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千秋小说最新章节目录都市最强战王在线阅读

  • 时间:
  • 都市最强战王赵信
  • 来源:zzy

沈千秋小说最新章节目录都市最强战王在线阅读

《都市最强战王沈千秋》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都市最强战王》推荐章节免费阅读

第1章 荣耀归来,故人不在!

九月初。

凉气袭人。

滨海市,中央大道,一辆低调奢华尾号为“军000002”的大众辉腾正匀速的穿梭在车流之间。

车内后座,剑眉星目,身材挺拔,容貌俊朗但神情却无比凌厉严肃的沈千秋,手中夹着一根正在徐徐燃烧的军部特供香烟,正襟危坐,不苟言笑。

窗外的天,快黑了。

所幸,他离此行的目的地,紫峰国际五星酒店,也只有不到十分钟的车程。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沈千秋久久凝望着夜空的通红眼眸,也不免再次泛起了浓浓的忧伤。

“少帅,他们联手设下圈套,故意拖延辎重粮草,兄弟们弹尽粮绝,身陷重围,十万大军,如今只剩下三百人,只怕是回不来了。”

“少帅,我不怕死,可我想的是能够为国捐躯,死得其所,而不是被那帮畜生当作棋子,死的不明不白,还要背上千载骂名。”

三年前,龙国北野远征军主将李天龙,匆匆向沈千秋拍来一封决别电报后,便率领手下三百残兵,毅然决然跃入塞外的那条乌兰巴托江底,誓死不降塞外蛮族。

那一天,沈千秋远在海外执行绝密任务,无法救援,即使事后怒发冲冠,一身白袍单枪匹马,横扫塞外,伏尸百万,一战封神。

可即便如此,却再也没办法向兄弟分享得胜后的喜悦。

而一心向死的李天龙,只在英魂长逝的最后之际,不停的向昭昭天日重复着两个字。

“报仇,报仇……”

终于,奔流不息,如同一头滔天巨兽般的乌兰巴托江无情的吞噬了李天龙等三百烈士。

也唯有此,烈士遗骸才能一路向东,从敌军围困万千重的塞外,重新返回祖国的怀抱。

而随着李天龙这枚正冉冉升起的将星中道陨落,以及十万北野儿郎几乎全军覆没,号称龙国历史上最强军的北野由此受到前所未有的重创,龙国边境,由此群狼环伺,风声鹤唳。

如此景象,实在是令亲者痛,仇者快。

按理来说,此战失利,并非李天龙和十万北野儿郎作战不勇,而实在是因为承担后方运输粮草辎重任务的五家滨海巨商,拖延补给迟迟不来,最终致使将士们弹尽粮绝。

可……

“就算是十万头猪,蛮子们也得抓上好几天吧?但北野这号称训练有素的十万大军,居然连三天都没撑下来,还怪我们运输不力,真是废物到家。说句不客气的话,算上主将李天龙在内,这帮废物统统都是饭桶,死不足惜。”

“哈哈,宁死不降?拜托,可千万别给这种废物洗地,我看他李天龙就是打了败仗交不了差,深感对不起祖国和人民的嘱托,才畏罪自杀,借此沽名钓誉。真是没卵子的熊包,滑天下之大稽。”

前线噩耗传来的第二天,与兵败有不可推卸责任的粮草供应商,龙国滨海顾家家主顾成海,于烈士们尸骨未寒之际,率先跳出来大放厥词,猛泼脏水。

这位,北野儿郎,以死守护的滨海大族掌门人。

非但没公开吊唁,缅怀,检讨自己粮草迟迟不到的错误,居然还无耻发声,指责李天龙一介草包,带兵无方,将熊熊一窝,致使前线兵败,是龙国的千古罪人。

一时间,龙国无数人,瞠目结舌,大众舆论,顿时让尸骨未存的北野儿郎们成为了众矢之的,蒙受了不白之冤。

再之后,世居滨海的李家成为万夫所指,墙倒众人推,李家一对孤老和小妹竟被李天龙心狠手辣的未婚妻许灵君秘密窃夺走全部家产,最后还被她扫地出门,流落街头。

同时,原本处于末流的顾氏家族,获得神秘推力,一夜之间就兼并滨海所有军粮供应渠道,成为垄断巨头。

且作为一家之主,已年近五旬的顾成海,竟还高调宣布,将要迎娶李天龙的未婚妻许灵君,结琴瑟之好。

这几年以来,老夫少妻,高调炫耀,能明白的人,似乎都明白了。

烈士李天龙因为粮草不济,战死沙场尸骨未存,而他的妻子却在事后立刻带着李家所有的资产转而投向始作俑者的怀抱,其中的牵连和隐情,不言而喻。

这分明就是许灵君和顾成海这对狗男女,分别贪图彼此的美貌和财富,又获得幕后推手的助力,由此设计害死李天龙。

奈何,早已为国捐躯的李天龙,已经没机会知道这个真相了,更无法亲手将这对奸夫淫妇送上西天。

卑鄙的人,继续享受着富贵荣华。

高尚的人,在三年后的今天,渐渐被滨海本地的居民遗忘,只是在茶余饭后,才会有好事人由衷的替他哀叹一句。

只不过最令人叹为观止的是,那个厚颜无耻的女人。

一边得意嚣张的挥霍着从李天龙身上领到的高额抚恤金,一边有事无事,嘲讽烈士李天龙死有余辜,根本配不上她。

“勾结奸夫害死天龙,并刻意刁难他的家人不说,事后还要百般污蔑,耻笑这个为国战死的英雄男儿是废物,软蛋,根本配不上你。”

“你许灵君,是不是以为天龙已经不在这个世间,就没人能治得你了?”

