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意绵绵霸道男神缠上瘾苏欣然小说免费阅读全文&花开花落

  • 时间:
  • 婚意绵绵:霸道男神缠上瘾花开花落
  • 来源:KX

婚意绵绵霸道男神缠上瘾苏欣然小说免费阅读全文&花开花落

《婚意绵绵:霸道男神缠上瘾苏欣然》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婚意绵绵:霸道男神缠上瘾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婚意绵绵:霸道男神缠上瘾 第十二章 婚礼取消

“我呢,就先去处理了一些自己的私事。”

苏欣然听着欧阳逸云的话,心里居然莫名其妙的生出一种不可思议的想法。

苏欣然总觉得欧阳逸云是在骗自己,她敢笃定欧阳逸云在医院呆了一个下午,而如此笃定的原因,她却不从而知。

她敷衍的应了一声,问:“欧阳先生,不然你留个联系方式吧?方便我之后把今天的医药费还给你。”

欧阳逸云原本是想摆摆手说一句“一点小钱,无须在意”的,可是他在看见苏欣然惨白的脸色之后居然鬼使神差的心中不忍。

“嗯,”欧阳逸云从自己的钱包夹层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苏欣然:“这是我的名片。”

苏欣然还没有伸手接过欧阳逸云递过来的卡片,一股沁人心脾的淡淡清香就传入了苏欣然的鼻子,她认得这股味道,是乔铭栎常用的一种男士香水。

淡雅,但不失优雅。

可是,纵然这是乔铭栎用的最频繁的一种香水,乔铭栎心中最喜爱的香水也并不是这一款。

苏欣然的眼中生出朦胧一丝水汽,也许自己在黑暗之中陪伴了乔铭栎一年多的时间,还是不如那个温柔似水的苏以柔吧?

她在微顿之后还是佯装自然的接过名片,低头看了一眼。

名片看上去只是漆黑的一张卡,然而,当苏欣然微微晃动卡片就发现,卡片上居然印有流云的暗纹,在反射光线的同时,也显得卡片上仿佛镀有一层流金。

苏欣然摩挲着突出来的“欧阳逸云”四个字,问了一个让欧阳逸云十分不明所以的问题:“你结婚了吗?”

欧阳逸云显然没有想到,苏欣然居然会问出这个问题,一时间他竟然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还没有,”欧阳逸云觉得自己的心就快要跳出胸口了,可是他还是努力保持镇定:“我现在还是单身。”

苏欣然呆呆的“哦”了一声,又问:“你认识乔铭栎吗?”

欧阳逸云之前还微红的脸恢复了正常,他皱眉回答:“当然认识,难道苏小姐还不认识?”

在问完这个问题后,欧阳逸云就暗自后悔自己的多嘴,所以他还不等苏欣然说话,就抢先说:“苏小姐,我忽然想起来我还有一些琐事要处理,我的联系方式已经写在卡片上了。”

欧阳逸云:“如果苏小姐还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随时可以打名片上的电话。”

他说完话就推开病房的门,头也不会的离开了。

苏欣然看着欧阳逸云的背影,心里一阵发空,她又拿起欧阳逸云的名片细细端详。

其实不难看出来,欧阳逸云递给自己的这张名片应该是极少会给别人的。

这不像是那些营销专业的人每天都在带一叠在身上,逢人便发的单纯具有宣传意义的名片,而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也许是忽然想起来了什么重要的事情,苏欣然才刚将欧阳逸云的名片放到床头柜上,病房的门又被人打开了。

她条件反射的迅速抬头看去,竟然是离开没多久的欧阳逸云。

苏欣然疑惑:“怎么了?落下了什么东西吗?”

欧阳逸云淡定回答她:“不是,我只是忽然想起来要提醒你,你的电话在车祸里受到严重挤压所以坏了个彻底,既然你现在已经醒了,还是想办法先给你的朋友报个平安吧。”

苏欣然点点头,面带感谢:“谢谢你,我会记得打电话给他们的。”

欧阳逸云听见苏欣然如此大方的回话,又是一阵不知名的心虚,他走进病房,苏欣然这才看见,欧阳逸云的手里还拎着一个小小的纸袋。

“这是?”欧阳逸云将纸袋放在苏欣然的床头,苏欣然奇怪的看着欧阳逸云,很自然的将纸袋和手机联想到了一起。

事实证明,她的联想并没有错。

欧阳逸云对她说:“出门的时候刚巧想起来这个,顺手买的。”

苏欣然看着欧阳逸云,忍不住开口:“医院里面开了手机店?”

