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亿夫人总裁我“丧偶”》宗鹤免费阅读完整版

  • 时间:
  • 千亿夫人总裁我“丧偶”一冰河
  • 来源:zsy

《千亿夫人总裁我“丧偶”》宗鹤免费阅读完整版

《千亿夫人总裁我“丧偶”宗鹤》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宗鹤小说千亿夫人总裁我“丧偶”推荐章节

千亿夫人总裁我“丧偶” 第4章 宗鹤他没有生育能力啊

“阿姨,我不是来要钱的,我今天过来只是想告诉你,其实我……怀了宗鹤的孩子。”

---------------

江晚恩弯腰给齐翠萍倒茶的动作一抖,水渍差点溅在了茶几上。

幸好她及时收住,没有将自己真实的情绪暴露出来。

邱翠萍原本发怒的表情也全被震惊所代替,她看着唐曼的肚子,目瞪口呆:“你说什么!你怀了小鹤的孩子!?”

唐曼吸了吸鼻子,点头:“两个星期前的事,其实我也不知道,要不是这个月的生理期没有来,我去医院检查,我都不知道我竟然坏了宗鹤的骨肉,阿姨,这是检查报告你可以看一下。”

说着她就从包里抽出一张事先就准备的单子,然后递到邱翠萍面前。

邱翠萍捏着检查报告,身形颤抖,“这……”

……

监控屏幕面前,庞特助听到这个消息,差点吓得从椅子上摔下来。

他立马走到书房,激动道:“商总,不好了,唐小姐来了!”

过了两秒,门才被人缓缓拉开,男人身形颀长,穿着白色的衬衫显得意气风发,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他面无表情的摘掉眼睛,声线玄寒:“怎么了?”

“唐……唐小姐说怀了您的孩子!”

闻言,男人狭长的黑眸微眯,俊美异常的脸庞上浮现丝丝寒意。

庞特助咽了咽口水,觉得周围温度骤然下降。

男人来到监控器面前,屏幕上方的三个女人均没有说话,僵硬的气氛蔓延在空气里。

男人精深的瞳孔落在江晚恩脸上,看着她表情淡然,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

庞特助颤颤巍巍的开口:“商总,要不要出面帮帮太太和夫人啊?”

男人墨色的瞳仁散发着犀利的光芒,沉声吐出两个字眼,“不用。”

他到要看看她有什么能耐。

唐曼轻声啜泣的声音还在客厅里萦绕,邱翠萍手里握着报告,脸色发白,一时之间无计可施,宗鹤走了,留了一个商家香火这是好事,可是晚晚……

邱翠萍看向江晚恩,幽幽地叹了口气:“晚晚,这事你怎么看?”

江晚恩原本以为这是唐曼情急之下撒下的谎言,但直到她拿出那张检查单的时候,她才恍然大悟,原来她竟然还做了两手准备。

她淡淡一笑,声音寡淡干净:“妈,有孩子是好事……”

邱翠萍没想到她竟然会这么深明大义,心里有些安慰,她愈发觉得自己儿子娶了一个好媳妇:“晚晚,真要委屈你……”

唐曼也没想到这个江晚恩这么大方,看来这女人果然对她不构成任何威胁,这个遗产她是拿定了。

“妈,我话还没说完呢。

”江晚恩欲言又止,将为难启齿的表情表现的淋漓尽致。

邱翠萍:“怎么了,你说,有什么要求就跟妈说。”

江晚恩看着唐曼,视线慢慢往下移,最终停在女人平坦的小腹上,她叹息一声,语气忧愁:“有孩子是好事,但是……宗鹤他没有生育能力啊……”

一直盯着监控屏幕的男人:???

庞特助的冷汗在这一刻终于从额头上滚落了下来。

千亿夫人总裁我“丧偶” 第5章 豪门太太不好当

庞特助的冷汗在这一刻终于从额头上滚落了下来。

--------------

邱翠萍吓得脸色惨白,她把检查报告摔在地上,“怎么可能,晚晚你不要胡说,小鹤怎么可能没有生育能力!”