沈千秋掸去手中即将燃尽的烟头,摇下车窗,望着窗外人来人往的紫峰酒店,心头轻颤,一股冲天煞气,开始慢慢郁结于肺腑之间。

这是他从未出现过的失态,哪怕是当年一人独面数万蛮族铁骑,他的心头都从没如此愤慨。

“少帅,区区一个顾家,吩咐我等灭了便是,又何须您亲自下场?”

车辆停稳之后,驾驶座上小声传来一句犹疑的询问。

司机,正是跟随了沈千秋多年的部众赵信。

“他是我的兵,生前为国尽忠,死后却遭到这种折辱。我若坐视不理,对不起边疆十数万英魂,更对不起他那一声少帅啊。”

“他杀不了的人我来杀,他报不了的仇我来报,该属于他的荣誉和清白,我更要亲手百倍千倍的替他拿回来。”

沈千秋沉声道。

赵信透过后视镜看了沈千秋一眼,肃然起敬,这就是他们甘愿效忠的少帅。

他眼前的这个年轻男人,十六岁和李天龙一起保送陆军特战,二十岁因功佩五星帅官,今年二十三岁,就已经是龙国有史以来,最年轻有为的正一品少帅。

功勋卓著,堪比卫霍。

于赵信,于北野军伍百万儿郎而言,沈千秋,就是不败神话,是战神一样的存在。

是耀眼的星芒,更是不朽的信仰。

此等体量,此等当世无双的绝代战神,但凡跺跺脚,就能让整个滨海市掀起滔天巨浪,碾平小小顾家,更是不费吹灰之力。

可今日,他执意亲自前来,无非是在昭示一句,兵者,国之重器,无人可辱!

滨海,紫峰国际五星酒店,门外礼炮齐鸣,豪车云集,不少身材姣好的富家千金出入。

滨海顾家家主顾成海五十大寿,地点正是在这里。

“你先去把寿礼备好,我自己进去看看。”

沈千秋调整气息,一边打开车门,一边嘱咐赵信道。

赵信点头示意,待沈千秋下车之后,立刻再次消失在了浓浓夜色当中。

时下,人潮涌动,灯红酒绿,紫峰酒店即将迎来营业高峰期。

细细将朴素衣装整理齐整后的沈千秋,迈开稳健步伐,径直走向酒店。

只不过相较于周围宾客富丽堂皇的西装礼服,一身最为简单的衬衫长裤,外加一双简单军用胶鞋的沈千秋,显得格外的引入注目。

也正因为如此,门口正愁无事,且东张西望的几名黑衣保安,眼前顿时一亮。

“喂,这地儿已经被人包场了,劳烦你去别的地方要饭。”

大个保安咋咋呼呼的走近沈千秋,没等后者反应,直接蛮横无理的挡在了他的面前。

沈千秋蹙眉,略感不悦,但还是先后退两步,投去了询问的目光。

“怎么,死叫花子,你听不懂人话?”

大个保安狠狠瞪了沈千秋一眼,不满道。

沈千秋似笑非笑,这世间从不缺乏此类以貌取人的狗腿。

“你这样的人,在我北野连看门都不够格。”

“你……”

大个保安一张脸顿时涨成了猪肝色,

这叫什么话?

他虽然只是一介保安,但他不是普通的保安,而是堂堂滨海顾氏手下的保安。

俗话说打狗还需看主人,往日里,什么样的混混百姓见着他们,不是点头哈腰,敬烟陪笑?

不夸张的说,就算是做顾氏的狗,也没有什么不好。

可,今天遇到的这个男人,竟然不卖他一点面子,这简直是自找不快。

“你知道我身上穿的这身制服,是谁家的吗?整个滨海,多少你这样的混混贱民,梦寐以求为顾氏效力,你可以眼红,但不该……出言侮辱。”

大个保安越说越气恼,不停扭响着身上骨骼肌肉,看向沈千秋的眼神里,更多了股火气。

然而,沈千秋面对大个保安的这番指责,依旧云淡风轻,只是双手负后,眯起双眼上下打量着对方。

“哦?”

“我初到滨海,不知这传闻中的顾氏到底有何厉害之处,要不,今日领教一番?”

“哈哈,什么意思?你这是在当众向我顾氏挑衅?”

