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错爱&蓝小月&小说全本限时免费试读(玖下)

  • 时间:
  • 豪门错爱玖下
  • 来源:zd

豪门错爱&蓝小月&小说全本限时免费试读(玖下)

《豪门错爱蓝小月》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豪门错爱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21章 你拿走我的第一次

第二天天亮,蓝月没有工作安排,戴着副黑框眼镜,穿着普通的白T恤,牛仔裤出门,开车先去了银行。

昨天一回国就已经提前预约过了,今天过来银行将自己银行卡内这几个月的所有收入都取出来。

然后提着装满钱的包,去了S城最乱的角落。

她要在这里找一个人,一个能够帮助她的人。

好不容易在这半年,努力画服装设计图,存够了一百万,才敢来这里找他。

绕过脏乱的街道,蓝月来到一扇破旧的大门前,轻轻敲了七下,停顿十秒,又敲了五下,十秒过去后,又敲了三下。

然后安静的立在一旁等着,等了大概有一分钟,门忽然吱呀开了,发出刺耳的声音。

门后面站着一个瘸脚老人,穿得朴素,不过却很干净整洁。

老人垂着头,看不清神色,也不管门口站的人,转过身就往回走。

蓝月提脚迈进去,毫不犹豫,轻轻将门合上。

院子依旧破旧肮脏,散发着一股腐烂味。

蓝月轻轻屏住呼吸,跟在老人的身后,走过长廊,然后进去另外一扇破旧的门。

进来后,就像误入了桃花源的仙境。

古香古色的一个小院落里,种满了各式鲜花,以茶花和兰花居多,小池塘里开满各色睡莲,几条昂贵的红白锦鲤正在水里嘻戏。

这种红白锦鲤蓝月曾跟着爸爸去日本见过,当时拍卖价一条就值两千万人民币。

屋檐上挂着一排鸟笼,各色鸟儿叽叽喳喳叫个不停,好不热闹。

一个精神奕奕,穿着唐装的中年人就站在鸟笼前,拿着一根签子在逗鸟。

只是,男人的左脸上,一条巨大的蜈蚣型疤痕,从眼角延伸到嘴唇,让人看了,触目惊心的惊悚。

中年人见蓝月进来,神色不变,依旧逗弄着那只鸟,嘴里学着鸟儿吹哨。

蓝月也没动,站在院子中间打量着中年人的模样。

茅伯看上去倒是和五年前没什么变化,看来这几年心态一定很好。

良久,中年人忽然开口:“既然知道暗号,那你一定知道这里的规矩,将你的需求写下来和钱一起放在那边的书桌上就可以回去了。”

声音低冷,透着十足的寒气,和他此时戏鸟的画面极为不搭。

蓝月点点头,信步走到屋子里的书桌前,从牛仔裤的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和那箱装满钱的包一起放下。

抬头瞥了一眼屋内的装饰,和从前跟她爸来玩的时候变化不大,只是多了一些现代化的东西。

蓝月走出屋子,对着屋檐下的中年人鞠了个躬,跟在瘸脚老人身后,顺着原路离开。

瘸脚老人回来后,从书桌上将蓝月留下来的那张纸,毕恭毕敬地双手递给中年人。

中年人扭过头看了一眼,面上瞬间布满复杂的神色。

蓝月如释重负地离开这破旧的城市一角,心情愉悦。

要说侦探这一块,在国内最厉害的,当属茅伯第一人。

探查父母车祸和跟踪蓝宇森和李惠琪这种事交给茅伯伯做,她很放心。

至于封翊,她昨晚已经布好棋,就等着他接招。第21章结束

第22章开始

第22章 差评

回到家,蓝月坐在沙发上握着手机,盯着那串从穆里奇那记下来的电话号码,思索着要不要主动打过去。

忽然,手机颤动,吓了她一跳。

她看着跳动的熟悉数字,心里默数时间,一边森冷地笑着,一直等到电话快自动挂断,她才按下接听。

“喂?你好,请问你是?”

