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命》免费阅读(小白柳妹佗)-《九命》最新章节目录

  • 时间:
  • 九命渴雨
  • 来源:ZW

《九命》免费阅读(小白柳妹佗)-《九命》最新章节目录

《九命小白柳妹佗》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九命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013章白衣少年

看到这个美少年时,我也是一愣,我没想到会在梦之外的地方看到他。

我还一直以为他是我幻想出来的人呢,没想到还真有这么一个人。

想到他上次从梦里将我救了回来,这次居然能出现在实现里,心里就又是一紧,忙又朝后退了两步,看着他道:"你是谁?"

"你别再后退,我不知道它是不是还藏在那假山后面,我现在送你出去。"他没有回我,却看了一眼我身后的假山,声音如同清泉一般的道。

我听着这话,连忙又朝前走了几步,这下子看他看得更清楚了。

什么眉目如画,目如朗星之类的都不够形容他,我只恨自己平时跟八姑婆读书太少,只能从看过的两部两视剧里找形容词。

多少年后,我跟他提起第一次细看他时,依旧感慨这才是真正的陌上公子如玉,玉树临风……

可这会,我却因为靠近他几步吓得又想朝后退,最后还是稳住了心神,咬了咬牙朝他道:"你知道八姑婆在哪里吗?"

他点了点头,却又朝我摇了摇头道:"我不能带你去找她,这宅子里太危险,你呆在里面就更危险,我送你出去。"

"我要去找八姑婆。"我知道这里面危险,却看着他摇了摇头,又朝他走近了两步,与他平视道:"你送我去好不好?"

他的眼睛黑油油的映着我的倒影,因为白雾,整个瞳孔里除了我什么都没有,看着我心里就是一紧,这种感觉让我十分的害怕,好像整个人都要跟着那倒影一般栽进去一样。

"我只负责你。"他那还带着稚气的面孔,却朝我认真的道:"管不着她。"

我没想到他长得这么好看,却这么不讲道理,连忙上前两步扯着他的衣服。

却发现我根本就抓不到他的衣服,手竟然从他衣服里面穿了过去,吓得我慌忙想朝后退。

他急忙伸手拉住我的手,免得我跑了,朝我轻声道:"衣服是虚的,人是实的。"

手暖而干燥,软软柔柔的跟小白的爪子一样舒服。

我连忙打消了心里那些怪想法,不停的安抚自己,反正不是第一次见鬼了,就算是个鬼就当是上次那个好心女鬼了,求他帮我找到八姑婆再带我们出去吧。

救命稻草就不要管他出身是什么了,能救命才是真正的救命稻草啊。

想到这里,我连忙看着他道:"那你知道我是从哪里跟八姑婆走散的吗?"

"一转影壁后就散了。"他见我没有再执着找八姑婆,紧紧的拉着我的手,一边看着一边朝前走道:"那块影壁很古怪,能蛊惑人的心智,你们进来的时候,其实她就躲在那影壁上面,你跟八姑婆一进来,她就跟八姑婆换了。"

"那现在八姑婆?"我一听到这里,心里猛的一紧。

八姑婆如果知道我被那红嘴猫妖带走,还不知道会着急成什么样呢。

那少年确认了一下方位,拉着我又转过一道门洞,朝我轻声道:"她没事,被另一个小猫妖带走了,应该能对付,而且它们的目的也不是她。"

"是我吗?"心里那种紧抽感更强了,八姑婆平时有事都瞒着我,最多跟我讲讲以后的打算,从来不告诉我有什么危险,她担心我!

少年低哼一声,似乎自嘲一般:"难得你也知道,我没想到你们柳家能撑到现在还没有死绝。"

这话太毒,虽然他说的时候语气十分轻淡,可我却能听出里面浓浓的恨意。

我是头一次知道自己姓柳,我没有名字,八姑婆一直叫我妹佗,村里人见我都是叫我猫脸怪,我了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有一个名字,会有一个姓氏,姓柳吗?

