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毅魏云裳小说最新章节目录战神无双在线阅读

  • 时间:
  • 战神无双妖刀屠龙
  • 来源:zzy

宁毅魏云裳小说最新章节目录战神无双在线阅读

《战神无双宁毅魏云裳》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战神无双》推荐章节免费阅读

第1章 抬棺北上

九月,风凉。

秋老虎已经褪去,路上来来往往的人们挂上了外衣。

江城车站紧挨着一条省道,沿着车站,便能进入江城,说是门户也不为过。

此刻,无数人放下匆忙,纷纷伫立在路边,看着这诡谲的一幕。

只见,路边颜延绵五百米停靠着一辆又一辆黑色的星汽G6皮卡,目不暇接。粗略一看,不下于五六十辆,每一辆价格都不会低于五百万。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星汽的车,一般人有钱也买不到。

它代表着帝国军方!

若仅仅是如此的,都还不足以以诡谲来形容。

而是....每一辆车上,都装着一口棺材。每一口棺材,都以朱砂红颜刻下一个个并不起眼的名字。

皱二蛋、覃飞、王大胆,等等。

细细一数,五十九辆车,五十九口棺材!

“这什么情况,好好的怎么出现这么多军队的车?还装着棺材这重不吉利的东西?”

“你们说,是不是北境大战那些阵亡的英烈?”

“可如果是哪些英烈,不应该走国道,入凯旋门吗?怎么从这里走?”

密密麻麻的私语声到这里结束,一个个面色肃然的看着这些车辆。战士,本就该被人敬仰。

可并不是所有人都这么的认为。

宁毅穿着便装杵在车队前面,目光打量着十年不见的江城,冷峻的面容下,泛起阵阵的杀意。

这空气,似乎都阴沉凉了几分。

“少帅,一切已经准备就绪,随时可以执行任务!”窦来正步到宁毅跟前,声若洪钟的喊道。

这个一米八五的壮汉,北境有个外号,战鬼窦来!

“江城古张陈王薛家,韩燕李齐陆家,十大家族。挨家挨户的去送,告诉他们,若是棺材损了一口,十条命偿。”

“另外,让他们准备一下,三月之后,抬棺北上,我要他们亲自去北境祭奠我军中儿郎。”

宁毅的声音看似平淡,熟悉他的人无人敢轻视这句话。

北境宁帅,说一不二。

想起这十大家族,窦来便愤然无比,脖子浮现一条偌大的青筋,“少帅,让我去杀了那些畜生吧!”

宁毅淡漠的扫了他一眼,“你要记住,你是一个军人。军人的职责是守护百姓,不可妄动杀机。”

“可他们不是人啊,那可是活生生的59个兄弟的性命,可都是战死都不皱下眉头的铮铮汉子!”

目光挪向车流,看着较之十年前繁华了数倍不止的江城,宁毅轻吁了口气,微微起了感慨。

“这些人呐,总会生出一些莫名其妙的野心。既过不来这太平盛世,便,就让他们去北境看看,这天下的太平怎么来了。”

“杀了他们,太便宜了。”

宁毅意决,窦来也不敢在多言。

“那靳风的棺材?”

宁毅低头准备点烟,却是突然的怔住,小小的火苗在空气中扑腾着,像是迷了路。

思绪流转,宛若回到几年前战火纷飞的日子……

“老大,…爽!”

“老大,我牛逼不,一条腿换了枯木氏族的一个基地,值了!”

“老大,我不走,虽然没了一条腿,但我还能为大华战下去,哪怕去后勤给弟兄们养猪也行啊,我舍不得兄弟们。”

这位大华帝国最年轻的大帅潸然泪下,那个一直叫他老大的家伙,永远不在了……

那个永远都是一个嘻嘻哈哈的大头兵,拎着一个炸药包就敢摸去对方基地的家伙,最终竟然不是战死沙场,死在敌人手里。

而是被他守护的国民陷害了……

被他的未婚妻设计杀害!

“老大,我未婚妻叫李艺,又漂亮又贤惠。羡慕吧,羡慕也没用,那是我XF!”

