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嚣张丑妃》主角慕容瑾萧衍全本大结局阅读

  • 时间:
  • 穿越之嚣张丑妃花做的雪茄
  • 来源:zzy

《穿越之嚣张丑妃》主角慕容瑾萧衍全本大结局阅读

《穿越之嚣张丑妃慕容瑾萧衍》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穿越之嚣张丑妃》小说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第7章 落泪,因亲情

“小姐,这个是夫人临终前托付给老奴的,说是要等小姐出嫁的那天才可以交给您!”

李嬷嬷从一个锁着的抽屉里拿出一个紫檀木盒,小心翼翼地捧到慕容瑾跟前。

“如今皇上赐婚,小姐的终身大事有着落了,现在交给您也是一样的!”

慕容瑾看着这个紫檀盒子,上面雕刻着精美的图案,是一朵美丽的牡丹花,还有一个古文的“沈”字。

慕容瑾左手轻轻地抚上这个“沈”字,这应该是沈家当初给沈婉清的陪嫁之物。

慕容瑾右手打开这个紫檀木盒,便看到里面有许多文书和一块玉佩。

慕容瑾拿起这块玉佩,玉佩通体翠绿,纹路流畅,上面雕刻的,依旧是盛开着的牡丹花。

可见这位江南首富,对自己幼女得疼爱之极!

可惜,沈浩天视沈婉清为牡丹,可在慕容家,沈婉清却连野花都不如!

慕容瑾看着这块玉佩,渐渐地把它收紧在手中。好一会儿才松开手,把它放在桌上。

然后拿起那些文书,竟然是沈家在京都的一些产业!

这些文书,都是田地,院落,店铺的地契!田地有十亩,院落有一座,店铺则有八个!

沈家果然是江南首富!为了沈婉清不被轻视欺负,竟然在京都置办了产业当作嫁妆。

这比金银珠宝管用多了,再多的金银珠宝都会有用完的那天,而这些田地,店铺却可以生钱的!

慕容瑾无奈地笑了笑,可惜沈婉清没能理解沈浩天对她的用心良苦。

在文书下面,还有一封信。

信封上写着:瑾儿亲启。

慕容瑾犹豫了一下,然后拆开信。

“瑾儿,当你读这封信的时候,已经长大成人,嫁做他人妇了!

母亲这短暂的一生遗憾甚多,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伴你长大,教你人情世故,没能亲自为你挑选夫婿,送你出嫁,但愿你不要怨恨母亲!

是母亲福薄,没有享受天伦之乐的福气,母亲能留给你的,只有这些了。

这是母亲的父亲,也就是你的外祖父给母亲的嫁妆,也是母亲唯一能留给你的东西了。

好好利用它们,愿你不要走母亲的后路!

母,婉清亲笔。”

信封还附上了一份名单和地址,应该是那些产业的地址和管事的名单。

慕容瑾看完这封信,很是震惊,久久不能平静!

在现代,她是个孤儿,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后来被师父领养了,师父把她培养成杀手界人人闻风丧胆的“女撒旦”。师父见她医学天赋禀异,又把她培养成医学界的奇才。

即使这样,她也从未感受到所谓的亲情。师父也是一名职业杀手,本就冷血无情,对她也只有严苛,从未有过温情。

但穿越之后,虽然慕容瑾被姨娘和庶妹欺凌,被父亲所厌恶。可李嬷嬷和小凌却对自己忠心耿耿。

虽然母亲早逝,但是她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仿佛能看到一个娴静的江南女子对女儿的疼爱与愧疚。

不知是不是因为这具身体原来的慕容瑾的,慕容瑾觉得自己此刻心里某种陌生的感觉在慢慢地变得强烈,最后,她竟然落泪了!

她已经忘了自己上一次哭是什么时候了!可是现在,她却为了一个未曾谋面的女子,一封信而哭了。

“小姐莫要伤心了!夫人说如果在您还没出嫁之前把这些拿出来,肯定会被人骗了或者夺了去,所以才会保留到今日!”

