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沁瑶南宫亦寒废柴公主傲天下-水沁瑶南宫亦寒废柴公主傲天下小说

  • 时间:
  • 废柴公主傲天下回首三生
  • 来源:zzy

水沁瑶南宫亦寒废柴公主傲天下-水沁瑶南宫亦寒废柴公主傲天下小说

《废柴公主傲天下水沁瑶南宫亦寒》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水沁瑶南宫亦寒小说《废柴公主傲天下》精彩章节推荐

第13章 为宴会挑选衣服

千秋殿内。

天鉴帝正坐在书桌前翻阅奏章,只见钦天监一脸喜悦地跑进来。

“陛下,大喜啊!”

钦天监眉开眼笑地跑到天鉴帝的身边,俯身回报道。

“又怎么了?”

天鉴帝放下笔,抬眸看向钦天监,好奇的开口道。

“元国寒王殿下居然随使臣一起进了宫,现在正住在佳怡轩内。”

钦天监一脸的喜悦,看着天鉴帝兴奋地说道。

“什么?是那个蓝绛尊者南宫亦寒?”

天鉴帝一顿,他怎么也没想到,灵曦大陆的五阶尊者,居然会屈尊参加自己举办的灵曦大会。

“消息是否属实?”

天鉴帝激动地凑到钦天监面前,兴奋地问道。

“属实,属实,是任中唐亲自护送进宫的,已经进宫几天了。”

“什么!已经进宫几天了,你怎么现在才跟朕说。快吩咐贤妃,尽快在庆元殿举办宴会,为寒王接风洗尘。”

天鉴帝一脸地不悦,看着钦天监焦急地吩咐道。

“陛下,是否邀请三公主?”

钦天监顿了一下,想了想,犹豫着开口道。

“让三丫头也去,不过吩咐琼芝看好她。千万不能让她,触怒寒王殿下。”

天鉴帝揉了揉太阳穴,沉声吩咐道。

灵曦大陆一共有七个国家。

水龙国,羽国与元国形成三足鼎立。

但最近几十年间,元国已经逐渐强大起来,成为七国之首。

而当下羽国正拉拢周边各国,对元国和水龙国蠢蠢欲动。

元国寒王南宫亦寒,天赋异禀,已经修成灵力五阶的蓝绛尊者。

现在灵曦大陆除了南宫亦寒,只有已经去世的水龙国太祖帝曾修成蓝绛尊者。

天鉴帝实在没想到,南宫亦寒居然会来参加灵曦大会。

若是能趁机拉拢南宫亦寒,让水龙国与元国结成同盟,那当下的局势一定会发生改变。

天鉴帝这样想着,在千秋殿的内殿里来回挪着步子。

他心里计划着宴会的事,脸上满是激动之情。

碧波殿内室。

水沁瑶正在内室修习灵力,忽见琼芝推门走了进来。她不悦蹙了蹙眉,做了一个收的手势,起身下床。

“公主,贤妃娘娘差人叫您去幽兰殿,说是挑选宴会的礼服。”

琼芝见三公主下了床,行至水沁瑶跟前柔声说道。

“宴会?你可知是什么宴会?”

水沁瑶在桌前坐下,瞥了眼琼芝,有些疑惑道。

“听说是为了寒王殿下而举办的宴会,明日晚上在庆元殿举行。”

琼芝恭敬地站在水沁瑶身旁,微笑着答道。

“南宫亦寒?那个灵力五阶的蓝绛尊者?”

水沁瑶蹙了蹙眉,抬眸看向琼芝,眼里闪过一丝诧异。

在原主的记忆里,南宫亦寒是灵曦大陆目前唯一的五阶尊者。为人冷酷淡漠,是个极其不好惹的家伙。

水沁瑶在脑子里,仔细搜寻着有关南宫亦寒的记忆,不由得嘴角上扬。

“公主,您与寒王殿下有交情?”

琼芝见水沁瑶微笑起来,心生疑惑道。

“啊?本宫怎会与他有交情。只不过没想到他会来灵曦大会,觉得有趣罢了。”

水沁瑶听琼芝这么说,立刻一脸淡漠。冷着脸,沉声开口道。

“行了,随本宫去幽兰殿走一趟。”

水沁瑶站起身,看了一眼琼芝,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是,公主。”

琼芝替水沁瑶整理了一下衣袍,跟在她后面朝着幽兰殿走去。

幽兰殿内。

贤妃端坐在大殿上,一脸微笑地看着正挑选衣服的水拢月和水冰清。见水沁瑶进来,忙起身走了下来。

“姚司制,快把三丫头的衣服拿过来。”

只见贤妃故作友善地看着水沁瑶,转身对着姚司制吩咐道。

“瑶儿又有新衣服了,新衣服……”

水沁瑶故意傻笑起来,盯着姚司制手里的新衣服,兴奋地叫着。

“娘娘,三妹这般痴傻,何必去参加宴会。要是顶撞了寒王殿下,谁来承担责任?”

