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保镖》沈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整版)&梅大先森

  • 时间:
  • 王者保镖梅大先森
  • 来源:QR

《王者保镖》沈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整版)&梅大先森

《王者保镖沈兴》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王者保镖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王者保镖第1章人不轻狂枉少年

九月初秋。

踏着初升的朝阳,沈兴下了夜班换下制服,走出名为“金顺公馆”的小区,来到外边的一个小吃摊上,每个夜班之后,他都会先到这里饱饱的吃上一顿,再回去睡个大头觉。

一夜没合眼,沈兴的脸上却并没有多少疲态,风卷残云般消灭了一斤筋饼后,他就着辣子将整整一大碗的豆腐脑一口喝下,然后放声笑道:“他奶奶个孙子的,痛快!”

小吃摊上还有别的食客,听沈兴爆了粗口一时间人人侧目,沈兴也不在意,从小到大,他做事情就没在意过别人的眼光。

今天之前,沈兴是在一家名叫“荣昌保安”的公司里工作,干得就是保安,而且是管理六个人的小班长,在一周之前公司里主管人事的臧美丽找他谈了话,话里话外的,表示要“提拔”他去当一名“内保”。

荣昌保安公司的保安分两种,一种沈兴之前所干的所谓“外保”,外保统一穿水泥灰色的保安制服,由公司安排到小区或者是金店、银行等营业性企业上岗;而另一种就是臧美丽所说的内保。

内保们不但有更优厚的薪水和福利,同时他们的统一制服是笔挺的西装配白衬衫和领带,从外表上就“体面”的多。在内保眼中,外保就是些个土包子,每逢公司里有什么脏活累活,外保就是免费的苦力,处于鄙视链的最底层。

这事儿表面上挺好,可是臧美丽提拔沈兴,却是有条件的。

沈兴很年轻,还不到25岁,之前当了十多年的兵,多年的军旅生涯赋予了他修长的身材和强健的体魄,是名副其实的“大肌霸”。要论颜值也是一表人才,尤其是那双眼睛给了他别样的粗犷阳刚,臧美丽今年40岁,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老公却早已不给力了,每次见到沈兴时,心里都像猫抓一样。

职场之中的艳遇,大多都是肥猪想要拱白菜,这个不分性别和年龄,臧美丽名字虽然叫“美丽”,但是外表却和这俩字沾不上半点边,她身高160公分,体重也差不多是这个数,沈兴是个血性小伙儿,怎么能被这头母猪给潜规则了呢?

沈兴拒绝了那头母猪后惹得对方老大的不痛快,同时也是遭到了报复,从那天到现在,他整整上了一周的夜班。

“这骚娘们儿是想逼老子走啊……”

沈兴被上头修理,他那一班的保安兄弟就跟着上了一周的夜班,虽然因为沈兴平时为人仗义大家并不说什么,但他也知道自己不能连累手下的兄弟了,于是递交了辞呈,这个夜班就是他的最后一班岗。

沈兴虽然不想在这一行长干,但是如此窝囊的离开还是让他很不爽。

“奶奶个孙子的,等老子发达了,一定好好修理修理这个骚货,老子可是记仇的!”

沈兴恶狠狠的啐了一口。

沈兴毕竟还年轻,不像中年男人那样失了业就有天都塌了的感觉,年轻就是最大的财富,这财富除了激情活力,还有少年人独有的轻狂。

人不轻狂枉少年。

或许因为靠海的缘故,这座城市的名字就叫做滨海。沈兴回到滨海已经四个月了,他在城北一个很旧的小区里租了个小屋,屋子并不大,也就是40个平方左右,但胜在设施齐全;略大的一间是卧室,另外一个7平米左右的小房间则摆了个书架和一套桌椅,小小的卫生间还可以接上一个莲花头。

沈兴简单的冲了个凉,然后躺在床上开始补觉,其实以沈兴多年军旅的磨练来说并不需要补这一觉,主要这一觉至少能睡到下午,再坚持一下就到了晚上,这就省了一顿饭。

今天这一觉直接睡到了晚上,沈兴起床后正想把换下的脏衣服洗了,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沈兴套上自己的迷彩T恤拉开屋门往外一看,道:“是吕姐啊。”

