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怨灵鬼事》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秦川)

2019-06-05 10:08:59来源:zzy作者:雪月

《怨灵鬼事》是雪月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秦川,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叫秦川,生于鬼节,乃是纯阴体质,与师兄经营一家名叫八方鬼事的门店。在我十四岁时与表嫂结下六年之约,而我这表嫂不是人,六年后差一点要了我的小命,从此我开启了没事给人算算卦,给鬼看看病,再不济就驱驱邪,打打僵尸,破破风水局,倒买倒卖凶宅的妖孽生活。而在我的生活当中时常充满着一丝灵异的恐怖,恐怖之中又带有一点悬疑,悬疑之中还带有一点神鬼

《怨灵鬼事》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秦川)

怨灵鬼事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一章 乡村恶俗

我叫秦川,今年二十岁,我与我的师兄叶一,在城市里经营着一家名叫八方贵事的门店。

贵字谐音鬼字,因此,在有些人的嘴里我们的店也被叫做八方鬼事。

白天我们给人做着各种咨询的生意,晚上则是跟一群不是人的东西做一些见不得人的鬼事。

只不过我们白天的生意那叫一个惨啊,客人都没那些张罗着给我介绍女朋友的大妈多。

至于为什么会生意不好,其实也与我们咨询生意无非是起盘算卦有关。

到底准不准,我是不知道,反正看这生意也不像准的样子。

但是我们晚上的生意好啊,这也造就了我们衣食无忧,不过,说起为什么我成为一个走阳间路,吃阴间饭的人,这还得从我小时候家里的变故说起。

我出生的地方名叫秦家村,是一个偏远的山区农村。

当地人由于交通不便,很少外出,而我家是在村上做白事生意的。

所谓白事就是丧事。

我出生的那一年正值大阴年,而我又是正好在七月十五的晚上出生,听老人们说,我出生的时候正值天狗吐月,刚一生出来,村中便是牲畜不宁,犬吠不止。

村上的人一个个都觉得这是一个不祥的征兆,但是,我的父亲却认为这是好事,我天生就是要接管家中生意的料。

我很小就被父亲带着做生意,因为我家是做白事的,所以,小时候看到奇奇怪怪的事情倒是不少。

不过,在我背井离乡之前,有两件事不得不说。

第一件事,是发生在我12岁的那一年。

我无意间从自己家阁楼上翻出来一本满是灰尘的破书,书是用牛皮纸包好的,没有书名。

我那时候已经读小学六年级了,不过,对于书中的文字,我却是一个都不认识,这就让我好奇无比,便拿着这本书去找了我的父亲。

当我拎着这本书找到父亲的时候,父亲满是惊讶的看着我,然后在我同样惊讶的表情下挨了父亲的一巴掌。

“啪!”

五个红印子把我彻底的打蒙了。

也不知道我那时候哪里来的倔强劲,愣是没几天就从家里又把这本被父亲藏好的破书给找了出来。

我翻阅了无数的字典,终于在一本名叫《康熙字典》的书中,找到了对应的字体,同时,我也明白了这书是要从右往左,从上往下看的,而这字体叫做繁体。

书中的字,我花了整整一年才算是全部查完,而这内容我是完全不懂,但是,小时候记性好,我看了几遍之后,竟然一字不差的背了下来。

如果说这本奇怪的书是开启我人生旅途的钥匙,那么两年后,第二件事情则是真正的改变了我的一生。

我有一个远房的表哥,整整大了我十岁。很早他便离开秦家村,外出打工去了,只留下年迈的父母在村上。

那一年我十四,他二十四。

那一天我记得很清楚,是我暑假中的一天,我表哥兴高采烈的领着一个姑娘回来了,说是要拜堂成亲。

结婚是大事,在我们秦家村,有这么一个规矩,结婚当天必须要长辈在场,并且摆上酒席请全村的人吃好喝好。

究其原因,其实也无非是为了面子而已。

说起他领回来的姑娘,那叫一个水灵,白皙的皮肤,大大的眼镜,长长的睫毛,可把同村几个小伙子给羡慕死了。

只是这姑娘的脑子好像有些问题,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有些智障,但是,我们村里人一向只看外表,不看智商,谁让他们一直认为女子无才便是德呢!因此,他们各个都说我表哥捡到了宝。