水拢月一脸嫌恶地看着水沁瑶,眼里闪过一丝狠意。

“大姐说什么呢,既然娘娘让三妹来选衣服,就说明父皇已经允许三妹参加宴会了。大姐又何必出口伤人?”

水冰清一身白衣,看起来十分娴静。她戏谑地看了眼水拢月,不悦的开口。

呵,这水冰清一向冷漠,今日怎么如此热心。原主被水拢月欺负的那么惨,她从来没有关心过原主的死活。

今日她出言顶撞水拢月,想必是因为内应的事,二人已经心生嫌隙。

水沁瑶这样想着,故意装着痴傻,在一旁看起好戏来。

“呵,水冰清,你今日倒是闲的很呐。试完衣服,就回你的紫兰殿,不要在这里装好人。”

水拢月不悦地盯着水冰清,眼里噙着愤怒。

“本宫看,是大姐您闲的很吧?不然本宫的书房,又怎会无故失火,大姐您说是不是?”

水冰清故意提起书房失火的事,脸上写满了讽刺。

“怎么?想算旧账?”

水拢月恶狠狠的看了水冰清一眼,眼里的愤怒更深了。

“够了,你们二人试完衣服,就都回去吧。在本宫这里吵来吵去,本宫头都大了。”

贤妃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冷着脸开口道。

“哼……”

水冰清和水拢月相互对视了一眼,带着随身宫女相继离开了幽兰殿。

“琼芝,你和姚司制带公主去试试衣服,帮三丫头挑一身合身的。”

贤妃瞥了一眼水沁瑶,慵懒的开口,朝着二人吩咐道。

“本宫有些乏了,三丫头选好了就自己拿回去吧。”

贤妃故意打了个哈欠,在侍女的搀扶下朝着内室走去。

水沁瑶看着盘子里被挑剩下的几件衣服,眉头微蹙,心中有些不快。

“公主,这几件都是上好的材质,也很适合公主的气质。”

姚司制见三公主蹙了蹙眉,端着木盘走到水沁瑶身边,暗示她快点挑选。

水沁瑶瞥见木盘里紫色的绣花衣袍,忽觉眼前一亮。

“那个,要那个。哇……瑶儿喜欢紫色,要那个……”

只见她水沁瑶指着一件紫色的衣袍,高兴地拍着手,兴奋地叫了起来。

“既然公主已经选好了,就拿回去试吧。若是有不合身,让琼芝来司制房说一声便是。本司制还有事,就先行告退了。”

姚司制从木盘里拿出紫色的衣袍递给琼芝,看了看痴傻的三公主,一脸不耐烦地说道。

“公主,咱们回去吧。”

琼芝恭敬地从姚司制手里接过衣服,温柔地看了眼三公主。

水沁瑶故意一把从琼芝手里夺过衣袍,紧紧地抱在怀里。跟在琼芝身后,蹦蹦跳跳地朝外走去。

身后传来一阵讥笑声,幽兰殿的宫女太监见三公主走了,纷纷对三公主议论起来。

第14章 傻子迟到了

碧波殿内室。

水沁瑶端坐在铜镜前,看着自己身上的紫色衣袍,嘴角微微上扬。

“看来公主真的很喜欢这件衣袍,奴婢觉得紫色充满神秘感,与公主甚是相配。”

琼芝见三公主微笑地盯着铜镜,温柔地笑了笑,柔声开口道。

“不,本宫是因为今日贤妃的态度,感到有丝高兴。”

水沁瑶转过头,瞥了眼琼芝沉声说道。

“你有没有发觉,今日贤妃对本宫的态度不似从前那般冷漠?”

水沁瑶笑了笑,站起身,眼里似有精光闪过。

“奴婢愚钝,不知公主何意。”

琼芝听的一头雾水,满面疑惑地看着水沁瑶。

“贤妃一直与母后不合,怎会真心待本宫?今日前去幽兰殿,贤妃故作友善。在外人面前装作一副识大体的样子,其实是为了中宫之位。”

水沁瑶冷笑了一下,一脸鄙夷地说道。

“公主您是说,贤妃娘娘今日这般友善全是装出来的?”