“吕姐”是沈兴的房东,住在同小区的另一幢楼里,她的名字叫吕玉珍,名字有几分乡下妇女的朴实,今年30岁出头,这姐们儿的底子很好,长得白净妖娆,个子也并不矮,而且身材很霸道。

“兴子,姐家里的水管爆了,你给修一下吧。”

吕姐的脸上红扑扑的,看起来别有风情,沈兴答应了一声,就回到屋里拿起工具包跟着吕姐下了楼,小区里的人都认识他们,于是纷纷打招呼,其中一个一脸络腮胡子的中年汉子笑道:“哟兴子,又去给吕老板当小工啊,这回是水管爆了还是又跳闸了?”

络腮胡子这话一出口,吕姐脸的脸更红了,自打沈兴来了之后,她没少因为类似的事情找沈兴。

吕姐是个寡妇,原本在水产市场有个摊子,但她男人三年前出了车祸死后,她就将摊子兑给了别人,现在就靠晚上在城东那边开个烧烤店过活。当然了,沈兴住的那间小屋的租金也是一项经济来源。

两人相识的过程很简单,就是“英雄救美”四个字,在沈兴刚刚回到滨海的那晚恰好在吕姐的店里吃东西,结果有几个流氓骚扰她,于是沈兴出手打跑了那帮家伙。

这是个俗套透顶的故事,吕姐却因此觉得沈兴人不错,又知道他没地方住,就把这间小屋租给了沈兴。

络腮胡子又说:“兴子,咱们大好的小伙儿不能让吕老板白使唤,要么让她给你免房租,要么就让她陪你……”

“你个死张胡子,老娘又给你脸了你乱拉老婆舌头……”

这姓吕的姐们儿倒也泼辣,就像母老虎一样,那张胡子调笑了两句便不再吱声,这时沈兴也已经跟着吕姐上了楼。

吕姐的房子是个标准的两室两厅,共计88平方多一点,这也是她爷们儿留给她的,加上头些年有点儿家底,屋里装修的很好,吕姐早已为沈兴专门准备了一双拖鞋,沈兴进了屋子后就一头扎进了卫生间开始修理水管。

卫生间里边除了晾了几件花花绿绿的裙子之外,另有两件贴身的“小半件”挂在杆上,还是黑色的蕾丝边的,沈兴扫了一眼就专心的开始干活。

吕姐家的水管并没什么大毛病,就是密封圈磨坏了,远没到“爆了”那个程度,就这个毛病沈兴也给吕姐处理了不下五回了,早就买好了备用件儿,还不到5分钟的时间,沈兴就干净利落的给收拾好了。

但是沈兴拿着换下的密封圈却皱起了眉头:“这橡胶圈子,怎么看起来是故意给弄坏的呢?”

 

王者保镖第2章烫伤心灵的爱

沈兴刚出了卫生间,一股香味就从厨房中飘了出来,这是西红柿炖小牛腩的味道,沈兴很喜欢这口。吕姐在知道了沈兴喜欢吃这个之后,每次沈兴帮她干完活之后,她都会留沈兴吃饭,同时做这道菜。

而今晚吕姐更是做了一桌子的菜,除了这炖小牛腩之外,还有韭菜炒腰花、熘肚片等,菜虽然并不稀罕,但都是“硬菜”,看着丰盛的菜肴,沈兴没来由的鼻子一酸,滨海是他的家乡,但这里却没有他的亲人。

沈兴是个孤儿,他从没见过自己的父母,也不知道他们在哪里,从他记事起就是吃街坊们的百家饭长大的。不过这些街坊对他这个没有父母的孩子并没有半分的关照,给他的饭菜都是凉的、剩的甚至是馊的。

在缺少营养的情况下,小沈兴长得又干又瘦比同龄的孩子矮了半个头,等长大了一点,街坊家的熊孩子们就开始欺负他,所以沈兴的童年可以用“孤苦伶仃,饱受欺凌”这八个字来形容。

不过小沈兴虽然又小又瘦,却是个有血性的孩子,有一次在被几个孩子打倒在地之后,他随手抄起一块石头拍扁了一个孩子的鼻子,淋漓的鲜血顿时将其他的孩子吓得哇哇大哭,从此之后再也没有别的孩子敢欺负他。

