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个校花当老婆小说(已完结)救个校花当老婆最新章节

  • 时间:
  • 救个校花当老婆黑夜的瞳
  • 来源:WD

救个校花当老婆小说(已完结)救个校花当老婆最新章节

《救个校花当老婆秦枫司徒雪》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救个校花当老婆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六章 红颜祸水

谁都没料到这个转校生在面对校花时,居然会飙出这么一句话来。

大家都不理解,但叶依依明白。

当初警察破门而入时,秦枫连话都没来得及喊一句,就被带上警车,而叶依依则被安排住进了市人民医院,这汤药费倒给忘记了。

叶依依没有多说什么,拿出手机,按照上次秦枫留下的账号转了两万过去。

“秦枫同学,这下可以了吧?”叶依依眨眨眼,笑盈盈的说道。

“感情还是个富婆啊。”秦枫查了查账,满意的点了点头:“很好,多谢惠顾。这回可以把债还清了。”

“还债?你欠别人钱吗?”叶依依好奇问。

“对啊,不然我干嘛摆摊?”秦枫耸耸肩。

“欠多少?”

“不多不少,正好两万。”

“两万?”叶依依愣了下,两万对她而言根本不算什么,但对于一个普通学生来讲,那就是天文数字。

“年纪轻轻的,怎么会欠这么多?你该不会是去赌钱了吧?”司徒雪走了过来,皱着眉头道。

“什么赌钱说的这么难听,这位同学,麻烦不要污蔑别人清白。”秦枫叹了口气,说道:“我只是家里穷,没钱交转学费,这才去借钱,我可不是你们,你们从小含着金钥匙出声,衣食无忧,而我从小没爹没妈,三岁开始讨饭,五岁跟野狗抢食,七岁那年碰上一个老乞丐,到了十岁老乞丐死了,我又开始取讨饭,一直讨到现在,唉...命苦啊。”

说的真是声泪俱下。

嗤!

叶依依忍俊不禁,被秦枫这故作深沉的愁容给逗乐了。

“真能吹!”司徒雪撇了撇嘴,肯定是不信。

不过有一点二女是相信的,那就是秦枫的经济条件的确不怎样,无论是他的出租屋还是他的穿着,都能看出。

“所以你摆摊是为了挣学费吗?”叶依依问道。

“对啊,不过从今天开始鄙人不做了,你们这单生意刚好够我还债。”秦枫笑了笑,也不想再继续这个无聊的话题,眼神扫去,正好对上叶依依那宛若星辰般的秋眸。

叶依依娇躯颤了下,好像有什么东西直击直击的内心,那种感觉无以言表,她脸颊微微泛起一丝红晕,微微吸了口气,微挺的胸脯起伏了一阵,继而轻道:“秦枫同学,前几天的事情,辛亏有你出手相助,不然我恐怕是凶多吉少了,本来我是想亲自上门致歉的,但父亲一直把我关在医院内,这次还是我借上学的名义才能出来,既然碰到了你,我想认真的对你说一句:谢谢...”

秦枫望着那清澈的眼,遍布真挚,淡淡一笑挥手道:“不必客气,医者父母心,救人是医生的职责。”

叶依依还欲说什么,但被秦枫打断了。

“叶同学,你有伤在身,还是快些去座位上歇着吧,快上课了,我也该准备准备了。”秦枫再度挥手,毫不客气的说道。

这话落下,叶依依小嘴微张,直接愣住了。

旁边的司徒雪瞳孔微微睁大。

空气忽然安静。

周围盯着这边的同学都不断吞着唾沫。

叶依依是谁?莫说这个班,整个年级乃至整个学校的人,没有不知道她的。

叶家千金,人美音甜,性格温柔,家世显赫,最主要的是,她还是高三九班的学习委员,老师眼中的尖子生,是全校男生的至高理想。

可看秦枫,竟是连多说几句的意思都没有,张口要钱,拿钱不认人...

半响,叶依依苦涩一笑,点了点头:“谢谢秦枫同学关心...那就...不打扰你了。”

说完,有些失落的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呆子!”

司徒雪狠狠的瞪了眼白夜,可爱的小鼻子发出‘哼’的声音,也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秦枫懒得理会两个丫头,在桌子内随便鼓捣本书,假装读了起来,浑然不知周围无数双杀人般的目光。

“兄台,这招欲擒故纵当真是用的出神入化啊!这回叶大校花是想不记住你都不行了。”

这时,旁侧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

秦枫吓了一跳,扭头望去,才发现自己的旁桌趴着一个身材瘦小的家伙。

这人皮包着骨头,看起来十六七岁,模样平平无奇,但让人十分瞩目的是他的发色...全绿!