婚宴当天,我们早早地便到了,一顿胡吃海喝之后,当太阳下山,自然就是闹洞房。

农村闹起洞房来不像城里那么矜持害羞,那个粗狂程度简直堪称岛国动作片,当然关于这种风俗,我后来知道有个名词叫做‘恶俗’。

一开始村里人还算比较收敛,但是,见我表哥是个老实人,渐渐的开始不安分了起来,尤其是那几个对我这个准DS垂涎若渴的家伙。

他们将我表哥给轰出了房间,对新娘子开始动手动脚,由于我那时候在他们眼里还是小孩子,也不知道是他们没有注意到我,还是怎么的,我一直躲在角落当中,他们倒也不来管我。

只见新娘蜷缩着身体一直躲在床上,样子有些害怕,他们几个家伙见状仿佛更加兴奋了,直接扑向了她。

大概是因为新娘子实在是太漂亮,加上那一幅担惊受怕的样子,在他们眼中却是多了几分楚楚可怜,竟然勾起了他们心中的邪念,几个人的动作开始变得越来越大,对着新娘子就是上下其手。

也不知道是哪个冒失鬼,‘唰’的一声直接将新娘子胸口前的衣裳撕开了一条口子,白花花的肌肤让几个人呼吸变得有些急促,而我那时候躲在角落当中,似乎看到了新娘子此时的眼神有些不大对。

这几个家伙这时候变得越发的过分了起来,简直禽兽不如,竟然有人将手伸入了新娘的裙底。

换做正常女子,估计早就大喊大叫了,而她只是被他们压着,瑟瑟发抖,满脸的恐惧,硬是一声不吭。

然而就在这些家伙疯狂的上下其手,开始为所欲为时,新娘突然惨叫了一声,这才把他们吓的站起身来,只见裙底流淌出了一抹嫣红。

闹洞房见了红,这事还了得?

