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妃权倾天下林初九小说免费阅读全文&承九

  • 时间:
  • 医妃权倾天下承九
  • 来源:KX

医妃权倾天下林初九小说免费阅读全文&承九

《医妃权倾天下林初九》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医妃权倾天下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医妃权倾天下 012大婚,萧王亲自迎娶

林初九对新生非常满意,尤其是第二天一大早,看到顶着两个黑眼圈,明明恨得想要杀她,却又不得强撑笑脸的林夫人,捧着一个盒子来见她,林初九就更满意了。

“夫人!”林初九笑靥如花,气色极好。

即使昨晚做了噩梦,也没有影响到林初九这只猪的睡眠质量。

“初九今天可真漂亮。”林夫人皮笑肉不笑。她也想要装,可一想到她昨晚求了多少人,才筹到这两百多万两银票,林夫人就装不出来。

她心痛的不是银子,她不缺银子。即使给了林初九这么多银子,林府的生活依旧不会受影响。

她是恨,恨自己被林初九耍得团团转,恨自己被林初九威胁,恨自己不能拿林初九怎么样。

“夫人夸奖了,多谢夫人的贺礼。”林初九一身红妆,美艳大方,当得起林夫人的赞美。

林夫人的牙都咬酸了,按理她这个母亲,应该一直陪在林初九左右,可是林夫人实在不愿意看到林初九那张脸,每每看到林初九的笑脸,林夫人就有一种想要杀人冲动,将装银票的盒子塞给林初九后,林夫人随便找了一个理由,便从新房出去了。

林初九半点不在意,看都没看盒子里的东西一眼,随手就往梳妆台上一丢,林夫人看到后,又免不了被气了一场,可偏偏她一句话也不能说,只能气呼呼的离去。

因当家主母的不重视,林府的下人也就没那么在乎林初九,本该是热闹喜房,硬是没有几个人在。

好在,没多久那些前来贺喜的夫人、小姐就来了,只是这些夫人和小姐,全是林夫人请的,和林初九熟悉的没有几个。

这群夫人和小姐添了妆,说了两句贺喜的话,就没有人再搭理林初九,一个个去和林婉婷说话。

林婉婷和太子的婚事,虽然没有过明路,可有眼睛的人都看得明白,这些人怎么可能,放着未来准太子妃不巴结,而去讨好一个注定无权无势,只有名号的王妃?

这要换作原主,肯定会大吵大闹,以宣泄自己的不满,可林初九从来不是这样的人。林初九的人生字典里,就没有哭闹这些字眼。

血的事实教育她,哭闹是没用的,面对困难她只能靠自己!

而且,没有人打扰正合林初九的意,林初九趁人不备,以解手的名义支开喜娘,将林夫人拿来的盒子,放进了医生系统。

至于查看和点数?

这个……

林初九相信,林夫人不会在这种事上做手脚,这对林夫人一点好处也没有。

收好银票,林初九坐在喜床上,安心待嫁。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林府的下人忙进忙出,把一切都安顿好了,只等新郎上门。

可是,眼见吉时就要到了,却不见新郎,甚至连迎亲的队伍都没有看到。

这是出事了?

一干宾客见状,立刻嗅到不正常,三三两两聚在一起,交头接耳说起悄悄活:“怎么回事,萧王爷不娶了吗?”

“这可是圣上赐婚,萧王爷这是要抗旨吗?”

“萧王爷不满这桩婚事?”

“听说新娘子,之前要死要活不肯嫁。”

“新娘子,之前好像和太子不清不楚,萧王爷肯定是不想取。”

……

宾客们窃窃私语,声音越来越大,似乎无所顾忌。

林夫人眼中闪过一抹幸灾乐祸的笑,可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而是装出一副心急的样子,不停地打发下人去看,引得一干夫人上前安慰。

林相出来时,就见到这一幕:偌大的喜堂就像菜市场,林夫人完全没有处理的意思,放任宾客说林府与萧王府的闲话。

林相面露不喜,可想到之前收到的消息,知道他这位夫人,在林初九手上吃了大亏,林相心中的不满降了三分。

终归,这个妻子心里只有自己,林相如此安慰自己。

“咳咳……”林相轻咳一声,走进喜堂。

那些说悄悄话的人,立刻闭嘴,同时不忘提醒身边的人:“快别说了,林相来了。”

“相爷。”

“左相大人。”

林相一路走来,不停的有人问好。林相一路浅笑回应,脸上挂着儒雅的笑,完全没有面对林初九的暴戾与愤怒。

“老爷……”林夫人早已收拾好情绪,缓步上前,林相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眼神,便对众位宾客的道:“众位不必心急,萧王爷刚刚派人传来消息,他要亲自来迎接新娘,由于身体不适,路上耽搁了一些时间,萧王爷已重选吉时,还请众位稍等片刻。”

“什么?萧王爷亲自迎亲?”