唐曼也没想到江晚恩竟然会来这一招,身子微微侧开,有些心虚的挡住自己的小腹。

江晚恩一边安抚着邱翠萍,一边哽咽道:“妈,其实这事我本不应该告诉你的,怕您老人家伤心,但是宗鹤那里确实有问题,要不然……我们两个都结婚两年了,我这肚子怎么可能没有一点动静,当然,您要是不相信的话,等唐小姐孩子生出来,给您和孩子做个血缘鉴定就知道是不是真的了。”

她叹了口气:“宗鹤他是个男人,要面子的,所以这事我们谁也没告诉,您看,这还有我们买的药呢,为了治这个病跑了好多名医……”

她说着就去厨房的橱柜里抱出来好几包中药,系数放在茶几上,表情郁闷又悲痛。

邱翠萍看了一眼江晚恩,又看了一眼茶几上的证据,心里倒是信了几分,江晚恩嫁进商家这两年,她早就摸透了这女孩的性格,胆小懦弱,要说她拿这件事情来骗人,她倒觉得她没有这个胆子。

莫非,是真的……?

说实话,她也觉得这几年来,儿子变得愈发奇怪,性格更是越来越孤僻,连她这个亲生母亲都摸不透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不成想……原因竟是因为自卑!

邱翠萍沉沉地叹了口气,老天爷啊老天爷,你真的不给我们商家留条活路啊!

唐曼还在挣扎,不甘心道:“不可能,我这孩子绝对是宗鹤,你别骗人,阿姨,你相信我!”

江晚恩在旁边幽幽补充了一句:“两个星期前,唐小姐好像上过一个新闻,说是和电影里的某个男导演……”

后面的话不言而喻了,唐蔓惊慌失措的瞪了江晚恩一眼,江晚恩立马委屈的低下头。

邱翠萍听出了江晚恩那句话的言外之意,直接拿起一杯茶泼向了唐曼,冷声训斥:“唐小姐,我们宗鹤虽然没有生育能力,但还用不着去当别人的接盘侠,你自己在外面造的孽自己收拾,请你马上离开!”

“阿姨……”

“马上给我离开,你要是不走,我立马打电话报警,说你骚扰我们!”邱翠萍难得发火,商宗鹤生的像她,母子之间的眉眼如出一辙,这一生气,江晚恩倒是觉得邱翠萍被商宗鹤的魂魄上身,气场有些瘆人。

唐曼哪儿还敢狡辩,红着眼眶,不甘心的离开,领走前还恶狠狠地剜了一眼江晚恩。

势必要将今天的这个仇报复回去。

唐曼走后,江晚恩像只小白兔一样挪到邱翠萍身边,睁着大大的眼睛,语气温软道:“妈,你别生气,宗鹤在天上……肯定也不希望看到您这样,来,我扶您上去休息好不好?”

她琉璃般晶莹剔透的美眸饶是有再大的火,同她一对视都会被熄灭,邱翠萍心头一软,拍着她的手说:“晚晚,妈身边辛亏还有你,你真是妈的好儿媳妇。”

江晚恩小嘴甜道:“妈,晚晚有你才觉得幸福,现在咱们相依为命,我一定会替宗鹤好好照顾你的。”

“好好好!”

屏幕外。

庞特助端正的站在一旁,背僵硬的挺着,他用余光偷偷的瞟了一样坐在椅子上的男人,感觉有一股寒意从前方缓缓袭来。

“总……总裁……”

“呵。

”男人唇角突然发出一声冷笑。

庞特助立马紧闭嘴巴,视线慌乱的向天花板看去。

完了完了,庞特助在心里用手指在自己胸前做了个祈祷,上帝保佑,阿弥陀佛。

气氛沉默片刻过后,男人突然站起来。

好,很好,非常好。

他不行?没有生育能力?

商宗鹤气笑了,绷紧的下巴在无声的抽搐。

“总……”

“哐当”一声巨响,商宗鹤一脚踢翻了椅子,眼底渗着凛冽的冷意。

从身边越过的时候,庞特助感觉半边身子刮起阵阵寒风,他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

这股瘆人的恶寒似有感应一般飘进了别墅里,江晚恩替邱翠萍关上房门后,捂着嘴突然打了个喷嚏。

感冒了?

