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鬼医妖娆之呆萌王爷哪里逃云尾在线免费阅读

鬼医妖娆之呆萌王爷哪里逃云尾在线免费阅读

2019-10-09 18:02:57作者:云尾

鬼医妖娆之呆萌王爷哪里逃又名鬼医妖娆,呆萌王爷哪里逃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在线分享,作者云尾原创小说鬼医妖娆之呆萌王爷哪里逃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鬼医妖娆之呆萌王爷哪里逃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鬼医妖娆之呆萌王爷哪里逃免费阅读:她,谢萦纡。莫名其妙穿越到大辰王朝,还被说成什么妖魔附体?身受诅咒的她偶然拜到药鬼的门下,从此“鬼医”的名号令江湖闻风丧胆,无人不知她心狠手辣,所到之处必烟起魂破。他,尹翕尘。明面上大辰王朝摄政王,闲云野鹤,不问政事,暗地里却是天下第一庄的庄主和天下第一教的教主,神秘莫测。明明长着

鬼医妖娆之呆萌王爷哪里逃云尾在线免费阅读

鬼医妖娆之呆萌王爷哪里逃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鬼医妖娆之呆萌王爷哪里逃第九章 莫名的情愫

清晨的拂晓叫醒了这一座寂静的院落,花园里大小的花都含着露。

谢萦纡坐在楼梯上回想着来到这里发生的一切。从来到这个世界就没过过几天安生日子,又是变妖魔又是被连累。我一个现代人好欺负?还是只是因为我一个局外人?

此仇不报非君子!谢萦纡暗暗发誓一定要找出那个人来,即使是原主的父亲也不可以!谢萦纡越想越生气,其实,现代的她并不是一个记仇的人,但却是一个特别没有安全感的人。从小到大只要哥哥不在都会害怕有人来欺负她。

现在她孤身一人来到这里,三番两次受人指点却毫无还手之力,她能做的,却只有忍受。她要变强,而她现在需要的,只是一个契机。

“姐姐,我来了。”一个清脆的声音传入耳中。

闻言,谢萦纡抬起头。

酒珠托起裙摆走上楼梯来,身后跟着尹翕尘。

“嗯。你来了。”她已经笑不出来了。

“姐姐你怎么坐在楼梯上啊,快起来,生病了怎么办呢。”说着就要扶起她。

谢萦纡摆摆手,“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

看出了谢萦纡的心情不好,尹翕尘皱了皱眉,“怎么?心情不好?可是今天被吓到了?我特意把酒珠接过来陪你。我虽然是山庄的庄主,但也需要服人。”

强扯出一丝微笑来,“我没事。”

三人进了屋,尹翕尘喝了一口水喘了口气,“酒珠,以后你就跟在小姐身边,好好照顾她。我还有事情要赶回去处理,先走了。”

酒珠点点头,“嗯,庄主请放心,我会照顾好小姐的。”

“嗯。”然后看了一眼谢萦纡,看着谢萦纡也冲他点了点头,这才放心走了。

尹翕尘出了房间,从获得消息就赶到客栈,把萦纡安顿好后又回去接了酒珠来陪她,一直没有休息有些疲累。

突然眼前一晃,一个人影从栅栏的一边闪走。

尹翕尘擦了擦眼睛,为什么看见有人过去了呢,难道是自己太累了眼花了?

这时又一个人影闪过,不对!肯定有人!

“谁?!”

尹翕尘赶忙冲出门口,左右没有人。

糟了!这个地方暴露了!看来让萦纡呆在这个别院里已经不安全了,得让她们赶紧离开才是。

于是故意大摇大摆地出了院子,又偷偷地从后边用轻功进了屋子。

“咚咚咚。”

正在整理行李的谢萦纡立刻警惕起来。酒珠正在泡花茶的动作也凝固在了空中。

“嘘——”示意酒珠不要出声。

拿起桌上的开水壶走到门口,“谁?”

“是我。”

尹翕尘的声音。这才放心的放下了水壶打开了门。

“你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谢萦纡有些不解。

“这里已经不安全了。今天晚上你和酒珠偷偷的离开。我会提前找好一个客栈,到时飞鸽传书给你。”

“嗯好。”

说罢尹翕尘就从窗户离开了。

谢萦纡有些恍惚,尹翕尘给了她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像是安全感。没错,就是安全感。像哥哥,但感觉又不对。哎呀,她也说不清楚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姐姐,你想什么呢?”酒珠看着双颊微红的谢萦纡有点抓不着头脑。

“啊?呃……没什么。还是先把行李收起来吧。”

酒珠坏笑一下,“姐姐你害羞了哦。”

“说什么呢,快收拾行李吧。”谢萦纡瞪了酒珠一眼,又飞快地别回头去。

傍晚,信鸽如期而至。

二人便立刻启程了。并照尹翕尘信上所说,向西南方行走了一段路程便看到了草丛边正在等候的马车。

马夫见谢萦纡二人来了就立刻掠起了帘子,“谢小姐,快上车吧。”

“你是尘派来的吗?”出于警惕,还是必须要问一问。

闻言,马夫拱起手“谢小姐,我是看着您和庄主长大的,怎么您还信不过我吗?”

