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蜜宠甜妻婚难离)(苏木傅时年)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蜜宠甜妻婚难离)(苏木傅时年)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2019-10-02 08:11:14作者:若缄默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蜜宠甜妻婚难离》的小说,是作者若缄默写的总裁豪门小说,本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蜜宠甜妻婚难离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暗恋多年,她用最为卑劣的手段逼迫他和相恋多年的女友分手,上位成了名正言顺的傅太太。婚后生活,她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只为了他能够回头看自己一眼,却不料等来的是他携旧爱归来。母亲病逝,孩子流产,她终于在这场婚姻中绝望,却不料在他看到离婚协议书的时候会愤怒的把她逼至墙角,用指尖轻挑起她的下巴,轻声道:“傅太太,你以为离了婚,就能逃出我的手掌心吗?”

(蜜宠甜妻婚难离)(苏木傅时年)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蜜宠甜妻婚难离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蜜宠甜妻婚难离第6章 她要回来了

当年傅时月和秦念婉关系情同姐妹,苏木和傅时年达成的交易她也一清二楚,这两年来她对苏木从来都没有过好脸色,口口声声的用‘小三儿’来称呼她,来时时刻刻的提醒她究竟是用什么样的手段拆散了傅时年和秦念婉。

苏木无奈的看她:

“时月,我们就不能正常相处吗?”

“我从来不会和贱人做朋友!”

“即便你再不喜欢我,我现在也是时年的妻子,你的大嫂。”

傅时月闻言轻蔑的笑了一声:

“我没听错吧?大嫂?你这个大嫂的位置是怎么来的,不需要我来提醒你吧?别以为有奶奶喜欢你你就可以高枕无忧了,等婉姐姐回来,我看你还能得意多久,真想看看你被我哥扫地出门的样子。”

苏木静默几秒,重复道:

“秦念婉要回来?”这2年她虽然经常出现在荧幕上,却从未回国。

“怎么?知道怕了?那就好,至少证明你是心虚的。”

傅时年赶到高尔夫球场的时候乔遇和纪南风已经结束了一局,正坐在遮阳伞下惬意的喝酒,见他从观光车上下来,直接招呼他:

“怎么这么长时间?”

傅时年落座,随手拿起一瓶啤酒喝了一口:

“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在老宅陪老太太。”

“奶奶身体还好吧?”

“嗯,不错。”都有精力问他要孩子了。

乔遇看向傅时年:

“我听说苏木出院了,她身体恢复怎么样?”

傅时年凉凉的看他一眼:

“你最近对她的关心是不是太多了?真打算接手?”

“你大爷!”

纪南风笑了笑:“乔遇不问我也是要问的,听说苏木没了孩子,还是被你做没的,我可以采访你一下是什么心情吗?”

“你那么多女人就没有不小心留下种的?下次不要甩支票去医院,直接做到流产,那个时候或许我有心情和你交流一下心得。”

纪南风:“……”

乔遇轻笑:

“得了,刚失去孩子心情不好,我们体谅一下。”

一瓶酒见底的时候,傅时年的电话响起了短信提示音,他滑动屏幕阅读,却久久的盯着那条短信不曾移开视线,似是在出神的想着什么,乔遇发现他的不对劲,从桌下踢他一脚:

“看什么呢,这么专心?”

傅时年回神,想了想,将手机扔到桌上,意思很明显让他们自己看。

乔遇没纪南风那么八卦,他几乎是在手机落在桌上的第一时间就抢到了手里,原本兴致勃勃的模样在看到短信内容的时候也有片刻的怔忡,片刻才问傅时年:

“这什么意思?她要回来了?”

乔遇看了一眼,了然:

“当初秦念婉选择出国也是不想继续留在深城这个伤心地看你结婚,如今2年过去,这是情伤好了?”

纪南风扔下手机,八卦的看着傅时年:

“我看不像,否则怎么不联系别人,唯独告诉阿年她要回来的消息呢?我觉得比起情伤痊愈,倒不如是来势汹汹抢人的。”

“抢人?阿年?2年前干嘛去了?如今生米煮成熟饭,要不是意外,孩子都有了,她现在回来有用?”