我表哥在外面听到里面自己老婆的惨叫,疯狂的砸开了大门,冲进来看到这一幕后,抡起拳头就朝这群人拳打脚踢,可是,双拳难敌四手,他竟然被这群人给撂倒了,只能抱膝痛哭。

好在此时还有很多长辈没走,他们闻声赶来一看,纷纷对这些愣头青一顿劈头痛骂,尤其是这几个家伙自家的长辈,更是觉得丢人,抡起菜刀板凳就要将这几个畜生就地正法。

顿时,他们一溜烟的各自夺门而逃。见状,这些长辈们也觉得没脸再待下去了,与我表哥家连连道歉,这酒席也就算是这么不欢而散了。

原本以为这事就这么过去了,却不想第二天天刚亮,秦家村被我大伯母一声嚎哭给打破了寂静。

我表哥死了。

被他昨晚刚刚娶过门的XF用菜刀杀死了。

我记得很清楚,那一天,我与我父亲作为表哥家的亲戚,我们家又是做白事的,接到消息后就第一时间赶到了他家。

刚站在表哥家的新房门口,我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血腥味。

走进房间,里面的情景更是吓得我差一点拔腿就跑。

墙上,地上,天花板上,满是血渍,场面的血腥程度比当时我所看过的任何一本恐怖片都要让我毛骨悚然。

表哥与表嫂两个人并排躺在床上,一旁的地上掉落了一把沾满血的菜刀。

表哥的肚子被人破开了,肠子留了一地,想来是被这把菜刀给破开的。

而表哥那时候的表情,我至今还记得,面色狰狞,双手成鸡爪状,仿佛死前有过很痛苦的挣扎。

再看我表嫂,她还穿着昨晚的新衣,躺在我表哥的身旁,脸色却是很安详,双眼微眯,样子似乎是在笑,只是这笑容让我觉得相当的诡异。

新婚第二天就发生这样的事情,加上昨晚闹洞房又发生了不愉快,我大伯觉得脸上无光,只是说着是我们村那群愣头青搞出来的祸事,让新娘想不开,这才把我表哥也害死了。

哭着嚷着,我大伯说要把那几个愣头青给叫来,让他们好好看看自己造的孽。

可就在这时候,一张照片从我DS的手中掉落了出来。

这是前年我们村搞祭祀活动时照的全村人的照片,村上每一户人家都有这么一张。

正当我们在奇怪这照片怎么会出现在新娘手中时,却发现在照片的背后,歪歪斜斜,像是有人沾着鲜血写下来几个大字。

“你们都得死!!!!!”

全村人以为这只是新娘临死前的怨恨发泄,并没有当一回事,谁让她是傻的呢?

而父亲却不这么认为。

新娘结婚,身着红衣,此时,又是含冤而死,这就意义不一样了。

无奈,村里人此时对这事都很忌讳,闭口不谈,并没有把父亲的担忧放在心中。

结果,三天之后,父亲的担忧开始成真•••••••••••

第二章 六年之约

就在表哥表嫂死后的第三天,村上的大壮就离奇死亡了。

大壮是那天闹洞房最起劲,也是最欢腾的那一位。

他的死很是诡异。

大壮家是我们村上打铁的,由于交通不便,秦家村的农具都是大壮家修修补补的,那一天,他与往常一样,上山替他父亲去捡干柴,结果这一去就没有回来。

结果当天晚上,我们村就发动了人员上山去找大壮。

大壮的尸体就在村口的一个小山丘上找到的,当时找到大壮他已经不成人样了。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大壮四肢健全,只不过早已与身体分离,像是被什么东西用力撕开的。

照理来说,大壮在死前会是很痛苦,结果,他的表情却是在笑。

没错!就是笑!那个笑容相当的阴邪,仿佛与我表嫂死时的表情一样。

而就在父亲检查大壮的尸首时,他的肚子上被人用他上山砍柴的刀刻上了一行血字。

“你们都得死!”

父亲这下意识到大事不妙,连忙回家取了一个半块风干的饼,交给我大伯,让他连夜启程赶往省城,去找一个叫做赵先生的人。

至于大伯还想询问父亲,这个赵先生是什么人时,父亲只是一个劲的催促他上路,说是回来再说。

自从大壮死后,村上的人都开始变得紧张兮兮,每一个人都不敢过多谈论这件事情。

不过,就在三天之后,正是我表哥表嫂的头七,大伯不在了,这法事还得操办,自然就变成了我父亲来弄,可奇怪的事情又发生了。

之前闹过洞房的那些愣头青,可能因为大壮的死,心里害怕,他们竟然一个个很是自觉的披麻戴孝的跪在了我表哥表嫂的灵堂前,一个个哭的那叫一个惨啊。

在做法事的过程当中,有一个环节,是要将一根扁担放在地上,道士在上面跳来跳去,预示着道人带着亡魂过奈何桥,让其放下身前的因果羁绊,安心前往地府。

但是,不料就在道士左右不断来回从扁担上跳过时,突然,扁担断裂,一头将道士直接打死,另外一头飞了出去,竟然砸在了二狗子的身上。

二狗子也是闹洞房的一位。

扁担砸就砸了,不巧的是,砸中二狗子的那半截扁担,正好是断裂的毛边,如同锯齿一般的毛边直接插进了二狗子的喉咙里,鲜血沿着扁担凹进去的那一面,咕噜咕噜的直往外冒。

就在我们众人的眼中,二狗子此时的表情竟然不是痛苦,而是在傻笑,那样子别提有多恐怖了。

头七的法事上,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加上就连道士都死了。

村民们一个个慌不择路,连滚带爬的逃了出去。

而就在这时,遗照上的表哥表嫂竟然出现了一种恐怖的笑容,流下了两行血泪。

血泪流淌到灵台之上,汇聚成为一行歪歪斜斜的血字,写的又是“你们都得死!”