看来又是原主的谁谁谁了。算了,还是上车吧,免得又露馅了。

马车一路上行得很安稳,没什么颠簸,酒珠很快睡了过去,谢萦纡强忍着睡意,毕竟关系到自己的小命,还是谨慎点的好。

出乎意料的是,这家客栈是在闹市里,正对着一条街,但很快谢萦纡就猜到了尹翕尘的用意,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谢萦纡这个人不能说是喜欢安稳,至少是不喜欢漂泊,更别说是逃亡了。天天打游击战似的,一有情况就立刻转移阵地。想想当时我们亲爱的毛主席也真是不容易。

“谢小姐,庄主已经安排好了一切,店家和小二也不会对外透露半分。不过还请谢小姐一切小心行事。”

“嗯,我知道了。你回去告诉尘,请他放心就好。”

马夫看着谢萦纡进了客栈方才离开了。

一进门,小二立刻迎了上来,冲谢萦纡使了个眼色,就直接去了二楼。这家客栈和她平时在古装电视剧中看到的不太一样。整个二楼只有一扇门,进了这扇门才分别是一间一间的房间。这些房间是连在一起的,谢萦纡不禁有点疑惑。

这么多人住在一起岂不是不太安全?每天来来往往的,即使是她们从不出门也难免露馅。

看着谢萦纡狐疑的表情,小二立刻出言解了她的疑惑,“小姐,之前那位先生已经把这间客栈包了下来。”

“包了下来?那为什么还是有这么多人?”

小二挠了挠头,“客栈就是包给了你们啊。”

原来是这样。既然是尹翕尘刻意安排的,看来这些人都绝对可靠了。

尘也是费心了。

 

 

鬼医妖娆之呆萌王爷哪里逃第十章 初雪节

谢萦纡穿越到这里已经有了些时日了,至于清云山庄大大小小的事情她已经不想再去回想了。而她也只能感慨一句:封建迷信真的害死人!

宇堇文和尹翕尘有时候会来客栈看看她,有时分着来有时一起来,每次来都会给够她银两,然后说些定会把事情查个水落石出为她洗雪的话,但是她已经没再打算回清云山庄了,现在她生活上也算是富余,每天也就是和酒珠逛逛街,下下馆子,偶尔逛个庙会,也算清闲。

有的时候她能看见酒珠偷偷的哭泣,为自己鸣不平,张了半天嘴她也不知道该安慰些什么,她算是看明白了,来到这个世界最与她亲近的也就能数上酒珠了。只是,她不能再拖累她了,宇堇文和尹翕尘把她藏在这里,难保有一天清云山庄的暗卫不会找到她。

谢萦纡是一个很不喜欢束缚的人,堇和尘不让她总是上街去,她也自然是呆不住的,她可不想永远躲在这里,好不容易出了山庄,她必须好好把握这个机会,开溜!

酒珠是个好姑娘,心眼不多,一心只对谢萦纡好,永远的小姐长小姐短,也很是懂事,外人面前喊小姐,私下里喊姐姐,生活起居上,把谢萦纡照顾的很好。要说真的离开了,谢萦纡还真的是有点儿舍不得。

但是她深知酒珠跟在自己身边有多危险,当初夜逃清云山庄,酒珠哭着喊着硬要跟来,说是要照顾小姐,真真实实的给她感动了一把,而在自己身边越久越危险,事不宜迟,谢萦纡决定今晚就动身。

谢萦纡叹了一口气,转过头看看酒珠,酒珠正给自己整理铺子,嘴角不禁有点儿苦涩。

“酒珠啊。”看着酒珠忙活的背影,谢萦纡轻轻地喊了一句。

酒珠闻声回过头来,“怎么了,姐姐?”

“陪我出去走走吧,呆在屋子里有点闷。”

“嗯好,我去给姐姐拿件斗篷来,天凉了,姐姐不要感冒了才好。”说罢便去衣柜拿衣服。

闻言谢萦纡眼睛就有点酸涩,这个傻丫头。

披上了斗篷,二人准备好出门。

今天的街上略显冷清,可能是因为天气转凉的原因,街上的行人脚步也是匆匆,叫卖声也颇为慵懒没了平常的勤快气儿,只有包子铺冒着热气,来来往往的客人不减。

“酒珠,你跟在我身边也有一段时间了,天气冷了,要记得多穿衣服,你们古人身上的这些个斗篷也是不抵风的,一会儿咱们去趟制衣坊置办几件御寒的衣服。如若哪天姐姐不在了,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有什么困难就去找堇和尘,他们虽然说是两个男人,但是他们绝对会帮你的,他们要是敢不帮你,我帮你揍他们,知道吗?”

