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贵妻:名门老公很凶猛最新章节(酒水微醺)萧暮云无弹窗广告免VIP

  • 时间:
  • 重生贵妻:名门老公很凶猛酒水微醺
  • 来源:KX

重生贵妻:名门老公很凶猛最新章节(酒水微醺)萧暮云无弹窗广告免VIP

《重生贵妻:名门老公很凶猛萧暮云》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重生贵妻:名门老公很凶猛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一章 都是演戏

精神病院的病房内,萧暮云低着头,坐在轮椅上,一动不动。她黑色的眼眸就像是一口枯井,一眼望过去深不见底,死气沉沉的眼神没有一丝生机.

她已经在这里被关了有半年之久了。

突然,走廊内响起踢踏的高跟鞋声音。

她机械得抬起头,看着房门被打开。

然后一个她熟悉地不能再熟悉的女人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萧暮伊!

萧暮云脸上出现了刻骨的恨意,剧烈挣扎起来,可她瘫痪的双腿,让一切成为徒劳。

“这么激动,看来我亲爱的妹妹见到我这个姐姐很高兴啊……”

萧暮伊冷笑了声,走上前抓住萧暮云的下巴,然后她的手微微一使劲——

“碰”的一声,萧暮云随着轮椅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她面如枯槁,努力挣扎着想要坐起来。

萧暮伊直接一脚狠狠的踩在她的背上,用力的碾着开口:“没想到曾经风光无限的萧家大小姐也有这么落魄的一天!”

“萧暮伊,你不要得意!那视频是你放上去的,是你给我下药的!是你,一切都是你做的!纸是永远包不住火的!” 萧暮云侧脸狠狠地看着萧暮伊。

“纸包不住火……”萧暮伊冷笑一声,“你还在指望你哥哥吧。是我忘了告诉你么?萧暮渊已经死了。为了救你。”

萧暮云愣住,半天才呆滞的抬头看着眼前人:“你说什么?”

萧暮伊可没有那个心情给她反应,继续挑眉道:“至于父亲……父亲现在根本就不想见你,你大庭广众之下让他出丑,让萧家出丑,他啊,现在恨不得把你从来没有出生过呢。这可是父亲可是亲口告诉我的,他根本就不觉得你们兄妹是他的子女!只有我,只有我配得上萧家,只有我才能是萧家的大小姐。”

“就算是萧暮渊死了,父亲也没有难过!”

“不……不可能!你说谎!”

“哈哈哈,我说谎?”萧暮伊歪了歪脑袋,“就算父亲知道了是我设计萧暮渊,设计了你,他也没有说什么,照样让我成为了萧家大小姐,这不就是最好的证据么?”

萧暮云绝望的摇头,可是回忆往日的点点滴滴,却不得不相信。

原来,父亲根本就不喜欢她和哥哥。难怪萧暮伊会被接回来,难怪……

萧暮伊可没有给萧暮云反应的时间,半个身子压在她的身上开口:“对了,我还没有问你,害死了最疼自己的哥哥,是什么样的感觉?”

萧暮云的神情一窒,抬头看着萧暮伊,死寂一般的眼神染上厉色,神色狰狞疯狂,倒是真的像是疯子一般。

是她!一切都是她害的!

她失去双腿,被关在这个精神病院里,哥哥被害死了!一切都是她害的!

她一只手用力抓住萧暮伊的手腕,那样大的力气竟然让萧暮伊有些甩不开,她的眼中满是疯狂的恨意,尖叫着就伸手掐住萧暮伊的脖子。

虽然萧暮云的力气够大,可是双脚已经残疾了,她被萧暮伊一踹小腹,就被踹开了,萧暮伊抓着她的脑袋就往墙上撞去。

“伊伊,时间差不多了。”

熟悉的声音让萧暮云的声音猛地僵住。

这个声音她绝对不会忘记,这声音的主人是她的未婚夫黄少泽。

萧暮云抬头,看着她的未婚夫将萧暮伊拉近自己的怀里,用柔和的声音说:“你现在的身体不适合太过激动。”