一股子又酸又暖的东西从胸口流过,鼻子似乎有点发酸,我忍不住抽了抽鼻子。

前面的少年听到,连忙回头看了我一眼,眼里有着诧异半过,跟着有点忐忑的紧了紧拉着我的手,抬头看了看天道:"呃……这些跟你没关系……"

我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解释,又抽了抽鼻子。他眼里的无奈感更深了,脸上开始有着侷保闪过,只听到他沉叹了口气又道:"跟你爸也没关系……"

"那跟谁有关系?"我开始心头还有点发酸,听他说跟我没关系也没什么感觉,可一说跟我爸也没关系,心里顿时就一紧。

在我的认知里,惹来猫妖就是因为我爸将那八具连娘连崽的猫棺材埋下去才惹来的啊?这会这个不知道哪来的少年居然跟我说跟我爸没关系,他这是逗我么?

可无论我怎么问,他都没有再说话了,只是低头带着我朝前走。

我逼问也好,撒娇卖萌也罢,他都不理我,让我心里着实不好受。

不过也幸好这货本事大,不一会左转右转之下,居然带我走到了那影壁前面。

我看着面前的那两扇依旧半天的木门,紧了紧一路被他拉着的手,看了看影壁后面道:"八姑婆还没出来吧?"

"嗯。"他眼睛眯了眯,似乎看透了我的想法,拉着我的手猛的一紧,用力拉着我朝着门外走去。

我却一把拉住那块影壁,用力将他推开,飞快的朝着影壁后面跑去。

刚才一路走出来,我都顺着走过的路洒下了香灰,也亏得八姑婆长期给人烧长香,又有收集香灰的习惯,我才随身带着香灰,要不还真找不到这么合适的东西。

香灰跟其他的灰不同,不受阴邪之力,所以就算宅子里的猫妖发现我洒了香灰,它们也不能怎么样。

我打定主意,只要我顺着香灰到起点,再从里到外找八姑婆,再顺着香灰走出来,应该不会走散的。

可刚走没两步,那少年就急急的赶了回来,死死的拉着我朝回走道:"我以为你一路洒香灰是给八姑婆留的,没想到你打这主意,你这是找死。"

"你骗不了我。"我一把推开那少年的手,看着他轻笑道:"如果八姑婆能自己出去,你肯定会去找她,而不是只带着我一个人出去对不对?"

这其中的道理不难想通,他既然会救我,肯定跟我有关系才不得不救我,就不会不卖我这个人情去救八姑婆。

那就只有一个原因了,八姑婆很危险,他也拿不准能不能救。

"没错,为了救你,我已经……"他眼里有怒气闪过,说到一半却猛的止住了话。

我趁着他出神,连忙朝着里面跑去。

这宅子并不是太大,出去时因为他要找路,所以时间花得比较多,进来时我只要跟着香灰走就成了。

这宅子前面都打扫得很干净,只有那道半月门洞才开始有着蜘蛛网,如果有什么就肯定在那半月门洞后。

我直接朝着那边跑去,奇怪的是那少年居然没有追上来。

忍着心里的失落,我一边洒着香灰一边朝着半月门洞走去。

一走过那道门洞,就听到里面传来低低的笑声,跟着那红嘴猫妖一下子就跳了出来,一把将村长的婆娘从墙头扔了下来,朝我轻笑道:"就知道你跟你娘一样是个重情的。想救那老太婆吗?"

村长的婆娘双眼已经被挖掉了,两个眼眶里填满了腥红而黏稠的血液,她张着嘴想大叫,却只能发出啊啊的怪叫声。

大张的嘴里,居然只剩半截舌头……

这惨状,跟那女尸的爷爷一样。

那一直没有联系上的线突然窜上了,我只是轻轻的看着它,让它说下去。

红嘴猫妖似乎并不担心我,只是朝我身后瞄了瞄道:"他来不了了,我让人拦着他呢,那老太婆就在那间黑屋子里,你只要帮我将这个拿进去,我就让你们离开好不好?"

话音一落,它就从身后掏出一个面熟的盒子朝我递了过来。

 

 

第014章拼尸

那上盒子上还带着薄薄的泥土,正是小白从赵本贵家屋后的桔子树下挖出来的。

而那个盒子里面放着的就是那具女尸的头……

只是这会那盒子又重新盖上了,不知道是因为盖上,还是村民听了八姑婆的话洒了锅底灰的原因,那桀桀的怪笑声没有了。

但我也记得八姑婆交待村民要将这盒子烧掉的啊,怎么又到了这红嘴猫妖手里?

