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似骄阳照独影》(在线阅读完整版)by久九九

  • 时间:
  • 君似骄阳照独影久九九
  • 来源:zsy

《君似骄阳照独影》(在线阅读完整版)by久九九

《君似骄阳照独影阮暖》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阮暖小说君似骄阳照独影推荐章节

第一章 被卖

阮暖被卖了。

第二天她就被送上花轿,给隔壁的二傻子冲喜。

前一天夜里,阮暖哭着求她娘救救她,可她娘只是摇头,“阮暖,你弟弟摔了腿找不起大夫,眼看就要残废了……”

急忙打断她,“我可以去求大夫,如果治不好我可以赚钱养他!”

啪!

狠狠一巴掌扇了过来,她爹阮清扬拿拐杖直往她背上招呼,“你敢咒我儿子,你想让他跟我一样残废一辈子吗?我打死你个赔钱货!”

阮暖熟练地躲,可还是挨了两棍子,不由疼得大喊,“阮韬是你儿子,我就不是了吗?”

阮清扬阴阳怪气地瞪了她一眼,扔下一句不嫁也得嫁,便杵着拐杖走了。

第二日上花轿,阮暖才得知原来她真的不是阮清扬的亲生女儿,她娘曾是风尘女子,怀上她后才嫁给了阮清扬。

娘俩一直被家暴,直到有了阮韬日子才好过了不少。

所以阮韬没错,她娘护着儿子没错,她爹为儿子卖了她也没错,那错的人是谁?

直到被送进许家洞房,阮暖都没想明白。

“阮…暖…咯咯……”

她的傻子相公很俊,可嘴边却流着口水,傻笑着令人反胃。

阮暖看了眼外面听墙角的人,凑近傻子低声说,“我们玩个游戏。”

傻子兴奋地直拍掌,阮暖继续说,“我们摇床,谁摇得响谁就赢……”

她话音还没落,傻子便傻乎乎地摇床,旧床咿咿呀呀地叫着,阮暖故意配合着大叫。

没多久,窗外的人心满意足地走了。

许是太累,傻子一爬上床没多久便睡着了,阮暖趁机偷跑出去,可才跑出去就撞上了起夜的许大娘。

“贱蹄子,敢跑!来人啊!快来人!”

许家燃起灯火,下人们纷纷抄家伙朝她赶来,阮暖拼了命地狂奔,她不时摔在地上,磨破皮的腿传来刺骨的疼,可她不敢停下。

一声枪响。

阮暖左腿一软,她应声倒在地上,捂住流血的腿艰难朝前爬。

她不想回许家,谁能来救救她?

上天像是听到了她的祈祷,一个穿着旗袍的女人停在她面前。

阮暖抬起头,哭着求她,“姐,求求你救救我,我会报答你的!”

女人蹲下.身,捏住她的下巴,像是在品鉴一件精美的艺术品,喃喃自语,“哭起来真像。”

最终,穆姐用一百大洋打发了许家,而阮暖被带走养伤。

伤一好,阮暖便被覆上面纱带上了台。

“这姑娘天姿绝色,哪位爷价给得高,便能一睹芳容,得了她的初.夜!”

听到这话,阮暖大惊失色,她原以为逃离了狼窝,却未曾想误入了虎穴。

阮暖被送到客人房内时,被穆姐的人拦了下来。

“穆姐,点名要这姑娘的是陆督军的儿子,我们可惹不起啊!”

穆姐冷笑,“我说过谁都不准动她!陆督军的儿子惹不起,那位爷你们更惹不起!”

阮暖被蒙住眼连夜送走,临走前,穆姐抓住她的手意味深长地说,“阮暖,若那位爷满意,你将是景城最尊贵的女人,若他赶你走,你便是任人践踏的妓子!”

第二章 成功

夜,无比静谧。

门打开那一刻,月光洒落在男人肩头,他一身笔挺军装,大步走来。

阮暖她从未想过,穆姐嘴中不能惹的人上人竟是这般俊朗矜贵,她飞快的心跳,随着男人的脚步,扑通个不停。

还未看清她的脸,男人便皱眉下令,“滚出去。”

阮暖听见她躁乱的心咯噔一声,她想起了受伤期间穆姐一遍遍的重复。

阮暖你要记住,哭泣是你最厉的武器!

她眼睛眨巴两下,豆大的泪珠便从眼眶,她跪在地上低声哀求,“爷,不要赶阮暖走,我会很乖的……”

下巴被他捏住,他指尖的薄茧磨得她又慌又乱,她不敢吭声,只用含泪的眸子看着他。

他声音清冷又带着压迫感,“你叫什么?”

“阮暖。

”她小声应着。

下一刻她被拥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里,耳边是他微哑迷人的声音,“暖暖,暖暖你回来了……”

他将她拦腰抱起,吹熄蜡烛后,放在大床上。

他细细密密地亲吻着她,像是对待最珍贵的珠宝,不停念着她的名字,暖暖。

当身体被一刹那痛苦淹没时,阮暖笑着哭了,她成功了。

次日醒来时,床边已经没了那个男人的踪迹,她被丫头伺候着穿戴。

阮暖怔怔地看着镜中的自己,一个月前她还是个被爹爹用几块大洋贱卖的女儿,如今,她身上穿的戴的,哪一样不是价值连城?

