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予你烬成灰小说(已完结)情深予你烬成灰最新章节

  • 时间:
  • 情深予你烬成灰顾南舒
  • 来源:WD

情深予你烬成灰小说(已完结)情深予你烬成灰最新章节

《情深予你烬成灰顾南舒陆景琛》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情深予你烬成灰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6章 欢迎回国!

丽思卡尔顿,顶层总统套房。

傅盛元坐在落地窗前看报纸,一身简单的家居服,穿在他身上,也是矜贵非凡。

“阿元回国,怎么也不提前打声招呼?我去机场接你啊,这么一声不吭地就跑回来了,真是叫人措手不及。”薄沁穿着一身裁剪得体的晚宴裙,踩着限量版的高跟鞋,手中还捧了一瓶红酒,推门进来,“别得没准备,只能开了这瓶三十年的宝贝给你接风了。”

她巴掌大的小脸笑盈盈的,一直盯着傅盛元看。

服务生将开瓶器递了过来,又送上两只高脚杯。

薄沁手快,倒好了酒递到傅盛元面前,举杯笑道:“学长,我敬你。”

傅盛元接过酒杯,象征性地摇了摇,而后放回茶几上,冲着薄沁笑笑:“戒了。”

薄沁眉头一拧:“开什么玩笑,你的酒瘾有多大,谁不知道啊!这可是我家酒窖里最值钱的红酒了,锦城多少达官贵人想喝都喝不到呢。阿元,我开了它给你接风,你真不给面子?”

“真戒了。”傅盛元回眸,正好逆光,灰黑色的光影湮没了那张冷峻的脸,“况且,我回来有几个月了,不是刚刚回国。你这风,接得有点迟了。”

正当薄沁震惊之际,一阵手机铃声响起。

傅盛元冲着她扬了扬手中的手机,而后指了指阳台,一面走一面道:“我接个电话,你随意。”

明明已近黄昏,可落地窗外的阳光依旧格外刺目,傅盛元隔着栏杆伫立,微微一抬手,俊眉修目便隐匿在或明或暗的光影里,叫人辨不清情绪。

电话里的人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他一转身,一惯平和带笑的一张脸,瞬间就阴沉了下来。

“对方要多少钱?”他薄唇动了动,声音里隐隐透着一丝怒意。但他教养极好,面上依旧不动声色。

“一千万。”

“一千万?”傅盛元像是听到了本世纪最大的笑话似的,禁不住冷嘲出声。百达翡丽的那款手表是只值一千多万不错,可那一块却格外特别,那是特别定制款,工艺更加繁杂,制作更加完美不说,表带上还刻了他傅盛元的名字,就算是丢了,也能第一时间找回来。

“傅先生,要不要报警?“

“不了。”傅盛元眼眸微微一眯,逆着光,温凉浅笑,“给她三千万,顺便查一查她的底细。”

“是。”

“对了,手表我要第一时间拿到。”傅盛元扯了扯嘴角,那双明媚的星眸骤然一沉,“丽丝卡尔顿1208,你亲自送过来。”

“是。”

套房里头,薄沁自顾自地喝着红酒,满屋子里转来转去。

傅盛元挂了电话,从阳台进来,嘴角勾起意味深长的浅笑:“薄大小姐,在找什么?”

“找女人啊!”薄沁缩回脑袋,忍不住笑出声来,“圈子里都传,阿元你向来不近女色,风评极好。可我不信,阿元你都三十好几了吧?是个正常的男人,都该有点需求吧?”

傅盛元不羞不恼,面上始终是淡淡的笑意:“所以你找完一圈,得出什么结论了没?”

“还真没有女人的痕迹。”薄沁难以置信地摇了摇头,“阿元,你要么就是不喜欢女人,要么就是……”

“就是什么?”傅盛元眯起眼眸。

薄沁晃了晃手中的红酒杯,一滴红酒溅出来,刚好洒在她的香肩上,映衬着她红唇,格外妖娆:“你想追求我。”

傅盛元目光清明,没有承认,也不否认,切开话题:“走吧,慈善晚宴要开始了。”

薄沁摸不准他的心思,但傅盛元一惯独来独往,很少会跟女人有交集,他主动给她送花,总归是有理由的。

就算他不是想追求她,也该对她有好感吧?