不过这件事情也惹毛了那孩子的家长,从此他受到了所有街坊的排斥,于是年仅8岁的小沈兴只得离开。

小沈兴离开之后,先是端着破碗和一帮乞丐在街上乞讨,在受尽白眼之后,骨子里有一分莫名骄傲的他,想到了一个不到10岁的孩子能够“自食其力”的方法,那就是做扒手。

如果不是一年后遇到了生命中的恩人,小沈兴或许早就在某次失手之后活活打死,沉到海里去了;小沈兴在偷那个男人包的时候被男人的手下按到了吉普车盖上,还有两人叫嚣着要砍了他的手。

然而这人制止了手下,之后将沈兴带入了军中。

那时候小沈兴还没有名字,这个人就让小沈兴用他的姓,同时又加了个兴字,这才有了“沈兴”这个名字,而同时沈兴也知道了自己恩人的身份和名字:

海军少将,沈元诚。

沈将军给沈兴的并不仅仅只是一个名字而已,更是改变了他的命运,之后的十几年,沈兴在军中学来了一身的本领,还进入了专门保护国家政要的中南海特勤队,并在20岁时就升到了中尉。

“兴子,兴子……”

“啊?噢!”

吕姐适时的呼声打断了沈兴的回忆,吕姐问道:“怎么了兴子?”

“没什么,话说吕姐你……”

沈兴说着一抬头,却发现自己一愣神儿的功夫,吕姐已经回房间换了身衣服。

吕姐今年刚刚30岁出头,正是好年纪,她的脸上刚刚补了淡妆,身上穿着一条红色的吊带连衣裙,裙子的领口开得很低,不但露出了大片白玉般的肌肤,连饱满的胸脯都是若隐若现,这条裙子虽然并没有多贵,却把吕姐的好身材完全呈现了出来。

“我怎么了?”吕姐笑着问道。

“啊这个……很漂亮。”

沈兴敷衍了一句就坐了下来,吕姐从桌上拿起一瓶白酒然后打开了盖子,盖子一开沈兴就闻到了一股酒香,这一定是好酒,看着吕姐将桌子上的两个杯子都倒满,沈兴不由得道:“吕姐,喝这么多,今晚上不开店了么?”

“不开了,姐最近心烦,想要放自己一天假。”吕姐的语气中有一分幽怨。

“那倒是,可是喝这么多酒,可别醉了。”

吕姐看着沈兴的样子也不由得无奈,她觉得沈兴有点呆,这要是换一个机灵一点的,就凭自己这几次三番的暗示,早就爬进自己的被窝了。

所以这姐们儿也豁出去了,她很是花了一番心思,打算今晚先和沈兴生米做成熟饭再说。

所谓“酒为色之媒”,吕姐本人的酒量也很好,再加上适当的耍赖,只要让沈兴多喝,她觉得今儿晚上的事情还是十拿九稳的,可是她万没想到,还没喝上几口,她的意识就模糊了。

沈兴当然不是个呆子,能进入军中顶级军团的人怎么可能是个呆子呢?吕姐眼中那成捆的菠菜他早就注意到了,只是无法接受而已。

凭心而论,吕玉珍这个女人还是很不错的,不但面容姣好,原本也是个温柔的女人。她是从自家的爷们儿死了之后才开始变得泼辣的,因为一个俏寡妇如果性子温和会有很多麻烦,如果沈兴是个普通人的话,这吕姐也算是个不错的人选。

然而世事从无如果。

沈兴将吕姐打横抱起,然后进了卧室,将吕姐放到那张软绵绵的大床上后,拿过一条毛毯给她盖好,接着沈兴又将餐桌收拾了一下,最后拎着自己的工具包离开了。

夜幕已经垂下,沈兴却并没有直接回自己的住处,他先是在小区里最亮堂人最多的地方和邻居们扯了一会闲篇,这才回去。因为晚饭前有很多人知道他去了吕姐家,他虽然不能接受吕姐的好意,却也不想让这些人说吕姐的闲话。

再次回到自己的小屋,沈兴洗了把脸,然后解下了手腕上的军用手表,他的手表中有一支麻醉针,刚刚他就是靠这个把吕姐摆平的。

坐在书桌前把笔记本电脑点亮,最后打开了一个隐藏文件夹里的一张图片;图片中是一群穿着迷彩服的军人,人数并不多,沈兴也在其中,但是最显眼的是其中一个娇如艳雪、英姿飒爽的女兵。