想到那盒子里面恐怖的人头,我瞄了一眼那间关着门的黑屋子,看着红嘴猫妖一直半眯着的猫瞳沉声道:"我怎么知道八姑婆有没有在里面?"

红嘴猫妖这会连装都不装了,半趴在地上,轻轻的村上舒展着身体,将那个盒子放在我脚下,然后扭头朝着那黑屋子的门"喵"的叫了一声。

随着它那悠长的猫叫声落下,那扇不知道多少年都没有打开的门"吱呀"一声慢慢的打开了,在朦胧的白雾之间,我仍能看到那门上面的白灰飘然落下,就好像有什么尘封的秘密随着这扇门而打开。

在那白灰落下的时候,那朦胧的白雾似乎被那白灰给吹散开来,眼前的一切豁然开朗。

而我却似乎感觉到胸口那种紧闷更让人难受了,好像无形之中有一只手紧紧的握住了我的心脏,耳边传来若有若无的嘶喊声。

那声音凄惨无比,好像有无数的人在遭受着折磨发出尖悦的嘶叫声,可细听之下,那些声音又好像不像人,但无一例外的都是十分痛苦的惨叫。

还没等我听明白这些嘶喊声是什么,就见门后面站着一个半透明的萧瑟身影,似乎在害怕着什么,那个身影还在瑟瑟发抖。

她静静的看着我,大大的眼睛里有着泪光,似乎十分害怕,却又强忍着不掉下眼泪,脸上满是祈求的看着我。

正是那晚出现出现在姑子庙的女鬼,也就是那具女尸的鬼魂。

我一直不知道从姑子庙出来之后,本以为她是被家里人超度了,没想到被这红嘴猫妖抓到这里来了。

而那女鬼的脚下,躺着晕迷不醒的八姑婆,她身后的屋子里一片空荡,似乎那屋子里除了她就只有八姑婆了。

我眯着眼,朝八姑婆的胸口看了又看,确定胸口还有起伏之后。

这才强忍着心中的惧意,将双手搓了搓,让自己两只手都沾满香灰,这才将脚下的盒子端起来,慢慢的朝着那屋子走去。

越走近那种嘶喊声就越清晰,红嘴猫妖一直随着我一步步的朝前走,眼里那种灼热的渴望随着我每走一步越加的迫切。

而我越走近,心脏就越抽紧,隐约之间似乎有人叫我不要进去,不要进去……

但我还是走到了门口,看着就离门三步远的八姑婆,我扭头看了一眼已经停在那里,似乎因为害怕什么不敢走近的红嘴猫妖,一咬牙就跨了进去。

一跨进去,我就感觉身体一轻,那种紧抽感以及嘶喊声全都不见了,似乎连呼吸都清新了许多。

我重重的吸了两口气,也不敢朝里多走几步,连忙将那个盒子放在地上,急急的去看八姑婆。

却见她好像就是晕了过去,其他半点事都没有,用力掐了一下她的人中想将她掐醒,可她却是半点反应都没有。

我瞄了一眼那个女鬼,浑身紧绷着,一边担心那红嘴猫妖不顾惧意扑过来,一边又要注意这屋里会不会无缘无故出现什么东西,还得猜想到底那红嘴猫妖在惧怕什么。

连掐了几下,八姑婆都没有反应,我只得朝那女鬼点了点头,用力将八姑婆从地上扶起来,半拖着她就准备出去。

可这会原本瘦弱的八姑婆却似乎十分沉重,我怎么拖也拖不动。

这让我想到了沉尸,连忙搭了一下她的脉,确定还有脉息这才松了一口气。

按理说人有一口气在,身体无论如何都不会这么重的,我又试着拖了拖,却还是拖不动。

眼看着我进来已经有一会了,正着急着,旁边那站着的女鬼慢慢的伸手将八姑婆的胳膊搭在我脖子上,可那双眼睛却欲言又止的看着我。

我并不是什么多善心的人,加上现在这情况也不允许我有善心在这里停留,更何况这女鬼虽然不坏,可也不能掩盖她的尸体诡异啊。

朝她道了谢,我半扶着八姑婆就想起身,刚一用力差点连自己都被扯了下去。

这下子我是完全没招了,急得我脱了外套就准备将八姑婆绑我身上。