“不知死活,这样吧,看在今天是我家老爷大喜之日,不宜见血,你现在给哥几个跪下磕上几个响头,刚才的话,我们权当没听见。”

囊括大个子在内,一旁四五个保安都开始一起朝沈千秋围拢过来,龇牙咧嘴,蠢蠢欲动,只待沈千秋下跪认错,便要群起而攻之。

一众人面上的玩味表情,除了不屑,还是不屑。

然而,下一刻。

沈千秋上前两步,就这样迎着门口无数宾客难以置信的目光,一脚踹出。

轰。

将近两百斤的大个子狠狠摔在地上,势大力沉,清晰可闻。

大理石地板如同蛛网般寸寸裂开,瞬间在人群中掀起轩然大波。

“草,死叫花子,居然敢打我,今天,你只怕是很难完好无损的离开这里了。”

还没喘过气的大个保安一边鬼哭狼嚎,一边无比怨毒的看向沈千秋。

“普天之下,只要我想去的地方,别说你们,就是天王老子也拦不住。”

沈千秋走近地上狼狈如狗的大个保安,扭动全身骨骼,吱嘎作响,嘴角泛起的那抹邪魅笑容,更是令所有人,心惊肉跳。第1章结束

第2章开始

第2章 我自,一往无前!

我想去的地方,就连天王老子也拦不住!?

见过嚣张的,但是还没有见过有人敢在顾家地盘上如此嚣张的,况且今天还是顾家老爷子五十大寿。

狼狈万分的大个保安从地板上半爬起,张开嘴支支吾吾,气得瞠目结舌,浑身发抖,而周围一帮围观看客,更是面面相觑,如见鬼神。

要知道,今夜可不是什么一般的日子。

本土豪门顾氏家主顾成海的五十寿诞。

现在竟然被一个陌生男子如此践踏门面。

这实在……

“你不想活了吗?”

大个保安捂着生疼的骨骼,张开嘴支支吾吾,目光带血,难以置信的朝沈千秋喝道。

“你可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敢来这里砸场子,看来你真是活够了。”

沈千秋眸光淡淡一瞥,“你无需操心。”

大个保安,“……”

“你只需担心,到时如何操办你家主子的葬礼。”

大个保安,“……”

这是打完了顾家的狗,转头就要针对顾家一家之主了?

简直匪夷所思,令人不敢继续往下猜测。

“你,你……”

大个保安不敢直视向沈千秋,心底也开始泛起阵阵恐惧。

“哪里来的流氓无赖,竟敢当众寻衅滋事,恶意伤人,难道就不怕我紫峰酒店报官拿人吗?”

踏踏踏。

沈千秋闻声,抬头看去,原来是闻讯而来的酒店经理和一众气势汹汹的制服保安,前来兴师问罪。

“古人言,人不可貌相,今日滨海顾氏家主五十寿诞举行之前,顾家就早已放言,但凡今日衣着整洁,打扮得体者,均可无条件参与今夜寿宴,我现在只不过穿得平淡普通了一点,就要受到贵酒店如此不公平的待遇吗?”

“呵呵,瞧你这副穷酸样,不会是骗吃骗喝来的吧?奉劝你小子一句,没钱就不要来这种地方,否则最后吃亏的,还是你自己!”

作为紫峰酒店酒店经理,段鹏自认为自己还是有些识人之能的,他嗤笑两声,眯起双目,仔细上下审视一番沈千秋过后,眸底深处泛起缕缕寒意。

“对我来说,钱和土,并无太多区别。”

视线交集之下,这位轩盖如云的年轻翘楚,仅是云淡风轻的点燃一根特供香烟,然后兀自吞云吐雾,丝毫没对眼前的段鹏引起半分重视。

这仿佛是在向所有旁观的看客昭示,他沈千秋从一开始,就没将这个什么酒店经理,放在眼里。

事实上,也确乎如此。

段鹏闻言,气极反笑。

“这么有底气,我今天倒是要见识见识,你到底有多大的资本,敢在此叫嚣?”

“来人。”

他立刻转过头一声吆喝,身后的秘书也立马一本正经的上前端来一台pos机。

“本酒店特供pos机,能够现场查询银行卡余额,今日,敢不敢让段某领略领略您到底是有多少万贯家财?”

段鹏龇牙说完,环顾一圈,继续起哄。

“大家也都赶紧擦亮眼睛,好跟段某一起,见识见识这位视金钱如粪土的贵人,如何财大气粗,哈哈。”

显然,段鹏压根就不信穿着朴素的沈千秋,身上能拿得出百万资产。

沈千秋倒也无所谓,一边浅笑,一边从口袋中拿出一张黑金色泽,雕花典雅的卡片,递给秘书。

“这是瑞士银行二十四国通行卡,见笑了。”

“查。”

段鹏有些同情的看了眼沈千秋,有些无奈的摇头道。

与此同时,他也朝沈千秋直言不讳道。

“今日我们用事实说话,若是你哗众取宠,打肿脸充胖子,今晚,我和你新账老账一块算,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然而,秘书在第一时间看到那张黑金银行卡,以及感受到指尖上传来的特殊质感后,就顿时深感情况不妙。

她双手捧着黑卡,指尖颤动,愣是半天没敢动作。

段鹏大怒,“蠢货,让你查账,你还杵着干嘛?”

