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崛起最新章节(润笔惊雷)唐励无弹窗广告免VIP

  • 时间:
  • 赘婿崛起润笔惊雷
  • 来源:KX

赘婿崛起最新章节(润笔惊雷)唐励无弹窗广告免VIP

《赘婿崛起唐励》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赘婿崛起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要不要负责

嘈杂的音乐震耳欲聋,鼓点像在敲击心脏。

窝在黑暗角落里的唐励,将一杯高度白酒倒在腹部伤口上,冷汗直流,却长长的舒了口气。

闪烁的彩灯,像极了战场上枪炮的火舌,唐励的目光渐渐有些模糊。

救下战友,唐励从未后悔,一道伤换兄弟的命,值!

但该死的伤口,却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自己已是废人,这让唐励感觉很憋屈。

曾经叱咤军界,让各国特种部队闻风丧胆的一代兵王,现在却只能像野狗般,躲在角落里舔邸伤口。

思绪纷乱,却被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给打断了。

“大哥,让我躲会儿,求你。”

声音好听,人也漂亮,只是这美女摇摇晃晃像喝醉了酒。

几个西装男单手入怀四下张望,很明显是带了武器。

见他们朝角落走来,唐励不动声色拉开窗户,起身挡住美女让她爬了出去。

提着半瓶高度白酒,唐励从后门离开,却见之前放走的美女惊慌失措的折了回来,身后还跟着几个魁梧壮汉。

“站住,你跑不了的。”领头的壮汉爆喝,伸手就要去抓美女的秀发。

美女低头躲过,跌跌撞撞扑到了唐励怀里:“救、救我!”

“小子,劝你别特么多管闲事,乖乖把人交出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那壮汉说着亮出了匕首。

“我要是不交呢?”唐励半眯起眼,若是熟悉他的那些兄弟见到,就会知道他已经动了杀意。

九死一生,还带着久不能愈的伤口,就是为了保护这些为非作歹,欺软怕硬的混蛋,这让唐励怎能不怒?

“找死!”壮汉冷哼一声,手中匕首已经刺了过来。

唐励将美女拉到身后,迅猛的踢出一脚,正中壮汉持刀的右手。匕首飞起,唐励已经一拳打中壮汉下颚。

壮汉倒地,另外三个还没回过神来,唐励已经高高跃起,双腿交错一人赏了一脚。

剧烈的打斗牵动了伤势,几个壮汉晕死,唐励已是满头大汗。

将半瓶白酒灌进口中,唐励才感觉好受了些,身后的美女却一把紧紧抱住了他。

“给我,我要......”

“什么?”唐励有些心慌,面对枪林弹雨都能镇定自若,听到美女的话,他却是浑身一颤。

“给我,给我......”美女浑身发烫,脸红的像煮熟的虾米。

唐励明白了,她这是被下了药!

药效发作的美女已经意识模糊,在唐励身上胡乱蹭着,还不断撕扯着自己的衣服。

如果是别的伤病,唐励还能想到办法,可美女明显是中了霪药,除了和她睡一觉,唐励无计可施。

多年的战场打拼,让唐励养成了雷厉风行的性格。眼看美女快要失控,果断抱起她冲回了自己租住的小屋里。

美女已经完全没有意识,好在唐励战斗力爆表,否则把八爪鱼似的美女制服还真不容易。

诱人的叫声和低吼从小屋里传出,陆陆续续,直到半夜才彻底平息。

清晨,温暖的阳光溜进小屋。惊叫猛然响起,把正对着镜子傻笑的唐励吓了一跳。

刚伸出头,啪的一声脆响,唐励就挨了个大嘴巴子,那美女眼中的杀意竟让他有些心虚。

“我是为了救你,不信你自己听听。”唐励知道人心险恶,早已做了充分准备,傻乎乎的把手机递了出去。

“我还要,用力......”

手机里传来自己的声音,美女一把抢过手机脸红似血:“混蛋,居然还敢录音,我要杀了你!”

“我录音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就是怕你诬陷,要不是我,你早就被人轮了。”

美女张牙舞爪,不小心碰到肚子上的伤口,唐励也有些火了。

听到这话,美女扑倒在床上嘤嘤的哭了起来。

流血流汗不流泪,她这一哭,倒是把唐励的火头直接灭了。不畏枪不惧炮,就怕女人掉眼泪。

没办法,唐励只能出言安慰:“别哭了,你是第一次,我也是第一次,谁都不吃亏吧?你要是不想对我负责就走,我是不会怪你的。”

“噗,咳咳!”