被人当场揭穿的欧阳逸云依旧淡定:“那倒没有,只是我腿比较长一些,走得快。”

听闻此类不寻常的回答,苏欣然“噗”的一声笑出来,她眯着眼睛,双眼都盛满笑意,她毫不吝啬的评价:“那欧阳先生的腿长可能十米吧。”

欧阳逸云也笑了起来,现场的气氛似乎没有之前让他落荒而逃一般的沉重了,他开玩笑道:“手机四千元,如果苏小姐要还的话,记得算上手机的钱。”

“知道了知道了,你快去忙你的事情吧。”苏欣然也说不清楚她现在心里是什么感觉,这种忽然出现的亲近和熟稔让她的内心既激动又害怕。

激动的是太久没有出现这样一个能让自己全身心都放松的人,而害怕的则是,这个人认识乔铭栎,那他出现在这里的目的,她还不能够完全相信。

她拿出欧阳逸云特意送上来的手机,熟练的按下一串电话号码:“喂?”

似乎是对苏欣然的声音太过熟悉了,电话那头的李曼曼居然在接到这个陌生的号码之后立刻反应过来了。

她皱着眉头惊呼:“苏欣然!”

苏欣然“嗯”了一声,电话那头就传来李曼曼一句又一句的担忧和责备。

“你下午去哪里了啊?打电话也联系不上,一个下午都关机,我还以为你殉情去了呢。”

苏欣然无力的笑了笑:“怎么可能呢?”

护士在这个时候走进病房给苏欣然换点滴,苏欣然用手挡住手机,问出了自己之前没有问欧阳逸云的事情:“护士小姐,请问我什么时候能出院?”

护士查看了苏欣然病床后的病历,回答道:“没什么大碍,明天上午就可以出院了。”

苏欣然应了一声,然后才重新接起电话:“我路上出了点事,现在在医院躺着呢。”

李曼曼听见苏欣然这句,瞬间暴走,她也不顾其他的大吼起来:“我早就知道你自己开车过去不安全!你现在在什么地方?我马上过去。”

——

 

婚意绵绵:霸道男神缠上瘾 第十三章 第二次见面

听到李曼曼暴跳如雷的声音,苏欣然的心里渐渐生出一点安慰和平静来,她慢悠悠的报出了医院的名字,又向护士询问了病房号,然后一并告诉李曼曼。

李曼曼得到苏欣然交代的信息之后风风火火的赶到医院里,一见到躺在病床上而且还脸色惨白的苏欣然,李曼曼劈头盖脸的就开始骂了起来。

“你说你何必这样呢?你们之间不就是,不就是那样……”李曼曼气极又不知道能说自己好友些什么好。

她只能在最后叹了口气,道:“你别再傻下去了。”

苏欣然没有理会李曼曼的话,她轻笑着问:“你去了他的婚礼了?”

干净整洁的病房里除了苏欣然和李曼曼再没有他人,此刻更是安静的连两个人的呼吸声都能听得见。

李曼曼微微点了点头:“我一直联系不上你,又不好贸然联系别人,所以就直接去了他们的婚礼现场。”

苏欣然没有说话,只听见李曼曼又说:“如你所愿,他们这个婚没有结成。”

不得不承认,苏欣然在听见好友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的内心是雀跃的。

李曼曼鄙视的看了一眼表情略显兴奋的苏欣然:“你别高兴的太早,我看他这个婚结的不简单,虽然现在是取消了,但是依我看,今天落下没做的事情迟早还是要进行的,现在的局面都是暂时的。”

苏欣然定了定心神,也没有表现的像自己的内心那样飘:“我知道,我也不是高兴。”

李曼曼笑问:“你不是高兴你是什么?还笑,笑得那么开心呢,还说不高兴?”