"你帮我个忙可以吗?我再帮你用鬼托术托出去好不好?"这时一个幽幽的女声突然朝我轻轻的道。

只见那女鬼,一脸讪讪的看着我,双手紧紧的扭在一块,似乎很怕我拒绝。

我又用力拉了一下八姑婆,确定自己确实拉不动,又扭头看了看那女鬼,脑子里面权衡再三,又瞄了瞄门外满眼急切的红嘴猫妖。

拿不准这猫妖打的什么主意,还是说她确定我不能将八姑婆从这屋子里带出去。

但能多一份力就多一份力吧,至少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女鬼似乎并不是什么坏人。

当下朝她点了点头,问她有什么事。

那女鬼眼睛不安的瞄了瞄我拿进来的那个盒子,眼泪一下子就掉了下来,抽抽嗒嗒地道:"我的尸体不全,不可以……"

这个我知道,鬼魂尸身不全,是不可以往生的,这也是为什么中国人不肯火化的原因。

想想这女鬼也算是可怜,但这具尸体也古怪,到目前为止,除了头和八姑婆提进来的那半条胳膊,其他半位都不知道去哪里了,让我找我可没这本事。

更何况我这会子还在后悔,那天在姑子庙干吗要灭火,直接烧掉这后面的事就没了啊!

当下我直接将话跟这女鬼说白了,本以为她会知难而退,可没想到她却朝后退了两步。

我生怕外面的红嘴猫妖搞什么妖蛾子,连忙将门给带上,眼睛随着她朝后面一看,顿时就冷汗直流。

只见那女鬼身后,一具七拼八凑的尸体就这样摆在地上,右手正是八姑婆拎来的那半条胳膊,不用猜就知道是这女鬼的尸体,这会子只差我拿进来的盒子里的头了。

顿时我感觉头皮都炸了,眼睛不由的瞄了瞄女鬼,可她满脸都是悲伤,扭着手十分不安的看着我,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不敢说。

看着她这么柔弱的样子,我立马打消了脑中不好的想法。

虽然这些肢体不知道是谁收集过来的,但明显不是这个女鬼,反正我也想弄明白这具尸体是怎么回事。

干脆将八姑婆放下,抽下门栓将盒盖推开,只见里面那个人头几乎被锅底灰给全埋了,估计是洒锅底灰的村民害怕,又不知道洒多少,直接拿了许多朝里面倒,就差没打盒子填满了。

不过这样也免得我看着那人头恐怖的样子下不了手了,用脱下的外套包着手,捧着那个人头,我看了看那女鬼,一步步的朝着那具拼凑来的尸体走去。

好不容易忍住心里的恶心感,我将人头小心的安放在她本来的位置,抬头正打算跟女鬼说好了,却突然发现那接人头的脖子断口处有着黄浓的水流口,那脓水中间还带着丝丝的血水,跟刚才王伟业她婆娘砍下手腕时流出的东西一模一样。

而这具尸体已经好几个月了,却是半点腐烂的味道都没有!

想到王伟业老婆的样子,我心里顿时有不好的想法闪过,只怕这具尸体其他的地方都是在活人的身上养着的吧!

本能的想抬头去看那女鬼,就感觉面前一阵阴风刮来。

我连忙朝后一退,就地滚出去老远,一股子浓浓的血腥味突然窜入了我鼻子里面,手里捧着的人头立马落地。

只见阴风瞬间将人头上的锅底灰全部吹散开来,跟着那女鬼发出了桀桀的怪笑声,原本柔弱的脸立马变得阴冷无比,连同着那个人头也跟着桀桀的怪笑了。

 

 

第015章有爹生没爹养

就算我再年幼无知,这会也知道自己上当了。

刚想起身,却被眼前的景象给惊住了,我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沾满了粘稠的鲜血,放眼望去一片腥红。

