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只为你沉沦陆深沉林静言-此生只为你沉沦章节阅读

  • 时间:
  • 此生只为你沉沦知南
  • 来源:zsy

此生只为你沉沦陆深沉林静言-此生只为你沉沦章节阅读

《此生只为你沉沦陆深沉林静言》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陆深沉林静言小说此生只为你沉沦推荐章节

第9章被放鸽子

说实话,从小被欺压的我从不相信有什么天上掉馅饼的事情,可是现在的我实在是太缺钱了,为了尽早摆脱我爸跟江以安的魔爪,再委屈的事情我都愿意去做,别说去捡一个馅饼。

三个月,如果真的按照经理所说的五位数一天,这三个月的钱加上林静言答应的数目,足以让我把所有的债务给还掉!

这对我是一个巨大的诱惑,仿佛绝望中有人递给我一根救命的稻草。

我不再犹豫,从经理手中接过兔女郎的衣服,头也不回得朝换衣间里走去。

当然,我也没有那么傻,在换上兔女郎衣服的同时,我在靴子里塞了一把水果刀。

我虽然不了解这行的潜规则,但多多少少有些耳闻,必要的防身还是很重要的。

我不是在装什么贞洁烈女,只是万一我弄脏了自己被林静言给知道了,我将会失去所有的报酬,我妈的债务也就遥遥无期,所以在彻底还清楚钱之前,我不能够横生枝节。

收拾好自己以后,我提着客人点的酒,礼貌地走到包厢门口敲门。

出乎意料的是,一连敲了好几声,里面都没有人回应。

担忧客人会不会出了什么事情,有些懵逼的我只好不客气地推门进去。

包厢里面的灯光很是暗沉,但完全足够我看清楚沙发上的场景。

之前幻想的是个大腹便便的老板场景一点儿都没有出现。

因为,整个屋子里空无一人!

我被放了鸽子,这是我的第一个反应。

可哪一位老板会花这么多的钱来放我鸽子?说实话我还真的是没那么看得起自己。

放鸽子虽然属于放鸽子,人不在钱还是要赚的。

我琢磨了一下,干脆放下酒瓶坐在沙发上安静等待,没想到的是,这一等,我因为太疲惫竟然睡着了。

等我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天光已经大亮,房间里依旧空空荡荡的。

唯一跟昨晚不同的是,我的身上不知何时被人披了一条薄毯子。

我想应该是同行替我盖上的,否则要是那个大老板出现了,为什么不喊醒失礼的我?

推开门走出去,负责打扫会所的阿姨已经提着拖把在清理地面,会所失去了黑夜里的热闹场景,此刻冷冷清清的。

这是我第一回见着清晨的‘深浅’会所,纸醉金迷之后的慵懒样子。

但显然这并不是一件很荣幸的事情。

比如打扫的阿姨就用一种很不屑的目光盯着我,嘴里絮絮叨叨的,“现在的女孩子,一点儿都不知道洁身自爱,稍微有点钱就主动去倒贴,把你昨晚留下来的那些个脏东西都给我带走,我嫌恶心……”

‘脏东西’,自然是指欢爱过后的某些东西,能在会所包厢睡到早晨的女人,不用想,肯定是陪客人过夜了。

我回头望了一眼干干净净的包厢,觉得身正不怕影子斜似乎没什么好解释的,便无视阿姨的目光大步离开。

讲真,我还挺感谢昨晚没有出现的老板,从我妈病了以后,我几乎夜夜都睡在医院走廊里,这还是第一次能睡沙发上,早上起来所有的疲惫都被洗劫一空了。

就这样,一连三天晚上,我每晚带着酒独自待在空无一人的包厢里。

那个神秘的老板从来没出现过,钱却每天定时都打进我的卡里,从无遗漏。

这钱赚的我既满足,又胆颤心惊的,心里总没有一个底。

直到第三天,我再一次踏出会所的时候。

外面春光明媚,我的心情却晦暗无比。

因为今天是林静言归来的日子,一大早我的手机就收到一个没有署名的短信,让我十点半去机场接林静言。

熟悉的尾号四个0,想都不用想必然是陆深沉。

还真的是对林静言用情极深,这么一点儿小事他都要亲自通知。

我撇了撇嘴,看时间还早,先回去医院看了我妈一下,才慢悠悠地赶到机场。

林静言不愧是大家小姐,我在机场整整等了十个多小时,连饭都不敢离开去吃一口,生怕林静言忽然回来没见着我发火。

却没想到,华灯初上的时候,林静言没有出现,陆深沉倒是来了。

我正瞪着眼睛紧盯出口的时候,陆深沉一贯温柔的声音在我头顶落下,“先去吃饭吧,静言跟我说她临时想要购物,所以调换了航班,是我的疏忽忘记通知你。”

我身为林静言的助理,她没有选择通知我,而是告诉了陆深沉,她这是故意给我一个下马威。

我抿了抿嘴,有些倔强地摇头,自然也没给陆深沉什么好脸色。

林静言欺负我,陆深沉就是她的帮凶!