她也明白自己这个好友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是对那个男人动了心的,她虽然不能理解自己好友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傻事,但是她的心里还是非常心疼苏欣然。

李曼曼一副老妈子的样子坐在苏欣然的病床边,然后拉起她的手,语重心长道:“感情这件事情,你一定要慎重。”

“我也知道你从前经历的那些事情,知道你看似偏激暴躁的原因,但是别人能理解吗?你今天出车祸的原因我也不去计较了,反正多少也有他的因素在里面,对吧?”

苏欣然沉默不语,只听着李曼曼絮絮叨叨的说。

“无论如何,不要作践自己。”李曼曼表情认真,语气更是空前绝后的严肃。

都说旁观者清,当局者迷,李曼曼觉得,苏欣然现在的情况就像是老祖宗话里说的那样,她一直深陷在迷局之中,无法看清楚现状,所以才一直那么纠结。

苏欣然也明白好友的一片好心,可是她的确没办法在这种时候脱身,她想做的就是放手一搏,万一能够让乔铭栎爱上自己呢。

好友李曼曼似乎是看穿了苏欣然的心思,她的语气里略带警告和无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世界上不存在这种万一的事情!”

苏欣然苦笑:“万分之一的可能也是有可能啊。”

李曼曼摇摇头,显然是对自己好友的大脑构造感到无奈,她在医院里陪伴着苏欣然度过了半天时间,随后就帮着苏欣然办理了出院手续。

出院之后,李曼曼千叮咛万嘱咐苏欣然不要再去找乔铭栎:“就算他现在没有和你妹妹结婚,以后也会的,他就要变成你的妹夫了,你还对他念念不忘?”

苏欣然轻轻的别过脸去,她说:“不是念念不忘,我只是想知道,他到底对我什么意思。”

这不过是一个借口,一个能够说服苏欣然再一次接近乔铭栎的借口。

为了防止苏欣然私下再和乔铭栎接触,李曼曼甚至让苏欣然搬到自己的公寓和她一起住,而在苏欣然出院以后的一天时间里,她都表现的无比安分。

她代替苏欣然向公司请了假,而苏欣然则按部就班的吃饭睡觉,丝毫没有表现出一点想要再见到乔铭栎讨说法的意思,李曼曼对此相当满意。

然而,就在第二天的晚上,苏欣然打电话告诉好友,自己今天晚上居然要和一个男人单独吃饭,这个意外情况让李曼曼惊诧不已。

她连忙询问对方的身份,却只得到了好友潦草随意的回答:“就是昨天我出车祸的时候救下我的人,叫欧阳逸云,你也听过的对吧?”

苏欣然惬意的拨动着自己面前的咖啡勺子,一圈圈的涟漪瞬间在咖啡表面泛开,她又说到:“就是一起吃个饭表达一下我对人家的感激之情,不是你脑子里那乱七八糟的相亲大会。”

李曼曼哭笑不得:“心里想什么,看世界就是什么,我又没说你是去和男人约会,你那么着急解释做什么?”

“我哪里着急解释了?”苏欣然才不理会这个家伙,她哼哼奸笑了几声:“我偷偷告诉你哦,今天这个男人长得还不赖呦!”

那边的李曼曼还没有回嘴,电话那头就又传来一个陌生的男声。

“哪个男人长得还不赖?”

苏欣然心虚的将电话的话筒用手捂住,然后对着已经走到自己面前的男人笑了一下,解释道:“我和朋友谈论明星呢。”

说完话,她又赶紧对话筒说:“曼曼,我先不和你说了,晚餐你自己解决哈。”

叮嘱完这一句,苏欣然立刻挂断了电话,剩下李曼曼无声轻笑,她想,和苏欣然住在一起的时候,哪一顿晚餐不是她解决的?

“和你朋友打电话?”欧阳逸云很自然的坐下来,苏欣然对他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亲近之情,她略微点点头,然后就示意服务生拿菜单上来。

“你点吧,我没有什么忌口的。”欧阳逸云说到。

苏欣然忍不住打趣道:“我们这不就是第二次见面吗?怎么感觉我们挺熟的似的?”