听到唐励的话,再伤心美女也绷不住了。

其实她已经想起昏迷前的事,还真不能怪夺走自己第一次的唐励。

家门不幸,肯定是自己那歹毒的后妈和妹妹所为!居然用那么歹毒的方法暗算自己,真把自己当软柿子了?

“我们已经这样了,总该告诉我你叫什么吧?”唐励见哄人有效继续说道:“你不想对我负责,那我对你负责也是可以的。我叫唐励,你呢?”

“谁要你负......你还觉得委屈了?我乔芯娜好歹也是东山第一美女,身家百亿,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乔芯娜边骂边打量唐励,什么年代了还顶着板寸头?再看他那军用大裤衩和廉价拖鞋,还有住的这地儿,肯定是个穷逼无疑。

想她堂堂乔家大小姐,叱咤商界的天之骄女,居然和一个土鳖滚了床单,原来老天真的没眼!

总裁、王子、帅哥......都将于自己绝缘!

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居然是同一屋檐下的后妈胡丽娟,和同父异母的妹妹乔芯蕾!

想到歹毒的家人,还有给自己下药的常贵昌,乔芯娜用毕生理智才算压住了火气。

自己珍藏了二十多年的初夜,绝对不能就这样没了。

面前的唐励虽然不帅,而且又是个穷光蛋,但他能救下自己,还算有几分本事。

知道常贵昌没得手,后妈和妹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有唐励在,那些心怀不轨的人应该会有所收敛。

这么一想,乔芯娜顿时冷静不少。

“你说要负责的,那好,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老公了。以后我说往东不能往西,让你吃饭就不许喝水。要保护我照顾我包容我,understand?”

还飙英语?怎么说自己也是个男人,唐励只能撇撇嘴违心的说道:“明白!”

见唐励屈服,乔芯娜心情好了不少:“现在去换衣服,送我去公司上班。”

唐励折回洗手间,乔芯娜急忙将床单收了起来。虽然没有想象中浪漫,可毕竟是自己成为女人的纪念。

看着床单上的鲜红,乔芯娜脸上又有些发烫。她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叫那么大声,还说出那些不要脸的话。

只是,那种感觉......真是丢死人了!

“能不能快点?”乔芯娜开口,很大程度上,是为了把脑子里的浆糊甩掉。

“好了。”唐励从浴室出来,乔芯娜想死的心都有了。当然,死之前她绝对会拉人垫背,唐励首当其冲。

 

打脸真爽

一条西裤,洗的发白,身上是牛仔服,胸口和手臂上有卡通图案。

乔芯娜有种想死的感觉,这是哪个年代的装扮?

“你没别的衣服?穿成这样也好意思出门?还不给我换去?”乔芯娜用尽生平力气怒吼,震的小屋都在颤抖。

唐励捂着耳朵逃窜,从床底拉出一个行李箱打开,里面除了军装,就只剩下几件老式外套。

在部队十年,唐励从未穿过便装,这些衣服还是参军时院长送的。

挑出一件从未穿过的套上,乔芯娜已经无力的瘫在了床上:“算了,先去买衣服吧。”

两人来到商场,乔芯娜刚破瓜,感觉不舒服便去了卫生间,让唐励自己先挑。看着标签上的数字,唐励却感觉无从下手。

随便一套衣服,就是他三个月的工资,质量却不如迷彩,简直就是浪费。

唐励是个很节俭的人,他的钱,几乎都寄给了福利院。他知道,每多寄一点,福利院就能多收容一个孩子。

从小在福利院长大,那里就是唐励的家。孩子长大了,应该替家里分担,天经地义。

“这穿的都是啥啊?垃圾堆里刨的吧?”

“看他一副穷酸相也不像买得起,盯紧了,别少了几件都不知道。”

两个店员窃窃私语,其中一个更是走上前来:“别乱摸,弄脏了你赔得起吗?”