李嬷嬷看到慕容瑾哭了,也忍不住在擦泪。

慕容瑾怔怔地抬头看了一眼李嬷嬷,看着被自己泪水沾湿的书信,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

再次睁眼时,慕容瑾已经平复了心情了!

“小凌,备纸笔!”

慕容瑾知道,刚刚那股异样的感情,大概就是亲情吧!

可能是上天垂怜,她前世从未体会到的感情,这一世想让她感受一下。

但是慕容瑾知道,过分沉溺于感情,只会让人变得懦弱!沈婉清留这些东西给自己,想必就是不想她成为任人宰割的羔羊。

慕容瑾很快地就写出一张药方,拿起放在一旁的玉佩。

“李嬷嬷,你拿着这块玉佩,去找这份单子上的人。让他们把这十六年的收益以及账簿交给你,我想要看看。还有这张药方,你拿到收益后去药铺抓三副。”

慕容瑾把单子和玉佩都交给李嬷嬷,

“是,老奴这就去办!”

李嬷嬷看到慕容瑾突然变了个人似的,虽然有所疑惑,但仔细想想也能理解。

她想,慕容瑾大概是看到沈婉清的书信,再想到如今的处境,懂事了,知道振作了!

慕容瑾坐在圆桌前,看着院子里唯一一颗榕树。

既然上天让她重活一世,感受到了沈婉清这份亲情,那她不会让沈婉清的郁郁而终和含恨而死的慕容瑾白白牺牲!

造成如今的局面,慕容家的每个人都难辞其咎。

如果慕容盛对自己的妻女有所关心,沈婉清也不会生下慕容瑾后郁郁而终!

如果柳美娜能够善待慕容瑾这个嫡女,慕容瑶能够敬重嫡姐,那慕容瑾就不会受辱而死!

所以,上天才会派她这个“女撒旦”,替沈婉清母女来向慕容家讨命!

一旁的小凌看到慕容瑾脸上露出的诡异笑容,一时骇得不敢出声。

拂柳院。

“......夫人!那个丑八怪实在是太过分了!您一定要替奴婢做主啊!”

绿萍捂着自己高肿起来的半边脸,跪在柳美娜跟前哭哭啼啼。

“你这蠢货,连药都送不好!”

慕容瑶站起身,就给绿萍另半边脸一巴掌,绿萍没想到慕容瑶会打自己,一时没稳住摔倒在地上。

“好了!女孩子家家的,动手做什么!”

柳姨娘知道慕容瑶正为皇上赐婚慕容瑾于燕王而生气,但慕容瑶要是因此而毁了她维护了十五年美好的形象,那才是输了!

“夫人,是丑八怪欺人太甚了!没把您和二小姐放在眼内里”绿萍重新跪着,再次颠倒是非黑白,告慕容瑾的状。

“她当然不会把我们放在眼里了,她现在可是准燕王妃,风头正盛呢!我倒是想看看,她还能得意多久!”

柳美娜一双凤眼带着凶狠,挥手让绿萍退下。

“夫人!苏嬷嬷刚刚去瑾玉院,说了月夕节家宴的事情!”

柳美娜的奶娘陈嬷嬷提醒了柳美娜一句。

“什么?那个贱人今年居然要出席家宴?她果真把自己当成燕王妃了?”慕容瑶一听就跳脚了。

“二小姐,稍安勿躁!月夕节家宴?堂叔一家也会来吧?”

柳美娜仔细想了想,在心里冷笑一声,这老夫人原来打的是这算盘啊!

“是!和往年一样,堂老爷一家人会来府里过月夕节!”