原本空荡的屋子里不知道何时多了无数具尸体,正一圈又一圈的围着那具女尸。

而无一例外的却是,这些尸体身上却缺少了一块,有的是缺胳膊,有的是缺腿,有的是胸口缺了一块,不过却没有一个缺头的。

"就等你了。"那女鬼桀桀怪笑的朝我飘了过来,伸手猛的摸了一下我的脸,朝我轻笑道:"就差你的头了。我等了你好久,只要你的血流在这屋子里,我就可以……"

她的手冰冷无比,让我瞬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可我却怎么也动不了,只得用眼睛飞快的打量着这些尸体。

"别看了!"那女鬼突然又换成了原先那柔弱的语气,似乎嫌弃那人头怪笑太吵,对着那人头就是一点。

人头安静了之后,她又朝我轻声道:"四面,八方,六十四位,除了你一共是七十五具。我可是将我家稍有点血亲的都给带上了。"

四面八方六十四位……

我脑子里面突然一紧,八姑婆曾经在提及我爸在我家八个方位埋下猫母子棺的时候说过,一旦锁紧所有方位气机,必定成阵,而阵法的强弱就取决于这阵里东西的强弱,尤其是阵眼。

而阵法是阳是阴,是好是坏,就取决于布阵的东西了。

这个阵法,锁定所有方位,布阵的全是尸体,肯定不是什么好阵法吧?

我飞快的瞄了一眼,却见那具女尸体正中间只围了三具尸体,其中一具残缺不全的正是这女鬼被咬得不成样的爷爷的。

心里当下一紧,难不成……

"我爸,我妈和我爷爷,加上你,就是四面。你看我把你放得多重要……"女鬼静静的站在我旁边,如同好友一般的给我解释道。

我这会子连话都说不出来,只能拿眼瞪了她一眼,不明白事情怎么成了这样了,这些可是她至亲,生她养她的至亲,她前面不是还想着救他们的吗?

她似乎十分开心,朝我呵呵的笑了笑,慢慢的在那些尸体之间飘荡着道:"你不明白吧?我以为你能明白的呢,你不也是有爹生没爹养吗?"

好吧,打人不打脸,我今天已经是第二次被打脸了。

不过也似乎因为这个打脸的原因,女鬼好像把我当成了同一类人,朝我喃喃的讲了她自己的故事。

在农村这个重男轻女的地方,无论生了多少个女儿都希望生下儿子,尤其在计划生育来之前,几乎是能生多少就生多少。

这女鬼叫吴芳芸,别看名字好听,却是她爷爷随便取的,她家的家底不错,她前面已经有六个姐姐了,还不包括给别人养的那两个,却没有弟弟。

可惜的是,她妈因为生她伤了身体再也不能生了,所以她的罪孽比我这个一出生母亲就死了的更大。

因为她妈活着,还有七个女儿,她爸不能再娶!