唐励的手顿在半空,很快尴尬的收了回来。

“哎呀李少,您可是好长时间没来看人家了。”店员推开唐励,迎向了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

“忙嘛!这不刚从英格利斯回来。”李少脸上挂着邪笑:“你是想我,还是想我的钱啊?”

“当然是您啦!”店员几乎要贴在李少身上:“这是刚到的新货,韩版休闲西服,李少您穿着肯定更帅。”

李少看到唐励微微皱眉:“这是哪来的穷逼?你们什么人都往店里放,我还怎么买衣服穿?”

店员立刻推搡着把唐励往外赶:“出去出去,买不起瞎逛什么?”

唐励本来也没打算买,便挡着店员往后退:“我在等人。”

“门外等去,你站在这里拉低我们店的档次了知道不?李少您别在意,您看这西服怎么样?现在买有优惠,我可以帮您打九折......”

正巧乔芯娜从卫生间出来,李少看见她扒开店员快步上前:“乔小姐,我是李希啊,您不记得我了?上次在苏商大会咱们见过,我爸爸是李羌!”

乔芯娜有些错愕,好半天才想起李羌是谁。乔氏集团旗下产业众多,李希的父亲是美容药材原料供应商之一。

“抱歉,我还有事。”乔芯娜说完便朝唐励走去,这样的小角色,不值得她浪费时间。

李希知道乔芯娜的身家,心想要是能把她追到手,一辈子都不用奋斗,便厚着脸皮跟了过去。

见唐励还杵在原地,李希想表现一下,小跑几步越过乔芯娜喝道:“你怎么还在这里?好狗不挡道,快给乔小姐让路。”

乔芯娜见唐励骂不还口,脸色顿时有些难看:“要做我的男人,就不能胆小怕事。”

“我会怕他?一个穷逼而已,乔小姐您等着,我现在就把这臭要饭的赶出去。”

李希以为乔芯娜在对他说话,顿时满心欢喜愈发嚣张:“小子,识相的赶快滚蛋,否则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唐励看向乔芯娜:“现在这样你满意了吧?”

虽然是问的乔芯娜,唐励却觉得有种说不出的舒坦。他刚才就想打了,这不是怕被人讹钱么?现在乔芯娜发话,那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话说,打脸真爽!唐励很想再来一次。

李希回过神,立刻主动送上了机会:“你个死穷逼敢打我?有种再打一下试试,老子让你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唐励抬手,缓缓伸出两根手指要插李希眼睛。李希本来捂着脸,见状只能伸手去挡,不料唐励左手一挥,啪的又给了他个大嘴巴。

“还有这种要求?你们都听见了,是他自己要求我打的。”唐励暗爽,说完不再理会李希,指着刚才店员介绍的那套衣服说道:“这个不错,就是太贵了点。”

没等乔芯娜开口,李希张牙舞爪扑了上来:“小子你死定了,我要把你大卸八块。”

嘭!

唐励起脚后踹,李希直接飞到了店门外面。店员张着嘴像被抛上岸的死鱼,那可是一百多斤,居然被踢出十多米远,这是人还是怪物?

“结账。”乔芯娜将一张金龙黑卡递给店员:“还不快点去换?等等,鞋、皮带、钱包......这些我们都要。”

店员还算见过点儿世面,接了卡一看,态度立马大变,忙把乔芯娜划拉过的东西打包装好。

唐励换完衣服出来,乔芯娜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人靠衣装马靠鞍,换上休闲西服的唐励顺眼不少。两个店员眼都直了,之前奚落唐励那个更是一脸花痴。

“以后,别再狗眼看人。”唐励说完出门,店员脸上青红交替,就像是装了彩灯。

两人出了商场,司机已经等候多时。本来要去公司,乔芯娜接到助理电话,便让司机改道直接去了工厂。

乔氏集团名下有个美容机构,每年利润超过十亿。工厂专门生产美容药物,现在出了点问题,乔芯娜有些放心不下。

来到工厂,这里的负责人立即带乔芯娜和唐励来到了实验室。

“张博士的研究一直都挺顺利,不知道怎么的就发生了爆炸,可能是化学药品勾兑出了问题,我们正在全力调查。”厂长满头大汗,看的出来很是焦急。

“不是化学药品。”唐励蹲在一张被掀翻的实验台旁,指着上面的黑色痕迹说道:“这是黑火药燃烧产生的痕迹。”

“你是说,有人故意制造爆炸?”乔芯娜咳嗽两声:“这怎么可能?我做生意光明正大,从来没与人结仇......难道是她们?”