3年前,沈兴还在军中服役的时候,谈了一场烫伤心灵的恋爱,照片中那个叫杨子寒的女兵就是他的恋人。

沈兴自幼多艰,饱受冷暖,但是他却从没有屈服过,在反抗命运的过程中逐渐养成了飞扬跳脱、痞气十足的性格,而杨子寒则是一副烟视媚行、祸国殃民的风骚样子,他们俩本来应该是最不合拍的两个人。

然而这世界上有一种东西可以超越一切,就是爱情。

沈杨二人从初相识时的互相看不惯,到出生入死执行任务时的磨合,再到经历战火硝烟后的心心相印,感情日深一日,直到两人恋情曝光的那一天。

沈兴也是在这一天才知道杨子寒的真实身份——国防部高官杨天奇将军的小女儿,而杨将军与沈兴的义父沈将军严重不合;军中派系林立,沈将军与杨将军的分歧不但时日已久,而且难以调和。那个时候,一向乐观的沈兴,第一次觉得整个世界都黯淡了下来。

可就在这个时候,沈将军做出了一件令沈兴意想不到的事情。

 

王者保镖第3章金狮酒吧

就在沈兴沮丧的时候,他万万想不到自己的义父竟然肯为了他放低姿态,沈将军备了厚礼亲自来到杨将军府上,想与杨将军商谈这件事情,而那天恰好是杨将军60岁的生日,杨将军在家中宴客,有很多军中的同僚在场。沈将军既然要来,那他这一系的人马自然也要来,当日沈将军一行浩浩荡荡的来给杨将军拜寿,可以说给足了杨将军面子。

然而杨将军听了沈将军的来意后竟然勃然大怒,杨将军当着一众军中同僚的面说了很难听的话,直接让沈将军下不来台,最终不欢而散……

沈兴回忆起当年的事情,心中又是一阵翻腾,他急忙将电脑关了然后深呼一口气,终于将这口闷气吐出。

“他奶奶个孙子的,老杨头儿你看不起小爷我,终有一日小爷要让你把肠子都悔清了。呼——”

沈兴发泄了一番,心情终于好一些,于是披上衣服出了门,他打算去喝一杯。

“金狮酒吧”是今年新开业的,酒吧规模不小,距离繁华的市中心仅仅两个街区,这里只是中档略偏上的消费场所,同时也是鱼龙混杂之地,黑白两道的人物、街边的混子,以及一些想要钓金鳖的年轻女郎和一些猎艳的男人。

这酒吧是滨海本地很有名望的大财团“冯家”的产业,目前由冯家本代的准继承人冯伟廉打理,本来以冯家的财力和冯伟廉的本事,足以把这酒吧开到市中心去,档次也能提升个好几级;可是这冯伟廉与普通的富家公子哥不同,他觉得开酒吧就应该海纳百川,这才是做生意的根本。

“嗨兴哥,来这边坐。”

沈兴顺着声音一看,原来是遇到了之前自己手下的三个保安孙俊、朱峰和赵鹏,坐下之后见旁边还有一个近30岁的男人,当即道:“呦江队也在啊,这么巧。”

“叫老江就好。”男人说道。

“老江”的名字叫江海滨,他比沈兴大4岁,是荣昌保安公司总管外保的头头,在公司里边称为经理,而外保们都叫他江队。

“沈兴,我听说你的事儿了,她娘的臧美丽那个骚货,真不是东西……”

江海滨和沈兴一样,也是出身于军中的精英军团,不过沈兴的中南海特勤队培养的都是保镖,而江海滨所在的“天狼”中队出来的却是实打实的杀人机器。

原本以沈兴和江海滨这样的,都应该是军中重点培养的人才,但由于一些“不明原因”,他们最终都没能留下来。

江海滨退役之后就进入了荣昌保安公司,沈兴还是通过他入的职呢。

沈兴满不在乎的笑道:“放心吧,这口气我是迟早要出的,只是连累了那一班的兄弟,估计他们这月那200块钱的奖金要没了。”

“兴哥,你这么说就见外了,我们兄弟好几次青黄不接的时候是你帮我们渡过的难关,200块钱算个屁啊。”孙俊说道。

朱峰也道:“对啊兴哥,你别客气,等你落下脚了我们小哥几个还去找你,我们就想跟着你混……”

等朱峰絮叨完了,江海滨在一边问道:“说真的沈兴,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么?”