纪南风看一眼傅时年,回乔遇:

“有没有用不在于秦念婉,而是被抢的人,当年苏木是用什么方式才和阿年结婚的,我们都知道,那个时候分手分的那么突然干脆,谁心里也不能接受,或许她就是用这两年的时间发现不能没有傅时年这个人的存在也未可知啊。”

傅时年蹙眉扫他们一眼:

“你们有完没完啊?”

“我们随时可以完啊,倒是你,我们不说问题就不存在了吗?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奶奶身体如今很健康,苏木的父亲也去世了,那份协议苏木又不知道,你完全可以当做不存在,就算是要离婚也没什么可说的。”

对于这个话题,傅时年似是不愿意再多谈,起身拿起旁边球童手中的球杆,向远处走去,纪南风和乔遇相视一眼,无奈的耸肩摊手。

苏木原本是要在老宅等傅时年回来的,可下午的时候突然接到老板的电话让她回公司,无奈之下只能告别了奶奶,回公司的路上她想了想还是给傅时年发了信息,告知她已经不在老宅。

只是这条信息一直等她要陪同领导去和市旅游局的检查员吃晚饭的时候都没有得到任何回复。

苏木就职于深城四星级君悦酒店的客房部经理,半个月前酒店向市旅游局申报了五星级酒店的申请,如今省旅游局的检查员已经来到深城,苏木作为客房部的经理,理应接待陪同。

晚餐设宴在深城人尽皆知却并不是人人都能走进去的私人小厨,这里的味道、环境、服务都是绝佳,所以价格也是贵的令人咂舌,但深城向来不缺有钱人,这里依旧门庭若市,应接不暇,只是与外面那些餐厅不同的是,这里来的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饭局一开始气氛还很融洽,只是啤酒和白酒各喝了两轮之后气氛便有些轻浮了,尤其是苏木还作为东道主方唯一的女性,更是他们谈论的对象:

“苏经理今天好像很不给面子啊,大家都喝了两轮,你却一直在喝白开水?”

饭局还未开始的时候,苏木就已经和上司李聪说过自己的情况,他虽然也觉得为难却也理解苏木,所以承诺她今晚不必喝酒,也在最开始的时候和省局的人解释过,大家都表示理解,可也仅限于理智的时候。

李聪看一眼苏木,赔笑解释:

“孙哥,您看你忘了不是,老弟我刚才和您解释过,苏经理刚做了手术,今天才出院,实在不能喝。”

“哦——”孙哥托了一个长长的尾音:“想起来了,是我忘了。”

苏木也大方的站起来赔罪:

“孙哥,今天是我不对,我先以茶代酒向您赔罪,等您下次来深城,我一定陪您不醉不归。”

苏木抬手要喝下这杯白开水的时候,却被孙哥拦下了:

“苏经理,你身体不适我理解,哥哥我也是个体贴人儿,你不能喝我绝对不勉强,只是喝不能喝,这喂酒总是可以吧?”

孙哥那边的人此时也都开始附和起来:

“对啊,酒不喝了,但别的诚意总是要拿出来的。”

“这话说的没错,不然我总觉得是苏经理瞧不上我们这些人呢。”

“我初次见苏经理,被你美貌折服的同时也觉得你肯定是个爽快人,只是喂酒而已,苏经理应该不会连这个薄面都不给吧?你应该明白,这个社会上绝大部分的生意都是在酒席上谈成的。”

“……”

饭局上的黑暗面苏木不是不明白,如今更是骑虎难下,李聪纵然想帮忙说什么,可到了这个份上也是有心无力,他看着苏木欲言又止,苏木淡淡笑了笑,离开自己的座位向对面的孙哥走去。

“孙哥说的哪里话,能和孙哥近距离接触,是孙哥给我面子。”

傅时年和纪南风、乔遇他们吃完饭在饭店老板的陪同下正欲离开,走到苏木所在包间的门口恰逢服务员进去上菜,傅时年目不斜视,倒是乔遇眼尖往里看了一眼:

“苏木也在这里吃饭?”