“经,经理,这是瑞士银行荣耀VIP特制卡种,非权贵各界顶层大佬,常人只怕是没资格拥有……”

“这不可能。”

段鹏不耐烦道,顺手抢过秘书手中的黑金卡,然后猛然死塞进了那台pos机中。

滴!

只是刚刚塞进黑金卡片的那一刻,这台可查询到三千万美金余额的pos机,竟然霎时黑屏。

吱嘭!

“什么?这么高额度的pos机,居然都被这张银行卡给直接刷宕机了!天呐,这人到底是多有钱?”

轰。

听到人群中开始传出阵阵惊呼,一度气焰嚣张,不可一世的段鹏,在这须臾之间,脸上神色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产生剧烈变化。

从最开始的不屑,变得逐渐难以置信,然后渐渐发青。

最后,带着一丝呆滞,痴在原地。

一片哗然!

相较于此刻面对一片嘘声的段鹏,站立在人群中双手负后,依旧云淡风轻的沈千秋,却也因为此举,让众人的目光开始变得不同寻常起来。

这气魄,可谓英姿勃发,气宇轩昂。

尤其是刚刚还对沈千秋咄咄逼人的段鹏几人,此刻连抬起头看他的胆量,都消失得干干净净。

真是见鬼了。

原本还以为这个衣着普通的年轻男子,只是一个故弄玄虚,贪图虚荣的家伙,可是没想到……

他到底是什么样的身份,今夜要如此低调的造访此地?

最关键的问题是,今日此人来者不善,不知会要在这场原本满堂欢喜的寿宴上,掀起什么滔天巨浪?

“今晚能接待阁下这样的贵客,实在是令本酒店蓬荜······”

段鹏再傻,此刻也势必估测出了沈千秋来历绝对不简单,立刻见风使舵,笑着凑上前来一脸赔笑。

然而,身姿巍巍如同山岳般挺拔的沈千秋,已经直接侧身迈进了紫峰酒店。

人头攒动的酒店现场,有一个算一个,所有人几乎全部瞠目结舌。

“妈的,有钱了不起啊。”

稍许,从第二次震惊中反应过来的段鹏,一脸艳羡的看着沈千秋渐渐消失不见的背影酸道。第2章结束

第3章开始

第3章 我来送礼!

滴答,滴答。

一脚踏进装修得富丽堂皇,奢靡无比的紫峰酒店,沈千秋下意识抬手看表,时间已经逼近晚上八点,距离顾成海生日晚宴的召开,也终于快了。

作为滨海市顶级的五星国际酒店,紫峰因其对宾客地位有特殊的象征意义,自然让不少需要举办宴会的权贵人士,往往都选择于此。

顾成海也不例外。

且今夜的寿宴,还是几年前刚刚嫁给顾成海的娇妻,许灵君精心筹备多日,邀请了来自滨海本土,大大小小不少豪门权贵,公子小姐,均是携家带口,全数到场。

排面之大,就是放在整个滨海而言,都是屈指可数。

酒店安保外紧内松,凡穿戴整齐,且能通过酒店正门者,内部均能畅行无阻,所以,沈千秋一路直行,直达宴会正厅。

入眼之处,正厅主梁上头便是一条巨型红色横幅,“恭贺滨海商界龙头顾成海先生五十大寿。”

沈千秋抬头看了两眼,轻叹摇头,前方将士洒血疆场,国内却奢靡无度,世风日下啊。

这就算了,可过分的是这些被守护的人,竟敢公然侮辱,诋毁前方将士。

这让作为统帅的他,无法容忍!

兵,抛家舍业,洒血疆场,他们应该得到世人的尊重。

迈步进场,路过两旁,一众举着酒杯,四下交流的上层人士,都在一边等待主角的到来,一边三三两两谈笑风生。

“您好先生,顾老爷今晚压轴,稍后才会到场,您先请用点酒水饮料。”

一位服务员目睹沈千秋落座之后,迅速跟进,礼貌招待。

沈千秋顺手端起一杯酒水,笑道:“谢谢。”

同时,于不经意间抽出一叠红色大钞,直接塞进服务生的上衣口袋之中,惹得这位年轻小生,接连点头致谢。

这等阔绰手笔,倒也是在此刻众人的等待之中,颇为引人注目。

“啧啧,一出手就打赏上万,这家伙是谁?居然如此财大气粗?”

“我等在滨海也都是老熟人了,但是圈子里这个年纪的贵公子,似乎并无眼前此人?”