林相这话,就如同一块巨石砸入平静的湖面,众人都不淡定了。

自从三个月前,萧王爷出事,被太医诊断会终生瘫痪后,萧王爷就没有在人前现身,甚至皇上收回萧王爷的兵权,也不见萧王爷出面。

外人都传,萧王爷是无脸见人,这一辈子都不会在人前现身。

对这一点,众人深表理解。要知道,萧王爷可不是普通人,在他没有瘫痪前,他可是东文百战百胜的战神,是皇上亲封的战神王爷。

萧王爷一身武功出神入化,离武神只差一步。

萧王爷英明神武,在战场上杀敌无数。

萧王爷风华无双,俊美不似凡人……

萧王爷……

总之,没有瘫痪之前萧王爷,在东文百姓甚至官员的眼中,那就是神,是高高在上不可亵渎的神。

东文的百姓可能不知皇帝,但无人不知战神萧王爷。

这样的一个人物,是当之无愧的天之骄子,是上天的宠儿,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物,却遭小人暗算,一辈子只能瘫痪在床。

东文不知有多少人惋惜,可再多的惋惜也改变不了事实。

对于萧王爷不出现在人前,众人都能理解,别说萧王爷了,就是他们遇到这样的事,也不会愿意在人前现身。

巨大的反差,根本无法让人接受,最主要的是,骄傲如萧王爷,怎么能顶着一残废的样子,出现在人前,承受旁人的同情呢?

可是,就是今天,萧王爷居然为了娶林初九,而要以残废的样子,出现在人前,这简直是让人无法理解。

萧王爷,他到底是有多重视林初九?

这个问题只能去问萧王爷自己了。除了萧王爷本人,恐怕没有人能知道,萧王爷此举到底是什么意思?

喜房内,收到消息的姑娘们,一个个羡慕的对林初九道:“初九,你真得是太幸福了。”

“就是,就是,萧王爷对你可真好。”

“真得好羡慕呀!”

一群小姑娘围着林初九,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话里话外全是羡慕,可却没有人嫉妒,因为她们都清楚萧王爷的情况,林初九真得不值得嫉妒。

只不过大喜的日子,没有人会在这个当口,说什么让人不高兴的话,可是就有天真单纯无知的少女,在这个时候一脸惋惜的道:“要是萧王爷没有出事,那就更好了,那姐姐就是东文最幸福的女人了。好可惜呀,萧王爷他也不知怎么样了……”

没错,这个单纯无知,处处为姐姐着想的少女,就是林初九的异母妹妹林婉婷,而她的话受到更多人追捧,喜房内的气氛骤然一变,众人从刚刚的羡慕追捧到惋惜。

“唉……”

“唉……”

左唉声又叹气,不知情的人还以为这是灵堂,这也就是林初九,要换作任何一个姑娘肯定会发飙,当然就算新娘子不发飙,也有母亲和家人代为出面,可是林初九呢?

林府有谁会为她出面?

就算喜娘觉得不妥,可面对一干贵妇、大家闺秀,喜娘也不敢多吭一声,只能一脸愁苦地看看这个,看看那个,红艳艳的喜房一点喜气也没有。

喜娘本以为林初九会生气,却不想林初九像是什么也没有听到一般,端坐在喜床上,安安静静的没有一点声音。

林婉婷在那里挑拨的半天,嘴里说着为林初九着想,可每一句话都是暗藏刀子,往林初九心窝里戳。

林婉婷这么做的目标很明确,不过是和以往一样,想要逼林初九闹事,让林初九在全城的夫人、小姐面前丢脸,让萧王爷厌恶林初九,可是…

现在的林初九,根本不是林婉婷能挑拨的,林婉婷说了半天,林初九依旧不为所动,根本没有生气的迹象,不仅如此,林婉婷还因为说得太多,以至于……

“好了,别说了。”江家的大小姐,拉住欲附和林婉婷的小妹妹。

“三姐姐,快来看新娘子。”苏家的小小姐,把姐姐带离林婉婷身边。

“柔儿,到娘这里来。”尚书夫人把女儿叫走。

很快,林婉婷身边的人就慢慢减少,等到林婉婷发现时,已经晚了!

多说多错,林婉婷能装这么多年白莲花,那是因为有原主衬托、有原主配合,现在林初九不吭声,林婉婷的真面目就露了出来。

毕竟这群后院的女人,哪个也不是笨蛋,林婉婷的话初听没有什么,可仔细一回想就会发现,林婉婷的话句句都在挑拨人,好妹妹什么的看清楚,也就是那么一回事。

这林婉婷绝不是什么温柔善良的人,以后呀,可得提醒自家妹妹(女儿)警醒一点,别和林家大小姐一样,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银子。

“不作死就不会死。”林初九坐在喜床上,看热闹看得正欢,而林府也是热闹非凡……

随着小厮一句:新郎来了,新郎来了!