乔芯娜首先想到的就是后妈跟妹妹,可这样做对她们并没好处,所以这个念头只是一闪即逝。

“爆炸是二十分钟前发生的,能进出实验室的人不会太多,凶手应该还在厂里。”唐励可是退役特种兵,立刻分析出是内鬼所为。

厂长一听这话更紧张了:“这位先生如何称呼?您能不能把人找出来?要是找不出凶手,我们怎么敢继续生产啊?”

见唐励点头,乔芯娜立即挽住了他的手臂:“我老公唐励,以后他会负责集团安保,老公哦?”

怕丢人,乔芯娜之前一直没介绍唐励,现在看他能解燃眉之急,态度立马大变,不愧是无利不起的商界精英!

看着一脸谄媚,却眼含威胁的乔芯娜,唐励心里顿时有些后悔:太草率了,原来我才是被睡的那个?

 

死而复生

虽有不甘,唐励还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就算是陌生人遇到困难,唐励都会毫不犹豫伸出援手,更何况他还和乔芯娜有了肌肤之亲。

能进出实验室的,除了受伤的张博士和助理外还有五人,都是美容药品厂的研究人员。

唐励让乔芯娜把人都叫到了厂长办公室,一边看监控一边询问。爆炸发生的时候,这五人恰好都不在实验室,每个人都有嫌疑。

唐励挨个问了一遍,前面四个都是女性,没有什么可疑之处。

最后一个是实验室唯一的男性,名叫肖龙,大学毕业入厂六年,因为力气最大,平时会负责些体力上的事情。

“张博士让我去取一箱最新产品,我刚到成品车间,听见爆炸声就赶了过来。张博士平时人很好,想不到会出这样的事,实在是太不小心了。”

肖龙说完,唐励露出了然的笑意:“胆子很大嘛,居然敢私造炸弹。你知不知道,这样做被抓到至少要判十年以上。”

“你什么意思?”肖龙警惕的反问:“炸弹不是我做的,你这是诬陷。”

“我刚才问其他人,知道她们怎么评价张博士吗?”唐励起身,两只手撑住桌子,这样的动作,会给面前的人无形的压力。

肖龙眼神有些慌乱,唐励紧盯他的双眼:“更年期的老姑婆,工作一丝不苟,待人处事却不知变通,实验室一把手,连乔总都敢顶撞,你居然说她人好?”

“那也不能说明是我做的,你有什么证据?”肖龙显得有些激动,却没有从自己的座位上起身。

“证据就是你搬运货物用的板车,要是我猜的没错,板车上还有黑火药,验一下就都清楚了。”唐励冷笑:“如果我猜的没错,板车应该还在成品车间。”

爆炸前,监控视频上,肖龙是推着板车离开的,但回来的时候却没有带。

而且唐励看完监控发现,除了运送各种重物的肖龙,其他人进出实验室都是空着手的。

“板车算什么证据,凭什么认定是我做的?板车是在成品车间,你拿去验啊?”

“张博士对其他人不好,不代表她对我也是一样。你看了监控,没看到她早上给我带了饺子吗?”

“说我是凶手,拿出真凭实据来啊?别以为有乔总撑腰就能血口喷人,你特莫不过是个吃软饭的,有什么权利在我面前指手画脚?”

肖龙愤而起身:“老子不干了,有本事你们抓我去坐牢。但要是没有证据,我一定告你诽谤。”

闻言厂长和乔芯娜脸色都有些难看,唐励也有些拿不准了。

难道是自己冤枉了他?可有条件将土制炸弹带进实验室的,就只有每天都要拉板车送货的他啊?

“你要证据,我现在就拿给你看,有没有胆跟我去找板车?”唐励确定自己推测的没错,便想速战速决逼肖龙认罪。

“有什么不敢?板车上要是没有你说的黑火药,我自己报警告你诽谤。”肖龙二话不说就往外走,唐励等人赶忙跟了上去。

成品车间在厂房最里面,要走过去必须穿过长长的生产线。看着那些材料被混合搅拌,唐励觉得很是新鲜。

来到生产线中间,被混合的材料,都汇聚到了一个很大的容器里面。唐励好奇停下脚步勾头去看,不料肖龙突然发难,从后面狠狠推了一把。

唐励一时不防,被肖龙从走廊上推了下去,电光火石中抓住了横在厂房中间的一根电缆。

“唐励!”乔芯娜被吓了一跳,回过神朝飞奔而逃的肖龙大声喊道:“抓住他,保安!快来人啊!”

