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都市邪医》(黄泉张晓倩)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本

《都市邪医》(黄泉张晓倩)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本

2019-05-24 09:49:47作者:萧麦

小说主人公是黄泉张晓倩的小说叫做《都市邪医》,是作者萧麦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异能类小说,文中的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最强医仙回归都市,身怀绝世医术,强大法术,霸道非常,肆意纵横都市。喝最烈的酒,过最潇洒的人生!

《都市邪医》(黄泉张晓倩)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本

都市邪医免费试读章节

他叫范希文。

并不是那名男子口中所说的什么高材生,他只是个刚刚本科毕业的毕业生而已。

此外,他刚踏入社会,还未有过工作经历,这次出现在这里,确实是被人安排的。

这一刻,他内心是有些飘飘然的,心头暗道:“没想到啊,叔叔在这家公司里的权柄这么高?我还以为只是随便安排个职位呢,现在看来,居然是首席翻译!”

“这个叔叔也真是的,居然瞒着不告诉我,这是想给我惊喜?哈哈哈,首席翻译啊,这下可牛逼大发了。”

他对那两名男子的话信以为真了,现在完全认为,自己就是即将上任的首席翻译。

基于此,他的目光更显冷傲,只是不屑的看了眼夏青,什么话都没有说。

对于范希文的冷傲,众人没有什么想法,现在这个社会,有能耐的人,性格怪癖一些也无可厚非。

“瞧瞧,真正厉害的人是不屑在这装逼的,那才是真的牛逼,看看你?”男子嫌恶的看了眼夏青,哼道:“这还没面试呢,就拽的跟个二百五似的。”

人总是有顺从心里,在男子的嘲讽下,其余人也纷纷开始指责夏青。

这时,范希文终于开口了,“行了,人家有信心那也没错啊,反正待会儿面试失败就走人了,也没机会再见面,浪费口水做什么,都安静点。”

“看见没有?这才是王者风范!”男子立马舔了一波,随后对范希文笑道:“你看起来这么年轻,就能成首席翻译,真是让人羡慕啊。”

范希文笑了笑,很是装逼的道:“没什么,多学习多看书就好了。”

“厉害,我现在有点紧张,有些东西都给忘了,能不能跟你请教一下?”

“没问题,反正我也不需要跟你们竞争,有什么尽管问,说不定你们当中哪两位,以后就是我的下属了。”范希文牛逼轰轰的道。

很快的,不止那男子,其他人也纷纷凑了过去,大多人是在吹捧,想着说有幸面试成功的话,现在现讨好,免得来不及了。

看着这一幕,夏青顿时哭笑不得。

真正在装逼的人,被众星捧月。

而自己这个‘老实人’,却被嘲讽了半天,真是有趣儿啊。

也不想想,除了自己这个特殊的存在,会被丢在接待室里等候,哪家公司去挖人了,还这种态度的啊?一帮傻子!

在场十多人,大部分都凑上去了,唯有左侧,有着两名年纪相仿的年轻女人,依旧坐在那儿,不为所动,而是在勤勤恳恳的看着手里的资料,等待面试。

无疑,这样的人才更有出息。

约莫十分钟后。

接待室大门被缓缓推开,

一名身穿OL服装的丝.袜.美女,抱着文件夹走了进来,笑道:“我是安总的秘书徐岚,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首席翻译夏先生,您先跟我来,安总在办公室等您。”

夏先生?

什么鬼。

有人高声问道:“这次被你们挖来的首席翻译,不是这位范先生吗?”

“啊?不是啊,什么范先生,首席翻译是夏青,夏先生!”徐岚指了下夏青,也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连忙道:“夏先生,咱们走吧。”

卧槽!

片刻之间,偌大的接待室里,十多个人的呼声,直接形成了回音,一浪高过一浪,经久不息。

搞了半天,真正的首席翻译居然就是刚刚那个在“装逼”,然后被群起而攻的男人?

这……

之前话最多的那名男子,登时面红耳赤,接触到夏青的眼神之后,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现在回想,夏青说的那些话,根本是谦虚之言,他说自己没什么牛逼的,这何错之有?

尼玛啊!

众人实在是震撼的不行,惊呼过后,接待室里出现了死一般的沉寂。

在这静谧的气氛下,范希文的声音也被得到了数倍放大,“怎么可能,搞什么鬼,是不是弄错了?我才是首席翻译啊!”

此时徐岚大抵也知道发生什么了,毫不客气的道:“你是不是有妄想症啊?首席翻译就是夏先生,这是公司高层的决定,能弄错?想面试就继续等,不想的话,你可以走了。”

徐岚性格火爆,训斥了范希文一通,便率先走了出去。

临走前,夏青回头看着众人一眼,无奈道:“老实人的痛苦,你们谁懂?”