语气单纯,像个涉世未深的女孩,脸上神情却挂着一丝玩味。

“下楼,我在你公寓的门口。”

电话里的男人说完就挂了电话,不容拒绝。

蓝月看着挂断的手机,讽刺地笑了笑。

封翊啊封翊,你果然上钩了,那我们就开始游戏吧。

收起思绪,她一脸平静地下楼,却在看清停在公寓门口那辆车里的男人时,瞬间怔在了原地,一脸受伤的表情,转身就逃跑,像是看到了什么毒蛇猛兽。

蓝月自己都为自己的表现叫好,不当演员真是可惜呀。

男人阴着脸快速下车,几步就追上了逃回电梯里的女人,用手挡住快要合上的电梯,冷冽地道:“不想明天新闻头条上出现你和我的花边新闻,最好乖乖听我话跟我离开。”

说着眼神凌厉地盯了她一眼,然后示意她走出电梯。

蓝月颤颤巍巍地像个小兔子一般跟在男人的身后,听从他的指令。

上了车,封翊一刻没有停留,踩下油门就将车开了出去。

车内气压超低,封翊专心开车,而蓝月尴尬地正襟危坐,不敢乱动。

封翊忽然开口:“昨晚上我被人算计了,行为有些不受控制,穆小姐如果需要补偿,随便开口提,我都会尽量满足。”

蓝月惊慌失措地转过头,怯懦地看了正在开车的男人一眼,立刻又低下头,不说话,但是微微颤抖的肩膀泄露了她的情绪。

蓝月一边假哭,努力挤出几滴眼泪,一边在心里腹谤。

切,万年冷面不变,看不出一毫内疚。

封翊,你这是经常干这种事吧!

就算她故意在床上留下那么多血迹,故意让他误会她还是个处女,结果他却只是想着像交易样补偿她就可以了。

哭了十几秒,像是终于鼓足了勇气,蓝月带着鼻音三分愤怒,三分柔情,三分哀怨地说:“你……你拿走我的第一次,难道不应该负责任吗?”

说完低下头继续哭泣,将小女生的委屈表现得淋漓精致。

封翊瞄了一眼低着头啜泣的女人,眼神顿了顿,柔和了几秒钟,想出声安慰,忽然有个念头从脑海划过,目光瞬间变得犀利:“穆小姐,我不知道你昨晚为什么会出现在我房间,而我刚好有些神志不清上了你的床。你要的封氏设计师大赛的第一名我给你,我希望这件事咱们能够两清,不再有别的纠缠。”

他记起封氏正在举办的全国服装设计师大赛,而参赛者里就有穆安心的名字。

昨天,他和这个女人见了两次,第一次在飞机上,第二次就在他的房间,世界上哪里会有这么多的偶遇。

如果不是偶遇,那她的目的是什么?

呵,不就是为了爬上他的床,拿到利益。

蓝月不知道在想什么,半天没有声音。

忽然,她抬起头,目光锐利地盯着他,不哭反笑了起来。

“封翊,就算你说得再怎么冠冕堂皇,也掩盖不了你渣男的本质,我不需要你负什么责,昨晚就当做是我嫖了你。”

说着从包里掏出十块钱,扔向封翊,抬眉上下扫视了一遍:“呵,身材也不咋地,技术也不咋地,差评。”

说完,打开车门,准备跳下去。

封翊有些吓懵了,没想到这女人忽然这么大反差,手忙脚乱地踩下急刹车。

车还没彻底停稳,蓝月已经气冲冲地下了车,用力摔上车门。

封翊有点惘然,这暴脾气真熟悉。

蓝月气冲冲地下了车,还差点扭伤了腿,忍不住暴躁地跺跺脚,头也不回地往人堆里走去。

却不想刚好遇到一群服装设计学院的学生,忽然有人认出她,尖叫着叫出声,才反应过来,刚刚自己说了什么,做了什么。

蓝月一边保持微笑和崇拜她的学生签名拍照,一边在心底来来回回懊恼。

哪能这么沉不住气,一气之下就乱了阵脚?

好不容易演得那么好的戏,不会就这样臭掉了吧,之后还怎么去接近封翊?