“老大,我未婚妻怀孕了,肚子尖尖的,一定生个带把的儿子。你说的话可要算数,你给你干儿子起个名字吧。”

“老大,儿子出生了,叫靳世平,用你的话说,象征着大华万世太平。名字都是你给的,你可不能食言,说好认我儿子当干儿子的!”

未曾想到的是,最后收到却是一封信函,诀别信。

信里面没有言说太多,仅仅是道了句别。

那个傻大兵,原本是不想让自己给他报仇的,怕给自己带来麻烦。可一世人,两兄弟,靳风,你可是我宁毅的兵,安能不问!

在靳风死后的第二个月,第二封信才送到自己手里,这封信却并没有准备寄往北境。若是不是自己得知靳风去世,派人前去调查,这封信怕是自己永远都无法知道了。

至今,他都记得那封信上的血与泪。

“老大,我好恨……”

“那个心如蛇蝎的女人和我在一起,竟然是为了那三千万的退役抚恤金!”

“她不仅仅害死了我的父母,还用三个月不到的孩子威胁我去见面。我有种预感,这一去,可能就回不来了。可我不得不去,哪怕这个孩子可能都不是我的,但老大,我不敢赌。万一,是我的呢……

“哈,好怀念在北境的日子,好怀念和兄弟们在一起的日子。”

“老大,如果你看到了这封信,便一定会回来给我报仇。我求你,无论那个孩子是不是我的,请务必放过那个孩子。”

“……孩子,生而无罪!”

“老大……下辈子,我靳风还做老大你手下的兵。”

或许三年前,将他留在北境,才是最好的选择。

宁毅点燃香烟,猛吸了口,然后躬腰将香烟杵在冰凉的地面。

缕缕烟雾升腾在半空,消散。

“靳风的棺材,我亲自……去送。”

五十八辆G6依次的离去,然后宁毅坐在装着刻下刘峰棺木的车里,朝着缙云大酒店而去。

片刻功夫,便抵达缙云大酒店外面。

窦来招呼着几个卫兵卸下棺材,宁毅摆手,“不用急,窦来,随我进去。”

“是!”

穿过喷泉,看着酒店门前象征着圣洁椭圆的洁白花门,以及伫立在门口左侧的一对男女婚纱海报。

窦来看著婚纱照上的女人,嘲讽冷哼,“就她也配的上圣洁二字?”

宁毅神情冷漠,径直进入酒店。

一路并未受到拦截,也不知道是不需要请帖,还是两个保安被窦来一米八五的身材吓唬住。

里面,穿着光鲜亮丽的上流男女,在厅内来来往往,交杯换盏着等待着压轴的订婚主角登场。

先不说宁毅的气质本就不凡,单单是跟在身后的窦来身高就具备足够的吸睛力。

两人一进入正厅,顷刻就吸引住所有人的目光。

“这人是谁?怎么从来没见过?”

“能有这样气质的,应该来历不凡才对,可我们在江城这么多年了,却是从未见过这位。奇怪!”

“你看那随从,人高马大的,而且行止间透着一股子杀气,不像是善类啊!”

宁毅并没理会私语的声音,径直朝着正厅最显眼的位置而去,然后在所有人不敢相信的目光下,落到了主席位上。

而窦来,恭敬的陪衬在身后。

那里,可是此次酒宴身份最尊贵几位的位置!

“你小子是谁,给本少起来。”一道厉喝响起,愤怒无比。第1章结束

第2章开始

第2章 不要太聒噪

宁毅慢条斯理的倒了杯茶水,放在嘴边轻抿了一口,才抬头看着眼前这盛怒的青年,“问别人名讳之前,先得报上自己的名字,没人教你?”

这般无视的态度将青年气炸了,恶狠狠的威胁道:“给本少记好了,本少叫李炳,是江城十大家族李家的七公子!你小子是不是找死,什么位置都敢坐?信不信本少能让你再江城蒸发?”

“信,当然信,你们江城十大家族干这种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有什么不信的。”

听见‘十大家族’这四个字眼儿,宁毅的眸光冰冷了一分,“我叫宁毅,是靳风的……老大。”

哗!