而且是翠绿的绿!远远一看,还以为此人头上长草了!

“兄弟,咱们能成同桌,那就是缘分!我叫辉泰琅!叫我泰琅就可以了!以后在高三九班,我罩你!”辉泰琅一副很嚣张的样子说道,但声音却压得很低,生怕让别人听见。

辉泰琅?

你这是要去青青草原抓羊吗?

“原来是泰琅兄弟,幸会!虽然初次见面,但光从泰琅兄弟的发色来看...泰琅兄弟绝非常人呐。”秦枫赞叹道。

辉泰琅一听,双眼冒光:“知音啊!我爸也是这样说我的!”说完还很是骚包的捋了捋刘海。

秦枫嘴角一抽。

人才!

“对了秦枫,待会儿下了课,你赶紧从后门走吧,课间休息是十分钟,你恰好点进来上课。”辉泰琅忽然凑近说道,眼睛还瞄向了第一组前排的位置。

“干嘛?”秦枫一脸疑惑。

“你听过一句话吗?”

“什么话?”

“红颜祸水啊!”辉泰琅摇了摇头,小声道:“咱们司徒校花跟叶校花可是很多人心目中的禁忌,任何触碰了这些禁忌的人,都会成为他们的眼中钉,非拔不可!”

秦枫眉头一皱:“那你的意思是说,咱们班上...”

“当然也有喜欢叶校花的人呐,就是那个坐在第一组第三排位置的人,叫张洪强...快看快看!他拿手机出来了!秦枫,下了课你赶紧走!绝对不能待在教室!”辉泰琅压低嗓音道,神情有些焦急。

“他拿手机出来能证明什么?”

“你傻啊,他在摇人,下了课他大表哥就会过来,你不走,肯定得麻烦!”辉泰琅急道:“我的班上很多男同学都吃过张洪强的亏,你得小心点。”

“哦?”秦枫眯了眯眼,摇头道:“上课了,等下了课再说吧。”

“你...唉,不听老人言呐,算了算了,难得我有个同桌,下了课我跟张洪强说说,在高三九班,他多多少少也得给我辉泰琅面子!我在这个班可是称王的男人!”辉泰琅摇头叹道,一副高手无敌寂寞如雪的样子。

称王的男人?

秦枫愣住了。

当真是人不可貌相啊!没想到同桌这么牛逼。

叮铃铃!

下课铃声直接响起。

但,秦枫巍峨不动,如同磐石。

“秦枫,还不走?”辉泰琅急道。

“不必。”秦枫摇头:“而且有泰琅哥罩我,怕什么?”

辉泰琅闻声,面色古怪,半天说不出话来。

张洪强目光紧盯着老师,待其离开,立刻起身,带着两名同学走了过来。

“秦枫同学对吗?麻烦你出来下。”张洪强目光如炬盯着秦枫,那双漆黑的眼闪烁着一丝寒意。

“张同学,有什么事情就在这说吧,大家都是同学,有话好说嘛。”辉泰琅硬着头皮站起来,挤出笑容道。

“滚一边去,绿帽王!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吗?”张洪强哼道。

秦枫怔住了。

绿帽王?

这还真是称王的男人!

听到张洪强的话,辉泰琅脸色涨红,半天憋不出一个字。

他之所以敢吹,说什么罩着高三九班,其实是算准了秦枫会跑,可没想到自己这个新同桌也是个刺头儿,居然敢正面跟张洪强肛。

张洪强懒得搭理辉泰琅,手掌拍了拍桌子,声音极大,一脸凶狠的瞪着秦枫:“秦枫同学,你要知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你既然转到了我们高三九班,就得遵守这儿的规矩,现在马上立刻给我出来,不要再让我重复第三遍了。”

“哦...那好。”秦枫竟不假思索,满口答应。

辉泰琅愣了。

自己这同桌是不怕还是真傻?