琼芝顿了顿,一脸诧异的看着水沁瑶,缓缓开口。

“本宫正是此意,不过无需担心。贤妃为了在父皇面前维持她识大体的形象,目前不会找本宫麻烦,所以本宫才会感到有丝庆幸。”

水沁瑶见琼芝一脸诧异,有些好笑地看着她,耐心的解释道。

看来目前自己需要对付的,只有水拢月那个蠢材。现在自己已经掌握了水魄的要领,只要潜心修炼,不日便可以成为黄元尊者。到时大可以不用装傻,而那水拢月也不能把自己怎么样。

水沁瑶这样想着,如墨的双眸瞬间明亮起来,脸上闪过一抹微笑。

午后,佳怡轩。

“寒王殿下,陛下明日在庆元殿举办了晚宴,专门为寒王殿下您接风洗尘。”

钦天监带了一众宫女太监来到佳怡轩前,见南宫亦寒正立在院子里,一脸的恭敬道。

“本王知道了。”

南宫亦寒抬眸,看了眼钦天监,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一身玄衣如铁,凌厉的眉峰下双眸炯炯有神,俊朗的脸庞美得让人有些移不开眼睛。

“寒王殿下可有什么缺的,老奴带了些宫女太监来侍候寒王殿下,不知……”

钦天监稍稍抬眸看了南宫亦寒一眼,犹豫着开口。

“不必了,本王不习惯这么多人侍候。人你都带回去吧,天鉴帝的好意本王心领了。明日本王会准时去参加宴会,GG请回吧。”

南宫亦寒一脸的淡漠,凌厉地扫了一眼钦天监。拂袖转身,不愿再与他多言。

“是,那老奴便不打扰寒王殿下您休息了。你们几个,都跟咱家回去吧。”

钦天监见南宫亦寒言语冷淡,恭敬地福了福身。带着一众宫女太监,离开了佳怡轩。

“主上,这天鉴帝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主上来了几日都没有现身款待,怎么突然要您赴宴?”

铜爵见钦天监离开,从内室闪身出来,看着南宫亦寒疑惑道。

“无妨,只是邀本王赴宴,还怕有诈不成。”

南宫亦寒嘴角牵起一抹弧度,毫不在意地说着,眼里闪过一丝冷意。

入夜时分,碧波殿卧房里仍有烛光闪耀。

水沁瑶坐在床上,正熟练地操纵着水魄为自己提升灵力。

只见她双眸紧闭,一脸的专注。额上冒出细细的汗珠,五官在烛火的映照下显得更加秀丽。

水沁瑶双手运气,任灵力在体内翻涌滚动。水魄发出迷人的光芒,在黑夜的笼罩下,碧波殿看起来尤为神秘。

翌日,清晨。

“公主,该起了。”

琼芝端着早膳来到三公主房间,轻声唤道。

水沁瑶听见声音,收了手势,起身下床。

“公主,您不会一夜没睡吧?”

琼芝推开门,见水沁瑶一脸疲惫。床榻丝毫没有睡过的痕迹,焦急的开口。

“无妨,本宫昨夜修炼地十分顺畅。不知不觉已经天亮了,所以就没有再睡。”

水沁瑶揉了揉肿胀的太阳穴,开始洗漱。

“公主今日可得好好打扮一下,待会在宴会上,说不定可以艳压群芳。”

琼芝笑着为水沁瑶梳妆,温柔地开口道。

“不,今晚还不是时候。本宫现在已经快要修成黄元尊者,到那时再露锋芒不迟。”

水沁瑶眼里闪过一丝冷意,随意拿起一支珠钗戴在头上,沉声说道。

镜中的少女皮肤白皙,五官清秀精致。虽然没有精心装扮,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使得看起来十分迷人。

水沁瑶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时失了神。

没想到原主如此好看,年纪这么小却发育的这么好。

看来自己还是很幸运的,原主这副容貌,就是连自己也有些着迷了。

水沁瑶这样想着嘴角微微上扬,快速用完早膳,又开始修炼起来。

整整一上午,水沁瑶都在修习灵力中度过。许是昨夜没睡的缘故,今日修炼的十分不顺。

吃完午膳,水沁瑶感觉一阵困意袭来。只见她揉了揉脑袋,提着裙摆朝内室走去。

“公主,公主您怎么在这?”

不知睡了多久,水沁瑶模糊地睁开眼睛,看见琼芝慌慌张张地跑进内室。

“公主,宴会已经开始了。奴婢到处找您,您怎么在这睡着了?”