靳风的名字被提及,全场顿时哗然一片。

在场的没有不知道李艺这女人的,本来是李家偏支不起眼的一个女人,三年前和古家同样不得志的古家三公子古豪好上,未婚先孕产下一子,如今三岁了。更是莫名其妙的被李家家主看中,委以重用。

后又成为十大家族联合斥资倾力建造的云端别苑负责人,放眼江城也是炙手可热的人物。

今天这么多人围聚一堂,就是为了这两人的订婚。

之前据说和一个瘸腿的兵蛋子有婚约,可这瘸子命不好,先是父母病逝,紧接着又发疯了伤人,然后在家中自杀。

种种都透露着不寻常的味道。

以前还有人时不时的提及此事,闲话间猜测那个叫靳风的兵蛋子的死会不会和李艺这女人有关系。但随着李艺被江城足以只手遮天的十大家族看中,地位步步拔高,再无人敢论及此人。

李艺这女人,也不是善类啊!曾经就有人在公共场合提及了靳风的名字,说了点质疑的话,第二天就出现了车祸,出院之后就在江城消失了。

靳风两个字,就像是某种禁忌!

“哈哈.....”

本来还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让李柄投鼠忌器,虽然说话不客气,但也不敢有所举动。一听见是靳风的什么老大,李炳顿时哈哈大笑起来,笑弯了腰,不过又一个兵蛋子罢了。

再无顾忌,语气也肆虐了几分,威胁意味浓浓,“你这个家伙,来错地方了吧。既然是靳风的老大,就去靳风的墓碑前去痛哭流涕啊!来我三姐的婚礼做什么?我三姐很久以前就和他没任何关系了。”

“没关系了吗?”宁毅两手触碰在一起,搓动着右手食指上的一颗古朴戒指,微仰头看着李炳,“李艺用着靳风的抚恤金,霸占了靳风的房子,你告诉我,她和靳风没关系?”

宁毅不喜欢仰视别人,不过有种人可以例外,快倒霉的人。

李炳脸色顿时阴冷了起来,“这个靳风耽搁了我三姐这么多年,区区三千万的抚恤金,一套破烂房子,作为补偿又怎么了?难道不应该?”

“说的真是冠冕堂皇啊,据我所知,三年时间,李艺这女人从未祭拜过靳风哪怕一次。一个如此生性凉薄的女人,有什么理直气壮占据别人的财富的理由?”

“罢了,和你说太多也是无益。让李艺出来,我亲自和她谈谈。”宁毅声音一如既往的平淡。可谁听见,平淡语气遮掩下的杀机。

起码,李炳是没听出来的。

他这个李家七公子是掺杂着极大的水分的。他是李艺的亲弟弟,也正是因为李艺身份的拔高,他才鸡犬升天,敢以李家七公子的身份自居。拥有的一切光环,都是来自他这个姐姐。

对李艺,自然是百般维护!

生怕眼前这人继续说下去,损到了李艺的名声,恼羞成怒,“我三姐如今是云端别苑的负责人,身份尊贵,你一个臭当兵的有什么资格和她对话?”

“再说了,靳风就一个瘸子,哪里配的上我三姐?”

“一只癞蛤蟆,也妄想吃天鹅肉,指不定还是战场逃回来的逃兵,他父母就是被他气病了,自己才会发疯,哈哈……”

一句句污言秽语从李炳的嘴里吐出来,试图贬低靳风这个已经死去的人,来维护李艺的名声。

宁毅的眼睛眯了起来,细成一条线。

低声呢喃,“太聒噪了。”

身后如一尊石像般的窦来嘿嘿一笑,露出一口大黄牙,扭动着脖子站了出来。

李炳一惊,急忙的哆嗦退后了两步,看着比自己高一个头的家伙,脸色终于浮现出畏惧的神色,“你、你要干什么?保安,保安……”

“啊……”

咔嚓!

窦来标准的一个扫腿,不偏不倚的踢在李炳的左腿关节盖上,骨头断裂的声音和李炳痛不欲生的尖叫声音一前一后的响起。

在场的名流无不吃惊,再看向目光未曾起半点波澜的宁毅,思绪不一。

他...怎么敢?

李炳再不济也是江城李家的人啊!

动了李家的人,这......