 

第七章 放学别走

“你小子很上道嘛!”张洪强本可没料到秦枫这么爽快。

“秦枫,去可以,就在走廊这,太远不要去。”辉泰琅压低嗓音提醒。

秦枫点了点头:“多谢。”

“如果出了状况,你就...你就大声喊,我会第一时间通知老师的。”辉泰琅迟疑了下小声道,他这体格,根本不是张洪强对手,也只能叫老师了。

“泰琅哥看样子也想来啊?怎么?很久没见到我表哥,想他了吗?”张洪强眯了眯眼。

辉泰琅脖子一缩,没敢说话。

“我们走吧。”

秦枫说道。

“呵!这么急?也好,老子倒要看看你有几斤几两!”

张洪强冷笑,眼里掠过一丝狠辣,朝门外走去。

“张洪强!你们要干什么?”

这时,一记清脆而严厉的喝声传了过来。

张洪强扭过头,便看叶依依与司徒雪快步走来。

“依依...我...我只是想为新同学熟悉熟悉校园环境,没有别的意思。”张洪强连忙说道,但眼里闪烁着恼怒之色。

这小子才刚转学过来,叶大校花就为他挺身而出,要说他们之间没什么事张洪强是打死都不会信的!

“叶大校花这是怎么了?”

“该不会是看上这小子了吧?”

“妈的,我明明长得比这小子帅啊,为毛不是看上我?”

周围的同学忍不住低声议论。

叶依依俏脸一红,但态度坚决:“秦枫是我朋友,我已经跟他说了,下午放了学我会带他参观校园的,就不麻烦你了!对吧,秦枫。”

最后一句话是对着秦枫讲。

秦枫哪能听不出叶依依的意思?正要开口,张洪强的声音又响了起来:“秦枫同学,叶同学有伤在身,我想你是不会刻意去麻烦她的,对吧?”

说话时,人贴着秦枫极近。

这已近乎于警告了!

辉泰琅脸色顿变。

周围的学生们屏住呼吸盯着秦枫。

如果秦枫拒绝叶依依,或许张洪强会手下留情,可如果秦枫敢答应...那就是正面打张洪强的脸!

张洪强是谁?在盛华一中混上一年,没有谁不知道!

得罪了他...毕业之前的日子,怕都不好过!

但下一秒,秦枫笑了。

他无视了张洪强,一双剑目停留在了叶依依的身上。

“依依同学,谢谢你的好意...”

周围同学呼吸一紧,张洪强嘴角咧开。

到底还是要服软嘛。

后头两名跟过来的学生也笑开了。任凭你再倔又有什么用?强龙不压地头蛇,到了这里,该低头还是得低头。

可就在这时,秦枫话锋一转:“不过...”

人们呼吸一滞,只听他继续说道。

“依依都这么说了,我怎么好意思拒绝?美人相邀,不去怎么行?那就这么定了,下了课我们一起走,依依,麻烦你带我参观参观了。”

最后一个字落下时,整个教室都安静了。

秦枫什么意思?

答应了?

还一口一个依依叫的这么亲热?

他根本就是存心要气死张洪强啊!

叶依依脸颊绯红,羞涩不已。

“混蛋!”

张洪强气的七窍生烟,便要抡起拳头来,后头两同学赶忙上前拦住。

“强哥,算了!这里是教室,如果闹大了咱们可不好整。”左边的于俊艺赶忙道。

“咱们别急!还收拾不了一个转校生吗?”另外一同学赶忙打眼色。

张洪强也知道现在不好动秦枫,他深吸了口气,眼里渗露着可怖的怒芒。人瞪着秦枫:“小子,咱们走着瞧!”

“好。”秦枫依旧波澜不惊。

张洪强紧捏着拳头,直接朝教室外跑去。

秦枫顺着看去,才发现教室外站着个肤色苍白一脸阴沉的人,盯了秦枫片刻,与张洪强离开了。

“是周韬!”辉泰琅小声道:“他是张洪强的表哥,因为天天逃课,留过一年级,听说他认识不少校外的混混,秦枫,你要小心了。”

“知道了。”

秦枫点头。

“下了课跟我走。”叶依依似乎也知道事情并不好办,踟蹰了下,用着细如蚊呐的声音叮咛一句,转身回到了座位。

这一刻秦枫才深刻领悟到什么叫红颜祸水。

张洪强在铃响前一秒进了教室,看他满脸冷笑的样子,怕是已经想好怎么对付这个新来的刺儿头。

而其他同学也有意远离秦枫,生怕受其牵连,唯独辉泰琅还坐在旁边。

“你不怕?”秦枫好奇的问。

“怕个锤子,老子天天挨揍,早就习惯了,更何况咱们有缘做同桌,我不护着你,谁护你?”辉泰琅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秦枫扫了他一眼,辉泰琅虽然穿的厚实,可皮肤上蔓延开来的淤青已经很明显,的确是经常受伤的人。

“是条汉子,我秦枫交你这个朋友了。”

“不做兄弟吗?”