萧暮伊一只手放在自己起伏的左胸口,过了一会儿,缓缓平静下来,用一种奇怪的带着些许迷恋的表情看着浑身僵硬的萧暮云,喃喃道:“是啊,我现在不能太激动……真羡慕那强悍的心脏啊,不过很快,很快那就会是我的了。”

萧暮云听到黄少泽宠溺的笑声和安慰的话语。

曾经,他也是用这样温柔的声音安慰她,也是用这样宠溺的眼神看着她。

原来,一切都是假的。

萧暮云看着他们亲密地相拥着,然后离开。

萧暮云忍不住环住自己的双肩,止不住的抖动。

骗子,全是骗子。

原来他们早就勾搭在了一起!那哥哥呢,哥哥的事情是不是也有他的份?是了,没有了哥哥,以萧桓的脾气,公司说不定最后真的会交给萧暮伊,所以,这就是他们害死哥哥的原因么?

过了一会儿,她捂住自己的脸庞突然厉声笑了起来。

萧暮云嘴角裂开一个略显怪异的笑容,手轻轻的抚上自己的胸口,感受着自己心脏剧烈的跳动。

在这个精神病院这么久,她可爱的姐姐之所以没有杀了她,原来是因为想要她的心脏么?而她亲爱的未婚夫如今护着的,全是夺走她一切的女人!而她亲爱的父亲,对这一切不闻不问。

她的命,早就已经不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可是她不甘心!

凭什么心狠手辣的萧暮伊可以活的那么畅快,她却要在这里腐烂。

萧暮云慢慢的坐了起来,神情冷厉的喃喃道:“想要我的心脏,也要看看自己有没有这个资格!”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口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房间的门被打开,一个完全看不清脸的医生走了进来。

他利索的拿出一罐酒精,沾着抹向她的手背,另一只手在她身侧摆出许多医疗用具。

她微笑着看着他的一举一动,仿佛完全接受了自己的命运,看着针筒慢慢刺入她的手背,用力的甩开,原本刺入皮肤的针被她硬生生甩开。

医生大声的喝住她,想要用力按住她的手。

她挥舞着双手,酒精就这么被打落在地上沾了她一身,她的眼中满是笑意,然后拿出打火机,点燃了自己身上蓝白条纹的病服。

是该结束了,她在这个故事里苟延残喘了这么久,所有的一切就这么结束吧。

第二章 又一次机会

剧烈的阳光把萧暮云从睡梦中彻底叫醒,她愣愣的睁开眼睛,阳光刺入眼中有微微的刺痛感,但是却不知道为什么,她还是一直盯着阳光看。

“是梦么?”

看着自家妹妹坐在床上呆滞的样子,萧暮渊无奈的笑了笑走上前揉了揉她的脑袋:“小懒猪,起床了。”

萧暮云把视线从阳光转向说话的人身上,原本就因为看阳光眼眶微红的她,在看见萧暮渊的那一刻,哭了出来。

大滴大滴的泪珠顺着她的眼角滑落,她什么都没有说,什么声音也没有发出来,就这么看着萧暮渊,无声无息的哭,这样的她,更让人心疼。

萧暮渊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自己的妹妹这样的哭泣了,上一次还是在母亲的葬礼上,自从那次过后,她就再也没哭了。

他有些慌了,不知道该先哄自己妹妹,还是帮她擦眼睛,整个人站在床前手足无措。

萧暮云看着他这个样子,眼泪落的更多了,她拿被子裹住自己,开始忍不住的打嗝,整个人缩的小小的,在被子里一抖一抖。

萧暮渊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只能认为妹妹做了一个可怕的梦,他叹了口气,摸着萧暮云露在外面的头发,就这么静静的陪在她身边。

她就像是要把这辈子的眼泪都给流干一样,明明自己也知道不该这样,可是却还是忍不住的掉眼泪,还怎么都停不下来。

是上天给她的恩赐么?还是她依旧在梦里没有醒过来?