江晚恩瑶瑶头,然后下楼,将茶几上那几包的药系数扔进了垃圾桶里。

只是一些养生的药材而已,倒是没想到,竟然会在今天发挥这么大的用处。

江晚恩秀眉轻挑,想用孩子来分遗产,唐曼倒是想的出来,得亏她今天机智,否则还真拿这女人没办法。

反正商宗鹤死了,死无对证,她作为商宗鹤同床共枕两年的妻子,自然是说什么是什么,就算唐曼心有不甘,她也没办法。

“呼——”江晚恩吐出一口气,看来这个豪门太太真不好当。

千亿夫人总裁我“丧偶” 第6章 不速之客的到来

商宗鹤下葬的日子定在了二十三号这天。

虽然没有找到尸体,但邱翠萍觉得不能让自己儿子成为孤魂野鬼,于是选好了日子和墓地后,开始着手操办。

江晚恩这两天因为邱翠萍在别墅里,为了照顾婆婆,一日三餐准备的齐全,于是自己也吃了不少,原本凹陷的两颊也圆润了很多。

怕外人看出来她的日子过得过于滋润,在下葬这一天,江晚恩早早的就起来化妆、准备。

特意选了个比自己色号白几号的粉底,江晚恩用美妆蛋扑在脸上,再用阴影在眼眶下面扫了扫,刻意没有涂上口红,江晚恩将头发垂在肩上,用皮筋松松垮垮的扎成了一小簇。

选了条黑色的裙子,准备好后,往镜子面前一站,江晚恩自己都吓了一跳。

像个鬼一样,有些夸张了。

她连忙抽出几张纸擦了擦,好多了,至少看起来没那么假。

从房间里出来后,江晚恩就在楼下沙发上等着,连口水都不没敢喝,就是要做出嘴唇苍白皲裂的惨状。

邱翠萍从房间里出来,见江晚恩早早就在楼下等着,不由的心里安慰。

“晚晚,怎么起这么早?”

江晚恩走过去,扶着邱翠萍下楼,柔声说:“昨晚我梦见宗鹤了,所以……一晚上都没睡。”

邱翠萍看着她的脸色确实比前几天憔悴了不少,她叹了口气:“那也不能一晚上都不睡啊,否则身体的受不住。”

“没事的妈,这几天其实我都没怎么好好睡一觉,这心里头……闷得慌。

”她适宜的眼眶微红。

邱翠萍心疼的看着她,“乖,别哭了,走吧,去墓地。”

“好。”

商宗鹤的死哪怕已经过去了四天,但舆论依旧没有散去。

随处可见的新闻报道,尸体和起因至今还未寻得。

商父去世的早,由邱翠萍一手将儿子带大,后来母子两人来到岸城,商宗鹤利用自己天生的经商头脑,在短短不到五年的时间里一举拿下岸城巨头,成为业界神话,

岸城今日的天气好转不少,至少没有下雨。

来到枫泾陵的时候,金色的光芒从云层里探出头来,有暖意泄露进空气里。

江晚恩叹了口气,看来今天还真是个下葬的好日子。

枫泾陵是岸城最大的私人墓地,金贵的地皮,邱翠萍找人算过了,同商宗鹤的八字契合,可保他轮回转世,不受九九八十一苦。

抵达目的地后,李肖从驾驶位上下来,恭敬的打开车门。

江晚恩低头,浅浅地说了声“谢谢。”

李肖受宠若惊,“不……不用客气的太太。”

墓园的工作人员领着他们上去,邱翠萍全程都拉着江晚恩的手,江晚恩能感受到婆婆的颤抖,她垂下眉睫,心里发出一声轻叹。

来在墓碑前,邱翠萍再也坚持不住,崩溃的蹲在地上大哭。

江晚恩看着商宗鹤墓碑上的黑白照片,鼻头一酸,却忍着泪水,背过身去。

李肖在身后担心道:“太太……”

江晚恩喉咙哽咽:“不行,我不能哭,我得替宗鹤照顾妈,我不能哭……”

