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愿从没爱过你》免费阅读(厉泽明夏之珊)-《宁愿从没爱过你》最新章节目录

  • 时间:
  • 宁愿从没爱过你蒙娜莎莎
  • 来源:ZW

《宁愿从没爱过你》免费阅读(厉泽明夏之珊)-《宁愿从没爱过你》最新章节目录

《宁愿从没爱过你厉泽明夏之珊》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宁愿从没爱过你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013.你是她最大的刺激源

这两姐妹和夏之珊是同一样的血型,当时杜若兰受伤的时候,都是夏之珊给她输血的。那时候夏之珊输血过多,一直脸色苍白,从此还落下了贫血的毛病。

杜采薇就在医院,很快就被带过来了。

她惊慌失措,抓住厉泽明的手:"泽明哥哥,我现在没办法给别人输血的,我刚做完手术,身体还很虚弱。"

厉泽明不管不顾,将她带到抽血室:"她的血型符合,可以用。"

救人要紧,杜采薇的手臂很快就被扎入针管,血液被从她身体里抽了出来。

杜采薇眼泪瞬间落了下来,抬起头梨花带雨地瞧着厉泽明:"泽明哥哥,你这是要用我的血救活夏之珊那个女人吗?可你不是恨她吗,她杀害了姐姐,现在不管发生了什么,都是她罪有应得啊,你不是知道的吗?"

见厉泽明脸色阴晴不定,她继续哭道:"你对我真狠心,要是现在在这里的是姐姐,你也会逼迫姐姐给她输血吗?姐姐和我身体都那么虚弱……"

"会!"厉泽明毫不犹豫。

杜采薇万万没想到是这个回答,不由得愣了一下,随即心头开始发慌起来,哭起来:"为什么?夏之珊那个女人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泽明哥哥你可不能被她给欺骗了。"

厉泽明脸色冷硬:"夏之珊给了你们姐妹俩一颗肾脏一双眼睛,现在只不过是需要你的一些鲜血,你就拒绝吗?"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她是杀人凶手,我……"

"行了。"厉泽明心烦意乱地打断她,催促医生:"赶紧过去给夏之珊输血,务必将她完好无损地救活!"

医生连忙点头:"厉先生,这您放心。只不过夏之珊小姐看起来没有多少生存的意志,恐怕即便是救回来了,但依然很难醒过来,到时候得住院一段时间查看情况。"

"我不想听到这些废话!"厉泽明眼神冰冷:"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一定要把她给治好!否则明年医院的经费就不要指望了!"

医生没想到厉泽明情绪会这么激动,顿时也不敢多说,连忙回去救人了。

厉泽明徒然地留在走廊,心烦意乱,一屁股在长椅上坐下来。怎么会这样?夏之珊居然宁愿死也不肯留在他的身边?现在的夏之珊还是以前那个会用倾慕和祈盼的眼神看着他的夏之珊吗?不,不再是了。

现在的夏之珊,双目已经失明,在监狱里被折腾成那样,哪里还会再用那种眼神看着他?

那种眼神以前明明让他觉得非常厌恶,可是现在为什么,却让他回想起来的时候心痛至极?

"泽明哥哥,今天是姐姐的祭日,你可以陪我去看看姐姐吗?"杜采薇捂着手臂,抹掉脸上的泪水,脸色苍白地坐过来。

祭日?

厉泽明神情一阵恍惚,对,他怎么忘记了,距离杜若兰死去,已经整整一年了。

而夏之珊也足足失明有五个多月了。

她那么久都看不见天日,会不会觉得很害怕?她一个人在监狱里被人拳打脚踢的时候,会不会绝望到哭都哭不出来?

"我派人送你过去,你先去吧,我还有事情没处理完。"厉泽明一阵疲惫,不想和杜采薇多说,敷衍了事道。

杜采薇却尖声哭起来:"泽明哥哥,你到底怎么了,被夏之珊那个女人蒙骗了吗?今天可是姐姐的祭日啊,你以前那么爱姐姐,可现在却连她的祭日都不肯去了,你是打算留下来陪着夏之珊这个可恶的女人吗?她就是个杀人凶手,根本不值得……"

话还没说完,厉泽明的脸色已经非常冷了:"杀人凶手?你别忘了,你现在之所以能看见,是因为你接受了这个杀人凶手的眼角膜,还有,你之所以能活着,是因为她给了你们姐妹俩自己的一颗肾脏!"