吊在电缆上,唐励感觉自己腹部的伤口又扯开了。这个伤口已经跟了他三个多月,可一直没有愈合的趋势。

忍痛来了个单立臂爬到电缆上,摇摇晃晃的电缆突然往下坠了一段。承受不住唐励的重量,电缆一头竟慢慢断裂,最终整根掉了下去。

唐励屈膝准备借住电缆落地,伤口突然传来剧痛,身上的力气仿佛被瞬间抽去,唐励手一滑,嘭的一下掉进了大容器中。

断裂的电缆带着火花紧随其后,电流在容器中四处乱窜,唐励被电的浑身麻木沉到了底部。

整个厂房都暴起了火花,灯泡几乎全部炸裂,巨大的电流蹿到容器之中,直到厂房外的变压器爆炸才突然消失。

所有人都被吓傻了,直到乔芯娜回过神来,才在她的指挥下开始救人。

几个工人在身上绑了绳索,在大容器中折腾许久才把唐励给捞了出来。可惜的是,全身都被美容药膏包裹的唐励,已经没有呼吸失去心跳,变成了一具温热的尸体。

“唐励,唐励你不能死啊!”乔芯娜伏在尸体上痛哭失声,再也没有半点儿总裁仪态。

虽然不太看得上这土不啦叽的退伍兵,可他是为了帮自己而死,这让乔芯娜很是自责和委屈。

“起来啊你,你说过要对我负责的,说话不算你这个混蛋。你怎么能这样?夺走我最宝贵的东西就想逃跑,你就是个逃兵......”

乔芯娜边哭边锤打唐励胸口,越想越难过,已经完全失去了冷静和理智。

啪!又是一个小拳头落下,躺在地上的唐励突然咳了一声。

一团白色美容药膏被喷在了乔芯娜脸上,吓得她一下坐到了地上。唐励不断干呕,好半响才把喉咙里的东西都吐了出来。

“你,咳咳,你这是什么造型?”唐励撑起自己呼呼喘气,似乎要把之前停止呼吸时的都补回来。

“唐励!”乔芯娜一把搂住人,把唐励勒的直吐舌头,被那些药膏抹到身上也不肯松手。

面对乔芯娜突如其来的举动,唐励抬起手不知道该往哪儿放,最后还是轻轻落在了她背上:“没事了别哭,你是老板,员工们会笑话你的。”

听到这话,乔芯娜猛地推开了他:“那还不是因为你?今天的事谁都不许说出去,否则立即开除。厂房维修,所有人放一个月带薪假。”

“乔总万岁!”

“真的吗?我要回家!”

“一个月带薪假啊,我结婚不用请假了!乔总男友真是福呜呜......”

“嘘,你想被开除啊?快走快走!”

几百工人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只剩下涂满药膏的两人四目相对。

乔芯娜眼中还带着泪光,看到她这样子,唐励心里有股暖意不断升起:她还是关心我的,看来那数亿子弹没白浪费......

 

卖身契

药厂出了那么大的事,乔氏集团的高层很快就都赶了过来。

看见狼狈不堪的乔芯娜,不少人都憋了一肚子笑。

“呦呦呦,这是怎么搞的?我们乔家的大小姐,什么时候加入天下第一大帮了?”

敢当面奚落乔芯娜的,除了她那恶毒的后妈胡丽娟外还能有谁?

“穿的光鲜亮丽,里面都是粪草有什么用?”唐励推开胡丽娟,拉开车门让乔芯娜进去,得到了乔大小姐无数赞赏的眼神。

那眼波流转的样子,让唐励脑海中快速闪过一副不可描述的画面,顿时像是打了鸡血斗志昂扬。

“牛人啊,敢这么跟黑寡妇说话,这小子绝对死定了。”

“嘘,被她听见你小子也得完蛋。”

“老板娘发羊癫疯了,不想死都小声点儿......”