还没结束。

窦来又将腿抬了起来,标准的扫腿动作,动作慢而缓,就像是精心雕刻着某种艺术。

“不要,不要.....”单膝跪在地上的李炳疼的冷汗直冒腾,神色仓惶惧怕,无力的哀求着。

在场的目光更是变的不可置信!废了李炳一只腿还不够,还有废另外一只?难道真的不怕李家的怒火?

咔嚓!

又是一道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右腿也被废去,李炳直接疼的晕阙了过去。

这就是答案!

在江城,或许十大家族是天。

在有些人眼里,不过就是蝼蚁,令人厌恶的蝼蚁。

“真不经揍。”窦来嘟了嘟嘴,不满的回到宁毅的身后。

似乎,并没有尽兴。

在场的所有人俱是吸了口凉气,看着这个气质不凡的青年,目光充斥着敬畏!

蹬蹬蹬!

一队保安快速的跑来,看了眼躺在地上如死狗模样的李炳,都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戒备的看向宁毅,像是对待极度危险分子一样。

“这位先生.....”保安队长一句话还没有囫囵,就被微微挪了半步的窦来吓的把后面的话给咽了下去。

宁毅看向这保安队长,“有点私事要处理,劳烦各位回避一下。”

语气极为的客气,可就这客气的语气,却是让保安队长瘆得慌,有种如坠冰窟的感觉。

半句拒绝的话都不敢吐出,生怕落得一个和李炳一个下场。第2章结束

第3章开始

第3章 凉薄女人

再三犹豫了刻,保安队长还是选择招手带着这一行保安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不管这事情,可能会丢掉饭碗,若是管的话,可能丢的不只是饭碗。

啪!

全场的气氛死寂一片,拨动打火机的声音都如此的清脆、可闻。

宁毅点燃了支烟,抬起手。

刚才如杀神一样的窦来傻乎乎的笑了起来,像是得到糖果的孩子一样兴奋接过,美滋滋的砸吧起来。

又点了一支,挂在嘴边淡吸了口,漠视的扫了晕阙了的李炳,“窦来,去弄盆水来。”

“好嘞!”

嘶!

所有人倒吸了口凉气,猜测到这位想干什么了,这位似乎不打算轻易放过李炳啊,哪怕李炳现在的已经够惨了。

这些话,也只能在众人心里腹议,宁毅并听不到,听到也不会以为然。

比起他们这些所谓的家族对北境退役士兵做的,他现在的作为,并不过分。

哗啦!

一盆凉水浇下,李炳幽幽的醒来,脸色煞白一片,无血色的嘴唇一个劲的哆嗦。看待宁毅的目光,就像是看见了恶魔一样,浑身如筛子一样的颤栗着……

“我们继续,刚才说到哪里了?”宁毅轻描淡写的说道,就像是普通的对话,非常礼节的问,你吃了吗?

如此,而已。

“放、放、放过我。”李炳沙哑的开口,对眼前这个恶魔,生出了刻到骨子里的畏惧。

“还是聊聊靳风吧。”

一支烟灭,宁毅又续上了一支,仿佛袅袅烟雾,能化解一丝心中的痛苦。

“他是我手下最不成气候的兵,瘦,不会说话,经常顶撞我,而且爱犯错误。”

“每次看见那个家伙就来气,但,一声‘老大’,天大的气就都消了。”

“有一次打仗,很难打,敌人在关卡位置设了一个全副武装的基地,我们的兵马攻不过去。就是这个家伙,一个人背着五十公斤的炸药,悄悄的摸进了敌人的基地去。

还真给他干成了,一个人竟然真的炸掉了敌人的军火库,将整个基地都给毁了。”

“可惜呐,回来的路上被敌人的高手堵截到,被废了一条腿。要不是我及时赶到,别说腿,人都得留下。”

“当时我就让这家伙退役,他家里不是订了门亲事,也老大不小了,该结婚生孩子了。”

“我就这么寻思着,这家伙跪在我军营前一天一夜,我也没心软。”

“走的时候,这家伙还美的说回去一定造个娃,然后认我做干爹,我答应了。”

“刚刚才一年,就来信说他未婚妻给他生了个儿子,问我说的话做不做数。”

“呵呵,谁曾想,没多久就传来了这家伙的死讯。可怜这家伙,到死才知道,他未婚妻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

平静的叙述到这里,宁毅的眸光起了变化,变的阴沉、杀气腾腾。十指攥在手心,啪啪作响着,看着李炳,“得知了靳风的死讯,知道我第一反应是什么吗?我要回来!我要回来为他讨要一个公道!”