姐姐又在胡言乱语了,说话也有点错乱,只是听着这些话,酒珠还是有种想落泪的冲动,姐姐她虽然自从楼梯上摔下来,经常说些令人匪夷所思的话,性情也是大变,甚至有些疯癫,但是对自己那是没说的,真的是极好的,现在听着姐姐说这些话,总感觉哪里怪怪的,但也说不出,总是心里一阵的难受。

“姐姐说笑了,姐姐怎么会不在呢,酒珠还要照顾姐姐呢,而且姐姐答应我不管走到哪里都会带上酒珠的。虽然有的时候酒珠听不懂姐姐说的一些话,但是我记得姐姐说过,酒珠是姐姐的亲人啊。”酒珠勉强的笑着,眼睛却红了。

看着酒珠通红的眼睛,谢萦纡甚是心疼,“但是总有一天酒珠是要离开姐姐的,万一姐姐或者酒珠嫁人了呢,是吧?答应我好吗,如果姐姐不在了,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酒珠感觉很难受,一个劲的躲闪着谢萦纡的眼神,好像姐姐真的会不在了一样。“那个……姐姐,我去买几个包子,张记包子可好吃了呢,我们也好暖和暖和。”

说罢酒珠一路小跑过去,谢萦纡转过头,一行热泪滚落。

突然天上好像飘落了什么下来,沾在了谢萦纡的浓密的睫毛上,谢萦纡不禁惊喜起来,是落雪了!生活在南方的她是少见雪的,甚至可以说是不见雪的,但是她却好像是对雪有些很奇特的情感,现在雪花真实的触感让她激动的难以言表。

好美!

渐渐地雪越落越大,越落越稠,雪花在空中曼舞柔情,她在雪中环舞豪情。她想起曾经看过的一句话:现在外面大雪纷飞,陪我出去散散步吧,这样,我们就会一不小心白了头。所以她梦想中的婚礼就是在北方的冬季的,他拥着她,一不小心,白了头。

“姐姐,姐姐,初雪落了!落初雪了!”酒珠提着一袋热腾腾的包子,开心的向这边奔来。

“姐姐,快跪下!”

谢萦纡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酒珠按在了地上。这时她发现满街的人都跪了下来,每个人都很激动,嘴里还念念有词。

这是什么情况?!

“喂,酒珠,这些人干什么呢。”谢萦纡小声地捅了捅旁边的酒珠。

“许愿啊,初雪可是很神圣的,它能洗刷人们罪恶的心灵,每一个人在它面前都是干净的纯洁的,初雪落的时候人们会先向它虔诚地反思自己的过错和罪恶,这时他就是一个纯洁的人了,然后他就可以向它许愿了,期待找到自己的那个良人,据说这个是很管用的呢。”说完酒珠羞涩的笑了笑,然后又双手合十,许起愿来。

谢萦纡笑了笑,唉,感情又是封建迷信啊,不过……这个故事,她喜欢。

然后她向着漫天的飞雪,也双手合十,闭上了眼睛,父母大人,萦纡不能留在你们身边照顾你们了,不知道哥哥是不是也穿越过来了,总之你们一定一定要好好的照顾自己。女儿在这里为你们祈福了。还有那群死党狐朋狗友们,好好照顾自己,然后……祝你们找到自己的良人吧。

许毕,酒珠拉着谢萦纡起身,然后各自拍了拍裙摆。

“姐姐,快吃包子吧,热乎着呢。”

“嗯嗯。”

二人走进一个亭子,酒珠把包子放到圆石桌上,然后给谢萦纡拍了拍头上和衣服上落上的雪,随后又给自己拍了拍。

谢萦纡捧着热包子,看着亭外大雪纷飞,心情莫名的好起来。

 

 

鬼医妖娆之呆萌王爷哪里逃第十一章 等风来

可能是因为落了初雪的缘故,街上的人愈发多了起来,光是大街上就是跪倒了一片,场面也颇为壮观。谢萦纡一边唏嘘着,一边啃着包子,包子的热气从空中划过腹中,只觉身子暖洋洋的。看着漫天的大雪,心思渐渐地飘远了。而一旁的酒珠也冲着天上发着呆。

突然街上一阵喧哗,谢萦纡这才回过神来,“酒珠,那边发生了什么?”