欧阳逸云耸耸肩,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种拘束一般的礼貌显然已成云烟消散殆尽:“如果你的意思是我们前生见过,所以现在见面了觉得对方眼熟的话,我也不介意。”

——

 

婚意绵绵:霸道男神缠上瘾 第十四章 不期而遇

苏欣然对此付之一笑,欧阳逸云也绅士的笑了笑,而后道:“可能是因为我比较自来熟吧。”

苏欣然怎么可能相信欧阳逸云的这句话?她只当这是他在和自己相处的时候适当说出的玩笑。

苏欣然自然的将话题转移:“没有什么忌口的是吧?那我随便点一些了。”

头顶偏暖的灯光洒在暗色的桌面上,玻璃酒杯的身影也颇显迷离,苏欣然点好菜,偏过头与服务生交谈。

欧阳逸云看着灯光下苏欣然的侧脸,不由的一阵恍惚。

苏欣然的表情真挚而且美丽,欧阳逸云不能想象,这个与原生家庭关系紧张的女人,为什么会在社会种种舆论的压力下,依然如此自信。

不知不觉的,欧阳逸云看着苏欣然的侧脸,看的痴迷了。

等到苏欣然三番两次的呼唤他的名字,他才渐渐反应过来,像是不明白欧阳逸云为什么会露出这样表情一般,苏欣然秀眉微蹙。

“你刚才走神了?”

欧阳逸云回答:“不好意思,昨晚休息的挺晚的,刚才一下子没注意就走神了。”

苏欣然故作鄙夷道:“看不出来呀你工作还挺勤奋?”

其实是看得出来了,苏欣然暗暗想到。

欧阳逸云也配合的笑了笑:“我年轻的时候也没有想到自己以后会为了工作那么认真。”

欧阳逸云的傻笑让苏欣然的心情更加轻松了一些,她甚至开始想,今天会联系欧阳逸云表示自己要请他吃饭实在是明智之举。

“年轻的时候?”苏欣然打趣道:“那你现在多老了?”

说实话,苏欣然面前的欧阳逸云看上去年纪相当轻,她猜想对方的年龄至多二十四五,应该也就是个大学没有毕业几年的学生。

“如果我说我是八零后,苏小姐信吗?”欧阳逸云半认真半开玩笑的语气惹得苏欣然哈哈大笑。

“你开玩笑呢?你看起来就像一个九五后好不好?”

“九五后?有点接近了,”欧阳逸云正色道:“我今年已经二十八岁了苏小姐。”

这下轮到苏欣然大吃一惊了,她一副惊诧不已的表情看着欧阳逸云,而欧阳逸云则是一张笑脸贯穿始终。

苏欣然觉得自己一双眼睛简直白长了:“你今年二十八岁?”

欧阳逸云听苏欣然的语气如此震惊,他转而换上了一个受伤的表情:“难道苏小姐是嫌我老?”

“不,”苏欣然的内心隐隐约约觉得现在他们的话题已经在渐渐偏离轨道了:“我觉得你的脸太显我老了。”

欧阳逸云温柔一笑:“怎么会呢?女人都是越活越年轻的。”

苏欣然狠狠憋住了自己内心想要再问一句“听你这话说的,难不成欧阳先生阅女无数”的冲动,她轻咳一声,以此作为话题的终结。

刚好这个时候,服务生也将菜品送上餐桌,两个人开始低头认真吃饭,时不时才会聊上那么一两句没营养的话题。

在这顿饭结束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个头,苏欣然有些意犹未尽的看着杯中还没有喝完的红酒,她低笑起来。

“怎么?”苏欣然的笑声引起了欧阳逸云的疑惑。

“之前说要还给欧阳先生的东西,今天这顿饭能不能抵消啊?”苏欣然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忽然有这个想法。

欧阳逸云像是愣了一下,他做了一个有些委屈为难的表情:“这样不好吧?那个手机四千呢,今天这顿饭连一半也不能抵消。”

苏欣然大笑起来,边笑还边毫不吝啬的夸赞道:“欧阳先生,你真的太有意思了。”

也许是因为苏欣然的动作幅度太大,她忽然就将餐桌上还装有一些红酒的高脚杯摔倒在地面。

安静温馨的餐厅里,这一点清脆的玻璃碎裂声显得格外引人注目,苏欣然坐在原位对欧阳逸云歉意一笑:“抱歉,是我失态了。”

这时,守在附近的服务生听见声音连忙赶了过来处理现场。

欧阳逸云颇有绅士风范的弯了弯双眼:“没事,谁做事能一帆风顺?生活就是由各种各样的意外组成的不是吗?”