好不容易停止了哭泣,萧暮云瞪大眼睛,缩在被子,用力的掐自己的脸颊,吃痛的叫出了声。

萧暮渊走到床尾立马掀开萧暮云的被子,看着她可怜兮兮的捂住自己的脸颊,叹了口气扶额:“你到底是怎么了,干什么要掐自己,我还不知道我可爱的妹妹是个受虐狂啊。”

她撅起嘴巴,低头喃喃道:“我还以为我在做梦啊。”

“做什么梦啊,大太阳都照屁股了。”

萧暮云看着自己许久未见的哥哥,想要下床狠狠的给他一个大拥抱,却一时失足,碰的一声掉到了床下。

“云云!”萧暮渊立马慌张的从床脚走了过来,看着一脸可怜兮兮样子跌坐在床下的萧暮云,仔细检查了下,她没有受什么严重的伤,就无奈的笑着拍了拍自家傻妹妹的脑袋,“怎么了啊你,你以前就算是傻,也不会干这么傻的事情呀。”

萧暮云猛的扑向他怀里,蹭了蹭,好像是在感觉眼前人是不是真实的一样。

炽热的温度透过衣物融入她的心尖,只有在触碰中,她才能真实的感觉到,她回来了,从噩梦中回来了,回来了这个有哥哥存在的世界,多美好啊。

“好了,傻丫头,别蹭了,快起床,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吧。”

萧暮云仔细思考了一会儿,呆呆的抬起头:“日子?”

“呆子,今天是你开学典礼,快快,”萧暮渊脸上的笑意都要从眼角溢出来了,“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小学妹了。”

“啊!对!”萧暮云慌张的想要站起来,可是双脚无力,就像是梦里的一样,她瞪大了眼睛,用力的想要站起来,可是还是没有用。

萧暮渊看萧暮云好像有些不对劲,立马凑过来:“怎么了?”

萧暮云瞪着大眼睛,愣愣的看着自己失而复得的哥哥喃喃道:“脚没力气,”她的眼睛空洞的看着萧暮渊,轻声道,“脚动不了了。”

她还没有从哪个噩梦中清醒过来么?她还没有从哪个可怕的故事中解脱么?

萧暮渊一听,立马把萧暮云抱上床出门叫管家把医生叫来,然后就守在她的身边,认真的看着她:“没事的,也许是你昨天晚上睡麻了,你不用担心,叫医生来看看就好了。”

萧暮云知道不是那样,她揉了揉自己的脚,一点知觉都没有,就像是那场车祸后的自己一样,难不成,这是老天爷给她的代价?

她茫然的抬起头看着萧暮渊,动了动嘴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医生来的很快,她看着医生给她做各种检查,过了一会儿萧暮渊拉着检查完毕的医生出门,他不知道因为在精神病院的生活经验,萧暮云的耳朵和眼睛都变得格外的灵敏,就算是他们压低了声音,她也还是隐隐约约听得到一些。

萧暮渊轻轻的关上房门,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人:“陆叔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云云怎么会突然?”

陆医生冷冷的看了一眼萧大少爷开口:“经过刚刚的测试,她的双腿是有知觉的,只是她自己感觉不到,觉得自己的腿废了,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么?”

“她似乎……做了一个很可怕的噩梦,一开始醒过来的时候,看着我哭了好久。”

医生揉了揉自己紧皱的额头,喃喃道:“梦么,看样子有可能是癔症。”

萧暮渊反射性的皱眉:“癔症?”

“也算不上是传统的癔症,暮云的情况有些特殊,简单来说,就是她的意志还停留在那个梦中,可能是梦中的她发生了什么事情导致双腿残废,所以就算是清醒了,但是她依旧觉得自己的双腿残废,所以才会这个样子。”

“这样的情况,要怎么才能治好?”