琼芝急的满头是汗,一把拉起水沁瑶为她整理起衣袍来。

庆元殿里灯火辉煌,大殿里已经坐满了人。一众舞姬在殿中献舞,看起来宴会早已经开始了。

天鉴帝端坐在大殿上,与南宫亦寒寒暄着。众使臣尽兴地赏舞饮酒,殿中气氛一片和谐。

忽然一抹紫色的身影,蓦得跑进庆元殿。只见她四下望了望,快速钻进左边的空席,一屁股坐了下来。

水沁瑶抚了抚胸口,抬头见众人没有关注自己,长舒了一口气。

“哟,三妹怎么迟到了?今日可是设宴款待寒王殿下,父皇您瞧三妹居然迟到了。”

水拢月见水沁瑶来了,脸色瞬间难堪了起来。

一个傻子不仅迟到了,还坐在自己旁边,真是给自己跌份。她故作惊讶地站起身,对着水沁瑶嗔怪道。

“嗯?”

天鉴帝见水沁瑶迟到了,脸上开始难堪起来。

“瞧,那傻子居然迟到了。”

“是啊,真是扫兴啊,傻子还来宴会。”

听见众使臣议论纷纷,天鉴帝的脸色更差了。他蓦得看向水沁瑶,眼里透着愤怒。

这该死的水拢月,自己明明没有引人注意。她偏要故意提起自己迟到,让自己难堪。

水沁瑶这样想着,不由得握紧了拳,脑子里快速想起了计策来。

第15章 你长得真好看

“哦?这就是三公主了?”

南宫亦寒饶有兴趣地盯着水沁瑶,漫不经心地开口。

“是啊,这是三丫头。她生来痴傻,不是故意冲撞寒王的,还请寒王殿下勿怪。”

天鉴帝正准备开口责怪水沁瑶,没想到南宫亦寒突然搭话,一时间乱了思绪。

“本王瞧着三公主天真烂漫,天鉴帝有福啊。”

南宫亦寒嘴角扬起一抹弧度,故意看了水沁瑶一眼,朝天鉴帝举杯道。

“殿下说的是,这三公主看起来甚是可爱啊。”

众使臣没想到寒王殿下居然替那傻子说话,一时间愣住了,开始恭维起来。

水拢月一时间尴尬不已,她悻悻地坐下。盯着水沁瑶,眼里的恨意更深了。

水沁瑶正想着办法替自己解围,见南宫亦寒看向自己,蓦得一愣。

自己从没见过如此好看的男子,他的一双眼睛似乎有一种魔力,能够一眼看进别人心里。

“父皇,那是谁?”

水沁瑶故作痴傻的站起来,指着南宫亦寒痴笑道。

“不可无理,这是元国的寒王殿下,快坐下。”

天鉴帝恶狠狠地瞥了水沁瑶一眼,瞬间脸色铁青。

“你长得真好看……”

水沁瑶恍若未闻,她傻傻地看着南宫亦寒,甜甜地笑了起来。

“哦?那本王就谢过三公主夸奖了。”

南宫亦寒站起身,对着水沁瑶意味深长的笑了笑,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水沁瑶被南宫亦寒看得心中一紧,只见她蓦得坐下,低下头不再看他。

直觉告诉自己,这个男人惹不得。水沁瑶有些懊恼地蹙了蹙眉,安静的吃起饭来。

众人见水沁瑶这副模样,都以为三公主是害羞了。纷纷议论起南宫亦寒和水沁瑶来。

水拢月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那傻子水沁瑶居然变成了宴会的焦点。

只见她狠狠地握紧了拳,指甲掐进肉里也浑然不觉。

“父皇,依女儿看,三妹出落地越发水灵了。寒王殿下说的对,父皇有福呢。”

水冰清见众人纷纷恭维水沁瑶,得意地瞥了眼水拢月。站起身,端起酒杯对着天鉴帝恭敬道。

天鉴帝没想到水沁瑶不仅没给自己丢脸,反而受到了寒王殿下的称赞。

只见他故作慈爱地看了眼水沁瑶,端起酒杯同水冰清对饮起来。

大殿里的气氛一下子变了,水沁瑶觉得有些气闷,她故意装作不舒服,借机离开了庆元殿。

“三公主不是不舒服吗?怎么站在这吹风。”

南宫亦寒出了庆元殿,见水沁瑶站在不远处的走廊上。嘴角扬起一抹弧度,径直走了过去。

“痛,瑶儿肚子痛……”

水沁瑶没想到南宫亦寒跟了出来,一时间有些慌乱。

只见她忽然捂着肚子蹲下,僵硬地演起戏来。

“本王看三公主不像是肚子痛,倒像是便秘。”

南宫亦寒忽地靠近水沁瑶,一脸地戏谑,双眸紧紧地盯着她,玩味地笑着。

水沁瑶没想到南宫亦寒会靠近自己,蓦得起身,眼里闪过一抹凌厉。

“你是如何发现的?”