靠!

众人目瞪口呆。

待得夏青和徐岚相继离去,这间会议室里的气氛,陡然微妙了起来。

所有人都面色怪异的看着范希文,虽说不至于落井下石,但眼里还是出现了嫌恶。

而范希文面色爆红,想找个地方躲起来而不可得,想起自己刚才一句句的“指点”,他就羞愤难当。

特别是那句“以后哪两位说不定是我的下属”,让他痛苦至极!

事实上,走后门一直是属于暗箱cao作,范希文的叔叔是销售总监,但也无法光明正大的把他安插.进来,毕竟公司体系极为森严。

所以他叔叔只是收买了面试官,能够保证范希文顺利入职而已,徐岚不知情也在常理之中。

良久,在一片议论声中,范希文急头白脸的指着那名男子,怒道:“你他妈是不是有病,好端端的说我是首席翻译?”

这……

男子愣了下,他在进来之前,分明看见范希文跟一个西装革履、貌似公司高层的人有过交谈,而且还挺亲密,这样想也是理所当然的。

但殊不知,范希文这句话一说出口,无疑是把自己推向更尴尬的境地。

男子冷哼道:“我说你是,你直接就承认了?你自己不要脸,现在反过来怪我?”

是啊,人家说他是,他也没解释啊,反而理所当然的给人讲解了起来。

这一刻,范希文想死的心都有了,一切都是因为那个暗箱cao作,让自己误会了而已。

“妈的,我不服!!!”范希文低下头,心中狠狠咆哮了起来。

此时夏青可不知道,自己因为几句谦虚的话,居然招致了范希文的痛恨。

他来到顶层总裁办公室,双手撑在办公桌上,目光定定的打量着一身职业装的安雯,“你今天不把我嘴皮子亲烂,我就拒绝入职!”

 

第十五章

对于夏青的怒火,安雯并不意外。

经过两次接触,她对夏青谈不上厌恶,只是不喜欢他那种时刻想要征服自己的感觉。

自己可以借此拉拢他,却不代表心里能坦然接受。

所以,她让人安排夏青在接待室里等候,为的正是挫挫他的锐气。

“你可以正经一点吗。”安雯冷冰冰的道。

“不可以。”夏青双手撑着桌面,眼神如鹰隼般锐利,“我这个人说一不二,你不把我嘴皮子亲烂,我今儿肯定拍拍屁股走人,你可以尝试挑战我的底线。”

安雯目光与其对视,良久,唇齿轻启,“请便。”

夏青毫不犹豫,立刻转身走人。

边走边在心里默数:“三、二……”

当他走到门口之际,“一”在心里念出来的同时,安雯的声音也紧接着传来:“你回来!”

夏青咧嘴笑了。

小娘皮,跟老子耍心眼儿?

转过身,只见安雯满脸无语的靠在办公椅上,紧接着闭上了双眼,似乎是默认了夏青的要求。

只不过,她是允许被亲烂嘴皮子,而不是主动去吻夏青。

两人的性格天差地别,但本质上有一点是完全相同的:他们,好胜心都强,都不轻易妥协。

一个想要征服,一个不想被征服。

夏青方才盛怒,不是真正的生气,而是心理上的博弈。

返身回到办公桌前,夏青身.子趴了上去,一手抬起安雯的下巴,盯着她看了许久,终究是无奈的摇摇头,“你又赢了。”

安雯看似妥协,实际上,这是以退为进。

她深知夏青这种男人,绝对不屑强人所难,自己一脸的不情愿,就算给他机会,他也不会亲过来!

老实说,夏青有点郁闷,但反过来说,这个女人越是难以征服,便越叫人兴趣浓郁。

安雯睁开眼,并没有展露出‘胜利者’的姿态,只淡淡的道:“把这份人事任免文件签了,以后准时上班,我给你两百万年薪,必要的时候你听我差遣。”

夏青当然知道,她不是把自己招过来纯工作的,而是另有他用。

他并没有直接签字,转身来到沙发上坐下,随后如同贵妃醉酒般侧躺了下去,单手撑着脑袋,眼神直入对面桌底,“你是不是把我当傻子啊,区区两百万年薪,就想我任劳任怨?”

“我不会让你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充其量是保护我的安全,你可以理解为保镖。”安雯应道。

“贴身吗?”夏青再问。

安雯:“……”

饶是她性格沉稳,此刻也恨不得拿起桌上的茶杯,朝着夏青扔过去!

夏青忍不住哀叹一声,“你就不能对我笑一下吗,哪怕一下下,我立马就签字,怎么样?”

“抱歉,我不会笑。”安雯冷声道。

“可别装了你,真是铁石心肠面瘫脸的话,怎么会喜欢海绵宝宝这种东西啊。”夏青无语的道。

什么海绵宝宝?