这一下,父亲不淡定了,抓着我,连带吓得早已双腿发抖的虎子夺路而逃。

一路上我俩被我父亲一只手提着一个人直接冲回了家。

到家之后,父亲二话不说,将门窗紧闭,甚至还用黄符将其封上。

这时候虎子算是缓了过来,他一再央求我父亲收留他,可能是因为我家是做白事的,他以为这种神神鬼鬼的事情,在我们家会安全一些。

而父亲考虑到当日闹洞房的人中,现在也只留下了我与虎子两个人活下来,要是表嫂的诅咒是真的,那么接下来要出事的人,不是我就是虎子了。

就这样虎子也算是在我家安顿了下来,只是,从这一天起,我家上下如临大敌,父亲不让我们出门,每天我们都窝在我的房间当中,一日三餐都是我妈送进来的,而我父亲则是每天对着门外翘首以盼,希望能够看到大伯与赵先生的身影。

但是,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我记得很清楚,就在又是三天之后的晚上,虎子出事了。

当时,我睡得正迷糊,虎子却推醒了我,说是肚子痛。

农村不像城市,房中没有卫生间,要上厕所只能去后院的茅厕。

由于父亲再三关照我们不能出屋,而我又睡得迷糊,虎子肚子疼得厉害,我扭不过他,就给了虎子一根蜡烛,关照他速去速回。

结果,等着等着,我迷迷糊糊的又睡着了,直到我父亲来查房看到虎子不在,把我叫醒,我才发现虎子已经去了好一会。

当我与父亲两个人在茅厕找到虎子的时候,他脖子上缠着一条肠子,这肠子正是虎子自己的,而他眼珠子瞪得老大,脸上依旧是挂着那诡异的笑容。

当我与虎子四目相对之际,突然,我只感觉双眼一阵恍惚,随之脑袋一涨,眼前的场景却回到了虎子上茅房的时候。

只见虎子蹲在那边,身下噼里啪啦的,就在这时候一只惨白的手从粪坑当中伸了出来,瞬间插入了虎子的身下。

虎子来不及叫喊,脸色一抽,我就看到那双手拽着虎子的肠子出来了,而这时候虎子身后慢慢站起了一个红衣女子的身影,再一看,这人影正是我的表嫂。

她一点一点将虎子的肠子缠绕上了虎子的脖子上,随之,就像是打了一个死结一般,双手用力这么一抽!

我就看到虎子舌头一伸,眼珠子这么一翻,一瞪,脸上的神情从痛苦之中慢慢舒展开来,变成了那副诡异的笑容。

表嫂在勒死虎子之后,她看了我一眼,那眼神之中带有哀怨,甚是恐怖,吓得我两腿一软,我这时候发现自己怎么都动不了。

“川子,你醒醒,怎么了?”

就在这时候,父亲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中,感觉被人推了一下,眼前的景色突然消失不见,我再一看,虎子还蹲在那边,SZ的身影不见了。

难道刚才是幻觉?

正当我想告诉父亲我看到什么的时候,却发现这时候虎子身下的血迹中又出现了一行诡异的文字。

“今晚,你们都得死!”

这一次的字与之前不同,多了‘今晚’二字,父亲同样看到了,他自然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而就在此时,我与父亲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听到了磨刀霍霍的声响,转身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不知何时我母亲已经拿着一把菜刀正蹲在不远处磨着。

“不好!快走!”

见状父亲知道大事不好,拽着我就往屋后的祠堂跑去。

一路上,父亲不断的关照我,躲在祠堂里供奉祖先牌位的灵台之下,说着什么希望祖先能够保佑我。

而当我刚刚被父亲藏入其中时,祠堂的大门被人一脚踹开了。

母亲拿着菜刀破门而入,她的脸上挂着表嫂死时的笑容。

她的目光呆滞无力,朝着我缓步走来,每靠近我一步,我就感觉她的笑容变得越发的狰狞一些。

就在母亲举着菜刀走到我的跟前时,我此时已经被吓的哆哆嗦嗦,口中不断语无伦次的叫唤着:“妈•••••••••妈••••••••••”

这时候,就在母亲举刀要向我砍下来的时候,父亲紧紧的抱住了母亲的身子,朝着我大声疾呼道:“川子,快跑!”