错过吉时的萧王爷,终于在日落前赶到了林府,一干想要目睹萧王爷“风采”的宾客,一个个伸长了脖子,想看看现在的残废的萧王爷,还是不是威风凛凛,可是……

 

医妃权倾天下 013拜堂,一个人的婚礼

众人寻了半天,都没有看到萧王爷的身影,只看到一顶漆黑的轿子走在喜轿前。

那轿子通体乌黑,普通人也许看不出什么,可有点眼力的都知道,那顶黑轿很不一般。

“王爷坐轿子来的?”

有人大胆猜测,可随即又否定了,王爷要是坐轿子来的,怎么可能误了吉时?

可现实就是这样,漆黑的八人大轿稳妥妥地停在林府前,厚厚地轿帘挡住了众人窥探的目光,无人能肯定轿子里到底坐了谁,直到轿中的人开口:“本王来迎娶新娘!”

众人这才确定,萧王爷真是坐轿子来的,而且看这架势,萧王爷根本没有出来的打算。

这也叫亲自迎娶?

众人面面相觑,却一个字都蹦不出来,一个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笑的尴尬。

大家虽然难免腹诽,但萧王爷能亲自来,这已然是给了林家极大的面子,所以这样的小细节谁还会再挑剔呢,毕竟萧王爷他情况特殊啊。

众人无法目睹萧王爷的“风采”不免失望,却没有一个人敢吭声,尤其是看到黑色大轿两侧的护卫后,更是吓得不敢出声,一个个往里缩,就怕被那些个杀气腾腾的兵痞盯上。

谁家迎接新娘是带一群杀气腾腾的兵痞来的?

这是抢亲还是迎亲?

萧王爷这喜好真叫人无法苟同,却没人敢上前“仗义直言”,就连新娘的父亲林相大人,亦是恭恭敬敬的上前,不敢表现出半分不满。

随着萧王爷带一队亲兵到来,喜庆热闹的林府一瞬间安静下来,除了喜锣、唢呐的声音外,竟没有半句交谈与喝喜声。

有几个客人见气氛尴尬,有心想要开口调节一下氛围,可看到萧王爷来的那些人,张了半天嘴最后还是老老实实的闭上了。

为何?

因为萧王爷带来的护卫,可不是什么花架子!

这些人大大小小经历过数百场战役,是从战场上厮杀下来的铁血汉子,一身肃杀之气,还有醒目的刀疤剑痕显露在外,当即叫这些在京城尊贵处优的权臣、亲贵看得不免心透凉。

试问,谁这会儿还有胆子多话?

有了这群人震场子,迎娶的过程非常简单--萧王爷一出声,他的亲兵便冲进林府,将新娘抬进喜轿。

是的,用抬的!

按礼,这个时候应该由林初九的弟弟背她出门,可萧王爷的人不讲这些虚礼,直接用软轿把新娘抬了出去。

林初九是不在意这些的,而林家的人那就更不用提了。

林夫人巴不得林初九成为笑话,又怎么会出面阻止?

林相倒是不满,可他看到萧王爷的亲兵,他就是有再多的不满也只能咽下,眼睁睁地看着萧王爷像土匪一样把新娘接走,甚至连一句话都不曾多说。

有这样迎娶新娘的吗?

众人都有点懵的杵在原地,直到迎娶的队伍都出府走出百米远了,林府上下才回地神来的,放起了鞭炮!

霹雳啪啦的鞭炮声在身后响起,令安静的迎亲队伍多了几分喜庆。

坐在喜轿里的林初九,忍不住勾起一抹浅笑:这场像戏本一样荒诞,像葬礼一样沉闷的婚礼,也就是林初九能接受,换别的女人指不定寻死觅活了。

萧王爷,这是你给我的下马威吗?

我林初九接了,且看你还有什么招,一一使出来吧!

迎亲队伍离林府越来越远,也越来越安静,除了整齐划一的脚步声外,听不到半丝喜庆声,要不是队伍中有一顶醒目的喜轿,恐怕无人知晓这是有人在迎亲。

“这是谁家成亲,怎么和送葬一样?”

许是萧王爷的亲兵太严肃了,旁的人看到忍不住嘀咕,更有甚者说这比冥婚还要冷清。

可惜,这些林初九听不到,不然她肯定得乐呵,她和萧王爷一个身中慢性毒药,一个残废此生无望,还真有那么几分冥婚的味道。

在林初九胡思乱想间,轿子抬进了萧王府,按说这个时候新郎该来踢轿门了,可萧王爷那个样子,你指望他用哪只脚踢轿门?