陈嬷嬷不知道柳美娜为何这么问,但还是如实答话了。

“陈嬷嬷,过两日你送一套新衣服给大小姐,说是月夕节宴席穿的。既然有外人在,这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别让人说了闲话。”

柳美娜笑得妩媚,令人想起“蛇蝎美人”这个词。

“娘,您为何要给那贱人送新衣服!”慕容瑶听到柳美娜不仅没阻止慕容瑾参加家宴,竟然还给她送新衣服,不解道。

“二小姐,你放心,娘自有安排,你就等着看好戏吧!”第7章结束

第8章开始

第8章 笑看,一出戏

月夕节早晨。

慕容瑾精神上的生物钟醒了,她睁开眼睛,看着头顶着掉漆的木床,洗得发白的床帏,想着事情。

沈婉清留给她的产业,一处都没荒废,管事们送来的账簿也没什么大问题。

她没想到这十六年来,这些产业的纯收益竟然有五千两!还有一个小粮仓,放的是近几年的粮食收成。

她从一个穷光蛋变成了身家千两的富婆,这差异确实有点大!

虽然她有这么多钱财和产业,却不能光明正大地花!虽然慕容老夫人和慕容盛不会打她这些钱和产业的主意,但不代表柳美娜不会!

不过......

慕容瑾眼里闪过一丝狡黠,不能明面上花,不代表不可以暗地里地花。要拿这些钱做些什么呢?得好好计划一下才行!

“小姐!您醒了吗?”

门外小凌的声音传来,打断了慕容瑾的思路。

“进来吧!”

慕容瑾从床上坐起,小凌便端着盆子来给她洗漱。

用完早膳,慕容瑾便到院子里的榕树下走走,活络筋骨。

身上的鞭伤伤口已经长出新肉,有些痒,有些紧绷,这是正常现象。

慕容瑾坚持每天早上都要运动一个时辰,一是促进血液循环,伤口也能好得快些。二是这副身子实在是太虚弱,得锻炼锻炼。

这四天里,慕容瑾除了看管事们送来的账簿外,还旁敲侧击李嬷嬷和小凌,知道了不少记忆里没有的事儿。虽然不可全信,但也有了个底。

用完午膳后,慕容老夫人就派人来传话,说有客人来了,让慕容瑾准备一下,然后就去檀香院。

“小姐,您想梳个什么发型?”小凌拿着木梳,帮慕容瑾顺头发。

“越简单越好!”

慕容瑾看着一旁柳美娜送来的新衣服,桃红色的丝绸滚金边,裙摆绣的是或盛开或含苞待放的梨花,艳丽又不失洁净。

“里衣就不换了,穿外衣就好!”

小凌不解,但还是按照慕容瑾吩咐地去做。

这几天下来,无论是李嬷嬷还是小凌,都发现慕容瑾变了。以前慕容瑾沉默寡言,总是呆在房里,偶尔还会以泪洗面。

现在她虽然也不爱说话,可是偶尔说一句就能说到重点。会在院子里闲逛,还会看账簿,有自己的主意,而且这些主意都是她们从未听闻的,可是做起来却很有成效。

所以李嬷嬷和小凌现在都已经习惯了,虽然对慕容瑾的决定和举动有所疑惑,但也会无条件地去相信和服从。

刚踏出瑾玉院,慕容瑾就在心里冷笑。

果然是御医世家的府邸,虽然是深秋,却到处生机勃勃,花团锦簇。不像她的瑾玉院,杂草丛生,落叶满地。

一进檀香院,就听见里面其乐融融的谈话声。

慕容瑾垂着眼进了里屋,看到了坐在主位上的慕容老夫人,屈膝行礼。

“孙女见过祖母,祖母万福金安!”

屋内一片安静,慕容瑾的声音从白色面纱后传来,清脆悦耳,行礼动作流畅真诚,让上座的慕容老夫人以及在座的其他人一时愣了。

“大姐还真是准时啊,堂婶都喝了一壶茶了!”

慕容瑶今天穿着鹅黄色齐胸襦裙,头戴一支黄金孔雀步摇,说话的时候,那羽毛上的流苏便动了起来,孔雀栩栩如生。

慕容瑾没有接话,而是在心里冷笑,慕容瑶这是在暗讽她让客人久等了,她还真是不肯放过任何一个可以踩自己的机会。

“起来吧!”慕容老夫人也听到了慕容瑶的话,收敛了脸上的笑容,轻哼一声。

“谢祖母!”