封翊看着车窗外正在和学生笑眯眯聊天的女人,点了根烟,一边抽一边若有所思。

抽得差不多了,将烟蒂弹出窗外,启动车子,一溜烟跑不见了。

蓝月好脾气地应付着设计院的学生们,眼角瞥到离去的男人,神色黯然。

三天后,蓝月正式签约L&L高级服装定制,成为L&L高级服装定制旗下最具有潜力的设计师。

因为蓝月到底是新人,虽然身负盛名,但工作经验不足,还是拒绝了总监的职位,甘愿只做一名设计师,带领公司分配给她的小团队,做个小领导。

马上要换季,L&L下季度的新品到现在还没有敲定好。

蓝宇森指定,下一季的服饰设计全都让蓝月这个团队完成。

繁忙的工作开始,让蓝月没有心思再想别的。

办公室里,周周正在组织她这个小团队开会,蓝月百无聊赖地听着。

周周看了眼不在状态的蓝月,冷静地散了会,办公室很快就剩下蓝月和周周两个人。

“穆安心,你到底有没有好好听我说话!”周周气得就差把手上的设计稿给拍到面前的女人脸上。

“哇,终于散会了,周周,辛苦了,要不我给你泡杯咖啡?”

蓝月忽闪着狡黠的眸子,凑过去问。

“你这个首席设计师是用来泡咖啡的吗!”

周周快速地抽出几张设计图,拍到蓝月面前:“把这几张再改一下,勉强能用。”

蓝月拿起设计稿看了看,这几张确实是那一沓里面最合适的几张,也是她最有信心的几张。

周周为何眼睛这么毒辣?

难道,他也是个服装设计师?

Jack安排周周协助她工作,可她并不清楚周周背后的身份。第22章结束

第23章开始

第23章 多此一举

蓝月眸子黯了黯,望着正在接电话的周周,沉默不语。

“嘿,穆安心,你运气怎么就这么好,居然真的获得了封氏组织的服装设计师大赛第一名。”

周周接了个电话后,忽然兴奋地冲着蓝月叫了句,难得的对着蓝月和颜悦色。

蓝月瞟了一眼周周,幽幽地抱着设计稿起身,没有丝毫欢喜颜色,眼底蒙着一层晦涩。

周周见怪不怪,抛下个大白眼,坐回办公椅里,喝着咖啡,懒得计较。

蓝月完成工作回到公寓时已经很晚了,趴在床上正准备好好睡一觉,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烦躁地抓起电话就吼:“周周,今天到底有完没完啊!我现在只想好好睡一觉,不要再打扰我。”

说完就挂了。

挂了没几秒,电话又进来了。

她抬起沉重的头看了一眼手机屏幕,忽然清醒过来。

是他。

迟疑地按下接听,里面男人温润的声音响了起来。

“穆小姐看来对公司安排很不满意呀,工作有这么累吗?要不我再安排一些人手给你。”

蓝月放松下来,看来蓝宇森上钩了,那招示弱果真有用。

翻了个身,找了个舒适的姿势,勾着嘴唇,甜甜地开口:“原来是蓝总,对不起,刚刚太累了,以为是我的助理电我,所以口气有些不好,希望蓝总不要放在心上。”

“我怎么会放在心上呢,应该是公司没有安排好,所以才让穆小姐工作这么辛苦。以后如果感觉工作任务量太大,或者在工作中遇到不顺心的事都可以和我说,这个是我的私人号码,穆小姐可以随时找我。”

蓝月不置可否,哼,居然上班第一天就弄到她的私号,马上下手。

蓝宇森,你这到底是有多饥渴。

忍不住嗤笑出声,不过也好,这样省得她想方设法去接近他了。

“穆小姐笑什么?”