但其实是她已经哭不出来了,双眼干涩,那几天哭的太过了。

明明很伤心,却还佯装着坚强的形象成功树立在了李肖心里,他不由得对江晚恩又钦佩又心疼,沉吟了片刻,才感叹出声。

“太太,您辛苦了……”

入馆、下土,一系列的步骤完成下来后,下葬算是圆满结束。

江晚恩一只手扶着声泪俱下的邱翠萍起来,一边安慰着说:“妈,当心身体。”

邱翠萍用方巾擦掉眼角的泪水,正要开口,却听见从不远处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和人声。

三人回头看去,一群穿着黑色衣服的人正在向他们走近。

江晚恩一怔:“妈,这……?”

邱翠萍表情在这一刻变得严肃起来,她沉声道:“晚晚,一会儿要是吵起来,记住给小鹤的律师打电话。”

江晚恩看向李肖,李肖立马掏出手机,一副时刻准备着的架势。

千亿夫人总裁我“丧偶” 第7章 其实早就破产了

“邱姐,我们今儿过来送送小鹤。

”为首的男人走近后,笑眯眯道。

目光越过邱翠萍,落在江晚恩脸上,被女人清美的脸庞惊艳的一瞬间呆怔。

李肖察觉到这抹贼眉鼠眼的目光,身为助理的责任,直接挡在了江晚恩面前。

江晚恩愣了一下。

邱翠萍没给好脸色,冷声质问:“是谁告诉你们我们在这儿的?”

男人避而答之:“邱姐,怎么说我们也作为小鹤的长辈,大家何必在这种事情上计较呢,你说对吧?”

邱翠萍眼底泛冷,这话情理之中,她确实是拦不得。

没办法,三人避到一旁,给这群人腾出位置,十几个人依次吊唁完后,邱翠萍开始发话,下逐客令:“行了,现在你们可以走了。”

男人显然醉翁之意不在酒,有备而来,满脸的青色胡茬看起来邋遢又无赖,他试探的问道:“邱姐,小鹤那么多遗产是不是也有我们这群亲戚的一份啊?”

话一出,其他人也应声附和。

“对啊对啊,怎么说我也是小鹤的大叔,也该分点吧!”

“那你这么说,我还是小鹤的婶子呢,那我那份怎么也比你多!”

“还有我还有我!”

……

叽叽喳喳,原本沉寂的墓地瞬间吵成了一锅粥,在一个尸骨未寒的人面前争吵成这样,一群人似乎也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妥。

看来是一群打秋风的亲戚,而且这群人样貌眼生的很,应该跟商家没多少血缘关系,往大胆了说,没准里面还有来充数的。

江晚恩心里不屑的啧了一声,真是不知羞耻。

邱翠萍就知道这群人过来的目的没那么简单,她回头给了江晚恩一个眼神,江晚恩立马了然,手指头点了点李肖的后背,示意他现在可以去打电话了。

李肖得令,趁着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邱翠萍身上,他往后退了两步,准备寻找机会联系顾律师。

见邱翠萍不说话,男人变得不耐烦,随口就啐了一口唾沫在草地上,也没了刚才的好言好语,几乎恶狠狠的口气,讽刺道:“邱姐,没你这样的,你们家小鹤发达了,怎么,忘了我们这群乡下亲戚了?你知不知道,我们这群人可是连夜赶过来的,三瓜俩枣,你总得打发点吧!”

邱翠萍默默的攥紧了拳头,脸色发青:“邱老二,这东西不是说给就给的,得讲法律。”

“少跟老子在这儿咬文嚼字,谁不知道你养出了个首富儿子,快点的,别逼我们动手,把钱拿来!”

邱翠萍吓得嘴唇发白,但硬是一声不吭。

邱老二见此,直接一只手将她拎了起来,恶狠狠道:“快点他妈给钱!”

“妈……”江晚恩吓得连忙走近,她的声音温柔的像只小奶猫:“大哥,妈她才出院,您能不能别动手……”

邱老二上下扫了她一眼,眼神里闪烁着意味不明的光芒,喉咙里发出几声坏笑,他一手松开邱翠萍看,“你这儿媳妇长得可……俊啊!”