她爸妈从小就不待见她,她爷爷奶奶更是见她不是打就是骂,那时她都恨不得将她爸妈生下来就将她送人。

一直到两年前的一个夏天,她半夜热醒起来在院子里的井水边擦身时,碰到了她同样因为燥热睡不着的爷爷……

发现她这个罪孽身重,只会多吃家里口粮的人,居然还有着另一重作用,她爷爷并没有浪费,直接在院子里的井边将她摁住了。

她不敢反抗,可她也发出了痛苦的喊声,她希望她家里其他人听到她的喊声会来救她,可惜没有。

第二天面对的却是她奶奶的毒打,以及爸妈的漠视。

从那之后,她爷爷每隔几天就会到她房里来,有时更是直接将她拉到外面的院子里,或者毫不避讳她奶奶将她拉到他房间的床上。

这并没有让她爷爷对她能好点,反倒是让她奶奶和爸妈对她更坏了。

后来到她房里来的多了她爸,她的日子就更难过了,身上的伤从来没有好过,有在床上弄的,也有她奶奶和妈妈弄的。

没过多久,不可避免的她怀孕了,她的日子终于好过了,可却再也出不了门了。

她知道只有她爸一根独苗的爷爷需要一个儿子,她爸更需要……

不论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反正是她们家的就行了。

可她不想生下那个孩子,那个让她感觉恶心的孩子,于是她用棍子用力敲打着肚子。

无论多痛,她都死死咬着牙没叫出声,连感觉身下热流哗哗直流都没有停下手,直到她再也没有力气晕了过去。

等她醒来,并没有多少慰问,只有一顿从所未有的毒打。

据说她打下来的是一个男胎,已经成型了。

不过这原本只是本能欲、望驱使下发生的后果,让她家看到的另外的希望,她小产后身子刚好,她爷爷和她爸就同一晚进了她的房间。

父子俩没有避讳,就这样在她身上轮流开车,似乎这样更加刺激,他们的精力也好了很多,每次都将她折腾得不行,父子一块到她房子的次数也多了。

可他们不知道的是,在吴芳芸可以出门之后,她总是在不见人的地方勾引着村里的青壮,只要有机会从不放过。

她想找人带着她逃出去,可那些男人却从不答应,拎上裤子就再也不会想起前一秒在她体内时答应她的事。

找了一个又一个人,吴芳芸后来终于放弃了,因为没有人宁愿为了她这个随便解裤带的女人跑出去。

于是她开始疯狂的报复,只要是个男人她就上,她没有别的想法。

反正她家里不是要个男孩吗,不就是想要她怀上吗,可她就是不想怀上他们的孩子,那些青壮总会容易怀上一些不是吗?

终于她怀孕了,她鼓起勇气跟家里谈了条件,只要她生下孩子,就让她出去打工。

但让她失望的是,在计划生育的高压之下,她妈带着她去照了B超,是个女孩,她妈让她打掉,等下一个男孩。

这证明着又是一轮屈辱的折磨……

吴芳芸终于绝望了,所以她趁着夜色,打开了这间屋子,然后剖开了自己的肚子,让自己的血流满了这间屋子的每一个角落……

她说完这些,朝我眨了眨眼道:"你是柳家人,可你不知道这间屋子吧?"

"其实我开始也不知道的,但梦里有人告诉我。这真是一间奇妙的屋子,对吗?"吴芳芸伸手朝我笑了笑,又接着道:"你放心,等我将你的头取下来,我会放你的血也洒满这间屋子的。我有了新的身体之后,你也会体验一下这屋子的魔力,到时希望你也能找到新的身体。"

她一说完,手慢慢的朝我伸了过来,手尖的指甲飞快的变成……

我连忙将头朝旁边一扭,大声道:"那这跟那些青壮又有什么关系?"

吴芳芸似乎没想到我还有胆问她,脸色一愣,却还是笑了笑道:"你不知道吗?这村里的男的,只要有那话的我都弄过,连村长那老货都硬不起来了,我都用口给他弄过,他还叫我去过他家,让他婆娘看着我弄跟我学呢。只可惜了王伟业……"

她语气里带着惋惜的叹了口气,手却半分不停的朝我伸过来,轻笑道:"你放心,等你的血洒满这间屋子也会变成像我这样的鬼,不入地府不归黄泉,到时我会经常来跟你讲以前的故事的,到时再说也不迟。"

我没想到刚才还是话唠的吴芳芸,居然能克服女性基本的倾诉欲望,心里暗叹自己被她最先的柔弱欺骗。

眼看着那双指甲如同利剪一般的双手就要掐到我脖子上了,加上阴森冰冷,只得闭眼受死,暗想着她也说过了,我也会变成鬼的,到最后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

这念头刚一闪过,就听到砰的一声巨响,跟着一道狂风吹了进来,吴芳芸立马惨叫一声。

我连忙睁眼一看,就见那个白衣少年一脸怒气的站在门口,不过这会子他身上的白衣已经若隐若现。

而那虚无的白衣之下,竟然隐隐的有着鲜红的血朝下淌着,连他那粉雕玉琢的脸上,都有着两淌鲜血流下。

他的身后,那个红嘴猫妖躺在地上,满眼不可置信的看着他道:"你居然杀同类,她是柳家人,你居然不顾自己闯进这屋子救她,你不应该恨不得柳氏死绝的吗?"

 

九命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九命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九命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