毕竟,锦城名声在外的名媛不多,刚好她薄沁数一数二。

来参加慈善晚宴的宾客非富即贵,主办方查得也严,像顾南舒这种邀请函与姓名不符的宾客,既要核实身份,还要做一系列的登记。

等到顾南舒真正进入酒店会场的时候,晚宴已经开始了。

各路权贵都在璀璨灯光与觥筹交错中交谈,一个个人影在炫目的灯光下晃动,各自寻找着自己的目标,为自己的未来铺路。

顾南舒早年随父亲多次参会,锦城大多数权贵,她都能认出来。

左手举着红酒杯,右手夹着一幅字画,顾南舒走了一圈,终于在一层的西南角锁定了目标。

那人背对着他,穿得是一身故意做旧的西服,高举着酒杯,与身边的富商们有说有笑。

听说是中央的领导,近来得宠,快要升秘书长了,家在锦城,回来看看,顺道写了幅字画,捐给了主办方,算作今晚的第一件拍品。

这种慈善晚宴,上头的人鲜少参加,顾南舒也是托了很多关系,才打听到那人姓黎,对字画的喜爱程度,近乎于痴迷。

顾南舒一直盯着那人,等到音乐声响起,周遭的富商都进了舞池,她才踩准了空子,直朝着那个人走过去。

“听闻黎院长对字画颇有研究,我早些时候得了一幅晚清山水图,辨不清真假,不知道……”

顾南舒话才说了一半,那人就转了过来,略带褶子的脸上,一双老谋深算的眼睛里,瞬间迸发出一丝神采来:“这不是南舒么?”

“黎……黎叔叔?”顾南舒的心咯噔一跳,万万没想到,竟然碰上了老熟人。

黎云梭原本是跟在她父亲手下的,早年政绩不好,加上急于求成,做了些叫人看不过去的事情,明升暗降去了中央。

这才五六年的功夫,风水轮流转,也不知是攀上了什么贵人,如今竟然做上了院长。父亲的案子若真是落到了他手上,只怕……不太好办。

“南舒小的时候就不待见我这个叔叔,想不到长大了竟然还认得出我,记性真好。”黎云梭放下手中的酒杯,点了支烟,上下将她打量了一番,“老顾犯了事,顾家已经落魄成这样了么?你穿成这副模样,是来这儿陪酒的?”

顾南舒像是被人迎面扇了个耳光似的,良久,她才浅笑出声,“黎叔叔说笑了,您手上也握着红酒杯呢,您也是来陪酒的?”

她退后一步,很刻意地扫了黎云梭两眼,随即唇边泛起一丝讥讽:“不像吧?”

黎云梭都五十多岁的人了,加上本来就长得有些歪瓜裂枣,瞬间就被顾南舒这句话刺激到。

“小舒,既然顾家已经没了底气,你就该放下身段,说话别这么刺耳。”黎云梭面上阴晴不定,指着顾南舒手上的字画冷嘲:“这字画是你特意带来讨好我的吧?可惜了,晚清没什么名家,这东西根本值不了几个钱。”

“黎叔叔这话说的,您又不是贪官,管我这字画多少钱做什么?”顾南舒扯了扯嘴角,随即当着黎云梭的面展开了那幅山水图。

黎云梭的两眼瞬间放光,一双乌溜溜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这哪里是什么晚清的字画啊,这是东晋顾恺之的真迹啊!

黎云梭咽了口口水,刚想上前摸一摸,顾南舒已经一个闪身,将那幅山水图藏到了身后。

“哟,这不是陆太太么?跑到慈善晚宴上来拉关系了?我要是没记错的话,你应该没有邀请函吧?”蓝可可身上穿着香奈儿最新款的A字版晚宴裙,一身宝蓝色,摇曳生姿而来。“你怎么进来的?偷了谁的邀请函?”

 

第7章 南南,好久不见

“蓝小姐不是也没有邀请函么?你怎么进来的?钻狗洞么?”顾南舒眉头一皱,黎云梭还没解决,就又跑出来一个蓝可可,真够烦人的。

“当然是我家景琛带我进来的。陆太太,我是景琛的女伴儿。”

被顾南舒骂成狗,换了平时,蓝可可早就暴跳如雷了,今儿个却一反常态,使劲儿冲着顾南舒笑。

顾南舒觉得她的眼神怪怪的,一转头,眼前的灯光便被一个高大的身影罩住了。

陆景琛一手握着红酒杯,单手插袋,看似随意地站在那儿,可顾南舒分明从那双栗色的眼眸中看到了暗潮汹涌。

他说过不让她参加慈善晚宴的……可她还是跑到这个地方,来给她丢人了!

陆景琛还没出声,蓝可可已经快步走到他身边,单手挽住了他的胳膊,一副亲昵姿态道:“景琛,她骂我是狗,说我没有邀请函,说我是钻狗洞进来的。 ”

顾南舒目光灼灼地望着那人。

正妻和小三之间,他要是选了小三,于她顾南舒而言,一辈子都很难在小三面前抬起头了!