江晚恩眼疾手快,扶住邱翠萍,“妈,你没事吧!”

邱翠萍咳嗽的弓起了腰。

“喂,你作为商家的儿媳妇,商宗个那小子给你留了多少钱!”邱老二见那老太婆冥顽不灵,开始向江晚恩下手。

江晚恩一边扶着邱翠萍,一边开口,声线微微颤抖,且又轻又细:“我……我没钱……”

“怎么可能没钱,你他妈别骗我!”

江晚恩抬起巴掌大小的脸庞,硕大的眼睛里因为无助染上了一层氤氲,看起来楚楚可怜,又格外诚恳:“因为我和妈也没有收到任何通知……但我,我以前听说宗鹤他要把钱都捐给希望工程,所以……”

“艹,真他妈有钱了是吧,不去孝顺我们这些长辈的,去捐给希望工程?”邱老二狠狠的踢了一脚边上的石子,嘴里骂骂咧咧的。

看了一眼江晚恩,他还是不相信的继续问了一句:“他就没给你们婆媳俩留点生活费什么的?”

“……没,其、其实宗鹤早就破产了。

千亿夫人总裁我“丧偶” 第8章 她现在开心的很呢

邱老二又狐疑又震惊的眼神看着她:“你什么意思!”

江晚恩抽抽涕涕:“他其实早在一个月前就破产了,因为赌博,但是为了好面子和公司上市,所有才谎称自己还有钱,就连我们现在住的别墅其实都是租的,还有几个月就到期了……”

她浓密且卷翘的睫毛轻轻一眨,一滴清泪顺着脸颊夺眶而出。

“我和妈把所有的家产加在一起才给他换了这么一块好墓地,他若要是没有破产的话,今天是他下葬的日子怎么可能这么冷清,他好歹也是岸城首富,必然是风光大葬,好友相伴,可现在……”

江晚恩吸了吸鼻子,最后的话全化为一声失望的叹息。

农村人好糊弄,尤其是这群不了解情况的人,江晚恩用她精湛的演技把所有人唬的一愣一愣的,就连邱老二也被她骗了过去。

“你说真的?”

“大哥,我怎么可能骗你,你看我们婆媳现在身上有一份值钱的东西吗,就我这件裙子还没有商标,四五十块钱的地摊货而已……”

邱老二仔仔细细的又扫了一眼两人,尤其是江晚恩,确实,他们就算没吃过猪肉那也见过猪跑,电视剧里的富家太太哪个不是穿的雍容华贵,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偏偏这位商太太,全身素净的连一件首饰都没带,衣服更是连个名牌标志都没有。

偏见在心里根深蒂固,他们就觉着富家太太就应该穿金戴银,最好一年四季都穿貂,全然不知道这个世界还有一种东西叫做私人订制。

“邱姐,你这儿媳妇说的是不是真的!”邱老二居高领下的睨着邱翠萍。

邱翠萍立刻点头,装穷:“我们婆媳现在都这样了,你还想着过来抢钱,邱老二我过去待你可不薄啊,我还记得你当初起房子的时候我可是借了十多万,现在我们婆媳俩快没住处了,这钱你是不是该还了?”

一提到还钱,邱老二立马换了副嘴脸,耍无赖:“什么钱,我现在都没钱还还你钱,行、行了,人也看完了,我们就走了,我告诉你,我现在没钱,你们俩以后要死要活跟我可没关系,那十几万就算是商宗鹤那小子孝顺我们的,我……我走了!”

江晚恩还装可怜着说:“婶子,大叔,既然你们是宗鹤的亲戚,能不能借我们点钱……”

“我们可没钱!”想都没想直接拒绝。

“我……没钱,谁是你大叔,我不认识你!”

……

气势汹汹的来,到最后一溜烟的落荒而逃。

李肖打完电话回来后,发现人已经没了踪影,目瞪口呆。

为了维护自己的形象,那群人走后,江晚恩一副害怕的表情跌坐在地上,大喘着气,脸色通红:“妈,吓……吓死我了……”

邱翠萍原本还对江晚恩刚才的机灵伶俐有所改观,没想到下一秒人就吓成了这样,看来她刚才的灵机一动只是巧合,果然,她就知道人是不会在突然间变得聪明起来的,江晚恩这两年是什么性格她一清二楚,怕不是刚才被逼急了,所以才说了那番话。

邱翠萍拍拍她的背,安抚道:“没事,晚晚,你刚才做的很棒!”