反正林初九是半点不指望,所以也就不曾失望。

在鞭炮声中,林初九被喜娘搀扶下轿,一步一步走进萧王府。

忐忑不安?紧张期待?

这些心情林初九通通都没有,她现在只想赶紧回房,把头上重死人的凤冠摘下来,可是……那是奢望!

虽说这场婚礼办得很不热闹,可该走的程序却不能少。

林初九一进萧王府,就有宫里的人上前,引导林初九按规矩完成婚礼。

林初九一向识实务,不会在这种事情上要求特殊对待,虽然身体有些吃不消,婚礼的气氛也很沉闷,可林初九还是硬挺着像没事人一样,一一完成嬷嬷要求的动作。

整场婚礼和旁人没有什么不同,真要说有什么不一样,那就是全程只有新娘子,新郎连个影儿都看不见。

对此,旁人颇有微词,就连宫中的嬷嬷也担心林初九会不高兴,可林初九从头到尾都没有吭一声,甚至一个人拜堂也没有觉得委屈。

不在乎所以就无所谓

林初九她根本没有把这场闹剧似的婚礼当回事。

在司仪高唱“礼成,送入洞房”时,她只觉得松了口气,脚步也轻快了不少。

总算可以把碍事的头盖给掀了,总算可以把压死人的凤冠摘了,哎,我的脖子。

回到新房,待到外人一一出去后,林初九想也不想就把喜帕给掀了。

她快累死了。

“姑娘,使不得呀,使不得呀。”喜娘吓了一跳,连忙上前制止林初九的动作,可林初九怎么可能会听她的?

“闭嘴。”一个冷眼扫过去,吓得喜娘连连后退,不敢再开口,只是一脸纠结地看着林初九,欲言又止。

在喜娘不赞同的眼神下,林初九又将凤冠取下,放在桌子上,那乌黑的长发倾泄而下,林初九用手指顺了顺长发,满意的一笑。

她的脖子终于解放了

此时喜娘再也忍不住,开口道:“姑娘……”

可她刚开口,就被林初九打断了:“记住自己的身份,我的事轮不到你指手画脚。”

喜娘一噎,连忙退到门口,而跟随林初九来的丫鬟,是林夫人指定的,这些人哪里会管林初九死活,一个个低头装不存在。

林初九对这些人没有什么好感,但本着不用白不用的原则,直接让这些人去准备热水:“我要沐浴,提热水来。”

陪嫁的丫鬟一动不动,站在首位,着桃红长裙的丫鬟不冷不热的开口:“姑娘,你还是忍忍,这是萧王府。”想要她们去打水,也要看看自己够不够格!

丫鬟也敢给她下马威?

林初九眉毛一挑,无声地笑了:林夫人还真是不怕死!

林初九不在乎这场婚礼,更不在乎萧王爷是不是看重她,但一整天折腾下来,她着实是累了。

而人累了,心情肯定好不到哪里去,这四个陪嫁丫鬟此时的行为,无疑是作死。

萧王爷身份尊贵,给她难堪她只能受着,可这几个小丫鬟算什么东西?

林初九不怒反笑,衣袖一拂,便坐了下来,似笑非笑地看着那四个丫鬟……

刚开始,四个陪嫁丫鬟还能稳的住,可时间一久腿肚子就在打颤了,刚说话的桃红丫鬟犹豫半晌,上前说道:“姑娘要没有别的吩咐,还请早些将凤冠带好,以免王爷进来看到姑娘仪容不整,还以为我们林家没有教养。”

“大胆。”林初九一拍桌子,怒喝:“这话也是你能说的?”

这话可不是一个小小的丫鬟能说的,可偏偏人家就说了,还理直气壮。可见林夫人给林初九安排的陪嫁丫鬟,真心不是省油的灯。

见林初九发怒,那丫鬟虽然怔了一下,可依旧没有服软:“姑娘,离家前夫人交待奴婢,姑娘要有什么做得不好的地方,奴婢可以代夫人管教。另外,夫人说姑娘年纪小不懂事,这屋里的事姑娘从来没有管过,日后就由奴婢来管。”

听听,这丫鬟比林初九的权利还要大,不仅能管林初九的事,还可以管林初九这个人。

“夫人真是用心良苦啊。”林初九忍不住摇头,看那丫鬟的眼神带着三分同情,三分嘲讽。

这丫鬟不是一个蠢的,就是心太大了,她这个不懂尊卑的现代人都明白,什么叫主、什么叫仆,这个丫鬟居然妄想踩到她头上,这是说她天真好,还是说她不自量力?