沈兴还没来得及回答,赵鹏就在一边道:“兴哥,要我说你还打算什么啊?那吕姐多好的一个女人,又漂亮又贤惠对你又好,你就和她好了,然后一起开店不就结了,说来那吕姐真是迷人啊,我要是能有你那福气,少活10年也愿意……”

这几个月沈兴上夜班的时候,吕姐没少给他送宵夜,沈兴的队员们也顺带的沾了光,吕姐的厨艺很好,给这帮小子都吃馋了。

“你个大傻鸟,别冒傻气了,也不怕人笑话。”朱峰在一边损道。

由于赵鹏的名字中有个“鹏”字,熟悉的人都叫他大鸟,尤其在一次小哥几个用一个马桶小便之后这个名字更响亮了。

有道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孙俊、赵鹏和朱峰三人也是退伍兵,不过他们所在的部队远远及不上沈兴和江海滨这种精英军团,不过好在各有所长,比如说话的这个朱峰,之前就是个侦察兵。

朱峰他个子不高眼睛又小,平时大家就叫他“耗子”。

只听朱峰又道:“大傻鸟我还不知道你,兴致上来了母猪都能拱一通,兴哥才不跟你一样呢。”

“你个死耗子好意思说我,特么上回要不是你盯着人家姑娘的胸脯和屁股看,我至于跟你一起挨一顿揍……”

赵鹏和朱峰两人很是斗了几句嘴之后才停下,赵鹏这家伙一会儿也闲不住,他四处张望了一下,忽然道:“哎我说,那边那个妞儿不错啊。”

“是不错,不过小心扎了手。”沈兴在一边提醒道。

酒吧角落的一张桌子坐了四男一女,同时也是一老四少的搭配,他们以一个身上穿着黑色高档丝制太极服的老者为首,另外的三个男人的衣服就和正常人一样了了,而刚刚赵鹏议论的那个女郎则十分惹火。

从外表上看,这女郎大概20岁出头,下身是一条黑皮热裤,把两条白生生又长又直的腿露在了外边,上身穿的是七分袖的修身小皮衣,小皮衣里边是一件V字领的黑皮抹胸,由于这V字领口开得很低,将这女郎的饱满的胸脯与之间的沟壑很好的呈现了出来。

皮衣女郎长得很漂亮,而且攻气十足,一看就是朵刺玫瑰。

孙俊、赵鹏还有朱峰这哥仨平日里见到美女就管不住眼睛,再加上这女郎也实在是漂亮,所以这小哥仨眼睛都直了,那女郎感觉到了三人那种“侵略”性的目光,顿时就瞪起了眼睛,赵鹏这傻鸟喝得有点多,竟然还冲人家吹了声口哨。

这一下可把对方给惹火了,那女郎“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看这意思是想上前动手,但被那老者给拉住了。

“雯雯,不要惹事。”

女郎哼了一声,不情不愿的坐下了,见那边让了一步,沈兴向那老者拱手致谢,接着叱道:“大鸟,你注意点。”

赵鹏尴尬的笑了笑,把头转了过来。

解决了这事儿,沈兴对江海滨笑道:“我当然还是希望能做自己的老本行,当个保镖,将来开个千八百人的保镖公司,像北美那什么黑水公司一样,他奶奶个孙子的,到时候我要冲出国门走向世界,狠狠的挣那帮老外的钱。”

听沈兴这么一说,孙俊在一边说道:“这主意好啊兴哥,你带我一个吧,我也去。”

孙俊一说带他去,朱峰在一边又道:“你可行了吧猴子,你除了吃桃之外能干什么啊?”

“你大爷的耗子!”

朱峰这厮嘴挺贱,谁都要说上两句。

江海滨叹了口气,对沈兴道:“你的想法很好,可是这个见鬼的世界,对我们实在是太不友好了。”

王者保镖全文免费在线阅读,王者保镖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王者保镖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