傅时年停下脚步看了过去,正好看到苏木笑脸迎人的喂了一杯酒给身旁的男人,那样的媚态是傅时年从未见过的。

纪南风和乔遇都看到了,但这两人一不会为苏木解释什么,也不会幸灾乐祸的去看傅时年的笑话,只是默默的站在旁边,事不关已的模样。

傅时年收回视线迈开脚步准备离开的时候,却是包间内的孙哥发现了傅时年,立刻换了一副面孔起身迎了出来:

“傅先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您。”

傅时年对他伸过来的手视而不见,只是极淡的笑了笑:“孙科长,好久不见。”

苏木在看到傅时年的时候就愣在了那里,她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刚才的那一幕他一定是看到了,只是她又该如何解释呢?在她焦急难安的时候李聪也起身去打招呼了,她却始终不敢看傅时年的那双眼睛,回到自己的座位坐下,没一会儿孙哥和李聪都回来入了座,傅时年也已经离开。

发愣的时候,孙哥再度开口:

“苏经理,你怎么不早说,不然也不会有刚才的误会了,先前是我眼拙,现在我敬你一杯,还希望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别往心里去。”

苏木还未对眼前这转换极快的一幕反应过来,李聪就小声的提醒她:

“刚才廖先生在门外说你和他是朋友,关系不错,你有这么一层背景,我怎么不知道?”

原来是纪南风,她还以为是……是她天真了,怎么可能是傅时年呢?且不说他对自己的态度,就是刚刚被他撞见的那一幕他也不可能开口为自己说话的。

亏了纪南风的那句话,饭局结束的还算是早,接下来只要确保酒店在他们考察期间不会发生任何意外,评星的事情就算是板上钉钉了,回来的路上苏木一直在思考如何对傅时年开口解释晚上的事情,信息编辑了好几次却全部被自己删除,到家的时候她终于放弃了解释,却被林姨告知傅时年在家。

苏木进去主卧的时候没有发现傅时年的身影,沙发上四处散落的衣服和浴室里传来的水声证明他在洗澡,苏木走过去将衣服一一收起,准备放置到洗衣篮里去的时候放置在旁边的手机却响了起来,那是傅时年的手机,是一条短信提醒。

她从来就没有窥探傅时年隐私的想法,更从没有如此做过,可是这一次她却鬼使神差的拿起了他的手机,屏幕上静静的躺着一条来自念婉的短信:

阿年,我30号的航班回深城,希望你能来接我。

蜜宠甜妻婚难离第7章 我看上你了

原来傅时月没有说谎,原来秦念婉真的要回来了,原来傅时年和秦念婉早已经重新有了联系,只有她自己不知道而已。

傅时年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苏木已经把衣服收好,正从衣帽间取了衣服准备去外面的浴室洗漱,傅时年出声拦下了她:

“从今天开始我去客房睡,你明天让林姨把我的东西都搬过去。”

苏木看着他,愣愣的:

“为什么?”

傅时年擦拭头发的动作因为苏木的这句话停了下来,眼睛透过几缕湿润的头发凉凉的看着她:

“为什么?苏木,你应该没忘记自己刚流产吧?还是说,即便是在做小月子也想和我有夫妻生活?”

苏木垂眸:

“我没有。”

“是吗?今天在私人小厨的你可是浑身上下都透漏着‘风骚’,连身为丈夫的我,也是没有见过你那副模样呢。”

“我当时是……”

“我没兴趣知道你的事。”傅时年打断她的话:“你在外面随便你怎么样,我不会干涉,可一旦你爬上其他男人的床,就别进我傅家的门,我嫌脏。”

说完这一句傅时年就没了再谈下去的意思,从沙发上拿起自己的手机边看边走向门口,苏木一直看着他的神色,所以他在看到那条信息时瞬间的僵硬也被自己看进了眼里,两年过去了,他还是在乎她的。

这个晚上苏木辗转反侧一直不能安眠,她不敢去想傅时年搬离主卧的真实原因,是真的因为自己的身体原因,还是因为秦念婉的归来。

或许这被自己偷来的两年的婚姻终将在不久后要划上落幕的句号了。

苏木第二天被生物钟叫醒的时候是7点,却被没想到一向早起的傅时年也刚刚从客房里出来,不过看他的装扮,不像是要去运动,而是要去公司,傅时年淡淡的看她一眼,话也没说一句的径自下了楼,苏木追了上去:

“这么早,是公司有事吗?”