那丫鬟还以为林初九怕了,福了福身,傲慢的道:“姑娘明白夫人的用心就好了。时辰不早了,姑娘还是回喜床上坐好。”

“呵呵……”林初九忍不住笑了出来,倒是真得起身了,只是她并不是朝喜床走去,而是朝那丫鬟走去。

“姑,姑娘,你要干什么?”那丫鬟心有不安,却仍倔强的不肯后退,水盈盈的眸子闪着泪光,还别说这丫鬟长得真不是一般的出色,这外貌比林初九还要好几分。

难怪胆子这么大。

林初九忍不住笑了……

 

医妃权倾天下 014刺客,不是这么倒霉吧

漂亮的人,不管男女总是比旁人多一些机会,也会比普通人傲气那么一些。

林初九美眸微闪,笑意盈满眼眶,绝对是亲切和气,可那丫鬟不知是心虚还是怎么的,不安地往后缩了缩,结巴了一句:“姑,姑娘……”

“还记得我是姑娘就好。”林初九淡淡打断对方的话,伸手捏住她下颚。

“呜……痛,放,放手。”那丫鬟吃痛,居然不顾尊卑的去拍打林初九,喜娘和另外三个丫鬟,则像是没有看到一般,默契地低头,等着林初九这个养尊处优的千金大小姐吃瘪,可不想……

“啪,”清脆的巴掌声响起,众人抬头望去,只见那挑衅林初九的丫鬟捂着脸扑倒在地。

“姑,姑娘……”喜娘和那三个丫鬟惊恐地看向林初九,对上林初九凌厉的眼神,连忙低头不敢再看。

林初九满意地点头:“去打水,别让我说第三遍。”

三个丫鬟正想去,就听到被打的丫鬟道:“夫,夫人不会放过你。”

“你以为我会怕?”林初九好笑的道,上前用鞋尖抵在对方的脸上:“不过是有几分姿色,真以为你能踩在我头上?”

“你,不能……”被打的丫鬟生怕自己的花容月貌被林初九给毁了,连连后退往角落里缩。

林初九压根就不屑和一个小丫鬟计较,眼神扫向剩余的三个丫鬟,那三人不敢说不,连忙应是……

萧天耀原本没有进洞房的打算,可听到下人来报,说林初九非常配合的,一个人完成了婚礼,让萧天耀颇为惊讶,这才让下人把他推了过来,却不想看了一出好戏。

林初九,一个表里不一的女人,却是皇上羞辱他的棋子。

“开门。”

在丫鬟出去前,萧天耀先一步命人打开门。

“吱呀”一声,喜房门的被人打开,林初九反射性往外看去,第一眼看到的不是高大威武的侍卫,而是坐在轮椅上的黑衣男子。

有那么一瞬间,林初九看呆了,收不回眼,脑子里不由自主地崩出,她曾背过的诗经:积石如玉,列松如翠,郎艳独绝,世无其二。

说实话,她林初九还是第一次见到,长得这么好看,还没有一丝娘气的男人。

他的五官长得极好,眉如墨画,眼若星辰,甚至还有漂亮的美人尖,怎一个精致了得。

可是不管怎么看,都没有人会把他误认为女子,因为这男人身上冷傲、尊贵的气息,比他的长相更让无法忽视!

许是这个男人的气势太骇人了,林初九承认自己心里有点小怯,可她更清楚,这个时候她不能胆怯,因为这个男人是战神——萧王爷!

“王爷!”林初九唇轻启,轻唤了一声,像是惊诧他的到来,但随即她微微低了头。

“王……王爷?”喜娘和丫鬟听到林初九的话,面色一白,双腿一软,噗通一声就跪了下来,可碍于男人身上的肃杀之气,都不敢贸然开口,瑟缩的蜷成一团,抖个不停。

她们敢和林初九叫板,却不敢对上萧天耀,因为她们很清楚,萧天耀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萧天耀看都没看一眼,眼神落在林初九身上:大红的嫁衣衬得她明艳动人,微微低下的头颅透着她内心的傲气,而此时匍匐在地的丫鬟就在她的脚边,这样的比较下,林初九身上的贵气不显而出。

无疑,她是美的,可这样的女人,是萧天耀所不喜的!

不,应该说不管林初九是怎样的人,他萧天耀都讨厌。因为一个被皇帝用来羞辱他的女人,他怎么可能喜欢?