“可是,在打仗啊!我不能回来。这仗,一打就是三年.....”

李炳心里的惊怵越来越重,听着这位自述一样的话话语,李炳敢肯定,这个恶魔什么都知道了,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的!

在座的也都听着,听出了话里面的不寻常来。靳风死的蹊跷,江城认识的人都有猜测,但事不关己,又没证据,谁也说不得什么。

但眼前这位来历神秘的人,似乎...是翻旧账来的。

“怎么回事?”伴随着一道声音响起,一个穿着白色礼服的女人进来,肌肤如礼服般白皙,一张娇美的脸恰到好处,不偏不倚。

同行的还有一个同款男士礼服的短发男人,二十七八岁的样子,而且长相,很一般。再后面是一个保姆,抱着一个三岁不到的男孩。

“是古公子和李小姐来了。”

“搅合了这场婚宴,等于同时得罪古家和李家,这年轻人再大的本事,怕也是得横着出去吧。”

“十大家族在江城只手遮天,李艺又是十大家族摆在台面上的招牌,对付李艺,就等于是和江城十大家族作对,你们觉得这年轻人有胜算?”

“怕是出不了江城了。”

李艺及古豪的出场,惊起一片的议论之声。却是并没有人,看好宁毅。

“三姐,救、我!”李炳像是看到救星一样,声音很细。这虚弱的模样,声音也很难响亮起来。

“这位公子,是不是该解释一下。”李艺看了凄惨的李炳一眼,声音微冷的问道。没有摸清楚来人的深浅,李艺并未放任何一句多余的话。比起李炳,她就聪明多了。这人既然敢到她订婚宴上找事,多少有点底气。

当然,智商和李炳一条线的话,她也不会被十大家族重用,三年的时间就能一步步的走到今天这一步。

“该给你的解释自然会给,既然正主来了,这家伙就可以退场了。现在送去医院,说不定还能有机会下半辈子不用在轮椅上度过。”

“虽然,下半辈子可能并不长。”

宁毅看向这个将靳风害死的女人,“不过,在此之前,你应该先给我一个解释。”

李艺抬抬手,让人将李炳抬去医院急救,并未作答,而是继续探听宁毅的身份,“还未请教?”

“宁毅。”

“是宁哥啊,经常听那人提及宁哥的名字。退役了?”李艺自来熟般的开口。这番云淡风轻,宛若不知道伤她弟弟的就是眼前这个人。

凉薄至此。

“第一个问题,你口中的那人是谁?”宁毅并未作答。

“......”

李艺的脸色微变,她很不喜欢那个人的名字。哪怕,提及一下也不行!

“你这是用什么语气和李小姐说话?!”这时候,围观人群中跳出来了一个穿着深褐色西服的公子哥,叫文斌。

之前李艺不在,他是不敢开口,也没必要。但既然李艺现身了,想来这家伙也不敢继续放肆。要知道,李艺现在代表的可是江城十大家族的颜面。

有机会给李艺解围,在李艺的心里留下好印象,对他今后,好处莫大。第3章结束

第4章开始

第4章 世平,万世太平

“怎么,你有意见?”宁毅语气淡漠的开口。

语气轻描淡写,也目中无人。

全场再度哗然。

如今的李艺代表江城十大家族的颜面,这般轻视李艺,等同于不将十大家族放在眼里。

太....张狂!

伫立的李艺脸色有些难看,怎么也想不到这人竟然这么不给面子。

她可是如今江城唯一一栋3S级建筑,云端佳苑项目的负责人,万众瞩目,光芒万丈。

怎么能接受的了这种羞辱?