西装革履的乔氏集团高层,像八卦狗仔一样窃窃私语,脸上都是看好戏的表情。

胡丽娟养尊处优惯了,冷不丁被骂,半响没能回过神来。

“你是哪根葱敢骂老娘?人事,马上给我开除,让他卷铺盖立刻滚蛋!”胡丽娟总算把卡死的大脑重启成功,指着唐励浑身发抖。

“对不起是我错了。”唐励慌忙摆手:“我不该骂老年人的。老大娘您高抬贵手千万别讹我,我没工作,您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赔不起啊。”

胡丽娟虽然年过四十,但因为长得娇小保养得当,看起来就像是三十上下,平时没少被人夸赞,自己也对容貌十分得意。

因为自称老娘,被唐励抓住语病一顿戏谑,气的头发都竖了起来。

“保镖,一帮没用的东西。”胡丽娟尖声高叫:“给我把这个混进厂房搞破坏的抓起来。”

几个一米八几的保镖围了过来,唐励连看都没看:“就凭这几只三脚猫?劝你还是别自讨苦吃。”

被人轻视,一个保镖伸手就抓向了唐励,不想还没能碰到人,便像触电般迅速缩了回去。

唐励吹吹手指冷笑:“这只是个教训,敢再乱动,我就废了你的狗爪。”

其他保镖没看清唐励的动作,还想在雇主面前表现一下,却被之前的同伴给拦了下来:“小心,这是高手。”

保镖们都愣住了,能成为乔氏集团老板娘的护卫,他们哪个不是身怀绝技?特别是先出手这个,更是其中翘楚。

可他连一招都没能使出来,就被唐励给戳了回来,这让其他保镖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很快,有人看到了同伴微微颤抖的手掌,那上面,有一个指头大小的红点正在肿胀。

“乔芯娜,养只狗你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是吧?我要召开股东大会,罢免你的总裁职务。”

见保镖们踌躇不前,胡丽娟把矛头转向了车里的乔芯娜。

“随便。”乔芯娜不喜欢被人像猴子似的围观,便对唐励说道:“上车,没必要跟这种人一般见识。”

唐励闻言没再理会胡丽娟,很快司机便将他和乔芯娜送到了一个庄园里。

庄园建在一个山包上,由四个游泳池和五栋别墅组成,光守卫就有二十六个。

唐励习惯了观察环境,多年的战场生涯养成的习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改掉的。

“那边是我后妈和妹妹的住处,没事别去闲逛。先洗澡换身衣服,给你二十分钟。”乔芯娜边说边脱外套走进一个大房间。

“一起洗会快点。”唐励心猿意马。

“去死!”乔芯娜狠狠将衣服砸了过来,唐励接住后愣了半响,摇摇头走到了另外一个房间里。

他想不明白,都那样了还有什么好遮掩的?这不是自欺欺人了么?

二十分钟,乔芯娜走出房间不见唐励,问了个女佣才知道这家伙在别墅后面。从楼梯拐角窗户看了一眼,唐励正在晾晒之前穿的休闲西服。

这么短时间居然能把衣服一起洗了,真是做下人的穷命!

乔芯娜摇摇头出门,女佣见状忙提醒唐励赶快跟上,不料却被乔芯娜瞪了一眼,吓得赶忙溜进房间收拾屋子去了。

“漂亮吗?”乔芯娜一脸寒霜。

“还行。”唐励以为乔芯娜问的是她自己。

“要是让我知道你和她们乱搞,我就切了那坏东西喂狼狗。”乔芯娜冷哼一句抱起双臂,这是个防御加不满的姿势。

唐励这才反应过来:“你把我当什么了?”

乔芯娜想都没想:“色狼。”

呃?唐励一头黑线:“是你......呜呜。”

在严厉的目光下,唐励最终停止了反抗,但心里却十分不忿。明明自己才是吃亏那个好吧?早知道就让她渴死烧死!

不过,昨晚还真是酣畅淋漓......

“再看挖了你的昭子。”乔芯娜松手,理了下自己的领口:“以后不许提及昨晚的事,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一会儿我会向所有人宣布,你已经嫁进乔家,是我乔芯娜的男人。”

“喂喂喂,说反了吧?要嫁也是你才对啊?哪有男人嫁给女人的?”唐励赶忙拦话。

“一百万。”乔芯娜冷笑。

“我不是随便的人。”唐励严词拒绝。

“一千万!”乔芯娜咬牙切齿:“不答应我就告你下药用强,忘了告诉你,我留下了证据,你没发现自己少了什么东西?”