“能得到蓝总的赏识,安心非常开心,以后蓝总别穆小姐穆小姐的叫,直接叫我安心就好。”

“好的,安心,以后我就这样叫你。上次我太太在酒会推你受伤的事,我再次说声抱歉,她也不是故意的,希望你能原谅她。”

蓝月捋起袖子抚摸着还未完全结痂的手臂,暗红色的伤口拖着难看的尾巴露出狰狞的模样。

眼底带着深深的仇恨,嘴上却轻轻地说,“我没有怪过蓝太太,当时情况确实容易让人误会,她才气恼打我耳光推倒我的,我知道她也不是故意,毕竟她是大小姐出生,为人霸道点也情有可原。”

这话说的看似是在为李惠琪开脱,实际上却是在火上浇油。

这就看蓝宇森到底有多看中她了。

看中,势必会对李惠琪讨厌上几分。

和蓝宇森随意闲聊了几句,挂了电话后,她反而不困了。

坐起身,去找了瓶红酒出来。

醒好酒,然后给自己倒了一杯,对着电视镜头里,被知名明星陆子衿半搂着一起拍照的穆安心,轻轻碰了下杯。

电视播放的正是戛纳电影节的短片,蓝月以出色的设计风格,大胆运用裁剪和色彩,将那几位知名影星的本身魅力最大限度地释放,大放异彩,连同她也被捧上了天,短短时间内,成了家喻户晓的服装设计新星。

她将红酒缓缓倾倒,撒在电视机前面,利落地转身,顺手将空的红酒杯放在了餐桌上,回房间继续睡觉。

客厅里的电视屏幕上还在无声地播放穆安心的一段专题访谈,画面上的女人温婉地对着屏幕微笑。

茅伯打电话约蓝月见面的时候,蓝月依旧在忙那些琐碎的细节工作。

茅叔倒是好说话,见蓝月这么忙,直接来公司楼下的地下车库里等她。

蓝月丢下手边的事情下来地下室,找了几圈都没看到茅伯。

最后一辆很是低调破旧的黑色大众放下了车窗,招呼蓝月上车,蓝月才见到茅伯。

做侦探的果真善于隐藏。

她压根儿就不会把这样的车和茅伯联系在一起。

不过想想茅伯家外面那破旧恶臭的伪装,也就能理解茅伯的谨慎了。

茅家树敌众多,所以茅宅一直隐藏在闹市中,知道的人很少。

茅伯独自一人来的,还是那身唐装。

蓝月坐上副驾驶室,发现车里的内饰并不如外表看着那般低档,细想,这才是茅伯的风格。表情不免带着一丝笑意。

“你不怕我!”

茅伯手搭在方向盘上,舒适地靠着车背椅,随意打量着蓝月,忽然开口,声音依旧低冷。

蓝月抬眉。

这问题?

差点脱口而出……毛伯伯,我小时候还拔过你胡子呢,怎么可能会怕你。

忽然才想起,她现在这模样,茅伯根本不认识。

想起Jack的那份合同,她不能轻易说出自己的身份,在事情还没完全结束前,她不信任何人,就算是茅伯也不行。

“人的皮相不过是一种装饰,有好看的,自然也就有不好看的。”

蓝月真诚地回答。

“为什么要查蓝家五年前车祸的事?”

这一次,茅伯眼神凌厉,车内小小的空间风雨即来的气场。

蓝月压住内心的忐忑,不慌不忙,看着茅伯的眼睛,不动声色地说:“你们做侦探这行,行规应该比我更清楚。”

茅伯忽然笑了起来,脸上的蜈蚣疤痕随着脸部动作变得扭曲,看起来更加恐怖。

他瞄了一眼蓝月面前的一个纸袋,将身上阴暗的气息收起来,爽朗地说:“你要的东西都在那个里面,这是现在我们动用所有力量,所能找到最全的资料,已经做了最专业的整理。不过最重要的一部分路段监控视屏资料被黑客入侵拿走了,我们暂时还没有查到是什么人下的手。”

蓝月着急:“会不会是蓝家?”

“不会,如果是蓝家,那五年前出事的时候就毁掉了。”茅伯转转手上的扳指,“资料是半年前被人拷走的。”

闻言,蓝月陷入沉思,皱眉,难道是蓝宇森?

不对,她都已经死了,他没有必要再多此一举。

那会是谁?

蓝月拿了资料,放入随身携带的包里。

下车,关上车门,准备离开。

豪门错爱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豪门错爱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豪门错爱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