可李炳的前车之鉴在前,她却不敢贸然反驳,生怕落的个和李炳一样的下场。

未婚妻被如此羞辱,古豪再不做点什么,就妄为男人了,可上前一步,正待勃怒开口放狠话。

却是被宁毅霎那投来的冰冷眼神给制止住,将心里维护未婚妻,呵斥此人的话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那眼神,如带血的刀。

宛若他敢说出一个字,那柄无形的刀,就能剖开他的心脏。

“废物!”李艺的脸色极为阴沉,心里暗骂了一声。

古豪这废物靠不住,她将目光看向了文斌,只能指望别人去问路了。摸不清底细,她不会贸然动手。

“文斌公子,这是李艺和宁哥之间的事情,你就不要插手了。今日招待不周,实在是抱拳。”语气诚恳,楚楚可怜。

文斌本来见这个叫宁毅并未因为李艺及古豪的到来而有所收敛,心里已经打退堂鼓了,这可是一个敢打折李炳双腿的狠人!

可李艺这一声不要插手,反而让他骑虎难下了。

话得反过来听。

文斌敢保证,如果自己真的就这么走了,恐怕明天就会倒霉。李艺这女人,可是出了名的睚眦必报。

硬着头皮开口,“你可知道李小姐何等身份,你替她提鞋都不配!还敢以畜生称呼,你不想活……呜呜……烫烫……”

狠话并未放完,窦来弹指一个烟蒂径直飞进了文斌的嘴里,落到咽喉处。

刺烫的感觉从咽喉上蔓延,就像是着火了一样。瞬间,脸色就涨的通红。

“话太多了。”宁毅目光在保姆怀中的男孩的身上扫了一眼,轻描淡写的从桌上捻起一支琉璃筷子在手中把玩着。

“你该庆幸,有小孩在,我不想见血。不然,你的嘴就不用要了。”

“现在,可以滚了。”

漫不经心的语气下,宛若君王的命令,不容拒绝。

这般施为,算是轻拿轻放了,又一个被李艺利用的可怜虫而已,没必要下杀手。

虽手有屠刀,但宁毅并不喜杀人。

缓过气的文斌深深的盯了宁毅一眼,不做逗留的离开,连招呼都未和李艺打便仓惶的走了。

他是真的不敢再呆在这里了,一个烟蒂落进嘴里只是疼,但假若是这个宁毅手中的琉璃筷,他不敢去想象后果。

此人,不可招惹!

宁毅抚动作右手食指上的古朴戒指,漠视的瞥了李艺一眼,继续之前的话题,“现在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

“那个连名字都被你厌恶的男人是谁?”

“既然你知道我的名字,就该知道我是从北境战场回来的。杀人这种事情,比较擅长。回答的不好,后果你应该知道。”

李艺趔漂亮的脸蛋又难看了一分,目光落到未婚夫古豪身上,这外强中干的废物浑身都在哆嗦,别想指望的上。

既然撕破脸,也没再客气,声音冷冽,“宁毅,这是江城,是十大家族的地盘,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

在江城,她李艺代表的十大家族,除了那几位族长,她还没怕过谁。李艺就不信,这个宁毅敢对她动手!

宁毅皱眉点了支烟,已经不愉悦了。身后的窦来站出来,磨刀赫赫。

一米八五的汉子杵在人前,如一座小小的山丘,顿时就吓了李艺一个趔趄,脸色有些煞白。

“窦来,回去。”

语气轻缓的下了命令,窦来听话的回到宁毅身后。

宁毅吐了口烟雾,“你还是配合一点好。”

语气虽然平缓,但李艺相信了一个事实,这个宁毅是来讲道理的,讲他的道理。如果不配合,怕是难以善了。

只能回答出那个令他厌恶的名字,“靳风。”

“他父母怎么死的?”宁毅依旧未曾抬头。

这种无视的态度再让李艺不悦,也只能憋在心里。心里防线已经崩了一分,再难凝聚与之对峙的胆量,继续回道:“病死的。”

“他怎么死的?”

“疯了,自杀。”

“真话?”

“真.....”

李艺话吐出一个字,宁毅突然抬头,目光森然的盯着,“一个字是错,死。”

李艺缄默了,没在说话。

虽然进正厅不久,交际不过寥寥数语。但从此人的行为种种,可以猜测的出,此人不是无故放矢之辈。

说会杀人,便是真的敢杀人。

李艺的缄默,足以说明很多问题。

正厅的私语声响了起来,

“那个靳风自杀难道真的另有隐情?”