陆医生的手轻轻的扶在栏杆上,有规律的敲击,他仔细思考了一会儿才开口:“说简单也简单,难也难,只要让她意识到什么是真实,之前的不过是一场梦就好了。”

“如果……”

“如果意识不到什么才是真正的真实,她有可能一辈子就只能在轮椅上过了,我相信这对萧大少爷来说不算什么问题,”医生转身背对着萧暮渊,“我会给她开一些精神方面的药物,其余的就需要你让她认清事实。不过,最好是尽快,就算是她的腿是健康的,长时间不走动,也有可能导致肌肉萎缩,复健起来会比较痛苦。”

“恩,我知道了,我会替云云暂时先请一个月的假,等她好转……”

说着说着,萧暮渊眉间紧蹙的越发深。

到底是什么梦,才能让他那么坚强的一个妹妹沉浸在梦中,而且,明明是一场噩梦,难道不更应该清醒过来么,为何会……

门内的萧暮云听见他们说话的声音,淡淡的看着自己的双脚,眼底满是冷意。

只要认清楚现在是现实,就够了么。

真是可笑,她根本就不要分出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虚假,因为她经历的所有的一切都是真实的,都是不可抗拒的。

慢慢的,坐在床上的萧暮云,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如果此时有人站在她面前,就会发现,眼前这个少女虽然是笑着的,但是她的眼睛一片漆黑,没有一丝笑意,好像什么都倒映不出来一样。

第三章 第一次的相遇

几日后,萧暮云暂时接受了自己要在轮椅上生活一段时间的事实,当然为了不让医生说的那些事情发生,每一日她都会给自己的大腿小腿按摩,用尽一切力量缓解肌肉萎缩的可能性。

而自己从小一直认为很疼爱自己的父亲,因为在国外谈生意,所以只打过一次电话询问,之后就在没有声息了。

萧暮云咧开嘴露出一个奇怪的笑容,如果她没有记错时间的话,马上就要到了,她再一次见到自己可敬姐姐的时候了。

下一次,萧桓回来的时候,就会带着那个口口声声说是自己好友孩子,实际上是他早早出生的私生子,回来了。

什么是现实,什么是假象,这都无所谓。

这一次,如果真的让她再一次看到那张自己恨不得撕烂的脸,她一定会好好让那位姐姐明白,什么才叫做真正的……地狱。

几日后。

“云云,你在这里等等我,我马上就回来。”

坐在轮椅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萧暮云回过神来,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看着萧暮渊开口:“恩,你放心啦,我不会乱跑的。”

因为陆医生不是时常都能在家中给她看诊的,今日是难得来医院看着的日子。

医院花园,萧暮云呆呆的坐在轮椅上,身边跟着一个女仆,看着不远处。

一个小孩子,呆呆的坐在地上,脸上蒙着纱布,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萧暮云的心看到这一幕,突然软了下来,她示意女仆把自己推过去,看着那个小孩子,柔声道:“你在干什么呀?”

小孩子的眼睛虽然被纱布蒙住了,但还是敏感的朝传来声音的地方看了过来,半天没有说话。

“姐姐好无聊呢,陪你一起玩好不好呀?”

似乎是感受到了萧暮云的热情,小孩子愣了一会儿才开口:“我在……画画。”

萧暮云看着他柔声道:“那我们一起吧。”

另一侧,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冷冷的看着这边。

“少爷,你要想清楚!如果真的惹怒了大少爷的话,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举动!”

雷泽听见身边人说的话,反射性的皱起眉头却也没说什么,而是淡淡的看向不远的树下。

“少爷!你到底在想些什么!你应该也清楚,以你现在的身份地位,不管怎么样,都是比不过大少爷的!”

他冷着一张脸重新看向自己身边人,晦涩难辨的眼眸中看不出一丝情绪,他淡淡开口:“你以为,我什么都不做,就能安心的独自一人在京城活下来么?”