慕容瑾这才抬头看了看眼前的慕容老夫人。虽然年近六旬,却面色红润,神采奕奕,神情流露出的威严令人心生畏惧。

此时她正襟危坐在屋内上座,穿着用金丝绣的荷花深褐色袄裙,花白的头发盘了一个朝天髻,戴着一支纯银镶翠玉簪子,冷漠地看着慕容瑾。

“这是你堂婶,还有你欣堂妹!”

因为有外人在场,慕容老夫人即使不喜欢也得做给别人看。

“侄女见过堂婶!”

慕容瑾听后便转身,对着坐在慕容老夫人左下方的妇人行了个礼。

“哎!瑾儿都这么大了!如今都亭亭玉立了!”

这妇人便是今天的客人,慕容瑾的父亲的堂弟慕容平的妻子安秀莹。

“堂婶可是好多年没见你了,来,这是堂婶给你的一点心意,可不要嫌弃啊!”

慕容瑾看着眼前这个三十来岁的妇人,穿着暗红色滚金边袄裙,梳了一个堕马髻,戴着翡翠蝴蝶簪子,一双眼睛又细又长。

她此刻往慕容瑾的手里塞了一支红宝石簪子,笑得令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多谢堂婶!”

慕容瑾看着手里的簪子,心里冷笑一声,这是给自己下马威吗?看自己只戴了一支纯银梅花簪子,以为自己没见过世面,一支宝石簪子就想震住自己?

“哼!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可真寒碜!”

慕容瑾闻声侧过头,便看到了坐在安秀莹旁边,她的女儿慕容欣,此刻一脸不屑地看着慕容瑾。

慕容欣今年十五岁,比慕容瑶小两个月,长了一张标致的脸,平时喜欢跟在慕容瑶屁股后面。

慕容欣这句话虽然说得小声,可是在场的人可是听得到的。

安秀莹则用手帕掩了掩嘴,却怎么也掩不住她嘴角的嘲讽。

果然是有其母必有其女!慕容瑾在心里冷哼一声。当作没看到她们眼里的嘲笑,走到慕容老夫人右下方的位置上就坐。

“哎,这女大十八变,咱们慕容家这三个女孩儿一晃眼都成了大姑娘了!”

安秀莹此时看着慕容瑾,似是感叹时光流逝,可眼里却没有伤感之情。

“是啊,二小姐和堂小姐都已经及笄了,可以谈婚论嫁了。不知道二小姐有没有大小姐那么好命,能得到皇上的赐婚!”

柳美娜像是聊家常一样地就接了话。

慕容瑾面色如常,她倒想看看,她们究竟想演一出什么戏!

“柳姨娘有什么好担心的,当今皇后可是对瑶儿赞赏有加,瑶儿那‘大萧第一才女’的名号可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就能得的,老夫人您说是不是啊?”

安秀莹笑得谄媚,看向慕容老夫人。

柳美娜听到安秀莹这么一说,嘴角的笑容一滞。

慕容瑶仰慕燕王,慕容老夫人是知道的,如今安秀莹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嗯,瑶儿虽是庶女,但自小聪慧,继承了我慕容家的医学天赋。又能戒骄戒躁,静下心来刻苦学,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这个年龄的女子,有几个谁能做到?”

慕容老夫人听到安秀莹夸奖慕容瑶,脸色便缓和了许多,连语气也多了几分得意。

“都是老夫人教导有方!”

柳美娜虽然笑着,可是笑容却没有到达眼底。她早就猜到,今天的家宴不简单,慕容老夫人让慕容瑾参加一定是有目的的。

“柳姨娘就不用谦虚了,连安昭寺的住持清远大师都说‘慕容之女,乃凤凰之相!’。咱们慕容家的女儿,最出息的就数瑶儿了,这‘凤凰’,非瑶儿莫属!”

自古人们都喜欢用龙来比喻皇帝,凤凰来比喻皇后,安秀莹这话的意思就是,慕容瑶以后是当皇后的命!

慕容瑾无语地看着眼前这群女人一唱一和,说得好像真的有那么一回事一样。

只是慕容瑶听到安秀莹那番话后,脸色难看了几分,手指不停地绞着裙子,似乎对她的“皇后之位”不感兴趣?