“小姐,司督军一大清早便命人送来这些名贵珠宝,果然同您般配。”

司督军?

司修笙,二十岁便坐上督军之位并迅速掌权,成为景城的神话。

原来,竟是他!

阮暖成为了司修笙的女人,日子一久便传了出去,景城的贵太太们纷纷邀约她打牌听戏,可她却只是安安静静地在司府呆着,等着那个男人。

一日,阮暖一边修剪着白玫瑰,一边问身旁的丫头,“督军何时才会回来?”

眼睛被蒙上,男人炙热的气息包围着她,“猜我是谁?”

阮暖拉下他的手,忍不住腹诽,“您还真是幼稚!”

司修笙捏住她的鼻子,故作严厉,“景城敢质疑我的就只有你了,就不怕我一枪崩了你?”

阮暖勾住他的腿,轻轻地磨,“嗯?您是要用哪里的枪?”

看他鼓胀的某处,阮暖故意碰了碰,“爷,小心您的枪,可别走火了……”

司修笙掏出腰间的枪撩开她的裙摆,“再大的火,可不也会被你浇灭么?”

阮暖羞红了脸,司修笙心情大好,一把将她打横抱起,大步走进门。

一轮过后,司修笙这才记起来,搂着她问,“为何不同那些女人走动?督军的女人,多少人想巴结你,多有面子?”

阮暖依偎在他怀里,“我这不是怕您回来找不到我心急么,您看这大白天的您这子弹就上膛了……”

“妖精!”司修笙被她撩得浑身是火,一翻身又将她压在身下,开始新一轮进攻。

第三章 怀孕

阮暖手指摩挲着他的腹部,那里刺着一朵白玫瑰,传言司修笙曾为一位女子花千金寻找各种珍贵的白玫瑰,整个园子,没有相同品种的两株。

“想什么?”

低沉的男音响起,阮暖愣了下,忍不住摸着那朵刺绣问道,“这是什么?”

谁知,司修笙变了脸色,拍开她的手便抽身而出,“你好生休息。”

司修笙半个月没回,阮暖实在闲得无聊便开始整理房间,这是她第一次进司修笙的书房,书桌上的花瓶里插着一株白玫瑰。

她刚拿起花瓶,一声厉呵从门口传来,“你干什么!”

阮暖被吓到,手一滑,花瓶碎裂,白玫瑰砸下去,花瓣也散落在地。

她弯腰想捡起来,却不小心划伤了手,血液滴在白玫瑰上,红得刺眼。

司修笙小心翼翼地捡起花,神情里都是愤怒,“谁准你进我房间,动我的花!”

阮暖捂住手上的伤口,连忙解释,“我只是想清理……”

啪!

没给她解释的机会,一耳光扇过来,阮暖被打懵了。

这个别人嘴里对她宠上天的男人,竟然因为一朵破花,毫不留情地打她。

阮暖不敢置信地抬头看他,可他只是心疼地擦拭白玫瑰上面的血迹,压根没有发现她受伤。

等他终于擦干净,花也已经萎靡地耷拉着,司修笙仍像对待稀世珍宝般将它重新弄了个花瓶养着。

“阮暖,认清自己的身份,恃宠而骄也要有个度。”

阮暖遮住受伤的手,低头道歉,“对不起……”

“滚出去,不要再有下次。”

阮暖回了房间,望着窗边的白玫瑰发呆,手上的伤还在不停流着血,一直伺候着她的丫头凌静过来给她处理伤口。

“凌静,暖暖是谁?”

“嘘!”凌静一把捂住阮暖的唇,意识到身份不对后又连忙道歉,“对不起阮小姐,我不是以下犯上,可那个人的名字在司府是禁.忌,您最好还是别问了……”

果然,有个暖暖!

阮暖又哭又笑,一直以来她都在自欺欺人。

穆姐的夸赞,哭起来真像……

司修笙情动时一声声的暖暖……

原来,此阮暖非彼暖暖。

从被穆姐救下那一刻开始,她就是这个暖暖的替身。

门又一次被推开,看到司修笙的那一刻,阮暖忍不住瑟缩了下,司修笙走过来亲自替她处理伤口。

“暖暖,我不该打你的,我帮你处理伤口。”

阮暖想收回手,可她很快又意识到,她只是个被卖了三轮的下人而已,又有什么资格矫情?

白玫瑰事件之后,价值连城的珠宝首饰和西洋玩意儿,往阮暖这送得更勤了。

阮暖想,或许一辈子就这样下去也未尝不可,至少司修笙只有她一个女人。

可平静的生活,却被突如其来的孩子给打乱。

明明每次做完都有喝药,可不知怎的,她竟然还是怀上了孩子。

君似骄阳照独影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君似骄阳照独影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君似骄阳照独影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