

穆少煌动作快的吓人,一把勾住她的脖子把她丢到床上。

大床的弹性很强,祁晓瑜还是被摔的头晕目眩,她抬头麻木望着一丝不卦的男人倔强道:“是你让我这么做的。”

穆少煌盯着她曼妙的曲线,呼吸越来越沉重,突然翻身把身体压了下来,把她整个人禁锢住:“我让你这么做你就这么做,我让你死你怎么不去死?”

他看到她眸子蒙上一层红晕,有泪水在打着转,他反倒没有了一点快意,有的,只是刺痛。

心里刺痛!

她是他曾经愿意用生命去守护的女人,是他就算粉身碎骨也不愿伤害一根头发的心爱的女人。

难道,他还将她当成五年前的她?

不行,穆少煌绝对不允许自己心软下来,她就是一个骗子,一个满腹心机迷惑他利用他把他当成傻子的狠毒女人。

他的眼神更冷了。

“你想我死很容易。”祁晓瑜知道没有和他谈判的资格,就像他说的那样,她是他花了两个亿从祁经年那里买来的。

可真值钱,祁经年现在应该很高兴吧!

“祁晓瑜,你的骨气呢,这就是你的真面目?”穆少煌声音嘶哑大吼。

他似要把所有的恨意在她身上宣泄,又陷入了疯狂……

祁晓瑜就像一个木头人,一动不动的随着他的……

眼角的泪大滴大滴的流淌下来,但是她的表情却麻木的像个雕塑。

强行清空脑海里的感受,祁晓瑜,你就当被狗咬了吧,你还要在他面前求生,还要逃出去照顾外婆!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停止了对她的折磨,起身走了出去,接着祁晓瑜耳边传来淋浴的水声。

短暂的清醒,她拉了拉被子把羞耻的身体盖住,全身就像被碾压过,又酸又痛,简单的动作她也很吃力。

身体的酸痛祁晓瑜不在乎,她只等着男人快点离开房间,就像他说的,现在他已经成了她的噩梦。

穆少煌很快就从浴室里面出来了,下半身裹着一块浴巾,湿漉漉的头发上全是水珠,浑身的线条就像狩猎时全身绷紧的猎豹,每一寸都爆发着力量的美。

全身上下,就算简单的裹着一块浴巾也无懈可击。

性感,唯美!

或许是他的火气得以消解,这时候又恢复了优雅、冷漠,迈动大长腿,光着脚走到床前,俊脸上出现一丝笑容,笑容很迷人却让房间里的温度又下降了几分。

祁晓瑜紧紧闭着眼睛,装作已经熟睡,可突然感觉到床上一阵震动,接着一直大脚猛然把她掀下了床。

“别脏了我的床,滚去洗干净。”穆少煌裹着浴巾大模大样的站在床上,嚣张的道。

她的身体脏了是谁弄得?

还真是个混蛋,当然祁晓瑜不敢骂出声,她本来就需要洗澡,抓起地上的衣服挡住身上的重要,紧紧抿着嘴唇走进浴室。

就算被他多看一眼,她都会觉得羞耻。

温热的水洒在身上,她觉得怎么都洗不干净这一身的污秽。

也许,这一辈子也别想洗干净了吧。

她以为她从浴室里出来后,他一定已经离开了这间房间,可她走出来的时候,却看见穆少煌正躺在床上,头枕的很高,双手交叉优雅的扣着手指,正用一种玩味的目光看着她。

“过来,陪我睡觉。”

总裁的珍宠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总裁的珍宠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总裁的珍宠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