“亿万精兵?你真卑鄙。”唐励这才想起床单和四角裤,他还以为乔芯娜要留做纪念品来着。

想他堂堂兵王,横扫战场所向披靡,要是传出去哪还有脸去见昔日的战友兄弟?

“彼此彼此!”乔芯娜用手机打了一会儿,车载打印机刷的吐出两张合约:“签字画押按手印,要钱还是要名声,给你三分钟考虑。”

“甲方唐励自愿受聘于乔氏集团,担任集团主管安保的副总裁。自受聘之日起,乙方将支付甲方年薪千万,合约有效期十年?这也太长了吧?”唐励抱怨道。

“你要是能找到比这高的年薪,我白送你一千万让你走人。”乔芯娜面无表情:“看完签字,快点。”

“除乙方同意外,甲方不得毁约、终止合同,否则按总薪酬十倍赔偿。本合约自19年5月20日起实行......这是卖身契,我不签,爱咋咋地。”唐励有些火大。

乔芯娜也不废话,拿出电话就拨了出去:“喂,陈律师吗?我是娜娜......”

唐励刷刷几下签名,找不到印泥直接咬破手指按了下去。

乔芯娜斜了唐励一眼,签上大名把一张合约递还给他:“没事多看看,违反合约可是要赔十亿的哦!”

看着乔芯娜得意的那样儿,唐励恶狠狠吐出两字:“奸商!”

 

不要垃圾

乔氏集团总部,坐落在东山市中心黄金地段,是一栋八十八层的庞大建筑。

看到这躺着都看不到顶的高楼,唐励心里更纠结了。看来乔芯娜不是开玩笑,十亿违约金,她绝对不只是说说那么简单。

“这就是他们说的凤凰男?也不白啊?”

“谁规定脸白才能吃软饭?功夫好枪大就行了。”

“乔总平时冷若冰霜,一般人哪儿满足的了她啊......”

一进大楼,就有不少人在窃窃私语,八卦传播的速度向来比病毒要快。

来到六十八层,宽大的会议室里已经坐着十多个人,胡丽娟赫然在列,坐在正面的主位上一脸冷笑。

“乔芯娜,你眼里还有没有董事会?居然迟到一个多小时,按集团制度,该怎么做不用我多说了吧?”

鸡蛋里都能挑骨头,更何况乔芯娜确实来晚了,胡丽娟怎么可能放过这大好时机。

“我迟到,是因为美容药厂发生了爆炸。别让我查出来是谁捣鬼,否则后果自负。”

乔芯娜可不是软柿子,没点儿本事怎么可能成为CEO?

胡丽娟有些心虚,冲坐在自己身边的年轻人使了个眼色。

年轻人就是常贵昌,胡丽娟的外甥,给乔芯娜下药的就是这个混蛋。

“都别吵了,事情已经发生,我们要做的是解决问题。开会吧,无关人员都给我出去。”常贵昌看向唐励。

这里都是乔氏集团高层,无关人员,除了唐励还能有谁?

常贵昌不开口还好,他一说话,立即迎来了乔芯娜刀子般的目光。毕竟是董事会,乔芯娜不会傻到提起自己被下药的事情,但也绝对不会轻饶他。

“给大家介绍一下,唐励,从今天开始,他就是乔氏集团新任安保副总。至于你,常贵昌,收拾东西马上给我滚蛋。”

一听她要开除自己外甥,胡丽娟火了:“乔芯娜,公司不是你一个人的,你有什么权利擅自做主?还有没有把董事会放在眼里?”