水沁瑶脸上透过一丝不安,迅速退后一步,警惕地看着南宫亦寒。

刚刚他看自己的眼神,完全不像在看一个傻子。那双眼睛,仿佛直直看进自己的内心。

水沁瑶这样想着,几乎可以断定南宫亦寒已经知道自己是在装傻了。

“呵,本王刚刚才帮了你。才不过半柱香的时间,三公主这就忘了?”

南宫亦寒见水沁瑶一脸防备,故意苦笑了一下,一脸的失落。

“说吧,你想怎么样?”

水沁瑶见南宫亦寒这样说,卸下防备,一脸严肃地看着他。

“三公主你欠本王一个人情,以你现在的处境自是还不起。”

“这样吧,等你日后得势了,把今日的人情还给本王。你装傻的事,本王可以替你保密。”

南宫亦寒一本正经地看着水沁瑶,眼中噙着狡黠。

“你寒王殿下的人情,沁瑶可还不起。寒王殿不妨直接一点,殿下到底想要沁瑶做什么?”

“或者说,是什么让寒王殿下对沁瑶一个傻子有了兴趣?”

水沁瑶一瞬不瞬地盯着南宫亦寒,一脸的严肃,完全看不出半点畏惧。

“呵呵,你果然有意思。看来本王在水龙国的这段时间,日子不会过得太无趣。”

南宫亦寒见水沁瑶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不但不恼反而大笑起来。只见他背过身,脚下一蹬,嗖地消失在回廊里。

“公主,公主您怎么在这?”

水沁瑶正想去追,忽见琼芝朝着自己跑了过来。

“公主,晚上风大,您在走廊里站太久容易生病的。”

琼芝说着,将手里的兰花披风给水沁瑶披上,脸上满是担忧。

“本宫没事,咱们回去吧。”

水沁瑶看了眼南宫亦寒消失的地方,转过身朝着碧波殿方向走去。

入夜,碧波殿内室。

水沁瑶躺在床上,回想着南宫亦寒今晚的话,心里感到不安起来。

自己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强劲的敌人,也许不是敌人,但这个男人自己绝对招惹不起。

他到底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不是傻子的,那个黑衣男子是否与他有关,难道他是为了水魄才接近自己的?

水沁瑶翻来覆去地想着,脑海里全是南宫亦寒意味深长的眼神。

“不得不说,他确实很帅。哎呀水沁瑶,你到底在想些什么?那不是你能招惹的人。”

水沁瑶想着想着忽然自言自语起来,只见她猛地坐起身,拿出水魄,强迫自己修习起来。

佳怡轩内。

南宫亦寒端坐在窗前,正漫不经心地饮茶。

“主上,这么晚了,您还不睡?”

铜爵见卧房亮着灯,推门走了进来。

“本王还没有困意,夏日太热,坐着吹吹风。”

南宫亦寒没有抬头,只见他顾自看着窗外,似乎在听蝉鸣。

“主上今日为何要帮那三公主?您既然想要水魄,直接抢了便是。为何三番四次对她手下留情?”

铜爵皱着眉,疑惑地看着南宫亦寒。

“铜爵跟着主上多年,从没见您对什么人上过心。那三公主不过是个废材傻子,她不值得您如此上心。”

铜爵见南宫亦寒不理会自己,一脸焦急地说道。

“放肆,是不是本王平日对你太过宠信了?你竟然敢用这种口气跟本王说话。”

南宫亦寒一脸不悦地回头,眼神里带着杀气,凌厉的目光扫向铜爵,四周瞬间充满了寒气。

“属下不敢,属下不过是为主上着想。不希望主上在无关紧要的人身上,浪费时间。”

铜爵见南宫亦寒发怒,蓦得跪下,低着头沉声说道。

“不会浪费时间,那水沁瑶毕竟是一国公主。若是本王公然抢夺水魄,将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现在还不是时候,需要静待时机。”

南宫亦寒收了杀气,起身扶起铜爵,一脸淡漠的开口。

废柴公主傲天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废柴公主傲天下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废柴公主傲天下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