他嘴角扯出一个嘲弄的弧度,冷笑道,“你以为,他是会那么简单就放过我的人么?”

说完,他闭上眼睛,叹了口气继续说,“罢了,就按你说的好了,我不会做出什么惹怒他的举动。”说着,他迈步朝树下走了过去。

“踏踏”,清脆的脚步声从不远处传来,以为是萧暮渊回来了的萧暮云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仰起头来刚刚想要说些什么,却意外的看见是一个自己完全不熟识的男人。

萧暮云收回了自己的笑容,朝他淡淡的点了点头,什么都没有说。

雷泽也对她淡淡的点了点头,蹲下来,摸了摸坐在地上的小朋友的脑袋开口:“亮亮,今天你爸爸有事情过不来了,我送你回病房吧。”

萧暮云敏感的察觉到之前那个小朋友脸上肉眼可见的失望,同样皱起眉头。

雷泽抱起他,递给一直跟着他的同伴淡淡开口:“送他回去。”

“是,少爷。”

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也许是那个小朋友脸上的失望触动了她的心,一向不喜欢多管闲事的萧暮云冷着脸开口:“如果是自己都做不到的承诺,那从一开始就不要说出口,毕竟,承诺和谎言也就那一瞬间的区别。”说完,没等那人的回复,就示意女仆把自己推走。

雷泽挑眉饶有趣味的看着离去人的背影,却也没把这件事情真正放在心上,摇了摇头喃喃道:“倒是一个有趣的人。”说完,大步朝自己的车迈去。

好不容易等到了萧暮渊,萧暮云朝他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他们二人就这么相安无事的回家了。

萧暮渊把自己的宝贵妹妹抱下车放在轮椅上,回首看了看一侧自己熟悉的车子,皱起眉头,萧暮云当然也看见了那辆车,她眼中透露出深不可测的恶意,嘴角露出一个诡异的弧度,笑了起来。

终于,来了啊。

她都快要等得不耐烦了。

萧暮云激动的扯住萧暮渊的袖口,开心的笑道:“爸爸终于回来啦,我都感觉好久没有见过他了,我们快回去吧。”

萧暮渊犹豫了一会儿,看着妹妹灿烂的笑脸,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

他总有些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他们两兄妹刚刚走进门,迎面而来的就是自己的父亲温和的笑着牵着一个穿着白色公主裙的女孩子。

再一次看见这张自己恨不得马上撕破的脸,萧暮云都快抑制不住自己身体的颤抖了,只有见到萧暮伊的这一刻,她才真正的感受到这一切都是真实的,她真的回来了这个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时刻。

萧桓回过头看着自己的一双儿女,眉头紧皱,扫过萧暮云的轮椅,冷声道:“我之前都没有问过,怎么好好的人,会突然需要坐轮椅?”

萧暮渊挡在她的面前,迎上父亲的目光开口:“只是一些小意外,很快就好了。”

“都开学了快半个月了,还在家休养,这到底像是什么事情!不管是什么事情,你最好给我快点搞定。”

萧暮云低着头,微笑着听着自己敬爱的父亲的训斥。

从前的她,一直以为父亲是疼爱自己的,因为自己想要什么他就会给自己什么,就算是态度如此的严厉,她也认为这不过是父亲表达爱的方式,他对自己严厉是希望自己成为一个出色的人。

直到……萧暮伊的出现,她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差距,而萧暮伊竟然还口口声声的说是她抢走了本该属于萧家大小姐的一切,可笑!