也许就是在这一刻,苏欣然才真的明白了欧阳逸云骨子里的温柔和绅士,她依旧笑得温婉:“的确,生活就是这样的。”

欧阳逸云突然一本正经的问苏欣然:“这个号码应该是不是苏小姐自己的吧?”

苏欣然哑然,他怎么知道的?这个和欧阳逸云联系的号码只是欧阳逸云当时放在手机里的那张卡的号码,而她还没有去补办自己原来的号码。

换句话说,她的潜意识里并不想要那么快去办理补办业务,就算她知道,乔铭栎一定在找她。

苏欣然猜想,乔铭栎一定不知道她住院的事情,也不知道李曼曼的公寓地址,更不知道她现在正在使用的号码。

她回答:“没错,我原来的号码还没有来得及补办。”

欧阳逸云似乎看穿一切:“要是不想补办也没人勉强你。”

苏欣然但笑不语,旁边低头做事的服务生收拾好了现场的残局,然后就安静离开了,只剩下苏欣然和欧阳逸云继续坐在原处谈笑风生,仿佛刚才的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一般。

殊不知,他们两个人现在的一举一动都已经落入了另外一双鹰一样的眼睛里。

“站在这里做什么?”顾深看着站在玻璃后面的乔铭栎。

乔铭栎没有回答顾深,顾深只好顺着乔铭栎的目光看过去,他原本还以为能够看见什么稀罕的事情,结果却只看见了安安静静吃饭的食客。

顾深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他好心提醒乔铭栎:“你在看什么人?这里好像也没有你认识的人啊,赶紧进去吧,今天要谈的这个生意对你来说挺重要的。”

见好友似乎没有“回心转意”的意思,顾深又道:“昨天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今天要好好把握机会啊。”

乔铭栎淡淡应了一声便回收了自己的视线,转身准备向先前订好的包厢走去。

——

 

婚意绵绵:霸道男神缠上瘾 第十五章 误会

然而,就在乔铭栎即将走进包厢的时候,他还是没有忍住心中的冲动,回头看了一眼。

果不其然,刚才那个被一个男人的身影遮挡住的脸又重新出现在了自己眼前。

乔铭栎很是不屑的冷笑一声,心道:这么快就又找了一个新的对象了?还以为这女人有多痴情呢。

苏欣然不知道欧阳逸云是怎么猜到自己的心思的,她只是略显尴尬的笑笑:“我只是暂时没有时间。”

欧阳逸云一副专业医生的口吻:“你那天在路上出事受伤的情况也不严重,怎么?在医院躺了一天还没有缓过来?”

“伤筋动骨一百天你懂不懂?”苏欣然轻轻挑眉:“我只是这两天有别的事情要忙,所以一下子没想起来要去补办号码。”

趁着欧阳逸云还没有继续问下去,苏欣然又附加了一句:“当然不是工作上的事情。”

欧阳逸云很是理解的笑了笑,最终什么话也没有再问。

等到两个人分别的时候,欧阳逸云因为临时有事要先走一步,只能留下苏欣然一个人回家。

“不送你回去真的好吗?”欧阳逸云的脸上露出星星点点的担心。

苏欣然很是自信的对他说到:“你现在应该考虑的事情是,你手头的急事不马上去处理真的好吗。”

欧阳逸云闻言也不方便再说什么,他朝着苏欣然点点头:“这次和你聊得很开心,我很希望下一次还能继续和你这样坐着一边吃饭一边聊天。”

苏欣然瞪大双眼,满眼的不敢置信。

乖乖,难道今天这顿“感谢宴”真有点像李曼曼口中的“相亲大会”转型的趋势吗?

“我也很希望。”苏欣然的话显得有些客套,而她的话音刚落,来接欧阳逸云的车就开到了眼前,欧阳逸云上了车,苏欣然目送轿车朝着远方疾驰而去。

她在原地站了一会,四周的行人来来往往,有结伴而行的朋友、情人,也有脚步匆匆的高级白领。

苏欣然理了理自己被风吹乱的头发,正要往前走,却看见一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自己面前。

该死的!自己怎么会这么倒霉,来这种地方都能碰上他!苏欣然默默的想着,自己出门一定是没有翻黄历,不然怎么会走狗屎运!