也对!慕容瑶喜欢的人是燕王,不是太子!

现在不仅外人这么说她会嫁给太子,就连老夫人也有这个意思要把慕容瑶嫁给太子,慕容瑶能不着急吗?

“堂夫人,这话可不能乱说!”第8章结束

第9章开始

第9章 打得,好算盘

柳美娜不动声色地握住了慕容瑶的手,示意她不要轻举妄动。

“这儿也没有外人,堂侄媳说几句实话也无妨!只是去到外面就不能说这些话了。”

老夫人虽然话语是责怪,可是脸上的笑容却掩饰不了她的心情。

“哎呦,我哪能到处说啊,这种事情我也就在咱们慕容家说,咱们自己明白就好了。”

安秀莹见老夫人心情大好,这马屁拍得更是得心应手。

“咱们慕容家可真是好福气啊,瑾儿许给了给燕王殿下。而京都世家中,没有人比瑶儿更适合当太子妃了。你们两个以后要是嫁过去了,可别忘了提点提点欣儿啊!”

安秀莹按照事先和老夫人通过气的,想着终于说出了这出戏的主题了。

“欣儿也是个好姑娘,婚姻大事自然不能草率。太子如今娶了李丞相的庶女和兵部尚书张涛的嫡女做侧妃,燕王倒是还没有娶侧妃。”

慕容瑾可不是傻子,她听出了慕容老夫人的言外之意。

也就是说,太子的侧妃之位已经满员了,正妃是留给慕容瑶的。

燕王如今只有自己一个正妃,所以要把慕容欣嫁给燕王做侧妃。

慕容瑾心底冷笑,堂姐妹共侍一夫,可真是恶趣味!

“燕王殿下娶了瑾儿之后,后院自然要收一些人的。瑾儿从小性子善良,也不会与人争些什么,怕到时候被人欺负了。要是有欣儿在一旁帮助一二,姐妹俩也好有个照应!”

安秀莹三两句话,就把情况给慕容瑾分析了得清清楚楚:

燕王是一定会娶侧妃的,与其娶别人跟你作对,还不如娶慕容欣,都是慕容家的人,肯定不会害你的!

“堂婶,您愿意把欣堂妹嫁过去,燕王殿下可不一定愿意娶呢!”

慕容瑶听到这忍不住开口了,没想到慕容老夫人竟然想把慕容欣嫁给燕王。

“瑶儿,你可是要当太子妃的人!欣儿是你的堂妹,嫁给燕王殿下做侧妃也不是不可的!”

安秀莹自然听慕容欣说过慕容瑶喜欢燕王的,只是这婚姻大事可由不得她!

“欣小姐的身份自然是当得起燕王殿下侧妃的,二小姐的意思是,听说燕王殿下冷峻无情,要让他娶欣小姐做侧妃,恐怕要费一番功夫!”

柳美娜用眼神制住了还要再说话的慕容瑶,转眼对着安秀莹笑得极其虚伪。

而这件事的真正主角慕容瑾,却跟没听到似的,低头喝着茶。

她心里跟明镜似的,安秀莹说慕容欣不会害自己?这是她今天听到的最大的笑话了!

“这样的话,瑾堂姐到时候就给燕王殿下说一说,燕王殿下看在慕容家的份上,一定会答应的!”

慕容欣一听自己可以嫁给京都大多数世家小姐仰慕的对象,内心十分欣喜,不顾矜持地说出这句话。

“这种话怎么能自己说呢!不过瑾儿,欣儿说的正是我和老夫人的意思!”

安秀莹佯装对慕容欣生气,却又笑盈盈地让慕容瑾这么做。

慕容瑾缓缓抬眼,看着安秀莹,淡淡的视线却让安秀莹一怔。不是说这慕容瑾是个胆小懦弱的吗?怎么这看人的眼神如此清明?

“这件事情,我不能答应!”