什么叫黔驴技穷?胡丽娟就是了。话里话外的董事会,孤立乔芯娜的意图昭然若雪。

“不同意我开除常贵昌的请举手。”乔芯娜说完,股东们没有一个动的,连胡丽娟自己都没举手。

常贵昌平时仗着是胡丽娟的外甥,在公司里耀武扬威坏事做绝,有这样的结果并不意外。乔芯娜既然选择撕破脸皮,就不会给他留任何余地。

“一致通过,你可以走了。”乔芯娜说完转向唐励:“盯紧点,公司财物少了你可是要负责的。”

常贵昌一脸苦相,胡丽娟只能避开视线。公司是乔芯娜父亲一手所创,她只得到了百分之八的股份,加上女儿乔芯蕾那些,也不到人家的一半,根本做不得主。

唐励揪着常贵昌出门,像是在押送犯人。常贵昌眼中满是怒火,想反抗却挣脱不得,只能乖乖带着唐励下楼。

安保部有单独的楼层做办公室,两人刚出电梯,常贵昌就叫了起来:“来人,给我把这个乱闯公司的混蛋拷了。”

听到这话,又见唐励押着人,安保部的员工以为他挟持了自己的上司,呼啦一下全围了过来。

“我是新上任的安保副总唐励,任命书马上就到......”唐励还没说完,就被常贵昌大声打断:“他要绑架乔总,谁抓到人奖十万块钱。”

那些保安不明所以,但因为没见过唐励,自然选择相信常贵昌。唐励见多说无益,一巴掌扇开常贵昌,挡住了保安砸来的警棍。

乔氏集团的安保人员招收严格,这些能在总部工作的,身手自然不差。但唐励是谁?上过战场杀过人的特种兵王,这些人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只见他拳脚相加,那些保安不断倒地,不到三分钟已经无一人能站起身了。

不对,还有一个,就是被唐励押回来的常贵昌。

“你想干什么?别过来!救命!”常贵昌拿着警棍手脚发抖,被逼到墙角后抱头求饶:“别打我我错了,唐励,不不,唐副总你饶了我吧,就当我是个屁,放了我您也轻松不是?”

唐励被逗笑了,他退役前遇到的都是狠角色,哪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本想再给他两耳光,怕脏了手,唐励只好退开几步:“收拾东西滚蛋,别让我再看见你。”

常贵昌哪敢再作怪,胡乱塞些东西到箱子里跑进电梯,脸上立刻露出狰狞之色:“敢打我,老子让你不得好死!”

一只手突然扣住即将关闭的电梯门,见到唐励,常贵昌惊叫一声瘫倒,裤子上一片潮湿印记慢慢扩散,居然被吓尿了!

唐励一脸嫌弃,把手里的东西丢进电梯:“垃圾!”

常贵昌的东西可不是垃圾?唐励不想看到任何拉低自己档次的东西。

“大扫除,都特莫给我动起来。”唐励见那些保安还在地上躺赖,更是气不打一处。部队养成的强硬作风,让他很是看不惯这些人的懒散和孱弱。

“我要告你,老子不干了。”一个保安跳了起来:“我们打扫卫生要保洁干什么?大家说是不是?”

“副总就能随便打人?赔我们医药费!”有人带头,立刻得到了声援。

“就是,会打架了不起啊?赔钱。”

“打电话报警,不给我们一个说法就告他......”

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只剩四五个没有吭声。

唐励冷笑:“不想干滚蛋,安保部不要垃圾。看你们大部分都当过兵,退伍就忘了自己的本色,真特莫替部队丢脸。”

刚刚还在叫嚣的都不说话了,唐励也不理他们:“你们几个,把安保部员工资料拿来。想走的过来报名,别说我不讲道理,多领三个月工资立刻滚出公司。”

之前没开口的立刻动了起来,剩下的面面相觑都没离开。被教训一顿,他们也看出唐励是部队出身的了。

走,不甘心,不走,又觉得脸上挂不住,这些人都僵在了原地。

最先开口的那个脸上青红交替,最后拽着拳头来到唐励面前躬身:“对不起,是我太冲动了。兄弟们都有各自的无奈,请副总网开一面,我走,请你让大家留下。”

唐励原本也没打算全部开除,真把人都开了,他还得重新再招聘,最后麻烦的还是自己。

但要是一个都不处理,以后怎么带人?所以,对这个带头闹事的,他就只能说对不起了。

“还愣着干什么?大扫除没听到啊?”唐励大喝一声,那些没打算走的都动了起来。

“退伍不退色,希望你记住这句话。”唐励将一张纸条递了出去:“你被开除了,去市场营销部报道。”

保安愣了一下,眼眶微红立正敬礼:“是!”

赘婿崛起全文免费在线阅读,赘婿崛起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赘婿崛起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