可是,我现在早已是被吓的双腿发软,哪还有力气跑啊,就在这时候母亲手中的菜刀砍向了父亲的手背。

一刀下去,父亲的手被划开了一条口子,鲜血狂喷不止,而母亲这时候的目光始终是锁定了我,一眼都没有瞧过父亲。

“妖孽!”

就在这时,突然,大伯领着一个道人冲了进来。

他身穿紫金道袍,一手持剑,一手拿着铃铛,样子很是威武。

此人正是赵先生。

只见赵先生飞速的摇晃着手中的铃铛,于此同时,猛地将手中的桃木剑往地上一插,口中念念有词道:“逆吾者死,敢有冲当!刀插地府,由我真阳!急急如律令!”

顿时,屋内狂风大作,灵台上的牌位被刮倒一片,噼里啪啦的掉落在地。

而这时候,母亲突然脸上的笑容变成了一种诡异的狰狞,望了赵先生一眼,二话不说,直接朝着赵先生扑了上去。

“妖孽,大胆!”

赵先生突然怒目一瞪,手中的桃木剑被他顺势拔起直接对准扑上来的母亲就是一剑刺出,说是迟那是快,一剑刺中,赵先生随即手中的铃铛被摇的飞起,而母亲这时候嚎叫一声,发出了本不属于她的声音:“不及黄泉吾魂不散,六转寒回汝子扶棺!”

第三章 不速之客

原本赵先生把我救下之后,我以为他就此会离开,但是,不曾想到赵先生一眼就看出来了我的生辰八字与常人不同,乃是纯阴之体。

赵先生便提出来了要收我为徒的要求,原因一方面是因为我的命格奇特与常人不同,另外一方面则是因为女鬼留下的那话,一开始我并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后来赵先生告诉我们,大概的意思就是它冤魂不散,六年后还会找我来索命。

而我的父母也因为这句话同意了赵先生的要求,因此,我也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拜了师,跟赵先生走了。

这一走我便再也没有回过秦家村,更没有见过我的父母。

自从跟随赵先生之后,我才知道,当初他对付女鬼使用的乃是‘送鬼入地阵’,这种阵法是以施法者的纯阳之气对抗邪物的阴邪之气。

是一种极其危险的道术。

当时,赵先生并没有想到这个女鬼会有如此强悍的怨气,以至于他的道行差一点就毁在了她的手上。

正因如此,为了修身养性,赵先生在收我为徒之后,便开始养伤,对于教导我道术直到一年之后才开始。

学了两年,因为某种原因,赵先生带我离开了省城,来到了现在的这座城市。

可是,没过多久,赵先生家来了一个人,就是我的师兄,叶一。

而师父则是说外出办事,就此再也没有回来过了。

转眼六年一晃而过,这段时间师兄接了一个大生意,要出去几天,就留下我一个人坐镇‘八方鬼事’。

由于不知道女鬼具体会在哪一天来找我索命,所以,自从今年一过年后,我便开始深居简出,要不是,这段时间师兄不在,我估计我都不会在店里。

坐在店中,吹着那台除了压缩机不响,哪都响的冷气机,我昏昏欲睡的看着桌上的《道德经》。

这段时间我的眼皮一直在跳,所谓左眼跳财,右眼跳灾,而这段时间右眼都跳的眼袋都动了,想着莫不是女鬼这段时间就会来找我?

正当我准备起身给自己泡壶浓茶去去睡意之际,突然,一个身材婀娜,穿着一身火红色旗袍的女子出现在了门外,她来回走动了一番,没有行走的那种起伏,像是飘来飘去。

我看着嘴角不经意的露出了一阵轻藐的笑容,若无其事的继续为自己泡茶。

女子在外面犹豫了好一会,最终,好像下定了决心似的,一闪身从门外钻了进来。

见她毛手毛脚的站在我跟前,身子摇晃的还很不协调,我冷笑一声道:“行了,别装了,一点都不像!”