陆景琛相貌不俗,家世不凡,走到哪儿都会成为焦点。这才一会儿功夫,他们几个已经吸引了不少目光。

周遭的富商们窃窃私语,对着顾南舒指指点点。

见陆景琛迟迟不开口,蓝可可有些急了,“景琛,你不要忘了……”

“你道个歉吧。”蓝可可一句话还没说完,陆景琛冰冷的声音就从顾南舒的头顶传来。

顾南舒的眼眶一瞬间就红了,强忍着眼泪,死咬着牙,冷笑着反问:“陆总说什么?我没听清。”

“我让你道歉!”森寒冷冽的嗓音再次响起,陆景琛双眸阴郁凝重,黑西装加白衬衫,搭上顾南舒给他系的那条烟灰色的领带,将他周身的气息衬托得更加萧瑟冷寂。“不照做,你知道后果的。”

顾南舒当然知道后果,只要在锦城,就没有他陆景琛做不到的事。他要是想,稍微托一点关系,就可以让她顾家,万劫不复!

蓝可可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搂着陆景琛的胳膊更紧了。

顾南舒手中的红酒杯不自觉地轻晃了一下,扯了扯嘴角:“对不起。蓝小姐,我错了。” 随即目光一沉,一转身目光就对准了媒体的摄像头,“您是大明星,您想要巴结谁都可以,您想要当谁的女伴都可以。就算你天天住在我老公郊区的别墅里,就算你怀上了我老公的孩子,我也没权利说你一个字的不是。”

顾南舒此话一出,主办方请来的一窝媒体,瞬间炸开了锅。

蓝可可显然没料到对方会鱼死网破,一个明星可以和富商传绯闻,可以当交际花,可是一旦沾上“包养”、“怀孕”这样的黑料,除非她真能挤掉正室,否则不但星途葬送,就连未来的婚姻、人生也会毁于一旦!

陆景琛的目光骤然一沉,上前一步,单手攫住了她的下巴,声色森寒:“顾南舒,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知道啊,陆总让我道歉啊,我已经道歉了呀。”

媒体越聚越多,蓝可可实在怕了,一个劲儿地往陆景琛怀里钻。

陆景琛猛得一撒手,而后转身,一手搂住蓝可可的肩膀,一手拦着媒体的摄像头,一路朝着酒店外头而去。

顾南舒望着那两人离开的背影,也不知怎的,一时间腿软,眼前一黑,身子直直朝着地面栽去。

许久,疼痛都没有如期而至,倒是那张搂住了她的大掌灼热非常,拇指处粗粝的疤痕透过镂空的布料搁着她的肌肤,触感熟悉到令她面色煞白。

顾南舒一回头,傅盛元已经收回了手掌,莞尔浅笑:“南南,好久不见。”

也不知怎的,灯光突然间就昏暗了几分,傅盛元明明眉眼带笑,可暗影下,整个人都显得冷冰冰的,既熟悉又陌生。

顾南舒被那双墨黑色的瞳仁盯得心神俱乱,仿佛随时都会窒息而亡。

八年了,他们已经有八年没见面了,久到她以为,她这辈子都不会再碰上他了,久到她以为那段年少青葱的爱恋已经成了陈年往事,再也不会被记起了。

顾南舒张了张口,长甲掐入了掌心,而后扯着唇角反问:“这位先生认错人了吧?我不记得我们有见过面。”

仅一瞬间的怔忡,傅盛元墨黑的双眸便重新染上了丝丝笑意,“两个月时间,顾小姐来DFO找了我不下二十次,现在却要跟我撇清关系,哪门子的道理?”

顾南舒听了这话,脸色更加难堪了,贝齿死死咬着朱唇,几乎要咬出血来。

他就是DFO的傅总!

他竟然是DFO的傅总?!

所以,这两个月的时间,她为寻求注资,被拒DFO门外不下二十次,全都是他一手主导的?他这是在玩弄她么?和八年前一样!

“就是她,她拿着别人的邀请函混进来的……你们这慈善晚宴未免也太鱼龙混杂了吧,什么样的人都有!”顾南舒和傅盛元僵持之际,黎云梭也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喊了保安过来,指着顾南舒,“将她赶出去!”