傅时年停下脚步回身看她,嘲讽道:

“几个意思?开始学会用傅太太的身份过问我的行踪了?”

“不是,我没那个意思,只是问问。”

傅时年轻哼一声转身离开。

林姨准备好了早餐,见两人一起下来,微微笑了:

“先生,太太,早上好。”

苏木为傅时年拉开椅子,傅时年看她一眼:

“不用麻烦,我不在家里用餐。”

“时间还早……”

不等苏木的话说完,傅时年已经出了门,留下看着他背影独自失望的苏木。

林姨端着早餐从厨房里走出来,看到苏木这般模样,不忍安慰道:

“太太过来吃点东西吧,或许今天先生真的有急事也说不定呢。”

苏木苦笑一下,在餐桌前坐了下来,只是看着眼前精致可口的早餐却全然的失去了胃口,如果今天叫他留下来用餐的人是秦念婉,他还会离开吗?苏木不想追究这个答案,因为那一定是她不想见到的模样。

连续一个星期苏木都没有看到傅时年,每次她休息的时候他还没有回来,等她醒的时候他却早已经走了,自他搬去客房之后,苏木觉得不止是失去了一个枕边人,而是连带着他整个人都从生命中消失不见了。

考察小组离开之后的第一天,苏木刚刚进入办公室,李聪就敲门走了进来,笑吟吟的看着她:

“这次酒店评星大概是十拿九稳了,你是功不可没。”

苏木知道李聪是指纪南风的那句话在调查小组那边起了作用,她笑笑:“李总,是我们酒店原本就已经达到五星级标准,此次评星本来就是板上钉钉,我只是做好了我的本职工作。”

李聪意味深长的看她一眼,微微一笑:

“行了,接下来还需要注意暗访小组,这点就交给你了。”

“你放心。”

李聪抬手看了一眼手表:“时间差不多了,你跟我一起去开会吧,董事长将国内酒店的经营权全权交给了他的儿子小卫总,今天是他上任的第一天。”

苏木原本是和李聪一同前往会议室的,但客房那边临时出现了一些意外,等她处理好乘坐电梯前往会议室的时候,距离会议开始只有3分钟。

电梯还有一个人,前往楼层和自己一样,苏木不由的多看了他一眼,是个五官精致到有些女性化,让人联想到‘妖孽’一词的男人,他惬意的倚靠着电梯,手上把玩着车钥匙,穿着纯手工订做的西服,并没有打领带,衬衣的领口解开了两颗扣子,慵懒也性感。

苏木收回视线,对他的身份没有过多揣测,倒是他先开了口:

“没想到这里还有你这样的美人,老头子把我调来倒也不算委屈了我。”

电梯到达楼层,苏木并未理会他轻浮的言语,率先离开,却没走几步就被身后的人抓住了手腕:

“跑什么?没听到我在跟你说话?”

苏木回头看他:

“小卫总,这里是公司,请你自重。”

“这话的意思是只要不在公司,我就可以对你为所欲为了?”卫少覃不怀好意的看着她:“既然你已经知道本少是谁,那本少也明人不说暗话,我看上你了,跟了我怎么样?”

苏木轻轻的把手从他的手心里抽出来,微微一笑:

“谢小卫总抬爱,可遗憾的是,我没看上你。”

卫少覃微微眯了眯眼,刚要开口说什么,苏木便截了他的话:“会议时间到了,我先走一步。”

说罢边转身离开,卫少覃看着苏木婀娜的身材,轻轻勾了勾唇角:他看上的女人没一个能逃的了他的手心,来日方长,走着瞧!