杜采薇顿时哑声,她无言以对,只能万分柔弱地捂着脸啜泣起来。

厉泽明被她哭得一阵心烦意乱,招了招手,叫人来将她送走。

今天的确是杜若兰的祭日,不知不觉,若兰居然已经去世整整一年了。可是在这个时候,夏之珊生死未卜,他发现自己根本没办法分心去做别的事情。

他必须在这里等着,确定夏之珊没事。

否则……

否则会怎样,他也不知道,他只是感觉一切都乱套了,自己的生活里没了夏之珊以后,一切都变了。夏之珊这个杀人凶手,他明明是该恨她的。

可现在她变成了这样,却叫他折磨都没办法下手。

对,没错,都是因为夏之珊现在的模样太惨了,所以导致他没有了折磨的想法。只要将她治好,他就会继续恨着她,并且靠着这份恨意,活下去。

医生很快从里面走出来,摘下口罩。

厉泽明连忙上前:"怎么样了?"

连他自己都没发现,他居然如此紧张,如此担心。

"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医生摇摇头,说:"但还没醒过来。她似乎有点神志不清,手术过程中短暂醒过来了,一直大喊着一些错乱的言语,恕我直言,厉先生,您太太似乎受到了太大的刺激,需要静养,最好是不要见任何人。"

"包括我?"厉泽明蹙眉问道。

仲天行及时赶了过来,叹了口气,对好友说:"我想是的,以目前夏之珊的这个状况来说,你恐怕是她最大的刺激源。"

最大的刺激源--

这几个字,厉泽明又何尝不知,但脑子里仍是嗡嗡响。他在长椅上坐下来,双手拢起抵在额头上,心情一片复杂。听说夏之珊脱离了生命危险,他居然如同松了一口气一般。

怎么会这样,他不是恨不得她去死才好吗?

 

 

014.悔恨的滋味

"什么?为什么你们不早查出来?现在来说有什么用?"厉泽明愤怒地说。

杜若兰开走的那辆车子是夏之珊一周之前拿到店里面去做过保养的。

而现在,两个下属居然告诉他,店里面给那辆车子做保养的那两个员工居然已经出国了。

这意味着什么?事情越来越蹊跷了!

两个下属被厉泽明吼得战战兢兢,小心翼翼地说:"要不是那两个店员突然出国,我们也注意不到这条线索……"

厉泽明比了比眼睛,怒道:"给我去查,我要那两个人的全部信息!明天之前必须给我查出来!以及,派一些人去国外,让他们抓回来。"

"厉总,这……恐怕有点难度。他们三天前的航班已经飞到国外去了,并且买了三条航线,现在根本不知道他们乘坐了哪一个航线,去了哪个国家,我们要想找到他们,如同大海捞针。"那个下属说。

"一点点事情就做不到,养你们难道是养着一群饭桶吗?"厉泽明暴怒,他想到自己有可能冤枉人,心里面就如同被匕首一刀刀凌迟一般。心烦意乱让他踢翻了面前的茶几。

两个下属哪里还敢再待下去,生怕有生命危险,匆忙退下了。

厉泽明一屁股在沙发上坐下来,疲惫地揉了揉太阳穴,感觉自己的脑袋都快要爆炸了,

这几天他接受了太多的信息。

在夏之珊疯了之后,他就觉得不太对劲--夏之珊不是那种做错了事情却不敢承担的人,以发疯来逃避罪责,难道是她会做的事情吗?

这个时候,他和夏之珊相处的一点一滴,忽然就在脑海里面清晰了起来。

他和夏之珊结婚不久之后,那段日子两个人闹得非常不愉快。毕竟,夏之珊是用一颗肾脏作为要挟,强迫他从杜若兰身边离开的。

有一次,夏之珊失手打碎了他最喜欢的一个花瓶,还没有等他质问,她就主动承认了,并花费了好大的功夫去国外专门请来人,才将那个花瓶修复。

所以说,如果真的是夏之珊害死了杜若兰,为什么她却一直不肯承认,难道她的良心真的过得去吗?