“真的吗?”江晚恩一副受宠若惊的表情,“其实……这都是我在电视上学的,没想到真的会有用。

。”

邱翠萍恍然大悟,难怪。

“那宗鹤到底到底有没有破产?”她一直不清楚儿子的产业,刚才江晚恩这么一说,她心里也咯噔吓得一跳,虽然明知道这不可能,但总归还是得听她亲口否定来得踏实。

李肖正好走过来,替江晚恩回答了这个问题:“夫人,您放心,商总的公司经营的很好,一年有好几百个亿的收入呢,具体的遗产分配情况,商总那边已经分配了,太太现在持有百分之十的财产,剩下的是属于您的。”

江晚恩扯出一抹淡淡的笑,依赖的挽着邱翠萍的手说:“那一千亿我可以不要,捐给希望工程也可以,我只希望能一直陪在您身边,代替宗鹤好好照顾您。”

这话任谁听了都觉得心窝子一暖,邱翠萍也不例外。

她说:“不行,女孩子还是得留点钱,而且小鹤那小子怎么才给你百分之十,李助理,能不能把我旗下的再给晚晚百分之十,不然就那么点钱怎么够花啊!”

李肖:“可以的夫人,如果您愿意的话我可以让顾律师拟合同。”

江晚恩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两个百分之十,那可就是……两千亿!

“妈……妈……”她这次是真的吓到了,“不用,我用不着那么多钱。”

“胡说,这事就这样定了,明天就让律师走合同,小鹤这么年轻就走了,让你受了委屈,这点补偿是妈给的,听话,拿着。”

江晚恩装的极其不情愿:“妈……”

“你再这样妈要生气了!”

“您别生气,这样对您身体不好,”她叹了口气,“好吧,我听您的。”

“乖,这才是妈的好儿媳妇。”

江晚恩当晚又没睡好觉,被突如其来的又一个一千亿砸的头晕眼花。

但是又得控住这种狂喜,怕被隔壁邱翠萍听见,只得全身裹着被子,像一条胖乎乎的大虫子一样,在床上激动的打滚跳跃。

她怕不是开了挂了!

两千亿,真是要疯了!

“砰”地一声她连人狠狠地摔在了地上,但她却丝毫不在意,又继续在地上滚来滚去,极力憋笑的动静显得十分怪异,从远处看还以为在发羊癫疯。

监控那头的男人,冰冷又锐利的眼神像道利刃一样落在屏幕上,周身的寒意微沉,男人漂亮的薄唇弯起一抹弧度,有点冷。

这么开心?

造谣自己破产,滥赌成性,她这位商太太可真是越来越棒了。

不明所以的庞助理反而还担心道:“商总,太太这是抽风了,要不要叫医生?”

“抽风?”

低冷嘲讽的语气让庞特助脖颈一阵阵冒寒意。

沉默片刻,咬牙切齿的字眼从他唇瓣里蹦出来。

“她现在开心得很呢。”

要不是因为她前几天举动怪异,他早有准备,在她的手机里安装了监控,否则他还不知道她竟然这么“聪明”,仅凭满口谎言就能打发一群无赖,更关键的是这才不到几天的时间里,她就用她伪装的小白兔面具轻而易举从母亲手里又拿到了一千亿!

一千亿,平时里她装的对钱根本不感兴趣的样子,没想到手段竟然如此高明,就这么喜欢钱?

商宗鹤眉头紧皱,莫非她在用自己的纯良的样子打算一步一步挖空他的财产?

呵,简直痴人做梦!

“庞特助,盯着她的银行账户,每一笔消费务必给我记下,我倒要看看她到底在耍什么名堂!”

庞特助低着头,冷汗直流:“好的商总。

千亿夫人总裁我“丧偶”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千亿夫人总裁我“丧偶”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千亿夫人总裁我“丧偶”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