“做啊...不断背的那种可以。”

“嘁!”

辉泰琅做出一副想吐的样子,但脸上的兴奋却很是明显。

最后一节课结束,张洪强与于俊艺几人早早离开。

“看样子他们是去准备了,阿枫,你先跟着叶校花,她可是咱们盛华市叶虎的女儿,没人敢招惹她!我去抄家伙,跟在你后面。”辉泰琅缩了缩脑袋,屁颠屁颠的跑开了。

秦枫不以为意,更没打算真跟叶依依走,而是自顾自的朝校门口行去。

“诶?”

叶依依愣住了,赶忙小跑上去。

“这丫头。”后头的司徒雪幽幽一叹,也跟了过去。

“秦枫同学,等等我。”叶依依唤道。

但秦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于是乎。

放学期间的校门口,无数学生眼睁睁的看着温柔可人的叶大校花与司徒校花在夕阳下追逐着一个年轻人。

“我是不是眼花了?”

“那是咱们学校的两大校花?叶依依跟司徒雪?”

“她们好像在追一个人!”

“我曹!那个人是谁?我要杀了他!”

学生们义愤填膺,民怨四起。

一些被嫉妒致使失去理智的学生已经撸起袖子上去了,可很快,他们停了下来,又折返回来。

原因无他,张洪强与周韬来了。

“哟,秦枫同学!学校参观的怎样?这里不错吧?”

张洪强笑眯眯的迎了过来。

盛华一中虽为名校,但上这学校的并非都是尖子生,还有富家子弟,譬如张洪强,其父张骆是搞房地产开发的,财大气粗,据说跟市里某位关系不浅,也正是因为这个,张洪强有恃无恐。

他本是二班人,在见到叶依依的当天,就动用家里的关系转到九班。而自打张洪强到了九班,原本平静的九班顿时鸡犬不宁,任何与叶依依搭话的男同学都会受到他警告,如果警告无效,接踵而至的就是张洪强残忍的报复。

据说张洪强曾将一名同班同学的双腿生生打断,事情闹的极大,学校都准备对他做出处分,但那同学的家长到了学校,却执意说是他儿子自己摔断了双腿,坚决不追究,最后不了了之。

这起事件过后,张洪强俨然成为校霸的代言词,人人畏惧。

不过,任凭张洪强如何嚣张,都不敢拿叶依依如何,比起叶虎这头盛华真正的巨头,张家那点家业实在太渺小了。

“张洪强,你想干什么?”叶依依走上前,怒声呵斥。

“依依,这事跟你没关系,你先回家去,我跟秦枫同学好好聊聊!”

张洪强目光冰冷的盯着秦枫。

“是啊依依同学,你先回去吧,你身子骨虚弱,该回去喝药了。”秦枫也笑着说道。

这话落下,张洪强一众倒愣住了。

“这小子是白痴吗?”

后头的周韬几人嘴角一扬,笑了起来。

叶依依对他们来讲可是个麻烦。

“你...”叶依依张了张嘴。

“你是白痴?依依在帮你啊,你还要赶她走?”司徒雪气得不轻,想到叶依依有伤在身,刚才为追秦枫还跑那么快,心更加疼了。

“我知道,所以我也谢谢依依同学啊,你们先回去吧。”秦枫无奈道。

话说回来,自己见这女人一共也才两面,一次进了局子,这一次被人堵...这个女人怕是命中克我。

“你...你...好!秦枫啊秦枫!好心当做驴肝肺吗?我们不管你了!”

司徒雪气的一跺脚,拉着叶依依的小手就离开。

“唉?小雪,等等...小雪!!”

叶依依急唤。

但司徒雪可是练家子,那是叶依依能反抗的?