被我这么一说,女子撩开了遮挡在面前的秀发,一脸的惊奇看着我道:“靠!这还不像啊?我看电影里的女鬼不都是这么演的吗?”

我合上道德经,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你见过女鬼穿丝袜的吗?”

说着我指了指她旗袍开叉部分露出来的丝袜,一脸鄙视。

“哦!原来如此!”美女这时候缩着头,样子有些气馁。

“说吧,找我何事?”

我见她长得有几分姿色,尤其是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甚是迷人,心中想着但凡晚上来我们八方鬼事的,一定有事,想着问清楚,随便编个理由,让她白天再来,今晚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我叫秦怡,是学新闻的,最近在写一些关于灵异的报道,听说你们这有鬼,我来见识见识!”美女这时候自来熟的抽过一张椅子坐在了我的跟前,自我介绍道。

而我的目光已经不在秦怡的身上,直勾勾的看着门外的角落。

一个小鬼正蹲在那边,看样子只有五六岁,估计是哪家的倒霉蛋幼年夭折了,这种小鬼最容易成为调皮鬼了。

他们也没什么坏心,就是喜欢作弄人。

想来应该是秦怡半夜装鬼引起了它的注意,不过,念在它也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东西,我从抽屉里抽出一支清香,手中黄符顿时自燃,将清香点着,丢出了门外,口中念叨:“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哪来的回哪去吧,这香算是我替这姑娘敬你的!”

对面的秦怡早已被我这一连串的动作给惊艳了,睁大双眼朝我兴奋的叫唤道:“你是变魔术的吗?刚才怎么使得?再来一次呗!”

“打住!”我见秦怡越来越兴奋,连忙一挥手示意小家伙快走,随之转头对着秦怡说道,“不好意思,你要采访,明天白天再来吧,晚上我这不接待生人!”

“靠!难不成你晚上接待鬼?”

不得不说,女人翻脸比翻书快,刚才还是一副嗤笑的样子,此时已经换做怒不可揭的朝我怒目瞪着。

“没错!请回吧!”我这时候的眼皮又一次跳了起来,而且跳的比前几天更加的厉害。

我不敢再逗留秦怡半刻,连忙下了逐客令,却不料秦怡不依不饶,脸上换上了一副谄媚的笑容:“大师,我想要见鬼,你帮我想想办法吧!”

“这个好办,城东有片墓地,你现在走还来得及,去那边点上清香三支,待上一晚上,运气好你就能见鬼了,运气不好就•••••••”

说到这,我感觉到屋内镇魂瓶里的法水晃动了一下,整个人已经无心再说下去,而是朝着门外不断眺望着。

这个镇魂瓶乃是我师父留下来帮我制服那个女鬼所用的,现在镇魂瓶有动静,说明今晚极有可能她会来。

而秦怡却是不依不饶,她见我话没说完,更是好奇的追问道:“不好会怎样?”

此时,我已经气不打一处来,朝着秦怡翻了一个白眼:“不好的话,墓地没到,你就遇到了色鬼,到时候说不定明天我就能看到别人给你写的头条报道了,标题就是一赤裸女子被人发现横死街头!”

被我这么一咒,秦怡怒不可揭,抡起一巴掌就朝我的脸上打了过来。

“啪!”

声音清脆而又响亮。

随之,屋内的的玻璃几乎是同一时间纷纷炸碎了,与此同时,从屋外挂起了一阵阴风。

秦怡望着自己的手掌,一脸的不敢相信,口中呆呆的自言自语道:“我什么时候变这么厉害了?”

感情她把玻璃炸碎以为是自己这一巴掌的威力了。

“厉害个毛线!待会你别哭!”

我朝着秦怡咆哮一声,而此时我的眼睛死死的看着门外。

一个红衣女子漂浮在空中,脸上挂着我那个熟悉到再不能熟悉的笑容。

表嫂化作厉鬼来找我索命了!

怨灵鬼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怨灵鬼事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怨灵鬼事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