来参加晚宴的人非富即贵,保安虽然知道黎云梭的身份,但也不敢随意得罪人,上前一步,对顾南舒道:“小姐,我们已经核实过了,您的邀请函是霍家大少爷的,要不然这样……”

“您当着大家的面,给霍先生去一个电话,以保证这邀请函不是您偷来的。”

 

第8章 求人就该有求人的样子

“偷”这个字眼,对锦城昔日第一名媛顾南舒而言,无疑是最大的侮辱。

顾南舒捏紧了手包,面色煞白地杵在那里。

黎云梭咄咄相逼,顾南舒的手微微颤抖,目光不觉瞥向了身边的傅盛元。她知道的,DFO是这次慈善晚宴的主办方之一,他既然是DFO的掌舵者,只要他傅盛元一句话,谁都不敢为难她。

可是傅盛元也不说话,就举着酒杯,倚着身后的扶梯,静静看着她,墨黑色的眸子如一汪深井,深邃迷人,难以望穿。

那深邃的眸光,明明只是一副看笑话的模样,却还是优雅的要命。

顾南舒明白,他是故意的,故意给他难堪,故意不帮她解围。

“顾小姐,请不要为难我们。”保安又在催促。

顾南舒倏地深吸了一口气,猛然抬起头来,拢了拢耳边的一缕发丝,面上的笑意愈来愈甚:“何必这么麻烦呢?霍先生早先就吩咐了,今晚有要紧事要处理,咱们何必去打扰他?我和DFO的傅盛元傅先生是旧识,我是傅先生邀请来的,你们问一问傅先生不就知道了?”

“傅先生?呵……”黎云梭冷笑,“老顾家这是教出了一个谎话精啊,一会儿跟我们说认识霍先生,一会儿又跟我们说认识傅先生……“

黎云梭还想接着嘲讽,顾南舒已经站直了身子,单手握着红酒杯,快步走到傅盛元面前:“阿元,好久不见。”

傅盛元眸色加深,嘴角挂着浅浅的梨涡,声色薄凉还透着几分慵懒:“南南,你刚才还不肯认我。”

顾南舒的心一下子就揪紧了,甚至不敢去看那人的眼睛。她是不想认他,她恨透了他,可眼下为了顾家的名声,她又不得不臣服于他。

她脸上的笑容僵硬至极:“阿元,你何必跟我置气呢?”

“南南,你是在求我么?”傅盛元的眼底划过一抹似笑非笑的光影,随即就站直了身子,居高临下地望着她,“求人,就该有求人的样子。”

顾南舒面色煞白,像是被人捂住了口鼻,难以呼吸。

八年前,他狠心抛下她的时候,她就知道,他不喜欢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玩弄她。

所谓的相爱,仅仅两个月的时间,她被他折磨到千疮百孔、遍体鳞伤,他倒好,毫发无损,全身而退。

整整八年,他消失得无影无踪。

而这八年时间,她都活在那两个月的阴影之下。

这样的他,又怎么可能愿意帮她呢?

“开什么玩笑?DFO的估值能抵小半个锦城,傅先生是什么样的人物,她顾南舒一个落魄名媛,怎么可能认识傅先生,怎么可能是傅先生邀请来的?!” 黎云梭见傅盛元爱理不理的样子,说得话就更加肆无忌惮了,“你说你认识傅先生,也得看人家愿不愿意认你!”

周围聚集的人越来越多,甚至已经有不少人开始对她指指点点,对顾家评头论足。

顾南舒这辈子最在乎的就是顾家的名声,自然是一刻都忍不下去的。

她猛得抬起头来,咬了咬嘴唇,又朝走了一步,与傅盛元近在咫尺。

当着所有人的面,顾南舒突然踮起脚尖,单手攀上对方宽广的臂膊,倾身凑到他的耳畔:“阿元,我求求你,好不好?”

虽然是央求的语调,但她的脸上挂着满满的笑意,两个人之间的举动,更是暧昧到了极致,明眼人都看得出,他们的关系不一般。

转瞬功夫,顾南舒力挽狂澜。

一旁的黎云梭面色一沉,终于嗅出这两个人之间的不一般来,转身就打算往二楼走,好避一避风头。

就在顾南舒的手要从傅盛元的肩头挪开的时候,他突然勾出一只手臂来,大掌盈盈一握,环住了她的腰身,毫不费力地就将她带到了身侧,直接拦住了黎云梭的去路:“黎叔,不打声招呼就走了?”

黎云梭一脸尴尬,毕竟五六十的人了,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了那样的话,无异于狠狠打脸。

“黎叔方才说什么来着?您要是误会了南南,您会亲自给南南赔礼道歉?这么急着走,是不打算道歉了?”

傅盛元晃了晃杯中红酒,低头抿了一小口,面上挂着淡淡的红晕,也不知是喝酒喝醉的,还是被怀里的人熏醉了。

“从小南南受委屈都是我给她做主,眼下顾家是遇上了点麻烦事,但这个主,我还是要做的。”

傅盛元演得情真意切,顾南舒贴着他的身子,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沐浴露清香。可是他越是这样维护她,她越是觉得可笑。

从小?!

他们又不是青梅竹马!

情深予你烬成灰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情深予你烬成灰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情深予你烬成灰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