不多会二女离开。

“接下来,该我们的了!”周韬眯着眼道。

 

第八章 我不是废物

周韬脸上的邪笑不减:“走吧,这里不太方便,当然,如果你真想在这里动手,老子也不怕,就是待会你可能会难看点,毕竟这么多同学看着。”

“你说的对,在这里动手的确很难看,我们去旁边的小巷吧。”

秦枫指着右侧一个死胡同。

这条路的左侧是学校围栏,右侧是居民楼,平常除了买菜大妈基本没什么人。

“哈哈哈哈,很上道嘛!”

“我喜欢!”

周韬大笑,张洪强嘴角翘起,还当秦枫是自暴自弃,不想反抗了。

一群人朝小胡同走去,路过的学生们纷纷止步,担忧的望着。

“那些人是周韬他们吧?”

“又有个倒霉鬼要完。”

“好像是今天转来的那个转校生,不知怎么的惹上了张洪强!”

“啧啧,惹谁不好去惹张洪强?你们看着吧,这家伙明天肯定退学。”

“不退咋办?”

“直播吃屎。”

“滚,又来骗吃骗喝!”

学生们议论纷纷,没人敢管,毕竟那可是盛华一霸。

辉泰琅矗立在人群中,脸上尽是汗水,惶恐不安。

怎么办?怎么办?

没过多久,他像是做下决定,一咬牙跑开。

小巷内。

几个人围着秦枫,一个个笑眯眯的不怀好意。

“秦枫同学,你刚刚转到盛华一中来,很多东西都不懂,我张洪强没什么优点,就是古道热肠,今天我就教教你在盛华一中该注意点什么吧。”张洪强扭动着手腕,冷笑着走来。

“哦?张同学有什么指教?”秦枫笑问。

“有什么指教?有这个!”

张洪强眼神一恼,抬拳便捶了过去,十分突然。

周韬等人一脸戏谑。

可就在拳头马上要与秦枫的脑袋亲密接触时,他微微侧首,像是不经意的躲开。

打空了!

众人一愣。

“张同学,你这做什么?让我看看你胳膊上的肌肉吗?也没多少嘛。”秦枫一脸嫌弃。

“混蛋!”

张洪强双眼一怒,咬着牙横扫拳头打向秦枫侧脸。

秦枫不慌不忙,后退半步再度完美躲避。

张洪强又打了个空,气急败坏。

“张同学,在盛华一中到底注意什么?注意你这滑稽的动作吗?那确实挺搞笑的。”秦枫灿烂的笑着。

“你...”张洪强气的头皮都冒烟了。

周韬几人脸色微变,感觉有点不对。

“这小子的反应力蛮快的,你们两个,过去抓住他!”周韬低声说道。

“好嘞韬哥!”

说罢,其余学生围了上去。

“住手!!”

突然,一记带着几分颤抖的大喝声传来。

周韬等人齐齐朝巷口望去。

却看一名身材高瘦的男子走了进来。

男子面色苍白,手握一根不知从哪扒来的钢管,目光坚定,一步步朝这走来。

夕阳照洒着他的身躯,将他渲染的气势十足,但也同时照亮了他脑袋上那团绿油油的发丝...

是辉泰琅...

“原来是绿帽王?”

众人看清后捧腹大笑。

“我当是谁,原来是你这龟蛋?干嘛?拿根棍子吓唬我们?”张洪强眯着眼笑道:“马上给老子滚,记住,用滚的,不然老子明天让你生不如死!”

辉泰琅脸色惶恐,但没离开,颤颤巍巍道:“张洪强,都是同班同学,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没必要闹得这么僵...你们放了他...有什么事...冲我来!”

“冲你来?”张洪强双眼一瞪,嗤笑起来:“你是没死够吗?怎么?还想要我带你去兜风?”

兜风?

这两个字就像一把利剑,瞬间刺入辉泰琅的心脏内,辉泰琅脸色煞白,人都情不自禁的后退了几步。

秦枫见状,凝了凝眼。

看样子辉泰琅与张洪强之前发生过什么。

不过话说回来,此人倒蛮重义气的。

“这个家伙才刚刚转过来,你帮他?我说你是不是脑子里少根筋?他是你什么人?”旁边的周韬哼道。

“他是我同桌,我说了,高三九班我罩着他!”辉泰琅像是用尽了勇气,把这句话给喊了出来。

尽管声音不大。

但,这是他的极限。

秦枫愣住了,良久苦涩一笑。

殊不知这一声,彻底刺激了张洪强等人。

“哈哈哈,你罩他...就凭你?”

“你都自身难保,拿什么罩这小子?”