不……

近日以来,厉泽明脑子里经常会想起夏之珊发疯时那痛苦绝望的神情,不知道为什么,他心中有一杆天平,已经隐隐的朝着夏之珊那边倾斜了。

所以他才决定去查,却没想到居然查到了那辆车子,发现车子的刹车的确是坏掉了,可上面确定没有留下夏之珊的指纹。

也就是说,其实,可能是夏之珊做的手脚,也有可能是别人做的手脚。

可为什么出车祸的那天,杜若兰开着的偏偏是夏之珊的车子呢,她自己明明带了车子去,也带了司机去。后来却让司机开着车子先回去了。

厉泽明百思不得其解,非常想弄清楚这一点,可是当天夏之珊和杜若兰见面的时候,却没有一个下人在场,所以没有办法问任何人。

而在夏之珊还没有疯掉之前,他并不相信那个女人说的每一句话,所以也没有问过夏之珊,可是现在夏之珊疯掉了,他却突然想问问她了。

只是,却没办法再问。

厉泽明觉得一阵疲惫,捏了捏眉心。不管怎样,他一定要弄清楚事情的真相,彻底弄清楚。

想到这里,厉泽明叫来司机载着自己去了医院。

夏之珊还是老样子,打了镇定剂之后就恢复了平静,但是蜷缩在墙角,将整个脑袋都埋在手臂里,谁来了也不抬起头来,整个人都处于一种与世隔绝的状态。

厉泽明进去之前,医护人员还叮嘱他,这次可千万不要刺激夏之珊小姐了,她现在神经真的很脆弱。如果再让她嘶声力竭,发狂的话,再打一剂镇定剂,就会对她的生命有危险了。

毕竟,割腕之后,她失血过多,还没彻底恢复,身体比平时都要更加脆弱。

厉泽明见到这样的夏之珊,如同玻璃一般易碎的夏之珊,心情忽然有些沉重,一步一步的朝着夏之珊走过去。

这次他的步子很轻,很柔和,几乎是他这么久以来第一次对夏之珊这么温柔。

他看着夏之珊露在在外面的手腕上面那条疤痕,知道,这条疤痕是永远都去不掉了。即便以后夏之珊精神能够恢复好,这条疤痕也没有办法在他们之间消失。

厉泽明心中忽然有些悔恨。如果他能早一点查清楚事情的真相就好了。

他忍不住伸出手去,想要轻轻地抚摸一下夏之珊的脑袋,就像是抚摸一只无家可归,遍体鳞伤的小猫咪一样。

可是,当他的手还没有触及夏之珊时,夏之珊就仿佛受到了什么攻击和惊吓一般,顿时弹跳起来,而她身后就是墙壁,她脑袋重重撞上了墙壁,差点流出血来!

厉泽明猝不及防,慌忙将她脑袋护住,却得到的是她更加猛烈地挣扎。

眼看着夏之珊又要再一次因为他而情绪激动,精神病发作起来,厉泽明连忙站了起来,放下双手,示意自己无害,一步一步离开了夏之珊一点。

身后忽然伸来一只手,狠狠地将他拉出了病房的门。

高阳一拳朝着厉泽明的脸上狠狠揍去:"已经跟你说过了,你就是刺激她的危险源,为什么你不听,一定要靠近她,你非要弄死她不可,你就这么恨她?一定要她给杜若兰赔命?不是已经查出来了,车祸的事情可能另有猫腻吗?"

车祸的真相他也一直关注着,也只有他,一直相信夏之珊根本不是杀人凶手,想要为夏之珊讨个清白,可是太难了!

当事的两个人,一个杜若兰,已经死掉了,一个夏之珊,已经疯掉了,没有办法从任何人嘴中得知真相。

以前夏之珊没疯的时候,说的话厉泽明不信,现在她疯了,他却开始信了。

是不是很可笑?

"松开你的手!"厉泽明冷冷道,将高阳的手扔了下去,面如冰霜道:"不该来靠近夏之珊的人是你,我告诉你,我和她之间的婚姻仍然存续着,现在我还是她的合法丈夫,反而是你,一个外人,请不要来插手我们之间的家事。"

"你怎么可以?"高阳怒道:"你已经把她害成了这样,当初说要离婚的是你,现在不愿意离婚的也是你!要是真的觉得愧疚,就将她的肾脏和眼睛还给她!"

厉泽明顿了顿,沉声道:"我会的。"

他会将夏之珊治好,会将眼睛还给夏之珊,等她醒过来之后,他会告诉她,他终于相信她了。那么,她会原谅他吗?

厉泽明的视线隔着病房的玻璃门朝着里面看去,见夏之珊披头散发地蜷缩在墙角,看起来那样无助。以前她分明是非常漂亮的女人,可为什么,现在却被自己害成了这样。

厉泽明心中如同针扎一般,一阵阵刺痛,那种感觉无法描述,他想,或许,叫做悔恨。

 

 

第15章开始

宁愿从没爱过你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宁愿从没爱过你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宁愿从没爱过你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