卫少覃走进会议室的时候,苏木明显能听到不少的惊讶声,尤其是几个女主管则显的更为激动一些:

“这小卫总原来这么年轻啊。”

“年轻是重点吗?这张脸就算再老20岁,那也是玉树临风啊。”

“不行了,我觉得我快要沦陷了,也不知道咱这位小卫总有没有女朋友,结没结婚。”

卫少覃似乎是听到了大家对他的讨论,站在主席位上勾唇一笑:

“我没结婚,也没女朋友,单身狗一枚,欢迎各位未婚单身女士随时来撩。”

一句话,让在座的各位女士都不淡定了,气氛达到顶峰,最后还是李聪控制了局面,先让大家进行了简短的自我介绍,卫少覃一直坐在主位漫不经心的听着,直到苏木介绍完准备坐下的时候,他却突然开了口:

“刚才几位女同事都介绍了自己是不是单身,苏经理是不是忘记表明了?”

苏木看向卫少覃:

“这是我的私事,和工作无关。”

“是吗?公司有义务了解每一个员工的家庭状况,这样才能更为人性化的为大家谋取福利,就比如说拿加班这件事来说,单身的就应该多承担一些,好让那些有另一半的同事不必因为工作而忽略了生活。”

“小卫总,我仍然觉得我没有向公司交代我私生活的必要。”

一时间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卫少覃和苏木之间,耐人寻味也暧昧,好在卫少覃并没有继续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纠缠,淡淡一笑,示意下一位继续。

傅时年中午约了纪南风吃饭,待他刚刚坐下,傅时年便直接开门见山:

“帮我查一下秦念婉这两年在美国的生活。”

纪南风喝茶的动作顿了一秒,继而慢条斯理的喝下一口茶,微微一笑:

“这是几个意思?”

“字面的意思。”

“2年了,你从来都不过问秦念婉生活的怎么样,好像分手后你们就没任何关系了一样,我还当真觉得你不在乎这么一号人呢?可如今人都要回来了,你却又要去了解她的过去了,这是要破镜重圆的意思?”

傅时年点燃一根烟,将打火机随手扔在桌面上,吞云吐雾中淡淡道:

“没你想的那么复杂,只是突然想查查。”

纪南风微微挑眉:

“行,我给你查。”

傅时年的沉默让纪南风忍不住的想逗逗他,开口道:

“要是查的结果是她这几年过的并不好呢?你要怎么办?和苏木离婚来弥补对她的亏欠?”

纪南风对于秦念婉和苏木这两个人都谈不上是多好的关系,更多的联系都是来自于傅时年,所以没有偏袒谁的意思,傅时年和秦念婉好的时候他也见识过,但和苏木结婚后他也没有做任何对不起苏木的事情,他和乔遇都曾经以为他会这么和苏木过一辈子。

但事实难料,谁能想到秦念婉还会回来呢?

傅时年抬眸看他,眸光微冷:

“你和乔遇是不是都盼着我和苏木离婚?”

“我有病?盼着你离婚?”

“你一直都有神经病。”傅时年嘴上不留情:“看了我两年婚姻生活是不是羡慕的很,所以在找不到女人结婚的情况下只能恶毒的期盼着我离婚和你一样变成单身狗。”

纪南风:“……你竟然会觉得我找不到女人结婚?这太可怕了。”

“你要说的是那些你拿出一张支票勾勾手指头就能过来的女人,当我没说过刚才的话。”

纪南风:“……”

他就不应该和傅时年耍嘴皮子,耍了快30年,赢过的次数屈指可数,无奈的是,从来就没有记住教训。

蜜宠甜妻婚难离第8章 遇袭

苏木下班徒步去地铁站,却在半路被一辆极其骚包的红色跑车拦住了去路,她看着驾驶座位上那个人,没有一点脾气:

“小卫总。”

“没开车?上车,我送你。”

“不麻烦小卫总,我坐地铁很快就到。”

苏木不给卫少覃再说的机会,直接离开,卫少覃却也不是好打发的,直接将车停在了路边,下了车跟在了苏木的身后,只可惜他从来都没有坐过地铁,被拦在了检票闸口,他眼睁睁的看着前面的苏木,大喊:

“苏木!”

苏木没想到卫少覃会跟过来,回身看到他在自己身后被拦下的模样微微蹙了眉,但还是走了过去:

“小卫总还有话没说完?”