都是一丘之貉。

当时的我倔强而埋怨命运的不公平,直到时过境迁以后才发现,他们两个人,并不是一路人。

初冬的天气,过度的饥饿让我冷的更加发抖。

陆深沉的声音没有再出现,我一直以为他只是例行公事地通知我一下林静言没那么早下机,却没想到十秒钟以后,我的右手臂被一道近乎于强制的力气给拽了起来。

真的是连拖带拽,忽然到根本就不觉得这是一个总裁会做的事情。

陆深沉就这么一路拽着我,强制把我按在机场的一家中式餐厅里。

充满东方风情的菜单在他的手里打了个转递到我面前,“帮你点了一份普通的阳春面,一天没吃东西不合适吃太好的,否则对胃不好。”

我一愣,刚才又冷又饿时候累积的怨气顿时烟消云散。

别说他是陆深沉,就算他只是我最普通的一个老板,能够这样对下属,也足够让人感动的。

我吸了吸鼻子,低低说了一句,“谢谢陆总。”

陆深沉没有再说什么饿坏了就不能陪着林静言的话,而是嘴角噙着笑低头看我把一整碗阳春面给狼吞虎咽地吃掉。

我确实是饿坏了,风卷残云一般顾不得任何形象。

吃干抹净以后,我才想起那个一直萦绕在我心头的疑问,脑子里打了几场纠结的仗才吞吞吐吐地开口,“陆总,能问你一件事吗?”

陆深沉的目光落在我脸上,眼睛里没有拒绝的意思。

我大着胆子,“我妈妈卡里的一百万,是您先借给我的吗?请原谅我的唐突,因为,因为知道这件事的人只有你跟顾老板了。”

我说完以后,气氛有些沉默,陆深沉压根就没回答我。

在我后悔自己是不是说错话的时候,他忽然递过来一张纸巾,柔软的触觉毫无预兆地停在我的嘴边。

同样的一双眼睛,在林静言的面前对我冷若冰霜,此刻却又放低身段甚至带着莫名温柔地替我擦拭嘴角,那种彻骨的冰冷和极致的温柔在他的身上自如地切换着……

我恍恍惚惚,几乎要以为他对我是不一样的……

就在这时候,外面猛烈的一阵闪光灯打破了我所有的幻梦。

第10章狗仔

同样的一双眼睛,在林静言的面前对我冷若冰霜,此刻却又放低身段甚至带着莫名温柔地替我擦拭嘴角,那种彻骨的冰冷和极致的温柔在他的身上自如地切换着……

我恍恍惚惚,几乎要以为他对我是不一样的……

就在这时候,外面猛烈的一阵闪光灯打破了我所有的幻梦。

是狗仔!

两个狗仔用半蹲的姿势,对着我跟陆深沉狂拍不止!

我完全忘记了,陆深沉是一个公众人物,是财经日报封面的宠儿,他这么随随便便出现在机场这样一个复杂的社会环境里,怎么可能不被狗仔发现。

再说机场从来都是八卦胜地,随时随地都有着狗仔的潜伏。

我急了,眼见着那两个狗仔拍完收拾收拾包裹准备离开,连忙拍开陆深沉的手就追了上去,“别走,把照片还给我!”

这些照片要是流露出去被林静言看到,恐怕接下来等待我的就不是折磨这么简单的事情。

追了两步,我扭头一看,陆深沉双手插在口袋里,似乎对这个狗仔的偷拍完全不介意。

我从他眼底的淡漠从容里,找到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危险信号……

我被自己回头这一眼给吓到,大口呼吸了两下,把心思转移到追狗仔上面。

可惜,我的追逐是徒劳的。

几乎要跑断了腿也没有追到狗仔,偏偏等我累死累活回到机场的时候,林静言早已经一手提着Prada一手挽着陆深沉的手腕,高傲且不屑地看着我,“秦商商,让上司等自己的助理,你可是开天辟地头一位。”

陆深沉依旧保持着淡定的样子,目光平视前方。

一看就是没有替我解释的样子。

我只好十分诚恳地朝林静言道了歉,她用鼻孔朝我哼了一声,挽着陆深沉的手大步离去。

只留下我一个人愣愣地站在滚滚人流中不知如何是好。

直到林静言再一次发来短信,“晚上九点,林家。”

意思简单明了,她跟陆深沉小别胜新婚,自然是要缠绵的。

我懊恼的甩了甩脑袋,再一次放下所有身段跑到林家的那个熟悉杂物间里。

说实话,接这个活计也有靠近两个月了,若是我迟迟不怀孕,林静言恐怕不得不怀疑我是不是一个不能下蛋的母鸡了。

我躲在杂物间里思索着以后的路,耳朵时不时地刮过外面林家一家人的欢声笑语。

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怎么,我总觉得陆深沉的眼神有意无意间朝我这里瞥过来,带着耐人寻味的情绪。

灯火阑珊以后,照例是林母打开门让我换衣服去楼上房间。

我进去的时候陆深沉正在浴室洗澡,‘哗哗’的水流声让我有些无所适从,只好摸着黑朝房间里面走去。

这间房间我从来没有在开灯的情况下进入过,自然是对陈设完全不熟悉的,所以连跌带撞了好一会儿,才摸索着坐在了床边。

房间里有着若有若无的香薰味,跟上一次的一模一样。

而我,已经没有上一次那么紧张,一天的疲累让我直接躺倒在床上,准备接受自己该接受的命运。

洗手间‘悉悉索索’的水声渐渐消失于无,陆深沉裹着一条白色浴巾走出来,尽管看不清楚他的脸,但白色的浴巾在黑暗的反光下格外起眼。

也就是说,他这一次,一丝不挂!