安雯忽然愣了下,随后意识过来,猛地双腿紧靠在一起,桌上的茶杯终于还是被她丢了出去,只不过被夏青躲掉了而已。

难怪这厮突然跑到那边侧躺着了,敢情是那边的视线,可以透过办公桌,看见自己的裙底!!!

难受,想哭。

安雯从来没遇见过这种活宝,偏偏又liumang的要死,简直欲哭无泪。

以她的性格,当然不会穿什么海绵宝宝,那只是因为某些原因,是个意外而已,当然,她不想解释什么,说多了,岂不是正中他的下怀?

“你到底签不签,别以为离了你我就活不下去了,别得寸进尺,真不签的话,我立刻跟你去领证,完成承诺后,从此不再相见!”安雯怒气腾腾的道。

“嘁,凶巴巴的,吓死人了。”

夏青委屈的走了过去,唰唰唰签好字,笑道:“退一步海阔天空,晚上记得跟我说说为啥喜欢海绵宝宝哦。”

“滚!!”安雯再度扔出一个笔筒。

恰逢此时,办公室门被叩响了。

“请进。”安雯调整好情绪。

两名男子走了进来,一名中年,西装革履,皮鞋锃亮,那张国字脸,显得颇有威严。

他是海韵集团销售总监,范振海。

而另一人,则是夏青刚刚才见到过的范希文。

“安总。”范振海带着范希文走过来,问候了一声,旋即对夏青怒目而视。

“有事吗范总监。”安雯严肃的问道。

范振海沉着脸,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缓声道:“安总,这位就是您刚找来的首席翻译吗。”

“是的。”安雯察觉到对方来者不善,语气森然了些许,“难道我招个人,还需要跟范总监你报告吗。”

“不敢不敢。”范振海连连摆手,犹豫道:“只是……这么大的事情,您没有开会通知我们这些高层,难免惹人非议啊,毕竟首席翻译年薪百万,不啻于我这个销售总监了。”

安雯面不改色,反问道:“那你想表达什么呢。”

“安总,您的商业才能毋庸置疑,但毕竟还年轻,我怕您被人骗了,或者说情绪化的任人唯亲了,公司上下不管是谁,都不能任人唯亲,这是您自己追加上去的制度,我们应该有权进行提醒。”范振海一本正经的道。

“我不喜欢绕弯子,请你挑重点说,不要说些虚头巴脑的。”安雯淡淡的道。

“好吧,那我就斗胆了。”范振海指了指范希文,道:“刚才他面试过关后,偶遇到了我,跟我说这首席翻译的职位,好像被暗箱cao作了……”

“当然,就算是真的暗箱cao作,也轮不到我来质问,毕竟您才是总裁,我主要是为了您着想啊,这事儿如果传出去,咱整个门面都不好看了,是不是?”

安雯陷入了沉默,暂时没有给予回应。

而夏青则是有些疑惑。

一个销售总监,怎么敢插手总裁的事情?扯什么规章制度,能在职场里混到这个地步的人,没有傻子。

那么答案只有一个,这个范总监有后台,并且跟安雯是站在对立面的。

事实上夏青只猜到了一半,范振海在这里,是属于‘副总派’的,他的确经常跟安雯对着干,毕竟副总的来头也不小,足够给他撑腰。

至于另一半。

范振海是范希文的亲叔叔,侄子找自己哭诉,自己怎么能够置之不理?

在范振海的算盘里,无论如何,这个夏青都必须滚蛋!!!!

 

第十六章

在这一阵沉默当中,硝烟味似乎越来越浓,范振海的目光,也越发显得咄咄逼人。

安雯不能再保持沉默了。

她暂时不清楚这两人是叔侄关系,也不知道范振海收买面试官的事情,但她很明白,这是一场心理上的博弈。

如果今天自己妥协了,把夏青摘掉,那么今后的工作,将会更难开展!

迎上范振海的目光,安雯淡淡的道:“我还有事,你们先出去吧。”

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她不想搭理这种无理取闹的事情。

但范振海岂能轻易离去?

“安总,我觉得您还是再考虑考虑我说的话吧,毕竟我也是为了公司好,对不对。”范振海沉声道。

安雯长长的呼出一口气,质问道:“范总监,你不觉得你现在的行为,很不合适吗?如果在我手底下做事,真那么不愉快,那你可以考虑跳槽,虽然惋惜,但我尊重你的选择。”

嗯?

范振海直接愣住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在这么一件事情上,安雯竟会如此硬气,要知道往日,安雯虽然不受制于人,但也是有分寸的啊。

这一刻,夏青咧嘴笑出声,“这位范总监,你好像对我意见很大啊,犯不着的,咱们不同部.门,又没有利益冲突,等下搞得自己丢掉饭碗,那多不值当?”