一时间,场中有不少视线,开始似有若无的朝着沈千秋这边不时打量过来。

但沈千秋却丝毫不介意旁人好奇的眼光,这种被众生凡人瞩目的感觉,经历的太多,以至于早就,见怪不怪。

沈千秋将耳旁的杂音通通自动过滤,然后低头啜饮了一口杯中酒水。

同时将身体后仰暂时放松,眼睛则眺望向另外一个位置。

那是寿宴的主舞台,今晚所有灯光和视线将要汇聚的地方。

万众瞩目,独一无二。

可是那里偏偏要出现的,却是那一对让沈千秋恨不得断骨抽筋的狗男女。

哗。

正当沈千秋思绪纷飞之际,随着舞台上突然传来清脆的高跟鞋声,就坐许久的人群中也响起了阵阵躁动,

“顾夫人来了,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 。”

沈千秋不急不缓的抿下一口酒水。

好戏终于就要开场了。

“按照惯例,今晚宴会开始之初,便是由顾夫人,许灵君亲自于舞台之上报礼,这回要是谁给顾老爷送的礼够大,可是要风光一把了。”

“哈哈,快听,马上就要开始了。”

果然,随着那阵直扣人心的高跟鞋声停止于舞台之上,沈千秋展目望去,聚光灯下,一张精致脸庞浮现。

可惜知人知面不知心,任谁能想到这清纯的面具之下,实则是一个阴毒至极的女人。

背叛未婚夫,迫害对方年迈的父母,更是廉不知耻的利用对方的抚恤金嫁到顾家跪·舔一个可以给自己当爸的男人……”

沈千秋深吸一口气,心中阻塞万分。

堂堂英雄男儿,却被如此一个蛇蝎女人,害到了这个地步,是可忍,孰不可忍。

“滨海地产老总许大山,赠送老爷南海珊瑚五对,长白山鹿茸十双。寓意祝老爷寿比南山不老松,夜夜一树梨花压海棠。”

“滨海天铭集团,赠送老爷上等血色麒麟一对,天山金凤一只,百年野参十盒。”

……

“哈哈哈,好,恭祝顾爷大寿。”

随着舞台上俏脸微红的许灵君一声又一声的唱和,台下的气氛,也终于到了最为兴高采烈的时候。

谁能够在此次送礼上肯下些本钱,便无疑是在当下滨海炙手可热的顾氏面前抛头露面了一回,于日后更加长远的发展而言,一本万利。

于顾氏而言,今日图的就是个风光大办,万人来贺。

于有求者而言,也就相当于是一次风险投资,好为日后的利益交换先准备好敲门砖。

双方各取所需,自然皆大欢喜。

沈千秋心知肚明,他也等的就是这个时候。

既然顾成海和许灵君这对狗男女有意张扬炫耀,那么今天晚上的宴会,自己便有义务给这两位送上一份大大的见面礼。

毕竟,既然已经选择要让这对狗男女为自己的行为付出千倍百倍的代价,沈千秋就有义务让他们在最风光的时候,迎接来人世间最沉重的审判。

“诸位,麻烦静静,我们的唱礼马上就要结束了,如果还有嘉宾没来得及送上对顾老爷的祝福,还请赶快亲自上台将礼物送来。”

负责主持的许灵君,于台上灯光照射和众人惊羡的目光当中,花枝招展,熠熠生辉,仿佛众星捧月一般,虽然已嫁为人妇,但单论起身材容貌,依旧是无数人心中的女神。

果不其然,她一说完,便立刻有谄媚者东张西望,口中念念有词,故意高声斥责是否还有拖延者,胆敢扰了这位高贵女士的雅兴。

“最后再问一遍……”

终于,在念完礼单上最后一项后,眼见还是迟迟无人应答,舞台上的许灵君怀着无比轻松张扬的心情,深深吸了一口气,

“好吧,那我们现在马上开始下一项,下面有请······”

“北野军,沈千秋送礼!”

只是,随着一声突兀的声音响起。

一身典雅礼服的许灵君嘴角刚刚绽放出的满意笑容,顿时渐渐凝固在空气当中。

她的瞳孔,也陡然间放大。

与此同时,一股深入骨髓的寒意,迅速扩散至四肢百骸,以致于她原本柔和的躯体,都似乎跟着僵硬起来。

她无比惊愕得瞪大眼睛,循声望去,看了一眼,又一看眼,最终浑身冷汗,成片渗出。

刚才说话的那个人,怎么是他。

沈千秋?

他怎么来了?

虽然只是身穿着一件最普通的白色衬衫,但是他身上散发出的强大气场,却令在场所有成功男性都黯然失色,甚至根本无法与之相提并论。

在全场的死寂当中,身正如枪的沈千秋大致抬头看了两眼,舞台之上早已呆若木鸡的许灵君。

然后就这么,众目睽睽下,双手负后,步步登阶。

他容貌非凡,身材巍峨,气势不凡。

同时,刚刚前去备礼的部将赵信,此刻也是诡异出现,手托一个巨大礼品盒,于沈千秋身后,缓缓随行。

沈千秋两人的出现,霎时让原本喜气洋洋的会厅,变得死一般寂静。

特别是对于许灵君而言,她深知,面前的这个男人,绝对来者不善,但那又如何,如今的自己已经今非昔比,区区一个当兵,能翻起什么浪花。

“你,你怎么来了,这里不欢迎你。”

面对步步紧逼的沈千秋,这位名贯滨海的绝色美人,却丝毫不以为意。

她认识沈千秋,虽然是一个极其嚣张跋扈的家伙,但只不过现在看他样子,最多就是个军中当炮灰的小兵,敢今天来无端生事,真是活得不耐烦,自己找死!