我咽了一口口水,暗自猜测他的身材一定很好,我绝对不算是吃亏的。

在我走神的时候,陆深沉径直带着浴巾一屁股坐在床上,若有若无问了一句,“今天有没有饿坏了?”

我下意思就摇头,“不会,我吃的很饱呢。”

话说出口我就知道自己失误了,我现在是林静言,十点半才下飞机的林静言,陆深沉怎么可能知道我饿没饿?

所以我连忙改口道,“不是,我的意思是,这一次的飞机餐很不错,很好吃,原本我逛街累了就吃了一点小吃,加上在飞机上吃过了,一点儿也不饿。”

“哦?飞机餐?”陆深沉重复了一句,带着询问的意味。

“无非是一些牛肉饭猪肉饭什么的,你在意这些做什么?”我连忙瞎掰了几句。

原谅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我从来没有坐过飞机,至于飞机上供应什么吃的,也只是曾经听林小黎说过。

就这么一个掰扯的谎言,几乎让我的额头渗出了细细密密的汗水。

也不知是糊弄过去了还是没糊弄过去,黑暗中我只能听见陆深沉似乎是低低一笑,随即抬手附上我的额头,手指惯例在那个伤口上摸索着。

我得感谢命运之神,两次伤到额头都在同一个部位,虽然这一次没有缝线结出的伤疤更大了些,但终究还是可以搪塞的。

他的手指带着微微凉意,语气竟是也有几分薄凉的样子,“这伤口,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好,明天到我办公室拿一管膏药涂上,有奇效。

那天我见你的助理也伤了额头,也给她一支,终归是好的快一点。”

这充满试探的话看似是在把我当成林静言,却让我的心无法平静下来。

“好。

”我低低应了一句。

“好了,折腾了这么久你也累了,好好睡吧。

”陆深沉撤回他的手指,半是松松地揽着我躺在我的身侧,没有要碰我的意思。

我面朝天花板,听着他均匀的还没有入睡的呼吸,尽管羞于启齿,可还是不得不问出口,“深沉,你是在嫌弃我吗?为什么,一直都不碰我?”

实在是没办法了,今晚要是再不发生点什么,我几乎就要怀疑自己完全没有魅力了。

感觉到陆深沉揽着我的手臂微微有一丝僵硬,与他回答我的慵懒的声音完全不一致。

他说,“别多想,睡吧。”

那均匀的呼吸,渐渐浅薄。

我把自己埋在被子里,即使被陆深沉嫌弃的只是林静言,可我心里总有一种莫名的酸涩感,像被人在心里滴了一滴柠檬汁,一圈一圈地泛酸,眼泪渐渐润湿了盖着我的被子。

被一次又一次地拒绝,听起来实在是有些不太美好。

确定陆深沉睡着以后,我蹑手蹑脚出了房门,林静言依旧在书房里等我。

我走进去,不等她问便摇头说没有。

然后把陆深沉所有问的话都给林静言复述了一遍。

她画着精致妆容的表情,从一开始的不屑不顾,到怒火中烧,最后抄起桌上的笔架子就砸在我的脚下,“秦商商,你是有多蠢?飞机餐,那是人吃的东西?”

我被她忽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张了张嘴想反驳,又想到多数还是会被她骂穷逼,最后还是咽下了这一口气。

是谁说的,圈子不同,不必强融。

她们上流社会吃的恐怕是金子……

林静言自顾自生了一场闷气,随后不耐烦地摆了摆手,“算了,这一次他不碰你,肯定不是你的原因。”

她的话锋一转,语气竟然柔和起来,“秦商商,我问你一件事。”

忽然转变的情绪,总是带着莫名的不安和敌意。

林静言的声音渐渐变低,“我听说,你哥哥去你妈妈那里闹事,替你解围的是顾子钦?他为什么会出现,你跟他,之前认识吗?”

顾子钦?顾老板?

林静言认识他并不奇怪,毕竟是陆深沉的朋友不是。

可是她为什么会对顾老板这么感兴趣?而且,在林静言的概念里,只有江以安去闹事的那一段,看起来她压根就不知道我在‘深浅’会所做兔女郎的事情。

是谁刻意替我隐瞒了?

此生只为你沉沦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此生只为你沉沦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此生只为你沉沦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