慕容瑾一字一句地说,让人听不出她此刻的情绪。

“哼!这由不得你!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也不用你做什么,只是知会你一声,不是要听你的意见!”

慕容老夫人听到慕容瑾这么说,对她不识趣的态度甚是反感,预期强硬,不容置喙。

“既然祖母都决定了,那孙女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只是孙女是个胆小怕事的人,到时候恐怕无法向燕王殿下开口。欣堂妹嫁进燕王府的事情,还希望祖母另想办法!”

慕容瑾可没那么傻,自己还没嫁过去,就给自己丈夫找小妾?

“也没想过要指望你!这件事我自会与你父亲商量!”

慕容老夫人边说着,边斜眼看着垂眼端坐着的慕容瑾,面纱遮去了她大半个脸,让人不得不去想那块令人厌恶的印记。

“哎,如此甚好!要不我今天让欣儿住下,在瑾儿待嫁期间多陪陪她,这样也不会孤单!”

安秀莹说得诚恳,好像真的在为侄女着想,可眼里的得意慕容瑾却看得很清楚。

“就这么定了!你们堂姐妹俩这段时间培养一下感情!”

慕容老夫人还没等慕容瑾开口,就帮她决定了这件事。

“是!欣儿一定会跟堂姐好好培养感情的!”

慕容欣此时也不管不顾慕容瑶瞪着她了,而是满心欢喜地答应了。

慕容瑾低头继续喝着自己的茶,心里想着今天这一出戏,慕容老夫人想得可真够长远,周全!

当今朝局虽然没有明显的党派之争,可是随着皇帝年纪越来越大,不少大臣开始操心大萧国的未来。

于是,朝中大臣大概分为三种人。

第一种,有以丞相李默为主等一众大臣的太子党。

当今太子萧鸾是皇帝萧远与皇后李氏所生,皇后是李默的妹妹,李默自然是支持太子的。

第二种,是以大将军蒋振楷为首的武将的燕王党。

燕王萧衍自小母妃去世,是皇帝一手带大的。皇上很宠爱燕王,给了燕王一定的兵权,燕王也屡立战功。

第三种自然是中立派。而慕容家,就属于中立派。

慕容盛认为,燕王之所以受到皇上重视,可能是皇上用来制衡太子的手段,太子是储君这一事实谁也改变不了。

如果慕容瑶真是“凤凰之相”,就算皇上没有将慕容瑾赐婚于燕王,她也就注定嫁不了燕王!

退一万步来讲,假如最后是燕王登基,慕容瑾就是皇后了。

但前提是慕容瑾能活到燕王登基的那天,按照以前慕容瑾的性子,定然会被人神不知鬼不觉地弄死。

所以慕容家得再嫁一个女儿,这样即使慕容瑾死了,也有慕容欣顶上,慕容家还是可以保全自身。

这样无论是太子登基还是燕王得权,慕容家都不会因为党派之争而受到牵连。

慕容家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啊!

慕容瑾就知道,一向不待见自己的老夫人竟会这么好心让自己参加家宴?原来是鸿门宴!

慕容老夫人借着家宴的名头,找自己过来说教一番。

安秀莹知道自己自小丧母,在慕容府日子过得比下人还不如,所以一见面,就出手阔绰地给自己一支红宝石簪子,想要收买自己。

她们费这么大功夫,就是要把慕容欣也一起嫁到燕王府。她还没嫁呢,就赶着给她添堵了,是想让自己步沈婉清的后尘吗?

呵,若是换作以前的慕容瑾,肯定会屈服于慕容老夫人的威严和安秀莹的狡猾。

可惜啊!以前的慕容瑾已经死了!

这个燕王,传说中自己的未婚夫,还没见面就已经让原来的慕容瑾因为他连命都丢了,现在自己又因为他而被人威逼利诱,简直就是祸水!

慕容瑾突然左眼眼角跳了一下,就看到穿着浅蓝色对襟襦裙的小丫鬟拿着一张纸进来。

穿越之嚣张丑妃在线免费观看完整版,继续阅读穿越之嚣张丑妃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穿越之嚣张丑妃全部章节