卫少覃看着她,微微的笑:

“我在人事档案里查了你的资料,你未婚,你部门的同事也说并没有看到你和任何异性有亲密的来往,这也就是证明你单身,所以你拒绝本少,是在玩欲擒故纵的把戏?”

苏木闻言不由的笑了:

“你的人生是不是从来都没有失败过,或者被人拒绝过?”

“本少有颜又多金,活儿也好的没话说,有谁会拒绝本少?”

“我。”苏木看着他,毫不犹豫:“我会拒绝,小卫总,我承认你的条件很好,会是很多人的理想对象,但萝卜白菜各有所爱,你偏偏不是我喜欢的那一款,而且我时间有限,没时间和你玩欲擒故纵。”

苏木转身离开的时候忽然想到什么,又补充道:

“我知道你刚来到深城,对一切都不熟悉,也无聊寂寞的很,你可以去寻找乐子,深城向来是你们这些有钱人的世界,但不要把我列入你的玩乐选项中,否则你会很扫兴的。”

“你不相信本少对你有兴趣?”

“所谓一见钟情不过都是以貌取人,小卫总对我的兴趣不过就是想让我做你的床伴,或者暖床工具,等你发现了下一个有兴趣的目标,我也就该乖乖从你的世界消失了,如果不肯,还会被认为贪得无厌,不自量力是吗?抱歉,这样的速食交往我从来都不屑。”苏木垂眸看了一眼腕表:“我赶时间,小卫总再见。”

从地铁站出来还需要徒步1个小时才能回到碧水云天,以往苏木都是搭乘出租车,但今天天气好,她也不是很累,便有了走回去的想法,只是她没有考虑到碧水云天所在的位置因为环境绝佳原本就远离市区,行人车辆更是寥寥无几,走了一半的路程后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看着旁边黑森森的小树林,苏木这才觉得有些害怕起来。

或许是自己的害怕心理有了作用,苏木开始觉得身后有人在跟着,脚步加快的同时那人也跟着加快,想回头却又没有勇气,苏木咬了咬牙,继而停了下来,她尽可能的屏住呼吸,认真的聆听,然后她无比确定在自己身后不远处,确实还有另外一个人,她能够清楚的听到他略显粗重的呼吸声。

苏木故作镇静的迈开脚步,掏出手机想也没想就给傅时年发送了定位,她还编辑了一条‘有人跟踪我’的微信,却在点击发送的时候有了犹豫,只是身后的人没有再给她犹豫的时间,直接上前一手捂住了她的嘴巴,一手钳制住她的腰便往旁边小树林里拖。

傅时年收到苏木微信的时候正准备去一场宴会,司机刚刚将车子驶离傅氏集团的停车场,就听到后座的人冷声吩咐:

“用最快的速度回碧水云天。”

司机在傅时年冰冷的气压下,开出了此生最快的速度,只是尚未到达碧水云天,傅时年却又冷冰冰的吩咐:

“停车!”

一直处于紧张状态的司机忘了先减缓速度,直接踩了刹车,反应过来要道歉的时候后座的傅时年已经推开车门下了车,快步向小树林走去。

苏木从来不知道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力量悬殊会这么大,不管她怎么用力挣扎,男人都能将她轻而易举的制服,脸上也被扇了好几个耳光,几乎要把她打晕过去,庆幸的是男人用来绑她的绳子打了结,苏木便趁此机会逃了,只是情急之下一时不知道方向,在树林里和身后的男人上演着捉迷藏。

鞋子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跑丢了一只,树林里的地面上到处都是断裂掉下的树枝还有各种小石块,没穿鞋的那只脚已经跑到鲜血淋漓,却还是不敢停下,身后的脚步越来越近,她觉得自己今天怕是逃不过这一劫了。

不知道傅时年有没有看到自己的微信……苏木意外自己此时此刻居然想到的还是他,可是他们最近的关系怕是他看到也不会理会自己吧?可是她好想好想在这个时候有他陪在身边……只要他在身边,哪怕这个时候死了,也没什么遗憾了……