一念至此,她猛然鼓起勇气,犀利的目光,直逼沈千秋。

沈千秋丝毫不惧,针锋相对,当场,与许灵君相隔数十米台阶,两两对视,犹如狭路,遭遇血仇。

“这是怎么了,送礼的比开宴会的还牛气?”

“别多话,搞不好这个愣头青是要来砸场子。”

众人,“……”

谁他妈吃饱了撑的,今晚敢跑来砸顾家的场子?

这之后。

上百道目光,跃过重重人影,纷纷投射向沈千秋,些许玩味,些许敬佩,但更多的是叹一声不自量力。

同时,顾氏负责维护秩序的数百名黑衣安保,闻风而动。

沈千秋抬头,微笑。

继续登阶。第3章结束

第4章开始

第4章 骨灰盒,奉上!

虽有千万人阻挡。

我亦,一往无前。

舞台两侧,人头攒动,算上周围如临大敌的现场安保,这处先才还宾主尽欢的宴会正厅,其间弥漫着的喜庆气氛,早就被紧张躁动的氛围所取代。

这剑拔弩张的现场架势,让今夜所有到场的宾客尽皆一头雾水,满头大汗。

他们并不知道,强如地头蛇一般的滨海顾家,为什么会对这两名不速之客表现的如此忌惮?

他们只明白,顾家很不喜欢这个年轻人的不请自来。

“这小子,不按常理出牌?

什么来头,让顾家都如见豺狼虎豹?”

“咱也不敢想,咱也不敢问,今天是顾成海的生日宴会,想必不会大动干戈吧?否则,这就是赤果果的宣战。”

贵为本土一霸。

若是这样的场合,被人砸场,搅了寿星的宴会事小,堂堂顾家,将会颜面扫地。

这对极重门面的世家豪族而言,是一种无法接受的奇耻大辱。

踏踏踏。

正因如此,顾氏抽调前来围追堵截的安保力量,依旧在不断加强,几乎是以沈千秋和赵信两人为圆心,前后左右俱是人影,不但对其张牙舞爪,大声呵斥,手中钢管电棍,更是跃跃欲试。

“这是不欢迎我?”

沈千秋见状浅笑,止步,与台上许灵君,不过数米的距离。

他双手负后,明知故问。

许灵君望着那张,年轻,凌厉,且坚毅刚强的英俊脸庞,脑中几乎一片眩晕。

这个家伙,到底想干什么啊?

难道就为了那个都死了三年的男人?今天就要不请自来,主动搅场顾氏家主的生日宴会。

这……

当顾家是吃干饭的吗?

“请老爷前来,就说有人要捣乱。”

许灵君小声的朝身后保镖吩咐了一句,后者立刻点头离去,一刻也不敢有所逗留。

毕竟,今夜万众瞩目,事态重大,绝对不能完全被沈千秋牵着鼻子走,相反必须迅速让顾氏家主,当众抹杀了这个姓沈的砸碎,杀一儆百,让人再也不敢挑衅顾氏的权威。

“这位先生,若是送礼,可将礼品直接递交给我,然后退下,以免失了礼数;若是来捣乱,还请早点离去,否则,难保有血光之灾。”

随后,在许灵君的眼神指使下,一名黑衣保镖拉直西装,大步流星的走向沈千秋所在的位置。

岂料,刚走几步。

沈千秋身后,一方巨型礼盒宛如流星天降,直接在空中划出一条弧线,然后哐当一声,重重的落在了舞台中央。

待其落地之后,无名劲气瞬间发动,将捆绑于礼盒之上的白色丝带,根根震裂,向众人展示出了其中到底是何方神物。

“这,什么?居然是骨···骨灰盒?。”

“卧槽?还是这么大一尊骨灰盒?

这他妈够装下多少人的···骨灰啊?”

“这两位是个狠人啊,人家好端端的生日晚会,不请自来也就算了,居然还敢当众奉上诺大的骨灰盒,简直完全没把顾氏放在眼里啊,真是活久见。”

哗啦啦。

一时间,舞台上那尊通体黑色的巨大骨灰方盒,就像给草垛里投入了一枚火星,瞬间引起了全场哗然。

并且,这突如其来的一手,更是吓得台上的许灵君连退好几步,险些跌落舞台。

太恐怖了。

即使许灵君这是第一次和沈千秋正面接触,但,无论是对方的身材相貌,还是当下的言行举止,都清醒得提示着她,这个人,绝对不是什么善茬。

“大胆狂徒,竟敢砸我顾氏的场子,你这是在自寻死路。”

许久,那名刚刚反应过来的黑衣保安,恼羞成怒,当场就捏起砂锅大小般的拳头,朝着沈千秋挥拳打来。

不过,临近沈千秋身前一米的时候,身后赵信,快如鬼魅,动作写意至极,只是五指轻轻拂动,像是掸去指尖上的尘埃,倏然间,便趁势搭住保镖的小臂,闻风而起,几乎于千钧一发之际,将其顺势带去数十米,然后重重的狗摔于大理石地板之上。

这招用的,是必杀技。

“我主身份超然,以身为点,一丈之内,凡心怀恶念者,皆视为意图不轨,可杀而无罪。”

轰。

地板炸裂,骨骼破碎,赵信一招之内,就令这名越界的保镖,当场陷入了完全休克状态。

刹那之间。

所有人都被吓懵了。

“看清楚了吗?”