萧暮云推开萧暮渊,她察觉到了哥哥担忧的眼神,却什么都没说,扬起头看向自己的父亲,露出一个开朗的笑容开口:“爸爸,这个姐姐是谁啊,你看你,一回来光顾着我的事情了,都没有介绍客人。”

 

第四章 真正的差距

就在她说到“客人”的那一刻,萧暮伊的眼神明显的有了一个变化,那么明显,萧暮渊都注意到了。

萧桓好像这才想起来,指了指身边的女孩开口:“她……额,是我一个朋友的女儿,最近因为一些事情,可能要暂住在我们家,她叫萧暮伊。”

“哦~”萧暮云好奇的凑近看了看萧暮伊,歪着脑袋开口,“萧暮伊啊,这名字和我的好像呀,我是萧暮云,这是我哥哥,萧暮渊。姐姐,你放心吧,虽然你是客人,但是我也会努力让你感受到家的温暖的~”

这话在他人听来一点问题都没有,可萧暮伊不是他人。

作为一心想要替代萧暮云地位的她,一个劲的被萧暮云抓住“客人”说个不停,她握紧拳头,也就一瞬间闪过狰狞,脸上就露出一个温顺的笑容开口:“恩,这就谢谢妹妹了。”

她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可一直关注着她们这边的萧暮渊却看的一清二楚,他不像自己的妹妹那么天真,这个名字和这个长相,明显就不是什么朋友的孩子,而是自己父亲的私生女,看她的神色似乎会对暮云不利。

“恩,你们关系好,那就好了。”萧桓却一点都没有发现其中的暗涌,点了点头开口,“暮云,我记得你哪里应该还有没开封的洗漱用品,还有床上用品什么的,你等会送到空房间来,伊伊,你等会去选一个房间。”

“恩,好,”萧暮云温和的点了点头,“我等会叫管家送过去,就看姐姐住那个房间。”

“恩,你的事情也快给我搞定,就算是以第一名身份进去的,也不可能这么久不上课,要是外来人知道,会怎么评价我!”

“我知道了,爸爸。”萧暮云柔柔的开口,“那,我先带姐姐去外面好好的逛一逛吧?毕竟,看姐姐的样子,应该也不只是短暂的住一阵子,对于我们家还是要了解一些比较好。”

萧桓点了点头,看了看萧暮伊脸上的表情明显缓和了些开口:“伊伊,你就跟着暮云去吧。”

“那我……”

萧暮渊张开嘴巴想要说些什么,萧桓冷冷一个眼神过去开口:“暮渊,你和我过来,我有些事情要和你说。”

“是,父亲。”萧暮渊瞥了笑得格外开心的萧暮云和萧暮伊,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萧暮云目送着自己父亲和哥哥离去,不知道过了多久,久的萧暮伊都有些不耐烦了想开口说些什么,她率先开口了:“姐姐,你现在就要去选房间么,”她转动轮椅,甜甜的笑道,“还是我先带你观察一下我家呢?”

我家?

萧暮伊握紧拳头,脸上依旧维持着温婉的笑容开口:“房间就等会吧,先看看我们家吧?”

她把“我们”两个字,加重了读音,萧暮云就像是没有听见一样,点了点头,转动自己的轮椅走上前去。

一路上,她们之间都没有说些什么,萧暮云就带着萧暮伊在路上走着,忽然,她们走到了一个地方,停下脚步。

萧暮云转过身走到萧暮伊的身边,露出一个笑容,仰起头看着她开口:“姐姐,你知道,我妈妈是怎么去世的么?”

萧暮伊有些莫名其妙的摇了摇头,不明白眼前人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萧暮云原本甜甜的笑容变得有些诡异,她就这么看着眼前人,没有说话。

说来还得谢谢萧暮伊呢,如果不是她开口,自己又怎么可能知道母亲的真正死因,还和眼前人有关呢?

虽然,她现在也不知道的样子,可是事实就是事实。

原本,自己还不想这么早对眼前人下手,可是……

萧暮云低着头,笑容停滞在了脸上,就像是洋娃娃一样,咧开嘴巴开口:“姐姐,你想变成我么?”

萧暮伊愣了一会儿开口:“暮云你在开什么玩笑呢?”