苏欣然没有给自己多犹豫的时间,她直接调转方向,向与乔铭栎相反的方向跑开。

可惜,就在苏欣然以为自己已经逃离了那个有乔铭栎的地方,想要停下来喘息一会儿的时候,一张大手忽然压住了她的肩头。

原本神经都处于紧张状态的苏欣然瞬间被这个动作吓住了。

“怎么不继续跑了?”乔铭栎的声音从她的背后幽幽传来,她的双眼渐渐睁大,整个身体比刚才还要紧绷僵硬。

乔铭栎冷笑一声,反手就将苏欣然的身体翻转过来,强迫她面对自己:“我还没发现,你这一双腿不仅会在床上缠人,还挺能跑的?”

乔铭栎的这一句话让苏欣然不知应该如何反驳才对,她不由自主的想起来他们两个人那一年多的缠绵夜晚,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

“你瞎说什么呢?”苏欣然故作轻松冷淡的对乔铭栎抛了一个媚眼,果然惹来了乔铭栎的鄙夷。

乔铭栎嗤笑道:“是不是瞎说,你还能不知道吗?”

“呵!”苏欣然大方的将手搭上乔铭栎的肩膀:“你说现在会不会跟着你,偷拍你啊?”

听完苏欣然的这句话,乔铭栎的双眼倏然睁大,他猛地将苏欣然拉进一个无人的漆黑小巷。

黑暗之中,苏欣然只能看见乔铭栎那双璀璨如明星的眼睛,乔铭栎恶狠狠的问:“说!那些照片到底是不是你拍的!?”

什么照片?苏欣然十分的不明所以,她自从出院之后几乎就没有再去关注过任何关于乔铭栎的消息,现在乔铭栎的话在她耳朵里仿若白问。

乔铭栎用双手用力捏住苏欣然的双肩,疼痛让苏欣然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

她挣扎着:“你是不是有病啊?我哪里得罪你了?”

乔铭栎的语气里气急败坏的味道相当明显,手上的力道也随着语气的不断变化而变化着:“你还给我装傻?”

“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我和以柔的婚礼全被一叠照片搞砸了的事情!”

苏欣然默然,乔铭栎和苏以柔的婚没有结成她是知道了,但是,至于他们为什么没有结成,她没有追问,李曼曼也没有多说。

现在从乔铭栎的口中得知了他们婚礼搞砸的原因,苏欣然的心里生出一点爽快,同时也生出不少的担心。

他说的照片是什么?难不成是和自己有关系的照片?

苏欣然的脑海里不断的闪过他们过去一年多相处的画面,她眯了眯眼睛,却没有想起来什么有用的信息。

她想,难怪刚才自己讲了那句话,乔铭栎就会如此激动,原来是有一个自己不知道的原因的啊。

苏欣然反客为主,她冷冷的看着乔铭栎:“真不好意思,乔老板,我还真的不知道你婚礼为什么会搞砸。”

乔铭栎对苏欣然的回答不屑一顾,他居高临下的看着苏欣然:“你以为想要在这里立足,光靠你的一张嘴就有用了吗?”

苏欣然不明白乔铭栎的意思,只听见他继续用冷漠的口气道:“你早就答应了我,不再干扰阻止我和以柔的婚事,但是最后却又做出这样的事情?做出了事情还不承认?”

“你以为你是什么人?”乔铭栎盯着苏欣然那张绝美的脸:“不过就是和我上过床的女人之一而已,你以为我会对你有什么感情存在吗?”

苏欣然这辈子最讨厌别人误会自己,也最讨厌别人用如此不可一世的语气和自己说话。

然而非常不幸,乔铭栎现在对苏欣然的所作所为,都很凑巧的触碰了苏欣然心底最碰不得的两条底线。

“不承认?我哪里有不承认?”苏欣然暴怒,这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

婚意绵绵:霸道男神缠上瘾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婚意绵绵:霸道男神缠上瘾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婚意绵绵:霸道男神缠上瘾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