不过,他本以为今天一连串的打击,会激怒林初九,没想到这个女人压根不把他的冷落和怠慢放在眼里,甚至还有精神在这里教训丫鬟。

眼角的余光扫向跪在地上的丫鬟与喜娘,萧天耀眼中闪过一抹厌恶,张口道:“拖出去。”

“是。”身后一左一右,如同门神的亲兵立刻踏入喜房,林初九眉头微蹙,却没有动。

那两个亲兵像是没有看到她一般,直接绕过她,把摔倒在地的丫鬟拽了起来,那丫鬟先是一惊,继而大叫:“王爷,王爷饶命,是姑娘,姑娘……”

“太吵。”

萧天耀冷冷开口,亲兵毫不怜惜的将美貌丫鬟打晕,如同丢破布一般,把人从窗口丢了出去。

噗通一声,那丫鬟落在地了连一声都没有吭,这下不仅仅是跪在地上的喜娘和丫鬟吓了一跳,就是林初九也惊了一跳。

这位萧王爷,还真是一点也不怜香惜玉啊。

怜香惜玉?

奢望一个杀人不眨眼,坑杀十万俘虏连眼也不眨的男人去怜香惜玉?那简直是在做梦。

倒在地上的丫鬟被丢出去后,萧天耀冷冷地一个‘滚’字,把喜娘和剩下的三个丫鬟,吓得连滚带爬跑了出去。

亲兵将萧天耀的轮椅抬进喜房后,不需要萧天耀命令,立刻退了出去,走之前还不忘把门关上。

喜房内,只余林初九和萧天耀两人,两人一个站、一个坐,按理应该是林初九占了上风,可偏偏在气势上林初九还是差萧天耀一大截,被萧天耀压制的死死地,根本没有半点居高临下的优势。

两人静静相望,谁也没有开口,屋内只有喜烛燃烧偶尔发出的“啪嗤”声,沉闷的气息让人连呼吸都费力。

林初九眉头紧皱,有些拿不准萧天耀的意思,正犹豫着要不要开口,就听到萧天耀开口:“坐。”

一个字,却尽显强势与霸道,让人不敢拒绝,至少林初九就不敢。

林初九暗暗吸了口气,端正地坐在萧天耀面前,迎上萧天耀的视线后,林初九不由自主的挺直背脊。

站着就在气势上输人家,坐下就更不用提了,林初九有一种被人压着的感觉,手脚都不知怎么摆。

“听说,”萧天耀无视林初九僵硬的举止,缓缓开口:“你不肯嫁给本王,甚至不惜寻死?”

萧天耀语速平缓,就好似不经意的开口,可林初九却背后发凉。

这是和她算账来了啊!

林初九当即摇头:“绝无此事。”

开玩笑!这个时候,说什么也不能承认啊。

再大度的男人,听到自己未来的妻子,宁死不嫁都不会高兴。

“是吗?”萧天耀轻敲着扶手,依旧听不出喜怒,林初九却无端的感觉到危险,连忙解释:“我绝无寻死之心,三天前闹一场,不过是为了嫁妆多一些。”

了不起她把私房贡献出来,就说是后来闹来的嫁妆。

“哦……”萧天耀应了一声,抬眸看了林初九一眼,又淡漠的收回眼神。

这是什么意思?

林初一脸不解,正想要不要表示贡献自己的一半嫁妆,以证明自己没有撒谎,就听见屋顶上突然一响,下一秒连砖瓦带扑腾的竟然就掉了一个全身黑黢黢的人下来。

吓?

突如其来的状况让林初九一愣,那摔在地上的人也是一脸错愕,好似没料到自己会一脚踩在片碎瓦上就这么给摔下来。

“有刺客,快……保护王爷。”屋外的侍卫此时大声呐喊,林初九看着那人手里明晃晃的剑很是无语。

刺客?不是这么倒霉吧?

林初九飞快地看向萧天耀,只见萧天耀面寒如霜,手指微微有些僵硬,除此之外,再无多余的表情。

嘭……喜房的门被踹开,冲进来的竟不是萧天耀的亲兵,反而是一个黑衣蒙面刺客,他手中的长剑直指萧天耀,“狗王爷,受死吧。”

蒙面刺客近在眼前,而萧天耀的亲兵则被屋外其他刺客缠住,喜房内与刺客对抗的只有林初九和萧天耀两人。

萧天耀在听到响声的第一时间,轮椅便在原地一个旋转,正对门口,当那人从房顶上掉下来时,他的手上已不知何时多出一把青铜长剑。

刺客扬言时,剑离萧天耀只有半寸的距离,林初九的呼吸一滞,正想着要怎样才能帮萧天耀时,就见萧天耀的轮椅往后一退,挥剑一挡。

铛的一声,萧天耀挡住了刺客致命一击,同时往前一推,将刺客逼退数步。可不等萧天耀喘气,先前那个意外摔下来的刺客已从左侧进攻,手中的剑在烛火下泛着蓝光,应该是淬了毒。