她没理会萧暮伊,黑亮的瞳孔直愣愣的看着眼前人,眯起眼睛开口:“毕竟,不是每一个私生子都有可能成为……正牌。”

她这样的话,一说出来,萧暮伊就死瞪着她,握紧拳头。

“好啦,我是开玩笑的啦,姐姐不会怪我吧。”萧暮云笑着移动轮椅过来,扯住萧暮伊的袖口,重复道,“姐姐不会怪我的吧。”

萧暮伊扯了扯自己的嘴角:“我怎么会怪你呢,这话也和我没有关系啊。”

“哦,是么?”萧暮云移动轮椅绕着她走了一圈,低头,“姐姐,我们家这一片都没有监控摄像头的哦。”

说完,萧暮伊看着就在自己面前的池塘,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她情不自禁的往后退了一步,正巧被在她身后的萧暮云给挡住了。

听她之前的那一番话,她肯定不是抱着友好的心带自己来这里的。

难不成,她想要诬陷自己把她推下去了么?

萧暮云看着她脸上多变的表情,歪了歪脑袋开口:“姐姐……”

萧暮伊猛的回头,看着她诡异的笑容,看着她那双倒映不出自己的瞳孔,冷声道:“你想干什么,诬陷我把你推下去了么?”

接下来的一幕,完全超乎了她的想象。

只见萧暮云轻声笑了声,解开轮椅上束缚住自己的带子,慢慢的站了起来。

“怎么会呢?我明明是想要感谢姐姐的,感谢你救了我啊。”

 

 

 

 

第五章 落水

萧暮伊看见眼前这一幕,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都没有其余的心思去思考萧暮云说的是什么意思。

怎么回事,不是说萧暮云的双腿不能走路了么?为什么现在在她面前显示的却不是这个样子的,她明明是完好的,明明是能站起来的。

萧暮云一步步走近她,嘴角带着一抹诡异的笑容,开口:“你似乎很失望呢,我亲爱的姐姐。”

萧暮伊眼神一下子变得格外的锐利,恢复了理智的她厉声开口:“你到底想干什么?”

“干什么?我要谢谢你救了我啊。”她的话音刚落,还没等萧暮伊反应过来,萧暮伊笑着伸手把她扯向自己,往身后的水面倒了过去。

手腕被萧暮云死死拉扯,她力气之大竟然一瞬间让萧暮伊猛的一踉跄,整个人朝前摔去,两个人就这么一同摔入水中。

此时刚刚入秋,虽然水还不至于冰凉入骨,但一瞬间入水的压力就像是被人用钝物重重撞击了一般,什么都思考不了,只有不能呼吸的痛苦席卷而来。

萧暮云不会游泳,但是对于另一个人而言,一个完好的人,和一个有着心脏病的人。

她看着拼命想要冲出水面的萧暮伊,轻声笑着扯住眼前人的脚腕,那副不顾一切的姿态让萧暮伊惊慌的睁大了眼睛。

被人捞上岸的时候,萧暮伊已经晕过去了,萧暮云被萧暮渊抱着,眼神已经有些恍惚了,但是她依旧扯住自己哥哥的衣领,拼了命挤出一句话来:“她……她是……为了救我……”

随后,很快也晕了过去。

萧暮渊看着自己怀里,呼吸微弱的妹妹,狠狠地瞪向另一侧被萧桓抱着的女人。

他怎么就这么不小心,眼前的这个女人和暮云单独接触!

这里是暮云的家,她怎么肯定会掉入自家的游泳池,肯定是眼前这个女人干的好事。

两个人很快被各怀心思的人,送进了医院。

和萧暮伊不同,她就算是身体虚弱,但是也算得上是一个健康的人,而她可爱的姐姐就不是了。

对于原本就受不得任何刺激的心脏病患者而言,溺水的压力足以让她那个原本就够残破的心脏,变得更破烂一下。

萧暮云和萧暮伊今日本来就是第一次见面,她又怎么可能知道这个姐姐会有心脏病呢?

醒过来的萧暮云坐在病床上,看着自己床前一个人都没有的样子,看向窗外,微笑着捏住从窗口伸入病床前的树枝,用力折断。

亲爱的姐姐,这可是她送给你的一份大的见面礼,不知道你还喜欢么哈哈哈哈!