“怎么杀人跟杀鸡一样?”

“听到他后面的那个句话了,一丈之内,意图不轨,可杀而无罪,这到底是什么人啊?”

刚刚还活蹦乱跳,颐气指使的这位黑衣保镖,就这么如同朽木,形神俱废。

蹬蹬蹬。

远在舞台之上,眼睁睁目睹赵信出手的许灵君,高跟鞋接连后退,险些栽倒在地上。

等她颤颤巍巍呼出一口冷气,才发觉自己整个后背,早已被浓浓的冷汗浸湿打透,遍体生寒。

“这位先生,你此刻的所作所为,是对顾家的一种挑衅。你我无冤无仇,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这样做,如果宴会有失礼之处,还请包涵,但你如此咄咄逼人,究竟还讲不讲天理王法?”

许灵君目光躲闪,虽然心中惊恐,但在顾成海赶到之前,她只能先如此施展缓兵之计,然后慢慢调集人手,准备镇压。

“告诉我,你究竟有何脸面,敢在我面前大言不惭的提及天理王法四字?”

沈千秋淡淡出声,旋即着重提醒道:“是要我提醒你吗?”

许灵君,“……”

这哪里跳出来的蛮横暴徒?

这是顾氏的主场,她是顾家第一夫人,什么时候,可以容忍一个外人,如此肆无忌惮的寻衅滋事?

“放肆,你算什么东西,敢如此对我夫人出言侮辱。”

终于,舞台幕后,今晚的寿星,身材矮胖,满脸横肉,小眼眯眯的顾成海,终于到场,一身气息瞬间撑开,出言呵斥的刹那,他像是一头抓狂的老虎下山,

“敢威胁我的女人,你想……?”

“咚。”

顾成海话一句话还未说完,便被铁塔般的赵信一脚踹到在地,随后被赵信一手按着跪在地上。

看似气势凌厉,霸道狠虐的顾成海,忽然感觉头顶有千钧重力,迫使着他气血逆流,四肢发颤,双膝更是直接要砸落于地板之上。

“少帅问话,没有问到你,你就不要出声,问到你,你再说,明白吗?”

顾成海面色如纸,本想强行挺直双腿,扛住这股压力,但奈何憋出一身冷汗,还没来得及大显神威,便当场腿软下去。

双膝砸地,顾成海当着诸多宴会宾客的面,就这样直接将脚下的实木地板砸得四分五裂。

最后,这位往日里威风凛凛的滨海一号人物,就这么屈辱又难以置信的跪在地上,以接触面为点,隐现一张巨大蛛网。

简单按手,压制得顾成海毫无招架之力也就算了,还活生生让其跪碎地板,滑天下之大稽。

这。

顾成海,“……”

“嘶嘶。”

许灵君望着向自己日日吹嘘的顾成海一脸呆滞如木的神情,精致的脸庞,再次苍白几分,额角的细汗,甚至让她精心准备的妆容,都彻底黯然失色。第4章结束

第5章开始

第5章 下战书

“说,你究竟那里来的脸面,有资格在我面前,罔谈天理王法四个字,你自己这些年做过的事,难道都没有印象了嘛?”

沈千秋虎视眈眈的盯着许灵君,再次追问。

许灵君,“……”

而此刻,面面相觑的满堂宾客,尽皆错愕的呆坐原地,除了惊恐,仅能不断大口大口的倒吸凉气。

顾家,这回是遇到硬茬子了?

“有,还是没有?”沈千秋笑道,

他的笑,很有礼貌,可偏偏,给人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

许灵君彻底被吓懵了,本以为一切顺利的今晚,哪里会料到,却无端冒出这等强势人物?。

她强逼自己飞快转动脑子,思考对策,既然今天沈千秋敢如此大张旗鼓的前来砸场,就一定早有准备。

关乎当年故意出卖李天龙出征消息,勾结顾成海等人拖延前线粮草,骗取李天龙高额抚恤金,且欺凌烈士家属的行为,沈千秋未必不知道,甚至往最糟糕的方向推测,或许对方早就清楚了当年滨海顾陈张雷柳五家粮草辎重生产运输商,联手坑死十万前线将士的阴谋诡计。

时下看似多此一举的逼问,更像是投石问路。

“我许灵君说话做事,貌似,您,没资格过问吧?”