萧天耀反应极快,在轮椅扶手上一拍,林初九就看到他转了一方向,避开了另一个刺客的攻击。

两人对打了三招,刺客没有讨到好,反倒被萧天耀一剑划杀了胳膊,可就在这个时候,刚被打退的那个刺客又杀了上前。

两对一,局面对萧天耀很不利,林初九自认自己只有三脚猫的功夫,即使担心也不敢上前送死。

好在,萧天耀非常强悍,即使坐在轮椅上行动不便,那两个刺客联手,也没有在萧天耀手上讨到好。

林初九见状稍稍安心。倒不是她多担心萧天耀,而是萧天耀死了,这些刺客肯定不会放过她。

于情于理,这个时候她都要祈祷萧天耀能胜,至少萧天耀胜了,她还有活命的可能。

趁无人注意,林初九退到安全地带后,连忙将身上碍事的嫁衣脱了,同时寻找趁手的武器。

这个时候自保很重要,林初九可以肯定,如果她被刺客抓了,或者刺客要杀她,萧天耀肯定不会救她。

看萧天耀错过吉时,乘一顶大黑轿去迎娶她,之后又把她一个人丢在婚礼上,就知道这个男人很讨厌她,根本不想娶她。

这事林初九倒能理解,要她是萧天耀,也会不满。

要知道,林初九原本可是太子的未婚妻,虽说这事没有对外公布,可皇室中人都知情。现在太子看上别的女人,皇上就把太子不要的女人,赐给萧天耀。

这事怎么看,都像是皇上在羞辱萧天耀。要知道,要是萧天耀没有残废,皇上是绝不敢胡乱给萧天耀指婚,更不用提指太子不要的女人给他。

当然,皇上此举除了羞辱萧天耀外,更多的是警告萧天耀,同时也是让天下人看清楚,手握重兵、威名赫赫的战神萧王爷,现在就是没了利爪的老虎,任由皇帝拿捏!

这样的情况下,萧天耀要是期待这场婚礼,满怀心悦的迎娶林初九那才叫怪了。

林初九觉得,萧天耀没有暗中下黑手弄死她,已经算很不错了,她根本不奢望萧天耀会待她好,毕竟她的存在时刻提醒着萧天耀,皇上对他的羞辱。

林初九怎么想都觉得自己挺悲剧的,接收一个中毒的破身子不说,还卷进一堆破事里,虽然这些事都不是她自愿的,可旁人才不会管呢。

唉……叹了口气,林初九将挑喜帕的秤握在手上,然后躲在角落里不动,静等萧王府的亲兵把刺客打出去,只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萧王府的亲兵个个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兵不错,可这些刺客也不是省油的灯。尤其是刺客人数多,再加他们手中的刀抹了毒,萧天耀的亲兵根本不占优势。

虽然,刺客到现在还没有,攻破亲兵的防守杀进喜房,可同样亲兵也没有把刺客打退。

而且人数上劣势和中毒的威胁,令萧天耀的亲兵每倒下一个,压力就增大一分,危险也就多一分。

这样打下去不是办法!

林初九就算再笨也明白,如果没有援兵来,萧王府的人肯定撑不了久,可是……

援兵?

林初九只想说:呵呵……

 

医妃权倾天下 015受伤,这坑人的节奏

想等援兵来,那绝对是做梦……

上百名刺客能潜入京城,能悄无声息的潜入萧王府,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想到操办婚礼的人全是皇上派来的,林初九瞬间悟了!

看样子萧天耀残废,还是不能消除某些人的戒备,只有萧天耀死了,某些人才能真正安心。

如果她不和萧天耀绑在一起,林初九表示她一定会赞同,对萧天耀斩草除根的做法。

萧天耀这样的男人实在太危险了,哪怕他坐在轮松上,也丝毫不减他的气势,这样的男人要么不与之为敌,要与他为敌,就一定要把他除得干干净净,要不然只能自求多福。

但显然他们两个现在已经绑在了一起,林初九唯一的希望就是,萧天耀一定要HOLD住!

随着时间的流逝,战斗越来越激烈,地上已经倒下不少人,黑衣刺客多,萧天耀的亲兵也不少,甚至又有两个刺客杀进了喜房。

值得庆幸的是,这些刺客的目标是萧天耀,根本没有把林初九放在眼里,所以她暂时还很安全。

于是暂时安全的林初九,本能的瞧看萧天耀的处境,却发现这个人好像一点都没对抗不了的意思。

她之前看萧天耀应付两个刺客虽占上风,却没法将他们击毙,还担心萧天耀现在面对四个刺客会束手束脚,却不想四个刺客联手,萧天耀依旧能轻松应对,不让对方靠近半分。

不是说之前遭人暗算,武功只余一两成吗?