“啊,我也不知道,怎么那边突然就聚集了这么多人呢。”

“走,我们看看去。”

二人向人群拥挤的地方走过去。

“不好意思,让一下,谢谢。”

等谢萦纡走近,酒珠已经在人群中开出了一条道来。

ohmygod!

有没有搞错!谢萦纡张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盯着方台上的布置。这是要斩人的节奏啊!虽然说身在现代的时候古代断头的电视剧桥段不是没有,但是亲眼见这么血腥的场面真真是第一次。

艰难地咽了一下口水,一旁的酒珠似乎也有点发怵,摇了摇她的袖子,“姐姐,我们还是走吧。”

“嗯,好。”

在二人正准备退出人群的时候,谢萦纡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台子上那个身上脸上满是血痕的男人,而这时台子上的男人也正好抬起头看向了这边的人群,坚毅的眸子刺出一道光来,嘴角也提起了一抹嘲笑。

正是这一眼,却让谢萦纡感到十分的不安。于是拉着酒珠,加快了退出人群的脚步。

回客栈的路上,那个男人的那道眼神和嘴角的那抹笑总是在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而酒珠似乎也有点被吓到。

于是一路沉默。

“酒珠,替我泡盏花茶来。”坐在窗前的谢萦纡正思索着晚上的行程。

“是,姐姐。”

伴着酒珠下楼的脚步声,眼神细细地扫过这条街的每一个角落,然后落在了一个废弃的马厩上。

嘴角上挑,好,就是这了。

“姐姐,茶泡好了。”酒珠乖巧地把茶放在了桌上,走向谢萦纡。

“姐姐,还在想法场的事吗?”看着谢萦纡略有心事的样子,酒珠关心地问道。

“咳咳,是啊,不过现在没事了。不过……”

“不过什么?”

“呃……没什么了。”勉强笑了笑,起身去端桌上的茶。

酒珠面对着窗外,撇了撇嘴,“不过说来也奇怪。”

闻言,谢萦纡转过头,“怎么了?哪里奇怪?”

“按理说,今天是初雪节,每个人心中最圣洁的那一面都会最大限度的显露出来,商人施舍官人下访百姓同乐,所有的犯人也都应当罪责降等,大罪降中罪,中罪降小罪,小罪释放,这个人纵然是犯了滔天大罪,十恶不赦,也不应在初雪节处斩啊。姐姐,你说对吧。”酒珠转过头来就见陷入深思的谢萦纡。

“姐姐,姐姐?”

“啊。”这时她才回过神来。“哦的确,不过官场上的事和我们也没什么太大的关系,宽心就好。”

“嗯,姐姐说的是。”

那个人究竟是什么身份呢,到底犯了什么罪才会让朝廷这么迫不及待的斩了他?而他临死前的那抹嘲笑到底是什么意思,还是我自己想多了呢?

一切的疑团都在这里,等待着吹散它们的那阵风来。

初冬夜晚的风有点清冷,落地的垂帘被卷起又落下。

想必酒珠已经睡下了,谢萦纡起身把窗开到最大,以便让风猛灌进来,好弄出更大的动静来掩盖她行动的声响。

从床底下掏出已经打包好的行李,也没多少东西,常用的三两件衣物首饰,还有些许银两。

轻手轻脚地下了楼。

风还拉着木窗左右震响,整个空屋子却极静,包括桌上的香烛,包括烛盒下压着的信纸。

第二天清晨,酒珠仍旧早早地打了洗脸水和漱口水放在了谢萦纡房间门口。大多时间她是起不来的,所以酒珠打的一般是烧开的水,等姐姐起床,用到的刚好是温热的水。

饭从来都是酒珠自己买好菜亲自下厨做的,因为住在客栈里,难保山庄的暗卫不会找到她们,在茶水饭菜里下了毒,然后逼着她们回去。这是庄主特意交代的。

饭菜都做好了,茶水也泡好了。谢萦纡最喜花茶,久喝不厌,以至于喝的久了,身上都带有淡淡的花香。

姐姐这个时间应该已经洗好脸了。

可当再来到姐姐的房间门口,水还放在那里。今天姐姐起的迟了些。

试了试水的温度,水已经凉了大半。

只好又打了一盆水,细心地将饭菜罩了起来。自己回了房间绣花。

已而中午了,仍不见小姐起床。

酒珠急了。

敲了敲姐姐的门,“姐姐,起床了吗?酒珠自己做好了饭菜,等着姐姐用饭呢,姐姐?”

无人应答。门却自己开了。

 

鬼医妖娆之呆萌王爷哪里逃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鬼医妖娆之呆萌王爷哪里逃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鬼医妖娆之呆萌王爷哪里逃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