“我知道你,充其量只是李天龙的朋友,而我,是他曾经的未婚妻,他窝囊惨死之后,经由他们家两位老人亲口同意,由我继承全部抚恤金,以此弥补这些年来对我的亏欠,难不成,你还要我替他守活寡?”

终于,许灵君给出了自己的答复。

“不错,李天龙那个民族罪人,举世公认的废物,险些误了我老婆一生幸福,不得已畏罪自杀以后,留下巨额财产,算作补偿我的妻子,于情于理,公道自在人心。”

接着,被手下扶着强行站起的顾成海,挺起腰杆,非常理直气壮道。

不远处的众人,也是频频点头,表示赞同。

至于,李家父母和一个小妹,作为烈士遗属,没有领到一分抚恤,反而被许灵君扫地出门,流浪街头,则被有些人存心忽视了。

“几年来,从未祭奠过他一次,从没表达过有一丝愧意的人,说享受他的巨额抚恤金,实属当之无愧,理所应当……”

沈千秋幽幽叹息,他忽然发现,有时候人,真的还不如畜生。

许灵君张张嘴,面色如土,再次陷入沉默。

实际上,她岂止是觉得本就应当,甚至于公开场合污蔑那个人死有余辜,积极划清界限,已,不下百次。

“我今夜造访,曾有那么一瞬间做过打算,一次性将你们杀得干干净净。”

沈千秋抬起右手,将一双洁白手套,穿戴整齐。

他就这么慢慢动作。

几十双目光紧随而至。

“但现在想想,就这么杀了你们,是不是也算一种仁慈?我十万将士冤死,三百英烈蒙冤,更有一将官被羞辱,污蔑长达三年之久,死不瞑目,连家人都遭受无辜牵连。”

今夜抵达紫峰酒店,其实并无其他打算。

他只是想好好见识见识,这些世界上最令人恶心,作呕,恨不得杀之而后快的砸碎们,究竟长着一副什么模样。

关于复仇,则是要如同钝刀子割肉,一步一步慢慢来。

听完沈千秋这番话,许灵君这张脸,顿时变得诡异至极。

顾成海则显得更为恼羞成怒。

“李天龙的事,与我无关,你要报仇,就应当扛起钢枪去塞外为国尽忠,与那些蛮子殊死搏斗,而不是在这里,欺负我们这些手无寸铁的平头百姓,再有,我顾家不是什么软柿子,我顾成海,也不是李天龙那等窝囊废。”

“要动我之前,也要先掂量掂量自己,有没有那个分量。”

沈千秋抬头眉梢,目光如剑,认真解释道:“不,你领会错了,我的意思,不是只动你顾家,凡当年与此事有牵连者,我此番归来,皆要收取,项上人头。”

顾成海:“……”

许灵君:“……”

众人:“……”

这句话,一时半会让整个会场,无人敢应。

要以一人之力,挑战五家滨海豪族?

须知,除了龙头老大顾家,其余四家豪族在滨海本土的地位,也绝对不可小觑,尤其是在顾家完成兼并,和四家共同组建‘滨海商会’之后,整个财团的体量和财富,放之滨海,是当之无愧的巨无霸。

不过今天,竟然冒出位无名之辈,要以一挑五,动动顾陈张雷柳,五家根基。

这是痴人说梦吧?

“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你算个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胆敢在这里,口出狂言?”

顾成海快要气疯了,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狂妄自大的人。

奈何,沈千秋看都不看顾成海一眼。

后者挪动步伐,凝视向许灵君,

“三月之后,是天龙的忌日,我希望,你们五家要全部到场,恭恭敬敬上柱香,扫个墓,磕上几个响头,说一声对不起。”

此话一出。

全场,死一般的宁寂。

然而,更令人心惊肉跳的话,还在后面。

沈千秋略微停顿,继续道,

“另外,保管好今天送你们的这方骨灰盒,我会在那天,亲自把你们放进去。”

哗。

这……

一番云淡风轻的吩咐,让向来优雅的许灵君,吓得两腿都在打颤。

直白简单的言语,似笑非笑的神情,无一不是对她镇定自若的挑战。

“今夜无意叨扰各位,沈某深表歉意,不打搅各位雅兴,先告辞了。”

之后,不待许灵君和顾成海两人作出任何反应,沈千秋微微点头表示歉意,准备离场,无人敢拦。

“这个野蛮人,明明可以直接向我们出手,但,却按兵不动,这……”

或许真如他所说的一般,就像这样简简单单,痛痛快快的死去,可能对她和顾成海而言也是一种变相的仁慈,唯有像是凌迟一般的心理折磨,才能让最后一刀到来之际,显得格外弥足可贵。

她,似乎有点明白。

沈千秋为什么不急着杀她了。

“呵呵,尽管放马过来,我不信你一个人,能吃得下我们五家豪门。花招任你出,接不下算我输!”

许久,许灵君紧咬红唇,眸光怨毒。

都市最强战王在线免费观看完整版,继续阅读都市最强战王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都市最强战王全部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