“谁知道,三年前靳风刚刚死,李艺这旁支的女人就突然被李家家主重用,当时不少人奇怪呢。”

“有什么好奇怪的。”

“你们想想云端别苑地皮拆迁那件事情!”

惊呼的声音不止……

宁毅没有理会私语的声音,也没去看李艺阴恻恻的脸色,而是看向了保姆怀里的三岁男孩,眸光软和了些。尽管,他知道,那个男孩不是靳风的骨血。

“他叫靳世平?”

取万世太平之意,寓意大华万世太平。这名字,他给的。

李艺回答,“古人龙。”

孩子出生的时候,靳风还没有死,只以为是自己的儿子,不知道缘由,坚决的要给孩子起名叫靳世平。直到靳风死后,才更名古人龙,她李艺的儿子,只能是人中龙凤。

既然这个宁毅知道孩子曾经叫靳世平,就知道哪些过往。

所幸的是,宁毅并未有任何的情绪波动,却是一锤定音的宣布孩子的姓名,“还是叫世平吧,姓氏……就算了,姓古。既然不是靳风的骨血,也没自欺欺人的必要。”

“窦来,将龙泉给我。”

“哦。”身后窦来应了一声,恭敬的将一柄青铜色的短匕交到宁毅的手上。

短匕约有十一寸长,朴实无华,显得陈旧。可一股森冷的杀气却是弥漫在左右,让人生出一种不敢靠近的感觉。

古豪和李艺脸色均是一变,以为宁毅要对孩子做什么。保姆颤抖着将孩子抱的更紧了一些,戒备畏惧的看着宁毅。

因为箍的紧的缘故,孩子哇哇的大哭了起来。

在场的均是这么以为,以为眼前这尊杀神会对孩子下毒手。

宁毅随手一抛,龙泉稳稳的落到了孩子的怀中缝隙。“既然我替孩子起名,当送上一物,三月之后,这孩子我替你们养。”

三个月后,我替你们养。

什么意思,无人知道,也是无人敢问。

但让古豪李艺松了口气的是,至少孩子是安全的。

“将孩子带下去吧,剩下的事情,就不适合他在场了。”宁毅淡淡吩咐,不容拒绝。

李艺迟疑了下,还是吩咐保姆将孩子带下去。

宁毅也没耽搁的兴致,点了支烟,“接下了就是我说了,你们听着,若是有不对的地方,允许反驳。

若是强行诡辩,依旧是一个字,死。”第4章结束

第5章开始

第5章 恩要偿,果要报

李艺的脸抽了下,没有作答。

“靳风家里给靳风定下了一门亲事,就是你李艺,当时的你不过是李家偏支的女儿,实则和普通家庭并无差别。”

“因为断了条腿,靳风回来的时候有三千万的抚恤金,以及一套房子。哦,房子大概不在了。已经拆了建造江城首座3S级的富人区,云端佳苑。”

“你既嫌弃靳风是一个瘸子,又觊觎着他手上的三千万抚恤金。所以一边和古豪暗中苟合,一边又和靳风虚以为蛇,试图从他手里谋取三千万的抚恤金。”

“当时你是偏支女儿,古豪在古家也是不得志之辈,远不如现在风光。三千万,是一笔难以拒绝的巨款。”

宁毅娓娓的说着,周遭哗然,惊讶的声音越来越大,看向李艺的脸色也越发的奇怪了起来。

谁曾想,如今江城炙手可热的女强人,竟然有如此不堪的过往。

古豪和李艺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却是不敢反驳。他们只能寄希望在这次会来参加婚礼的几个长辈身上,大概只有他们来了,才能对付的了眼前这个不知深浅的宁毅。

却是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到。

将烟蒂扔掉,宁毅继续诉说着,语气平静,像是在讲述一个无关的故事。

只有熟悉的人知道,平静,才是少帅最大的愤怒。

“靳风的父母将三千万的抚恤金看的死死的,说这是给靳风结婚,以及以后孩子用的,在结婚之前,你一分钱也拿不到。可让你和靳风一个瘸子结婚,你又怎么能愿意?”