林初九眼中是毫不掩饰的惊叹:一个下半身废了的人,面对两个顶级刺客,外加两个普通刺客还能轻松应对,林初九只想说,这个男人不是一般的不简单。她要是萧天耀的敌人,不把萧天耀彻底弄死,她肯定睡不安稳。

“希望咱们不要成为……”林初九喃喃自语,可话还没有说完,脑子里就响起一连串“叮叮叮”的声音,那声音比闹钟还要烦人。

“有重伤患者需要救治,请林医师立刻进行医治。”

这是除给自己医治外,医生系统第一次提醒林初九要工作了。至于医生系统按什么标准筛选病人,说实话林初九自己也不知道,反正收到系统提醒,她就得干活。

“这个时候去救治伤员,我是找死吗?”林初九想哭,她能拒绝吗?

她一点也不想冒死当英雄,这些人可不会因为她是大夫就不对她动手,相反,两拨人马都有可能取她的性命。

对刺客来说,她是萧天耀的新娘,杀她是必须的;对萧天耀的亲兵来说,她不过是刚入王府的人,说不定这些刺客还是她引来的,杀她也没有压力。

可是,医生系统根本不给林初九拒绝的可能。医生系统提醒林初九,她还有两分钟时间做准备,两分钟后林初九要不出手医治,将会接受医生系统的惩罚。

惩罚很简单,就是让林初九享受等同于生子的剧烈疼痛,直到林初九选择医治伤患为止。

医生系统就是强制医生救人的系统,这话一点也不错。而且在医生系统里只有病人和非病人,没有敌我之分。

“坑人。”林初九泪流满面,忍不住咒骂。

好在,这坑人的系统有一个好处,那就救治人数达到系统指定的数额后,可以兑换一些东西,甚至还拥有拒绝医治的权利,不过现在的林初九还没有到达那个级别。

林初九在系统提醒的一刻,就躲在床后悄悄查看起来。发现她只要医治十人以上,就可以兑换一些杀伤力不大的自保药物。

这是一个好东西,她拼了!

林初九飞快地查看系统配的药,足足四十八人的份量,解毒药剂、消毒药水、药片、点滴瓶一类的加起来不是一般的多,可林初九根本不敢拿出去,这些东西她拿出去后如何解释?

坑人的……系统!

林初九磨牙,只挑了解毒药剂、消毒水、止血粉、缝合针线包、绷带一类不起眼的东西,然后像是小老鼠一样,把装陪嫁品的箱子拖过来,将里面的衣服全部丢出来,然后把这些药放进去。

救人救得这么偷偷摸摸的,全天下也只有林初九一人了。

林初九一边装东西,一边小心地查看四周,就怕被人发现。

东西装好,林初九松了口气,拿了大约十人份量的伤药,便往外走。

刺客看到她,却没有把她当回事,在他们看来要取林初九的性命,只是抬手间的事。要是林初九跑出萧王府,那只会死得更快。

外面早就埋伏了数百弓箭手,不管是进还是出,只要有人出现在射程范围内,都会被弓箭手射成马蜂窝。

萧天耀也看到了林初九,可更不会管她。萧天耀虽然发现了林初九的不同,可林初九的生死他还真不在意,只是……

林初九要偷跑的话,拿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干吗?

可很快,不管是萧天耀还是刺客都发现他们错了,林初九根本不是逃跑,她是去给受伤的人包扎伤口。

林初九会医术?

眼角的余光,扫到林初九熟练的清洗、上药、包扎,萧天耀平静如死水的眸子,飞快的闪地一抹不解。

只是萧天耀并没有太多时间关注林初九,之前冲进喜房的两个刺客都是高手,再加上后来涌进来的两人,萧天耀不得不集中注意力,以免被刺客暗算了,要知道这些刺客手中的剑都是抹了毒的。

萧天耀的亲兵吃亏也就吃在这个上面,虽然不是什么见血封喉的奇毒,可被刺客划上一刀,很快就会失去战斗力。

林初九救治时,就挑刚受伤、伤势不重、受毒素影响而无法战斗的亲兵,这些人被救治后,不要多久就能恢复战斗力。

这些亲兵见到林初九时,一个个脸色难堪,举刀阻止林初九靠近,可林初九是什么人?

她现在虽然弱了一点,可她真不是什么文弱的闺秀。真要动手,这些亲兵她一个都打不过,可中了的毒就不好说了。

“嘭,”林初九抬腿就把对方手中的武器踢飞,冷着一张脸训斥:“中了毒还乱动,嫌命太长了吗?不想死就给乖乖给我躺好。”

林初九知道自己没有萧天耀那种王霸之气,但拉下脸来,还是很能吓唬人的,有不少病人就挺怕她的。

不过,萧天耀的亲兵一向习惯萧天耀那种冷脸,他们根本不怕林初九,他们只是被林初九这种愚蠢的行为蠢哭了:这个女人疯了吧?她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

医妃权倾天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医妃权倾天下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医妃权倾天下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