不过,这只是一个开始,姐姐,你的心脏可要撑住啊,这么简单的就不行了的话,游戏可就不好玩了。

不知道在病床上坐了多久,萧暮渊走到了她的病床前,萧暮云抬起头扯出一个勉强的笑容开口:“那个姐姐呢?”

萧暮渊没有说话。

萧暮云有些慌张的挣扎着下床,萧暮渊看着她有些颤抖但依旧是站在地上的腿,犹豫着开口:“你的脚?”

她没有说话,扯住萧暮渊的胸口带着哭腔开口:“那个姐姐呢?她明明救了我……”

还没等萧暮渊说些什么,她就甩开他的手,颤颤巍巍的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过了一会儿,萧暮云嘴角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直直的看着躺在病床上的萧暮伊,她用手轻轻抚摸着眼前人的脸颊,手上感受着她微弱的呼吸。

吱。

身后传来开门的声音,萧暮云低着头冷笑着耐着性子没有回头。

萧暮伊只不过是一个名不经传的人,在京城也没有熟悉的人,能第一时间知道她情况并且来查看的人,除了自己的哥哥就只有父亲了。

而第一时间选择看这个私生女的人,也只有她哪位多情的父亲了。

“你怎么在这里?”

果然,身后传来严厉的声音,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萧暮云对病床上的人做了些什么呢,虽然她的确是做了什么……

萧暮云没有回头,带着哭腔开口:“姐姐都是因为要救我,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我只是……只是想来照顾照顾姐姐罢了。”

萧桓听见她的声音,走上前来,看着她哭的有些红肿的眼睛,叹了口气声音放柔开口:“你也别哭了,下次自己也注意一点,不是每一次你遇见什么危机都会有人帮你的,伊伊……她,你就暂时先照顾下她吧。”说完,他都没有多看她一眼,就离开了。

萧暮云仰起头,眼中满是嘲弄,眼泪顺着她的脸颊慢慢滑落,过了一会儿,她冷冷的看着床上的女人,没有再开口说一句话。

只是站着的双腿隐隐有一丝颤抖。

另一头,萧暮渊走到医生的办公室看着眼前自己熟悉的主治医生,皱眉开口道:“暮云能走了,这……”

陆医生不解的看着神色复杂的萧暮渊开口:“可能是因为落水的本能让暮云一瞬间明白了现实和梦境的区别,这对你来说应该算是好事啊,你这副表情怎么让我感觉有点不对啊?”

陆医生是从小看着他们兄妹长大的,对于他们而言,比起小时候就过世的母亲,和基本上一年都没几天待在家里的父亲,陆医生更像是自己的亲人。

萧暮渊犹豫了一会儿开口:“我只是觉得……最近的暮云有些不对劲。”

他任性骄傲的妹妹,怎么可能会理会一个私生女,更重要的是,熟悉自己家的她怎么可能会掉下水池……这一切都太不对劲了,还有……她的腿真的是……

陆医生一边摆弄着自己放在桌上的模型,一边若无其事的开口:“那这不对劲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呢?”说完,他抬头看向被自己一句话说的陷入沉思的萧暮渊继续开口,“不管怎么样,暮渊,她是你妹妹,你都会好好保护她的不是么?”

萧暮渊猛的抬头,愣了愣,半天才苦笑着摇摇头:“你说得对。”说完,想起独自一人去萧暮伊病房的妹妹,都没说一声就转身离去。

陆医生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原本笑着的脸顿时冷了下来,皱眉不知道想些什么。

“姐姐,你把他留在身边到底想要干什么?”陆医生揉了揉自己的额角,半天才开口,“无所谓了,只要暮云没察觉。”

 

 

重生贵妻:名门老公很凶猛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重生贵妻:名门老公很凶猛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重生贵妻:名门老公很凶猛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