几人大笑。

张洪强丝毫不惧辉泰琅手中的钢棍,抄起路边的一块石头,怒气冲冲的朝辉泰琅走去。

“干你娘的,你这种废物都敢挑衅我?”

“你想干嘛?”辉泰琅连连后退,紧张万分。

“干嘛?干你!”

张洪强爆吼一声,一石头朝辉泰琅的脑门砸去。

这简直就是要命啊!

辉泰琅大惊失色,连忙朝旁边闪去,但他动作太慢,石头狠狠落在他的肩膀上,疼的他龇牙咧嘴。

“滚你大爷的狗东西!敢跟老子叫板?你爸废,你比你爸更废!老子今天就是要把你打成跟你爸一样的残废!!残废!!!”

张洪强抄起石头,继续朝辉泰琅身上砸去。

年少轻狂,不知轻重,家里财大气粗,不知法律是何物!或许他们将来有一天会为自己所做的事情后悔,可到了那一天,后悔又有什么用?

要后悔,今天就得后悔!

秦枫双眼冰冷,朝前走去。

“你想干什么?”

周韬立刻将他拦下,眉头皱起。

可就在这时,那边倏然爆出一记惊天动地的吼声。

“我爸不是废物!!”

所有人吓了一跳,是辉泰琅。

他紧抓着钢管猛地跳了起来,趁张洪强不备,照着脑门就是一根子。

Duang!

张洪强根本没想到软弱的辉泰琅居然敢还手,脑门狠狠的吃了一棍子,人晕头转向,摸了摸头,一手微热的液体淌下...

“啊?”

张洪强面色苍白,遍布惊恐,身躯趔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辉泰琅站了起来,双眼血红,面部扭曲,一副要吃了张洪强的样子。

他的底线被触碰了。

那就是他的父亲。

“这小子疯了吗?”一名同伙呐呐说道。

“管他疯不疯,敢打我表弟,我今天要他坐120的救护车离开!”

周韬愤怒低吼,朝辉泰琅跑了过去。

辉泰琅一个不妨,被周韬一拳打在脸上,人重重的摔在地上。

“给我打,往死里打!”

周韬咆哮,一群人围着辉泰琅拳打脚踢。

“表哥,给我报仇,给我把他的双手砸断!!”张洪强清醒过来,发出近乎疯狂的吼声。

辉泰琅虽然发狂了,可体质摆在那,根本不是周韬一众的对手,尤其是周韬,人高马大,一拳下来,普通人根本受不了。再这样下去,辉泰琅不被打死,也得被打残。

但就在这时,正在围殴辉泰琅的一个人,突然飞了出去。

哐当!

那人撞在学校的围栏上,摔落下来,不住的在地上打滚,哀嚎不断。

“什么?”

其余人大惊。

“是那个转学生!”张洪强喊道。

“一起打!”

周韬愤怒的奔向秦枫。

“小子,我还没动你,你竟敢来找我们麻烦?”说罢,一拳呼啸而去。

但拳头还未到来,秦枫一脚踹向其腹。

砰!

周韬那一米七八的个子如断线的风筝飞了出去。

“啊?”

周围几名学生心头一凉。

尼玛这还是人吗?一脚把人踹飞?这要多大的劲儿?

“泰琅,站起来,谁打你,你就打回去,告诉他们,你爹不是废物,你,不是废物!”秦枫冷冷道。

他没有第一时间出手,因为他想知道自己这个新同桌到底有几分血性。其实从辉泰琅来的那一刻起,秦枫就决定交这个朋友,但...

做我秦枫的朋友,决不能软弱!

辉泰琅仿佛是受到刺激一般,爬了起来,狰狞的盯着身旁的张洪强,咆哮一声举起钢管砸去。

“你他妈的不要太嚣张!”张洪强无路可退,咬了咬牙,跟辉泰琅厮打起来。

而周围几个人一股脑儿全冲向秦枫。

秦枫的威胁,已经远超辉泰琅了。

“你们已经十八岁了,也该为自己做过的事情负责,想必以前没有少欺凌同学吧?”

秦枫淡道,手掌一扬,如同闪电般扇向面前几人。

啪啪啪啪...

一连窜的巴掌声在巷内传出。

几人立刻晕头转向,脸颊上尽是鲜红的巴掌印。

“都跪下。”

秦枫冷道。

救个校花当老婆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救个校花当老婆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救个校花当老婆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