“于是,你想了个办法,让古豪开买下一家诊所,悄悄的给靳风的父母下毒,造成突然患上怪病的样子。又将靳风的父母介绍到古豪买下的诊所,说里面有个名医能医治这种怪病。”

“那个时候,正好是你怀上孩子的时候,靳风以为孩子是他的,对你深信不疑,将父母送进那家诊所。既然是你下的毒,就算没有解药,你也有办法造成病情缓解的假象,就这样时好时坏的吊住。”

“一年的时间,三千万花的分文不剩,甚至靳风已经负债累累,可靳风父母的‘怪病’日趋加重。

到了那个时候,你知道,该收网了。于是你断了续命的解药,没两日,靳风的父母双双病逝。”

“靳风终于发现了猫腻,将给他父母治病的主治医生抓了起来,逼问之下才得知真相,他那时候大概真的是快疯了吧。自己的未婚妻竟然联合别人,谋害他父母,谋夺他的抚恤金!殊不知,在他那个心如蛇蝎的未婚妻心里,他才是外人。

他要报仇,要杀了你和古豪为他的父母报仇,满世界的找你们这一对奸夫淫妇!”

“你们找了些地痞对付靳风,却是没想到,平日里貌不惊人的瘸子,竟然能轻松将你们找去的二十多地痞给收拾了。”

“那个时候,你们终于是慌了,害怕了,你们没有底牌对付的了靳风。只能东躲西藏,家都不敢回。”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江城十大家族看上了退役士兵安置房的地皮,想在哪个地皮上修建江城第一栋3S级的建筑,云端佳苑!

既想侵占他们的房子,又舍不得赔钱,想通过武力的手段拿下地皮,却是没曾想到这些退役士兵不是一般的能耐,难以对付。”

话说到这里,宁毅目光看向了脸色已经煞白一片的李艺,继续轻描淡写的撕露着她的伤疤,“抛开心如蛇蝎的本质,你的确算的上一个极为聪明的女人。你知道靳风在这些退役士兵中的分量不轻,心中生出了一个可怕的毒计。”

“你找到李家家主,告诉他你有办法对付这些退役士兵,此刻十大家族正为地皮的事苦恼没有办法,自然是乐的听从你的计划。

先利用不足三个月的孩子,将靳风给引诱出来,然后请十大家族的高手联手镇压!”

“再以靳风的名义,让那些退役士兵来谈判,设伏而杀之,共计五十八人。”

“那一晚,雨下的很大,大的让人睁不开眼。也正是这场大雨,替你们十大家族掩盖了这场罪恶。你们十大家族杀了之后,又将尸体连夜送回退役士兵的安置房,让麾下高手弄塌几栋房子,造成是暴雨将房屋冲垮,活埋这些退役士兵的假象。”

“而作为计划谋划者的你,因为这件事情入了十大家族族长的眼,将云端佳苑的计划交到你的手里。从此成为十大家族明面上代言人,平步青云。短短三年的时间,已经成为了江城家喻户晓的人物。”

“靳风生前被你如吸血鬼一般的压榨,死后也成了你攀登权利阶梯的垫脚石。”

“而你为了让这件处处透露着古怪的事情和你撇清关系,又将靳风送回家,伪造自杀的现场。”

思绪回转,宁毅用一种难以言喻的诡谲目光看向脸上已经没了表情的李艺。

“我……说的可曾有半点有误的地方?”

语气淡然,好像是问一件无关紧要的问题。

全场哗然一片,三年前的关于那片安置房被暴雨冲垮,掩埋了58人的事情,本就处处透着诡谲,一片建造不足十年的安置房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就被大雨冲垮?

但谁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关江城十大家族,也不敢过问。

直到此刻,众人才恍然大悟,未曾想到这里面竟然有如此的玄机。

看向李艺的目光变的奇怪,耐人寻味。

李艺不愿承认,却又想起这位那句。

强行狡辩,死!

“你有什么证据?”这大概是她最无力的反驳。

任谁都听出来了,这位不请自来的青年所言,句句属实。

李艺光鲜的外衣下,藏着的是一颗如毒蛇般的心肠。

“有没有证据,于我而言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恩要偿,果要报。”

翻看着手心,宁毅陡然抬头,目光如利刃一样的盯向李艺和古豪。

令人,毛骨悚然!

战神无双在线免费观看完整版,继续阅读战神无双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战神无双全部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