范振海和范希文同时对他怒目而视,恨不得把这嬉皮笑脸的玩意儿给撕烂了!

但是,安雯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范振海自然也不敢再公开对立,毕竟形式上的东西,还是要做足的。

不多时,范振海手机忽然响了。

接听起来,没说几句话,便是把手机递给了安雯,“安总,陈副总有话要跟您说。”

终于还是把陈良勇搬出来了吗?

安雯目光定定的看着手机,眉头紧蹙,赫然是郁闷到了极点。

不过她还是接过手机,冷声道:“陈副总,有事吗。”

一道道稍显沙哑的中年声音传了出来,由于声音不大,旁人听不清楚。

但,这通电话结束后,安雯脸上竟是闪过一丝挣扎的神色。

有些事情是心照不宣的,范振海干笑了两声,道:“安总,我先去准备了。”

话落,范振海带着范希文离开了办公室。

“他去准备什么?”夏青好奇问道。

“刚好有个外国大订单,客户早上刚抵达泉安,范振海准备会议去了。”安雯看似平静的道。

夏青无奈的笑了笑,哎呀两声,道:“看来那陈副总和范振海是蛇鼠一窝啊,这场会议,我将以翻译的身份出席?”

安雯不置可否。

是的,这是一场考核,同时也是赤果果的刁难,因为现在就连安雯都不知道,那位客户究竟来自哪个国家,届时夏青无法翻译,就会被认定:连这种小事都做不好,当什么首席翻译?

夏青呵呵道:“这场博弈,在范振海搬出陈副总的时候,其实你就已经输了,我很好奇,那陈副总作为你的下属,为什么这样让你投鼠忌器。”

“这些事情很复杂,有空我再解释给你听,你只要知道,陈良勇,是我炒不掉的人。”安雯的声音终于有了些许波澜。

夏青也不再打破砂锅问到底,只是迟疑了会儿,道:“你应该很清楚,对我这种人来说,两百万年薪其实并不具备丝毫的诱惑力,是你拉拢我进公司的,我有什么义务配合你去参加会议呢?”

“再者说了,一看就知道你这公司里不太平,处处尔虞我诈的,我何苦为了那点零花钱受累哟。”

这一次,夏青说的很认真。

他没有在开玩笑,单凭所谓的征服欲和新鲜感,并不足以支撑他做这么多事。

如果安雯不能给出一个很好的理由,夏青一定会选择拍拍屁股走人。

秒针持续的旋转,带动分针,完整的走完两个数字。

安雯狠狠吐出一口气,道:“你要理由是吗,好,我给你。”

稍作停顿,安雯再道:“晚上去我家,我给你一个为我做任何事,都在常理之中的理由。”

“好,成交!”夏青满脸坏笑,果断答应。

……

会议室。

这是一间小型会议室,椭圆形的办公桌上,仅仅坐着范振海,以及一名来自美洲小部落的青年,而双方的人,包括那范希文,则是站在身后,俨然一副即将谈判的样子。

由于语言不通,双方都保持缄默。

直到安雯带着夏青走了进来,范振海满脸堆笑的道:“安总,这位是来自美洲的客户,之前负责电联的翻译告诉我,他叫科诺奇。”

“那你的翻译呢。”安雯问道。

“临时有事回老家了,再赶过来,明天才能到,今儿就劳烦这位新上任的首席翻译了。”

范振海嘿嘿笑道:“科诺奇是美洲土著,说的是印第安语,他居然不会英语,我也很无奈啊,现在一时半会儿找不到翻译,只能劳烦这位夏先生了。”

无耻至极!

饶是安雯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却也没想到,这厮竟然无耻到这种地步。

在安雯掌握的范畴里,自家公司没有和科诺奇这类人交易过,以为范振海顶多接待了个法国人,或者是意大利人,哪想到来个土著?

她相信这不会是临时安排来的人,只是时机也太凑巧了些,天公如此不作美?

一股无法压制的怒火涌上心头,安雯近乎咬着牙,道:“范总监,你是不是认为,首席翻译必须要精通全世界的每一个语种?”

“啊?”范振海一脸迷茫的问道:“您在说什么啊,这个订单可不小,我现在也是一筹莫展了,才借您的人才用一用,说到底也是为了公司的发展,我在给您打工啊,您这什么意思?”

面对范振海打太极的无赖行为,安雯生出一股深深的无力感,所以,一时间无言以对。

“怎么,难道您的首席翻译不懂印第安语?好吧,看来这单子是要黄了,首席翻译刚上任就出师不利,虽不能说有错,但……好像的确是不太吉利哈。”范振海意有所指的道。

正当安雯感到郁结难舒之时,夏青忽然笑道:“谁说我不会了?”

都市邪医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都市邪医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都市邪医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