一不小心踩到了被树叶堆满的树坑里,整个人失去了平衡眼看着就要摔下去,苏木已经精疲力尽,她想着算了,是死是活也就这么认命了……

只是预想中的疼痛没有出现,她整个人都被拥进了一个结实的怀抱,苏木闻到那熟悉的味道睁开眼看,漆黑的夜里只能凭借着微弱的月光透过层层的树叶看到他的轮廓,但苏木知道,是他。

他来了。

“时年……”

傅时年轻声一应,没有多余的话,警惕的看着苏木跑来的方向,他听到了那人急促的脚步声,但是在苏木喊出自己的名字之后便停了下来,没有了动静,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傅时年掏出手机,拨给纪南风:

“距离碧水云天一公里的小树林有个抢劫犯,抓住他。”

说完便挂了电话,然后苏木和傅时年都听到了那人落荒而逃的慌乱脚步声。

傅时年没再理会那人,径自弯腰将苏木打横抱了起来,快步的走向路边。

苏木浑身都痛,可此时此刻被傅时年这般抱在怀里,她却觉得没那么痛了,目光也是眨也不眨的看着他:

“你怎么会来?”

傅时年凉凉道:“不是你发微信给我?”

“我还以为你没看到。”

“嗯,下次就不一定会看到了,所以不要再给我发了。”

司机在车旁焦急的等待着,他不知道傅时年去小树林里做什么了,没有他的吩咐,他是跟也不是,不跟也不是,好不容易有了动静,却看到傅时年抱出一个狼狈不堪的傅太太,顿时吓了一跳,急急忙忙的打开了车门。

傅时年将苏木小心翼翼的放到后座上,车厢内开着灯,他这才瞧见苏木的脸上印着几个清晰的指印,红肿不堪,身上的衣服也破破烂烂的,勉强足够遮挡重点,那一只没穿鞋的脚就更不用说了,血迹斑斑,光洁如玉的小腿上也是伤痕累累,他不由的蹙了眉,却仍是什么话也没说。

车子重新行驶在路上的时候,傅时年打电话给乔遇:

“来我家。”

“请我吃饭?可惜,我已经约了人,下次请早。”

“苏木受了伤,没和你闹,赶紧过来。”

傅时年的语气是正经且严肃的,甚至还夹杂了些许的急切,这让苏木不由的想要安慰他,小心翼翼的拉了拉他的衣袖:

“不用担心,我没事。”

傅时年正疲惫的捏着眉心,闻言转过头看她:

“担心?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在担心你?”

苏木的笑渐渐僵在脸上,没了声音,傅时年见此便转移了话题:

“刚才的事怎么回事?”

“我就是下了地铁想散散步就走着回来了,走到一半的时候感觉有人跟踪我,当时觉得害怕就给你发微信了,他可能是察觉到我的动作了,之后便动手了。”

“图钱还是图色?有没有听到他说什么?”

苏木想了想:

“好像说了一句,居然比照片上还漂亮。”

傅时年沉默几秒,视线渐渐移到了苏木的脸上,不由的笑了:

“现在可真是看不出哪里漂亮了,活脱脱的一个小乞丐。”

苏木幽怨的看他一眼便把视线移到了窗外,没有再说话了,所以也没有看到傅时年渐渐阴沉的目光。

乔遇来的很快,林姨刚帮着苏木在浴室里清洗完换好衣服,乔遇就到了,看到苏木身上青青紫紫的直接看向了傅时年的方向,直言骂道:

“你个畜生!”

傅时年:“你活腻了?”

苏木也急忙解释:

“乔遇,和时年没关系,是我在回来的路上被人抢了,所以才会受伤。”

乔遇反应过来,恍然的应了一声,看着傅时年的目光却也没半分抱歉:

“那这次我还真是误会你了。”

他特意加重了‘这次’两个字,意思不过是提醒傅时年那劣迹斑斑的前科,傅时年却是懒得应他:

“你到底看不看了?就你这懒散的模样病人都死了好几拨了,你乔家的钱再多也没你这么折腾的。”

“滚!”乔遇骂他一句,直接走向苏木,将她前前后后裸露在外的肌肤都检查一遍,抬手要撩开她睡衣的时候,傅时年开口制止:

“你要做什么?”

蜜宠甜妻婚难离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蜜宠甜妻婚难离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蜜宠甜妻婚难离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